第二书包 > 其他小说 > 拯救人妻 > 拯救人妻(137)
    拯救人妻·第一百三十七章·辞去董事

    2019-10-7

    江城,卢小楼来到自己的公司总部,仔细看着自己公司的财务情况,眉头不由皱了起来,这几个月拆迁公司的效益很不好,因为上次拆迁发生的事故,让自己平白多掏了了几千万,现在手下人做事情瞻前顾后,很多项目都无法推动,本来已经谈好的几笔交易都没有下文了。

    而且胜天集团下属的房地产公司却趁机得到了几块地皮,算是捡了一个大便宜,让卢小楼郁闷不已,心想这肯定是宋自成知道自己现在的情况故意针对自己的措施。

    卢小楼正想着,门口有人敲门,他哼了一声说道:“进来。”

    一个中年男子走了进来,正是张本善,看到卢小楼说道:“卢少,我们的任务失手了,我弟弟也不知道下落,我现在不敢再下手了。”

    “算了,你就先跟着我吧。”卢小楼悻悻的说道,没想到夺命双煞都没有干掉宋自成,看来刘伟这个家伙命很硬,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卢小楼打发了张本善,想着如何对付宋自成,忽然想到什么打开了自己的电脑,点开了一个隐藏文件夹,里面存着几十张照片,赫然是张琳和吴勇在房间幽会时被人拍下的照片。

    这还是卢小楼在鼎坤国际和曾亚林共同商议敲诈张琳时偷偷复制的资料,卢小楼打开照片欣赏着张琳的诱人春光,忽然心中一动自己何不再敲诈张琳一次,这个女人既然怕事情败露,肯定会继续掏钱的,自己也能出口恶气。

    张琳正在家中休息,忽然手机上出现一个陌生号码,她楞了一下还是接了起来,那边却响起了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张琳是吧,你的照片在我手上,如果不想让人知道,马上给我打两千万。”

    什么,张琳心中一沉,她虽然不知道对方是谁,可肯定不是之前一直和自己联系的沙哑男子,为什么这个人也会知道自己的秘密,难道是那个沙哑男子泄露的,她压制着心中的恐惧问道:

    “你到底是谁,上次不是已经给了你们两千万了吗,我现在手里一分钱都没有了。”

    “我是谁不重要,上次的钱是上次的。”卢小楼笑嘻嘻的说道,似乎可以看到张琳一脸紧张的神态,心中一阵快意,“没钱你可以和你老公要啊。我给你三天时间,到时候我收不到钱可别怪我不客气啊。”说完便挂掉了电话。

    张琳顿时傻眼了,赶紧给之前联系她的那个沙哑男子打电话询问情况,对方很快接起了电话笑着说道:“夫人,不知道你有什么需要?”

    “我问你,我的事情为什么还有别人知道。”张琳赶紧把刚才被人勒索的事情说了一半,气愤无比的说道,“你不是说会为我保守秘密吗,你怎么能不讲信用呢。”

    “这件事我需要查一下再答复你。”曾亚林也有些意外,不知道是谁泄露的秘密,不过他很快想到了那个人只有可能是卢小楼,便给卢小楼打了个电话说:“卢少啊,这事你做的过分了,凡事都有规矩,你马上把手头的资料销毁,我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曾亚林,你少在我面前装。”卢小楼冷笑道,“这事你别插手,我自有主张,我就不相信她敢不给我打钱。”说完便挂了电话。

    曾亚林有些无奈,这个卢小楼真不是个东西,最起码的商业道德都没有,看来马总的看法是对的,这个卢小楼只能暂时利用,却不能长期合作。

    曾亚林很快给张琳打了过去说道:“夫人,很抱歉,这事我也无能为力,你还是尽快和对方商量一下吧。”

    张琳放下电话,脸上露出又羞又怒的表情,她不知道对方是不是真的没有办法,也许对方根本就是和别人勾结在一起,故意想要再次敲诈自己一次。

    也许自从自己第一次答应对方的交易开始,自己就落入到了一个无法挣脱的陷阱之中,从上次自己被对方敲诈给了对方两千万以后,她就会经常做噩梦,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的秘密会被被人发现。

    可现在自己最恐惧的事情发生了,不过她现在手头根本拿不出多少钱来,现在宋天问每个月给自己的零花钱都用来偿还债务了,这几个月她一直深居简出,连逛街都不敢去了,就是为了希望能够尽快的偿还完借的钱,这样心里也能轻松一点。

    不过没想到自己前面的窟窿还没有填上,对方又迫不及待的来敲诈自己,张琳左思右想不知道该怎么办好,只好给宋自成打电话。

    “妈,有什么事情吗?”宋自成接到母亲的电话有些意外,和赵秋燕歉意的一笑,拿着手机走出了会议室的门外,小声问道,“我现在在开会。”

    “宋自成啊,你现在手里有多少钱。”张琳很直接的问道,“我有一个朋友急需要钱,和我开口我也不好意思拒绝。”

    “哦我现在可能有一二百万吧。”宋自成想了一下说道,不过觉得很奇怪,母亲似乎从来没有和自己开口借过钱,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朋友。

    “哦那就算了。”张琳一阵失望,一二百万根本解决不了她的问题,随便说了两句便挂上了电话,想了半天也只有和宋天问开口了。

    “喂,我在开会,等会给你回电话。”刚接通丈夫的电话,宋天问威严的声音就传来过来,有些不耐烦的说了一句就挂了电话。

    张琳只好拿着电话在房间里焦急的转着圈,想着怎么和宋天问要钱,如果说自己需要这笔钱宋天问肯定会生疑,而别人的话宋天问未必会给,自己到底要找什么样的借口呢。

    可想了好几个借口都感觉不是很充分,张琳正在想着,宋天问的电话已经回了过来,张琳有些后悔自己这么着急给丈夫打电话,不过还是硬着头皮接了起来。

    “说吧,什么事。”宋天问声音冷冰冰的说道,他最讨厌妻子在自己上班期间说家里的事情,语气有些不耐烦。

    “哦,胜天啊,我想和你借一笔钱。”张琳咬了咬嘴唇。

    “借钱?借什么钱?”宋天问有些不太高兴,“我一个月给你几百万零花钱还不够吗,还要钱做什么?”

    “哦是这样,我有一个朋友做生意,缺一笔周转资金找我帮忙。”张琳只能把自己之前临时想到的一个借口说出来,也不知道宋天问会不会同意,“大概要两千多万。”

    “胡闹。”宋天问果然发火了,“你什么朋友敢借这么多钱,我告诉你,你就在家里老老实实呆着,不要老是想着结交什么乱七八糟的朋友,现在社会上骗子很多,就盯着你们这们这种阔太太,想要骗你们的钱,以后再有这种人借钱就直接告诉他没钱。”说完气冲冲的挂了电话。

    听到电话里传来嘟嘟的声音,张琳心中升起绝望的心情,三天时间她无论如何也不可能筹集到两千万,自己这个坎也许真的过不去了。

    三天后,张琳再次接到了那个让她害怕的电话,“张太太,怎么样,今天可是最后一天了,钱都准备好了没有。”

    “你能不能再宽限我几天,我现在真的是一点钱都拿不出来。”张琳语气无奈的恳求着对方。

    “张太太你不是在和我开玩笑吧,你堂堂胜天集团董事长夫人怎么会这么点钱都拿不出来,我可不太相信啊。”卢小楼冷哼一声,在他看来就是一个亿对方也拿的出来,现在只不过是在给自己哭穷而已。

    “请你相信我,我现在真的没有那么多钱,上次为了筹集那两千万,我已经和外面的公司借了很多钱,这次你要的这么急,我怎么可能借的到呢。”张琳欲哭无泪,不知道该怎么和对方解释。

    “好吧,你需要几天时间?”卢小楼心中一动,也许张琳是真的拿不出

    那么多钱,自己逼得太紧也没用。

    “给我一个月时间,我会想办法筹集到钱的。”听到对方语气有些松动,张琳精神一振,赶紧和对方说道。

    “一个月太久了,我最多只能给你一个星期,而且,”卢小楼转了转眼珠笑嘻嘻的说道,“你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张琳赶紧问道,哪怕是一个星期对她来说也是难得的缓冲时间。

    “早就听说张太太长得漂亮,如果张太太愿意陪我一晚上,我可以考虑拖延几天。”卢小楼想起自己在照片里看到张琳那妖娆丰满的玉体,不由小腹有些火热,恨不得马上得到这个女人。

    “这不可能。”张琳脸上顿时一片煞白,没想到对方居然提出这么一个让她无法容忍的条件,断然说道,“我不会背叛我丈夫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你给我装什么贞洁烈女啊,你和别的男人放荡的照片还在我手里呢。”卢小楼不屑的说道,“今天晚上8点给我到桃园路15号,我在那里等你,如果到时候你没来,就别怪我狠心了。”

    晚上7点50分,一辆出租车停在了桃园路15号的门口,一位成熟美妇下了车,脸上露出哀怨的表情,正是张琳,她穿着一件黑色长裙,显露着丰腴妖娆的身形,胸前双峰高高耸立着,让人忍不住想要把玩一阵。

    在别墅二楼的窗户内,卢小楼看着站在门口踌躇不前的张琳,目光在对方那凹凸有致的娇躯上打量着,心中得意,这个女人还是来了,想到自己马上就可以好好玩弄这个诱人美妇,顿时有些迫不及待起来。

    张琳忐忑不安的走进了别墅的一楼大厅,看到一个二十多岁的男子站在楼梯口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如同在欣赏一件货物,心中升起一阵屈辱。

    卢小楼从楼上走下来,来到了张琳的面前,打量这个已经落入他掌心的女人,张琳保养有方,看起来如同三十多岁的女人一样,肌肤白嫩光滑,浑身上下更散发着高贵典雅的气质,看的卢小楼一阵发愣,这个女人真是极品啊,可惜宋天问那老家伙不懂得珍惜,白白便宜了别的女人,不过如果不是这样,自己怎么会有机会品尝到这个女人的滋味呢。

    被卢小楼炯炯有神的目光盯着,张琳有一种被对方看光自己的感觉,下意识的伸着手护着自己饱满的前胸,只是这样的举动似乎有些多余,她既然来到了这里,就已经有了思想准备。

    “张太太果然是漂亮啊,比很多明星还要漂亮。”卢小楼笑嘻嘻的说道,“你老公既然不珍惜你,就让我来满足你吧。”

    张琳看着卢小楼,没想到对方是一个年轻人,岁数可能都没有宋自成大,本来已经有些平静的心态又开始波动了,她实在无法接受和这样一个人上床,努力把内心中起伏不定的情绪平静下来,语气柔和的说道:“小伙子,你好,我不知道你是如何得到我的照片,但是我会把钱给你的,希望你能给我点时间,我不会报警。”

    她按照约定的时间来见卢小楼其实也是想当面和对方再谈判一次,说不定能让对方改变主意,不过她的想法无疑是太天真了。

    卢小楼静静的听着张琳竭力说服着自己,心中冷笑,嘴上说道:“张太太,你觉得我缺钱吗,两千万对我来说根本不算什么,我想要的就是你。”

    张琳心中一沉,果然对方是冲着自己来的,忙从手里拿着的包里取出一张银行卡递到卢小楼面前说道:“这里是三百万,我现在暂时只有这么多,你先拿着,剩下的我一定会给你的。”

    卢小楼却一把抓住了张琳白皙光滑的手腕,笑嘻嘻的说道:“美人,陪我一个晚上,我可以考虑把你的照片还给你。”

    张琳挣扎了一下却没有挣脱,听到卢小楼的话,却是身子一震,看着卢小楼说道:“你说的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我可以对天发誓。”卢小楼一伸手把张琳拉入怀中,抱住了对方那火热丰满的娇躯,感觉到张琳在微微颤抖,顿时有了最自然的反应。“不过你今晚必须让我满意才行。”

    张琳缓缓闭上了眼睛,眼角却留下了屈辱的泪水,就当今晚做了一个噩梦吧。

    卢小楼的手隔着单薄的裙子在张琳的双峰上揉动着,感受着那惊人的弹性,另外一只手却撩起了对方的裙子在张琳丰满肥硕的臀部轻轻抚摸着,这个女人比自己上过的很多女人都更有女人魅力,他一定要占有这个女人。

    很快卢小楼的手探向了张琳那神秘之地,而张琳也忽然睁开了眼睛,脸上露出坚决的表情,按住了卢小楼的手说道:“不行,我们不可以那么做。”

    她终究是无法接受这种事情,即便是当初她主动引诱吴勇,那也是她资源的选择,她根本无法接受一个自己不喜欢的男人来触碰自己的身体,那会是她一辈子的噩梦。

    “嘿嘿,现在只怕是由不得你了,到了这里不从你也得从。”卢小楼已经被张琳给撩起了欲望,这种情况怎么会停下自己的动作,就算是霸王硬上弓,他也要品尝一下眼前这个美艳熟妇的味道。

    “求求你,我真的不能背叛我丈夫。”张琳奋力挣扎着,脸上露出了惊慌失措的表情,可是双手却被卢小楼紧紧的抓着,胸前两座雪峰剧烈晃动着,更加激起了卢小楼的欲望。

    卢小楼把张琳往旁边的沙发上一推,直接扑了上去,嘴巴在张琳脸上胡乱的啃着,张琳大声叫喊着,希望外面能有人听到,可是卢小楼早已经把别墅内的人都遣散了,整个别墅内只剩下他和张琳两个人,而别墅离大门口还有好几十米的距离,根本不会有人听到。

    “你叫吧,再叫也不会有人听到。”卢小楼狞笑着按着张琳的胳膊,说着电视剧里坏人常说的经典台词,张琳越是挣扎他越感到兴奋,今晚他要让张琳彻底臣服在自己的胯下。

    张琳的裙子被卢小楼撩到了腰间,露出了两条雪白的玉腿,此刻正在使劲乱蹬着,她宁死也不愿意让自己身体比眼前这个男子给玷污,她已经背叛过丈夫一次,她不会再这样做了。

    卢小楼用力控制着张琳的身体,可张琳身体内忽然涌出的力量惊人,差点就把卢小楼给推开,卢小楼竭尽全力才没有让张琳逃走,笑嘻嘻的说道:“现在想跑也太迟了吧,来让我亲一口。”

    说着低下头向张琳娇艳粉嫩的嘴巴亲去。

    张琳似乎在刚才的挣扎中耗尽了力气,木然的看着卢小楼,毫不反抗的任凭卢小楼亲上了自己的红润玉唇,而且还把那恶心的舌头伸进了自己的嘴巴里,吮吸着她香甜的津液。

    “这样多好,等把我伺候好了,我一定会让你舒服的。”卢小楼以为张琳终于放弃了抵抗,继续享受着对方那柔软滑腻的感觉。

    忽然张琳猛地一张嘴,狠狠的咬住了卢小楼的舌头,卢小楼惨叫一声,从张琳身上爬起来,捂着自己的嘴巴,鲜血直流,他万万没有想到张琳会突然袭击自己。

    张琳翻身起来,看到卢小楼两腿之间还鼓囊囊的一团,目中掠过仇恨的神色,用膝盖狠狠的顶了上去,卢小楼再次发出惊天动地的一声惨叫,双眼一翻,直接昏了过去。

    &nbsp發頁4&#xff26

    4F4F,C0M

    \u5730\u5740\u767c\u5e03\u9801\uff14\uff26\uff14\uff26\uff14\uff26\uff0c\uff23\uff10\uff2d

    张琳见状赶紧往别墅外跑去,一边整理着自己凌乱的衣服,等离开了别墅,她在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告诉对方地址,出租车很快离开了桃园路。

    坐在车上张琳才松了口气,美目中掠过一丝庆幸的神色,可是很快又后悔起来,自己刚才应该趁机找一找自己的照片,可转而一想这么重要的东西,对方肯定会藏得十分隐秘,不会被自己轻易找到。

    本来她这次过来也是想和对方做交易,可没有想到自己还是无法接受和陌生人毫无感情的交易,而且刚才还咬伤了对方,彻底没有了交易的可能,也许明天自己的照片就会出现在大街小巷。

    深夜张琳坐在自己卧室的梳妆台前,看到镜子里依然美丽的容颜,露出一个无比苦涩的笑容,既然自己没有能力改变自己的命运,不如就坦然接受吧。

    她拿起身边一个药瓶,倒出了一把药片放入嘴里,拿着水灌了下去,然后爬到床上静静的躺了下去,最后看了一眼周围的一切,缓缓闭上了眼睛。

    深夜,宋天问正在办公室看文件,看完文件他正要关掉电脑,忽然显示收到了一封电子邮件,他看到电子邮件的地址十分陌生,眉头一皱心想肯定是垃圾邮件,拿着鼠标一点正要删除,却看到标题写着尊夫人的另外一面,心中一震,下意识的点了进去。

    里面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个十几兆的附件,宋天问却是露出一阵冷笑,这分明是一个骗局,只要自己下载附件,里面的病毒就会神不知鬼不觉的控制自己的电脑,他毫不犹豫的删除掉这封奇怪的邮件,关掉了电脑,走到旁边的房间准备休息。

    可是他的手机也收到了一条短信,宋董,不想知道你的夫人背着你干了什么吗,很精彩的哦。

    宋天问楞了一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对方会给自己发这种莫名其妙的短信,刚才的电子邮件也是对方发的吗?

    他想了一下给对方回了一条短信问道,“你是谁,你想干什么?”

    “我是谁不重要,我只是不忍心看着你被你夫人欺骗。”那个人很快回了短信,“那封邮件没有病毒,请相信我。”

    宋天问犹豫了,他不知道这是不是是一种新的骗局,但是他心里已经有些动摇了,他快步走到办公桌前重新打开了电脑,从回收站里找到了那封被自己删掉的邮件,下载了那个附件。

    很快附件已经下载成功了,宋天问用杀毒软件扫描了几遍都没有反应,不过却没有马上打开,把那个附件拷到了自己不用的一台笔记本电脑上,才按捺着不安的心情打开了附件里面的文件。

    刚看到文件正一对男女在看起来像是宾馆房间的床上做着不堪入目的动作,宋天问就有些眩晕,合上了笔记本电脑的屏幕,从抽屉里找到了一瓶药,吃了两片。

    宋天问只看了一眼就确定画面中的那个女人是自己的妻子张琳,他太熟悉对方了,可是他不敢相信自己的妻子居然敢背叛自己,和别的男人上床。

    虽然自己这些年冷落了对方,可是除此之外自己给了她一个女人想要拥有的一切,别墅,豪车,珠宝首饰,名牌衣服,她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宋天问平复了一下心情,再次打开了笔记本电脑,面无表情的看完了所有的图片,然后把附件全部删除干净。

    虽然照片看起来像是真的,可是宋天问也不会随随便便就去怀疑自己的妻子,他很清楚现在的网络技术很发达,就算是照片中那个女人不是自己的妻子,对方也完全有可能移花接木让自己认为对方就是张琳。

    可是照片中那个女人的身体和神态都和张琳很像,根本看不出有任何ps的痕迹,加上白天张琳给自己打电话要钱,都让宋天问产生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宋天问站起身来向门外走去,他不愿意冤枉自己的妻子,可却不希望被张琳蒙在鼓里,他必须当面和对方问个清楚。

    等宋天问赶回家里已经是深夜11点多钟了,别墅里的人都被惊动了,没有人知道宋天问为什么会突然赶回来。

    “太太呢?”宋天问走进别墅,脸上没有露出一丝异色,淡淡的问着一个站在身边的佣人。

    “夫人她已经休息了。”那个佣人赶紧说道。

    宋天问点点头,一言不发的上了二楼,走到了张琳卧室门口敲了敲门,却没有回音。

    等了一分钟,宋天问又重重的敲了敲门,声音足以惊醒张琳,可张琳却仍旧没有动静,刘胜天犹豫了一下还是推开门走了进去,一眼就看到了梳妆台上放着的药瓶,心里一惊,冲到床前看到张琳睡得很沉,赶紧走到门口喊道:“快来人。”

    楼下很快上来几个女佣,宋天问指着躺在床上不省人事的张琳厉声说道:“太太出事了,赶紧给医院打电话。”

    几个女佣都晃了手脚,赶紧去打电话,不一会救护车就赶了过来,几名医护人员上了楼把张琳抬上了车向医院驶去。

    宋天问看着救护车离开大门,缓缓的上了二楼走进卧室却再也站不住,赶紧找了个地方坐下,张琳这样的举动只能证明一件事情,那就是那些照片是真的。

    那个给自己发短信的人并不是好心,而是不知道怎么得到了张琳的把柄勒索对方,张琳给自己打电话要钱就是为了满足对方,被自己拒绝后感到绝望这才想要服药自杀。

    宋天问心中愤怒无比,没想到张琳果然背叛了自己,和别的男人上了床,她以为这么做自己就会原谅她吗,他可不是那种容易被糊弄的人,这件事没这么容易过去。

    宋天问的目光忽然落到梳妆台上的一张纸,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字,他随手拿起来一看,竟然是张琳写给自己的一封信,目光一凝,认真的读了起来。

    读完那封信,宋天问却忽然如同苍老了好几岁,他没有想到张琳对于自己竟然有那么多的不满和怨恨,难道自己真的做错了吗,想起两人刚结婚时的甜蜜时光,宋天问有些不胜唏嘘,自己也许是一个成功的企业家,可却算不上一个成功的丈夫和父亲。

    记得刚结婚时候,他和张琳的感情很好,当时自己的事业也刚刚起步,经常要加班,可是再晚他也会赶回家中,而张琳对他也十分体贴,从来没有半点怨言。

    可是随着他事业做得越来越大,他和张琳之间的矛盾也越来越多,两个人之间的共同语言也变得更少了,而他回家的次数也越来越少,后来干脆就不回去了。

    现在面对着空荡荡的房间,想起远在他处的宋自成以及躺在医院的张琳,宋天问忽然觉得自己这几十年的奋斗毫无意义,自己辛辛苦苦把胜天集团做到这一步究竟是为了什么,难道就是为了那虚无缥缈的成就感吗,自己真正在意过妻子的感受吗。

    因为抢救及时,张琳并没有什么大碍,只是为了确保安全,留在医院病房观察一天,不过对于张琳来说,这却是她最不愿意面对的情况,她拒绝任何人进入她的病房,一旦有人要进来,她就会变得歇斯底里起来。

    她没有想到丈夫会突然在深夜赶回家里,想到丈夫已经看到了自己写的那封诀别书,张琳觉得自己无法再去面对宋天问了。

    忽然病房的门被轻轻推开,一个人走了进来,张琳头也没抬大声说

    道:“出去,我现在谁也不需要。”

    那个人却没有离开,反而向张琳的病房走了过来,张琳楞了一下抬起头来,却看到宋天问站在自己面前,顿时脸色大变,有些无地自容起来。

    宋天问看着一脸憔悴的张琳,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妻子会一直生活在痛苦中,或许自己觉得已经给她提供足够优越的生活,可是那是对方真正需要的吗。

    任何一段感情或者关系都需要双方来共同经营,而自己总是缺乏足够的耐心,每当张琳向自己抱怨的时候,他总是觉得张琳太过小题大做,不能理解自己的难处,可是自己又何尝认真倾听过妻子的心声。

    见到张琳那惶恐不安的样子,宋天问的心被刺痛了,眼前的这个女人是自己曾经深爱的女人,正是自己的倔强和冷漠才一步步让张琳对自己绝望,从而投入了别人的怀抱,他没有资格去埋怨妻子。

    “好了,张琳,我都知道了。”宋天问静静的看着张琳,忽然伸出手给妻子擦拭着眼角的泪水,温柔的说道,“我不怪你,都是我不好,等你好起来,我陪着你去看大海好吗?”

    听到丈夫的话,张琳娇躯一震,不敢相信的看向宋天问,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素日里始终对自己冷漠以对的男人今天居然说出了这样的话,太阳是从西边出来了吗。

    刚结婚的时候张琳本来计划和宋天问去海边度蜜月,却因为宋天问忙于事业而耽搁了,此后一直都没有成行,张琳一直耿耿于怀,没有想到宋天问还记在心里。

    “胜天,是我对不起你。”张琳泪如雨下,如果宋天问能早点这样对待自己,她根本不会每天去酒吧喝酒解闷,更不会和别的男人上床发泄,可是现在一切都无法回头了。

    “好了,一切都过去了。”宋天问把张琳抱在怀里,眼中却露出锐利无比的目光,无论是谁伤害了自己的妻子,都要付出代价。

    不过他现在还是胜天集团的董事长,他不能莽撞行事,必须要把公司的事情先安排好再说。

    宋天问一直陪着张琳,直到张琳沉沉睡去才悄悄离开病房,坐在车上他给黄玉茹打了个电话沉声说道:“通知全体董事,一个小时后我要召开董事会,有重要决定要宣布。”

    一个小时后,胜天集团总部大楼的会议室内十几名董事汇聚一堂,不时的小声交谈,脸上都有些疑惑,不知道为什么宋天问会突然召集所有董事召开临时董事会。

    很快宋天问出现在会议室门口,身后跟着一脸平静的黄玉茹。

    左手第一个位置上一个中年男子忍不住问道:“宋董事长,这么着急把我们着急过来,有什么事情吗?”

    这个中年人是胜天集团的总经理苏东阳,也是当初跟随宋天问打天下的元老之一,自从上次宋天问对公司人事进行调整后,苏东阳算是硕果仅存的元老了,手中的权柄也被剥夺了不少,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的总经理位置也要保不住了。

    宋天问曾经和苏东阳谈过几次话,暗示他自动退出,可是苏东阳却恋栈不去,因为对方在公司位高权重,有一帮手下,宋天问才一直没有动他。

    宋天问扫了苏东阳一眼,对着所有人缓缓说道:“各位,很抱歉临时把大家叫过来,因为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和大家宣布,我因为个人身体原因决定辞去胜天集团董事长的职务,随后我会把正式的辞职报告送达董事会,”

    此言一出,会议室内众人无不动容,谁也没有想到执掌了胜天集团大权几十年的宋天问居然会突然提出辞职,难道是胜天集团出了什么问题不成。

    旁边正在记录会议内容的黄玉茹身子也不由一僵,笔下划了一道斜线,心中如同荡起惊涛骇浪一般,董事长要辞职了,为什么?

    很快所有人都意识到一个问题,宋天问辞职了,那么下一任董事长谁来担任,大部分人都觉得这个问题的答案很明显,即便宋天问不再担任董事长,他依然是集团占据控股权的最大股东,何况这几年他一直在为宋自成上位铺路,只是没有想到会这么快就要把宋自成送到董事长的宝座上去。

    只有个别人心里在暗中盘算宋天问突然提出辞职的原因,三个月前宋自成忽然被调整了分工,而且一直没有在公司总部出现,很多人就猜测宋天问父子不和,宋自成已经被踢出了公司管理层,只是宋天问却一直没有辟谣。

    现在看到宋自成并没有出现在董事会,似乎宋天问并没有让宋自成上位的打算,苏东阳的心里忽然想着自己是不是有机会当上这个董事长,不管怎么说自己也是董事会董事,而且还鞍前马后跟着宋天问干了几十年,除了宋自成,宋天问最信任的人应该是自己才对。

    之后董事会成员讨论了一下,鉴于情况特殊,决定次日上午选举新的董事长人选,会议结束后,宋天问离开会议室向自己办公室走去,在新的董事长选举出来之前,他依然代行董事长的职责。

    “董事长。”看到宋天问就要走进自己办公室,黄玉茹忽然上前说道,“您为什么要突然辞职?”

    宋天问回头看了一眼黄玉茹,见到黄玉茹一脸不解,微微一笑说道:“玉茹啊,这个董事长我当了几十年了,累了,胜天集团也该换了一个新的董事长了。”说完便进了办公室。

    黄玉茹回到自己的座位,脸色却是有些不太好,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告诉宋自成这个消息,这毕竟是涉及到他切身利益的事情,可是既然宋天问没打算告诉宋自成,说明他有别的打算,自己如果这么做是不是有些越厨代庖。

    虽然黄玉茹曾经觉得宋自成如果担任胜天集团的董事长会是一场灾难,可是现在她发现宋天问有抛开宋自成的打算,却又有些慌张起来,忽然发现在自己心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早已经认定刘伟会是下一任的董事长。

    忽然一个人影出现在黄玉茹面前,打断了她的思绪。

    “黄助理好啊。”苏东阳笑吟吟的和黄玉茹打着招呼,看向了董事长办公室的虚掩的门口,“董事长在吗?”

    “苏总好。董事长在办公室,您请。”黄玉茹赶紧站起来,眼中掠过思索的神色,在这个节骨眼上苏东阳来找董事长干什么。

    “老苏来了,坐吧。”看到苏东阳走进来,宋天问微微一笑,似乎料到对方肯定会来找自己,笑着说道,“有什么事吗?”

    “宋董,你怎么突然好好地撂了挑子了。”苏东阳叹口气说道,“咱们胜天集团可离不开你啊。”

    “不行了,人老了没精神了。”宋天问看着苏东阳说道,“再说我总不能干一辈子吧,迟早是要交给别人的,还不如趁着现在公司情况比较好早点交班。我也能退的踏实点。”

    “那倒也是,你这兢兢业业几十年了,也该享享清福了。”苏东阳附和道,犹豫了一下问道,“宋董,你准备让谁当董事长啊,这份担子可不轻啊,一般人可干不了。”

    “我还没想好呢?”宋天问笑着说道,“你心目中有没有什么人选?”

    “我啊。”苏东阳楞了一下,没想到宋天问会询问自己的意见,想了一下试探着说道,“我看宋自成这孩子就不错,虽然经验不多,不过年轻人很有朝气。”

    宋天问却摇了摇头叹口气说道:“他还是算了吧,办事一点都不成熟,碰到一点挫折就没有了斗志,我看他是付不起的阿斗,公司交到她手里迟早会被败光,胜天集团需要一个老成持重的人来把握大局,老苏,我倒是觉得你很适合。”

    “宋董真是会开玩笑,我哪里能行。”苏东阳心里一喜,嘴上却是谦虚的推脱着。

    “我真的觉得你能行,只是不知道其他董

    事什么意见?”宋天问淡淡的说着,“我现在毕竟不是董事长了,有些话不太好说。你明白吗?”

    “董事长我知道了。”苏东阳精神一振,知道宋天问是打算扶持自己上位了,至于别的董事那里自然需要自己去做工作了。

    一下午苏东阳都在和别的董事打电话,许诺了无数条件,希望其他董事能够提议让自己担任董事长,不过他的工作没有白做,有好几位董事都答应明天会提议让苏东阳担任董事长其余董事却都没有明确表态,只是说会慎重考虑再做决定。

    不过苏东阳已经无所谓了,他需要的只是有人提议,只要宋天问能够支持自己,自己就一定胜券在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