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其他小说 > 拯救人妻 > 拯救人妻(10)
    拯救人妻 第十章 重逢

    2019-5-7

    第二天秦岚依然早早的来到厂里,因为怕胡亮忽然出现,她没有去后勤科的办公室,而是在办公楼外等着,看到有人来上班,她才回到办公室开始收拾桌子。

    宋元海是第二个来的,看到秦岚早已经来了,楞了一下便笑着和秦岚打招呼说,秦主任来的很早啊,不愧是车间出身的,时间观念很强,你看吧,那帮大爷估计八点半以后才会来。

    秦岚笑了说道,宋主任你不也来的挺早吗,忘了你原来也在车间干过,可能办公室坐的时间长了都会有这个毛病吧,我就怕自己以后也变得懒了。还要请宋主任监督。

    宋元海赶紧摆着手说,你这可是骂我了,我哪敢监督你啊,咱们两个是平级,说白了都是打杂的,都归黄主任指挥。以后有什么事咱们互相提点着,我这人想法简单,也不想再混个一官半职的,就这样也挺好,秦主任你年轻又有关系,我看好你。

    秦岚也不知道宋元海是在恭维自己,还是真心实意的想退避三舍,不过既然对方摆出了高姿态,自己也不能不表态,只好说,宋主任您是前辈,我只是新来的,有什么做得不对还是要请你多指点,别的我没想过,就是想着不管在哪工作,都是要为咱们厂子做贡献。

    宋元海一翘大拇指说,秦主任这话说的水平就是高,我佩服,不过这个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我宋元海什么人你以后慢慢知道了。

    两人相视一笑,感觉比昨天的生疏多了一丝默契,秦岚也忽然觉得自己的处境似乎变得好了一点,看来和宋元海这顿饭吃的还是有价值的。

    办公室的人陆陆续续上班了,秦岚看了一下时间,果然已经八点半多了,微微皱眉却不好说什么,连黄主任都管不了的事情,自己瞎操什么心,还是先把自己的工作干好再说。

    那些正式职工大概也觉得秦岚年纪轻轻的就当了副主任,一下子爬到他们头上,心里都不服气,但也顾忌秦岚背后不知道有什么背景,暂时还没有人跳出来找茬,大家算是井水不犯河水,各自相安无事。

    只有那个魏红梅,也不知道是不是嫉妒秦岚比自己年轻漂亮,职位也比自己高,仗着自己资格老又是个女人,在那儿故意说一些挑衅的话。

    不过秦岚并没有理睬她,听她说的难听,也只是付之一笑,比起胡亮的骚扰,来自同性的敌视已经不算什么事了。

    果然快十点多的时候,胡亮又晃悠悠的走进了办公室,若无其事的一边和别人打招呼,一边来到秦岚办公桌前,嬉皮笑脸的说,秦主任,你这升官了,也不说请我们老百姓吃顿饭,太不够意思了吧。

    秦岚看了看胡亮,眼中射出厌恶仇恨的目光,脸上的寒意十足,似乎要把眼前这个人冻成冰块,对这种人渣她实在不想再和对方多说一句话。

    对面的宋元海看到气氛有些紧张,连忙打圆场冲着胡亮说道,小胡,算了吧,秦主任刚来正在熟悉情况,我看还是改天吧。

    胡亮却瞪了宋元海一眼撇着嘴巴说,改什么改,我看今天就挺好,怎么样秦主任,你要是舍不得出钱,我可以帮你掏,不过你得让我满意才行。嘿嘿,秦主任你觉得怎么样呢。

    秦岚看着胡亮那肆无忌惮的笑容,恨不得抓起桌子上的订书机扔到胡亮脸上,可她并不是那种会撒泼的女人,做不出这样的事情,即便是万分痛恨胡亮,也只能扭过头不去理睬对方的挑衅。只是饱满高耸的胸口却被气的不停起伏,显得颇为诱人。

    旁边几个人听到胡亮的话,都跟着起哄,让秦岚请客,宋元海想平息下去也无济于事,正乱糟糟的一团,却见到黄思明走了进来,严厉的目光扫射一片顿时鸦雀无声,他冲着胡亮说,胡亮你来一下。

    胡亮对黄思明还是比较忌惮的,这个人可是连厂长都敢顶撞,他本来是厂里的老资格,年年劳动模范,要不是他这个臭脾气,早就当了副厂长了,可即便如此黄思明的威信在厂里的威信还是很大的,说句话有时候比副厂长还好使。

    看着胡亮跟着黄思明离开办公室,秦岚才松了口气,幸好还有人能压住胡亮,不然她还真发愁怎么打发走这个无赖,想到以后每天都要经历这样的一场闹剧,差点忍不住痛苦的呻吟起来。

    不知道黄思明和胡亮谈了些什么,十分钟后胡亮回到办公室,收敛起他那挑衅的态度,不过依然是那副毫不在意的语气说,秦主任,我刚才态度不好你别生气啊,我这人就这样,脾气比较直,有啥说啥,有什么做的不对的你多担待。对了以后有什么事情记得找我啊,我胡亮绝对没二话保证给你办的顺顺利利的。

    秦岚听了以后脸色缓和了一些,她也不希望和胡亮把关系闹僵,既然胡亮能主动道歉,她也不愿意在计较他的态度,语气平静的说,没什么,希望你以后能做好本职工作,对得起你领的那份工资就行。好了,你可以走了。

    胡亮听了笑嘻嘻的没什么反应,可旁边几个人脸色都变了,以为秦岚在敲山震虎,借着说胡亮其实在敲打他们,心里不满,可看到嚣张跋扈的胡亮都服软了,他们也只能憋在心里,想着这女人到底什么来头,连黄思明都为她撑腰。

    胡亮走后不久,秦岚借口上厕所起身离开,去了黄思明的办公室,一脸感激的对黄思明说,谢谢你,黄主任,要不是你,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我真没有想到会碰上这种事情。

    黄思明却脸色凝重的说,秦岚,我只能为你做这么多了,胡亮这个人不是那么简单,他在社会上也很吃得开,你自己要小心,别轻易招惹这个人。最好能从外面找胡亮认识的人和他说说。对了你不是有关系吗,可以让你的关系去给厂长带个话,不要让胡亮这么折腾了,到时候事情闹大了对谁都不好。

    离开黄思明办公室,秦岚心情沉重的回到自己座位,没想到胡亮的背景比宋元海说的还要复杂,不过这才能解释胡亮为什么只靠一个厂长侄儿的身份就干胡作非为,他必然还有别的依仗。

    可秦岚又有什么办法,她能认识的大部分都是厂里的职工,丈夫也是普通上班族,和社会上没有什么交集。

    想到自己唯一的希望只能是宋自成,秦岚心情十分复杂,她不愿意再和宋自成有什么瓜葛,可现实却逼着她一步步靠近宋自成,甚至主动寻求他的庇护,她甚至会想,难道宋自成能未卜先知,知道自己会遇到这些麻烦吗。

    中午秦岚和宋元海一起去食堂吃饭,食堂负责人当然是热情招呼,可宋元海却只要了简单的两份套餐,和秦岚吃完,宋元海又要了一份打包带走。

    秦岚好奇的说,宋主任,你这是准备晚上不做饭了吗。平时你在家都是这么省事的吗。

    宋元海笑着说,不是,我爱人回来晚,我帮她带一份回去,省的做饭了。原来他爱人是一家医院的护士,工作比较忙,所以只能靠宋元海准备午饭,他也懒得做,基本上都在食堂解决。

    和宋元海告别,秦岚在厂区里溜达,想着胡亮的事情,心情烦闷,看到脚下有一块小石头,忍不住一脚把石头当做是胡亮给踢了出去。

    谁知道自己一脚踢出去,却听到不远处有人哎呦一声,好像是被自己踢得石头给打中了,秦岚吓了一跳,抬头看去,却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正站在不远处,用手摸着脑袋揉着,不是别人,正是消失两天的宋自成。

    看到宋自成突如其来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秦岚忍不住张大了嘴巴,心里涌起无数念头,有吃惊,有欣喜,还有疑惑,虽然只是短短两天,但在秦岚心中却仿佛隔了一个世纪那么久。

    秦岚知道自己不应该在这

    里和宋自成见面,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有有人路过看到,可是她脚下却下意识的向着宋自成的位置走了过去,当她清醒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距离宋自成只有几十公分的距离了。

    虽然两个人之前已经突破过这个距离,甚至彼此还肌肤相亲,可那只是一个意外,但这次却是秦岚主动靠近宋自成,实在不可同日而语。

    宋自成揉着脑袋,也没有了平时的淡定从容,略带抱怨的说道,就算是我没打招呼偷偷过来看你,你也不应该这么对我吧,好歹我也是你的表弟不是。咱们怎么也算是自己人了,下手不用这么狠吧。

    秦岚脸色微红,有些不好意思说,你没事吧,我刚才没注意到你在这里,随便踢了一脚,没想到会踢到你头上。大中午的谁知道这里会有人。

    看到秦岚说着说着又把责任推给自己,宋自成微微一笑说,好吧,就算是我的不是吧,怎么样,这两天有没有惦记我啊,我可是一直都想着你。这不我一下飞机就赶着过来看你。

    如果是以前,听到宋自成这种挑逗的话,秦岚可能会生气,但现在她却只是觉得耳根发烫,并没有厌烦的意思,这并非代表秦岚对宋自成倾心,而是她忽然想明白了,有些事情不是自己一味逃避就能消失的,胡亮是这样,宋自成也是如此,与其躲躲闪闪,倒不如坦然面对。

    何况宋自成和胡亮那样的人渣完全不同,至少他不会做出让自己讨厌的事情,就冲这一点,秦岚也不能把他和胡亮归为一类人,给予同样的待遇,既然自己能忍受胡亮那样的行为,那宋自成说几句荤话又有什么关系呢。

    宋自成并不知道秦岚的心路历程,他并没有和秦岚说谎,自己确实是刚刚下了飞机就赶着来见秦岚一面,他也说不清这是为了什么,难道只是因为秦岚是唯一一个自己惦记了许久却仍没有得手的女人。

    一直以来,宋自成在女人方面并不走心,如果让他花心思去泡妞,他会觉得是浪费时间,不如直接拿钱砸的方便,可遇到秦岚后他的想法却一下子变了,秦岚的纯真深深吸引了他,他不愿意再用那种手段去引诱对方,而是开始像个普通人一样去了解女人的心思,说句实话,真的很累,但也真的很有趣。

    如果说自己以前遇到的那些女人如同色彩缤纷的饮料,喝的时候爽口,但喝下去之后却很快淡忘了味道,那么秦岚就如同是一杯淡淡的清茶,还没入口就能闻到扑鼻的香气,入口苦涩,但却回味无穷。

    宋自成仔细打量着秦岚,虽然只是两天没见,却发现秦岚憔悴了许多,眼角眉梢带着些许忧愁,显得更加楚楚动人,让人不由生出怜爱之意。

    他心中不由对吴勇生出不满之意,这样的女人能嫁给你是你上辈子修来的福分,你居然忍心让她受委屈,也罢,你不好好心疼,自然有人会疼她,你也别怪我不仁不义,这世界就是如此,美丽的事物需要强者来保护。

    秦岚被宋自成炙热的目光看的有些窘迫,而且站在这里和宋自成说话,她也有些不安,生怕被人看到,便想先把宋自成带到别的地方,连忙说道,哦,那你还没吃饭吧,要不我请你吃饭吧。

    宋自成眼睛一亮,这可是秦岚第一次主动邀请自己,含义大为不同,他点点头说,恩,你这么一说我还真有点饿了,不过你准备请我吃什么,不会去你们厂里的食堂吧。

    秦岚当然不会这么干,倒不是为了省钱,主要是食堂人多嘴杂难免会看到她和宋自成,可一时半会又想不到合适的地方,忽然灵光一闪,想起昨天和宋元海一起去的那个小饭馆,地方僻静,口味也还可以,不正是个吃饭的好地方吗。

    片刻之后秦岚便和宋自成来到那家面馆,老板似乎认出了秦岚,笑着和她打招呼,秦岚看那老板敦厚老实,想必不是多嘴之人,略微放下心来,拿着一张菜单让宋自成点菜。

    宋自成大概是第一次来这种简朴的小饭馆吃饭,看哪里都觉得新鲜,看着秦岚手中的菜单摇摇头说,我从来不点菜,你想吃什么随便点。

    &nbsp 。

    发 布 页  点 ¢㎡

    秦岚却说,那怎么行,这次是我请你吃饭,你不点我怎么知道你喜欢吃什么。

    宋自成看着秦岚微微一笑说,我想吃的不就在眼前吗,古人云,秀色可餐,有你陪着我,吃什么都好。

    想着宋自成好歹也是富家公子,却肯陪着自己吃小饭馆,秦岚也不敢怠慢,点了这里的几道招牌菜,也算是给宋自成接风洗尘吧,却不知道宋自成这两天是去了什么地方,想着也许是什么商业机密,秦岚也不敢打听。

    宋自成却主动和秦岚解释,原来这两年煤矿不太景气,他父亲决定进行企业转型,在海南买了一块地搞房地产,他这次去就是为了考察市场,敲定具体的设计方案,是做度假酒店还是单纯的海景别墅。

    对宋自成说的那些专业术语,秦岚听得云山雾罩,一头雾水,并没有搞清楚两者到底有什么区别,只是看着宋自成和她解释自己的去向,她心里却莫名生出一丝不应该有的满足。

    秦岚看着宋自成洋洋洒洒的描绘着未来的恢弘蓝图,动辄便是几个亿的投资,目光中不由流露出对宋自成的崇拜之情,这只是弱者下意识的对强者的仰视。

    没有人能逃过金钱的影响力,任何一个人如果他拥有亿万资产,那么他说的每句话都会变得具有某种神奇的魔力,让你觉得很有道理,实在是真知灼见。其实他说的也不过是日常人们都知道的常识。

    宋自成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和秦岚说这些东西,要知道他说的某些数据在公司也是保密资料,只有少数人才能掌握,可他看到秦岚眼中流露出的神色,让他忍不住想在秦岚面前炫耀自己的能力,这是男人动物本能的展示。

    不过这次投资对整个集团来说的确是极为重要的一次尝试,通过这次投资不但可以将企业经营的风险分散在不同领域,更能拓展他们集团在更大范围内的影响力,而不仅仅局限于一地一市甚至一省。

    在海南宋自成参加了不少投资峰会,见识了不少房地产大腕,也坚定了他进军房地产市场的决心,当然在会后的晚宴他也见识到了不少南国佳丽,有的火辣奔放,有的柔情似水,有的风情万种,有的清纯动人。

    但宋自成却从她们眼睛里看到同一种东西,欲望和野心。这里是财富和美色最为集中的地方,每个晚上有无数人在这里进行最赤裸的交换,可宋自成对这一切毫无兴趣,他的心思都放在秦岚身上。

    但很奇怪的是,他只要一想到秦岚,他那些按捺不住的欲望就会荡然无存,心境顿时变得平静下来,秦岚如同一泓清泉,可以让他随时保持清醒,不会被欲望和野心淹没。

    本来那些大鳄们看不起他这个地产新秀,但见到他气度沉稳,目光清冷,并没有年轻人应该有的张狂和高调,纷纷转变了对他的印象,甚至有不少人向他伸出了橄榄枝,希望以后和他进行合作。

    宋自成此行海南之行,不但敲定了整个设计方案,而且收获了不少潜在合作者的认可,感到不虚此行,也想到这其中其实应该有秦岚的一份功劳,因此才下飞机连公司都没有去,而是先来见秦岚。

    可以说现在秦岚在他心目中已经不仅仅只是自己猎艳的一个目标,而成为他精神上不可或缺的慰藉,或许这就是命数吧,

    最好的女人却是别人的妻子。

    宋自成说道自己决定投资盖一座度假酒店,忽然看到秦岚眼中掠过一丝渴望的目光,轻轻一笑说,你放心,等酒店盖好了,你会是我们酒店的第一位试睡员。

    秦岚脸顿时变得通红,摆着手说,我才不要当什么试睡员,那些乌七八糟的东西你们酒店最好也少干,免得警察找你们麻烦。

    宋自成楞了一下,旋即哈哈大笑起来,几乎喘不过气来,眼泪都流了出来,半天才擦了擦眼泪说,你以为试睡员是干嘛的,我们可是正规企业,没有你说的那种东西。

    宋自成又解释了半天,秦岚才明白过来,原来试睡员现在流行的一种职业,在酒店开业之前要邀请一批专业人员对酒店的软硬件进行综合考评,并提出相应的整改建议,并不是像人们以为的那样在酒店睡一晚上那么简单。

    不过秦岚也不笨,她哪里懂什么酒店软硬件考评,心里清楚这只不过是宋自成找个借口想让自己到海南玩一趟,如果要是能和丈夫一起去的话,她还是会考虑的,可宋自成会同意吗。

    果然当她试探的提出能不能安排她和吴勇两个人都去时,宋自成神色一变,旋即勉强一笑说,这可不行,让你去已经是我偷偷开后门了,要是你觉得不放心的话,可以看看你认识的亲戚里有没有上大学的女孩,参加我们公司的旅游推广实习生计划,那也是免费的啊。

    秦岚第一个就想到了自己的妹妹秦月,秦月性格活泼开朗,在学校经常组织活动,也很喜欢旅游,估计很愿意参加这个实习计划,要是能和秦月一起去倒是也可以考虑。这样丈夫也能放心的让自己去。

    看到秦岚有些意动,宋自成心中一喜,只要秦岚抵抗不住这个诱惑,去了海南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他有很大的把握拿下这个女人,只是不知道秦岚会和谁一起去,回头还是要和秦岚打听一下,免得对方无意中坏了自己好事,不过一个大学女生也掀不起什么风浪。

    宋自成怕秦岚回头改变了主意,趁热打铁的说道,这样吧,你回头就把你和另外一个人的身份证号和个人基本信息告诉我,我先预定下两个名额,免得到时候名额被申请完了,如果到时候你们决定不去,我再把名额让给别人。

    秦岚也觉得这样的机会难得,而且宋自成说的也比较客观,反正去不去的主动权在自己,她便记下了宋自成的手机号,心想等周末见了妹妹秦月在和她商量一下,看她愿不愿意去再告诉宋自成结果。

    宋自成也借着这个机会不留痕迹的拿到了秦岚的手机号,又差不多敲定了让秦岚去海南旅游的事情,心中踌躇满志,想到一会还要去公司和父母去汇报海南之行的成果,也没心情再吃饭了,便让老板结账。

    秦岚却拦住了宋自成,说今天应该是她请客才对,两个人争执了半天,宋自成拗不过秦岚,只好让她掏了钱,嘴上却漫不经心的说,这样吧,这次你请我,下次我请你吃最正宗的海鲜大餐。

    老板找了秦岚零钱,听到宋自成的话,嘴巴不由一撇,眼睛里满是鄙视的眼神,刚才听着宋自成在那儿吹嘘自己几个亿的投资,他就忍不住想笑,这兄弟为了泡妞真是吹牛不打草稿,身价几个亿的人能在自己这小饭馆吃饭。

    看到最后竟然是秦岚掏钱,老板更是确信无疑宋自成是个吃软饭的小秦脸,几十块钱都拿不出来,还敢说吃海鲜大餐,一顿海鲜大餐至少也要几千块钱,看来现在追女人不但要胆子大,还要脸皮厚才行。

    宋自成是打车来找秦岚的,他的车还停在公司,因此只能走到大街上再打车回去,秦岚过意不去,便陪着他沿着僻静的小巷向外面走去,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天,仿佛是认识多年的老朋友。

    看到秦岚脸上掩饰不住的一丝疲惫之色,宋自成心中一动,故作随意的问道,这两天工作怎么样,换了地方还觉得适应吗。

    &nbsp 。

    发 布 页  点 ¢㎡

    秦岚脸色一黯,心中不停的挣扎着,犹豫着要不要告诉宋自成关于胡亮的事情,她实在是没有信心解决掉胡亮的麻烦,可如果告诉宋自成胡亮骚扰自己的事情,以宋自成的性子又不知道会掀起什么轩然大波,自己可是想在鞋袜厂安安稳稳的继续呆下去。

    一看秦岚的神情,宋自成心中一沉,停下了脚步,沉声问道,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是不是有人欺负你,告诉我,我来解决。我保证他后悔自己出生到这个世界上来。

    看到宋自成露出发狠的表情,秦岚这两天一直压抑的委屈忽然全都冒了出来,眼泪无声无息的流了下来,其实她要从丈夫嘴里听到的就是这样的话,哪怕他做不到,至少他也应该有一个姿态。

    宋自成费了半天劲,才从哭泣不已的秦岚嘴里搞清楚事情的原委,听说胡亮竟然敢大白天就欺负秦岚,宋自成的脸色变得极度阴沉,无论是谁,敢动他宋自成的女人,必死无疑!

    秦岚发泄一通,心里痛快了许多,可看到宋自成那阴雨密布的脸色,又开始担心起来,见识过对方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手段后,她知道宋自成被激怒后会有什么样的严重后果。

    可因为秦岚和宋自成之间尴尬的关系,秦岚并不希望宋自成真的为自己出头,上次自己工作调动的事情就引起不少人的暗中揣测,幸好自己灵机一动想到用姐弟的身份掩盖过去,如果这次宋自成再次出手,那自己再怎么遮掩,也瞒不过厂里的有心人了。

    而且不管胡亮本人如何嚣张,他毕竟是厂长的侄子,自己如果借着宋自成的手收拾了胡亮,厂长表面不敢说什么,但暗中做点什么手脚,自己在厂子里就寸步难行,她可不想被逼的离开鞋袜厂。

    看到宋自成拿出手机准备拨打电话,秦岚慌忙拦住了他说,宋自成,你要是真为我好,就别掺和这事了,我自己能处理好,刚才只是情绪有些失控,你千万不要找人对付胡亮,我不想让人觉得我是靠着你上位的。

    宋自成确实想给洪海鑫打电话,让他马上派人把胡亮先收拾一顿,再慢慢折磨对方,想到秦岚居然差点被玷污,宋自成心中便是一股无名怒火,这个洪海鑫真是办事不靠谱,自己安排他找人暗中保护秦岚,他就是这么保护的吗。

    不过这件事可是宋自成有点冤枉洪海鑫了,洪海鑫对宋自成交代的事情一向是比较重视的,当初他也考虑是不是在厂里也安排人手,可想了想又觉得没有这个必要,而且容易暴露身份,可没想到鞋袜厂里居然有一个色胆包天的胡亮,差点捅了个大篓子。

    听了秦岚的话,宋自成脸色缓和了一下,虽然他已经暗中发誓绝不会轻易放过胡亮,但他必须要尊重秦岚的意见,想了一下说,好吧,你们厂里的事情你自己看着办,不过厂子以外的事情就交给我处理吧,你不是说这个胡亮认识道上的人,好啊,我先把他背后的那些人给处理掉,看他还敢不敢在你面前嘚瑟。

    见宋自成终于放弃亲自收拾胡亮,秦岚心里松了口气,她却不知道正是宋自成这个决定,掀起了该市黑道的一场大风暴,导致整个地下世界的重新洗牌,而她正是扇动这场风暴的那只小小的蝴蝶。

    有时候事情往往如此,重大的历史事件往往因为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突然改变方向,比如二战,没有人想到一次简单的刺杀行动会掀起人类历史上最残酷的一次战争。

    而那些在随后发生的大风暴中被淘汰出局的黑道大佬们,到死也不会想到引发这次大变革的起因竟然只不过是一个弱不禁风的女流之辈,只能说世事奇妙,万事万物都有定数,该来的,躲也躲不掉。

    和秦岚告别,宋自成打车来到集团总部大楼,虽然他挂名集团副总经理,但这里他一般很少来,毕竟他父亲在这里坐镇,他在这里也不过只是个摆设。

    来到66层的总裁办公室,宋自成首先见到的是父亲的秘书黄玉茹,一个三十出头戴着一副金丝眼镜的白领丽人,总是一副凌然不可侵犯的样子,工作时不苟言笑,深得宋自成父亲的信任。

    宋自成看着黄玉茹那饱满要爆炸的胸部,胸大无脑的定律到了她这里似乎不成立了,不知道父亲每天面对这个大胸女人心里是什么感觉,但他敢肯定父亲和黄玉茹之间并没有超出工作之外的关系。

    女人如果和男人发生了关系,看男人的眼神会变得格外不同,宋自成仔细观察过黄玉茹的眼睛,却从来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他有一次忍不住拍了一下黄玉茹的屁股,想试探一下这个身材火爆的女人,可却被黄玉茹告到了父亲那里,被父亲骂了个狗血淋头,差点免了他副总经理的职位。

    所以每次见到黄玉茹,宋自成心里都有点发憷,一个可以影响总裁决定的秘书是有资格让集团内所有人仰视的,就连宋自成也不例外。

    看到宋自成进来,黄玉茹只是示意的点点头,告诉宋自成总裁正在开会,让他在一边等候,随即便低头继续处理自己的文件,似乎没有和这位公子爷套近乎的意思。

    宋自成只好坐在一边无聊的等待着,偷偷打量着正忙于工作的黄玉茹,暗自比较着她和秦岚的异同点。

    两个人都是大胸,但黄玉茹更胜一筹,不过气质上秦岚更符合宋自成的审美观,黄玉茹长得也算不错,但总觉得有点女强人的感觉,性格更是太过强悍,除了自己,整个集团肯定没有人敢骚扰黄玉茹。

    而秦岚显得有些性格柔弱,很难抵御来自外界的侵袭,不过从另外一个方面看,这也能大大的激发宋自成的保护欲,体现他作为一个男人的存在感。

    在工作上,黄玉茹无疑是游刃有余,把整个总裁办公室的事务安排的井井有条,而秦岚明显是职场新手,经验不足以应付稍大一点的困境,这方面父亲的眼光还是很毒辣的。

    宋自成不仅遐想着如果自己有一天做了总裁,黄玉茹的秘书还要让她继续当,不过同时也要把秦岚想办法弄过来,一个负责干活,一个负责养眼。

    等了十分钟,宋自成的父亲,也是集团总裁宋天问出现在办公室里,神态略微有些疲倦,看到宋自成面无表情的点了下头,说道,跟我进来。

    宋自成跟着父亲走进隔壁的私人休息室,规规矩矩的站在旁边,等着父亲问话,这是从小就养成的习惯,宋天问虽然很少回家,但每次回去都要叫宋自成过去很严肃的问很多问题,让宋自成不厌其烦,盼着父亲赶紧离开。

    因为宋天问在家依然摆着集团总裁的架子,从来都是不苟言笑,他在家的时候气氛总是很紧张,连母亲也变得小心翼翼生怕不小心说错话了,宋自成如果不小心摔了个碗,就会被父亲大声呵斥,并罚站半个小时。

    也许宋天问是出于一片苦心,想把自己儿子培养成一个合格的接班人,不希望宋自成变成一个混吃等死的富二代,但事与愿违,宋自成从开始的唯唯诺诺,变得越来越叛逆,私生活更是糜烂不堪,有一次为了抢一个小明星,居然和别人大打出手,闹出了不小的风波,自己找了不少人才把媒体压下,没有爆出丑闻。

    虽然对宋自成的行径很生气,但他毕竟是自己唯一的儿子,将来自己的商业帝国只能交到他大的手上,宋天问也只能耐心的等待儿子浪子回头,不要再继续胡闹,不过听说这次海南之行,宋自成的表现可圈可点,两个同去的副总都对宋自成赞不绝口,在宋天问面前不停地说宋自成的好话。

    宋天问知道他们的话里水分很大,不能全信,但依然觉得心里很欣慰,不管宋自成能力如何,至少他现在这个态度让自己感到高兴,自己辛苦打下的江山,儿子只要有能力守住就行。

    听完宋自成的汇报,宋天问轻轻点点头说,你做的不错,今后海南的项目就由你全权处理,我已经和财务部说了,你的审批权限提高到500万,低于这个数额的开支只要有你的签字就可以生效。

    尽管知道自己迟早能获得这个权限,听到父亲亲口说出来,宋自成还是一阵激动,集团像自己这样挂职的副总很多,区别就体现在审批权限上,原来自己只有五十万的权限,经过几次努力才提高到100万,没想到这次父亲直接将权限提高到了500万,这已经是副总能得到的最高权限了。

    虽然宋自成和父亲的感情一直很淡,心里也对父亲长期冷落母亲不满,但他毕竟是一个男人,男人最看重的永远是事业,虽然花钱的感觉很爽,但和亲手运作一个大型项目完全不能同日而语,也许父亲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和丈夫,但却是一个优秀的企业家,在内心深处他其实是渴望得到父亲的肯定的。

    自从遇到秦岚之后,好像自己做什么都有如神助,难道秦岚真的是自己的幸运女神吗,宋自成并不是一个迷信的人,但他相信世界上有运气这种东西,也许秦岚就是那个可以给自己带来好运气的女人吧。

    宋自成耳朵听着父亲的训导,心里却默默想着那个柔情如水的女人,也许之前他并不知道秦岚在心中有多重要,可这次听到秦岚诉说她的委屈,自己的反应也让宋自成发现秦岚已经成了他不容别人触碰的存在。

    江山在手,美人在侧,这是宋自成的人生目标,两者他都不想放弃,更不会为了其中之一而牺牲另外一个,如果两者能结合起来那自然是最好的选择。虽然知道父亲绝对不可能答应,但他却忽然生出了娶秦岚为妻的念头。

    忽然宋天问话题一转,和宋自成说道,这个周末你准备一下,和我一起去见一下吴副市长,恩,你母亲也会去。

    宋自成楞了一下,试探着说,吴副市长,是吴为民吗,是不是为了煤矿产能调整的事情,上次您不是已经和他谈好了吗。我妈去干什么。

    宋天问呵呵一笑,摇着头说,不是公事,是吴为民的家宴,他想见一见你,听说他有一个女儿,之前一直在英国读书,上个月刚回国,我看过照片,长得还是很漂亮的,和你很般配。

    宋自成一下子就明白了,这是要给自己相亲的节奏啊,顿时脸上露出为难的神情犹豫的说,爸,这事要不再考虑考虑,我还年轻,还不想这么快结婚。

    宋天问当然知道宋自成在打什么主意,脸色一沉说,这事我已经和吴副市长说好了,怎么考虑,你也玩了这么久了,该收收心了,男人不能总想着女人那点事,要考虑以后的路怎么走更顺,吴副市长这次要上常务副市长,他还年轻,我如果帮他一把,他说不定有希望当市长,你现在和他拉近关系没坏处。

    尽管心里比较抵触这种事情,可宋自成知道父亲的决定是不可能改变的,不由心中哀叹,就算是富二代也避免不了被父母安排婚姻的命运。

    看出宋自成的不情愿,宋天问叹了口气说,小伟,不要怪父亲,别看我们现在家大业大,资产百亿,可我每天都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最怕有一天一觉醒来我辛辛苦苦打下的江山成了别人的,更不想让你和我一样白手起家,再吃一遍哭,这个世界只有你够狠够强,别人才能看得起你,才不敢对你下手。

    宋自成默然无语,半响才沉声说,父亲你放心吧,

    我知道该怎么做了,以前我做的不够好,以后我会承担起自己的责任的。

    离开休息室,宋自成刚要离开,却被黄玉茹给拦住了,拿着一份档案交给了自己,说,这是吴副市长女儿的资料,我刚整理出来,总裁交代了,让你务必要背熟,一定不能马虎。刘公子,我刚看过了,这个女孩可是相当优秀哦。你可是一定要好好表现啊。

    听着黄玉茹戏谑的口气,再看看她掩饰不住的幸灾乐祸的表情,宋自成心情更加郁闷,冷哼一声说,多谢黄秘书提醒,我会的。

    看着宋自成气冲冲离开办公室,黄玉茹心中一阵快意,都说虎父无犬子,可在她看来宋自成和他父亲比起来那简直是天壤之别,根本没法比较,宋天问成熟睿智的男人气度让她为止心折,而宋自成浪荡公子哥的形象只能让她感到厌恶。

    想到以后也许会在宋自成的领导下工作,黄玉茹就感到前途暗淡,这样一个人能把偌大一个集团经营好吗,心里又不免为那个叫吴倩倩的女孩感到同情,这样一个优秀的女孩竟然碰上了一个人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