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其他小说 > 妻如针 刺我心 > 妻如针 刺我心(153)
    2019-06-17

    只见三叔低头看了一会后,竟然用手把流淌到地板上的精液粘起来,之后涂

    抹到袁媛从健身服胯部露出的臀瓣上,就像给袁媛涂上高档的护肤品。

    此时的袁媛感受到三叔手的触摸,不过她的臀瓣只是微微收缩了一下,却没

    有任何的动作,或许是三叔的精液火热而润滑,袁媛的脸上竟然还有微微舒爽的

    感觉。

    这个时间里,俩人还在健身房亲亲我我,而当时的我正在小区的凉亭里受冻

    受苦,回想起当时我的心伤,现在都不想回味。

    我把鼠标点着快进,当晚袁媛清醒过来后,洗过澡就回到了卧室中,看着窗

    外的月光不知道再想着什么,偶尔眼中会露出一丝恐惧。

    按照袁媛谨慎的性格,今晚发生的事情实在太过冒险,那个时候她处在情欲

    中,清醒过来的她自然会感觉到后怕。

    她已经预感到三叔就是一个定时炸弹,今晚被三叔强上就是一个例子,前后

    加在一起已经有三次了,得益于三叔那特殊的龟头,就彷佛一个大钩子,插入袁

    媛的阴道口就无法拔出来,除非三叔高潮射精。

    如果这三次其中有一次被我撞见,俩人分开都来不及。

    我能够想到这些,袁媛也自然可以想到,所以接下里把三叔从别墅里转移到

    其他的地方也就顺理成章了。

    在第二天的早上,袁媛就在被窝里给我岳父打了电话,询问了小区房子的进

    度问题,电话中岳父答应袁媛尽快提前收拾一个房子出来,只是我可怜的岳父却

    不知道她女儿要房子的真正目的是「金屋藏奸」。

    三叔在我发现的第三天就从别墅搬了出去,而那个时候的我,一直在农村的

    土屋里忍受着寒冷恶臭,啃着没打皮的发霉土豆。

    三叔搬出去的前几天,袁媛每天晚上都回来了很晚,一猜就是小区那个房子

    看三叔了,三叔刚离开,袁媛似乎还有些不适应,是忍受不了对三叔的想念吗?

    还是……袁媛有时间回来的比较早,五点多钟就到了,看来只是到三叔那打一个

    站就回来了,有的时候晚上七八点钟才回来,甚至有一次是晚上九点,而且每次

    回来后,她都会打开衣柜是吃一颗事后药,根据吃药的次数,我就可以判断袁媛

    和三叔做爱的次数,虽然我没有亲眼看到,在袁媛找我回家之前,三叔搬出去之

    后,袁媛吃了五粒事后药,也就是说袁媛被三叔内射了至少五次,可能更多,因

    为保不准回来最晚的那天是不是被三叔梅开二度。

    最后袁媛还是亲自到警局把我找回来,甚至每晚陪着我,等着我,她舍不得

    我,她从我身上得到了爱,但她也舍不得三叔,她从三叔的身上得到了性。

    &nbsp 。

    发 布 页  点 ¢㎡

    袁媛是贪婪的,她以为可以很好的伪装这一切,偷偷的享受最深的爱情和最

    极致的性福,却没有想到我已经发现了这一切。

    或许她也知道万一这件事情暴露后有什么后果,但却无法割舍和三叔之间的

    关系,她已经沉沦这种肉欲之中。

    等我把视频全部看完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了,同事们快要上班了。

    此时我已经或许打破了连续熬夜的记录,不过这个记录不是工作积极打破的

    ,而是因为我那个最深爱的妻子和我最至亲的三叔。

    我对三叔恨吗?如果他还是一个傻子,我对他真的恨不起来,因为他毕竟没

    有多少的逻辑思维能力,如果三叔此时已经恢复了理智,还在伪装傻子,那么我

    恨他,恨的咬牙切齿。

    如果他已经清醒,明知道袁媛是他的侄媳妇还这样,那么他也就不配做我的

    三叔,我俩的血缘关系也变成了一张纸,一捅即破。

    对于袁媛,我没有恨,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恨她,是因为自己本来就无法

    满足她而愧疚吗?还是说自己从开始就一直在亏欠她,住的别墅都是岳父给的。

    我没有资格恨她,但是我对她失望至极,甚至看过这段视频后,我已经绝望

    了。

    但我还是不甘心就这么放弃,我还想最后挽救一次,如果挽救不成,那么一

    切就都无法挽回了。

    而关键就在于岳母,也不知道岳母看了多少,有没有看。

    和我领导请了假,领导看到我已经筋疲力尽的样子,点了点头答应了,领导

    欲言又止,却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我,或许他还在认为我与袁媛闹矛盾,只是我心

    中的苦又能向谁诉说?我此时不愿意回到家里,就近找了一个宾馆,此时我感觉

    到自己的心伤已经达到了顶峰,也或许是知道了一切,心中也看开了很多,我躺

    在床上没多久就沉沉的睡了过去,这一觉我睡的很沉,因为我知道了结的那天已

    经不远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被手机的铃声吵醒,此时我睡的迷迷煳煳,感觉自己彷

    佛是在做梦一般,我梦境中感觉到手机似乎响了三四分钟,最后我的意识慢慢恢

    复,发现了四五个未接电话,而电话都是岳母打来的。

    此时时间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了,我还睡在宾馆的大床上,甚至嘴角都流了不

    少的口水。

    我用纸巾擦拭了一下,看着手机,我预感到岳母应该是看完了视频,而从她

    连给我打四五个未接来看,她此时十分的心急。

    &nbsp 。

    发 布 页  点 ¢㎡

    正在这个时候,我的我微信显示了岳母的信息:看到信息给我速回电话。

    我赶紧给岳母回拨了过去,结果那边接通声只响了一声,电话就立刻接了起

    来。

    「你现在在哪儿?」

    接通电话后,那边就响起了岳母的声音,而且声音带着急切,呼吸都急促了。

    「我在宾馆……」

    此时我的声音已经微微的沙哑。

    「哪个宾馆,哪个房间?具体点……」

    听到我的声音后,岳母似乎有些焦急,语气都不由得加重了。

    「**宾馆206……」

    我此时也被岳母的急切弄的有些发懵,同时脑袋晕晕的,睡的正香被岳母叫

    醒,我的起床气没有爆发出来就不错了。

    在我说完我的房间号后,岳母那边就挂断了电话,我看着挂断电话的手机屏

    幕有些反应不过来。

    岳母都知道了,此时的她终于不再伪装了,听到岳母急切的态度,我知道事

    情有了希望,岳母对袁媛又多好,多么的关心,我一直看在眼里,看到女儿被她

    的前夫这么糟蹋,她能忍得下心来才怪。

    躺在了床上,也不知道岳母来了之后会告诉我什么,她又能想到怎么样的办

    法,现在的希望都寄托在岳母的身上。

    「咚咚咚……」

    正当我躺在床上思考的时候,房门突然传来了敲门声。

    是岳母吗?我此时看了一眼时间,这来的也忒快了吧,我赶紧打开了房门,

    结果看到岳母风韵犹存的身影站在门口,此时她虽然化了妆,但眼中掩饰不住深

    深的疲惫。

    「妈……」

    我刚喊出口,岳母就直接走了进来,之后把房门关闭。

    岳母进来后直接坐在床上,低头不住的喘着粗气,等了一会后抬头看了我一

    眼。

    「作孽啊……真是作孽啊,老天爷这是在惩罚我,可以为什么要惩罚我的女

    儿……」

    坐了一会后,岳母突然崩溃的痛哭了出来,一边哭泣一边拉扯自己的头发,

    捶胸顿足的样子充满了痛苦。

    「嘘……妈……你冷静点,宾馆的隔音不好……」

    我看了一下四周,我赶紧说道,恨不得去堵住岳母的嘴,这个宾馆的隔音真

    的很差,甚至隔壁的声音都能够听到。

    听到的话后,我岳母直接趴在了床上,把脸埋在被子里呜呜的哭泣起来,似

    乎在家里她一直强忍着,出来到了我这里,才哭出来,这种情况下只有等她哭出

    来,发泄出来,才会冷静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