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其他小说 > 权欲的征途 > 【权欲的征途】(21)
    作者:闲庭信步

    2019/07/14

    字数:7914

    【第二十一章】

    费晚晴呆如泥塑,方姨一副完全意料之中的表情,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她

    从费晚晴手里拿过电话,在话筒那110接线员不断问询的声音中将其扣上。

    「我靠!不是吧?她……他……他们……」

    说话的是乐欢天,只见他吃惊的张大嘴巴,一脸的不可置信。

    原来乐欢天见到费晚晴这样的表情自然是好奇不已,不知道方姨的手机屏幕

    上到底显示的是什么?能让这个妮子从激动中一下变成这个样子,连一直念念不

    忘的报警都顾不上了。

    于是乐欢天直接从床上翻过去,把身子凑了过来,眼光落在了手机屏幕上,

    顿时,他脸上好奇的神情一下变成了震惊,其程度似乎一点也不逊于他身旁的费

    晚晴。

    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一张照片,照片上有两个人,分别是李妮和她的侄子李

    西,看周围的环境应该正是身处李西的房间里,李西靠坐在床头,身上只穿着一

    件t恤,并且t恤衫都上翻到胸口上,下面是一丝不挂,一只手紧握着他那暗红

    勃起的阴茎,赤褐色的龟头堪堪露出手外,另一种手赫然搭在他姑姑李妮那穿着

    黑丝的大腿上。

    就算不知道他们是姑侄关系的人看到这一幕也是惊讶之极,因为李西一看就

    是未成年的学生模样,身子单薄,脸上还带着一丝稚气,就是他握在手里的那根

    阴茎有着与他年龄不相称的张狂和富有侵略性。

    至于坐在床沿上的李妮,一看就是一个温婉秀丽的居家女人,一头青丝随便

    的在脑后挽成一个髻,身上是一件很平常的黑白相间的家居裙,连裤黑丝下是带

    着坡跟的水晶凉拖。

    从照片中可以很明显的看到李妮脸色晕红,眼眸低垂,一只手紧紧的按在李

    西那只摸到自己大腿上的手,也不知道是要推开还是要拉近?但不管怎么样,她

    的表情明显看不到愤怒和反感。

    这一幕已经不能用暧昧来形容了,任谁看到这张照片都可以判断出这两人关

    系的不简单,不说别的,就凭这两个人的外形所表现出的年龄差距就足以让人感

    到讶然然后为之八卦,如果再知道这两人还是姑侄关系的话那简直就可以说是爆

    炸性的新闻了,整个西海市所有人一年的茶余饭后的谈资都可以被他们姑侄两人

    承包了。

    方姨瞥了一眼乐欢天,心里是又好气又好笑,暗道:「这家伙可真会装,明

    明就是他最先发现这两个人关系不简单,现在却又装作这么一副大惊小怪的模样,

    真是……演技这么好不去影视圈混还真是可惜了!」

    再看费晚晴,她还是那副呆如木鸡的样子,于是伸手将她手上的手机拿了过

    来,然后看着屏幕啧啧称奇道:「呵呵,真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啊,堂堂的一个

    国家干部,竟然和自己的侄子恋奸情热,嗯,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乱伦吧?这位

    同学,你说,这个事情要是传出去会怎么样?」

    「啊!不!不,不能传出去!不能!」费晚晴如梦方醒般大叫起来。

    方姨抿嘴一笑道:「这就要看你的了。」

    费晚晴神情木然道:「我知道了,我要回家。」

    「你……」

    乐欢天还想着要趁热打铁,并不想就这么让费晚晴回去,所以正要说点什么

    时却见方姨冲自己狠狠瞪了一眼,顿时明白眼下在醋意满满的方姨面前想要继续

    和费晚晴再亲热亲热似乎是不太可能了,只好悻悻的收住了口。

    「行,你是该回家了,都这个时候了,再不回去你不报警李局长估计也要报

    警了,咯咯……」方姨轻笑道。

    费晚晴一下想到了什么,连忙四下寻找起来,同时嘴里急道:「包,我的包

    呢?包呢?」

    方姨看着乐欢天道:「你把她包还给她。」

    「我没拿她包啊。」乐欢天有些茫然,随即想到什么道,「应该还在包间里,

    嗯,郑茜茜应该会替她收起来,等会问问她就知道了,反正不会丢,你不用那么

    急。」

    「不用你说,你滚,滚啊,还有你,你们都给我出去,滚出去……」费晚晴

    近乎歇斯底里的大叫。

    乐欢天吓一跳,暗道:「靠,这妮子不会刺激过度疯了吧?」

    正想着,却听方姨道:「好了,小天,我们出去。」

    乐欢天犹豫了一下,他看着披头散发,坐在床头,双手抱膝,蜷缩成一团的

    费晚晴,心里颇有点不放心,然而方姨却走过来,拉着他出了房间。

    「方姨,你说她会不会出事啊?」来到外面的办公室,乐欢天犹是不放心道。

    方姨乜眼道:「怎么?心疼啦?」

    「嘻嘻,瞧你说的,我不是怕她受刺激过度嘛,要是搞得神志不清,疯疯癫

    癫那可就不好玩了。」

    「放心吧,我看这小丫头没那么弱。」方姨翻了个白眼道,「再说了,你都

    敢强奸人家还担心人家受刺激啊,真怕受刺激就别干那龌龊的恶心事。」

    闻言,乐欢天便知道方姨心里还是余气未消,于是赶忙陪着笑脸道:「好了

    好了,方姨我错了还不行吗?对了,这照片是怎么回事?快说说!」

    说到照片,方姨不禁又是一个白眼道:「搞得你好像什么都不知道似的,其

    实这些不都是你的鬼主意。」

    乐欢天嘿嘿一笑,瞄了一眼里面房间,然后压低声音道:「我当初说的没错

    吧?李妮和李西那小子关系不正常,我一眼就看出来了,你还不信,现在相信了

    吧?」

    「你啊,整天把心思用在这方面,你要是能把一半的心思用在其他方面,比

    如学习,你的成绩还会像现在这样吗?」方姨板着脸训道。

    乐欢天一时无语,这时,里面房间门忽然开了,只见费晚晴从里面近乎跑着

    穿过办公室,转眼便出去了,他在后面看了不由「哎」了一声,做出欲要追赶上

    去的样子。

    「你是想送她回家吗?」方姨没好气道。

    「我……」乐欢天语塞,随即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头,嘿嘿一笑。

    「放心吧,这个小丫头已经被你拿下了,也就注定逃不过你的手掌心了。」

    &nbsp 。

    沷 怖 頁  、

    「是吗?方姨你好像比我都有信心啊。」乐欢天笑嘻嘻道。

    「主要是对你的无耻有信心。」方姨瞪眼道。

    乐欢天毫不在乎的吹了一声口哨,一副得意洋洋的模样,气得

    方姨转身而走,

    他见状忙道:「去哪啊?」

    「回家!难道你想留在这过夜吗?」

    乐欢天恍然,连连点头道:「对,对,是该回家了,回去……」

    正说着,门被敲响了,接着郑茜茜推门而入,看见乐欢天道:「我刚看见费

    晚晴哭着走了,不会有事吧?」

    「没事!」乐欢天大喇喇的一摆手道。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郑茜茜近乎谄媚道,「和费晚晴一起来的那几个

    她同学早就走了,我对她们说费晚晴已经被送回去了,她们是不会有什么怀疑的,

    另外,我也把费晚晴的手机关机了,她家人一时也不会知道她的情况。」

    「知道了,这一次你做的不错。」方姨淡淡道。

    「应该的,应该的……」

    郑茜茜连连赔笑,然后犹豫了一下,嗫嚅道:「上次是我不懂事,还请方秘

    书大人大量,不记……」

    「算了!」方姨抬手打断道,「以前的事就不用再说了,另外告诉你哥,他

    那个娱乐城在这一次整顿期过后会让它开张的,至于以后嘛,那就看你们的了。」

    郑茜茜顿时面露惊喜,随即连连点头道:「谢谢,谢谢方秘书,我们一定会

    吸取教训,一定……」

    方姨摆摆手,示意郑茜茜不用再说了,然后道:「小天,我们走吧。」

    回到方姨所驾驶的那辆奔驰s500车上,乐欢天忍不住道:「方姨,你对

    郑茜茜做了什么?什么娱乐城?」

    方姨冷冷一笑道:「上次引诱你差点吸毒,你认为这事就这么算了吗?我举

    报了她哥那个娱乐城有黄赌毒现象,所以这一段时间他那个娱乐城都被勒令停业

    整顿了。」

    「举报?不是吧?随便一个人举报都能有用的话他那娱乐城也不可能开的起

    来啊。」乐欢天撇撇嘴道。

    方姨展颜一笑道:「乐总算随便一个人吗?」

    乐欢天没有再说话了,说到他妈妈他自然想起那个老男人来,很明显,之所

    以一举报就能很快得到处理就是因为妈妈和那个身居高位的老男人关系不简单。

    想到这,乐欢天顿时兴意索然,也懒得再继续追问这个事了,便靠在座椅上,

    有些无聊的看着车窗外不断倒退的街景,见他这个样子,方姨似是看出了什么,

    于是道:「乐总说了,如果事情顺利的话就让我明天也带你去北京,到时好好玩

    一玩。」

    「再说吧。」乐欢天懒懒道。

    「怎么了?一下就无精打采的,今晚有这么一大收获还不高兴啊?」方姨试

    图转移一下乐欢天的注意力,故意揶揄道。

    乐欢天闻言却并没有什么反应,他怔怔了一会,随即一下转过头看着方姨道:

    「方姨,你老实告诉我,妈妈这一次去北京是不是去找那个老男人了?」

    方姨握着方向盘的手微微抖了一下,但没有说话,依旧目不斜视的看着前方,

    稳稳的开着车子,见状,乐欢天心中了然,尽管早已猜出来了,但现在算是得到

    了方姨的默认,他心中一阵不是滋味,说不上难过,更没有一开始得知时的那种

    愤怒,有的只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而且又无可排泄的郁闷。

    「好吧,方姨,我知道我问什么你都不会说的,那行,我什么也不问,不过

    我想说,我不去北京,不去!谁爱去谁去!」说罢,乐欢天赌气似的转过头去。

    方姨无奈的摇摇头,没有说什么,一时间,车子里陷入了寂静,两人各自想

    着心思。过了好几分钟后方姨才开口道:「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乐欢天一怔,不解道:「什么怎么办?」

    「李妮那个女人啊,现在有了这么好的把柄,你会无动于衷?」

    说到这,乐欢天眼睛一亮,郁结的脸色也一下化开了,方姨看在眼里,着实

    是气得银牙暗咬,暗道:「这个小流<img src="/toimg/data/mang.png" />啊,一说到李妮就什么都忘了,真是可恶,

    太可恶了!」

    「说真的,我还真没想到这么快就有收获了。」乐欢天颇为兴奋道,「这真

    是有点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了,真没想到李妮和她侄子李西都发展到这个程度了,

    之前我以为最多就是搂搂抱抱,动手动脚的程度呢。」

    方姨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道:「如果不是到这个程度,你以为今晚这个事情

    就会那么轻易摆平吗?那个丫头可不是那么好打发的。」

    乐欢天讪讪笑道:「方姨,还真是多亏你来得及时,要不然还真不知道拿费

    晚晴怎么办?」

    「我可不是每一次都能给你擦屁股的,以后再干这种恶心的事我可不管了。」

    「嘿嘿,不会了,不会了。」

    「好了,说说你的打算吧,拿着这照片直接去要挟?然后母女通吃?」

    说这话时方姨依旧目视前方,语气平淡,似乎并没有在她心里引起丝毫波澜,

    然而乐欢天还是敏锐的观察到了她嘴角微微抽动,那双原本是轻握着方向盘的手

    变成紧捏状,手背上青筋隐现,可见她握力之大。

    「我的乖乖,这是要火山爆发啊。」

    乐欢天心中暗暗咋舌,他可不想这时候往抢口上撞,于是连忙否认道:「哪

    能呢?我又不是种马,上完这个上那个,再说了,当初我之所以对李妮心存想法

    就是因为她女儿对我那种态度,我一时气不过,有种拿她妈妈撒气的意思在里面,

    所以……现在我已经得偿所愿,达到目的了,原先那个想法不会实施了,什么母

    女通吃,嘿嘿,方姨,你也想太多了!」

    方姨转头看了乐欢天一眼,一脸不相信神色道:「真的?」

    「当然!」乐欢天为了让方姨相信自己,又补充道,「起码现在的的确确是

    这么想的。」

    「总算你还没有彻底坏透!还有那么一点底线,要不然我真是太失望了!」

    方姨神情为之一松,不过随即想到什么,她恨恨的瞪了一眼道,「你不是种

    马,你是种猪!」

    「我是种猪,那方姨你……啊!」

    乐欢天一脸坏笑的说着,然而话还没说完就发出一声杀猪般的惨叫,原来方

    姨伸手在他的大腿上狠狠掐了一下。

    「方姨,你太狠了吧,这一块肯定都乌了。」乐欢天使劲揉着被掐的地方,

    哭丧着脸。

    「活该!让你胡说!」方姨又气又羞,红晕迅速爬上双颊,连耳根处都被染

    红了。

    &nbsp 。

    沷 怖 頁  、

    乐欢天看的一呆,此时的方姨虽然处在恼羞之中,但却也露出一种少有的小

    女人般的娇态,与

    她平时生活中那种严肃干练的形象是大相径庭,然而在他看来,

    这种不经然流露出的反差非但不感到违和,反而感觉分外的妩媚,令他情不自禁

    的脱口道:「方姨,你真美!」

    「你少来!」方姨白了一眼道,「你的那些甜言蜜语还是留着去哄你那个小

    妖精吧。」

    乐欢天愣了一下道:「小妖精?谁啊?」

    「还能有谁?就是先前哭哭啼啼的那个,看她年纪不大,可那胸,那屁股,

    那脸蛋,分明就是天生勾引男人的货嘛,其实也难怪,正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

    她妈妈李妮就是一淫荡女人,以前我还真是看走眼了,以为她是一个正经的女人,

    没想到竟然和自己的侄子玩乱伦,啧啧,真是大开眼界,若不是亲眼看见真是打

    死也不敢相信啊!」

    听到方姨这般言语,乐欢天心中先是讶然,随即释然,心下暗笑道:「方姨

    这醋也吃的太明显了吧?费晚晴分明就是被我强上的嘛,怎么反而说她勾引呢?

    看来女人终究是女人,平时再精明强干,一旦陷入男女情感当中去就会变得和一

    般小女人无异了,嫉妒,讽刺,挖苦,这些都会被一一释放和表现出来。」

    这时,方姨继续道:「小天,你知道吗?当我第一眼看到这个心里是多么震

    惊吗?不过更多的还是佩服你这小流<img src="/toimg/data/mang.png" />的观察力和推断力。」说着,她转头冲乐

    欢天嗔然一笑。

    「嘿嘿……」乐欢天很是得意的笑了起来,不过笑了一会后他忽然想到什么,

    忙道,「对了,那后来呢?李妮和她侄子有没有……不行,我得看看!」说着,

    他赶忙掏出手机,准备登录存放监控视频的云盘。

    「不用看了,那小子撸出来之后李妮就离开他房间了,他们没有做那事。」

    「是吗?」乐欢天放下手机,心里莫名松了口气。

    方姨点点头,然后若有所思道:「从他们后来的动作上来看,李妮和那小子

    应该还没有真正上过床。」

    「真的?那就太好了!」乐欢天脱口而出,显得有些高兴。

    「你叫好什么?和你有什么关系?」方姨狐疑而又警惕的看了一眼道。

    乐欢天意识到自己的反应不太正常,这明显就是对李妮有所图谋才会有的反

    应嘛,而刚才自己还在方姨面前信誓旦旦的表示对她没想法,现在这样不是不打

    自招了嘛。

    想到这,乐欢天连忙寻思了一个理由道:「我就是看不惯那小子嘛,不愿看

    到他把李妮搞上。」

    「这还真不好说,虽然现在看来那小子八成还没有和李妮发生真正关系,但

    看这架势,李妮沦陷在那小子手上是迟早的事,而且这个时间不会太长。」

    「可不能让那小子得逞,得想个办法阻止。」

    「阻止?你怎么阻止?你还能把那小子赶出李妮家不成?」

    乐欢天沉思了一下道:「我当然赶不了,但有人能赶啊。」

    方姨略怔了一下,随即道:「你是说那小妖精?」

    乐欢天哭笑不得道:「哎呀,方姨,你怎么老是小妖精小妖精叫的,人家有

    名字。」

    「哟!这就开始护上啦。」方姨不乏酸意道。

    乐欢天又好笑又觉意外,在他的印象里,方姨成熟而又大气,做事拿得起放

    得下,可没想到她吃起醋来时这个酸劲不亚于一个情窦初开的小姑娘。

    「哪有护啊?就是你觉得你和人家一个小丫头较什么劲啊?这不是掉自己的

    价嘛!你说是不是?」

    方姨轻哼一声,不置可否,不过心里也反应过来自己这般表现确实是有失身

    份,哪还有半点成熟女人应有的从容和睿智?分明就是一个爱拈酸呷醋的小妇人

    嘛。

    意识到了这一点后方姨心中不由一声轻叹,她知道自己之所以会变得如此是

    因为她已经深陷情网而不能自拔了,一颗心完全被眼前这个大男孩所左右,不自

    觉的就以普通人的视角看待自己和他的关系,将他视为自己的男人,也正因为如

    此,所以才对其他和他有关系的女人充满了敌意,哪怕她知道那个女人也是受害

    者,被乐欢天以不光彩的手段得到,但仍旧丝毫同情不起来,还是敌视和排斥!

    其实方姨知道自己和乐欢天是不可能以普通情侣那样的方式去相处,因为他

    不可能只属于自己一个人,先不说他那花心的脾性,就是彼此的年龄,身份等都

    是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

    「方菲啊方菲,既然你已经踏出了这一步那就坚定的走下去吧。」方姨在心

    中自己对自己道,「尽管这注定不是一条寻常的路,但你必须要适应,要克服,

    不能以惯有的思维去看待自己和小天的关系,那样只会是自寻烦恼,而且也不是

    自己想要的。」

    忽然之间,方姨有了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脸上不自觉的浮现出一抹笑意,

    而这时车子亦已缓缓停下,已经到了自家楼下,乐欢天不等她将车子停稳就腆着

    脸凑身上来道:「嘿嘿,方姨,反正家里没人,今晚我就睡你那吧。」

    本来乐欢天以为回应自己的肯定是方姨的一记白眼或者几句嗔怪,毕竟以她

    的性格是不会那么轻易就答应自己的,哪怕她心里是千般万般愿意的!可没料到

    的是,方姨竟然冲他盈盈一笑,俏皮的眨了眨眼道:「那个小妖……哦,小丫头

    没满足你就想在方姨身上找回来啊,有这个道理吗?」

    这近似打情骂俏的娇怨无疑是另一种勾引,令乐欢天不禁是又惊又喜,更是

    心头一热,顿时就猴急的就要扑上去,却被方姨娇笑着躲开了,然后嘴里道:

    「好了好了,真是一个小急色鬼!这是钥匙,你先上去,好好洗一洗,我可不想

    你身上有那小丫头的味道,我把车子停好就上来。」

    「好嘞!」乐欢天高兴的拿了钥匙下车。

    看着乐欢天那宛如孩童般的欢快背影,方姨眼神温柔而宠溺,脸上洋溢着淡

    淡的笑容,似满足,似娇羞,更似一丝自信和得意,随即转头看向前方,深呼吸

    了一口,像是下了某种决心,这才将车子向停车位那边开去。

    几分钟后方姨推开了虚掩的家门,隐隐听到卧室里面传来乐欢天兴高采烈的

    唱歌声,她不禁笑了摇摇头小声道:「真是个孩子,高兴和不高兴都挂在脸上。」

    仔细关好门,方姨走进卧室,从浴室的磨砂玻璃门可以看到乐欢天正在里面

    手舞足蹈的洗着,她脸上的笑意不由更盛了,同时嘴里嗔道:「就别唱了小天,

    也不看看现在几点了,大晚上的。」

    「嘿嘿……我高兴嘛。」乐欢天拉开玻璃门,从里面探出满是泡沫的脑袋。

    「快洗吧你,给我洗干净点哦。」方姨抿嘴笑道。

    「嘿嘿,不放心就你来帮我洗好了。」乐欢天笑嘻嘻道。

    「美了你!」方姨娇媚的白了一眼。

    乐欢天嘿

    嘿一笑,缩回脑袋,关上了玻璃门,而方姨则走到衣柜前,拉开柜

    门,从里面衣架上取下一件睡衣,然后脱下身上的西装外套和衬衣以及西裤,接

    着又解开乳罩后面的搭扣,将胸前那对豪乳彻底释放出来。

    拥有这一对e杯的乳房一直以来都是方姨的不小负担,每次脱下乳罩,双肩

    上那道和乳罩肩带同宽的红痕就是最好的明证,所以只要她一回到家,第一件事

    就是换下外衣和乳罩,只穿内裤,然后或家居服,或睡衣。

    不过今晚不一样了,换上睡衣的方姨并没有像以前那样拉上柜门,而是将目

    光又投向了专放内衣的那一隔断区域,只见上面的横架上挂着的都是乳罩,颜色

    有黑有白,有蓝有粉,倒是丰富,但款式和面料基本相同,都是那种纯棉的全包

    式。

    方姨伸手拨开挂在前面这一横架上各色乳罩,探手到里面,里面也有一根横

    架,同样挂满了乳罩,她看也不看,直接从里面一排乳罩中取出了一件,随即又

    从另一隔断区域取下一件长裙,接着打开下面抽屉,拿出内裤,还有丝袜,将这

    些塞进一个小袋子里后又放进睡衣的口袋里。

    这长裙,还有这一整套内衣及丝袜,包括还有一双高跟鞋都是乐欢天上次在

    商场里买给方姨的,本意是想让她穿上给自己看,但她当时连试穿都没有,更别

    说穿给乐欢天看了,后来就仅穿过一次,就是那次买回来之后晚上一个人她穿给

    自己看了,当时她看了自己都心动不已,以至于情不自禁的自慰了,那是她有史

    以来第一次真正自慰,那种感觉现在回想起来都面红心跳,悸动不已。

    自那以后,生性保守的方姨再没穿过这一套了,直接将其丢在衣柜最深处,

    本以为是不会再穿了,除非是在和乐欢天独处的时候被他死乞白赖的央求,总之,

    她是从来没想过自己要再次主动穿上这一套性感的衣服。

    然而正所谓人是会变的,其想法也是随着自身及周围环境的改变而改变,就

    像今天晚上,方姨看到了费晚晴那具年轻而充满朝气的胴体,她莫名的产生了嫉

    妒,同时也一下感受到了一种危机。

    女人的心思细腻,敏感而又充满了感性,而感性又催生了多变,正所谓女人

    是善变的,就算一向冷静而理性的方姨也不外如是,她的心态在见到费晚晴后迅

    速发生了变化,她嫉妒却又不屑,她想要乐欢天知道,一个成熟女人的魅力不是

    一个青涩的小丫头片子可以比的。

    可是怎么才能证明这一点呢?方姨一开始心中并无具体计划,直到不久前回

    到自家楼下,看着乐欢天央求着今晚就住在她那里时她忽然想到以前小天也曾有

    过这个样子,那就是那次给她买了一套性感衣服时也曾这样央求过,不过当时她

    并没答应。想到这里,她心里有了主意,她答应了乐欢天并且暗暗决定还要給他

    一个惊喜,她要证明她的魅力!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