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其他小说 > 淫途亦修仙 > 【淫途亦修仙 第二卷】第25章
    淫途亦修仙·二卷·第二十五章·紫金茅草籽

    2019年10月10日

    寿儿跟唐灵儿作伴儿出了坊市就分道扬镳了,唐灵儿奔着东北方向的寒潭峰远去,而寿儿奔着道神宗山门方向去了,他要等下午小淫猴睡醒后领着它去百草谷找苏妍,当下先去灵兽谷歇息等待。

    回到了灵兽谷,先去仓库里取了几大把喂养灵兽的灵果,准备等小淫猴睡醒后喂给它吃,出了仓库飞驰回那排他居住的石屋,就见石屋前篝火堆还冒着烟,看来钟师兄跟石娃应该是中午刚刚吃完烤肉没多久,用神识一扫发现钟师兄、石娃都不在石屋里,他猜测钟师兄可能又去给小邪女送烤肉去了,石娃应该是午饭后去灵兽谷深处喂养灵兽去了。

    寿儿进了自己那间石屋,住惯了寒潭峰分配给符师的套间后如今再看这间石屋就越发觉得简陋不堪了,把沉睡不醒的小淫猴从灵兽袋中揪出来放在床上,揉揉它的睡脸,依然睡得香甜根本就没有要醒来的样子,寿儿也不能就这么盯着它干等着,便拿出画制符箓的那套家伙事来,开始边炼制符箓完成宗门任务,边等着小淫猴的醒来。

    ……

    这一炼制符箓就是一个多时辰,眼看着窗外的日头都偏西了床上的小淫猴还在呼呼大睡,寿儿有些着急了,他这才想起小淫猴的不靠谱来,等它睡到自然醒那就太晚了,就算是能领着它到百草谷找苏妍亲眼看一眼那高品阶灵草‘紫金茅’,再让它闻闻,也就没时间再去蒙邬山脉深处寻找了。总不能趁天黑去寻找那‘紫金茅’吧?这种高品阶灵草‘紫金茅’如此珍贵估计百十里内根本就不可能找到。

    想及此寿儿已经迫不及待地收起炼制好的符箓,扑到床上,一把揪住小淫猴的小耳朵想把它揪醒,可小淫猴却皱着高高凸起的眉头下意识地伸出小爪子去扒拉揪疼它的寿儿大手,眼珠子在眼皮下一阵乱转就是不睁开双眼。

    “泼猴!你难道昨夜一整夜没睡觉吗?怎么困成这幅德性?……你说你这一天天的晚上不睡觉瞎折腾,白天睡不醒,有什么事也指望不上你……怎么人家紫雪每晚跟你同床就能早早起床呢?而且人家看上去还那么精神?……你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寿儿揪着小淫猴的小耳朵在它耳边大声质问着。

    “你说说到底是你采补紫雪呢?还是紫雪在采补你?怎么你反倒每天迷迷糊糊的?像是被采补过度了似的?反倒是紫雪每天英姿飒爽的根本就不像是跟你彻夜交媾被你采补的样子……”寿儿用手指头戳着小淫猴的小脑袋,厉声质问着它。

    可不论寿儿怎么大声喊小淫猴,怎么揪它耳朵它就是紧闭双眼不醒来。

    知道小淫猴贪吃,于是寿儿又取出一枚灵果在小淫猴鼻子前晃,没想到小淫猴闻着味一把就抓住那灵果塞进了嘴里,“嘎吱,嘎吱!”嚼着可就是不睁开双眼。寿儿反倒是被它搞得哭笑不得(其实说到底寿儿还是不舍得下狠手弄疼它)。

    看着小淫猴梦呓般嚼着灵果的样子寿儿脑中忽然想起冰凌果来,他曾经用冰凌果果汁把梦境中的小邪女、夏怜晴 唤醒过,如果换在小淫猴身上能不能同样唤醒呢?

    寿儿从储物戒指中取出那个装着冰凌果的小包出来,打开小包系绳顿时一股异常冰寒之气夹带着浓郁的灵气就袭面而来,袋子里是仅剩的四颗带着冰碴子的雪白色灵果,寿儿当然不舍得喂给小淫猴一整颗冰凌果,他先取出一颗用手挤轧出果汁进瓷瓶里,然后再掰开小淫猴的小嘴一滴滴地滴入它口中冰凉的冰凌果果汁。

    滴了三滴冰凌果果汁后停止,观察小淫猴的反应,果然小淫猴的眼珠子开始在眼皮下一阵滴溜溜乱转,没过多久就艰涩地睁开了沉重的眼皮,露出一条眼缝出来,寿儿赶紧再递到它眼前两颗红彤彤的灵果,它一把就抓住塞进嘴里,大嚼特嚼起来,越吃越精神。

    “小淫猴,你总算是醒了?看来还是冰凌果果汁管用……”寿儿把小淫猴抱进怀里一边喂着它灵果,一边揉着它的毛茸茸的小脑袋。

    既然小淫猴已经醒了寿儿就开始传讯苏妍,两人相约在百草谷口见。由于这小淫猴穿一身小道袍太惹眼,寿儿不想它太招摇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便又喂了它几颗灵果后就将它收入灵兽袋中,出了门便向着百草谷方向飞驰而去。

    百草谷位于道神宗主峰与西峰之间的山谷间盆地,寿儿来到百草谷口幻阵禁制前时苏妍还没有到,只见谷口雾气腾腾,白茫茫一片,根本看不到内里乾坤。寿儿侧首西望就看到西峰石阶梯上一道熟悉的娇小人影正飞驰而来,只等了不久穿着浅青色内门道袍梳着两条羊角辫的可爱少女苏妍就已经来到了寿儿身前。

    “寿儿哥哥,让你久等了,我这就用腰牌打开百草谷口幻阵禁制。”苏妍说着从腰间取下腰牌一举,白雾便一阵波动,自动裂开一条缝,露出一条小径出来,苏妍便引着寿儿进入其内。

    一穿过白雾幻阵眼前顿时豁然开朗,就见青翠深谷中一条清澈小溪蜿蜒流行谷中深处,小溪两侧广袤的灵田上郁郁葱葱灵气飘浮,种满了各种灵草、灵药、灵植,它们颜色各异,形状也是千奇百态,两旁谷岭上掩映着各色的灵果丛林,鸟啼声声,风景秀美如画,远远望去,一条条人影忙碌其间,更是有成群结队的身穿道神宗道袍的同门来回穿梭于灵田之间。

    寿儿跟在苏妍身后就觉谷中各种灵药、灵草的芬芳气味混杂着就钻入了他的鼻孔之中,深吸一口,就觉说不出的舒坦。

    寿儿见谷中在灵田中忙碌的人影中有穿内门弟子道袍的,也有穿外门弟子道袍的,便好奇地问苏妍:“苏妍,你们百草谷怎么外门弟子和内门弟子都混在一起啊?难道内门弟子也干活儿吗?”

    “当然,我们内门弟子平均一人分二十亩灵田,种植出的灵植除了上交宗门的都归我们个人所有。你说能不忙着除害虫、杂草,施术布雨浇灌吗?”

    “什么?二十亩灵田?苏妍,这么说来你还是位小地主婆咯?亏我还以为你赚不到多少灵石可怜你呢,原来你这么富有啊?”寿儿故意调侃道。

    苏妍一听就急了,忙扭头瞪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辩解道:“什么啊?寿儿哥哥,我根本就没赚到灵石好不好?姐姐平时不让我浪费时间在打理灵田上,只督促着我一心修炼提高修为,害我种的灵米勉勉强强刚刚够给宗门上交的任务,哪里还赚得到什么灵石啊?”

    “你怎么种灵米啊?那当然不赚灵石了,应该种高阶灵药,我觉得多种些灵药应该能赚不少灵石。”寿儿去过玉女门参观,知道人家玉女门就是靠自己种植灵草、灵药,然后再炼制成丹药日进斗金的。

    “灵药不行,灵药是多年生的,年份越久药性越高,也越有价值,种一年根本就还不成熟,而我们年年都要上交宗门灵植任务的。”苏妍解释道。

    “灵药不行?那怎么这百草谷里这么多的灵药?都是谁种的?”寿儿疑惑地指向小溪两旁一片片散发着药香的灵药田问。

    “那都是宗门的,你没看到都是外门弟子在帮忙打理吗?”

    “那你们内门弟子就没有在自己灵田里种植灵草、灵药的?”寿儿又问。

    “当然有,不过好多都是自己顾不上,雇佣外门弟子来帮忙照理的。”

    “那他们每年上交宗门的灵植任务怎么办啊?”

    “他们种一半一年生的灵植,一半多年生的灵药,每年上交够宗门的任务就行了,剩下的灵药就多年打理,积攒药性,不过要等很多年后才能收获。”

    “哦,原来如此啊。要等很多年的确很麻烦,要是能像庄稼一样年年成熟,年年收割就好了。”寿儿叹息道。

    ……

    百草谷内幽深,寿儿跟着苏妍一直沿着谷中小路走了四五里都不见苏妍有停下来的意思,再看看天色日已偏西他不禁有些心急就问:“苏妍,还不到那块种植‘紫金茅’的灵田吗?”

    “快了,再走两三里就到了。寿儿哥哥,你很急吗?要不咱们驭使御风术飞驰吧?”苏妍扭过头来好奇地盯着寿儿俊朗的面庞问。

    “不急不急,不用浪费灵力了。”

    ……

    &nbsp發頁4F4F4F,C0M

    \u5730\u5740\u767c\u5e03\u9801\uff14\uff26\uff14\uff26\uff14\uff26\uff0c\uff23\uff10\uff2d

    两人又走了约莫一柱香时间,苏妍终于领着寿儿绕到一大块缓坡灵田边停下来,寿儿望着田中一大片一人多高粗壮的淡紫色植株、其叶茎呈金黄色、茅穗微黄的灵草终于知道为何叫:‘紫金茅’了。

    “这么高?”这紫金茅显然比寿儿想象中的灵草高大不少。

    “嗯,这‘紫金茅’是多年生灵草,成长三年才能结穗成熟,这一片‘紫金茅’已经两年多了,到夏天就要成熟了。”苏妍解释道。

    “要长三年才能成熟啊?怪不得珍贵了。”寿儿边看着田中的紫金茅感叹着,边四下扫视,见没有同门弟子留意这里,便一拍灵兽袋把小淫猴唤了出来。小淫猴一出来就扑棱着小脑袋四下张望,辨别这是哪里。

    “呀!小猴?寿儿哥哥,能给我抱抱吗?我一直都挺喜欢它的,可惜每次紫雪师姐来我们百草谷要灵果时都不给我抱。”苏妍看着戴小道冠,穿一身内门弟子道袍的小淫猴面露惊喜。

    寿儿本想让小淫猴出来好好辨认一番这‘紫金茅’的,可苏妍的要求他又不能不满足,只好道:“抱吧抱吧。……对了,给你喂它几颗灵果它才会愿意让你抱。”

    寿儿说着从储物袋中取出几颗灵果递给苏妍。

    苏妍伸手去抱地上的小淫猴,还不忘用灵果吸引它,可这猴子眼珠子滴溜溜在苏妍那微微凸起稍显平坦的酥胸上扫了一眼后就露出一脸的鄙夷,一把夺过苏妍递给它的灵果,还不等苏妍抱住它就一闪身躲开了。

    苏妍目露惊异之色,疑声道:“咦?它身法好快!居然能躲过?我就不信抓不住你个小猴子。”

    苏妍又急速伸手探向小淫猴,可眼看玉手将要碰到它道袍之时,小淫猴微微一猫腰滴溜溜一转身就又躲过了。

    这下苏妍是真的惊呆了,不可置信地看向寿儿:“寿儿哥哥,你这小猴是几级灵兽?怎么身法如此迅捷?”

    “二级灵兽吧。”寿儿猜测道,其实连他现在都不知道这小淫猴达到何等层级了。

    “它好像不喜欢我,我根本就抓不住它。”苏妍一脸尴尬委屈。

    “你多喂它几颗灵果它就会喜欢你了,它就知道吃,谁给它吃的,它就喜欢谁。”寿儿安慰苏妍道。

    果然在几颗灵果的诱惑下小淫猴任由苏妍抱进了怀里抚摸着它的毛茸茸的小脑袋。

    寿儿看着苏妍如此爱不释手地抱着小淫猴抚摸的样子真是有苦难言:苏妍帮他这么大的忙,他不好意思不让人家抱着小淫猴逗玩,可再看看天色夕阳已快西垂。

    “唉,今日看来要想领着小淫猴去蒙邬山深处寻找这‘紫金茅’是不可能了,只能明日再做打算了。”寿儿暗叹一口气,便把目光从苏妍和小淫猴身上移开,又看向了那紫金茅。

    寿儿想从‘紫金茅’植株上掰下一片叶子好留着明日让小淫猴嗅闻,然后再令小淫猴循着相同的气味找到蒙邬山深处的‘紫金茅’。他刚刚伸手揪住一片‘紫金茅’的金黄色叶茎就听身后远处一声爆喝:“住手!喂,这位师弟你要作甚?”

    寿儿和苏妍俱是吓了一跳,扭头一看远处一位身穿道神宗内门弟子道袍的三四十岁样貌的中年男弟子正边喊着边纵身向这边飞驰而来。

    “厉师兄?”苏妍望着渐渐飞近的那人惊呼一声。

    寿儿不知这人是做什么的,连忙密语传音问:“苏妍,他是做什么的?难道这块灵田里的‘紫金茅’都是他的?”

    “不是,厉师兄是这百草谷里的巡查执事,专门抓偷盗百草谷里灵草、灵药之徒的。”

    “这……他不会觉得我想要偷这破草吧?也太小看人了。”寿儿愤愤道。

    “没事儿,寿儿哥哥,我跟厉师兄熟悉,我帮你解释……”苏妍抱着小淫猴安慰寿儿道。

    ……

    最终在厉师兄地监督下寿儿在‘紫金茅’丛中捡了一片被风雨打落的‘紫金茅’残叶这才悻悻而归。

    回望着那一大片‘紫金茅’灵田,寿儿不无艳羡道:“我要是也种一大片这‘紫金茅’就好了,就不愁完不成宗门采集任务了。”

    一旁的苏妍听在了耳中,忙道:“寿儿哥哥,原来你领取了采集‘紫金茅’的长期宗门任务啊?要不我帮你种这‘紫金茅’吧?”

    “可以种?到哪里领这‘紫金茅’的草籽?”寿儿听苏妍如此说眼神一亮,忙问。他心想:有这‘紫金茅’草籽的气味儿给小淫猴闻刚刚就不用拣那破草叶子了。

    “当然可以种,到功德堂用宗门贡献点就可以兑换领取‘紫金茅’的草籽。怎样?要不要我帮你种几亩?”苏妍热情问。

    “不了不了,种这‘紫金茅’要三年才能结穗成熟,等太久了。”

    ……

    跟苏妍在百草谷口分了手,把小淫猴收进灵兽袋中,寿儿一扭身就往主峰半山腰的功德堂飞驰而去,他要用自己的宗门贡献点兑换一把‘紫金茅’的草籽,留作以后出外领着小淫猴四处寻找‘紫金茅’的气味儿源。

    夕阳西下之时寿儿拎着一小包‘紫金茅’草籽从功德堂大厅昂首走出。他花费了五个宗门贡献点兑换了五十粒‘紫金茅’草籽,这‘紫金茅’草籽就如同小米一般,通体黄色。

    ……

    易容成‘柳儿’回到寒潭峰所居小院,望着满院里杂草丛生再回想百草谷满谷的灵草、灵药,寿儿不禁摇头感慨,他回想起凌峰所住那处大院子也是种满了奇花异草,再回想起百草谷那一大片令他艳羡不已的‘紫金茅’灵田,寿儿心里也蠢蠢欲动,他要把自己这处三丈长、宽的小院子也规整规整,也打算种上些灵草、灵药。现在他只有一小包‘紫金茅’种子先种上十颗再说,等明天再去功德堂用贡献点兑换些奇花异草的种子种上。

    少年心性的寿儿说干就干,趁着天还没黑将院子里他屋前窗户下那一小片的杂草统统拔掉,再相互间留一尺间隔挖十个小坑,然后再将十颗‘紫金茅’草籽种下,用小清洁术浇水掩埋好。

    “柳儿姐姐,你在做什么?”小樱怯怯地推开房门问。

    “种灵草。我打算把咱们院子里都种上各种奇花异草……”

    “哎

    呀,太好了,我也来帮你吧?”

    “不用了,草籽不够了。剩下的这点儿草籽我还得留作他用呢。明天我去功德堂再兑换些种子回来再说。”

    “不要紧的,其实我爹爹最擅长种植各种灵草、灵药了,他储物袋里应该有各种灵草、灵药种子……要不我让他过来帮咱们种上些奇花异草吧?”

    “这……”柳儿正犹豫间小樱已经跑出了院子去隔壁找他爹爹曹擎天去了。

    ……

    不得不说曹擎天虽长得丑些,可人真是憨厚实在之人,没过多久他就跟着小樱来到了院子里,跟柳儿打过招呼后便从储物袋中掏出一包包种子,并取出个小铲子开始闷头忙碌起来。

    柳儿发现曹擎天种灵草灵药时很特别,他不是直接把种子埋于土里,而是先从储物袋里拿出一大陶瓷瓦罐,从中挖出一小坨墨绿色油泥状的东西裹住种子,然后再埋于土里掩埋好,看来这曹擎天种植灵草、灵药果然有一套。

    “师兄,这是什么?用它裹住种子种下去会怎样?”柳儿指着大陶瓷瓦罐里的墨绿色油泥好奇地问。

    “这是我配的种泥,用这种泥裹住种子种下去后种子发芽快,长得壮。”曹擎天憨笑着不无得意道。

    “是吗?原来还可以这么种灵草、灵药啊?”望着那罐墨绿色油泥柳儿怔怔出神,因为他受到了曹擎天这种种植灵草、灵药方法启发,在脑海中猛然想到了一更加神奇之种泥——神秘油脂。

    “我那蕴含了两条血丝的神秘油脂再生生命力极强,既然可以令女修们服用后恢复青春,那么用神秘油脂裹住种子会不会也赋予种子奇强的生命力呢?”寿儿在脑海中灵光一现想到。

    “那神秘油脂如此神奇不如试试看?说不得再发现什么新奇迹呢?”寿儿越想越按耐不住激动心情,终于趁着小樱父女忙着种灵草灵药的空档他默默来到自己窗下,挖开刚才埋进去的一颗‘紫金茅’草籽,悄悄从储物戒指中掏出那个存储神秘油脂的瓷瓶,由于上午刚刚炼制了十六瓶‘美颜回春露’如今仅仅剩了薄薄一层瓶底的神秘油脂。他滴了半天把最后两滴神秘油脂滴入土坑中泡住小米一样的‘紫金茅’草籽,然后再小心翼翼地用土掩埋住。

    “明天看看这十颗‘紫金茅’草籽那个先发芽?比较比较就知道神秘油脂到底对灵草种子有没有奇效了?”寿儿望着窗口下的那个新埋好的小土坑满怀期待地暗暗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