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其他小说 > 淫途亦修仙 > 【淫途亦修仙 第二卷】第30章
    淫途亦修仙·二卷·第三十章·出发前准备

    2019-10-16

    寿儿只在寒潭峰山门口等了不到一柱香时间康秋枫就飘然而至,寿儿连忙上前抱拳一礼:“这位就是康师兄吧?在下就是柳儿表弟柳寿儿。”

    康秋枫连忙也微微一礼,客气寒暄一番,只是他一眼就看到了寿儿手指上戴着的那枚亮闪闪的银色储物戒指,不觉微微一愕,他在坊市贩卖符箓多年岂会不知储物戒指的行情?最少也要一千多块下品灵石一枚,再看到这俊朗少年腰间挂着的青玉中品传讯玉符,顿时对这俊朗少年高看几分。

    寿儿一边从储物戒指中取出那株催熟的‘紫金茅’一边暗暗留意康秋枫表情,当瞥到他眼中闪过的那一抹惊讶之色时寿儿不禁暗暗欣喜,知道自己的露富之举起到了效果。

    当看到寿儿手中那株一人多高的粗壮‘紫金茅’时康秋枫的目光更显惊讶,他原本听到琦儿告诉他的喜讯时还有所怀疑,他曾经怀疑有可能是柳儿为了帮琦儿托人在坊市买的这种‘紫金茅’,因为据他所知这种‘紫金茅’野生的很难找到,坊市里贩卖的都是修士种植的。可看这株‘紫金茅’明显比坊市里那种三年生的还要粗壮的多,这‘紫金茅’是炼制符纸用的,年份长了反倒并无益处,没有种植灵植的修士会浪费时间种植这么久年份的‘紫金茅’,所以这株应该是野生的……

    康秋枫接过‘紫金茅’一边抚摸端详着,一边感激地答谢着:“多谢,多谢!太谢谢柳师弟了。你……你这株‘紫金茅’是从哪里采集的?”

    “从此地往西北方向一二百里的一处高愈千丈的山崖上,康师兄你可不知道:为了采集这株‘紫金茅’我冒了多大凶险,这株‘紫金茅’不仅生长的地方陡峭险要,更是有一头会喷火的二级妖枭守护……”寿儿开始绘声绘色地胡编乱造,滔滔不绝地刻意描述他采集这株‘紫金茅’的不易,以便在未来的岳丈大人面前邀功。

    “会喷火的二级妖枭守护?柳师弟你凝气几层了?”

    “凝气七层。”

    “敢问你多大岁数了?”

    “十七岁。”

    “哦?才十七岁就凝气七层?不错不错……说来惭愧,我比你虚长将近二十岁可也才凝气七层。”康秋枫越看寿儿越惊喜。

    “哪里哪里,师兄谬赞了。在咱们宗门内跟我岁数相当修为比我高的还有很多。”寿儿连忙故作谦虚状。

    “但据我所知:在外门像你这个岁数这种修为的已经算是最顶尖的几名了吧?你再努努力说不得很快就能进入内门了……”康秋枫见寿儿小小年纪就不骄不躁颇为欣赏,频频点头。

    ……

    两人告别后寿儿佯装往南灵兽谷方向飞驰而去,康秋枫站在寒潭峰山门口目送他远去,一路上寿儿对自己刚刚的表现相当满意,他看得出未来的岳丈大人对自己还是很友善的。一直往南飞驰了二里多地,他认为在夜色下站在寒潭峰山门口肯定看不清他身影时才躲入小路边一山石后佯装小便趁机探头去看寒潭峰山门口的康秋枫离开了没有,所幸山门口除了值守弟子外再无他人身影,寿儿这才松了口气,从储物戒指中取出隐身斗篷套在身上往回返。

    刚隐身返回小院屋里腰间传讯玉符就开始“嗡嗡嗡!嗡嗡嗡!”地震动,一看刚刚出门前布置在屋里的阵法都还在,便输入真气接听。

    “柳儿姐姐,太谢谢你了,我还以为‘紫金茅’是小草呢,没想到这么大一株啊?跟颗小树似的。”传讯玉符那头传来琦儿惊喜的声音。

    “又不是我找到的,不要谢我,还是谢我表弟柳寿儿吧。”柳儿故意引导道。

    “你表弟还不是看在你的面子才肯帮我们的吗?还是要谢柳儿姐姐的。”琦儿坚持道。

    “诶?对了,琦儿,义父回去跟你怎么说?有没有评价我表弟柳寿儿是个怎样的人?”柳儿试探着问。

    “评价你表弟?没有啊。”

    寿儿一听就气不打一处来,暗暗腹诽:“合着我费了这么半天力,正身根本就没有讨到好啊?”

    “这个康秋枫回去怎么也不说我几句好话呢?明明看得出他对我的印象还不错啊?在琦儿面前夸赞我几句又不会怎样,合着我费了这么半天劲儿,琦儿对我的真身一点儿好感都无?”寿儿有些愠怒,对康秋枫颇有微词。

    \u5730\u5740\u767c\u5e03\u9801\uff14\uff26\uff14\uff26\uff14\uff26\uff0c\uff23\uff10\uff2d

    “柳儿啊,你表弟我们当然是要感谢的,请你转达我们的谢意。”这次从对方传讯玉符里传出的是更加成熟柔美的婉转声音,一听就是琦儿的娘亲夏怜晴,看来她们母女二人在一起。

    “好的,义母啊,你们就放心好了,我表弟柳寿儿说了:这个月他一定会帮你们寻到剩余的二十三株‘紫金茅’的……从明天开始你们就不用出外去苦寻灵草去了,就安心在宗门修炼好了,宗门任务的事就交给我表弟柳寿儿去完成吧……”柳儿大包大揽道,有了神秘油脂的催熟奇效柳儿如今说话底气足多了。

    寿儿其实刚刚在回来的路上就已经想好了:即便是有神秘油脂的催熟奇效也不能一下子送给琦儿剩余的二十三株‘紫金茅’,那样一来肯定会引起疑心重的康秋枫的怀疑。

    天下哪有那么巧合事儿?一下子就正好找到那么多株珍贵异常的‘紫金茅’?寿儿打算隔三差五地送给琦儿一两株,这样一来不仅能让她渐渐认识自己真身的能力,还能渐渐培养起真身跟他们一家人的感情。长此以往下去真身柳寿儿跟琦儿一家人的感情也会慢慢亲密起来……

    寿儿美滋滋躺在床上想着:“每个月都帮琦儿完成宗门任务,我就不信她会不感激我?等时间久了……嘿嘿。”寿儿越想越觉得自己跟琦儿结为双修道侣这事还是很有希望的。只要真心对她好,她迟早会感动的。

    可一旦跟琦儿结为双修道侣寿儿就不得不面对琦儿那极品名穴‘一径飞天’,寿儿又忍不住想起了自己那根正‘拔苗助长’着的男根,已经坠重物好多天了,如今他渐渐已经习惯了天天下面坠着个七八斤重的长条形陨铁到处东走西逛,可这几天到底有没有效果呢?

    寿儿连忙把道袍脱掉,解下坠着的那陨铁块,从储物袋中取出那卷刻度精确到‘分’的皮尺认真测量自己那根软趴趴的妖异玉茎,反反复复测量了好几遍结果依然是:“六寸一分长”一分都没有长。

    “啊?这么多天了怎么一点儿作用都没有?”寿儿一看测量结果心顿时哇凉哇凉的,受罪了这么久一分都没长,这结果真是令寿儿伤心啊。

    可当下实在又没有其他的好办法,寿儿只好把希望寄托在继续坚持上了,期盼着再坚持几个月会能初见成效。

    “琦儿还年轻,还没完

    全长开,也许她下身那‘一径飞天’不像她娘亲那么深?也许我的这根家伙能勉强触到她的穴底花芯?”寿儿自我安慰着自己。

    ……

    傍晚在坊市炼制了十颗‘美颜回春丹’又消耗了大半神秘油脂,是夜寿儿再找小邪女孟清婉双修时为了多多刮集些神秘油脂,他又在孟清婉下身玉缝儿里用肿胀龟头来回濡研了一个多时辰,直到积攒了满满一小瓷瓶神秘油脂后才挺玉抢翻身上马……

    ***************

    第二天一醒来,寿儿就提醒自己今天已经是:三月十二了,明天就该叫上孟天杰去帮姐姐抢亲去了,今天就该为此有所准备了。

    昨晚从小邪女处双修归来入睡前他已经想好了今天的计划:先跟紫雪索要小淫猴继续交换兽血;再去一趟羚寿斋后院地窖找一趟毁容邪修孟天杰商议一下明天一早何时出发?以及提前还要准备些什么?因为这一走就是四五天所以一些常联系的也要事先通知一下,免得她们传讯不到自己着急。譬如:小樱、琦儿、羚姨……

    ……

    辰时寿儿先传讯紫雪索要小淫猴,她答应后寿儿才披上隐身斗篷隐身飞奔出了院门,在寒下潭幻阵外跟紫雪交接了昏睡中的小淫猴,把小淫猴收入灵兽袋中他便飞身出了寒潭峰往坊市方向飞掠而去。

    一刻时间后飞驰到羚寿斋附近直接绕到后墙轻飘飘翻墙而入,来到后院东北角轻轻掀开地窖木盖子,纵身跃下……

    几天不见毁容邪修,他脸上最小的那块伤疤已经完全愈合,现在已经完全看不出哪里曾经有过一道可怖的伤疤,倒是另两道更大伤疤只愈合了一半还是有些狰狞。这两道伤疤寿儿不急于帮他治愈,还要留着吓唬娶亲的众乡亲们呢。

    寿儿跟孟天杰商议明天出发去帮忙抢亲之事,孟天杰倒是提出了两点:一、还需要准备两套劫匪们穿戴的黑色劲装,总不能穿着道袍去打劫吧?二、买两把劫匪们使用的武器,用道神宗的飞剑太不像样了,最少也应该买两把鬼头刀才行。

    寿儿觉得他说的有理便记下了,准备出去后便去坊市采买。

    最后两人商议好了:“明日一大早不等罗羚夫妇二人来羚寿斋开门就出发!”

    寿儿心满意足地从羚寿斋后院飞纵出来,先去坊市按照孟天杰的建议买了两套黑色劲装,连带有裹头的黑色头巾,以及两把吓人的大刀。

    午饭时间寿儿返回羚寿斋与罗羚、唐灵儿、唐忠一家人一起吃了午饭,席间罗羚告诉寿儿:她已经在坊市任务墙上以羚寿斋的名义发布了长期高价收低级妖兽的告示。而寿儿则告诉他们:他要去一趟蒙邬山脉深处采集珍惜灵草,传讯玉符可能联系不到,他没敢告诉他们去帮姐姐劫亲的事,怕走漏了风声,坏了姐姐的大事。

    ……

    午饭后回到寒潭峰自己的小院屋内,布设好阵法后把沉睡不醒小淫猴从灵兽袋中揪出来放在床上,从储物戒指中取出尖尖的蛇牙隐毒锥来,又开始了他的‘滴血认主’唤血计划。

    炼化完了小淫猴流入自己体内的那三滴浓稠怪异兽血后寿儿便进入了里间的制符室,抓紧时间炼制符箓,好早一日完成宗门分配的月任务。

    ……

    跟小樱一家人一起吃晚饭时柳儿告诉了他们:自己要去一趟蒙邬山脉深处采集珍惜灵草,可能四五天传讯玉符都联系不到。不知情的小樱嚷嚷着要跟着柳儿一起去,幸好被一旁的曹擎天制止了。

    天黑后送走了吃饱了狍子肉的小淫猴,寿儿这才拿起传讯玉符通知琦儿:他要跟表弟柳寿儿一起去一趟蒙邬山脉深处多采集几株‘紫金茅’,可能这一去就是四五天。

    ……

    深夜寿儿一边用肿胀肉冠研磨着小邪女一片泽国的桃源洞口,一边刮集着玉茎上不停分泌出的神秘油脂,还一边对身下的孟清婉喃喃道:“这可是为了给你哥治愈脸上最后的两道伤疤用的。这一趟你哥哥要是老实的话我就准备放他回合欢宗去了。”

    有这一小瓶神秘油脂足够令毁容邪修孟天杰脸上最后的两道伤疤完全愈合了,寿儿默默心想:“但愿这次的决定不会有什么后患。”

    他垂眸看着身下婉转承欢的孟清婉,转念又想:“有他妹妹在,量他曹擎天被放虎归山后也不敢再来找羚姨母女寻衅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