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其他小说 > 清茗学院 > 清茗学院(364)
    2020年8月19日第三百六十四章我扭过头一瞥,是几张很陈旧的照片,那种被淘汰的胶卷洗出来的黑白照片,边缘已经泛黄,一看就有些年头了。《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kanqita.com》最上面一张是两个男生站在一起,勾肩搭背,看起来关系十分亲密。

    左边一个是安东阳,那时他还很年轻,身材也没有现在这样发福,高挑而清瘦,俊朗不凡。右边是一个无论相貌还是衣着都非常普通的男生,唯一还算亮点的,是他的腰板挺得很直,透露着股坚毅的气质。

    安知水随便翻阅了一下,说道:"我还以为什么呢,就是我爸爸读大学时留下的老照片。“说完她便打算把照片放回原处,我心中一动,说道:"我看看。

    我撞过照片看了起来,基本都是安东阳和他同学的一些台影,比加他们在一起打球或者露营,类似的照片在我手机里也有很多,记录着我和几个室友相处一年的点点滴滴。

    他把这些照片收藏在车内,大概是想随时缅怀自己失去的青春吧。《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kanqita.com》我反复看了几遍,也没有发现什么有用的价值,正准备把照片递还给安知水,突然注意到一个细节。

    其中有一张照片的边缘,摩掌的痕迹最为严重,明显经常被人拿在手里。也就是说,在二十余年的时间里,安东阳一定时不时拿出这张照片,轻轻拂过,看着照片里的人和事独自回忆。

    我单独抽出这张照片,是安东阳在篮球场上打球,画面永久的定格了那一瞬,他一个漂亮的单手扣篮,引来全场喝彩。

    这确实称得上人生的高光时刻,如果换做是我,想必也会觉得难以忘怀。一个少年抓着篮筐,俯视全场,脸上带着难以掩饰的得意神色,仿佛就是主宰这个世界的王者。

    在安东阳的脚下,和他台影的那个男生就站在不远处,穿着同样款式的球服,额头上集聚着汗水,正抬头仰望着安东阳。

    我问道:"咦,水水,你认识你爸爸这个同学吗?“安知水仔细打量了一番,肯定的答道:"不认识,我爸爸关系密切的朋友,我基本都认识,但是这个人我从来没见过,不过他看起来和我爸爸是关系很好。《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kanqita.com》“我沉思片刻,说道:"他大概就是雨烟凌的男朋友吧。“安知水掩住嘴巴,失声道:"被杀了那个?“我点了点头,再看向照片中这个男生,心里不由多了几分同情的味道,他还非常年轻,应该和我的年龄差不多,脸上还带着几分少年的青涩。

    像他这样一个平凡的男生,能够和雨烟凌成为一对情侣,他或许也曾经感谢过上天的恩赐,因为窃喜而整晚兴奋的夜不能眠。

    可是他是否又知道,命运中所有的礼物,都早已经在暗中标好了价格。

    如果雨烟凌是在齐鹤梅出生前亲手杀了他的,那么他接下来应该没活多久了。”这些照片里有没有雨烟凌啊,我想想看下她到底漂亮成什么样呢?“安知水趴在我的肩膀上。”没有她,都是一群男生。“我又浏览了一遍,说道:"水水你就放心吧,我敢保证,她肯定没有你漂亮。“”你凭什么这么说,你又没有见过雨烟凌。“安知水说道,嘴角还是扬起了得意的笑容。

    我将照片放到一旁,反手将安知水压在身下,在她娇艳欲滴的红唇上亲了一下,说道:"可是我认识雨烟凌的女儿齐梦妮啊,所以我猜测,雨烟凌肯定也是胸部很大,个子不高,长得比较可爱的那种女人,虽然诱人,可是怎么能比得上我的水水呢。“安知水被我压在身下,不安的扭动着娇躯,俏脸红得好像熟透的苹果,琼鼻发出诱人的娇哼。

    就在我打算下一步动作时,安知水突然双手抵在我胸前,望着我的眼睛,质问道:"你这么熟悉齐梦妮,是不是她也成了你的女人?“”是啊。“我没有回避,说道:"她和我做交易,只要我帮她报复齐家父了,她就做我的女人。“见安知水不说话,我轻轻刮了一下她的鼻子,问道:"又吃齐梦妮的醋了?“”才没有。“安知水嘟着小嘴说道。”真的没有?“我忍俊不禁,笑着问道。”当然。“安知水看着到处花心还毫无愧色的我,气鼓鼓的说道:"我才不会没事吃醋呢齐梦妮这么可怜,你收了也好,反正我知道,她在你心里的地位肯定没法和我比。“”这么有信心?“我嬉笑一声道。

    安知水瞪了我一眼,说道:"我可是你的班长呢,我比任何女人都要了解你。“我有些意外,笑着说道:"那可就对了,水水你这么了解我,就知道我是个大色狼了,见一个爱一个。齐梦妮那个童颜巨乳的小妮子,抱在怀里软绵绵,可是舒服的要命,说不定她哪天就爬到和水水你头上去了,可别怪我没提前提醒你哦。“”不会的。“安知水轻声说道:"从一开始她就输了。“”也是,水水这么漂亮,又这么会争宠齐梦妮那个傻乎乎的小丫头怎么可能是你的对手。“我笑着说道。”不是这个原因。“安知水摇了摇头,正色道:"你虽然很花心,看见一个美女,就想着把她变成你的女人。但是我认识你这么久了,我知道,你真正向往的,是纯粹的感情,不要参杂任何东西,没有交换,没有利益,没有诡计,就是最单纯的,你爱上了她,她也爱上了你,对吗?“我陷入了沉默,感觉自己不愿让人发现的一处内心深处,被安知水剥开了。”但我也不会赢,我们开始的也不纯粹。“安知水的眼神突然有些恍惚,缓慢的说道:"究竟是谁,会成为最后赢的那个人呢?本站随时可能失效记住:kanqita.com

    收藏以备不时之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