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其他小说 > 清茗学院 > 清茗学院(316-317)
    2020年2月20日

    三百一十六章

    大腿和下体同时传来的疼痛让白婉茹眉头紧皱不禁低声呼叫了一下。

    可是她脸上闪过一抹执着还是咬紧牙关用力慢慢沉坐下来我的肉棒一点点被她的花房完全吞没又被滑嫩暖和的蜜肉紧紧包裹起来。

    一想到自己又和身下这个身份特殊的男生交合到了一起白婉茹美眸中的泪珠止不住的夺眶而出流露出无尽的哀怨和忧伤。

    看着白婉茹这副惹人疼惜的动人模样我心头一颤对这个女人的爱意越发强烈幸好她的两个亲生儿子一个刘飞升已经死在了我面前另一个白毛也躺在了病床上才让我有了可乘之机居然可以在以后独占这个风华绝代的熟妇所有的爱意。

    白婉茹的蜜穴是如此的美妙我那胀的十分难受的肉棒一重新进入她的蜜穴就像是找到了归宿感到无比的舒服以至于有一种我的肉棒本来就是应该属于这儿的感觉立马就想要翻身把白婉茹压在身下狂操一番。

    可是当我看到白婉茹眼神中交织的痛苦时我还是按捺住自己想要向上挺动肉棒的冲动眼下只能尽量平缓的结束这场做爱哪怕稍微激烈一些我也担心受伤的白婉茹会经受不住摧残。

    白婉茹是女人中少有的顶级尤物我的肉棒更是男人中绝无仅有的粗大我们交合在一起这本该是一场无比畅快的性爱能够让我们双方都得到最顶级的享受可是偏偏无论是白婉茹还是我此刻品尝到的都只有心痛和难过。

    而且我的肉棒好像铁定主意要和我做对我第一次痛恨为什么我的持久力可以这么强以至于我现在非常想要射的时候它却根本不听我的话被白婉茹带有褶皱的幽谷花心不停套弄它就像如鱼得水畅快的不得了根本没有一丁点要射精的意思以至于我这个主人都怀疑我的肉棒是不是想要永远在白婉茹的蜜穴里面待下去。

    白婉茹也意识到简单的性爱是无法让我射出的尽管心中的绝望和痛苦越来越浓烈但她的身体却越发像一位优秀的女骑士趴在我身上颠动着身体上下起伏的速度越来越快一头秀发犹如瀑般在身后飘飞胸前的一对丰乳也随之剧烈的颤动着。

    最令我心痛的是白婉茹大腿上的伤口再次崩裂里面嫩粉色的肉都露了出来不断的往外溢出血来就连空气都开始混杂着一股淡淡血腥味。

    她的肌肤原本雪白滑腻上面没有一丝瑕疵可以看得出白婉茹平时肯定很注意自己皮肤的保养可是此时却被乌黑的鲜血所沾污就像一件完美的艺术品上面被人泼洒上了墨汁。

    可是白婉茹自己却好像浑然不觉的样子身上带着那么深的伤口明明应该好好休息可是白婉茹却还在不断的坐着剧烈运动完全不在意自己大腿上的伤有多么严重。

    随着白婉茹的动作越来越剧烈她的呼吸也越来越急促雪白的肌肤满了一滴滴晶莹的汗珠随着她身体的摆动时不时滴落在我身上。

    每当一滴汗珠落在我的身上就仿佛有一把利箭刺穿了我的心脏。

    我好几次都忍不住叫白婉茹停下来了想要告诉她这其实是一场卑劣的骗局她根本没有必要这样为我牺牲我也不值得她这样为我付出。

    可是话到了嘴边却还是不由自主的咽了回去纵使我可以克制住自己对白婉茹的贪念可是也没法面对她得知真相后的暴怒。

    我心中明白这张网已经铺开就容不得我收回了。

    现今之计只有放平心态不再刻意控制肉棒的阈值争取尽快射精让白婉茹受到的痛苦能够减轻一些。

    白婉茹看我依旧在昏迷中心里不由越来越担忧生怕时间再耽误下去就算成功让我射精恐怕也是为时已晚于事无补。

    时间一点点过去白婉茹内心也理智和感性中来回煎熬身上多处传来的疼痛让她几乎要窒息她有些恍惚这些年来多少优秀的男人试图接近自己却被自己冷漠拒绝可是今天她却先后阴差阳错的连续失身于我毫无保留的被我占有几乎把一个女人能够失去的东西全部失去了。

    这么荒唐而不合理的事情究竟是不是一场阴谋?

    白婉茹的腰部依旧在不断摆动一耸一耸高低套弄着我的肉棒一头乌黑的秀发左右甩着一张羞红的绝色俏脸仰得高高的。

    她想要好好的思考这一切可是内心深处的极致害怕让她根本无法像平时一样冷静的对待这件事情终于她还是收起了内心的顾忌和矜持暂时忘却自己的身份全身心投入这场性爱中不管怎么样都还是把我救醒再说。

    下定决心后白婉茹两条柔软无骨的手臂搂住我的脖子丰满硕大的雪白乳球压在我的胸膛上我可以明显感到白婉茹饱满的一对丰硕玉乳上下起伏在我的胸脯上磨擦不已弹力十足就像海绵般柔软。

    随后白婉茹低头直接吻上了我的大嘴她甜美滑腻的香舌钻进了我的口腔中主动勾住了我的舌头紧紧交缠在一起还吸吮我嘴中的唾液。

    白婉茹渐渐不再抑制自己呻吟声也就自然的从她的唇齿间逸出飘荡在面积不大的浴室之间更是平添了一种刺激的情愫。

    白婉茹的身体的温度也在不断的升高

    玉颊发烫飞红呼吸越来越粗重她不断扭动着娇躯想要摆脱这种高热。

    摆脱为人母的羞涩后白婉茹渐渐有些沉溺在了男女的缠绵中她的脑海开始晕眩仿佛整个世界只剩下身下这个小男人她滚烫的娇躯紧贴在我的胸前男性特有的雄厚体味阵阵袭来这种久违的感觉让她全身发颤理智逐渐模糊情不自禁的发出一阵心荡神摇的呻吟。

    白婉茹起初还羞怯瞪大着的眼睛而后她情不自禁的闭上了眼睛搂紧我的的脖子猛的把樱唇压在我的唇上狂吻沉醉在和我的热吻之中。

    白婉茹趴在我身上我可以清晰的闻到她扑面而来的女人乳香听到她甜美动情的娇吟感受到她曼妙婀娜的娇躯而且她的幽谷密处还在紧紧咬着我的巨龙并且不时的蠕动着这一切都让我陷入两难境我既想要白婉茹停下来可是又忍不住想要她为我奉献出更多。

    也不知道吻了多久白婉茹娇喘嘘嘘的结束了和我的热吻无力的睁开秀眸似嗔似怨白我一眼接着重新闭上眼睛伸出香舌开始温柔而炙热的在我的额头、鼻梁、脸颊上轮番舔舐。

    只见白婉茹潮红双颊上泛着的迷人诱色就像朦胧的湖面弥漫着一层云雾一样显得诱人无比嫣红的小嘴不停喘气温热清香的气息全部喷在我的脸上。

    我心神摇曳内心感到深深的满足我身上的这个美妇她是如此的完美每一处方都是如此的让我销魂真是无法想象等她真的把我当成了她的儿子我会得到怎么样的神仙级别的服侍和宠爱。

    突然我发现自己的肉棒居然正在从白婉茹的蜜穴里拔出来了我心中顿时感受到一阵迷茫失落这是怎么了难道白婉茹发现我是假装昏迷的了?

    就在我内心忐忑不安时我低头一看便看见白婉茹这位有着高贵典雅气质的成熟美人居然正对着我那根怒气腾腾的肉棒强忍着脸上的羞愧慢慢张开樱唇将脑袋一点点靠近我的肉棒。

    白婉茹的动作慢的就像电影里的慢镜头但当我明白她的意图心中的激动简直无法言语直到亲眼看到白婉茹诱人的小嘴含进我的肉棒感觉到自已的肉棒重新进入到一个温暖潮湿的方我才如梦初醒浑身如同被强劲的电流击中强烈的快感冲击着我已经敏感的神经如飘云端。

    白婉茹专心的态度让我舒服几乎要发狂看着她如此卖力的侍候着自己一股自豪感忍不住涌上心头。

    这可是白毛的妈妈啊!

    或许单纯口交所带来的肉体快感还是有限的但这种心里上的快感才是最要命的这个女人她可是白毛的妈妈而且以后还会成为我的妈妈她居然不着寸缕露出雪白丰满的巨乳跪坐在我身边吞吐着我的肉棒这个画面实在是淫太荡了。

    白婉茹尽心的服侍着我她温嫩的舌尖轻轻舔着我的龙眼她把自己的小嘴张到最大努力包住我硕大的肉棒往下吞深深含进檀口吸吮她柔软的香舌和温润的口腔彷佛要将我的肉棒熔化。

    男性肉棒浓烈的味道以及我可能的身份混合在一起如同强烈的春药刺激着白婉茹的嗅觉让她芳心狂跳浑身发软她加大了口腔的力度紧紧的包裹住我的肉棒脑袋卖力的前后套弄让我的肉棒可以更深的进入她的口腔。

    我不由在心里赞叹白婉茹真是太会服侍人了直到我的肉棒顶到了白婉茹的喉咙深处让我有快要窒息的快感肉棒也快到了极限只差最后一点刺激就可以射出来了。

    白婉茹感受到我的肉棒开始不安分跳动便将肉棒吐出来重新端坐到我的身上蜜穴再次紧紧包裹着我的肉棒雪白柔嫩的玉体在我身上扭来荡去柔韧的细腰就像在谱写着一曲勾魂的乐曲。

    白婉茹火热的蜜穴收缩挤压着我的肉棒身上的香汗滴落在我身上她轻咬紧我的耳垂在我耳边重重的喘息着嘴唇喷出醉人的香气娇柔呢喃道。

    “陈晓……如果你真的……是的是阿姨……阿姨的儿子……啊……那你……你就射吧……射吧……全部射给妈妈吧!”

    这句话就是压垮骆驼的稻草我的脊椎一麻肉棒剧烈抖动起来就如同火山轰然爆发久蕴的欲火将浓浓的精液一滴不剩的喷射进白婉茹子宫的最深处。

    “没错妈妈你是我的你就是我的妈妈!”

    我在心里激动的大声呼喊着把精液一股股的射入白婉茹的子宫中时间仿佛已经凝滞我只想在白婉茹养育我的方留下永恒的印记。

    最新找回4F4F4FCOM

    三百一十七章

    仿佛要把所有精液榨干将白婉茹的子宫灌满才

    肯罢休。

    也不知道喷射了多久我的肉棒依旧在一下下的抽搐直到乳白的精液从白婉茹的蜜穴溢出我的肉棒才终于疲软下来从白婉茹的蜜穴里滑出就像一位得胜的将军凯旋回朝惬意的离开被它肆掠的一塌糊涂的战场。

    到了这一步我也不好再装昏迷只好睁开眼睛露出惊慌失措的表情一副惊讶的都说不出话来的样子。

    白婉茹依旧趴在我身上保持着暧昧的姿态秀发凌乱她的额头到雪白的脖颈都是一片绯红之色红的好像随时都会滴出血来一样。

    我和白婉茹面面相觑高潮过后我们的心情都紧张到了极点沉默了半响谁也没有先打破这种尴尬的气氛。

    过了会儿我觉得自己作为一个男人还是必须有点担当我润了润喉咙正准备先开口可是我才刚刚动了一下嘴皮。

    “啪!”原本静静看着我的白婉茹一个耳光就对着我扇了过来我还没有回过神来又是一个耳光扇在了我的另一边脸上。

    这两记耳光扇的我有些发懵白婉茹这是敌不动我不动敌若动我先动啊我一个字都还没有说出来脸上就先一左一右连续挨了她两记耳光。

    “我……”

    我刚说出一个字回应我的又是一记重重的耳光。

    这时候就算脾气再好的人也会有些怒气了更何况我本是就有些大男子主义倾向的男人。

    尽管白婉茹是我的长辈但在我心里我早就把她当成了我的女人。

    以我看来无论一个女人有着怎样的锋芒和光彩在任何情况下她对待自己的男人也应该保持起码的尊重。

    今晚的事情都是我捣腾出来尤其是白婉茹还为此负伤我心里确实很愧疚所以我也早就做好了准备无论白婉茹怎么责骂我就算把我骂的狗血淋头我也忍了。

    可是没想到她首先就打了我三个耳光要说前两个耳光我猝不及防第三个耳光要不是我考虑她身上有伤不然她哪里可能打得到我。

    但看着白婉茹死死盯着我的美眸中有如火焰般的怒火我还是将自己忍耐的底线降低毕竟她不管是身体还是内心都经受了非同一般的痛苦。

    “阿姨你先听……”

    白婉茹瞪了我一眼没有理会我抬手又是准备一记耳光。

    眼看呼一巴掌就要甩到我脸上了我赶紧反手握住她的手腕紧了紧说道:“阿姨你先听我说。

    ”

    白婉茹感觉自己的手腕就像被铁钳钳住了一般无法动弹半分心中怒火更盛冷冷说道:“松手。

    ”

    我清了清嗓子准备继续说下去却看见白婉茹在我一拉之下胸前那对丰硕的峰峦几乎要贴到我的脸上了顿时艰难的咽了一下口水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放手!”

    白婉茹继续冷冰冰的命令道看见我的眼神中露出一丝欲望她低头往胸口一瞄立马知道我在看什么了顿时一边试图甩开我的手一边慌乱的呵斥道:“你……你的眼睛往哪里看呢?”

    面对这等美景我眼睛都舍不得眨一下抓住白婉茹手腕的力度不自觉的加大了几分免得她挣脱开来嘴上喃喃道:“阿姨你放心我没看我什么都没看。

    ”

    可能害怕我再度失去理智对她做出什么非分之事手腕更是传来阵阵巨痛让她的眼泪都差点掉了出来可是不管她怎么挣扎却也挣脱不开白婉茹着急之下带着哭腔的说道:“你快给我放手啊。

    ”

    我心里涌起一阵怜惜下意识的松开了白婉茹的手腕看着她微微颤抖的身体我有种想要将她搂紧怀里好好安慰的冲动可是我知道如果我此刻真的拥抱她只会带给白婉茹更深的伤害。

    刚才我们身体的摩擦让白婉茹生气的俏脸上多了一抹红晕感受着我身上那股异性的气息她心中涌起一股莫名的怒气又忍不住想要扇我一耳光。

    看着白婉茹又抬起的手这次我选择了闭上眼睛一脸坦然的准备接受。

    如果白婉茹打我几个耳光能让她消一消怒气那我也就牺牲一次吧。

    毕竟我除了把她视作我的女人还在心里把她当成了妈妈一个儿子被母亲打几个耳光也算不得受了什么委屈吧。

    白婉茹看着我一脸平静以为我又在装无辜心里更怒眉头紧皱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高耸的峰峦也随之起伏跌宕。

    可她的手挥舞了半圈最终还是硬生生停在了半空中她又在空中扬了扬手却始终没有狠下心扇下来她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满是无奈和自嘲。

    想到自己还赤裸裸的坐在我身上白婉茹俏脸一红也顾不得大腿上的伤口作痛急忙站起来拿过之前脱下的毛绒大衣披在身上。

    白婉茹冷淡的问道:“你说吧我倒是想听听你想解释什么?”

    感觉到白婉茹从我身上离开我的身体和心里同时有种空荡荡的感觉我和她再想有下次身体的接触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恐怕只有她真的认定我是她儿子才可以了。

    我若有所失的说道:“不是我不是想解释什么我只是想让阿姨你赶紧重新包扎一下伤口不然感染就不好了。

    ”

    白婉茹脸上绽放出瞬间异样的神色在灯光下散发出一种温柔的

    光辉。

    意识自己失态的她很快板起脸恢复冰冷的神情说道:“这道伤口是我自己划的不用你关心你只要说清楚刚才发生一切的原因就可以了。

    ”

    我低下头小声说道:“前面的阿姨你都知道了然后我是听阿姨你的话准备离开。

    走到门口时候我身体里就像有团火在烧一样而且越烧越旺连大脑都烧的迷迷糊糊了然后我就倒在上什么都不知道了再然后等我醒过来就看到……看到阿姨你……”

    我的声音越来越小几乎连我自己都听不清了:“阿姨……你全身赤裸的趴在我身上而且我……我也没穿衣服。

    ”

    “撒谎!”白婉茹低声呵斥道:“你觉得我是三岁小孩一样很容易哄骗吗?”

    我不由感到懊恼和悔恨本来白婉茹都放我走了可是我偏偏贪心不足又设局真的上了她害的自己又要面对她的怀疑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我装作很着急的说道:“可是我说的都是真的啊而且阿姨你之前不是都相信我了吗?”

    白婉茹一脸寒霜她努力想在我脸上找到一丝撒谎的痕迹可是怎么看我都完全像是无辜的只好继续质问道:“果汁确实有问题是被人下了药这点是真的。

    按你的意思你也不知道是谁下的药你也只是误喝了果汁的受害者?”

    面对白婉茹咄咄逼人的质问只有继续装无辜了我小声的说道:“我没有说我是受害者但我真的不知情。

    ”

    白婉茹眼神中冷光闪动忽然厉声道:“说那个药是不是就是你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