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其他小说 > 清茗学院 > 清茗学院(308-309)
    2020年2月16日

    第三百零八章

    我微笑着说道:“过奖。

    ”

    安莫染也设想过一些原因可是她万万想不到居然是因为我上了白婉茹。

    白婉茹和我不是一个时代的人她的年龄比我大了一倍而且白婉茹已经是有夫之妇关键她还是我室友的母亲我居然也可以完全不顾伦理道德如此胆大妄为将邪恶的触手伸及到白婉茹身上。

    最过分的是我不仅毫无羞耻的承认了还面带荣光好像做了一件多么了不起的事情。

    有口气憋在胸中的安莫染讥讽的说道:“如果你真的是白婉茹的儿子那就有好玩了。

    ”

    想起刘飞升临死前的不甘白婉茹的儿子已经确认是他那么我的可能性自然不存在了我不知自己是感到遗憾还是庆幸摇头说道:“可惜你的假设不可能。

    不过说着的我倒是有点期待你说的假设成真确实有点刺激可又觉得乱伦不太好。

    ”

    停顿了一下我说道:“你呢?你的目的是什么?”

    不等安莫染回答我接着说道:“我想应该和挑起中日战争有关吧。

    ”

    安莫染的眼神锐利无比问道:“你为什么会知道这些?”

    我摊开双手无奈的说道:“既然你都说了安倍光济是日本唯一的神祇他还花费这么大的心血培养你们当然不会是为了巩固自己的统治那么他的目的自然就非常明显为了征服我脚下站着的这片土完成他七十多年前没有完成的野心。

    ”

    安莫染压低声音说道:“你说的没错安倍光济活了不知道多少岁月经历了不知道多少事情虽然身为活着的神他也有不少遗憾但其中最大的遗憾就是七十多年前那场败战他雄心勃勃而来最终却折戬而归他不允许自己有如此大的失败所以他一直在图谋要卷土重来。

    ”

    我的表情认真起来心头十分凝重。

    其实任何一个国人都知道日本亡我之心不死但很多时候这种危机感就像云朵虽然就在我们头顶可是当我们抬头看起来却又远在天边离我们有着千里之遥让人很难真的产生实质的担忧感。

    当这份危机真的切实降临时我才可以清晰感受到它有着怎样的千钧重量。

    日本从未放弃他们一直在暗自做着准备时刻都有可能会突然袭击平静而祥和国土也许下一秒就会被战火所笼罩。

    我是什么只是一个尚未毕业的学生微不足道国家命运这种大事从来都和我没有任何关系。

    我能做什么?我又应该去做什么?

    我沉声问道:“可是这些和白家又有什么关系白家虽然势大不至于可以改变两国之间的平衡态势。

    ”

    安莫染并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秦齐楚燕这四大家族虽然内斗不断可是在面临国难时依然会同仇敌忾连手一致对外。

    因为日本一旦胜利中国的普通民众就算沦为亡国奴纵使生活凄惨些总还是会有条活路但四大家族不一样中国一旦亡了他们的结局就只有死没有一丝苟活的可能性。

    ”

    我点点头这个道理并不复杂。

    且不说现在已经文明社会很难再出现大屠杀。

    纵使倒退四百年关外的满清铁骑杀入一时之间到处尸横遍野但等一切安定下来老百姓也只是被剃了头发总归还是能够安居乐业可是大明皇室等待他们的结局就只有死路一条绝无侥幸。

    前史为鉴一旦真的战事重启四大家族必然会奋力抵抗想尽一切办法赢得胜利不仅仅只是因为这关乎到他们的荣华富贵更重要的是这关乎到他们的存亡。

    安莫染接着说道:“问题就在这里七十多年前中国如条千疮百孔的烂虫而当时的日本如日中天国力远在中国之上这样的情况下日本倾尽全力尚且无法取胜。

    那么七十多年后此消彼长如今中国已是腾飞的巨龙日本远逊中国自然更加不可能取得胜利那么你说该怎么做安倍光济才可以从中寻找到一丝破绽呢?”

    我陷入思考安莫染说的没错日本如果贸然发动侵略根本是自寻死路。

    如今的日本从正面战场上早已经无法打败中国安倍光济想要完成弥补七十多年前的失败似乎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日本人绝对不会善罢甘休而且他们最擅长的就是阴谋诡计。

    我自言自语道:“难道说安倍光济想要离间四大家族使他们无法联起手来?”

    很快我又摇了摇头否定道:“不可能四大家族早就内讧不断根本无需离间而且就算他们之间有再大间隙在这种大是大非面前他们也不可能不连起手来做出自掘坟墓的蠢事。

    ”

    难道安倍光济想要拉拢某个家族来对付其余三大家族这也绝不可能。

    四大家族已经屹立在中国顶峰安倍光济还能许诺他们什么诱人的利益让他们放弃现在的尊荣位去当一条别人的狗。

    纵使是安倍光济许诺成功之后平分中国这也不过是一纸空话唇亡齿寒的道理四大家族总该明白的。

    我老实承认道:“想不到我认为如今的局面中国绝无败像日本应该自求多福才对。

    ”

    安莫染有些不以为然说道:“可是当年日本也是绝无败像却偏偏失败了现今或许会再次重现这个怪相也说不定。

    ”

    我眉毛一挑说道:“那好啊你倒是说说我就不信了如今我们国家还有什么破绽可以留给你们机会?”

    安莫染淡淡说道:“你不用激将我我们虽然暂时合作可是毕竟分属不同阵营你觉得就算我知道我会把这种机密告诉你吗?”

    我威胁道:“那可不行你不和我说我马上就报警把你这个女间谍抓起来严刑拷打。

    ”

    安莫染挑衅道:“你可以试试啊你也有不少把柄在我手里难道你想鱼死网破?”

    我恶狠狠的说道:“我能有什么把柄无非是上了几个女人虽然手段有些不光彩但只要我立下大功这些都只是无关痛痒的小事我相信国家非但不会处罚我反而还会嘉奖我。

    ”

    我这话虽然说得敞亮其实心里还是有些犯嘀咕的我也不清楚安莫染究竟知晓我多少密事一旦全部曝光不知道要惹怒多少人到时候恐怕很难全身而退。

    我进一步逼迫道:“现在是我占据主动你要是不和我说出你们的全盘计划我马上就把你的身份公之于众。

    ”

    安莫染一脸无所谓的说道:“你尽管试试啊。

    不过我才觉得你有些聪明其实很简单的事情你怎么会猜不出了呢?”

    很简单?日本想要吞没如今的中国这种大事不知道安倍光济安排了多少人力筹划了多少时间所牵涉的一定是惊天动为什么到了安莫染口中却得到了简单两个字的评价。

    瞬间我脑海中闪过电光火花。

    答案就在我刚才威胁安莫染的那句话里面占据主动现在是中国在占据主动。

    难道说?

    根本不是日本要侵略中国而是中国在准备进攻日本?

    最新找回4F4F4FCOM

    第三百零九章

    我艰难的咽了一口口水这真是一个叫人疯狂的念头。

    长久以来很多国人的思维都陷入了一个误区日本人当年侵略我们差点让我们亡国好不容易打赢了我们又总在想他们要是又打过来该怎么办?

    这种担忧一直存在我们的心中即便我们的国家已经非常强大了。

    但其实我们是不是早就该想我们什么时候打过去呢?

    我们一直在宣传我们是一个爱好和平的国家有时候当谎言说的多了我们自己都几乎要信以为真了真的以为自己是一只人畜无害的兔子忘掉自己其实是一头雄狮的事实。

    我们可不是什么善茬从黄河流域的一个小部落变成现在这只近千平方公里的大雄鸡这可不是充话费送的全部都是真刀真抢打下来的在火与剑的历史中有无数英雄的残影也有无数普通人堆积的尸山血海。

    我们曾经辉煌过也曾经黯淡过但我们始终活下来了文明古国只有我们传承自今那是因为所有挡在我们面前的全部都被我们消灭了。

    在短暂的和平年代后嗜血的本性已经开始在一些人心中觉醒。

    看到我震惊的神色安莫染知道我已经想到了说道:“是的安倍光济希望这次换你们来做侵略的一方。

    ”

    我嘴角泛起鄙夷的笑意说道:“我不太理解难道换成我们来进攻安倍光济认为日本就可以胜利了吗?决定战争胜负的根本因素是拳头大小而不是战场究竟安排在哪里我敢保证就算在日本本土开战他也只会再次品尝失败的滋味。

    ”

    安莫染带着敬畏的说道:“你最好不要小看安倍光济他活了不知道多少岁月就算说他是这世上最可怕的怪物也不为过他这样安排自然有他的谋划。

    ”

    我沉声问道:“比如说呢?”

    安莫染轻笑一下说道:“你别问我我也不知道安倍光济还不会这么信任我把全部的计划都告诉我。

    但我可以帮你猜测一下或许他是认为当年之所以失败就是因为中国的国土太大有纵深的战略优势无论日本取得多少局部胜利你们的军队都有方可以溃逃就像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但如果把战场换成日本四面环海一旦你们战败就会像瓮中之鳖无处逃窜一定会全军覆没。

    ”

    我思考一下说道:“你说的有几分道理但前提是他要打的赢才行否则就是换你们成了瓮中之鳖。

    ”

    安莫染似乎是回想起了什么眼神中流露出恐惧说道:“如果安倍光济还是输了那么我可以帮你猜测一下另一个结局。

    ”

    我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问道:“什么

    结局?”

    安莫染用一种几乎她自己才能听见的声音说道:“那就是同归于尽所有人跟着日本岛一起沉没到大海中。

    ”

    我压下内心中的震惊问道:“他疯了吗?这样做我们只是损失军队而你们所有日本人岂不是都要跟着陪葬吗?”

    安莫染漫不经心的抬起眼皮嘲讽的说道:“那你以为安倍光济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他是个利益至上的政治家?他是雄心勃勃立志开疆扩土的君王?别天真了他是神祇他根本没有认为自己是人就像你会真的在意一窝蚂蚁的存亡吗你不会所以他也不会在意所有日本人的生死。

    ”

    我焦急的说道:“那这么说我必须阻止这次战争发生才可以就算退一步至少我们的军队不能到日本去。

    ”

    安莫染冷冷说道:“你凭什么阻止?”

    我皱了皱眉头说道:“安莫染你也未免太小看我了吧这不难办到我自有我的办法。

    ”

    虽然我现在能量不大还不足以改变国家战略层面的局但只要我把刚才安莫染所说的内容传达给四大家族的人比如通过燕倾舞我相信他们自然会做出理智的决定。

    安莫染语气中依然带着讥讽说道:“陈晓你虽然很聪明可是还缺乏历练思考问题有时候还是太过幼稚。

    我知道你无法是想告诉某些人安倍光济有多么可怕可是你想想连你都可以知道安倍光济的可怕难道那些人会不知道吗?”

    看着安莫染嘲讽的眼神我全身惊出一阵冷汗。

    出兵日本会有什么样的风险他们都知道可是有什么关系呢?

    一将功成万骨枯从古至今什么时候士兵的伤亡会是掌权者考虑的事情呢?况且打战本来就是会死人的难道因为会死人就不打战了?

    击败宿敌日本这等不世之功只要达成目的牺牲大一点又有什么关系。

    甚至说不定如果日本真的沉没了彻底从这个世界消失了几十万条生命就让整个日本陪葬在某些人眼中反而是件非常划算的事情。

    这便是战争从来都没有仁慈。

    我已经明白了除非我成为这个国家的主宰否则根本没有可能阻止这场战争的发生。

    我问道:“所以你的任务就是促进我们赶快出兵?”

    安莫染点头说道:“没错出兵是必然的但毕竟你们人多不同的声音也很多现在阻扰也很大安倍光济不想再等太久所以安排我们让一些不和谐的声音消失。

    ”

    我反问道:“你的意思是四大家族中有人不想出兵日本吗?”

    安莫染面无表情道:“那是当然一旦重启战事无异于重新洗牌自然有人不愿意现在四大家族中最热衷于出兵的你说是哪个家族?”

    我根本没有思考就脱口而出:“燕家。

    ”

    安莫染赞叹道:“你猜的没错就是燕家燕家的势力主要遍及军界他们当中很多鹰派将领本身就非常有血性早就在想着一洗前耻比如上官家的老英雄上官尔就一直念叨着要裹尸沙场。

    当然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我再考考你你能猜到吗?”

    我斟酌一下说道:“这些年太过和平军人都无所事事甚至被有些人嘲讽为国家养的累赘一个掌管数十万军队的将军也不见得比一个富商更让人眼红而一旦筹备战争燕家的势力自然会得到最大的发展军人的位也会得到前所未有的提高如果燕家把握住机会击败日本完全可以盖过其他三大家族的风头甚至以后独占一档也说不定。

    ”

    安莫染点头说道:“看来我选择和你合作果然是正确的。

    你分析的很对自从燕家上一代阀主燕忘情将阀主位置传给他弟弟燕英逸后现在四大家族中燕家已经沦为排名最末这其中的原因当然很复杂除了燕英逸本身才能逊色之外你说的确实是最主要的因素在和平年代靠军界立阀本来就得不到太大发展所以近年来燕英逸都是极力在游说各方同意进攻日本。

    ”

    我突然想起了那个风华无双的女孩子燕倾舞是否知道她的爸爸准备用几十万人的生命来换取燕家未来的前程呢她那么聪慧肯定是知道这些的吧那她是否赞同她爸爸的所作所为呢?

    我轻叹一口气说道:“那你这么说不赞同出兵的自然就是楚家了他们的势力主要在商界我所知道的比如我们学校的刁驷所在的刁家天都市的王家都属于燕家的派系。

    商人不同军人他们不会那么在乎荣辱都喜欢和气生财最好永远都不要打战而且日本人还是他们重要的生意伙伴要是日本都没了不知道他们要损失多少资产所以在他们的观点这战是万万打不得。

    ”

    安莫染眼神中锋芒毕露说道:“你实在聪明看来只有张苡瑜会让你让你变得愚蠢了。

    你说的都对目前秦家和齐家尚且摇摆不定但总体还是倾向于出兵楚家极力主张出兵而楚家则极力反对这便是四大家族的态度。

    安倍光济派我来的目的就是让楚家一些人改变态度而这其中楚家的干将白家自然会是很重要的一环所以你明白我为什么要控制白家了吧。

    ”

    安莫染似笑非笑的看着我问道:“那么你现在还愿意继续和我合

    作吗?我帮你成为白婉茹的儿子你会的得到包括云思集团在内的整个白家而且你既然已经上了白婉茹那么之后母子乱伦你想必也是很期待的吧。

    这么丰厚的报酬而做为回报你只要让白家同意战争就够了。

    ”

    我感觉喉咙有些发烧这是个非常艰难的选择一旦出兵很可能将有几十万普通军人葬身海外我虽然不是一个好人但也很难为了一己私欲眼睁睁看着这么多人死去。

    而且也不清楚安倍光济到底有什么准备说不定他真的反败为胜完成他当年没有完成的野心彻底的吞并了中国那我就真的成千古罪人了。

    沉默了片刻我点头说道:“我同意继续合作。

    ”

    安莫染露出一个嘲讽意味很浓的笑容摇了摇头说道:“你真是比我想象的还要自私的多。

    ”

    我没有在意安莫染的轻视平静的正视着她缓缓说道:“你错了我之所以同意是因为我没有忘却百年前的屈辱我打算重塑千年前的荣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