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其他小说 > 清茗学院 > 清茗学院(306)
    2020年2月14日

    第三百零六章

    我放开揽住安莫染纤腰的手轻轻咳嗽了一下说道:“好了我突然觉得你说的还是非常有道理我们谈正事要紧。

    ”

    安莫染嘴角勾起一个弧度也不知道是觉得好笑还是嘲讽我的说道:“可是我说的明明是你上了我啊?既然有道理干嘛还松开我呢?”

    我一脸正经的说道:“胡来一个间谍做事这么不谨慎也不看看这是什么方再说了你借口去下洗手间要是我们在这里耽误时间久了白婉茹岂不要就起疑心了?”

    正反两面的理由都被我说尽了安莫染也懒得反驳反正她的目的达到了她收敛起那副勾魂荡魄的魅惑模样一双深邃的黑眸重新绽放冷静的光芒。

    安莫染率先问道:“先说说吧你来这里干什么?”

    我耸了耸肩膀说道:“没什么想来偷点东西可惜没找到。

    你呢刚刚把白毛弄出车祸又以他女朋友的身份来见他妈妈?”

    安莫染眼神一变认真的说道:“不是我我没有对白依山出手。

    ”

    虽然安莫染看起来不像撒谎但这个女人说的话可信性始终不高我有点不信的质疑道:“真的不是你?可是除了你还有谁会对白毛出手。

    ”

    对于我的不信任安莫染并没有在意她的眼眸依旧平淡如水淡淡的说道:“我干嘛骗你我确实需要除掉白依山但我不会采取车祸这种愚蠢的方式。

    ”

    我问道:“为什么?”

    安莫染解释道:“我之前和你提过原因的白依山身份并不简单他一旦出事肯定会被仔细调查我不会傻到在光天化日之下直接对他下手。

    我做事一贯很谨慎按照我的计划在白依山消失后应该需要有个人伪装成他继续在人前活跃一些时间才可以完全撇清我的嫌疑这也是制造你身上这套夜行衣的主要目之一。

    ”

    我的眉头轻轻皱起陷入思考说道:“那照你这么说还真的不是你那会是谁要除掉白毛呢?”

    白毛的行事作风还是颇为高调尤其是在泡妞上和不少人闹过矛盾比如就为了齐梦妮把清茗学院一霸的刁驷狠狠揍过几顿。

    还有其它恩怨白毛都在明里暗里都和不少人结下仇怨可是要说谁会不惜得罪白家对他下死手一下子还真的想不出。

    安莫染说道:“暂时还查不到线索而且这个人的行动给我带来了极大的麻烦。

    ”

    我回想起刚才白婉茹望着安莫染时露出的不明意味的眼神明白过来问道:“你是说白婉茹已经怀疑你的身份了?”

    安莫染略微诧异说道:“不是很确认但白依山出事后马上就有人在暗中调查我的来历最有可能就是白婉茹这个女人。

    毕竟白依山的四个女人中张苡瑜是绝对不可能对他出手的。

    而乔希儿的来历非常透明没有什么好怀疑的。

    齐梦妮虽然身份特殊但她本人是想利用白依山来报复齐家自然没有理由这么做而且她也没有这个能力倒是有一丝可能是她哥哥齐鹤梅所为。

    最后剩下我来历不明自然会惹她怀疑。

    ”

    最新找回4F4F4FCOM

    我语气凝重不解的问道:“既然如此你就该急于撇清关系为什么还计划把我伪装成白婉茹的另一个儿子这件事情非同寻常白婉茹肯定会慎之又慎一不小心你反而会引火烧身。

    ”

    安莫染没有明说只是含糊的说道:“我有必须这么做的理由。

    ”

    我若有所思的说道:“我不太明白你为什么要把云思集团掌握在自己手里?”

    安莫染微微震惊问道:“你怎么知道这点?”

    我叹了一口气说道:“这不是很明显吗?”

    安莫染深深凝视了我一眼似乎是想把我看透她虽然年龄不大但察言观色可是她训练时的基本课程就算是那些狡诈圆滑的政客和老练商人在她面前也很快就会被她大致看透可是片刻后她发觉她根本无法看透这个表面看似很普通的男生。

    虽然有些迫不得已的原因她才选择和我合作但此刻安莫染突然有些后悔这是否会是一个错误。

    她习惯把所有事情尽在掌控中但她忽然担心未来会不会有一天这个男生会彻底脱离她的控制反过来把她牢牢控制在手掌心。

    安莫染感叹道:“很奇怪大部分时候你都让人觉得很普通可有时候又觉得你聪明的有些过头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我笑了笑看着安莫染那张倾城的清丽容颜伸手摸了摸她的头。

    我特别喜欢摸女孩子的头尤其是她们有一头柔顺的头发

    时摸起来手感好极了。

    但我不是出于对她们身体的欲望才摸她们的头我只是喜欢这种感觉她们柔顺的低着头脸上带着甜甜的笑意仿佛无声的在告诉我正在被我摸头的这个女孩子是属于我的。

    可惜安莫染还不是属于我的她并不喜欢这个亲昵的动作将脑袋微微偏向一侧然后把我的手拂开了。

    安莫染眼神有些躲闪解释道:“这样把我的头发弄乱会被白婉茹看出破绽来的。

    ”

    我当然知道安莫染只是在为她这个举动找个借口我的动作很轻柔根本不可能弄乱她的头发再说去一趟洗手间就算头发凌乱了一些也并不是会让人生疑的事情。

    我恶作剧的在安莫染的头发上抓了抓把她的头发弄得一团乱。

    安莫染狠狠的瞪了我一眼在她发火之前我又轻轻抚摸她的柔顺青丝把被我弄乱的头发捋顺了。

    我坏笑着说道:“等你真的成为我的女人就知道我是个什么样的人了。

    别的不敢夸至少性能力方面那绝对是无人可及只要你想要我保证每天把你喂得饱饱的。

    ”

    安莫染没好气的嘲讽道:“是啊的确很强在教室里我可是亲眼目睹你可是把张苡瑜操的够惨的。

    要说你聪明吧为什么在张苡瑜面前又蠢得可以要说你普通偏偏在我这里总是让人刮目相看。

    ”

    我回想起我和张苡瑜的种种过往在教室那次是我和张苡瑜最美好的回忆我们恩爱而缠绵可是在白毛出现后一切都毁了她毅然决然的抛下我回到白毛的身边导致我失去理智狠狠的伤害了她做下让我悔恨万分的蠢事。

    我心中一痛表面却淡淡的一笑说道:“那是当然啊男人在自己爱的女人面前往往都会蠢一些的其它时候自然就要聪明一些尤其是在和狐狸打交道时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