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其他小说 > 清茗学院 > 清茗学院(214)
    第二百一十四章201962”

    “嗯。”

    安知水轻声答道。

    她抬起头,她的面前就是一面光滑的镜子,镜子里面是一个漂亮的高挑少女,凝脂一般的白皙皮肤,两条美腿交叉合拢着,修长笔直,上面上看不到一丝的赘肉。

    没有丝毫犹豫,安知水将合拢的双腿张开,镜子里面高挑少女湿漉漉的蜜穴一览无余的展现在她的眼前,看起来是那么的淫荡萎靡。

    “嗯老公我我把腿张开了”

    安知水压抑着内心的羞涩,轻声说道。

    “用手指分开蜜穴,把里面的阴蒂露出来。”

    我继续指挥道。

    “嗯好好了”

    安知水按照我的命令分开自己的蜜穴,挺立着的阴蒂鼓胀的有小黄豆大小。

    安知水抬起头看了一眼镜子里面高挑少女,俏脸一红,这个模样实在太淫荡了,蜜穴因为兴奋不断的频繁收缩,淫液就像开闸的洪水,从其中中不断往外流淌着。

    “水水看到自己的阴蒂了吧,试着揉一揉吧,滋味会很美妙的。”

    我循循诱导道。

    “嗯”

    安知水刚用手指轻轻揉捏了一下阴蒂,顿时彷佛有一股电流击向了她的脑海,让她感受到一种从未体会过的刺激感和快感。

    安知水先是继续捏住阴蒂轻轻揉捏,觉得还不过瘾,手指的速度渐渐加快,干脆把两根手指直接插到蜜穴里面,让那种空虚的感觉得到了一点点缓解。

    “水水,觉得怎么样,是不是很舒服,把手机放下来,另一只手也别浪费,可以抓住你的乳房,同样用手指捏住你的乳头。”

    “嗯好”

    安知水将手机打开扬声器,放在旁边,将另一只手腾出来,抓住自己的胸部揉捏起来。

    在我的教导下,安知水渐渐掌握了娴熟的自慰技巧,随着手指的不断扣挖,一股股淫水不断的从她的蜜穴涌出。

    “啊老公你的手指好棒”

    安知水呻吟着,在她的脑海中,已经把分别在蜜穴和胸部作祟的手想象成了我的。

    “水水你还真是个天生的小淫娃,不过单靠你自己,要达到高潮恐怕有点难度,还是要等我亲自过去。”

    我调笑着说道。

    “嗯水水水水在宿舍里等老公老公你快点回来啊不行了啊我我到了啊”

    安知水突然发出一声高昂的呻吟。

    我从手机里都可以听到一股勐烈淫水喷射到地面的声音,很明显安知水在刚才那一声呻吟中达到了高潮。

    “哦,水水你是怎么做到的”

    我有些意外的问道。

    “嗯”

    还在高潮余韵中的安知水喘息着,她看着眼前狼藉一片的地面,再看看镜子里,高挑少女那浑身泛着潮红的淫荡姿态,羞涩的说道:“刚刚手指不小心碰到了后面”

    “是不小心吗,原来水水喜欢被男人玩后面啊”

    我笑着说道。

    “老公后面真的有那么舒服吗”

    安知水忍不住小声问道,她想起刚才看的小电影里,那个女主角被两个高大的男生夹在中间,蜜穴和后庭同时被两根粗大的肉棒插入的画面。

    “那当然,水水不是被我插过菊花,难道这么快就忘了”

    我笑着问道。

    “不是那个是那个不是的啦”

    安知水语无伦次的说道,她想起她被三个小流氓诱骗到ktv,结果被我强行插入处子后庭,虽然疼痛到几乎快要昏阙,可是那种前所述与的云端快感,却让她第一次感到欲仙欲死的滋味。

    “那好办,等我回去,就先品尝你的菊花,让水水你回味一下,菊花被我的大肉棒插入的感受,怎么样”

    “嗯,那老公你快点回来。”

    安知水充满期待的说道,她心里想着电影女主角被男人操弄菊花时候的销魂表情,心里不由痒痒的。

    挂断电话后,安知水看着镜子里一丝不挂的女孩,突然觉得有些害羞,自己怎么会变得这么淫荡,居然在男人的命令下自慰。

    安知水再次打开淋浴头,闭上眼睛,任由水珠滴落到她美丽的脸庞上。

    她想起李路悠对她温柔的呵护,心中溢出一丝感动,这样的男生有什么不满意的呢,又高大又帅气,而且还是那么的体贴入微,李路悠成为自己的男朋友后,不知道学校有多少女生羡慕自己呢。

    。

    沷怖頁2u2u2u、c0如果和这样完美的男生走进婚姻的殿堂,共度一生也没什么不好吧,安知水在心里这样想着,可是她又想起和李路悠仅有的那次欢爱,就像白开水一样索然无味。

    如果没有和别的男人做过还好,至少不会知道原来做爱可以这么的快乐。

    不知不觉中,安知水的两条美腿又渐渐分开了,她一只手撑在墙壁上,纤腰弯低,臀部高高翘起,让冰冷的水流滴落在她欣长的脖颈上,顺着光滑的背嵴流下,最后流淌到深邃的股沟中,刺激到她敏感的菊蕾。

    这个姿势不由让安知水想起电影里也有这么一幕,女主角趴在男朋友家的浴室里,也是摆出这个姿势被男人狂操。

    渐渐安知水又感到蜜穴传来一阵搔痒,手指若有若无的开始再次勾弄蜜穴,每一次轻微的试探都让安知水浑身颤栗不已。

    明明刚刚自慰而且达到高潮,安知水此刻的脑海中,却全是小电影里那些做爱的粗暴画面,她越是告诉自己不要这样,可是越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手。

    她一只手的手指再次插入了蜜穴,而另一只手顺手摸来了一根黄瓜,好像是个哪个室友用来做面膜的,不过安知水已经顾不了这么多了。

    她试探着用黄瓜插入她娇嫩的菊花,可仅仅只是插入一点点,黄瓜那凹凸不平的表面就差点让她哆嗦着达到了高潮。

    就在安知水下决心想要把黄瓜再次深入一点点的时候,早就全身无力的她双腿一软,再也无力支撑身体,直接坐在了地上,那根足足有十几厘米的黄瓜居然没有折断,而是整根捅进了她的后庭之中,只露出一小截。

    “啊啊啊啊啊啊啊”

    安知水顿时两眼翻白,疼得几乎要死去,翘臀勐烈的抽搐几下,瘫软在地上痉挛起来,整个人陷入了昏迷的状态。

    “咚咚咚”

    一阵激烈的敲门声响起,安知水立马站了起来,她高兴的跑过去把门打开。

    “路悠你终于来了,我想死你了。”

    安知水兴奋的说道,她看着面前帅气的男友,准备扑倒李路悠温暖的怀抱中。

    可是突然间,从李路悠身后闪出一个人来,一把将她强行抱住了,这个人居然是李路悠的室友陈晓,那个一直在自己眼里平平凡凡的普通男生。

    “唔陈晓,你干什么你快放开我。”

    安知水本能的尖叫起来,娇躯扭动着想要挣开陈晓的怀抱。

    “路悠,快点救我啊,把陈晓拉开啊。”

    可是面对安知水的呼救,李路悠只是傻傻的站着,脸上露出平和的微笑,看到女朋友在被自己室友侵犯,就像看着同学之间普通的打闹,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嘿嘿,班长,你的身体可真是完美啊,今晚我一定会让你好好爽爽的。”

    陈晓满脸淫笑,一张大嘴凑在安知水那张绝色脸庞上亲吻起来,还时不时伸出舌头在上面舔一下。

    “不要,你快放开我,放开我啊,李路悠,救我,救我啊。”

    安知水看着男友还是无动于衷,剧烈挣扎起来,脑袋左右晃动,想要躲避陈晓的侵犯。

    可是她一个女生怎么比的过男生的力气呢,陈晓居然双手直接在她饱满的胸部上肆意揉捏起来,一边揉捏还一边滋滋有声的说道:“哈哈,好软,班长你的胸部平时看起来不是很大,但是摸起来手感还是非常赞啊。”

    “不要啊你你不要碰了不要”

    安知水被男朋友的室友摸得全身无力,陈晓的作祟的大手中彷佛有一种神秘的力量传到她身上,带给她一种很奇怪的感觉,让她感觉内心彷佛有一种被压抑很久东西要被释放出来了。

    安知水身上的衣服很快就被陈晓撕碎了,一条玉腿被陈晓扛在肩膀上。

    陈晓的肉棒抵在她那湿润的蜜穴口,淫笑着说道:“哈哈,好班长,就让我来替李路悠来为你破处吧。”

    说完,陈晓肉棒往前勐的一挺,那粗长的肉棒突破一层娇嫩的肉壁,刺穿那代表贞洁的处女膜,将未经人事的蜜穴,直接贯穿直抵达安知水身体的最深处。

    身体彷佛被撕碎般的疼痛,让安知水发出一声混杂着情欲的疼痛呼声,眼角也是泛出了泪花。

    她,清茗学院所有男生心中最纯洁的女生,就在男友的面前,被男友的室友强行夺走处子。

    可是陈晓没有一点怜香惜玉之情,刚刚夺走了她的处子,就开始不断大力抽插起来,还兴奋的说道:“嘿嘿,班长你流了好多水啊你看起来是这么纯洁的女生,想不到居然会是个小骚货,是不是从小到大,天天满脑子都想着被男人干你啊”

    “啊嗯不不是的我才不是小骚货我才没有才没有天天天天想着被男人干呢。”

    安知水否认道。

    陈晓的双手用力的拍打安知水雪白的翘臀,在上面留下一个个红色的手印,嘴上不断说着淫语:“你还说你不是小骚货,你看,打你屁股你居然会兴奋,哈哈,小骚货,李路悠,你的女朋友是个天生淫荡的小淫娃哈哈哈哈”

    “才不是路悠快救救我啊我不要做小淫娃”

    安知水哭泣着说道,只觉得脑子里一片浑浊,蜜穴之中不停抽插进出的肉棒带给她无尽的快感。

    陈晓兴奋不已,紧抱着安知水的纤腰继续勐烈抽插,同时将嘴凑近了安知水的耳边,说道:“好班长,你的处子蜜穴还真是极品啊,不过幸好还没有被李路悠用过。你放心,我破了你的处,以后我就是你的老公了,以后你再也不可能碰到李路悠那根短小的肉棒了,以后我每天都会用我的精液喂饱你,让你每天都爽翻天的。”

    “老公”

    安知水用带些泣声的迷茫喃喃着,这个陌生的词语彷佛击穿她的灵魂,接着就在陈晓无比激烈的抽插之下,呻吟着说出这个熟悉的词语:“老公啊好大不要老公的肉棒好厉害水水上天了啊美死了”

    “嗯好舒服啊用力水水好舒服水水是小骚货啊李路悠你的女朋友是个小骚货陈晓干死我水水要死啊”

    。

    沷怖頁2u2u2u、c0安知水被彻底被干得淫乱了,绝美的脸上春色无限。

    平日的清纯校花已经不在,只是一个被性欲支配的小淫娃,想着去追求那无尽的快感。

    “李路悠,你看你的的女朋友被我操得浪成什么样子了。”

    陈晓淫笑道,突然把肉棒抽了出来,然后一拍安知水雪白的翘臀,说道:“水水,想不想继续让老公干啊想的话就给老公把屁股翘起来”

    安知水正沉迷于那无尽的快感中,让她痴醉的肉棒突然拔了出去,蜜穴中传来无比剧烈的空虚感,听到陈晓的话,她几乎条件反射把雪白的臀部翘了起来,像一条母狗双膝跪在地上。

    “水水好想要啊老公快给我老公求求你快给水水”

    安知水脸上春意盎然,口中发出诱人的呻吟,雪白美臀往后不停的迎合,似乎想要把陈晓粗大的肉棒吞入其中。

    “水水你想要什么呢水水你不说清楚,老公我怎么知道你要什么呢”

    陈晓淫笑着,肉棒在安知水湿润的蜜穴口磨蹭不止,就是不插进去。

    “水水要要要老公的大肉棒求求老公老公用你的大肉棒干水水的骚穴吧水水好想要”

    安知水完美诱人的身躯不停的扭动着,口中发出诱人的邀请,邀请身后男人的大肉棒插入她的身体。

    “水水想要我的大肉棒啊,学几声狗叫来听听,水水学母狗叫,我就插进去怎么样”

    陈晓淫笑说道。

    “汪,汪汪。”

    安知水毫不犹豫,发出一声声动听的狗叫声,翘臀也是剧烈的摇摆不停,就像一条在摇尾乞怜的母狗。

    “哈哈哈哈,李路悠你说说,你的女朋友现在像不像一条母狗啊,哈哈哈哈”

    陈晓看着身下室友的清纯女友被他这样摆弄,忍不住大笑起来,双手按住肉棒便再次进入那淫水泛滥成灾的密穴之中。

    “啊老公水水母狗好舒服好舒服啊”

    安知水发出诱人的呻吟声。

    “我操死你这小骚货,你这淫荡的骚货,你就是只知道被男人干的母狗。”

    陈晓越干越疯狂,嘴中不断的吐出淫言秽语,双手忍不住疯狂拍打安知水的雪白美臀。

    “啊水水母狗好舒服老公好厉害啊水水要被老公干干死了啊啊”

    安知水忘情的呻吟着,张合的小嘴流出一丝银线,居然被陈晓干得口水直流,哪还有一丝清纯校花的样子,分明就是一个淫荡至极的妓女一般。

    “老公要射了,全部都射给你这条母狗,哈哈哈哈”

    陈晓突然更勐烈的抽插起来,肉棒一阵剧烈跳动,一股滚烫的精液便射进安知水的密穴中。

    陈晓那滚烫的精液让安知水嗪首高昂,一股淫水疯狂从蜜穴中喷射而出,也跟着达到高潮了。

    “水水母狗,来,帮老公舔舔肉棒。”

    陈晓来到安知水前面,把肉棒放在安知水的樱唇处,淫笑着说道。

    看见陈晓那依旧坚硬的大肉棒,安知水听话的张开诱人的红唇吸吮起来,还伸出香舌舔弄起来,一丝晶莹的口水不断的从嘴角流下,看起来是那么的淫靡。

    “哈哈,李路悠,看我操烂你女朋友的小嘴。”

    陈晓拍了拍站在一旁李路悠的肩膀,然后按住安知水的脑袋,直接把安知水的小嘴当成蜜穴般疯狂的抽插起来。

    “好爽,我又要射了了,水水你这个骚货,看我射你一脸。”

    陈晓发出一声低吼,一股白色粘稠的液体从肉棒喷射而出,全部射到安知水绝美的俏脸上,顿时安知水那张绝美清纯的俏脸变的精液斑斑。

    一旁的李路悠看着眼前充满淫靡的一幕,不知道什么时候脱掉了裤子,胯间那根短小的肉棒居然有了要挺立的痕迹,伸手握住自己的肉棒,开始笨拙的套弄起来。

    “呼,太精彩了,陈晓你真是太厉害了,只有你这样的男人才能满足水水,我不行了,我这样的男人,根本不可能满足安知水的。”

    李路悠感叹道。

    “那是当然,看在你是安知水的正品男友的面子上,我就把她的菊花留给你,怎么样”

    陈晓瞪了李路悠一眼说道。

    李路悠胯间的肉棒终于被自己撸硬了,呼吸也急促起来。

    他犹豫片刻,看着安知水雪白的美臀,还是摇了摇头,说道:“还是也由你来吧,像安知水这样的小淫娃,我的肉棒恐怕连黄瓜都比不了,而且我只是她的男友,而你是她的老公,当然应该由你把她全身三个洞全部破了。”

    陈晓也不再客气,用力的拍打了几下安知水雪白的美臀,说道:“水水小母狗,既然你的男朋友这么要求了,我要给你菊花开苞喽。”

    陈晓说完腰间勐的一挺,粗长坚挺的肉棒一下子刺进安知水的菊花中。

    “疼啊好疼轻点老公水水母狗受不了”

    安知水痛苦的尖叫道。

    “水水小母狗,待会你就不痛了,我知道,你最喜欢被男人干菊花的,老公我会让你很爽的,哈哈。”

    陈晓笑着说道,他的肉棒已经全部插入安知水的菊花中,快速的抽插起来。

    “陈晓,插进安知水菊花,一定很爽吧”

    李路悠来到陈晓身边问道。

    “简直爽爆了,安知水的菊花太棒了,可是李路悠你没有机会玩到了。”

    陈晓一脸兴奋的说道。

    陈晓抓着安知水的马尾,就像是握着母狗的牵引绳,腰间疯狂的挺动,肉棒因为抽插发出噗噗噗噗的声音。

    他的体力似是无穷尽般对安知水开始了征服,一张和李路悠比起来平凡的面庞深深烙印在了安知水灵魂的深处。

    “好大好厉害水水的身体被老公的肉棒给填满了老公的肉棒好厉害水水上天了水水这辈子都是老公的母狗”

    安知水情不自禁的发出一声又一声的淫声乱语。

    安知水被陈晓以各种花样不断玩弄着,在陈晓胯下,她彷佛无根的浮萍,少女的矜持,大小姐的骄傲,班长的尊严,所有的一切,都在无边无际的欲海中败退,不知道达到了不知多少次高潮。

    在陈晓又一次内射下,安知水也在高潮中发出一声娇吟,结果惊醒过来,才发现是做了一个无比荒淫的梦。

    安知水看了看四周,发现自己在宿舍的浴室,周围没有其他人,才安下心来。

    她浑浑噩噩的想要站起来,却被插在菊花中的黄瓜刺疼下,只能继续躺在浴室的地板上。

    梦中的一幕幕在安知水的脑海中闪回,真实的就像切实发生过的事情,那些快感丝毫不比现实中体会到的逊色。

    自己怎么会做这样的梦,居然梦见陈晓当着李路悠的面给自己破处,还承认自己是一条下贱的母狗,居然为了男人的肉棒学狗叫,自己居然还在梦中说什么这辈子都是陈晓的母狗。

    陈晓和李路悠也是,在自己梦中怎么会变成这样的人啊。

    都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难道自己真的像梦里一样,内心深处都在想着被陈晓干。

    想到这点,安知水不由羞红了脸。

    她闭上眼睛,手指从蜜穴滑过,那里满是湿漉漉的蜜汁,安知水努力把腰肢前挺,做出迎合肉棒抽插的姿势。

    “啊是谁”

    正在安知水陷入性欲无法自拔时,翘臀突然被一双大手紧抓,男人炙热的气息扑面而来,一根火热粗实的大肉棒插在她的蜜穴口,蓄势待发。

    难道还在梦中吗安知水这么想道。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