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其他小说 > 清茗学院 > 清茗学院(182)
    2019-04-14第一百八十二章“别玩乳交了,接下来,你可以脱掉张荞卿的内裤了,准备插到她的蜜穴了”

    游文思又命令道。

    此时我的肉棒在张荞卿雪白深邃的乳沟中抽插,正爽快无比,游文思却要我做别的,我当然不乐意,于是说道:“叔叔,当年乔十步在你新婚之夜操张荞卿时候,无论乔十步做什么,你都只能听着。所以如果你想治好你的阳痿,现在也该如此,我想怎么玩弄张荞卿就怎么玩弄,你都不应该插手。”

    游文思考虑一会儿说道:“也对,我可以不插手,随你怎么玩弄张荞卿,不过无论你怎么玩弄她,你都要把实时情况告诉我,要让我时刻了解,张荞卿正在被你如何的亵渎。”

    我淫笑着说道:“那是当然,叔叔,阿姨的乳头已经已经被我玩的很硬了,不过阿姨的乳交虽然棒,我还是想先把肉棒插到阿姨的小嘴里,试一试阿姨的口交滋味。”

    游文思的脑海中浮现一个画面,一根粗大的肉棒塞在张荞卿的小嘴里,而张荞卿因为小嘴被堵上了,只能发出唔唔的无助声音,顿时觉得刺激的不行,赶紧说道:“那你还犹豫什么,赶紧插到张荞卿的嘴巴里,哦,对了,先把你的肉棒在她脸上拍打几下,让我听听声音。”

    “这个当然没问题,我先用肉棒抽打阿姨的脸,而且送给叔叔你个福利,你说让我抽你老婆哪边脸,我就用肉棒抽她哪边脸,而且可以让你说停,我才停。”

    我一手抓住张荞卿的头发,将她的俏脸拉到我的双腿前面,一手握着我的肉棒,甩动肉棒,肉棒在张荞卿的绝美的脸颊上拍打着,发出淫秽的啪啪声音。

    可是我还没有拍打几下,游文思就赶紧说道:“快停下来,刺激太强烈了,我受不了,你直接插到张荞卿的嘴巴里吧。”

    我便按住张荞卿的后脑勺,腰部一挺,一口气将半个肉棒塞到张荞卿的小嘴里,直接把她的小嘴当作蜜穴抽插起来,因为之前乳交就已近累计了很多快感,所以没多久我就感觉第一次极限快要到了。

    我喘着粗气说道:“叔叔,我要射了,你是希望我射到阿姨身体的哪里?”

    游文思也是刺激的不行,夹着肉棒的两根手指拼命套弄,急促的说道:“直接射到张荞卿的嘴巴里,啊,不不,不要,还是射到她的脸上比较好,还是不行,要射到张荞卿那对巨乳上才是最妙,她那两条美腿也很适合沾上精液,怎么办啊,我想让张荞卿全身都被射满精液啊。”

    我鄙夷的看了一眼游文思,看他说了半天,也做不出决定,还是由我替他选择,究竟射到他老婆身上那个部分吧。

    我淫笑着说道:“就射到阿姨的头发上吧,你刚才不是说,你一次见到张荞卿,张荞卿的发梢吹到你的脸上了,那么把这个部位做为第一次射精的地方,简直再合适不过了。”

    游文思连忙点头道:“对对对,就射到张荞卿的头发上,把她那一头乌黑的秀发用你的精液侵湿。”

    我将肉棒从张荞卿的小嘴里拔出来,用她的乌黑的秀发缠住我的肉棒,一种就好像顶级丝绸包裹的绝妙触感,我把握住张荞卿的秀发最后撸动几下,一股浓稠的精液喷射到了她的秀发里,乳白色的液体和黑色头发形成鲜明对比,显得无比的淫秽。

    伴随着我的射精,游文思的身体也是一阵抽搐,虽然他没能射出精液来,只是挤出一滴透明的液体,不过显然也是达到了一次快感,整个人瘫倒在地上,手脚乱抖,就犹如癫痫病发作。

    看到游文思这么不,我真担心他会激动的死在这里,我提醒道:“好了,接下来我要开始操阿姨了,叔叔你可以要控制情绪,别激动过头了。”

    我一只手沿着张荞卿的身体往下滑,抚摸过柔软的小腹,探到了张荞卿的丝质内裤里,中指伸了过去那最神秘的缝隙中,我惊讶的发觉,那里居然已经是湿淋淋,我从未在一女人的蜜穴见到这么多淫水,简直是洪水泛滥,看来张荞卿虽然是在昏迷中,不仅身体很诚实的起了反应,而且二十年的空虚,早就让这个贵妇的身体也空旷无比。

    我这么想着,心中却是越来越热:“难道这些熟妇的身体都这么淫荡的吗,阿姨,就让我的大肉棒来好好满足你吧!”

    我举起手指,闻了闻张荞卿淫液的味道,蜜穴的幽香配合她独有的体香,极大的勾起我的欲火,我又看到张荞卿挺翘的圆润玉臀,不由觉得有些可惜,今天张荞卿的菊花也没办法破,和她女儿张苡瑜一样,只能留下这个遗憾,等待日后看有没有机会,把这对母女花摆到床上,一起把她们的处子菊花破了。

    我扒掉张荞卿的丝质内裤,果然,张荞卿和张苡瑜不愧是母女,也一样的天生白虎,一根毛发都没有,而且张荞卿的私处也犹如未经人事的处女,还是非常粉嫩,我将硬到发痛的肉棒,对准着张荞卿的蜜穴,我的耳边仿佛都听到自己轰隆隆的心跳声,腰部用力一挺,瞬间将整根肉棒强行塞了进张荞卿的蜜穴。

    。

    发布页⒉∪⒉∪⒉∪点¢○㎡我惊呼道:“哇,好爽!阿姨你的蜜穴好紧,简直就像是处女一样。”

    张荞卿的蜜穴软肉紧紧贴着我的肉棒,舒服的我忍不住呻吟起来,我轻轻的抽动了两下,快感越发强烈,简直如同上天堂了一般。

    我不由感叹道:“我的天啊……阿姨的蜜穴居然如此紧凑,这已经是四十岁的女人了啊,简直不敢相信,这种感觉谁可以抵抗啊……不敢想象,乔十步给阿姨你破处时候,你的蜜穴会紧凑成什么样子,实在太可惜了,我这辈子居然没有给你破处的机会了。”

    “你这个混蛋。”游文思突然大声骂道。

    我被吓了一跳,还以为是我妄想给张荞卿破处,所以游文思在骂我太过贪心。

    游文思双手抓住地面,咬牙切齿的说道:“乔十步这个混蛋,我实在恨你入骨,我游文思在此立下誓言,我今生和乔十步不死不休,一定要将你挫骨扬灰。”

    我一边操着张荞卿的蜜穴,感受着那紧致到了极点的快感,嘴角露出无声的笑意,看着跪在地上,一脸痛苦的游文思,我明白过来,他骂的原来是乔十步,我也明白为什么突然他对乔十步的恨意加深了这么多。

    在他的新婚之夜,本来可以享用张荞卿处子蜜穴的是他,可是却被乔十步抢先夺走,而且他还因此阳痿,在此后的二十年里,明明他和张荞卿是一对夫妻,却没有勇气试一下性爱的滋味。

    所以我此刻越是给游文思描述,我在抽插张荞卿的蜜穴是多么紧凑,我在操张荞卿时候有多少的爽快,游文思对乔十步的恨意就越发不可收拾,如果没有乔十步,游文思本可以给张荞卿破处,还可以在这二十年里,纵情的品尝张荞卿这紧凑的蜜穴,夺妻之恨加上二十年的遗憾,这足以让任何男失去理智。

    想通这点,我的大肉棒对着张荞卿的嫩穴不断疯狂的抽插,同时在言语上继续刺激游文思。

    “叔叔,阿姨的蜜穴真的好紧,我把张荞卿摆成了母狗姿势了,我从后面插进她的蜜穴的,你应该可以听到我的小腹撞到张荞卿屁股的声音吧,这种体位操你的老婆简直太棒了,而且我还可以趴在你老婆的背上,两只手正好可以抓住她的胸部把玩呢。”

    “现在是我躺在地上,阿姨坐在我身上,这一招有个名字,叫做观音作田,阿姨明明身高有一米七多,胸部也这么大,可是坐在我身上却一点都不重呢,阿姨的胸部上下甩动起来好壮观啊,简直就是乳浪,晃得我眼睛都要花了。”

    “我要将阿姨的两条长腿扛到我的肩膀上了,这样我就可以一边操你老婆,一边舔她的美腿了,不行,等我射完这一次,我一定要和阿姨试一试足交。”

    我说完,双手分开张荞卿修长雪滑的大腿放到肩膀上,下身朝下一压,肉棒又一次深深地进入张荞卿紧窄幽深的蜜穴内,腰胯死死的抵在张荞卿的翘臀上。

    我感觉自己男人的自豪感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将肉棒顶在张荞卿蜜穴最深处,感受着它极致的美妙,张荞卿的蜜穴湿润而紧窄,尽管是四十岁的女人,却丝毫感觉不到松弛的迹象,滑腻的嫩肉紧紧的包裹着我的肉棒,如同一张灵活的小嘴在吸允着我敏感的肉棒,带来阵阵强烈而令人窒息的快感。

    我兴奋的喘息道:“叔叔,恐怕你不知道吧,我今天看到你和阿姨站在一起时候,我就在心里想操你老婆了,现在终于操到了,今天我要好好的操你老婆的蜜穴!”

    我这么直白的说出我对张荞卿的欲望,游文思非当没有生气,反而肉棒又大了一分,说道:“继续说,说你现在是在怎么操张荞卿的?”

    “我又插到阿姨的嘴巴里了,这次我准备射到阿姨的嘴里,让阿姨试一试我精液的味道,我这也是为阿姨着想,听说女人多吃男人的精液,这样才会美颜呢,阿姨毕竟是快四十的女人了,一直没有机会尝到男人的精液,这样下去,会容易变老呢。”

    “啊啊啊,射到阿姨的嘴巴里了,阿姨居然直接咽下去了,看来阿姨也渴望吃精液很久了呢,就像是在品尝什么美味一样呢。”

    “我又用你老婆的两个巨乳夹着我的肉棒了,你老婆实在太适合乳交了,不行了,我直接射在你老婆的雪白胸部上了。”

    “阿姨身上好脏啊,我直接把尿撒在了她身上,哈哈,黄色的尿液正好可以把阿姨身上的精液洗干净呢,尿到她嘴里了,天哪,张荞卿居然喝下了我的尿液。”

    其实我根本没有在张荞卿的小嘴里抽插,也没有在张荞卿身上撒尿,我也一直没有变换体位,反正游文思也看不到,我随便给他描述,他也信以为真,跪趴在地上,两根手指疯狂撸动他那个疲软的肉棒,每一次,只要我说我射在张荞卿身上了,他也跟着全身抽搐,跟着达到高潮,肉棒勉强挤出一滴液体。

    我越说越兴奋,全力摆动腰部进行活塞运动,感受身体下方的美躯带给自己的快感,我的动作越动越快,到最后每一记撞击都要用尽全力,终于在快感累积到了最顶端,将所有的精华全都射到了张荞卿的体内。

    我不停的喘气,整个人摊在张荞卿的身上,肉棒还插在张荞卿的体内,我慢慢的爬起身来,随着我的动作,啵的一声,肉棒被拔了出来,从张荞卿的蜜穴不禁流出了许多浓稠的白色液体,我淫荡的一笑,伸手把流出来的精液抹干净,然后把手指伸到张荞卿的嘴里面,这些可都是宝贵的补品,可不能浪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