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其他小说 > 清茗学院 > 清茗学院(180)
    2019-04-14第一百八十章我挥动手中的鞭子朝着张荞卿抽去,第一鞭落在了她那平坦的小腹上,然后第二鞭落在了她绝美的脸庞上,第三鞭落在了她高耸的胸部上。

    虽然用衣服做成的鞭子没什么力气,可是这种第一次尝试这种SM的玩法,却让我双目精光暴射,感受到一种以前没体会过的异样快感,尤其是第三鞭下,张荞卿那高耸的胸部被抽的摇晃不止,更是让我欲火沸腾,只欲把手中的鞭子换成真的鞭子,在张荞卿清醒的状态下好好鞭打她一番。

    当我体会到了其中的快感,那么接下来的第四鞭第五鞭就顺理成章了,我不断的在张荞卿身上每一处地方鞭打,抽到兴起,还将张荞卿翻过身,让她那浑圆的翘臀朝上,对着在衣裙下紧绷的两座山丘就是一阵狠狠抽打。

    “抽的好,哈哈,张荞卿你嫁给了我,心里却想着别的男人,这就是你应受的家法,我暂时没有能力惩罚你,就只好拜托你心中的好女婿,来替我执行家法了。”游文思兴奋的说道,尤其是我在抽打一些张荞卿身上一些重点部分时候,他居然还暂时停下撸管,激动的鼓起掌来。

    “嗯,够了,可以停下来了,接下来还是玩弄张荞卿的身体才是正事。”游文思说道。

    虽然我正在兴头,可是还是不得不停下来,将手中的鞭子扔到一旁,看着张荞卿明显毫无感觉的脸庞,不由心生遗憾,恨不得马上找一根真的鞭子,再把张荞卿弄醒过来,继续在她身上狠狠的抽打,一边看着张荞卿不断惨叫,一边狂乱地扭动着身体躲避。

    我不由的也对日后彻底征服张荞卿后的玩法充满了期待,只要想想,张荞卿和张苡瑜这对极品母女一起跪在我面前,把四瓣雪白的臀部对着我,我拿着一根鞭子,在她们的翘臀上疯狂抽打,而这对臣服于我的极品母女花,都疯狂摆动臀部,躲避我的抽打,两张绝色仙颜都是一副状若疯癫的模样,就像两条下贱的母狗般,一边四处逃窜,一边苦苦的哀求我轻点。

    只要想想这一幕,都让我觉得兽血沸腾啊。

    就在我走神恍惚时候,游文思不满的大声说道:“你在干什么,我不是告诉你该做正事了吗,快点使劲捏张荞卿的奶子啊,快点用你的手指夹住她的乳头,用力的往上扯。”

    我这才从意淫中回过神,重新将张荞卿揽入怀中,重重的在张荞卿胸前两团巨乳上揉捏一下,然后隔着衣服,用手指夹在两颗凸起狠狠搓揉,重重往上拉扯了几下。

    游文思看着我玩弄张荞卿的乳头,一双眼睛睁得滚圆的,胯间的肉棒也仿佛恢复了年轻时的一点点活力,又大了一分,达到了四厘米,这让游文思心中更加激动,更加尽情地欣赏着张荞卿绝美的容颜和完美的身材,在脑海中想象着,等下张荞卿被我玩弄的模样。

    游文思内心越来越兴奋,他忍不住想到,张荞卿,你是那么的风华绝代,你是那么的圣洁不可亵渎,包括我在内,多少人倾慕你,可是你却偏偏爱上那个野狗般的乔十步,但现在,一个普通的大学屌丝,却拥有了可以亵渎你这个这圣洁仙子的机会,你这么一位仙子般的美人,二十年没有任何男人触碰过,却要被一位屌丝如此玩弄,这能怪谁呢,这都是你咎由自取,是你爱上乔十步的报应。

    而我看着张荞卿那绝美的仙颜与火爆的身材,只觉脑袋一阵热血上涌,胯下肉棒早已高高挺立,如同巨龙般怒耸着,顶在了张荞卿的双腿之间,在张荞卿这种我从未接触过的尤物熟女的诱惑下,我的肉棒竟然隐隐又一次超越了自己的极限。

    我喘着粗气,将张荞卿直接压在了地板上,我的双手毫不客气地占据了这位贵妇的双乳,比先前还要粗暴的揉捏着她胸前的两团巨乳。

    同时我的嘴唇也覆上了张荞卿的红唇,这是我第一次和比我大二十岁的女人接吻,带给我的感受也是前所未有的刺激,我毫不客气地占据了张荞卿的颤口,将我的舌头伸入其中肆意乱窜,轻易地便将张荞卿的玉舌卷住,大肆吸取一番琼浆玉液。

    张荞卿身上没有一处不是极品,就连她的口水,都有一种甘甜的滋味,我连番吸吮之下,觉得美味极了,这让我更加兴奋,又忍不住在张荞卿的双乳上狠狠肆虐发泄了一番。

    “嗯……”张荞卿虽然依旧紧闭着美目,但身体在不断的受到挑逗刺激,还是轻轻发出了一声呻吟,立刻将欲火沸腾的我吓出了一身冷汗,我毫不怀疑,若是张荞卿此时醒了了过来,恐怕第一个念头,就是要将我挫骨扬灰。

    “你就放心的玩弄张荞卿吧,既然我敢让你来上她,就有绝对把握,她不会醒过来,不然不仅你完蛋,我也脱不了干系。”游文思看到我的慌乱,有些轻蔑的笑道。

    。

    发布页⒉∪⒉∪⒉∪点¢○㎡我这才重新放下心来,又和张荞卿舌吻一番后,我和她的嘴唇终于分开,我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唇,又在张荞卿那殷红的唇瓣上舔了舔。

    我看了看正在疯狂撸动肉棒的游文思,明明我正在玩弄他最心爱的女人,他非但没有丝毫反对的意思,反倒一脸享受的看着我亵渎他的老婆,既然游文思你如此大方,我自然不会客气。

    我将张荞卿的纤腰揽在怀里,看着这可以比拟仙子的绝色美人,不由得沉醉在了其中,将我的脸凑到张荞卿的俏脸上,贴在一起摩挲着,闻着她身上那股沁人心脾的体香,我又忍不住伸出舌头在张荞卿白皙的俏脸上舔弄了起来,然后又隔着衣裙,咬住张荞卿的双胸就是一阵滋滋吸吮,还把整个脸凑上去不停的磨蹭着。

    张荞卿虽是在昏迷之中,可是在我狂热的玩弄之下,身体也渐渐起了反应,鼻中的呼吸声越来越重,一张绝色俏脸上泛起了一片微红。

    “对,就是这样,你越是替我好好的玩弄张荞卿,我越是兴奋,等我的阳痿治好,我就会给你更加丰厚的回报,你不是喜欢张苡瑜那个孽种吗?可是她却喜欢你的室友白依山,不过没关系,只要你帮我把张荞卿操到高潮,我就会帮你拆散张苡瑜和白依山,帮助你把张苡瑜那个小贱种变成你的性奴。”游文思邪笑着说道。因为今天乔十步出现带来的刺激,他已经完全扭曲了心灵,或者说他的心灵早就在二十年的卑微中扭曲了,只不是过今天才彻底撕去了伪装的面目。

    “可以了,是时候把张荞卿身上的衣服扒光了,该准备真刀实枪的操她了。”

    游文思看着我的两只手依然握住张荞卿那高耸的胸部把玩揉捏着,进一步催促道。

    听到游文思这个要求,我不由犹豫了起来,虽然扒光张荞卿身上的衣服我乐意至极,可是要是让游文思在一旁观看,我可不乐意。

    一个女人无论之前有什么经历,我都可以不介意,可是在我得到她之后,她就属于我的禁脔,我绝对不在允许再被别的男人染指,就算仅仅只是观看她的裸体,都会让我觉得非常不爽,所以我在得到乔希儿和齐梦妮的身体后,才会要求她们,不能再让白毛碰她们,也是出于我的这种充满占有欲的心结。

    “叔叔,我觉得你还是找块布蒙上眼睛比较好。”我斟酌了一下说道。

    “为什么?难道我的老婆,我都不能看她的酮体了吗?”游文思不满的说道,虽然他之前确实从未见过张荞卿的胴体。

    “当然不是,只不过我觉得,叔叔你的阳痿是因为,你在被乔十步迷晕后,只能耳闻阿姨在身旁被乔十步狂操,所以如果要治好你这个心病,还是重复以前的状态,让你只能耳闻阿姨被别的男人狂操,这样肯定会更加有效果。”我循循诱导道。

    “你说的确实有点道理。”游文思闭上眼睛,在脑海里想象了一会儿张荞卿被我狂操的画面,反而觉得更加兴奋,也就听从了我的意见,随便找了块黑布把眼睛蒙上了。

    我见游文思真的蒙上眼睛,对着他比了个中指,然后用嘴型对他说了一句傻逼。

    “叔叔,那我开始脱阿姨的衣服了。”我说道。

    “你直接脱就是了,这么点小事还要问我,我还怎么指望你把张荞卿操的高潮迭。”游文思不耐烦的说道。

    “对了,你要大力的撕掉张荞卿身上的衣服,要让我听到布料撕扯的声音。”

    游文思突然又嘱咐道。

    “好的,叔叔你放心好了,我肯定会粗暴的撕掉阿姨的衣服的,我一定会按照你的所有要求,好好玩弄阿姨的。”我淫笑着回答道。

    感受着张荞卿被我揽住的纤细腰肢只堪隐隐一握,我难以抑制体内的兽性,双手再次猛的抓上张荞卿胸前的两团饱满软肉,隔着一层薄薄的白裙肆意的揉捏,掌心之处弹性十足,让我心中不由暗赞,张荞卿还真是十足的尤物。

    我的双眼之中重新浮现起了浓浓的浴火,望向被我揽在怀中的张荞卿,白色长裙外露出的肌肤洁白如玉,胸前两座结实挺拔的玉峰,无论我怎么隔着衣裙蹂躏,依旧有着令人惊叹的高耸,想到接下来就要亲眼目睹衣裙内的无限春光,我简直垂涎欲滴。

    我看了看旁边的游文思,在张荞卿老公的目光下,亵渎他的老婆,而且还是我一直垂涎的月神仙子,这种心里刺激才是最让我无法抗拒的。

    “张荞卿,我可是垂涎你好久了,真是要谢谢你的好老公,居然把你送给我玩弄,不然我哪有这么好的机会,我幻想今天可是好久利率,总算有机会一亲你芳泽了。”我在张荞卿耳边悄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