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其他小说 > 清茗学院 > 清茗学院(177)
    2019-04-08第一百七十七章我脑袋轰隆一声,游文思居然知道白依山,那么他自然也知道,白毛才是张苡瑜的正牌男友,而我和张苡瑜不过是在他和张荞卿面前伪装成情侣。

    他问我怎么看待白依山,当然不是想真的了解白毛在我心中的评价,而是在和我宣告一个信息,他已经对一切了如指掌。

    我艰难的咽下口水,声音都有些干哑,说道:“原来叔叔知道白依山的存在。”

    游文思笑着说道:“我一接触,就觉得你这个人实在很聪明,可是没想到你居然连这点都没想到。”

    我冷静下来,说道:“也不是完全没想到,我早猜到戒指是张苡瑜偷出去的,可是戒指只能有宿主脱下,换句话说,戒指一定是叔叔主动给张苡瑜的,可是我一直以为,瑜瑜是编一个很好的借口,才让你心甘情愿把戒指给她。”

    游文思摇了摇头,说道:“瑜瑜并没有必要瞒着我,因为我对她和她的关系还不错……毕竟我还是尽到了一个做父亲的责任,而且她也没法瞒着我,因为她和她妈妈的关系一直不和,这点想必你也是看在眼里,如果不是我帮她瞒着张荞卿,不然荞卿早就知道了白依山的存在。”

    我舔了舔干涸的嘴唇,说道:“所以叔叔和我们一样,一直都是在瑜瑜妈妈面前演戏。”

    游文思的眼神变得有些森冷,说道:“没错,我当然实在演戏,我一开始就知道你们也是在演戏,你还记得我和在门口,初次见到你时说的那句话吗,我说你很像年轻时候的我,是因为我知道,你和我都只是另外一个男人的替身。”

    我耸了耸肩,说道:“那么叔叔你是什么态度呢,你不会只是帮忙配合我们演一场戏,然后撮合张苡瑜和白依山吗?”

    游文思说道:“一开始我确实是这样打算的,我一直是把张苡瑜当成了亲生女儿对待,当然希望她能够幸福,因为我知道,如果能够和心爱的人在一起,是一件多么令人幸福的事情。”

    我听出游文思的言外之意,问道:“那么说,叔叔你现在不这么打算了吗?”

    游文思从口袋中拿出一包烟,为自己点燃,然后又递给我一根,我摆了摆手,表示我不抽烟。

    游文思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他猛吸一口烟后说道:“我一直都有抽烟的习惯,可是因为张荞卿不喜欢,所以我从未在她面前吸过,因为我爱她,我爱她爱到骨子里,我爱她爱到已经发狂,这辈子,我的眼睛,我的心里已经再也放不进其她女人了,所以我一定要得到她。”

    我说道:“可是你已经娶了张荞卿。”

    游文思的表情瞬间变得很狰狞,他呲着牙齿,大声说道:“可是她爱的是乔十步,我和她一起生活了二十年,她的心里爱着的始终是乔十步,那个像一条狗一样的矮胖子,凭什么,我心爱的女人,心里爱的却是别的男人,你告诉我凭什么,凭什么?”

    最后三个字,游文思几乎是吼出来的,我看着眼前这个歇斯底里的中年男人,初见时候,他留给我极为儒雅的印象,可是现在,我才见到了他内在最真实的一面。

    没有人愿意当一条舔狗,更没有人愿意当一辈子的舔狗,这二十年来的倾心付出,早就在他的心里埋下火山般的怒气,只需要一点火种点燃,就可以顺便引爆他二十年的愤怒。

    发布页⒉∪⒉∪⒉∪点¢○㎡今天乔十步的出现就是这个火种,他被从自己房子赶出去,他的泰然自若是伪装出来的,这种奇耻大辱没有男人可以善罢甘休。

    游文思继续愤怒的说道:“张荞卿居然劝我不要放在心上,别的男人把她丈夫赶了出去,她居然让她的丈夫不要和那个男人发生什么冲突,为什么,因为那个男人才是她心爱的人,而我这个丈夫,在她心里只不过是个微不足道的存在”

    我眼神在游文思脸上转了一圈,最后直视着他那通红的眼睛上,说道:“所以你不仅想要得到张荞卿的人,你还想要得到张荞卿的心。”

    游文思摇了摇头,苦涩的说道:“不,我连张荞卿的人都没有得到,我和她结婚这二十年来,从来没有碰过她的身体,我得到的只是她丈夫这个身份。”

    这让我着实意外,游文思天天陪着张荞卿这种极品美女,居然可以忍住不碰她,这份心志简直让人觉得恐怖啊,换做这世上任何正常男人,恐怕都不可能忍耐二十年吧,我打量着游文思,在心里怀疑他不会是阳痿吧?

    游文思深深的看我一眼,说道:“你问我现在是什么态度,我告诉你,我现在已经不想让张苡瑜和白依山在一起,我们来做个交易吧,我帮你得到张苡瑜这个孽种,而你帮我彻底得到张荞卿。”

    我眉头一皱,压低声音,有些不悦的说道:“我没听错吧,你说张苡瑜是孽种?”

    “没错。”游文思的鼻翼都在抖动,他愤怒的说道:“她是乔十步的女儿,当然是孽种,这么多年,我待她如己出,我甚至愿意帮她一起欺骗张荞卿,就是为了成全她的幸福,可是她呢,她是怎么回报我这个做爸爸的,她居然还想撮合乔十步和张荞卿。”

    我不解的问道:“为什么说张苡瑜想要撮合乔十步和张荞卿?”

    游文思说道:“你以为她今天为什么叫乔十步过来,就为了让乔十步拿走悟提经吗,其实她是想要消除乔十步和张荞卿当年的误会。”

    我若有所思的喃喃自语:“误会?刚刚张苡瑜提到的,她奶奶留下的东西……”

    我突然明白过来,直接问道:“乔十步和张荞卿是你和她奶奶拆散的”

    “没错,”游文思居然直接承认了,他冷冷的说道:“陈晓,我可以告诉你,张荞卿和乔十步当年是被那个死老太婆拆散的,我也有参与,他们本就不合适,我们只不过利用了他们之间发生的一些事,顺水推舟而已,当然也用了一些手段。

    张苡瑜奶奶死了之后,这些事情本来再没人知道,会一直烂在我的肚子里。”

    我带着一丝淡淡的嘲弄的说道:“可是,却被张苡瑜从她奶奶的遗物中,发现一点什么。”

    游文思又猛吸一口烟,咬了咬牙,说道:“虽然我不知道那个死老太婆究竟留下了什么,但是这个死老太婆活着的时候,就太疼爱张苡瑜这个孙女,因为张苡瑜是乔十步的女儿,所以她一直得不到张荞卿的疼爱,张苡瑜小时候一直郁郁寡欢,她奶奶就犹豫着要不要说清当年的事情,不过幸好她没来得及说出口,就先死了,可是没想到还留下了别的证据。”

    我听着游文思一口一个死老太婆,心想,不会张苡瑜的奶奶就是被他杀了的吧?当然这种猜测,我暂时只能埋在心里。

    我说道:“可是张苡瑜并没有说出来,她刚才顺着你的意思,跟张荞卿撒谎了。”

    游文思脸上露出阴诡的笑容,说道:“不,这些证据留着始终是个隐患,而且你也看到了,张苡瑜今天本来是打算说出来的,她最后之所以没说出口,是因为乔十步太令她失望,对吗?可是乔十步始终是张苡瑜的亲生父亲,如果以后乔十步哪天做了让张苡瑜感动的事情呢,又或者,那些证据不小心被乔十步或者张荞卿看到呢,那样我就会失去一切,我绝对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所以我一定要把这份证证据从张苡瑜手里消灭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