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其他小说 > 上海辣妈(三叔公的性福生活) > 【上海辣妈】(1-2)
    上海辣妈(又名:三叔公的性福生活)作者:yyhnxx2017/12/8字数:12706就如同童话一样,每一个人在选择自己另一半的时候,都会有一个很绚丽的梦,男人会有公主梦,女人会是王子梦,只不过绝不多数时候,青蛙不一定会变成王子,被叫做公主的,也不一定就是你心中的白雪公主。

    我不是王子,当然更不是青蛙,只不过我的家中有一只华丽丽长成了天鹅的丑小鸭。

    我跟妻子是中学同学,只不过她是城里的小姑娘,我是乡下来的臭小伙。

    可能因为自己小学就开始寄宿,独立比较早的缘故,很早就接触了一些成人的东西,在阅图、阅片无数后,我练出了一双火眼晶晶,不是说我能发现美,而是不管掩盖在怎么宽大丑陋的校服下,我都能一眼看出对面女生的身材是好是坏,在这一点上,我很佩服自己总能发现别人发现不了的细节,只不过再厉害的眼神,也有走眼的时候,比如我妻子。

    上学那会儿,妻子在班上非常不起眼,常年一付宽边的黑框眼镜,几乎罩住了她的半张脸,头发什么时候都是很随意的用一根手绢在脑后扎起一根大尾巴辫子,永远大一号的宽松校服几乎将她身材完全隐藏了起来,别说是班花,估计连组花都算不上,那时候我的贼眼也基本没怎么在她身上打转。

    我其实就坐在妻子斜背后,我们那一组靠窗,我坐在过道一侧,她在前面靠窗一边。

    那会儿教学资源没现在这么好,一个班多的时候有近60号人,所以位置都会比较挤,也终于让我无意中发现了一个宝贝。

    那是一个秋天(此处不需吟唱),一天上课时,因为头天晚上躲被窝里偷看小说没睡好,课间时我有些迷迷糊糊的趴在课桌上睡觉,正迷糊着,耳边听到了上课的铃声,然后头前方隐约传来一阵好闻的清香,不是香水或洗发水的味道,怎么说呢,就是一种少女特有的体香,自然、清新。

    我慢慢的睁开了眼,映入眼帘的是我一辈子都忘不了的情形。

    因为座位比较挤,妻子要进里面的座位必须得同桌往前让,而且依然位置还不够,那会儿我又在睡觉,她不好意思叫我往后退,于是只能尽力的往里挤,我睁开眼的时候,一个充满了青春气息的美臀就在我眼前几寸的地方,因为课桌的挤压,后腿部被卡在桌子边上,看上去就像把她整个臀部给磕在了我的课桌上,又因为她要尽可能往后翘起才能让过同桌的椅背,所以,我第一次发现:她的屁股好漂亮,平时校服裤子松垮垮的,啥也看不到,今天终于清晰无比的紧绷在我面前,复合针织面料的裤边被丰满的臀肉挤出几道优美的弧线,就像一个绘画高手,随手的几笔,线条虽少,却能几乎完美的展现出她蜜桃型的臀形:圆润、娇翘、挺拔、丰满,尤其那被课桌边挤压出的两团臀肉,鼓鼓的圆圆的,让人恨不得扑上去啃一口,我赶紧将头离远点,并将眼神移开,担心自己会流鼻血,都说女人的,一看胸,二看臀,对我而言,更喜欢看臀,为什么?因为跟屁股后面偷窥不容易被人发现罢。

    而妻子这臀,让我在今后一段时间几乎每次看到她的背影,就会胸中冒起邪火,恨不得伸手去摸一把。

    此后,我开始渐渐注意她,发现就在她大黑框眼镜的背后,隐藏着别人难以发现的风韵。

    她的眼睛其实很大,长长的睫毛几乎刷到了眼镜片上,再仔细看去,她的唇不是传统意义的樱桃小嘴,也不是那种夸张的大嘴巴,而是嘴角带点天然上翘,红唇多肉饱满,有经验的人都知道,这样的唇吻起来会很舒服,很有肉感。

    而且她的皮肤很白,像剥了壳的鸡蛋一般柔嫩光滑,白里带点粉嫩。

    我只觉她越看越迷人,越看越好看,不知不觉心竟渐渐沦陷了还不自知。

    其实整个高中的前两年,我们并没有更深入的交集,而她就像一个丑小鸭,总是默默的躲在教室的角落里,不与人交恶,也没有更多的人能深入了解她。

    跟她的转折是一次偶然。

    那几天,我发现她上课精神总是有些萎靡不振,时常捂着肚子趴在桌子上,最厉害的时候,额头上还会冒汗。

    那个年纪的小男生都还是懵懂无知,谁会注意到这一点,不过我早熟,很快就发现了,而且知道她肯定是痛经了,据说女人痛经是最痛苦的一件事,而且少有办法缓解。

    我看在眼里,心里莫名有些心痛,就想怎么缓解她,当时倒真没别的想法。

    上课时,我都借着别的同学的手机在网上查询。

    中午放学以后,吃完午饭,我没有回寝室,而是翻墙出去,跑了十多处店,终于买到了一只热水袋,毕竟刚刚初秋,卖这玩意儿还没到季节。

    又匆匆赶回宿舍,已快到上课时间了,我硬是等着水烧好灌好,才用个黑口袋装起来,满头大汗的跑去教室,第一节课是自习,不过还是被班主任逮个正着,身为差生,自然要有被训导的自觉,一阵劈头盖脸的痛骂后,我才被放进教室。

    坐下座位时,我轻轻拿笔捅了捅她,她有些不耐烦的回过头,然后看见了微笑的我手中的黑塑料袋。

    "我?"她有些好奇的用嘴型对我说。

    我肯定的点点头。

    她小心的接过去。

    "小心烫。

    "我轻声对她说。

    她瞬间明白了是什么,脸唰得就红了,一直红到了耳根,羞得整整一个下午不敢回头来看我,不过,她没有拒绝我的暖水袋,而是抱在了怀里,这让我很是开心。

    直到放学,她都没回头,只不过我还是注意到,她在离开教室时,瞟了我一眼,见我发现了,飞快的转过头去,脸又红彤彤的,有着说不出的可爱,让我的心飞起来了。

    第二天早上,我又将头天晚上偷偷熬制的姜汁红糖水塞到了她的怀里。

    于是,每天早上,我都会一言不发的强行将一样东西偷偷塞到她手里,她也从一开始的害羞到有些适应。

    当第五天,我又将山楂桂枝红糖水塞给她时,她终于磕磕巴巴的开口了:"那个…我已经好了。

    ""啊。

    "我有些愣,然后又觉得有些囧,赶紧将红糖水收回来,似乎不知该如何是好,直接揭开盖子,咕噜咕噜的给自己一口气喝下去了。

    "噗呲。

    "她一下没忍住,笑了出来。

    我第一次发现,她笑起来好美,好甜,整个人一下子就痴了。

    "呆子。

    "她羞红了脸轻轻骂了一句。

    "你笑什么?"我傻傻的问。

    "你这汤是专门给女孩子喝得。

    "见我傻傻的,她又忍不住咯咯笑了起来,那个早上,阳光分外的明媚,就如同我的心情。

    会出乎看官们意料的是,我们之间的关系并没有因此而突飞猛进,相反,之后似乎又一切回到了从前,两人之间没有更多的言语,其他同学眼里,我们跟往常没有什么区别,只在偶尔两人目光相遇时,会多了一分不可多说的内容,甚至就在体育课上的一次目光交融,也会有了一分喜悦。

    我每一次伸手,还没开口,她都能知道我是要借铅笔还是橡皮擦;她每一次例假,还没开始,我就能感觉到她是不是又开始痛了,只是谁也没开口,没有去捅破这层充满了青春甜蜜的纸。

    时间过得飞快,就在这样隐晦默契的甜蜜中,我们都开始真正面临高考,偶尔晚自习的聊天中,她会旁敲侧击的问同学们的想法,只是我却明白,凭自己的成绩,能考上大学就不错了,哪有那么多的想法,而这份自卑,让我始终不曾开口。

    于是,就在这份隐忍和幽怨中,我们共同走进了高考的考场不知不觉两人来到了一处荷塘边,一座木质栈桥横架于上,觉得风景还不错,又给妻子拍了几张,而她也早已轻车熟路的摆出几个姿势,坦白的说这就是美女的优势,怎么摆怎么好看。

    尤其是此刻荷塘里几朵荷花尚未凋谢,衬得她无比明艳。

    她很随意的趴在栏杆上,似乎在凝视荷花,将侧影留给我拍,只不过在镜头下,这个姿势让人只注意到她胸前的丰硕,我忍不住连给了几张特写,而且从相机回放看,效果还真不错,有种另类的性感和诱惑。

    "你拍哪儿呢。

    "妻子看到了相机上的回放,娇嗔的捶了捶我。

    "你不觉得好漂亮,把你的特点全都给展现出来了。

    ""流氓。

    "妻子嘴里骂着我,眼睛却一眨不眨的看着相机画面,显然她其实还是很满意的。

    "快,快,我们继续。

    "我催她,想乘着没什么人给她多拍几张。

    妻子依言又回到了栏杆边,随着我相机快门的咔哒声,她也拍得越来越轻松和随意,不时得变换着姿势,到后来开始欢快的转起圈来。

    "就这样!就这样!"我的镜头下惊喜的抓住了这一瞬间,她的裙摆随着旋转而撒开,宛若一朵绽放的兰花,而她的头则微微往后转去,身体微微倾斜,显得娇俏妩媚,尤其是黑丝下得大长腿若隐若现的直露出大腿根部,显得神秘而诱人。

    "再转几圈!"我举着相机喊着,学着当初的摄影师,整个人躺在了地上,从这个角度看出,随着她一左一右的转动,她的底裤一览无遗,那丝裹得翘臀,白色的三角内裤尽收在我的镜头中。

    "漂亮。

    "我赞叹着,手中的相机不停,她也转得更欢快了,偶尔还来个跳跃。

    这让我心中一动,抬头四处观察下,似乎荷塘四周都没有人。

    "妻子,要不我们拍点更性感的?"我涎着脸走过去说。

    "更性感的?"她疑惑的往着我,又看看自己身上,"这不已经很性感了吗?""不光是这个。

    "我色眯眯的笑着,凑过去在她耳边轻语了几句。

    "你变态啊。

    "妻子脸一下子红了,"这要让人看见,还让不让人活了。

    ""这有什么,你看网上那些模特,比你大胆的多了去了,还都没你身材好。

    "我劝到,"你看看我的设备,怎么也算准专业的吧,就算有人看见也会以为是摄影师在搞外拍活动呢。

    "好说歹说的劝了半天,妻子这才羞红着脸勉强答应下来。

    "就这一次啊,你快点。

    "说完她羞羞答答,扭扭捏捏的再次背对着我趴在了木栏杆上,仿佛在看荷塘的风景,只不过这一次她的一只手却是伸到了身后,将自己的后裙摆给撩了起来,露出了里面的红色三角裤。

    我只觉那一下血瞬间就冲上课脑袋,有种要溢满从鼻腔里喷出的感觉。

    她的腿上本来就穿着一双黑色的丝袜,让裹在其中的双腿显得更有肉感,也使她的双腿更显修长,也因为此,直到大腿根部里面包裹的红色内裤就显得更加泾渭分明而让人瞪大眼睛了。

    "你拍了没有?"她有些惊慌的看看四周,就怕有人忽然走过来。

    "拍了拍了。

    "我这才想起来,赶紧举起相机来一阵乱拍,只记得记录,根本忘了去构图了。

    结果让她很是不满意。

    "你拍得好烂哦。

    "她不满的。

    "这不第一次嘛,没经验。

    "我讪讪的,分辨到:"再说了,你这黑色丝袜跟白色内裤搭配是挺好看,不过拍出来效果就不太好了,没有视觉冲击力。

    ""我丝袜配白色内裤又不是为了好看。

    ""那为啥你不穿件红色的内裤呢?""哪有那么搭配的,难看死了。

    "我没有接话,而是嘿嘿的笑着。

    "笑什么笑,色狼。

    "妻子娇嗔的掐了我一下。

    "要不,你把丝袜拖了?"我问。

    "这怎么好脱。

    "她看看四周。

    "女人脱丝袜本身就是一个非常诱惑的事情呢。

    ""诱惑给谁看啊。

    ""给我啊。

    ""老夫老妻了。

    ""拍一个吧。

    ""不要。

    "妻子口里说着不要,不过最后还是犟不过我,在我的要求下,背对相机趴在木质栏杆上,翘着臀,脸微微侧起。

    如果从远处看,旁人只以为是一对男女在拍风景照,而事实上,美女的背后,裙子下摆被撩到了她的腰间,搭在她翘起的臀上,裙摆下方,她的丝袜被卷脱到了膝盖弯,从我的角度看去,白色的内裤,嫩白的大腿,被脱到一半的黑色丝袜,将她的下半身分成了不同颜色的三段,有人说,女人最性感的不是脱光的时候,而是欲语还羞的时刻,而此刻,恰是完美的诠释了这一点。

    妻子的棉质内裤并不大,只能算勉强裹住自己的丰臀顶端,绷显出她的丰硕,两瓣臀肉从紧致的裤边挤出,引得人无限遐想。

    她的双腿是前后轻夹的,饶是如此,在拉近的镜头下,还是可以看出,在丰硕的两瓣臀的挤压下,白色内裤底部被挤出几道布纹,正中间浅浅的凹出一条细缝来。

    内裤边下,那一双修长笔直的大腿,看似直上直下的没有一丝赘肉,直到膝盖处卷起的丝袜,看起来就如同穿了一双半透明的长靴一般。

    眼前的景象让我有种想直接扒下她内裤,将她就地正法的冲动。

    不过这大白天的,再怎么兽性大发还是没这胆量。

    一口气拍了20多张照片,眼看远处有人走来了,我们才作罢。

    妻子脸红红的跟我说笑着离开了荷塘,往远处走去。

    第一次外拍就这样结束了,不过对我而言,妻子能够接受并配合我进行外拍,已经是个很大的惊喜了。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