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其他小说 > 我与女神的阉割孽缘 > 我与女神的阉割孽缘(6)
    2020年9月12日高潮过后的章子琳小鸟依人的躺在我的胸上,嗲声道“贱狗,你的舌头真厉害”

    说着她的头慢慢地靠近我的大鸡巴,敏感的龟头感受到她呼吸出的热气,不觉得悸动起来,在那一翘一翘。《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kanqita.com》

    “想我舔你的大棒棒吗”

    章子琳诱惑的说到。

    “想……”

    我对此毫不犹豫!“那你求我呀!说:愿意当我一辈子的奴才,随我处置!”

    她要带我进入更深的陷阱。

    “主人,求求你!我愿意当你一辈子的奴才!随你处置!”

    我不住的哀求着,看着章子琳舔了舔性感的红唇,张开小嘴舔了下去,我感觉龟头一阵抖动,心里激动地等待着自己的龟头能插入她性感的小嘴,却发现章子琳射伸出舌尖一直龟头边上打转,就是没有碰触到上面。

    “舔啊,舔啊……”

    我心里不住的在呐喊,浑身激动的发抖,透亮的粘液从龟头上流出来,可是她还是舔了舔舌头,又抬起头来坏坏的看着我,我快要被挑逗的疯掉了。

    “想要吗,看你的弟弟那么不安分!”

    “求,求求你……给我,给我……”

    我被勾引得欲火焚身,语无伦次。

    “叫主人,乖……”

    “主人,给我,求求你……”

    这个时候我也不管什么尊严,我的尊严早已在爱上她的那一刻已经被践踏的体无完肤。

    章子琳用手攥着我的硬梆梆的肉棒,大力的撸动了起来,一股强大的刺激感直冲大脑。

    “啊!爽死了……”

    我长长的呼出一口气呻吟着,第一次感觉被女生打飞机是那么爽!“看你的蛋蛋涨得这么厉害,里面肯定灌满了精液吧,想射吗?”

    章子琳魅惑的声音让我感觉自己的灵魂都要飘出去,“想,想……求主人让我射了吧!”

    我激动的都快哭了。

    章子琳从睾丸沿着阴茎往上抚摸着,很快的就到了最敏感的龟头了,我感觉我全身都在激动的发抖,手指快到龟头的时候却突然感受不到了,我急得快要哭出来,龟头激动的一涨一涨的。

    “乖了!别把你弄射了一会又硬不起来。喏!想射在我的蜜穴里吗?”

    我吃惊的看着章子琳分开自己的小肉缝,想到自己的鸡巴能在这精致的蜜穴里抽插,哪里还忍得住,我疯狂的喊:“给我,让我来一次,求你,我的女神!

    只要一次,让我死都愿意……”

    章子琳一听,笑嘻嘻的对我说:“你可是我的乖狗,让你死我哪里舍得呀!”

    我一听到章子琳这风骚入骨的话连骨头都酥了,我把鸡巴用力的挺起,“来吧,主人,快……我要疯了!”

    “啊——”

    下体一股剧痛传来我惨叫着。

    等了那么久,不是等到了章子琳的蜜穴,而是她大力的一拳实实的打在我的蛋蛋上,我痛得喘不过气来。

    “啊——”

    又是一下,我感觉我要被打死了,胃里一阵蛋疼的想吐,全身抽搐却不能动,身体在床上无助的扭曲着。

    “别,别打我了!”

    我的脸上已经挂满泪水,我痛苦的几乎说不出话来,可是我还是哀求着,只听章子琳原先坏坏的嗲声,变的冷冷的说道:“贱货,想要和我做爱,等追到我再说吧!否则这儿将是你永远可望而不可及的地方!你,永远都没有机会进入!

    哈哈……”

    她大笑着,欣赏着我在床上痛苦的挣扎!“小宇,你带我来这儿做什么?”

    我开车带着姐姐来到了章子琳的楼下,看着周围的环境,姐姐一脸的嫌弃。《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kanqita.com》

    我却不介意这些,因为这是章子琳主动让我带着姐姐到这儿的,在我看来这是我要胜利的节奏啊!这分明就是见家长的意思呀!“姐!你听我说,一会儿你见到琳琳的时候看在我的面子上一定要客气一点好不好?”

    我为了自己的幸福,只能先把姐姐哄好。

    “就她?我还要对她客气?”

    一个小模特我姐真的不会看在眼里。

    “姐~~,我可告诉你啊!我对她可是认真的,如果我们因为你成不了,我会恨你一辈子的,我就再也不结婚了!”

    我开始用我自己威胁她。

    “你啊!你就傻吧你呀!”

    我姐最疼我,也就我这作弟弟的能这么威胁她。

    我和我姐终于进了章子琳的家门,果然,丁伟也在。

    姐姐周洁见到还有另外一个男生,吃惊的看着我,我只好哄着她先坐下。

    还好,章子琳没有做出让我为难的事情。

    开始一片和谐的喝着饮料闲聊着。

    渐渐的我发觉不对,浑身软绵绵的,眼皮越来越沉,然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啊——”

    我用力的摇了摇头,想让自己清醒一些。

    我的耳边却想起了姐姐的呼唤声:“小宇,小宇!快醒醒!醒醒……”

    我茫然的睁开了眼睛,却看到我们姐姐竟然面对面的被分别固定在了两个医疗椅上。

    “姐,你怎么样啊?”

    我们那光着屁股,都是以最私密的地方面对着彼此。

    “小宇,你别看,别看……”

    姐姐也发现了这一点,她的脸已经羞得通红,白皙的皮肤很快都红了一片。

    “琳琳,琳琳,你在哪儿!你放开我们!”

    我大叫着,能做出这种事情的除了她不会有别人了。

    我叫喊了没几声,房间的另一边的灯光慢慢的亮起。

    章子琳穿着性感的护士装慵懒的躺着赤裸的丁伟怀里,他们舌吻在一起。

    我从这边能清楚的看到琳琳那只温柔的手上握着他的肉棒正抚摸着,充满着怜爱。

    “亲爱的,我们办玩正事,再好好的做吧?如果尽兴的话,我们可以玩个双飞!”

    章子琳不屑的往我这儿瞟了一眼,深情的对丁伟说着。

    “好,都听你的!”

    他们结束了亲吻,从床上起身,然后丁伟挎着章子琳的胳膊慢慢朝我们走了过来。

    “我就知道是你这女人捣的鬼!我警告你,你快放开我们,不然我饶不了你们!”

    姐姐的大小姐脾气一下子上来,直接就大吼了起来。《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kanqita.com》

    “还真是吵啊!”

    章子琳挽着丁伟坏笑着看着姐姐,好像在看一个笑话,她甩手给了姐姐一个重重的耳光,“骚货!一会儿我就让你的弟弟看看你是怎么伺候男人,怎么在男人的身子底下浪叫的!”

    “你,你说什么呢!你这婊子,你敢打我……”

    姐姐哪里受得了这样的气,要不是手脚被束缚着,她早就扑到章子琳的身上,把她给撕碎了。

    “亲爱的,这骚货怎么样?她可是名媛、人妻、少妇,比那些女生更有女人味,更有经验呢!”

    她的手在姐姐的身上肆意的抚摸着,姐姐想躲却怎么也躲不开。

    “放开她,求你了,琳琳,放过她吧!她可是我唯一的姐姐啊!”

    我大叫着,带着哭腔,我本来只是觉得章子琳就是图刺激,没想到她竟然狠毒到这个程度。

    “哟!我都把你给忘了!现在知道心疼姐姐了,那你别接赌约啊!愿赌服输,你没看到吗?现在我已经接受了丁伟的追求,我们现在是一对了!嘻嘻……”

    章子琳嘲讽的笑着看着我,我这才意识到这简直就是他们给我下了一个套。

    “赌约,什么赌约?”

    姐姐关心我胜过她自己,她大声问道。

    “一个精彩的赌局!他们两个人用三个月的时候追求我,如果一方失败,他不仅要永远的失去获得我的资格,还要心甘情愿的被我剥夺他作男人的权利,也就是被阉割,永远的留下我的身边,像太监服侍皇上和皇后那样服侍我们终身!”

    章子琳得意的说道。

    “什么?”

    姐姐吃惊的瞪大了眼睛看着我:“这样荒唐的赌局你都接受了?”

    看着姐姐的眼神,我也有些后悔,十赌九骗,正因为我的过失,先是害了夏薇,现在又要害我的姐姐还有我自己。

    “谁让你的宝贝弟弟爱我呢!为了讨好我,他都宁愿把你这最疼他的姐姐献给我的男朋友!看我多大度,以后我们可以共享一个男人,我不介意也叫你一声姐姐的!呵呵……”

    她说着在周洁的下巴上捏了一把。

    “疯子!你们都疯了,啊,啊……”

    姐姐气得浑身发抖,她大叫着。

    “怎么,你还不乐意了吗?”

    章子琳放开了周洁,给丁伟使了一个眼色,丁伟会意的一笑,站在了姐姐周洁的两腿之间。

    “你,你要做什么?你滚开!你知道这么做的后果吗?”

    姐姐看着丁伟挺着胯间的大肉棒一步一步的向她靠近,吓得大叫着。

    “你混蛋!有什么你冲我来!放开我姐姐!”

    我急得大叫,眼泪顺着脸颊流下来,这是悔恨的泪水。

    章子琳踩着高跟鞋向我走了过来,一身性感护士装的她,看上去更加的勾魂。

    “哟,怎么还哭了呢?是舍不得自己的姐姐享受大鸡巴呢?还是舍不得失去自己的小鸡鸡呢?”

    她说着推过了一套手术用具,走到了我的面前。

    “琳琳,求你,放过我们好不好!你要什么,要多少钱我都给你!求你了,别玩了……”

    我不停的乞求着她,希望她能放开我们。

    “呵呵……你知道要钱多俗!那些冲着你的钱的女生你不是都看不上吗?我如果要钱的话,是不是也和她们一样了?”

    章子琳无辜的看着我,手里拿起一根装满不知名液体的注射器,缓缓的排着里面的空气,继续说道:“放心,我以前是读医科的,很专业的!连局部麻醉的药都给你准备好了!一点儿也不会痛苦的!”

    “不,不……”

    那边传来姐姐的惊叫声,丁伟把深红色的龟头威勐的张开对着她的脸,浓郁的男性气味扑面而来。

    “快舔啊,用你淫贱的舌头舔它!别磨蹭!”

    丁伟猥琐的笑着,他抓住了周洁的长发,控制着她的脑袋。

    姐姐美丽的脸上流露出痛苦和无奈,看着那让她作呕的肉棒举到嘴边,布满粗糙皱褶的龟头轻轻晃动着,一滴透明的粘液在马眼处闪着白光。

    “快舔!骚货!那边你的弟弟还在看着呢!你是要我们现在就阉了他吗?”

    耳朵里传来丁伟兴奋的呵斥和羞辱声。

    “唔……”

    姐姐有些绝望的张开樱唇,把那充斥着男性骚臭味的龟头含了进去!“啊……真舒服!”

    丁伟忍不住大叫,那感觉就好像自己的肉棒有生以来第一次被一个温暖柔滑的腔体包裹着一样。

    那极致娇嫩的触感和直接做爱时相差万里。

    “姐姐……你嘴巴棒极了!啊啊……嗯……好好的舔,一点一点的……”

    丁伟舒服的呻吟着。

    姐姐服从的吞吐肉棒,先用舌头仔细舔舐棒身,每一个褶皱和包皮的缝隙也不放过,把清理出来的污垢吞咽下去,最后还用舌头反复的舔舐马眼处分泌的液体。

    “啧啧……”

    姐姐努力的讨好着丁伟,只不过想获得一个让我摆脱阉割命运的机会,可是她不知道章子琳就是要这么折磨我们,看我们痛苦的样子。

    “哎,真的好大啊,我要赶紧将你的宝贝割下来,我要好好珍藏你的肉棒还有睾丸!”

    章子琳瞪着她的双眼看着我的生殖器官,最后把玩着。

    她的脸上泛起兴奋的红晕,她对着分开了双腿,护士短裙慢慢的被撩起,我看见章子琳那白皙的大腿和那被白色蕾丝包裹在里面娇嫩的阴唇,我的肉棒立马硬了起来。

    我早已经是被心中女神那纯洁无暇的肉体所折服,我乞求着她:“琳琳,我愿意被你阉割,做你,你们的奴,求你放过我的姐姐好吗?求你了,这是我最后的乞求……”

    “好!那我们开始!”

    章子琳见我同意就开始直接准备手术,把我求她放过姐姐的话无视了。

    正当我失望的时候,章子琳却爬到我的面前,直接骑坐在我的脸部上空,对我说道:“让你舔我的蜜穴,算是给你答应我的奖赏怎么样?这将是你以后最基本的工作了!幸福吗?”

    章子琳那娇嫩湿润的阴部就在我的面前,我的心跳忍不住加快,面对这样的诱惑我更加把持不住。

    我把嘴唇往上一凑,深深的吻在她那已经湿润的蜜穴中。

    “啊!嘶嘶……”

    章子琳的淫水被我舔的横流,而此时我的肉棒更是一怒冲关高高耸立在章子琳的面前。

    我的肉棒被她的手一把捉住,我感觉更是爽翻了天,我此时已经忘记了一切,忘记了她这双套弄我肉棒的手就是在随后阉割我。

    我只是更加努力的舔她的阴户,那阴唇儿被我舔的翻来翻去,那爱液更是流了我一脸。

    随着章子琳开始加快套弄我肉棒的速度,我越来越感觉自己小腹有一股力量在游动,并且那股力量开始朝肉棒那边汇聚。

    “啊,啊……要射……射……”

    章子琳一下子从我的身上下来,手里拿起一把锋利的手术刀,从我阴茎的根部滑过,直刷刷的将我阴茎切了下来。

    “啊——”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疼痛冲过大脑,我感觉此时就像世界末日一般,下体疼痛难忍我开始忍不住嚎叫起来。

    “不,不……小宇,你怎么了?”

    听到我那如杀猪般的惨叫声,姐姐惊得在呼,丁伟却没有就此放过她。

    丁伟把被姐姐含得硕大的肉棒从她的嘴里抽了出来,然后用力的在她的阴唇上拍打了几下。

    “啊,啊……不要,不要……求你……”

    她扭动腰部想要躲避,可是这一切都是徒劳的。

    她眼看着丁伟那粗大的肉棒无情的插进了自己的蜜穴,用力的抽插了起来。

    “啊,啊……”

    姐姐咬着嘴唇,不想发出羞耻的呻吟让对面的弟弟听到。

    “赏你的!嘻嘻……”

    章子琳坏笑着,把双腿之间白色蕾丝贴身小内裤脱下来了,硬塞进我的嘴巴,于是我被堵住咽喉说不出话来。

    “呜呜……呜呜……”

    章子琳找来的麻醉药也确实好,要不是我眼看着自己的鸡鸡被割下,除了巨大的恐惧,基本没有别的痛苦。

    我的鸡鸡被割下来之后立马被章子琳扔进一旁装满福尔马林液体的标本瓶中,随后她开始用剪刀剪开我的阴囊,用手硬是将我的两颗睾丸挤出来。

    她突然回头看着我,诡异的笑着说道:“看到了吗?这就是你的睾丸!它也将永远的属于我了!”

    而我的精神近乎崩溃,只隐隐约约听见章子琳长出一口气的说道:“好了,大功告成!”

    当我悠悠醒来之后,我发现我躺在一张大床上面,我挣扎的试图站起来,但感觉浑身无力,我看了看床右边的一张日历,已经距离我被阉割的日子过去了十来天。

    我尝试着活动自己的四肢,一切都还正常,只是觉得自己下体没有一点感觉,一阵阵平滑感从双腿间传至我的大脑,让我失落无比,以后我就不是一个完整的男人了!随后大门被人打开了,章子琳和丁伟走了进来,两人站在床边看着我:“贱货,你终于醒了!我还等着你好起来服侍我们呢!”

    “我姐姐呢?”

    我忽然想到了姐姐。

    “哼!你又是一醒来先想到别的女人是吧?”

    章子琳生气的看着我。

    “我,我……”

    我竟无言以对。

    “好了!你放心,你的姐姐啊现在已经离不开丁伟的大肉棒了!他现在应该算你的准姐夫了!呵呵……”

    看着我痛苦的样子,她一定很享受,都这个时候了,还没有忘记羞辱我。

    “嘿嘿……,便宜你的小子,以后你可以在旁边看着我和琳琳做爱!只是你只能看不能上知道吗?哦哈哈……”

    丁伟突然语气里满是得意的对我说着,然后与章子琳相视大笑了起来……本站随时可能失效记住:kanqita.com

    收藏以备不时之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