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其他小说 > 小网友的大入侵 > 小网友的大入侵()
    【第一章:少年降临】2020年9月12日我曾经认为这个世界是有总有规律的,如果有问题总是可以预测可以防范的,结果只有当一个皇帝扛着金锄头出现的时候,我才知道,这个世界的强者根本不和我们普通人讲道理,因为他们自己就是道理。《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kanqita.com》

    就像他说的,我的所谓聪明和预见只是局限在我这个层次而已,对于他,一切努力,没有价值。没必要不甘心,因为这叫降维打击。

    当时他没有解释,我也没心情让他解释和研究,直到现在我才知道这个词的含义。但即使如此,就算让我现在回到当初去面对这一切,我也不认为能阻止我们全家的战败。

    ———刘其名阳光和熙怡人,在邓家镇上,在一所小院子里,早上六七点钟的阳光穿过高大的枣树枝叶掉落到地面上显出一点点温亮的黄色,树的枝叶上还留着昨天晚上一夜的雨水。

    风煽动着树叶,让这颗树不甘平静,仿佛连风和树木也充满了雨后新晴的活力。

    但即便如此,这可树的颤抖也似乎比平常的时候要更剧烈,甚至比昨晚那场不大的刮风下雨时候抖动的更剧烈点。

    过道门口的大铁门还没有开,这代表院子的主人还没准备好和外界交流,出了过道,一块块灰白色小方砖砌得平平整整,把地面硬化起来。上面还有几处地方是没有渗下去的昨夜的雨水,仿佛小水洼,也隐隐反射着阳光。北面五间北房上面镶嵌着白色的瓷砖,是北方人家惯有的建筑风格。门口是一个门台,门台上是台阶,台阶两侧是主人家专门留出的土地,用来种些花花草草,只不过院子里的植被比其他人家多很多,而又非常干净整齐,显示出主人家格外的更加洁净和喜爱花草,甚至还种了几根北方很少见竹子。

    植被在西南侧,那里是主人专门留出的土地,用来种植那颗枣树,也许是没有除干净,很多青草又浅浅的冒出头来,仿佛在软软的告诉别人什么叫春风吹又生,而枣树的晃动似乎也是对主人的不满,埋怨主人没有更加尽心尽力的照顾自己。

    其实照着主人平时的习惯,几天前就该打理了,只是这几天别说是这些花花草草,就连主人自己也没有好好打理自己,只是因为主人自己也身不由己。

    因为主人此刻正躺在树下的圆石桌上,只穿着一件绿色的短衬衫,雪白的皮肤从衣服中间显出来,只是衬衫没有系上扣子而已,她的大腿被一双小手扶着脚踝压在胸前的巨乳上,两缕头发被汗水粘在胸口处,大部分长发还是和脑袋一起垂到边缘,那长发中黑白间杂,显示出女人的年龄,但是那张垂在桌边有些许皱纹却充满情欲媚红的脸上还是让人觉得别有风味。

    那张石桌只能容下她身体躺下,脖子只能伸在外面,十几分钟的酸痛让她只能无力的垂下去,只留下身体被旁边的男人弄得前后不停的摆动。而双手只能紧紧的抓住桌子的边缘防止自己被推倒地上去。

    因为她知道这个男人只要看到羞辱自己的机会一定会一把抓住,只要他发现自己没有抓住桌边,他一定瞬间变成野兽用巨大的阳物在自己疯狂的喘息中把自己从干到桌子后面去,然后让自己在泥泞的土地里被他疯狂的做着。

    奶奶,你好美。凌锐看着奶奶那满脸的娇羞,又有与众不同的可爱,他的鸡巴涨的更大,连蜜穴似乎都感受到了入侵者的兴奋的肿胀着,用女人的本能把它包裹的更紧,虽然这只能让入侵者在冲刺的时候摩擦更加舒爽,而自己被弄得四肢绵软罢了。《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kanqita.com》凌锐把鸡巴深深的全插进奶奶的蜜穴里,巨大的龟头层层挤开小穴里微微颤抖的嫩肉,直到顶到花心才停止,而花心经过龟头一夜的猛烈冲击,和自己的主人一样变得非常乖巧,虽然被龟头顶的往后一缩,却没有本能的闭合子宫口,反而松软的张开,仿佛小女孩的两片嘴唇一样半吻半含住那马眼吐着粘液的龟头。

    啊,女人只能在男人插到最深处时,本能的从喉间传出一身娇媚的呻吟。

    凌锐没有抽动,用龟头紧紧顶在花心像手指一样按摩着花心不停的扭动,经过刚才二十分钟慢慢肏干,觉得体力恢复的差不多了,他就又开始调戏自己的奶奶,本来因为高潮四肢绵软的奶奶,花心被龟头摩擦的又兴奋起来,花心的小嘴也越张越大,只要孙子稍稍用力就可以突破花心,把巨大的龟头突进自己的子宫,他却只在“门外”不断的玩耍。

    凌锐趴到奶奶的身上,虽然身体只能到达奶奶的巨乳,鸡巴却还是不断的摩擦这花心软肉。

    好孙子,真的不能再磨了,好痒,真的好痒。随着花心传来无数酥麻的快感,她开始后悔怎么自己长了这么个子宫口,只要一碰就浑身发痒,本来自己的老公从来就碰不到,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还有这样的弱点,后来自己在儿子家的时候,竟然不知怎么被孙子发现了这一点,然后那天晚上自己只能忍受这孙子刻意的玩弄,浑身刺痒酥麻的一遍遍玩弄,一遍遍高潮,到最后还被孙子这种办法威胁着,在黑暗的走廊里,隔着门缝看着自己的儿子和儿媳,求他用大鸡巴顶着花心内射。

    听着奶奶软软的哀求,凌锐知道奶奶的弱点又被自己控制了,但他丝毫没有同情奶奶的意思,看着奶奶的淫荡的表情,只想更加彻底的让她堕落下去。

    谁说不能磨,奶奶听见自己的叫声了吗?雨可已经停了,你的叫声很容易让邻居听见呢。

    此言一出,本来一整晚被干的昏昏沉沉的奶奶马上下意识的咬紧了牙关,可是她哪里想得到孙子的想法,凌锐见她一咬紧牙关,马上用力的搅弄起花心来,潮水般的快感马上把奶奶的意志冲得七零八落,但是丧伦败德的危机感有让她不得不忍受强烈的快感只能,用几乎留出眼泪的美眸看着孙子,仿佛再说不要不要。

    这正中凌锐的下怀,本来是温柔摩擦花心的龟头,突然后退,然后一阵猛烈的冲击,伴随着下体的“噗嗤”声,凌锐霸道的问道,没听见哥哥跟你说话吗?敢不回话是吗?胆肥了是吗?

    伴随着三个问题,每个问题都伴随着对花心暴力的侵犯,而身下的奶奶也花枝乱颤,终于再也忍不住,淫叫突破了贝齿,传在了清晨的院子里。

    她当然知道是孙子故意找茬,就是为了让自己更加羞恥,好让亲奶奶的小肥穴可以更软更紧的含住那根巨大的入侵者,好分泌出更多的液体,让自己的主人更加羞恥堕落。但是被人干了一夜享受了十几次高潮的女人,实在受不了了,如果不能让自己的男人赶紧射出来,只怕自己还要高潮好几次,今天怕是就下不了床了。

    好哥哥,不要欺负奶奶了,好爽……求你……求你射给奶奶……奶奶?凌锐瞪了她一下,速度抽插的更快,又忘了想受精的时候该说什么了是吗?要不要再帮你回忆回忆?

    她被凌厉的眼神看的浑身一凛,想起那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快感,慌忙忍受着孙子的大鸡巴带来的快感,像个小女人一样服软的嗲嗲道,别……别,说着,觉得还不够用来安抚孙子,生怕他再次增加肏干的速度和力量,也顾不得身体的位置,她慌忙绵软无力的伸出玉臂,搂住孙子的脖子,酥酥的开口,哥哥……别……别欺负傅雨……傅雨……啊啊啊……会乖乖的受精的,嗯……你好坏……故意顶人家那里……我不做奶奶了,我……要做凌锐的女人,我要当……你的小雨妹妹,小雨好爽,被哥哥插穿了说着,两条雪白的长腿缠住了凌锐的腰,仿佛一只猴子挂在树枝上。《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kanqita.com》

    这才是我的小乖乖……好棒……男孩虽然比同龄人高大一点点,在奶奶丰满躯体的对比下仍然显得瘦弱,但就是这具丰满的肉体,却被双腿间的男孩干的淫叫连连,侬声软语的求饶,更是让这不伦的交媾里产生的色情对比显得无比迷人强烈。哥哥干的你爽不爽,你这骚货听不听话,还敢说要告诉爸爸吗?

    爽……小雨被哥哥干的好爽……我听话……嗯……不行……还来……额……让你高冷,让你不听话,让你不乖,凌锐每句话都重重的插到奶奶美穴的最深处,冲开绵软敏感的穴肉一只顶到花心,给胯下的女人极大的快感。

    我乖……以后小雨乖乖听凌锐哥哥的话……我谁也不告诉……不行……啊啊啊……又要来了……傅雨在孙子重重肏干下,兴奋的堤坝终于在脑子里决堤,感觉浑身的快感现实从全身集中到大脑里,又从大脑里如同水银泻地般的流遍四肢百骸,最后集中到自己的子宫里,变成莫名的肿胀感,这种感觉陌生又熟悉,陌生是因为自己以前从来没有过,熟悉是因为她早已知道这个感觉是因为什么,要怎么办,以及自己有多么失态,然后又如何被孙子嘲笑,最后自己风骚久旷的身体是如何怀念这种感觉,最后因为这种感觉,让自己作为长辈不断地堕落下去,就像现在一样。

    这次这么快?

    才一两百下,凌锐就感觉到奶奶的小穴突然四面八法的朝自己的鸡巴压迫过来,每次龟头顶到花心,花心都会放肆的吐出水来,烫一下龟头,让他得到过人的享受,每插一下,他都能觉得阴道里越来越热,这是奶奶要潮喷的前兆。

    他有心理准备,只是没想到这么快而已,至于奶奶的蜜穴,其实第一次玩的时候他没觉得这老女人的骚逼没有什么不同,甚至比其他熟女的骚穴更加松弛,凌锐是颇为失望的,觉得根据面相猜测奶奶有一个迷人美穴,最后发现自己看女人竟然看错了,因为她的阴道美则美矣,却并不十分舒服,算不得什么名穴。但是连续做几次以后,他发现奶奶的淫水根本不怎么往外流,而且小穴里温度奇高,最后小穴高潮时的收缩程度远远胜于其他女人,直到奶奶最兴奋的一次高潮,他才知道,这个女人的小穴要充分开发以后才能使用。

    那就是现在了,傅雨在不断的刺激下,还来不及等凌锐发起总攻,傅雨自己突然就自己崩溃一泻千里,没有给凌锐一点准备时间就进入了高潮。

    傅雨四肢抽搐,猛烈的快感,让她一片空白,嘴里准确的说是从喉咙里发出一阵阵嘶哑的呻吟。她的小穴突然变成一条巨蟒的体内一般,而本来气势汹汹的巨物入侵者反而成了主动钻进巨蟒体内的猎物。而本来以柔软怯懦闻名的子宫口的突然张开,然后一口吞下冲进来的龟头,死死咬住,靠着子宫那小小的固定力拉住龟头不让它出去,阴道的穴肉也像蟒蛇一样密密麻麻的缠住肉棒棒身,凌锐暗暗心说不好,他知道后续有可能不受自己控制,果然,根本来不及做准备,在自己的鸡巴被阴道“锁死”以后女人体内所有积累的淫液如温泉般一股脑的喷在龟头上,那种温热的舒爽连绵不绝,甚至比做爱本身要舒服许多倍,做爱只能从下体和内心感受到快感,而这种淫液的浇灌感觉却可以让人如入云端。连凌锐也停止抽送,停下默默闭着眼睛享受起这种美妙的快感。

    就这样,虽然两个人的身体甚至眼睛都停止了动作,但是体内的蜜穴和肉棒的纠缠却依旧如火如荼,动静之间,尽显奇妙。

    就这样过了十几秒,突然凌锐猛地睁开眼睛,一股强烈的感觉冲上大脑,不好,自己要被这个女人夹射了,本来对自己的性能力无比自信的凌锐,还从来没在女人面前失过手,任何女人在自己面前都只有高潮连连的份,如果她们不苦苦哀求,软糯娇嗔的请他射精,他就能无休无止的用快感对她们进行征服。直到遇到自己的奶奶,才第一次打破了自己的心理优势。

    上次在自己家,自己正一边羞辱,一边欺负,一边把奶奶干的娇喘连连的时候,就出现了现在的情况,自己被蜜穴咬住动弹不得,只能无限制的享受的淫液的浇灌和穴肉的厮磨,结果平生最多最猛烈的一次射精交代在了自己奶奶的嫩薛里,虽然在此之前他已经让她各种臣服,各种羞恥,各种软糯,各种风骚,也因为经历四五次高潮而四肢无力的只能撅着屁股让自己猛插猛干,射精的时候也让奶奶高潮失神,淫液喷尽,但是凌锐仍然不甘心。

    这次这种感觉又来了,虽然自从上次以后他也苦苦思考征服奶奶这种蜜穴特技的办法,但是想出来的办法都没有很好的把握,并没有必胜的把握,如果贸然做实验,再输给奶奶,虽然上次自己算是平手,如果再输一次,自己的脸往哪里放,怎么当她的哥哥,难不成说哥哥的大鸡巴被妹妹小骚穴一夹就射了?

    固然这是偏执,可是凌锐每次想到这里都,不由的愤愤起来。

    这次还这样,不甘心,可是怎么办呢?

    凌锐感到射精的压力感如山一般逼来,哪里还有时间思考,他咬紧牙关强忍着因为美妙淫液的浇灌而带来的快感,试着抽动或者插入一点自己的肉棒,试着从紧紧咬住的子宫口获得一点抽送空间,但是丝毫没有价值,因为,花心已经变得软软的,小幅度的晃动只会让花心像小嘴吧一样跟着左摇右摆。

    但是每次丝毫的动作都会让奶奶感受到从子宫传来的巨大快感,身体也颤抖起来。

    凌锐不管怎么动都没用,眼看龟头已经开始搏动,马眼已经张开,甚至前列腺液都已经被精液挤出来了。

    大脑眼看一片空白,凌锐突然大口一声,操你妈的,这一声怒吼吓了一跳,已经是早上了,而且没有风雨声掩盖,凌锐这样的大叫只怕会立刻吸引人来。凌锐那还顾得上这些,不故一切的借着身体的力量往外拔自己的鸡巴,力量之大感觉就不是在做爱,而是被老虎咬住了在奋力逃命。

    正处于极度兴奋的花心哪里这么容易放他走,在他抽出的时候软软的花心仍然不甘心的含着龟头的肉棱,仿佛舍不得老公离开的小娇妻一般。傅雨感觉巨大的龟头把自己的子宫都在拉的移位。

    凌锐继续奋力的拔着,终于,似乎隐隐的“嘭”的一声仿佛开瓶盖的声音,自己的鸡巴终于获得了自由,凌锐刚想松一口气,谁知拔出来比留在里面更凶险,丝丝淫液靠着子宫的压力和子宫口微微的缝隙,像是浪潮一样跟在鸡巴后面泄了出来,像海浪一样拍打在龟头上,这感觉让凌锐欲哭无泪。

    老子百战百胜,今天竟然要栽在这里了。射就射吧,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等我恢复了,再把你操的哭爹喊娘,巴拉巴拉,巴拉巴拉,凌锐脑子里瞬间闪过一百种向奶奶复仇的方式。

    精液终于爆射出来。滚烫的精液,让傅雨浑身痉挛,却咬住自己的袖子,喉间发出诱人的哼声和喘息。本来一阵阵媚红的脸上,无限的受用与娇羞,整个人仿佛少女的第一次高潮一样,流露出迷人的光彩。

    平时任何人,包括凌锐在内都会觉得这个表情竟然出现在一张当了奶奶的女人的脸上,一定非常迷人和诱惑。恨不得拍下照片来,作为纪念。

    但是现在的凌锐不这么想,他见到奶奶现在如此享受的表情,气不打一处来,即使已经开始喷射精液,脑子里依旧飞速运转,但是想了很多,唯独忘了一件事,那就是奶奶现在淫荡的表情都是拜他所赐。他立起上身,一把抱住奶奶的双腿,把刚抽出来的鸡巴又大力的顶了回去,在受精的同时被用力的肏干,在涌出的淫水也顺着鸡巴和阴道的缝隙喷了出来,沾湿了两个人的下体。

    本来借着淫液想要反击的蜜穴,在精液龟头和淫液冲击下被致命的快感一举击垮,那些淫液的热度和冲击力全变成对女体自己对自己的刺激。傅雨再也忍受不住,像是母狼一般发出了一声压抑有狂野的叫声,她的蜜穴在三重打击下再也没有缠不住肉棒棒身,花心也仿佛战败了的公主,软软的松弛下去无法闭合。只能任由喷射精液的侵略者把浓白的液体喷射进自己的子宫,烫的自己的子宫壁颤抖不止。

    而凌锐也感觉到奶奶蜜穴的变化,边射边进行最后的肏干,直到十几秒后,再也射不出一滴精液,才把鸡巴深深顶进蜜穴伸出,享受着最后的温存。

    而另一边,傅雨再也坚持不住,脑袋一歪,竟然昏迷了过去,而嘴边流着因为无法控制快感而失神的口水,在一阵阵如死人般的抽搐中,嘴里还不断的吐出白色泡沫。

    享受了射精的舒爽之后,凌锐才回复理智。看着身体绵软抽搐,美眸紧闭,口水四溢,连白沫都吐出来的奶奶,凌锐自己也生出丝许懊悔。本来想要慢慢玩弄奶奶最后一炮的,让她在庭院的阳光里,享受孙子内射的高潮,如今看着屈服的奶奶如此狼狈,凌锐也忍不住突然出现了男人的保护欲,他把竹藤摇椅搬出来,然后把只有一件衬衫的奶奶放在初晨照在院子里的第一缕阳光下。

    凌锐虽然年轻也还是经不起这丰满奶奶的全部消耗,他觉得自己好像被吸干了,就像是又回到了那天晚上自己干她时,她人生中第一次潮喷之前的感觉,这种从来没有的感觉,那就是感觉自己被掏空。看来奶奶的蜜穴的这种高潮是在是男人的克星,当时他就心想,这老女人真要命。只要遇到高潮,就仿佛把男人身上所有的淫欲和阳气全吸走一样。

    狐狸精。虽然,对自己的奶奶不甚恭敬,但却完美的说明了当时的感觉。

    凌锐给她铺上毯子,虽然春夏不冷,但是丝丝的风,还是有个毯子会让自己的女人更温暖舒服些。然后穿上衣服,搬了一把小凳子坐在昏睡的奶奶旁边,伴随着藤椅的摇晃,整个人趴在奶奶傅雨旁边,靠着自己的腰力缓缓地和藤椅一起摇晃起来,不知不觉竟然也睡了过去。

    院子里,结束了不伦的交媾,重回宁静祥和,阳光出来了,穿过沾满雨水的树叶,穿过随风轻摇的树枝,被刚才剧烈的活动下吓跑了的小鸟又回到了枝头,伴随着太阳的升起,阳光洒在院子更多的地方,整个院子都是充满春天的生机气息。

    而,院子正中,一个头发斑白的美妇美眸紧闭带着凝重的喘息,沉睡着,旁边孙子伏在她的扶手旁边,跟随着藤椅的晃动,安然的小憩。

    只是在这美好的画面中,一张灰白毯子下,是一具迷人的雪白肉体,而她的双腿中间,精液缓缓地正流出来,沾到了一无所知的藤椅上。

    【未完待续】本站随时可能失效记住:kanqita.com

    收藏以备不时之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