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其他小说 > 劫后余生 > 劫后余生(05)
    2020年9月12日第五章第二天医院里面的人就开始小声讨论,昨天晚上有人无缘无故地摔倒在医院的楼梯之中,不仅是胳膊断了,同时还摔成了轻微的脑震荡,众人对于这人的遭遇都有几分同情,毕竟他陪着亲属前来看病,亲属的伤病还没有好,自己反倒是落了一个如此的下场,说来也是挺令人唏嘘的。《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kanqita.com》

    医院里面调查这件事的工作人员,却认为这件事情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最为直接的证据就是昨晚楼梯间的照明灯不知为何突然坏了,而且当时发现伤员的时候,他的身边散乱地扔着一些杂物,其中最为特殊的是一根稀奇古怪的管子,看上去构造有点类似于潜望镜的样子,于是工作人员将前面几天的录像全都调了出来,果然发现此人的行动有些不太正常,像是从不在做手术的人员门前等待,一有时间就往楼梯间里面钻等等。

    由于旁边就是洗手间,而且楼梯中间也没有必要装摄像头,对于发生这样的事情,医护人员只能先询问一下刚刚做完手术的黑老四,面对医护人员的发问,黑老四却是直言全都是自家弟弟不小心摔倒才造成这样的结果,与其他人无关,而且自家弟弟性格打小就有些孤僻,不太喜欢跟人打交道,所以才会有些反常的举动。

    医护人员听完黑老四的讲述之后,虽然还是不太敢相信黑老四说的就是实情,但是由于黑家两兄弟来的时候,开口找的就是最好大夫,住最好的病房,一副财大气粗的样子,医护人员也不愿意得罪这两人,况且一个男人带着潜望镜这样的东西,待在女卫生间的旁边,这种事情传出去绝对会败坏自家医院的名声,于是这样一场小小的风波在双方的默契之下,悄悄地消失在医院之中。

    与医院的平静不同,做成这事的陈小星和余瑶却是兴奋异常,毕竟能这样瞒天过海地处理掉对自己亲人、朋友心存歹意的恶人,这种成功感实在是让人欣喜,两人之间的关系也因为此事更为亲密了一些,本来对于能有这样一名美女老师作为自己好友,还感到非常喜悦的陈小星,完全忽视了余瑶身上老师这一份特性,日后在课堂之上这位美女老师对于自己的关照可谓是“无微不至”。

    “陈小星同学,站起来,朗诵一下这篇诗词。”

    “陈小星同学,好像昨天你的作业没有交啊,还不赶快补上。”

    “陈小星同学,你的这篇作文写得一点都不出彩,请重新再写一篇。”

    “陈小星同学……”

    面对余瑶这样热烈的“关爱”,陈小星实在是承受不起,每次上语文课都是提心吊胆的,心中都有几分的后悔,当初选择和余姚一起合谋这件事情,要是能再想出来一个主意彻底搞定这个美女老师就好了。

    思考着这个问题,陈小星走在前往医院的路上,最近几天自己爸爸的身体恢复得越来越好了,身上也不用再插着各种奇奇怪怪,看上去十分吓人的管子,而且也慢慢的可以进食一些流食了,虽然意识还没有清醒过来,但是陈小星相信应该不用再等太长的时间,自己就可以重新见到一个生龙活虎的父亲了,谢天谢地,这种感觉真好。

    陈小星还没有来得及好好品味一下这种喜悦的情感,旁边一声甜美地呼喊将陈小星拉回了现实之中,“陈小星,你给我站住,我喊你几声了,你难道没有听到吗?”

    陈小星带着苦大仇深的表情慢慢回过了头,记得爸爸说过山下的女人都是老虎,这可真是至理名言,眼前余瑶脸上的笑容依旧那么亲切,胸前挺立的双峰依旧那么高耸,就连自己亲手抚摸过的两条长腿依旧那么性感,但是不知为何陈小星对眼前的美女老师提不起一丝的兴趣,懒洋洋地回答道:“余老师,我刚刚实在是没有听到您的声音,实在是抱歉。”

    “你这臭小子,我不是说过私下的时候,不用一口一个老师地喊我,叫我一声余姨,不好吗?或者最好能叫我一声余姐,这才是最好的。”余瑶少女心爆棚地说道。

    “好的,余姨。”

    “切,无精打采的,话说小星这两天为什么看到我就不高兴啊?”

    那还不是因为你把我照顾的太“周到”了,心中想想,开口却变成了,“没有啊,余老师,我只是一直在担心我爸爸的情况,所以最近一直提不起来什么兴趣。《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kanqita.com》”

    “记得要喊余姨!唉,说起来也是,要是我父亲这时躺在医院里,恐怕我也没有这个心情在这里说说笑笑了,你这孩子也真是可怜。”

    余瑶说完之后,将小星揽到了自己的怀中,用手轻抚着陈小星的脑后,想要帮小星分担一点身上的痛苦,陈小星这时感觉自己的脸突然进入到了两座柔软至极的山峰之中,眼前看不见任何的东西,仔细倾听似乎还能听到微弱的心跳声,脸部同样能感受到因为呼吸而微微起伏的酥软感,最为奇妙的就是鼻腔之中能够嗅到一股淡淡的奶香味,这就是传说中的洗面奶吗?

    本来对余瑶还有几分不满的陈小星,这时将所有的结缔全都忘了一干二净,胯下的二弟也有了抬头的迹象。

    然而好景不长,没过几分钟,一种窒息的感觉传到了小星的大脑之中,“唔,老师,不对~余姨~放开手啊,我快喘不过来气了。”

    等到余瑶放手之后,陈小星站在一旁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还好自己不是好色如命的色狼,不然恐怕自己就要成为第一个被女人用胸口闷死的人了。

    “小星,为什么你脸色红成这种样子,口水都留下来了?”余瑶一眼就看出了陈小星脸上的异样,不解地问道。

    我能说闻到那种淡淡的奶香味,食欲都上来了吗?陈小星急忙将口水处理掉,一本正经地辩解道:“没有啦,老师刚刚肯定是眼花了,好了,我现在先去医院里面了,余姨,您先去忙吧,再见。”

    余瑶看着开始向着远方跑去的孩子,低头看看自己衣服上一点口水的痕迹,摇摇头感叹到还真是一个孩子啊。

    到了病房之后,陈小星再次见到了明媚动人的母亲,为什么岁月好像没有在自己母亲的身上留下一丝痕迹呢?余瑶老师看上去已经是非常年轻了,所以她才敢让自己喊他余姨,但是对于自己的母亲,现在看来感觉像是姐姐一样,这个问题小星在很小的时候问过自己的妈妈,当时收到的回答是一顿“竹笋炒肉”,从此之后小星再也没有问过这个问题,但是从小星记事起,妈妈的容貌好像从来没有变过。

    “傻站着干什么?还不赶快过来帮下忙。”

    听到母亲的吩咐之后,小星急忙上前,妈妈虽然漂亮,但是对自己实在是太严厉了。

    “去把这张药单送到楼下取药的地方,我去上下洗手间。”

    听到宁雨曦提到洗手间这个地方,那晚的场景再次浮现在小星眼前,小星情不自禁的将视线转移到了自己母亲的胸前,明明看上去没有余瑶老师那么大,为什么那天自己看到的会那么惊人,难道自己看花眼了吗?陈小星摇了摇头,想要再次确认一下,宁雨曦带着几分生气指责起来。

    “还不快去,你看看你一天天做事情拖拉个不行,写作业是这样子,让你做个事也是如此。”

    陈小星在母亲还没有抱怨完就跑了出来,倘若人类身上总共只有一百种问题的话,母亲绝对能在自己的身上发现101种毛病,一路小跑送完药单回来,估计母亲还没有回来,小星就想进去仔细看看父亲现在的状况。

    奇怪,为什么门突然锁上了?小星没有在意这些细节,大力地拧住了病房的门把手,毕竟是医院这种特殊地方,房门就算是上锁也没什么用,推门之后就看到了徐雅姐姐在准备父亲等下来要吃的食物,由于父亲现在只能吃一些流食,徐雅姐姐正在耐心地将各种营养液和熬好的豆浆勾兑到一起,似乎自己突然地出现吓了徐雅姐姐一跳,手中的一支胶囊落在了地上。

    徐雅看了一眼来人,手忙脚乱的将胶囊从地上捡了起来,开口打招呼道:“小星啊,你今天下学这么早啊?”

    边说话随手将那支空荡荡的胶囊收到了自己身后的口袋之中。《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kanqita.com》

    “对啊,今天我们学校里面停电了,年级主任大发慈悲让我们早点回家了,哇,这豆浆闻起来好香。徐雅姐,谢谢你这段时间天天这么辛苦地照顾我爸爸了,就连做出来的食物都给人一种食欲大开的感觉。”小星真诚地表达着自己的谢意。

    “没,没什么,我本来就是你爸爸的秘书,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完成你爸爸布置下来的工作,现在他这个领导生病了,我就只能好好照顾他的身体。况且这些豆浆什么的,全是你妈妈做出来的,我才没有这个手艺呢。”

    “徐雅姐,上次来的那个同事是不是喜欢你啊?我听说这两天你们公司不需要派人来照顾我父亲了,他还是天天都会过来看一下。”陈小星忍不住八卦道,“啊?你是说陆强吗?”

    “对啊,就是我父亲受伤那晚送我回家的那名叔叔。”

    “就他?想都别想,我喜欢谁都不会喜欢他的。”

    “可是我看他每次来的时候,眼神全都在姐姐身上啊,徐雅姐就忍心让他这么失望吗?”

    “好了,这个话题到此为止,我该喂你爸爸吃饭了,等下全都凉了。”

    徐雅不愿意在这个话题之上过多的停留,打断了陈小星的话,端起刚刚调制好的一碗豆浆,一勺勺放在自己嘴边吹凉,试下温度之后,才会一滴一滴地喂到陈建宇的口中,陈建宇此时虽然没有意识,但是身体的本能驱使着他缓慢地蠕动着自己的食道,将这些身体最需要的营养吞咽下去。

    徐雅姐真是好细心啊,要是让我来做这件事情,恐怕要不了三分钟的时间自己就没那个耐心了,而徐雅姐维持这助动作循环了将近三十多分钟的时间,才将一小碗的豆浆全都喂完了,小星由衷地叹服道。

    “徐雅姐,你真是太了不起了,要是让我去做,恐怕这辈子都不能做好,这段时间真的谢谢你了,最近你都消瘦了好多。”

    “没错,这段时间,你真的要好好的感谢一下徐雅姐,要是没有你徐雅姐在医院里面陪着我日夜不断地守护着你的爸爸,恐怕他身体恢复得绝对不会有这么快,而且最近这段时间,你徐雅姐明显比前几天瘦了好多,徐雅,这段时间实在是辛苦你了,谢谢了。”

    宁雨曦回到病房之中,听到小星的话之后,感觉自家儿子真的是长大了,已经懂得感恩了。

    面对宁雨曦母子两人的谢意,徐雅竟然呆在了原地,不知应该说些什么,直愣愣看着空荡的饭碗出神。

    Zh市福瑞集团坐落于市中心最豪华的地段,与其他各种商业公司高楼林立的情况有所不同,福瑞集团占地面积极大,但是楼层最高仅有六层,在市中心这种寸土寸金的地方,能有一家这样的公司显得格外的另类,巨大的占地面积按照功能分为不同的区域,其中包括大片的购物区,步行街,美食街,而陈建宇工作的地方位于被层层商业区包裹的最中心,这就是福瑞集团最为核心的地方,公司内部的管理人员以及职位较高的员工都在这座六边形的建筑里面办公,一到五层都是各个部门办公的地方,最上面的一层才是公司内部高管的办公室,仅有六层的建筑在外面看来却是有着十几层楼那么高,最大的原因是由于福瑞集团总部当年设计的时候,每层的高度都足有五六米,站在里面会给人一种变矮的错觉。

    此时一扇门前挂着董事长门卡的办公室内,房间装饰格外的豪华,猩红色的地毯铺满了整个房间,抬头一看就能见到头顶高悬晶莹剔透的水晶灯,墙上挂满各种不知从哪里收藏来的艺术品,西方细腻逼真的油画,国内写意感十足的泼墨图,东西方的文化在这个小小的空间之中碰撞,最为绝妙的是挂在宽大的老板桌身后的一副横联,上书四个斗大的草字“宁静致远”,笔法苍劲有力,煞是威风,似乎能体现出这里主人的几分性情。

    与房间这些华贵的艺术品格格不入的是在茶室两个激烈争吵的人,一位头发已经略微发白,一身古典的唐装穿在身上,另外一名却是身着订制西装的中年人站在茶桌一旁,此时房间里面构建出来宁静祥和的气氛被两人的争吵搞得荡然无存。

    “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对付陈建宇这样的人,要的就是一击必杀,现在你做这么多的事情完全是画蛇添足,徒留把柄在别人身上罢了,我给你说的话,你怎么就记不住呢?”

    “你没看到我这次做的多么成功吗?现在陈建宇怎么样?还不是乖乖的躺在医院里,能不能活还是两说呢,我认为我这次做的没有任何破绽,到现在还没有任何人怀疑到我的身上。”

    年长的老者此时拧着眉,由于情绪激动,愤怒地指着眼前嚣张跋扈的中年人,高声喊道:“没有人怀疑?你说的这话就像是五岁的娃娃光着屁股在街上走,还需要别人怀疑吗?你也不想想当时陈建宇带着老婆参加公司聚会的时候,你那丢人的表现,当时在场所有福瑞集团的工作人员,哪个不知道你对陈建宇的老婆动了心思,现在还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陈建宇就非常”

    合理“地出车祸住院了,你以为别人都是傻子吗?”

    中年人听到对方又提起了宁雨曦,初次见到宁雨曦的画面再次浮现在了脑海之中,当时公司内部的酒宴之上,那一抹丽人的身影刚一出场就深深地吸引了自己的目光,各种各样的美女自己睡过得都数不清了,但是没有一个拥有宁雨曦身上的气质,当时自己脑中贫瘠的词汇竟然难以形容眼前的丽人,后来回想起来,大概只有出尘这样的词语能够稍微描述一下她的气质吧,她的身上好像永远比别人少了几分烟火气,对于自己这种见惯了灯红酒绿的中年人,她的出现无异于洗涤心灵的良药,遗憾的是她当时在酒宴之上,丝毫不给自己半分脸面,就连自己舔着脸请她喝杯酒,都被她都婉言拒绝了,既然这样那就别怪我心狠了,我都得不到的东西,别人更不配拥有。

    回过神来,眼前依然是老者愤怒的面孔,中年人觉得自己这次不能退让,“爸,不管怎么说,这次的事情完全没有丝毫的证据,堪称天衣无缝,就算是别人怀疑也没有一点用。””那你这次失败之后,为什么还要派人去医院里面蹲守陈建宇的病房呢?你害怕别人查不到你派去的那两人就是当天制造车祸的人吗?

    ““你,你怎么知道了?”

    “还好我知道了,不然让那两个废物动手,只会将所有的错全都引到你身上去,这就是你说的天衣无缝的计划?真是可笑。”

    “不管再怎么说,我也是帮你处理掉你眼中一根刺,你不是一直说陈建宇是拦在你面前最棘手的拦路虎吗?现在我帮你清理掉他,为什么你还要反过来埋怨我?”

    老者脸上的神色已经十分不耐烦了,下达了逐客令,“好了,这件事情到此为止,停下你所有的小动作,不然的话,就给我从福瑞集团滚出去,我眼前的钉子我会自己拔掉,不需要你来操这份心。”

    中年人看到老者已经将头转向了窗外,再说不出一句话,气恼地摔门而出,想让我停手?除非宁雨曦乖乖的爬到我的床上来,不然谁都别想让我停手。

    ……时间总是能推着人一点一点地习惯或者改变,在陈建宇住院的这半个月时间,宁雨曦刚开始的时候还会因为空气之中弥漫着各种刺鼻的气味而轻微过敏,为隔壁病房的一名慈眉善目的老爷爷突然离世而悲痛不已,为楼下一对小夫妻产下一名可爱的女儿而心中窃喜,现在的她早已适应了空气之中消毒水的味道,对于医院里面上演的一幕幕悲剧或是喜剧全都习以为常了,唯一让她每天提心吊胆得永远是自家躺在病床上的先生,宁雨曦每天带着最为温暖的笑容陪伴在他的身边,晚上又在被窝之中暗自抹泪,为这顿饭自家先生多吃了几口而欣喜,为自家先生身体突然出现的异常而揪心。

    这时想着是不是该帮自家先生剃下胡须,那时却又在考虑要不要多学一点与医学相关的知识。

    事情的转折发生在半月之后的一天中午,当宁雨曦贴近自家先生的耳边,悄悄地述说着自己相思之情的时候,突然看到自家先生紧握了半个月的右手悄悄地松开了,宁雨曦激动地从自家先生松开的右手之中取出了那一枚钻戒,回想起当年陈建宇向自己求婚的场景,一时之间这些天从未在陈建宇面前哭过的她泪如雨下,傻瓜,要是没你,其他东西又有什么有意义呢?

    宁雨曦擦干眼泪之后,急忙跑出病房,将这个消息汇报给了主治医师,经过医生再三确认之后,告诉宁雨曦这就是病人逐渐好转的征兆,要不了太长的时间病人的意识就会完全恢复,宁雨曦安奈不住心中的喜悦,将这个消息第一时间告诉了期盼爸爸恢复健康的陈小星。

    陈小星由于今天是周末正在家中休息,收到母亲发来的信息之后,第一时间赶到了医院,此时的病房之中,陈建宇头部的纱布大多数全都取下来了,随着这段时间宁雨曦和徐雅日夜不停的守护,陈建宇的脸色开始逐渐变得红润起来,但是两位女士却因为日夜的忙碌,显得有些心力交瘁,尤其是徐雅选择在晚上帮忙照顾陈建宇,脸色更加憔悴一些。

    “妈妈。我爸爸醒来了吗?”

    “小声点,不知道你爸爸现在还需要静养啊,你这样大呼小叫的成何体统?”

    “妈妈,我不是担心爸爸的状况吗?好的,我知道了,以后一定小声点,我爸爸快要醒来了吗?”小星看到母亲脸上的不悦,急忙改口道。

    “医生说就这两天绝对会醒来,徐雅,你先去休息一会儿吧,这两天你一直熬夜,你看看你的脸色都这样了,让人心疼死了。”

    徐雅摇摇头,没有说些什么,宁雨曦看到劝不动徐雅,也就只能作罢,三人就这样静悄悄地在病房之中等待陈建宇醒来,不知何时陈建宇的眉毛微微地抖动了一下,这一点细微的变化当然没有逃出小星的观察,“妈妈,徐雅姐快看,爸爸他真的要醒过来了。”

    “知道了,我们眼睛又不瞎,不需要你说给我们听,小声点。”宁雨曦照常批评着自己的儿子。

    当陈建宇的眼睛缓缓睁开,漏出满眼迷茫的时候,这时的三人再也安奈不住心中的喜悦之情,齐声高喊道:“老公~”

    “爸爸~”

    “经理~”

    “我这是在哪啊?”

    三人由于过于喜悦还没有来得及回话,小星突然听到身后的房门被人从外面大力地推开了,只见两名警察,一名律师,身后还跟着父亲住院当晚自己见过的,那名福瑞集团的负责人,“你好,我们是Zh市警察局的,这是我们的证件,这里有没有一名名叫陈建宇的先生,他涉嫌一桩金融欺诈案,对方公司已经有人起诉他了,希望陈建宇先生能够配合一下我们的调查。”

    那位福瑞公司的人员此时看上去一脸无奈,似乎在表述着自己已经尽力了,但是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实在不是自己愿意见到的。

    小星此时由于过于惊讶,张大嘴巴直直地看着前来的几人,另一边的徐雅似乎被这条消息给吓到了,竟然直接昏厥了过去,只有宁雨曦起身扶住倒在一旁的徐雅,带着几分疑惑回答道:“我家先生就叫陈建宇,但是他刚刚从昏迷之中醒来,现在还不方便回答诸位的问题,希望你们能稍等一段时间再过来询问。”

    “可是这件案子的涉事金额实在过于巨大,我们只能现在请陈建宇先生简单地回答一下几个问题,这位女士,实在是对不起了。”

    “对啊,宁雨曦,我和陈建宇在一起搭档多少年了,我知道他的秉性,他肯定不会让自己背上无名之罪的,放心有我在,绝对不会让你们家老陈吃亏的。”

    宁雨曦冷眼看着随声附和的人事部门经理——赵明宇,心中的焦急可想而知,正在局面陷入僵局的时候,一声微弱的声音打断了在场所有人的思绪。

    “妈妈,我要吃奶,我好饿,妈妈。”

    宁雨曦欣喜若狂地回身看向了躺在病床上的陈建宇,声音颤抖着说道:“好,宝宝乖,妈妈就在这里,谢天谢地,你终于醒来了。”

    站在病房门口的几人看着里面这既温馨又诡异的画面,全都愣在了当场。

    直到宁雨曦将徐雅放到了另外一张病床上,开始动手准备食物,才对着门口四人发问道:“你们现在还准备继续问话吗?”

    (待续)本站随时可能失效记住:kanqita.com

    收藏以备不时之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