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其他小说 > 石青山 > 石青山(18)
    石青山·第十八章2020年9月12日石青山放开何氏,挺着一根阳具走到符离身边。《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kanqita.com》

    符离带着满腔的恨意看着他。

    石青山丝毫不以为意,符离现在就是桉板上的一块美肉,任由自己玩弄。

    他没心思再像以前那样调情,一下子将她的衣服撕开,露出少女精致年轻的肉体。

    符离没有出声,只是恨恨地看着他,如果目光能杀人的话,石青山只怕早已死了无数回了。

    石青山上了床,将阳具抵在符离的蜜道口,他要好好享受一下这块美肉。

    阳具没有受到丝毫阻力,一下迫开两片肉瓣,然后长驱直入直达蜜道深处。

    蜜道内没有淫液,本该干涩无比,只是石青山的阳具上沾满了何氏的口水,起到了润滑的作用。

    阳具方一插到底,便即开始大肆抽插起来,符离紧闭嘴巴,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声音。

    她知道自己今日无论如何也逃不出石青山的手心,再怎么怒骂也是无济于事,与其做这些无用功,不如想想办法怎么才能逃出去。

    随着阳具的不断深入,蜜道中开始慢慢泛出淫液,一丝快感也渐渐传入符离脑海中。

    符离紧咬牙关,努力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声音,然而少女的身体是如此敏感,即使她再怎么忍受,随着快感越来越强烈,也终于忍不住发出一声低声的呻吟。

    这一声呻吟彷佛给了石青山极大的鼓舞,阳具瞬间加快了速度,犹如打桩一般一下接着一下深深插在蜜道中。

    符离开始痛恨自己为什么无法忍住,然而快感像浪潮一般一阵阵涌向脑海之中,让她几乎就要放声大叫。

    符离一边痛恨自己,觉得羞耻,一边却又极度享受这种快感,这种感觉就像躺在柔软的云端上,全身都被塞满了柔软的棉花,轻飘飘的。

    石青山看着她的表情从一开始的满脸恨意再到随后的苦苦忍受,再到最后的一脸享受。

    石青山知道符离开始陷入在这种肉体的欢愉之中了。

    符离毕竟只尝过两次男女之欢,对于这种事就像跗骨之蛆一样,肉体的快感很快便让她沉醉,虽然她还在苦苦支撑不让自己叫出来,但眉眼间的春意早已将她彻底出卖了。

    石青山面露得意,将阳具一下接着一下深深插在蜜道中,他要让符离彻底沦陷在情欲中,彻底成为自己的性奴。

    此时何氏已经幽幽苏醒,她看着床上不停淫弄自己女儿的石青山,心中充满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她恨石青山,恨他让自己变成如何淫荡的一个女人,恨他让自己在女儿面前羞辱自己,更恨他还在自己面前淫弄女儿。

    可她除了恨之外还有另一种复杂的感情,昨夜那一场欢愉,石青山让她再度感受到了做女人的快乐,要知道自从有了符离之后,符严碰她的次数就越来越少,到了近几年更是半年才碰一次,而每次皆是短短半盏茶的时间就结束了,要知道她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正是需求旺盛的年纪,这样的生活对于她来讲,和守活寡又有什么区别。《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kanqita.com》

    何氏神色复杂地看着石青山,她就这样坐在地上,不知该做些什么,想要去阻止石青山继续淫弄符离,可她又知道自己不是他的对手,可看着他继续这样下去,心里也不是滋味。

    其实她的心里还有一些不甘,不甘心要和其他人分享石青山,即使这人是自己的女儿也不行。

    此时眼看着符离也开始渐渐陷入情欲,原本低沉的呻吟声一下喊了出来,浪叫声一声比一声更大。

    何氏心中那丝不甘迅速转换成了嫉妒,明明是我先来的,凭什么要让你享受!何氏耳中充斥着符离的浪叫声,这叫声似乎是天下最好的春药,刺激着她那颗因为嫉妒而开始扭曲的心。

    她站起身来,一下趴到了石青山的背上,双手伸到他的胸前紧紧抱住,将一对巨乳贴在他的背上,随着身子一上一下滑动,温软的乳肉也不断上下擦洗着石青山的后背。

    石青山一边大力肏弄着符离,一边也在注意着何氏的动静。

    他见何氏突然上床,心中还微微吃了一惊,直到她抱住自己,将巨乳紧贴自己的后背时,方才明白她居然是来争风吃醋的。

    石青山一边享受着符离下体的紧致,一边享受着何氏巨乳的温软。

    石青山享受着这对母女的肉体,符离已经彻底放弃了抵抗,她的下体极度收缩,死死箍住石青山的阳具。

    何氏也不甘示弱,除了用巨乳不断为石青山按摩之外,还会趴在他的胸前用温热的香舌挑逗他的乳头。

    石青山连吸冷气,只觉自己都快被这对母女榨干了,但同时也很得意,他更加迫不及待想看到符严的反应了。

    又是一日过去,趁着三女熟睡之际,石青山再度来到了玉皇堡。

    他看着洞开的大门周围不见一人,心里隐约有些异样。

    他盘算了一下正欲进去,突然听得一声大喝:“小贼,我正要找你,你倒自己送上门来了。”

    石青山吃了一惊,急忙循声看去,便见门内缓缓走出一人,黑衣黑袍,气度森严,正是符严。

    想来符严已经从堡内下人口中得知了一切,他冷冷看着石青山,森然道:“你掳走我的妻女,如果你能乖乖送她们回来,我便留你一个全尸,若是不然,挫骨扬灰。”

    说到最后四个字时,符严的面色变得更加的阴沉,双臂略微抬起,蓄势待发。

    石青山没想到今日会遇到符严,但此刻既已遇到,也是躲不过了。

    况且符严的气势早已锁定了自己,自己若有半分逃走的念头,他必会发动雷霆一击取自己性命。

    一念及此,石青山索性摘下面具,满脸冷笑看着符严。

    符严乍然见其真面目,表情从震惊逐渐转到不可思议,再从不可思议转到盛怒。

    他万万想不到石青山居然还敢出现在自己面前,居然还敢来参加比武招亲,甚至敢趁自己不在堡内时掳走自己的妻女。

    符严不愧是久经江湖之人,他深深吸了口气,表情逐渐镇定下来,沉声问道:“这么看来,你母亲也让你救走了?”

    他见石青山不出声,又冷笑道:“你可知道你母亲在堡内被多少男人玩过了吗?”

    不待石青山出声,他又一下伸出两根手指,道:“二十个,二十个男人,整整二十个男人玩过他。《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kanqita.com》”

    他似笑非笑看着石青山,最后又道:“现在你就有二十个爹了。”

    符严说出这番话来,本以为石青山会暴跳如雷,自己便可以趁着他心神大乱之际一举击杀,即使杀不了他,至少可以将他打成重伤。

    符严心思深沉,不敢贸然出手,是因为如今不知石青山武功的底细,虽然曾经在比武招亲时见过他出手,但后面两场却是一次也没有出手。

    再者当时自己去追红叶书生,那时正是最后一场比试,石青山对阵叶修,如今叶修不在堡内,不知二人胜负,符严更加不敢轻易出手,虽然他自信可以重创甚至击杀石青山,但想必自己也要付出不小的代价。

    而要付出大代价的事情,他符严一向是不愿意做的。

    符严看着石青山的面色,满以为他会阵脚大乱,不想石青山面上竟然没有任何表情。

    他冷冷看着符严,好像他说的一切都和自己无关。

    半晌过后突然露出一抹残忍的笑容,一字一句对着符严说道:“那些人在我母亲身上用的手段,我全部用在了你的妻子和女儿身上。”

    即使符严心思再如何深沉,如何内敛,此刻也忍不住眼皮直跳。

    他强行忍下出手的冲动,眼神愈发怨毒,石青山冷冷看着他,见其竟然能够如此沉住气,心下也不禁有些佩服。

    一阵微风吹过,将二人周围的沙尘卷了起来,迷失了眼睛。

    石青山正要抬手,却勐然发现烟尘顺着一个方向倒卷了过去,在烟尘中间出现了一个空洞,一个拳头勐然从空洞中出现,对准自己的胸膛狠狠砸了下来。

    石青山虽然吃了一惊,但其临危不乱,右脚后退一步避开拳锋,左手擦着其手腕拍了下去,正是家传武功乱云掌的招式。

    符严这一拳只是试探,他见石青山切其手腕,小臂上抬,与石青山的手掌狠狠碰了一下。

    砰的一声,二人各退一步,继而再度斗在了一起。

    符严不知石青山武功的底细,见其竟然能修复被自己毁掉的丹田,知其定有奇遇,说不准已经练成了什么神功,当下也不敢怠慢,打起精神与石青山游斗,十招中竟有八招守势,两招攻势。

    石青山见符严如此,以为其是因为妻女在自己手上,投鼠忌器,这才不敢全力相博,当下也是精神抖擞,口中长啸连声,攻势愈发勐烈。

    石青山所料也有几分道理,符严也正是因为不知妻女下落方才与其缠斗,想要找机会将他擒下逼问二女下落。

    却不想这样反倒让自己束手束脚,反倒让石青山占了上风。

    石青山越打越是畅快,将全身功力运用到了极致,丹田内的内力犹如海水一般连绵不绝涌向四肢百骸,乱云掌一招接着一招打出,招招皆取符严要害。

    符严一边惊讶石青山内力之雄浑,一边又不住盘算着如何一招制胜。

    其实符严早已知道石青山的内力极为强横,先前的比武之中,他已经见识过了。

    但临到自己与他对阵,方才发现其内力竟然如源源不断的水流一般,丝毫没有干涸的迹象,想来定是与他修复的丹田一样,由奇遇而来。

    他转念又想,若是自己也有了这种内力……一想到此,符严心底隐隐有些兴奋,如今石青山在他眼中不仅是寻找妻女的关键,更是自己称霸武林的契机。

    若是自己有这一身的内力,再加上自己的心机和武功,称霸武林指日可待。

    只是若要得到石青山这一身内力可不简单,若其不配合自己,难免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符严心中不住盘算着,最后索性一咬牙,也罢,先擒下这小贼再说。

    符严一旦认真起来,二人的均势一下就被打破了。

    石青山内力虽然强横,但临阵经验太少,尤其是从来没有与顶尖高手对战的经验。

    符严招式又如鬼魅一般难测,一拳打出,途中往往会连变数招,由拳化为掌,再从掌变为指,一招之内竟然包含着多种不同的武功。

    石青山从未见过这种招式,一下子阵脚大乱,被符严抓住机会连续进攻,完全落在了下风。

    石青山苦苦支撑着,他想不到符严的武功竟然会比自己高出这么多。

    其实这也难怪,若是石青山只靠着这一个多月的苦练,就能轻易胜过符严几十年如一日的苦练,那么世间还有什么道理可讲。

    再者石青山前几日一直沉迷女色之中,疏于练功,如今被符严这一通攻势打得阵脚大乱,也是在情理之中。

    符严甫一占了上风,攻势越来越勐烈,拳、掌、指一招接着一招,皆往石青山要害而去。

    石青山就如狂风暴雨中的一叶孤舟般苦苦支撑。

    好在其内力实在过于强横,虽然一直处于下风,倒也没有丝毫落败的迹象。

    符严越斗越心惊,他完全想不到石青山的内力竟然能够让他支撑这么久,自己这一套狂风暴雨的攻势下来,就算是江湖中的绝顶高手,那些成名几十年的高手也要暂避锋芒。

    没想到石青山竟能仗着内力的雄厚苦撑这么久,而且看迹象短时间内完全不可能败下阵来。

    石青山的内力越是惊人,符严心底的贪婪就越强烈。

    此刻的他又生出一个念头,他要看看石青山内力的极限到底在什么地方。

    一想到此,符严的攻势勐然缓了下来。

    虽然如此,但招式依然是连绵不绝,将石青山压得完全喘不过气。

    不过好在与先前相比,压力已经减轻了不少,虽然还是无法占据上风,但十招中倒也可以反击个一两招。

    石青山精神一振,想来符严定是内力渐有不济,再斗下去,凭着自己源源不断的内力,定能重占上风。

    石青山重振精神,努力与符严游斗,用的皆是家传的乱云掌。

    碧波神功虽然也有掌法,但他却只学了一套剑法,今日来此又全无准备,长剑落在了石室中。

    好在这乱云掌也是武林一绝,配合上悲魔心经的内功也是颇有威力,掌风呼啸,直拍符严。

    符严却是心中暗喜,石青山越是这样,他就越能知道这套内功的极限,到时若能将这套内功抢到手,自己也好知道它的短处,日后再加以弥补。

    二人从晨间斗到午时,早已过了百招。

    符严见石青山丝毫没有力竭的迹象,反而越战越勇,心下已是大为震惊,没想到这套内功竟然如此强悍,为免夜长梦多,还是先擒下石青山,将内功心法夺过来再说。

    此时只听石青山一声长啸,双掌勐然往外一翻,但见原先两道掌影一下化为四道,四道再化为八道,八道化为无数道,漫天的掌影噼头盖脸往符严全身拍去。

    这一招‘风卷残云’乃是乱云掌中的一式绝学,漫天的掌影虚中带实,实中带虚,让人分辨不清。

    不过此时再石青山手中使出,却是每一掌皆是实招,带着呼啸的掌风往符严身上拍去。

    也亏得石青山练了这悲魔心经,有了极为庞大浑厚的内力,方能将这虚虚实实的一招化为如此霸道的一招。

    若是换了别的人,如此久斗之下就算也使出这招,只怕也会一下耗尽内力,让对手捡个便宜。

    符严对于石家的乱云掌也是颇为了解,这一式‘风卷残云’使出,本以为就像以往一样都是虚中带实的招式,还像以前那样接连打出百余拳来破招,不料甫一接触,他惊骇地发现这些掌影皆是实招,猝不及防之下连着中了几掌,吃了个大亏。

    不过好在他及时抽身,除了身体酸痛之外倒也没受什么伤。

    符严脚下急退,拼着受了几掌之后退出了三丈距离。

    然后趁着石青山招式使老,尚未来得及变招之时勐然冲了过去,双臂一阵,双拳直捣石青山胸前。

    石青山情急之下急忙后退,符严紧追不舍,双拳始终不离石青山胸前数寸。

    石青山见状勐一咬牙,双臂横档胸前,硬受符严这一招。

    砰的一声,石青山只觉小臂一阵剧痛,脚下连退十余步。

    符严得势不饶人,紧赶数步,趁着石青山尚未回息之时又是一拳打了过去。

    一招受制,招招受制。

    石青山原本占了一丝先机,被符严化解之后又被抢了先手,如今步步受制,只得勉强苦撑。

    符严已经得知了悲魔心经的厉害之处,哪里还会让石青山再发挥出来,丹田处的内力疯狂涌出,一拳一掌直取石青山的要害。

    不到片刻,石青山已经中了数拳,其中一拳正中前胸,胸骨深深凹了下去,在衣服上沁出一片血印。本站随时可能失效记住:kanqita.com

    收藏以备不时之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