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其他小说 > 神雕公孙止 > 神雕公孙止(6)
    神雕公孙止(6)贞淑人妻新作寡2020年8月24日作者:双层菠萝堡字数:10009嘉兴陆家庄。《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kanqita.com》

    李莫愁以一敌四,游刃有余。

    这时柯镇恶被拂尘所逼,后跃闪避,她踏上一步,几人以为她要趁势追击,均向前靠拢,未料到她腰肢一扭,急向后仰,转瞬已离武三娘不到二尺。

    武三娘吃了一惊,挥掌向她额头击去。哪料她轻功卓绝,腰肢轻摆,如一朵水仙在风中微微一颤,身子已经滑到了陆二娘身侧。蓄力已久的左掌向陆二娘小腹击去。

    眼见陆二娘难有幸理,李莫愁突然听到利刃破空,眼角余光瞥见一抹黑光自屋顶直奔自己而来。若要就此击杀陆二娘,自己也难免利刃加身。

    兔起鹊落间,她身子一顿,右手浮尘自上而下打在那黑光之上,只听『嗤』的一声,拂尘麈尾断为两节,那黑光受力改变方向,『噌』的一声插在李莫愁和陆二娘之间的青石板地面上,深入大半截,原来是一柄黑色长剑。

    李莫愁大吃一惊,她内力灌注之下,那麈尾坚似铁石,却被这黑剑一击斩断,同时拂尘震荡,几欲脱手而出。她知道不但这黑剑是难得的神兵宝刃,来人也是功力卓绝,不在自己之下。

    眼见屋顶一道身影扑下,她心知此时讨不得好处,更不停留。足尖一踏,身子轻飘飘越过大门,伸手一甩,一蓬银光射向身后。

    只见那人袍袖急挥,将银针尽数拦下。那边陆立鼎却闷哼一声,身子慢慢软倒在地。

    陆二娘急忙过去扶住他。柯镇恶和武娘子赶紧和来人见礼道谢。只见那人是个中年男子,身量高大,面目消瘦英俊,一脸威严正气。

    那人只道自己名唤公孙止,路过此地见有女冠行凶,仓促间出手相助。说完急忙去看陆立鼎。

    公孙止将陆立鼎右臂衣衫撕开,取黑剑挑开血肉,取出一枚银针。陆立鼎手臂污血涌出,黑气扩散变慢。

    陆二娘这才躬身拜谢救命恩人。公孙止见她眉目秀雅,绣做富家太太打扮,眉目间忧愁尽显。此时精致的妆容略有散乱,看着比穆念慈还要年轻一点。

    心中一荡,面上却不动声色。

    这时外边有人大声叫唤,疾奔而至。却是武三通终于赶了回来,他疯癫已久,才略清醒。此时不过一两句关心,就将武三娘感动的几欲落泪。

    武三通须发蓬松凌乱,乌黑一团,脸上却皱纹深陷,叫人难以判断年岁。武三娘四十出头,一身宽大灰色衣袍随风轻动,隐隐可见身形高挑消瘦。眼角微有皱纹,肤色微微泛黄,似是长久操劳忧愁之故,却不掩她动人颜色。

    公孙止实在没有料到武三娘这么好看,比之年轻十多岁的穆念慈陆二娘还要多几分风韵。

    思考下却也恍然,原著有提到武氏兄弟相貌出众,但武三通糟老头子一个,这基因自然来自武三娘了。

    这时武三通言及几个孩童被藏在窑洞之中,陆二娘急要与几人同去,被公孙止拦住。

    “劳烦柯前辈、武大侠夫妇去带几个孩子回来吧,我留下替陆庄主疗伤,也防止李莫愁去而复返。”

    于是众人将陆立鼎抬入内堂。武三通东弯西绕,奔行数里,领着二人到了一座破窑之中。几个孩子安然无恙,陆无双正自哭闹,柯镇恶却大喊一声“不好,赤练蛇心狠手辣,未必肯就此放弃,咱们可能要引鬼上门!快走!”

    众人出窑洞未行几步,听到一声轻笑,李莫愁已经俏生生到堵在众人身前,手中拂尘搭在肘弯,却是取了洪凌波的。

    “武三爷,你把两个女孩儿留下,我不与你为难。”

    李莫愁对陆展元的恨意积攒了十年,如何肯轻易放弃。仗着自己轻功高超,抓住了几人分兵、那『高手』不在的空档,堵住几人。

    这『空档』,自然是公孙止故意留下的。甚至陆立鼎中的那根银针。也是他借机甩过去的,李莫愁忌惮于他,那一把银针本全是奔他而去。

    武三通和李莫愁大战一场,加了柯镇恶和恰逢其事的郭家双雕,仍然不是她的对手,武三通和二雕分别被冰魄银针射中。

    李莫愁欲待打杀程英陆无双二女,却被暗器石子两次所阻。她以为是那黑剑主人又至,心知不好,提着陆无双,展开轻功如疾风掠地,转瞬间奔了个无影无踪。

    程英见表妹被擒,大叫着追了上去,直到前面小河拦路,无法再行。她沿岸奔跑叫嚷,忽见左边小桥上黄影晃动,一人从对岸过桥奔来。程英只一呆,已见李莫愁站在面前,手里却没再抓着陆无双。

    程英见她回转,甚是害怕,大着胆子问道:“我表妹呢?”李莫愁见她肤色白嫩,容颜秀丽,冷冷的道:“你这等模样,他日长大了,若非让别人伤心,便是自己伤心,不如及早死了,世界上少了好些烦恼。”拂尘一起,搂头拂落,要将她连头带胸打得稀烂。

    她拂尘挥到背后,正要向前击出,突然手上一紧,银丝给什么东西拉住了,竟甩不出去。

    她大吃一惊,转头欲看,蓦地里身不由主的腾空而起,被一股大力拉扯之下,顺势朝后高跃丈许,这才落下。左掌护胸,拂尘上内劲贯注,直刺出去,岂知眼前空荡荡的竟是什么也没有。

    只见程英身旁站着一个身材高瘦的青袍怪人,脸上木无神色,似是活人,又似僵尸。

    接下来那青袍怪人隔着程英小小身躯,将李莫愁戏耍一通。

    李莫愁眼见不敌,转身便走,奔出数步,双袖向后连挥,一阵银光闪动,青袍人袍袖一挥便即打落,却未能拦下第二波射向程英的银针。

    那青袍人叫了声:“啊哟!”上前抱起程英,脸上变色,微一沉吟,抱着她快步向西而去。《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kanqita.com》

    (简略了大段原著文字。话说黄药师早就发现了李莫愁要灭陆氏满门,不帮手也就罢了。出手后,既没救下陆无双,也嘚瑟过头伤到了程英。这到底是英才还是蠢才?)李莫愁回转落脚的客栈,却找不见洪凌波和陆无双。饶是她纵横江湖身经百战,此时也肝胆俱颤,顾不得洪凌波,就此离嘉兴而去。

    武三娘扶着武三通和柯镇恶作别,带着两个孩子离开。

    柯镇恶经过一番凶险大战,担忧李莫愁回返伤害了郭芙,急忙带着郭芙寻到了正在茶馆打探消息的郭靖黄蓉。

    郭黄二人想不到分别一会儿柯镇恶和郭芙竟然经历了如此凶险,后怕不已。

    救治了双雕,几人一起到陆家庄拜访。

    陆家庄丫鬟小厮尽皆丧命,陆二娘手足无措,反而是公孙止几个弟子在料理善后事务。

    弟子将四人引入内堂,陆二娘放下刚刚哭累了睡过去的陆无双,起身见礼。

    床上陆立鼎上身赤裸,公孙止双掌抵在他后背帮他运功逼毒,但见他头上有白气冒出,已经到了紧要关头。

    郭靖连忙护持在侧,几人小声交流起情况。陆府这边,直到方才公孙止几名弟子带着陆无双回来,才知晓外边又生变故。此时陆无双被公孙止弟子取巧救了回来,他们几人又远远瞧见程英却被一名青袍人救走,不知所踪。听柯镇恶说武三通也中了冰魄银针,郭黄、陆二娘都担忧不已。

    这时公孙止终于行功完毕,脸色泛白,下得床来竟然脚步虚浮,显然是耗费过度。

    公孙止又喊过弟子,写下数味药材,吩咐弟子抓取,这才得空和郭黄几人打招呼。

    柯镇恶和郭靖见他舍己为人,不禁大为佩服,连连称赞。公孙止亦不住口称久仰,双方一时大有惺惺相惜之感。

    只有黄蓉美目流转,笑眯眯的看着,并不怎么说话。

    双方见礼时,公孙止目光在黄蓉身上一带而过,并未长久停留。只一眼已经让他怦然心动,只觉黄蓉个子娇小,脸庞精致可爱。站在郭靖这黑脸汉子旁边,倒衬的像个小女孩儿,只是胸臀丰满,流露妇人风韵。

    这时讲到程英不知所踪。公孙止略做迟疑道:“刚刚听几位讲述经过,结合我弟子所报,有个想法不知对不对。李莫愁在窑洞口几次欲伤两个女娃儿,却被石子弹射所阻,让我想起桃花岛黄岛主的绝技——弹指神通。带走程英的青袍客又武功奇高,戏耍的李莫愁毫无还手之力……”

    黄蓉笑着点头:“是了,定然是我爹爹。我们这次就是得了消息,前来嘉兴寻他。程英被爹爹救走,定然无碍。只是……”

    陆二娘刚要发问,郭靖急道:“只是什么?”

    黄蓉道:“只是爹爹见了大师父和雕儿,知晓我们到来,只怕不肯露面。他行事又随心所欲,程英没准被他带走啦。”

    陆二娘闻言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公孙止急忙劝慰,直道程英跟着黄岛主,反而是一场造化云云。黄蓉也道会尽早寻了父亲,送程英反家。

    弟子从外买了大桌饭菜,众人正在吃喝。有一名十几岁的英俊少年从外进来,提着几包药材,对公孙止口称爹爹。

    一见那少年,郭靖和黄蓉便对视一眼,神情都大为诧异。

    公孙止向那少年介绍几人道:“过儿,这是柯镇恶柯公公,这是郭靖伯伯,这是他夫人黄蓉,你叫伯母。三位都是当世大侠,世所景仰,你过来磕头。”

    那少年闻言一愣,也不迟疑,跪下磕头行礼。

    郭靖却大为震动,问道:“公孙先生,冒昧一问,令郎……”

    他见那少年极像杨康,又叫做『过儿』,想问是不是公孙止亲生孩儿,只是想到此言大有冒犯,一时口舌笨拙,问不出口。

    黄蓉嫣然一笑,接过话语:“公孙先生勿怪,这孩子像极了我们一位故人,偏偏名字也与那故人之子相同,单名一个『过』字,是以拙夫如此失态。”

    公孙止神情大为诧异:“竟有此事?过儿并非我亲子。他这两年家有变故,流落街头,也是我们有缘,两次在嘉兴碰着他,我膝下没有儿子,见了他非常喜欢,于是收他为义子,想要传我衣钵,这才不到一个月。难道郭大侠和过儿真有渊源?”

    郭靖大为震动,一把抓住『过儿』肩膀,盯着他问道:“你叫杨过,你妈妈叫穆念慈,是不是?”

    『过儿』点头称是。

    郭靖大喜过望,紧紧搂着杨过,又问道:“你妈妈呢?”

    杨过神情一暗,低头道:“我妈妈生了重病,后来又被火烧死啦。”

    郭靖也叹了口气,拉着杨过坐下,问了他这两年遭遇。

    杨过讲到流浪在外吃的苦楚,郭靖忍不住摸摸他的头。又讲到被人欺负、抢夺吃食时候,被公孙止搭救,收为义子,公孙止待他如何情真意切,有若亲子,这不到一月时光让他感受到了久违的关心爱护,如何快活等等。郭靖起身对着公孙止长揖到地。

    “公孙先生高义,郭靖拜谢!”

    公孙止连忙扶起郭靖,笑道:“缘分二字,实在巧妙。过儿竟然是郭大侠义弟之子,如此我也有桩心愿,想要劳烦郭大侠郭夫人。”

    郭靖忙道:“先生请讲!”

    公孙止拉过杨过,慈爱的帮他整理衣襟。

    “我这几年要做一件有极大风险的事情,成则于国有利,败则有身死族灭之虞。《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kanqita.com》我正担忧过儿,不想在此碰到郭大侠郭夫人。我想恳请二位帮我教导抚育过儿。”

    杨过叫道:“爹爹,什么危险的事情我都和你一起做!我不要离开你!”他从未体会父亲关爱,又流浪许久,公孙止奥斯卡演技一顿安排,这少年已经对公孙止感情极深。

    郭靖道:“我原也想把过儿接到桃花岛。只是公孙先生要做什么,不知我们能不能帮衬一二?”

    公孙止笑着摇摇头:“过儿能在郭大侠身边成长,便是了我最大一桩心事。”

    又转向杨过,“过儿,你郭伯伯一身绝艺,远在我之上。你跟他好好修习武艺,等长大了再来帮我。若有空闲,我也会去桃花岛看你。”

    杨过急的要哭出来,却也听话。于是商议一定,此间事了杨过便要跟着去桃花岛。期间郭芙不甘寂寞,眼珠子乱转,调笑杨过几句,被郭靖瞪了回去。

    公孙止又吩咐弟子,请裁缝好手加急给杨过做几身衣服,甚至预备下他过两年长了身体的衣物。惹得杨过又泪眼朦胧,只是强忍着不掉下眼泪。

    这时陆立鼎才醒了过来,只是余毒未清,精神极度萎靡。

    众人商议半晌,怕李莫愁日后再来。公孙止自告奋勇留下来护持到陆立鼎伤愈,再助陆家搬离嘉兴觅地隐居。于是黄蓉留下一瓶九花玉露丸,四人一起离去。

    公孙止留下杨过,要父子抵足夜话,待第二日再送去与郭黄汇合。

    第二日中午,杨过衣衫做好,在郭黄下榻的客栈房间试了衣服。郭芙又偷偷跑过来搭茬,却碰见了公孙止,她见郭靖对公孙止礼让有加,本就对他有些敬畏,和公孙止目光一对,只觉得他目光炯炯,高大威严,犹胜父亲。小心脏嘭嘭直跳,心里惴惴,乖乖跑去黄蓉身边。

    午后郭黄柯三人带着杨过郭芙,乘船离去,行不半日,郭芙瞧见岸上两个孩童抱着一具身躯哭泣。黄蓉听到她指认是武家兄弟,吃了一惊,跃上岸去。但见武三通已经毒发身亡,问及武三娘,两个蠢蛋只道武三娘带着他们踉跄而行,走了不知多远,武三娘要替武三通吸出毒液,兄弟俩哭闹一番不知什么时候昏睡了过去,醒来见父亲身亡,母亲不见了踪影。

    黄蓉聪慧无双,柯镇恶见识广博。加郭靖三人计议半天也不得其法,想不通武三娘是死是活,人在何方。只能收敛了武三通,带着武氏兄弟一起回桃花岛。

    听弟子来报,郭黄等人已经离开嘉兴,公孙止长长吁了口气。这两日间虽然没有经过激烈战斗,但仍不啻于刀尖跳舞,他看似运筹帷幄,实则也是一脑门冷汗。

    黄药师、郭靖、黄蓉、李莫愁四大高手齐聚嘉兴,又有疯癫的欧阳锋可能成为定时炸弹,为了既得美人儿又延续剧情。两日间各种操作实在穷尽了他的心力。

    好在对诸人性格把握适当,又有三分运气,不曾出什么乱子。

    现在是享用成果的时候了。

    我们很多将要悲剧的女角色醒来的时候,都在陌生的床榻之上。

    武三娘也是如此。

    她只觉浑身酸痛无力,还没有彻底回过神来,耳中听到奇怪的声音。

    『咕叽……咕叽……啵……』她转过头,悚然一惊。屋内茶桌前,正坐着一个男子,衣袍散开,下身赤裸,露出一根青筋暴突的粗大阳具。一个半裸着身躯的美丽女子,正跪在男子身前,反复吞吐着男子的阳具。

    随着蓁首耸动,发出『咕叽』的声音。女子衣袍散落在地,勉强遮挡着她的下体,隐约可见,是一件杏黄道袍。

    她头脑渐渐清晰起来,觉得女子有些熟悉……是李莫愁的徒弟!

    视线上移,她只觉心脏猛地一跳,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虽然只能看到男子小半脸颊,可那消瘦面庞,下颌胡须……她敢肯定,是那才救过他们的公孙止!

    眼见此人行止淫邪,绝非白日所见时以为的正派人物,她心脏怦怦跳动,悄悄支撑自己的身体,也不敢找鞋履,赤脚下床,从公孙止身后,蹑足向外间而去。

    内外间当中有珠帘阻隔,她轻轻弯腰从下边钻了过去。

    那两人正沉迷淫戏,竟然未曾发觉。

    外间是宽敞的会客室。正中一张八仙桌,下首两侧各有两张茶几,隔开了三张椅子。

    奇怪的是那八仙桌上,竟有一个燃尽了香烛的小香炉,两侧摆着白色花朵,后边摆着一个灵位。一眼望去,她脑中轰然一响,半天不能回转清明。

    那灵位牌上赫然写着:“武公三通之灵位』!

    她醒来时思绪未明,又被男女淫戏所惊,只想着赶紧离开,却一时没有想起,武三通中毒未解,身在何处?

    她手掌慢慢抚上牌位。原来……原来……疯子,你这就去了吗!

    “武大爷虽然疯癫昏聩,总也是侠义中人。于是本座擅作主张帮武娘子立了这个牌位,娘子勿怪。”

    武三娘惊的手上一颤,将香炉打的滴溜溜转了两圈。方才她怔怔半晌,没发现公孙止已经掀帘而出。

    抬眼看去,公孙止衣带草草合拢,可见古铜色的身躯隐现。她脸色煞白,偏过目光。

    “公孙先生,我有很多疑问,还请先生解惑。”

    公孙止不言,向她走了过来。她惊的紧紧攥住牌位,闪身到了右侧椅子后边。

    “请你自重!”

    公孙止哑然失笑。“让武娘子受惊啦,本座只是想再给武大爷上三柱香烛,既然你如此不舍武大爷,就先算了吧。”

    不等武三娘说话,他又自顾自的说道:“本座那二弟子实在不成器,我仔细嘱托,他还是出手的迟了,让武娘子吸了口毒血。好在我粗通医术,将你从鬼门关拉了回来。只是武大爷中毒已深,没有办法了。”

    武三娘只觉他诡异非常,举止绝非正派。还是强忍悲伤道:“可能拙夫命该如此。还是要谢过公孙先生搭救之恩,不知我那两个孩子,可也在先生这里?”

    公孙止笑笑:“令郎安好,不必担忧。另有一事……倒是让本座难以启齿的很。”

    武三娘见他不肯说出孩子下落,知道他必有要挟。她跟着武三通行走江湖多年,也是风韵妇人,对他心思隐隐有所猜测,此时强自压下心中不安。

    “先生还请明言。”

    “本座一生有两大爱好。一是奇功秘技,二是美女佳人儿。昨日对武娘子一见便是倾心,奈何你已做他人媳妇,本唯有叹息。”

    他边说边上下打量着武三娘。武三娘被他言语目光所辱,脸色更白,不觉间更加用力攥着武三通牌位,指节泛白。

    “不曾想人有旦夕祸福,武大爷遭逢意外。武娘子新寡,本座本不应该急色求欢,只是娘子风韵撩人,实在也等不得了。”

    武三娘闻言更怒,一脚将身前椅子踢向公孙止,然后更不稍停,身子前跃,立掌为刀,劈向公孙止胸前。她知道公孙止武功高强,是以不敢留手,全力施为。

    公孙止不躲不闪,一掌将椅子劈碎,又迎着木屑飞溅,猛地踏上一步。武三娘力道尚未蓄足,啪的打在他胸膛,反震的手掌发麻,心中一骇,不及撤身调整,已被他啪啪点中穴道登时身子软倒。

    公孙止接住她坐到椅子上,将她身子横抱在怀。武三娘双目喷火,死死盯着他,心却一点点沉了下去。

    “娘子喜欢本座给你准备的孝服吗?这可是本座亲手为你穿上的。加上鬓角这朵白花儿,端的是个俏丽寡妇。武大爷见着你如此装扮,想必恨不得能重返阳间,和你再续欢好。”

    武三娘这才注意到自己身上不是之前的灰色衣服,而是一套素白长裙。听到是他所换,那么自己的身子想必已经被他轻薄个干净,心中更加惊怒。

    “你堂堂七尺男儿,何苦欺辱我这粗鄙寡妇,你毫无廉耻……你……”

    可怜她她本是相夫教子的贤惠女子,一生与人和善。此时被淫徒羞辱,心中愤怒,却不知该如何骂人。

    公孙止手掌开始在她大腿上轻轻抚摸。

    “你的人我是要定了。莫说我不给娘子选择,一是此时本座在武大爷灵位前,就与夫人一床双好,成就美事。二是本座可以让你为他守灵七天,七天后武大爷回魂之日。娘子须对武大爷好好作别,再与我三拜九叩,就此嫁了我公孙止,日后也要恪守妇道,以夫为尊。”

    武三娘听他屡屡辱及亡夫,气的浑身颤抖。张口就要用口水啐他脸面,公孙止反应却快,一把捏住她的脸颊。

    “看来娘子是做出选择了。”

    他抱起武三娘,大步走向内室。同时脚掌微抬,刚刚掉落在地到牌位弹起,落在她的身上。

    内室中洪凌波披着道袍,跪立在地,见他进来,身躯一颤,眼神怯怯的看着他,不敢稍动。

    公孙止也不理她,将武三娘往床上一抛,牌位摆在床头,身子压了上去。

    “今天少不得在武大爷灵前,和武娘子巫山云雨一番了。”

    武三娘性子坚毅,知道难逃此劫,也不说话,紧紧的闭上眼睛。只是长长的睫毛不住颤抖,诉说着主人的痛苦。

    公孙止看着俏寡妇苦闷模样,心中淫欲更甚,迫不及待的解开她衣裙。衣裙敞开,露出武三娘消瘦却又圆润的娇躯。双乳虽不如穆念慈硕大,也不如小龙女坚挺,但哺乳过两个孩子的乳房依然是圆润饱满,乳晕散开一团,乳头也比寻常女子更大,别有一番风韵。

    公孙止此来嘉兴只带了灵儿,又多番布局谋划。已是多日未尝肉味,于是迫不及待手口覆盖,在武三娘身上大逞淫欲。

    自武三通恋上义女何阮君,后又疯魔。两人已经十几年未享人事。此时武三娘心中羞愤哀怨,强自控制精神。身体感官却反而更加清晰敏感。

    身躯微凉,那是被公孙止解开衣裙。颈上湿热痛痒,那是公孙止正在吸吮舔舐。旋又有火热覆盖,那是公孙止赤裸的身体靠了上来……看着她皮肤泛起小疙瘩,公孙止攻势更猛。口舌用力,在她颈肩上留下一块块瘀痕。大手揉搓,直将她的胸脯捏的像要爆裂开来。

    武三娘牙齿死死咬着自己的嘴唇,只是这点疼痛无法稍稍覆盖她内心的无边苦楚。

    公孙止这边啃噬不停,右手向下滑落,略过浓密草丛,已经到了她阴户之间。

    两指一捻,熟练的分开肉唇,公孙止不禁有些失望,旋又斗志大起。

    她的肉唇肥厚诱人,唇间穴口却干涩难行。公孙止施为半天,竟然没有让她丝毫动情。

    公孙止中指打着旋儿慢慢摩擦她的穴口,穴内虽然干涩紧致,却仍然慢慢被手指侵入,刚刚进入一个指节,武三娘压抑不住哼了一声,泪水终于滑落。

    既是受痛,也是对自己贞洁受辱的苦痛表达。

    她身躯紧绷,内心一遍遍想着和武三通的过往,也一遍遍思虑两个孩子的安危。她努力让自己不去注意身上的惨痛遭遇,但纵然她内心再痛苦,没有半点情欲心思,也无法改变人体的应激本能。

    公孙止拔出已经整根没入的中指,看着微微湿润的手指,不禁大为兴奋。食中二指并列,继续开发起这私人禁地。

    武三娘小穴久未使用,早已恢复紧窄。一时无法适应他的两根手指。她痛的紧紧抓住床单,似乎感受到了二十多年前的破瓜之痛。

    随着两根手指慢慢攻城略地,他紧窄小穴终于湿润起来,被迫迎接着一轮轮侵犯。公孙止早已迫不及待,翻身而上。

    将她修长的双腿分开,扶着大肉棒在她穴口轻轻摩擦。武三娘将自己嘴唇咬的流出鲜血,却恍若不觉。公孙止见状在她腮庞点上两指,她牙齿顿时再无力咬合。

    “从现在起,这具身子就归我所有,可不能容你伤害。”

    公孙止又伸手取过武三通灵位,按在武三娘手中。

    “来,跟武大爷交代下,跟你的贞洁说再见吧!”

    “不要!不……”

    话音未落,武三娘竟然呜的一声痛哭出声来,手中死死的攥着灵牌。原来公孙止胯下用力,大肉棒分开她肥厚的肉唇,已经攻入她小穴。

    大龟头方才分开小穴,武三娘再也忍不住哭泣出来。她虽然精神坚韧,却也最是贤惠淑德,传统至极。此时丈夫刚刚去世,自己就被强暴失贞,又抱着丈夫灵位,诸多折磨让她再也控制不住,面容扭曲,小声呜咽,泪水哗哗流下。

    公孙止感受着她小穴的湿柔包裹,深吸了口气,暗道上天待自己不薄。生养过两个孩子的女人,竟然还如此紧窄,不输处子。

    小穴内久无客访,颤颤巍巍迎接着大肉棒缓慢却坚定的占领,为了适应从未有过的硕大侵犯,嫩肉轻轻包裹、摩擦着肉棒。在主人心痛欲绝的时候,小穴却早早投降,用自己最娇嫩最湿柔的侍奉,祈求占领者湿柔以待。

    武三娘小穴紧窄,却较深。肉棒进入大半截,发现后端更加紧窄,虽有润滑仍然挤压的公孙止微有痛感——那是小穴以前的拥有者,武三通从不曾抵达过的地方。

    等到大肉棒尽根而入,公孙止终于抵达了花心的尽头。穿越以来,还是第一次有女子能将他完整容纳。

    这时武三娘停住了哭泣,双目圆睁,樱口微张,几乎要忍不住呻吟出来,武三通阳具不算短小,却远远比不上公孙止的硕大。她从来没有感受到整个身躯被如此填满,头皮发麻,小穴酸麻痛痒不一而足,顿时让她忽略了其他。

    女人无法对抗插入身体大肉棒的弱点在她身上完美体现。

    公孙止不给她机会回神,肉棒缓缓抽出,将肉唇带的翻转开,旋又缓缓插入,武三娘樱口张的更大。

    如此二三十下,随着淫液分泌,公孙止抽动更加顺滑。眼见武三娘仍自失神,大肉棒自穴口快速一贯而入,狠狠撞在花心尽头。

    『啊——』武三娘一声长叫,回过神来羞愤不已,自己竟然手握着亡夫灵位,被他肉棒操干的叫出声来,一时羞愧自责涌上心头,泪水又哗哗落下。

    公孙止却不再怜香惜玉,肉棒快进快出,狠狠操干起来。武三娘顿时快感如潮,压抑着嗯嗯叫了起来。

    她原本坚贞坚韧,不至于如此不济,只是武三通本就没有将她开发完全,虽然享受过性事美好,却总是差上许多。十几年后方才开门迎客,便被撑的肿胀欲裂、撞的宫口麻木,酸麻痛痒百般滋味,都被大肉棒放大了无数倍。她只觉得身体内外每一寸肌肤每一块嫩肉,上一刻在火中炙烤,下一刻又被冰块覆盖。

    公孙止又施展『功夫』,旋转腾挪,撞的她花心乱颤,如此不过百余抽,武三娘突然长嘶一声,被干的花心大泄。那是武三通从来未曾带她到达的云端。

    “武娘子,你竟然是如此淫娃荡妇!”这是公孙止故技重施,用上了摄魂大法。

    武三娘樱口颤抖,有心反驳,浑身却无一处听从使唤。

    不……我不是荡妇……公孙止感受着淫液浇灌肉棒,被烫的浑身舒爽。不再停顿,将她两条长腿抗在肩膀,按住她腰臀,虎腰挺动,继续操干起来。

    可怜武三娘尚未从高潮中回神,迷失的神智再也不知羞耻痛苦,一时间又被她干的咿咿呀呀叫唤起来,声音不再压抑,而是充满了被征服的愉悦。

    看着男人正在专心耕耘女体,洪凌波悄悄活动下跪的发麻的膝盖。她有心趁机逃跑,可是想到公孙止折磨人欲死不能的手段,终究没敢动弹。

    我会和这妇人一样,被他……武三娘正在遨游的淫欲海洋,尚是处子之身的洪凌波还无法体会。

    床上公孙止双手按在女体胸前,将她胸乳作为把手,将她长腿作为鞍蹬,正在驰骋。武三娘浑身香汗淋漓,早已将牌位撒开,星眸微瞑,口中吟喔不停。

    “啊……啊——”却是又被公孙止送上了高潮。

    公孙止又被她淫液一烫,顿时难以自持,狠狠撞了十几下,死死顶住了她的阴户,大鼓精液喷薄而出,狠狠的灌满了她的紧窄腔道,又向小穴深处的缝隙疯狂涌入……“荡妇,荡妇!”

    武三娘身体不自觉的微微抽搐。头发凌乱,被汗液沾染,贴在她素雅的脸颊上。樱口张开眼角嘴角都有液体流出,只是这次可能不是因为伤心,而是被身上男子操干的涕泗横流。

    她魂魄飘荡,几乎已经忘了一切,久久不能回神,口中呢喃:“我不是……不是荡妇……”

    公孙止丢开武三娘。靠在床头,向洪凌波勾勾手指。洪凌波强撑着酸麻的双腿,爬上床头。在他示意下张嘴含住那尚未软倒的肉棒,小心翼翼清理起来。

    绝不能用牙齿碰到……想起白日受到的各种折磨,洪凌波身子一紧,香舌更勤,无师自通的放下肉棒,缓缓将男人卵蛋含入嘴中,湿柔侍奉。

    夜,还很长。本站随时可能失效记住:kanqita.com

    收藏以备不时之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