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其他小说 > 神雕公孙止 > 神雕公孙止(5)
    神雕公孙止(5)龙女雌伏,谷主纳妾2020年8月21日作者:双层菠萝堡字数:6925终南山。《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kanqita.com》原本寂静的活死人墓,正有靡靡之音传出。

    烛光昏暗,却遮掩不住床榻之上,纠缠在一起的两具玲珑肉体。

    灵儿和小龙女交叠在一起,四只雪白椒乳反复挤压、摩擦,将彼此的坚挺变换着各种形状。灵儿充满着进攻欲望,左手将小龙女双手都按在头顶,右手不断在她身躯上游走,时而在她胯下狠狠摸索一把,引起小龙女声声娇哼。

    那是公孙止常常对她使用的手段。

    小龙女被她撩拨的情欲勃发,却口不能言。原来灵儿时时以口相就,两人唇舌纠缠,口水织丝。

    如此半晌,灵儿坐立起来,将小龙女双腿分开,让两人大腿交叠,阴户相接。

    如男人奸淫女子一般挺动起来。

    “啊……哦……”

    肉唇摩擦、挤压,两人同时呻吟出声。小龙女伸手推拒,却只换得灵儿更加用力。两人阴户上毛发被淫水浸润湿透,死死纠缠在一起。

    一只大手啪的拍在灵儿挺翘的屁股上,吓得灵儿身子一颤,啊的叫出声来。

    转头见是公孙止,低头害羞的叫了声老爷。

    “浪蹄子,老爷本想专心行功,你闹出这么大声响,寒玉床都压不住老爷的心火。是不是想要我走火入魔,你好独占这美人儿?”

    灵儿娇笑一声,合身钻进公孙止怀里。纤手滑动,已经把握了他的坚挺。

    “老爷欺负我,明明是在帮您调教她,您冤枉好人,灵儿不依,老爷你要补偿……啊……”

    最后一声,却是公孙止已经将她扔在床上,扑将上去,很快剑及履至。

    嗯哦淫声中,小龙女略微回复精神,见灵儿四肢趴着,跪伏在床。双腿间一根粗大的肉棒随着公孙止的动作进进出出,引得灵儿淫语声声,时而老爷不要,时而老爷用力的叫唤着。

    昨日,我便是被这根……她狠狠甩过头,不看这对淫乱男女。但心中的悲伤,却挥之不去。

    她连逢变故,又玄功被破。十几年人生压抑的情感喷薄而出,心中五味杂陈,演变为对公孙止的愤恨,又演变出沉重的悲伤。

    好在她幽居古墓。虽然此时逃脱不得,心里也没有自杀以全名节的贞洁观念,不然公孙止调教她的同时,少不得还要仔细看顾,这为他省下来不少心力。

    身边女孩儿叫声渐急,小龙女不想再听,勉力起身,想要下床离开。突然一阵天旋地转,回过神来发现自己仰躺在床,灵儿身躯又压在了自己身上。

    公孙止大肉棒旋又插进灵儿身体,快速操干起来。灵儿已经到了泄身边缘,双手死死的抱在小龙女身上,樱口含住小龙女嘴唇,香舌急不可耐的搅动起来。

    公孙止每次冲击都会带来两声娇哼,娇躯重叠,他的肉袋又会一次次狠狠打在小龙女阴户上,给他带来隐隐的痛感,刺激的他更加兽性大发。

    突然,灵儿身躯绷直,长长嘶吼一声,狠狠咬住了小龙女唇瓣,胯间淫液横流,很快又瘫软成一团。

    公孙止将她抱到一旁,将小龙女双腿分开,一把拖到自己胯下。

    小龙女惊叫一声,意识到又要面临什么。昨夜那种飘飘然一片空白的感觉,简直比死了还要难受。

    她感觉到两腿间的湿润处有坚硬在摩擦回转,小腹空虚,忍不住想要主动纳入。她极力控制自己,却不敢看身上健壮的躯体。

    “你为何总要强迫女子,行这种猥琐之事?”

    公孙止哈哈笑道:“你如今已经是我的人,我对你做什么都是天经地义,龙儿你怎么还不明白呢?”

    小龙女又想说自己不嫁给他,可此时已经明白,自己再怎么拒绝也不能阻止他对自己为所欲为,于是闭口不言。《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kanqita.com》

    公孙止大手游走,时而在雪白胸脯上揉搓,时而在腰臀留恋,又时而在她阴毛上一扯,顿时小龙女就会压抑不住的叫出声来。

    她早被灵儿挑逗的欲念四起,又观摩了半天,此时腰腹中的空虚亟待填补,死死咬住银牙,才能让自己不去挺胯追寻。

    公孙止肉棒在她肉唇上磨蹭不停,口中又淫语调戏。

    “龙儿,是不是想让夫君狠狠占有你?不必害羞,想要就说出来。”

    小龙女只觉他的声音有奇异的魔力,让她忍不住就想点头应和。脑中有紧绷着的一根弦让她维持的仅有的理智,告诉自己不能沉沦。可旋即又有声音让她追随身体的感觉行动,如天人交战,直让她头脑渐渐昏聩。

    公孙止见她六欲上脸,于是决定再加一把火。大肉棒缓缓推进,破开嫩肉包裹,再次占有了小龙女身躯。

    她闷哼一声,两手死死抓住床单,苦苦忍耐胯间的肿胀和畅快。那坚硬灼热缓缓推进,又缓缓退出,才及穴口,又狠狠撞了进来。她再也忍耐不住,啊的叫出声来。叫完发现,肉棒又退了出去,在穴口缓缓摩擦,却不复进。

    更大的空虚将她全身包裹。刚刚又体会了被填满的甜美畅快,空虚更让人难以忍耐。小龙女美目终于忍不住看向公孙止,目光婉转哀怨。

    “你……”

    一个你字,却再也接不下去。她既不肯软语哀求,也不会求人,何况这等淫语求欢?

    公孙止最是善解美人心。他肉棒在穴口似进不进,面带微笑,灼灼的和小龙女对视。

    “龙儿,是不是想要为夫进去?”

    小龙女羞愤交叠,却仍不肯开口应他。公孙止靡靡之声又到:“龙儿,你我才行欢好,我知你害羞。你若不反对,为夫这就进入你的骚逼,行人伦大道,好么?”

    小龙女美目中有火光喷薄,心中一个声音不断哀叫『拒绝他!拒绝他!』可是现实中银牙紧咬,从身体到灵魂的巨大空虚感,让她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半个不字。

    公孙止大笑一声:“龙儿,为夫来了!”

    “啊——”

    小龙女长长的叫了一声,那直击灵魂的快美之敢让她再也无法冷静,随着男人的抽动,嗯嗯哦哦的呻吟起来。

    她素来清心寡欲,就是师父去世时候也不甚悲伤。长久以来既无伤感,也没有体会过各种人间乐事。这第一次体会肉体快感,便是人们一生所追求的最为痛快酣畅的男女欲事,对手又是这绝世淫魔,一经开发,顿时难以自拔。

    像风雨中被狠狠吹拂,不能自控的玉蜂,被狂风所卷积,飘荡在天空;像天罗地网势中的麻雀,无法分辨方向,慌乱不能自已,惊恐失神间被别人双手掌控。

    她不知道自己何时用双腿紧紧盘住男人坚实的腰肋,只知道抬跨相迎会更加畅快;她不知道自己何时死死的吮吸着男人的唇舌,只知道每处空虚都想要被填满;她甚至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跨坐在男人腰上,纤腰舞动,生疏却又狂乱的反复套弄男人的肉棒,她只知道,那是她十几年人生不曾体会的,腾云驾雾,飘飘欲仙。

    身下的男人具有魔力,能教她欲壑沉沦,也能带她在淫海中遨游。

    这便是他说的“人伦大道”吗?

    他?他??

    她感觉登峰造极的快感袭来,浑身每寸肌肤,每个毛孔都在拼命欢呼雀跃……脑海中轰然炸响——哦,公孙止……公孙止——大雨滂沱。终南山,金莲阁。

    由此再向上不远,便是重阳宫。道路险峻,常人难行。在这漆黑的雨夜,却有一道身影蹑乱石,冒悬崖,艰难而行。

    闪电划开夜空,短暂的照亮大地。那身影竟然是个美貌女子,此时衣衫尽湿,显露出玲珑曲线。《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kanqita.com》

    她显然已经在大雨之中跋涉良久,只是靠着一股信念支撑着她疲惫的身躯。

    又跌跌撞撞、半攀半爬前进了许久,靠在一块大石旁艰难的喘息。不及百丈之处,一片建筑在闪电中隐现。她眼中闪过光芒,精神振奋了起来。

    突然,一只大手扼住了她的喉咙。

    她拼命拳打脚踢,却不能让身前高大的身躯动摇半分。她努力张嘴喘息,却吸不进一点空气。她感觉到力气渐渐远去,死亡的恐怖四面八方将她包裹。

    她不怕死,但她不甘心就这么死掉,在希望即将来临的时候。

    在她意识将要消散的时候,那大手又突然松开,她瘫倒在地,大口大口的喘息,又大口大口的咳嗽。

    “念慈,你让我好找!”

    她仍然剧烈的喘息着,身躯控制不住的战栗,一时间并不能回答。那既是寒冷,更是对死亡的恐惧。没有接近过死亡的人,无法体会的世间大恐怖。

    她原以为自己是绝不怕死的。

    这两人竟然是公孙止和穆念慈。

    此时又过了三日。三日间公孙止在古墓之中,或修习九阴真经,或调教小龙女,好不快活。突然这日弟子来报,穆念慈逃了。

    公孙止进古墓前倒也严令看守,但众弟子终于还是提防不严,被穆念慈找到了机会。

    甫一发现穆念慈出逃,众弟子便兵分几路,大部分在合镇搜索。又有两人直奔嘉兴,拟在杨过身旁守株待兔。由最小的十二弟子前来向公孙止禀报。

    公孙止顿时惊怒交集。

    穆念慈自被他带在身边,逆来顺受,不曾表现过半丝要逃的心思。他自以为已经拿捏了她的软肋,也渐渐松懈下来。

    逃了个女人不要紧,但穆念慈武艺不济,江湖关系却很不凡。他大意之下,若是引来了新老五绝中人,那“淫图霸业”可容易尽皆成空了。

    众弟子大索四方,穆念慈又武功受制行动不便。他思来想去就只有一个缺口:全真教。于是趁夜亲自堵在了重阳宫外。

    也是上天都在帮他,暴雨虽然让他饱受苦楚,却也给他的行动提供了最好的遮掩,若是平日,他哪敢大摇大摆堵在上重阳宫的必经之路上?

    穆念慈从公孙止和弟子交谈中得知被困在终南山脚下时候便起了心思,这日,她终于意识到自己身怀有孕,再也抑制不住逃走的心思。

    无论如何她不能接受为那淫棍诞育子嗣。

    她要去找全真教几位道长,去找郭靖,去找恩师洪七公,还有一灯大师,他们总能杀了公孙止,他们总能救得了过儿!

    这时穆念慈低着头,半真半假的剧烈咳嗽着。她在借机极力思索,可渐渐陷入绝望。

    重阳宫就在不远处,若是正常情况下她大声呼喊,当可声传百丈。可此时大雨滂沱,她又功力受制,此番再度落入这淫棍手中,自己又激怒于他,可还能有命在?自己死不足惜,苦命的过儿又该当如何?

    她颤抖着,刚刚从死亡的边缘挣扎回来,本就心气孱弱,此时无边的恐惧蔓延开来,将她紧紧包裹。

    “我两名弟子正快马加鞭赶往杨过处。我千算万算,没算到你敢拿他的性命相赌。”

    公孙止蹲下,用力捏起穆念慈的嘴巴,将她面庞扭向重阳宫的方向。樱口被迫张开,雨水滴落进去。

    “你此时尽可大声呼救,全真教的道士未必救得了你,但没准赶得及救下杨过呢?”

    穆念慈挣开他的掌握,抬头看向公孙止,巨大的恐惧已经彻底击溃了她的精神。她祈求道:“求你不要伤害过儿,我以后再也不逃了……”

    公孙止笑道:“你莫不是以为自己是天仙下凡,我被你迷的五迷三道?你如此激怒于我,若不将你卖进勾栏妓坊做婊子,若不卸下杨过一双招子,两支臂膀,如何能消我心头之恨?”

    穆念慈闻言恐惧更甚,在泥水中跪立起来,死死抱住他的大腿。

    “求你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我乖乖听话,我给你生孩子,你叫我如何我就如何,求求你放了过儿!以后我给你当牛做马!只要你不伤害过儿!”

    看着跪伏哀求的娇躯,公孙止怒火渐渐平息。他本来也没打算在此时对杨过大动干戈,言语恐吓不过为了彻底收服穆念慈。

    良久,他阴沉着面色喝道:“好好跪下!”

    这一喝已经用上了移魂大法的功夫。穆念慈刚刚瘫坐在地抱着公孙止双腿,闻言身子一颤,慢慢直立起身子,双腿并拢,跪着面向公孙止。

    “磕头!”

    穆念慈身躯颤抖,雪白的额头扣在泥水中,竟是乖乖向他磕了三个头。

    “既如此,我给你个机会。你便对着这天雷好好立个誓言。从此忠心为我公孙氏奴婢,若有二心,叫杨过身受天雷轰击,尸骨难存!!”

    穆念慈呆立半晌,终于在他阴沉的目光中缓缓举手。

    “穆念慈在此立誓,以后忠心做公孙氏之奴婢,若有二心,叫……叫我母子身受天雷而死。”

    话音方落,有雷霆劈下。穆念慈身躯一颤,被淋湿的面庞,分不清是雨是泪。

    绝情谷。

    那日捉回了穆念慈,公孙止担忧弟子搜索动作惊动了全真教。天光方亮,便带着小龙女穆念慈二女,携了众弟子回谷。已经有些时日。

    时至傍晚,公孙止坐在大厅主位,厅下坐了十余个男女,此时正有一人朗声向他汇报。

    “……恩威并行,有不肯臣服者,皆施以绝情丹。如此古外三庄具在掌控之中。今时共计实控良田近千顷,佃农八百余户。”

    公孙止点头道:“老二,你此事办的不错。但还远远不够,需要继续扩散。

    记着,要地,更要人,且要他们乖乖听话。对佃农可以好点,租子可以有少许减免,以增长人口。但地主庄主这些头人,要牢牢掌控住,若有扎手的,报与我知。

    切记从偏远处着手,可以缓行,绝不能引起官府注意。此乃家国大事,不可大意。

    你几个师弟妹,皆归你调遣。”

    他又对其他几人道:“你们几个,听老二吩咐。我新传下的武功,务必勤加修习。阵法操练也不可荒废。”

    几名弟子齐声称诺,又在公孙止示意下鱼贯而出,只留下一名年纪甚大的弟子。

    “一翁,此去天山路途遥远,你又甚少出谷,心思简单,为师实在担心你。

    只是他们几人年少难堪此任。任务虽然要紧,但你只需记着两点,一是以探听消息为主,不要暴露自己。二是务必注意安全。你收拾一下,三日后我大婚以后便即出发。”

    樊一翁年纪比公孙止还大,却也对他忠心耿耿。闻言大为感动,跪下磕头,连连称是。

    樊一翁退下之后,公孙止静静独坐半晌。穿越以来马不停蹄的奔波,这次回谷的月余时间才有时间进行更多的谋划。

    江湖之中。他自信凭借此时的武功和势力,加上对剧情的熟知,当可纵横无碍。但身处神雕世界,有个绕不开的大危机:蒙古南下,一统中原。

    时逢乱世,绝情谷也未必能长久安稳。尤其是有他这只蝴蝶在,襄阳大战中蒙古大汗蒙哥会不会死已经是大有疑问了。没准他的一系列骚操作反而让蒙古更早打破襄阳?那可就悲剧了。

    于是他趁着蒙古大举南下还有多年,便想着『积粮』『存人』,甚至将来把掌握的佃农进行一定军事训练、结交江湖好汉等等手段,但这些谋划非一时之功,他又不通兵法韬略,此时不过尽量未雨绸缪。

    和纵横天下的蒙古铁骑对抗,他实在没有信心。最后若事有不谐,那便只能携众美远遁海外了。

    各种布置已毕。想着三日后要行的纳妾之礼,他不禁又露出笑容,起身转入后堂。

    卧室中,重新装修。多了青铜梳妆台,也换了更舒适宽敞的木床。

    小龙女端坐在梳妆台前,灵儿正为她盘发。

    “龙妹妹,咱们仨马上就要正式成为老爷的妾室,以后你不可再盘姑娘发髻啦,这倭堕髻你先学着,以后我再慢慢教你。”

    小龙女并不应答,呆呆的看着镜中的身影。原来消瘦的身形,已经渐渐饱满起来,像是在诉说近来的滋润。雪白的脸庞,头上发髻向左前侧倒,鬓角两侧各有一缕秀发垂下,到了腮庞,又转而向上,消失在脑后。(此处想象刘亦菲梳着公主切就是了。)月余以来,被公孙止时时淫虐,她总是难以抵抗,次次沉沦。到此时,虽然仍然不配合公孙止,却也几乎再没有反抗之言语行动。公孙止要纳她为妾,她打定主意不从,却也不强烈出口反对。灵儿说要教她盘发,她心知抵抗不过,也就听之任之。

    公孙止看着她的背影,对她心思也了解的七七八八。到时候是扭着她拜堂也好,用摄魂大法也好,自然和以前一样,由不得她。

    床榻之上。穆念慈赤裸着身躯,被捆吊在半空。

    她双臂被红色的棉绳紧紧缠绕,背向身后捆在一起,两只豪乳边缘被红绳勒住,肿胀挺立,已经渐渐泛起青紫之色。一双小腿贴合着大腿,膝弯外侧红绳层层缠绕,连接到脚腕上,转了两圈又转向腰胯,将她一双狠狠美腿弯折,拽在身侧。又有一道红绳自她胯间穿过,分开肉唇,穆念慈身躯每一次轻微扭动,都会带着红绳在肉唇间摩擦,此时已经被淫水浸湿。只有小腹上没有红绳覆盖,白净的肚皮微微隆起,已经略微显怀。

    美目之上,红布覆盖,让她不能视物。口舌张开,又一道红布紧紧勒住,将她樱口分开,香舌垂落。此时涎水不住滴落,淫靡非常。

    灵儿见公孙止进来,起身施了一礼。“老爷,我已经将念慈姐姐后庭清洗干净,您是今日取用,还是等到成婚呀?”

    “你跟我最早,以后我所纳妾室皆以你为长,让她们都叫你姐姐。”

    灵儿顿时眉开眼笑。

    “谢谢老爷!灵儿以后一定帮老爷看顾好这帮浪蹄子!”

    公孙止走到穆念慈身边,大手细细摩擦她的丰臀。食中二指滑动,渐渐抚上她的菊穴。穆念慈身躯不住颤抖,恐惧已极。口中低声呜呜,却不敢用力挣动。

    口水溅出,淫荡至极。

    自被捉回以来,公孙止为了强化她对自己的恐惧,这般捆绑调教已是家常便饭。极限的精神肉体折磨,加上摄魂大法,她的身心对身旁男人的恐惧臣服已经刻在了骨子里,再也难以翻出浪花。

    此时知道公孙止要使用自己的菊穴淫乱,虽然害怕至极,却不敢稍有反抗。

    等到公孙止将她解开放下,她便努力支撑酸麻的身体,跪伏在床,灵儿数次调教过的话语几乎不用经过大脑:“谢谢老爷怜惜念慈身怀有孕……我处子红丸没能交给老爷,便用菊穴补偿您……请……请老爷享用念慈的菊穴……”

    看着穆念慈跪伏着扒开自己臀瓣,请君采撷的淫乱模样,公孙止再也忍不住放声大笑。他气机充沛,这时运起功力,直震的山谷回响,飞鸟乱窜。

    正在和师兄妹操演阵法的公孙绿萼微一失神,手中渔网脱手而出。抬眼向父亲卧房处瞥了一眼,赶忙低头捡起渔网。双颊已是一片晕红。

    三日后谷主大婚,一次纳了三房小妾,绝情谷大肆庆贺了一番。

    之后小龙女的肚子久久不见动静,公孙止也不以为意。平日里练功、淫女,又遥控弟子在外“开辟疆土”,只觉人生快活,惬意非常。

    日子一天天过去,半年后穆念慈为公孙止诞下一女,有了情感寄托,可怜的女子终于精神焕发,不止胸脯更加饱满,整个人都更添三分风韵。

    如此在谷中已经隐居近一年半,算算时日,剧情终于要开始了。本站随时可能失效记住:kanqita.com

    收藏以备不时之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