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其他小说 > 神雕公孙止 > 神雕公孙止(4)
    作者:双层菠萝堡2020/08/15字数:9217技术咨询。《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kanqita.com》

    一是大家对收了公孙绿萼这种事情接受成程度如何?

    二是大纲里有几个原创人物,缥缈峰后人。情节大概是夫前侵犯、母女同孕。

    但这会导致公孙止很快达到金系武侠武力值的顶峰,非是五绝齐至难以降他,会不会影响观看体验?

    4终南山,活死人墓。

    石室一片漆黑,却有人语阵阵。

    一个声音婉转空灵:“你带她出去吧,不许她再回来。”

    另一个声音苍老沙哑,又带着些许激动:“不就是点不出守宫砂吗,你不收她入门也就罢了,何必定要逐她出去?若是被她那些仇家碰着,焉有命在?”

    这两个人自然是小龙女和孙婆婆。她二人久居古墓,在黑暗中视物如白昼,向来不点灯火。

    小龙女又道:“她既非处子之身,可见来时言语不实,我自然要逐她出去。

    何况人本来就是要死的,她早死晚死又有什么关系?”

    孙婆婆还待相争,可是知道小龙女向来执拗,不知如何劝她回心转意,一时怔怔不能言语。

    两月前,两人听到蜂群异动,出墓查看。竟然见到一个锦衣少女在林间仓皇逃窜,后边几个持械大汉本紧追不舍,这时被蜂群所阻,各个手忙脚乱。

    那少女受伤不轻,很快晕厥,孙婆婆口中呜呜声响,控制蜂群逐走了几名汉子,将少女救回古墓。

    那少女自称江南叶家庄庄主独女,名唤叶灵儿。为了避祸举家北迁,却在终南山下被仇家追上,全家被杀,唯有叶灵儿跌跌撞撞闯到了古墓附近,被玉蜂和孙婆婆所救。

    那叶灵儿举家死难,初时少有言语,却也表现的乖巧懂事,孙婆婆甚是喜欢,待她伤好以后极力促成小龙女收她入门,小龙女对叶灵儿不甚关心,但也不排斥留她在古墓。

    古墓派女子需要立誓不出古墓、终身不嫁,待到小龙女为叶灵儿点守宫砂,终于发现了问题,她竟然已非处子之身。于是怀疑她心思诡异,执意要逐她出去,便有了刚才的对话。

    那女孩儿,自然不是什么『江南叶家庄『人士,而是『绝情谷主』通房女侍叶灵儿。

    公孙止此计难处有三:一是要避过全真教耳目。二是众人既要演的真实,又要引起古墓二人注意,在他处演练了多次,终于顺利的将灵儿送入古墓。第三是灵儿进了古墓,能不能成功传出消息。也难以确定。

    公孙止和弟子轮番而动,每过几天便要夜探古墓外围。虽然绝情谷中人熟悉山林,又各个携带规避蛇虫的药物,但还是吃足了苦头。公孙止恐惧古墓中机关消息,也不得不如此行事。

    那几个雇佣来的汉子中了玉蜂之毒,日日哀嚎,被公孙止一掌一个送上了西天。

    好在这日终于寻到了到了灵儿留下的暗记,找到以炭笔在丝帕上绘就的地形图,地图不算十分详尽,只标记了几条主要通道。

    公孙止此番谋划绝对算不上高明,不过欺负古墓二人久居世外,心思简洁不通江湖手段罢了。两月来他兀自惴惴不安,好在就算事有不谐,灵儿也基本不会有性命之危。

    这时孙婆婆和小龙女争执未休,见到叶灵儿举着蜡烛,缓步走到石室门口。

    叶灵儿脸上是奇怪的笑容,似乎有羞涩,似乎又是带着讥讽:“婆婆,龙姑娘,那男女欢爱是世间极其美妙的事情。婆婆您已经老啦,但龙姑娘要是未曾体会,不免甚为遗憾。”

    孙婆婆大为惊觉,叶灵儿此时表现迥异平常。

    小龙女道:“你自喜欢你的,与我们没有关系。你自己出去罢,我不想再见你。”她心思单纯,此时只想驱逐叶灵儿,并没有意识到有更险恶的人心鬼蜮在算计着她。

    叶灵儿并未答话,慢慢将门口两侧烛台点亮。然后从腰间拔出一把匕首,用手中烛焰缓缓炙烤着锋利的刃口。

    “龙姑娘或许不用死……婆婆,你待我很好。可是人世间有许多不如意,下辈子你要谨慎待人,莫要再被轻易骗了。”

    “好!好!好!好个厉害的丫头!”

    孙婆婆气的浑身颤抖,她几十年幽居古墓,对叶灵儿实在倾注了许多情感,此时终于明白被叶灵儿所诓骗,又被她言语讥讽,顿时气愤不能自抑。

    “我倒要看看,你要待婆婆如何!”

    话音未闭,孙婆婆已经合身扑向叶灵儿。叶灵儿闪身进了甬道。孙婆婆不疑有它,瞬间追了出去。

    “啊——”小龙女尚未及做出反应,就听孙婆婆一声惨叫,接着没了声息。叶灵儿脚步轻移,又走了进来。

    “婆婆不是我一合之敌,不知道龙姑娘能不能帮她报仇?”

    小龙女仍然面无表情:“死了便死了。可她待你那么好,你为什么要杀她?”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啊,我养了条狗狗,想用孙婆婆血肉喂狗行不行呀?你既然不想替她报仇,那我把她尸身带走啦!”叶灵儿说着,转身准备走出石室。

    任是小龙女性子清冷淡然,也终于被她激怒,飘然而进,一掌打向叶灵儿后背。《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kanqita.com》

    叶灵儿吓得啊的一声,快速逃进了甬道。小龙女虽然心思单纯,却也聪慧。

    见她故技重施,也不冒进。左手轻扬,一条白色的绸带甩出,绸带末端系着一个金色的圆球,这一下竟然毫无生息,向着甬道打去。小龙女这才跟着飞身而出。

    她身形纤细,轻功高妙,一系列动作飘然如仙女临世。

    圆球重重打在一个黑影之上,那黑影竟不稍停,快速向小龙女扑来。小龙女微一闪身,手臂轻挥,叮铃声响中,圆球借力极速转回,向黑影后心打去,同时右手一甩,又一枚金属打向黑影脸庞,那黑影仍不躲闪。小龙女这时已经快速适应了黑暗,抬眼惊见那黑影竟然是孙婆婆,手臂急舞,圆球堪堪在击中孙婆婆前急转向上,嘭嘭两声打在石壁上。

    小龙女兔起雀落间变换发力方向,一口气息不匀。正待使巧劲儿接住孙婆婆身躯,突然有一只手掌自孙婆婆身后伸出,狠狠打在小龙女胸前。

    小龙女闷哼一声,被打的飞了出去,跌落回石室,口角有鲜血溢出,委顿在地。

    来人自是公孙止,小龙女此时不过十五许年岁,绝不会是公孙止对手。但他知道古墓通道、机关繁多,又忌惮小龙女轻功卓绝,为稳妥计,还是和偷偷灵儿设下陷阱。为了行动隐秘,此次他一个属下未带,悄悄潜了进来,终于一击而成。

    灵儿跟在公孙止身后,两人踏进石室。这时公孙止才有闲暇打量小龙女。只一眼,就控制不住心脏嘭嘭直跳。

    上了她!蹂躏她!把她拽落尘世!

    仿佛有魔鬼在他耳边狂吼。

    哪怕委顿在地,也依稀可见她腰细腿长。真正让公孙止怦然心动的,却是那绝美的容颜。

    小龙女鹅蛋脸庞,肤色雪白,肌肤细腻。明眸、绛唇、青丝,看起来既有十几岁的幼齿感觉,又有独到的女性魅力。无一处不美,组合在一起更是惊心动魄,配上雪白衣衫,直不似尘世人物。

    绝不枉丘处机形容她『?浑似姑射真人,天姿灵秀,意气殊高洁。万蕊参差谁信道,不与群芳同列。』穆念慈和灵儿都是难得一见的美人儿,但和她一比,瞬间黯然失色。哪怕前世所见扮演过小龙女的刘天仙,也未有她七八分颜色。

    美人儿。

    我的美人儿。

    公孙止强行压下心中的邪念。上前一揖:“龙姑娘请了,今日古墓派传承恐怕就此断绝,姑娘可有遗言留下?”

    小龙女眉头微颦,纤长手指捂在胸口。闻言抬头看向公孙止:“你们为何要杀我和孙婆婆?可是师姐在外面又惹的仇家?”

    不待公孙止回应,又自顾自道:“算啦,死就死了,管这些又有什么意思。

    你动手吧。”

    公孙止见她仍然心思淡然,不悲不忿,于是更加感兴趣。

    “龙姑娘,还能起身吗?我听闻古墓中人会早早给自己备下棺材。不若姑娘带路,我送佛到西,还可以帮你和孙婆婆合上棺盖。令师姐,倒是要以后在做计较了。”

    小龙女以为他承认和李莫愁有仇怨,不疑有他,勉强起身迈步,道:“也好,你抱上孙婆婆跟着我吧。”

    公孙止上前几步,道声“得罪”,伸手点了小龙女几处穴道,封住了她本就散乱的真气。

    公孙止抱上孙婆婆瘦小的尸身,灵儿取了墙上的烛台。

    古墓四通八达,灵儿大部分地方都没有去过,两人紧紧跟着步伐蹒跚的小龙女,东绕西回,推开一道石门,终于到达了存放棺材的石室。一路上公孙止撒了许多粉末,以做标记。

    灵儿点燃桌上的两盏油灯。

    只见空空旷旷的一座大厅上并列放着五具石棺。凝神细看,见两具石棺棺盖已密密盖着,另外二具的棺盖却只推上一半。

    小龙女指向半盖的两具:“这是孙婆婆的,这是我的。请你动手吧。”

    公孙止从怀中取出一个瓷瓶,倒出三枚晶莹剔透的药丸,递向小龙女:“这是穿肠毒药,你服下就死吧。”

    小龙女看他一眼:“你这人真怪,一掌打死我便是了。”说罢还是接过药丸,张嘴吞下。

    她手指擦过公孙止掌心,让他心中一荡。手上确是不停,抬手顺势劈在小龙女颈侧,小龙女顿时晕迷过去。公孙止将她拦腰抱起,贪婪的吸了口她身上的芳香,将她放在了一具棺材之上。

    “你在此候着。”对灵儿说罢,钻进第二具半盖的石棺——他记着杨龙二人就是在此发现的重阳遗刻。

    那三粒药丸是疗伤丹药,他初时为了制服小龙女下手颇重,此时大为心疼。

    好在没有精虫上脑,尚记得轻重缓急。

    他在棺底仔细摸索,找到一处凹陷。伸手握住,旋转、提拉,几次之后终于喀喇一声,石板应声而起。露出一排石级。公孙止取了烛台,又等待半晌,终于拾级而下,穿过一条甬道,又是一间石室。

    石室屋顶写满了字迹符号,最右侧是四个大字:九阴真经。

    公孙止在这一待就是三个时辰。《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kanqita.com》

    密室所刻,并非九阴真经全本。既没有九阴总纲,也没有『九阴神抓』等厉害功夫。除了『闭气』、『解穴』、『移魂』三项绝技,还有一些为应对玉女心经而留下的招式、身法,以及少许内力锻炼方法——似乎是截取自『易筋锻骨篇』。

    剩下更多的是武道修行与应用的高明道理,这让公孙止读的如痴如醉。

    他本身武功早就进入瓶颈,虽然勤练不辍,但只能让招式精熟,功力反而许久没有明显进展。品读之下,发现九阴真经虽然深奥莫名,但对他却如雪中送炭,种种武学精义如醍醐灌顶,当即打坐调息,两个时辰后睁开眼睛,眸中神光湛湛,功力竟然就有极大提升。

    剩下的一个时辰,他在研究『闭气』『解穴』『移魂『三项绝技。当然,更多的精力放在『移魂大法』上。

    黄蓉曾用它反制彭长老,杨过曾用它制服达尔巴,甚至『黯然销魂掌』中也有一式能发挥『移魂』的功效。

    移魂大法系心灵之力的感应、使用。根据施受双方心神凝定程度决定效果。

    原著旁白中定性为“虽然高深精奥,临敌时却也无甚用处。”

    公孙止前世看了许多催眠文章,对此大为感兴趣。临敌之时难以应用,那没什么关系。在他心中,床笫之间,才该是正经用途。

    小龙女恢复知觉的时候,正盘坐在寒玉床上。衣襟半开,一双大手贴在她光洁的后背,正有中正平和的内力源源而入,修复着她体内的伤势。

    她本性子清冷淡然,又长期修炼古墓派功夫,将七情六欲压制的若有若无,万事不萦于怀。但此时受伤之下,失了自制,不禁眉头紧皱。

    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还活着。不明白身后助自己疗伤的人是谁、又是男是女。

    她虽然不通礼教之防,却也明白女子不能在男子眼前袒露身躯。

    少顷输入体内的真气渐渐减弱,身后的双手离开自己的肌肤。小龙女急忙披上衣服,尚不及回头看。『肩贞』『京门』『巨骨』三处穴道均被重重点了一指,顿时浑身酸麻,瘫软在床。

    身后之人坐在她身侧,一身宝蓝缎衫,脸色泛黄,竟然是之前的凶徒。

    小龙女心中奇怪,问道:“你为何又要救我?”

    那人没有立马作答,神情专注的瞧着她。旋又以手相覆,宽大的手掌抚摸起她精致的脸庞。

    小龙女羞愤交加,她自小生长在古墓,所受教导皆言世间男子尽皆蠢恶,古墓女子终身不能出山,更不能与男子有肌肤之亲。李莫愁不肯守誓,不但未得真传,还被师父逐出了古墓。

    只是她不通世务,更不懂男女情欲,只以为这手脸相接已经是最恶劣的事情,实在想象不到还有更过分的事情将要降临其身。

    小龙女抬眼一瞬不瞬的盯着公孙止又道:“你在做什么?”

    公孙止哑然失笑,他心知小龙女是真不通男女欲事,此时对他作为真心奇怪,才有此问。他手上不停,小龙女肌肤细腻冰凉,让他爱不释手。

    “本座乃绝情谷谷主,名唤公孙止。龙姑娘国色天香,在这石室终老,实乃明珠蒙尘,甚为不美。本座丧妻鳏居多年,此番冒昧来访,是为求娶龙姑娘为续弦,共享鱼水之欢,也为我公孙家绵延子嗣。”

    若是穆念慈等正常贞洁女子遇此情形,立马知晓他不过在讨言语调戏之乐,也知晓无论如何难逃淫辱,绝不会和他言语纠缠。但小龙女心思单纯,虽然对他厌恶已极,眉头紧皱,还是语调平静。

    “你走罢,我不嫁你。古墓派女子也不能嫁人。”

    公孙止哈哈大笑两声,盘坐在床,一把将小龙女身躯抱进怀里,凑到她俏脸上,眼睛微瞑,用脸颊和嘴唇慢慢摩擦她的肌肤。

    小龙女惊的“啊”的叫了出来,一时说不出话。公孙止气息灼热,激的她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龙姑娘此言大谬,自古以来女子便为男子附属,当寻伟岸男子屈身侍奉,为其生育子嗣,此乃天道伦常。你祖师林朝英当年倾慕王重阳,欲求与他旦夕欢愉。可惜王重阳心念家国天下,对其弃如敝履。林朝英受此刺激,竟然罔顾伦理纲常,如此教导后辈,谬矣!谬矣!”

    小龙女听他言之凿凿,似乎对祖师往事大有了解。但她心中林朝英是英气勃勃的奇女子,无论如何也不肯相信林朝英是因为求欢不得而心生激愤。但内心又隐隐有个念头,难道这真是古墓派和重阳宫恩怨源头?

    林朝英和王重阳都曾是世间第一等人物,二人两情相悦却情商缺失,导致悲剧。自然不是公孙止口中的猥琐形象,他不过为了忽悠小龙女而信口开河,更多是为了让她心绪混乱,趁机运用心灵暗示,把『女子为男子附属、生育子嗣』这句话种进小龙女潜意识里,可怜小龙女竟然真格心生动摇。

    小龙女修习古墓派心法,心绪向来古井无波,正是摄魂大法的克星。可惜她骤逢剧变,孙婆婆身死,自己又受伤被轻薄,再加上公孙止故意混淆她思维,竟然已经渐渐中招。

    要说公孙止也确有修习摄魂大法的绝佳天赋。他两世为人,勾搭过的荡女、良家不知凡几,对控制女子情绪本就擅长。又吸收了此身的精神力量,此时心灵、精神之力充沛,冠绝当世。初得绝技,却已经能在言语动作之间善加应用。克敌制胜或许尚力有未逮,但床榻之间,确是如虎添翼。

    此时公孙止大手已经在她纤细的身躯摸索起来。小龙女心防被破,顿时不能如之前淡然。惊叫道:“你堂堂谷主,怎可强行羞辱于我!况且你我年岁相差甚大,请你自重!”

    公孙止手上不停,又轻轻舔舐她晶莹剔透的耳垂:“龙姑娘实在是谬误已深。

    世间无论神兵绝技,还是美人儿,自是强者居之,古来如此,我武艺风采均是当世一流,你这般美人儿,合该归我所有,哪有强迫一说?”

    小龙女只觉头脑昏胀,有心反驳,却不知从何说起。

    公孙止顺势扯开她的衣带,衣裳分开,但见小龙女椒乳可堪盈盈一握,两颗葡萄挺立,将白色的肚兜顶出两个凸点。

    “龙姑娘,莫说是你,便是林朝英在世,若遇到我。恐怕早就扫榻迎宾、自荐枕席了,我不是王重阳那迂腐之人,林朝英这等女子英杰,我自会好好怜惜。

    不让她为我生养七八个孩子,便算我慢待了她。”

    “不……不是的,祖师婆婆不是那样的人……啊……”

    可怜小龙女自己贞洁难保,竟然仍顾着为祖师名誉争辩,最后啊那那声,却是大手已经覆上了她的胸乳。

    男人大手伸进肚兜,轻轻把握着小龙女椒乳,她乳房不算很大,盈盈一握,却挺拔翘立,加之她身躯冰凉,比之穆念慈的高耸柔软,实在别有韵味。

    公孙止为了让她感受男女欲事之美,使上了浑身解数。双手轻拢慢捻抹复挑,不断在她身躯游走;唇舌灵活,又在她脸颊、肩颈留下处处湿痕。

    小龙女清白处子之身,连男人都没见过几次,如何能够抵挡?很快就娇喘徐徐,当男人手指探到她胯间幽谷,更是『啊』的一声,有淫液流出。

    她从来都无法想象,会有男子的大手抚摸到自己最私密羞耻的地方。

    寒玉为床,山石为盖。很快小龙女便赤裸娇躯,玉体横陈,袒露在公孙止胯下。

    她自记事起,就头脑清明,从未如此刻混乱昏胀。思绪翻飞,却再也组织不起合理逻辑。可是公孙止仍然不放过她。

    穿越以来,灵儿对自己服服帖帖,无甚趣味。而穆念慈虽然身躯乖觉听话,每每被淫辱时候却最多淫声浪叫,绝不肯言语臣服,任他言语羞辱也不争辩。两人床笫之间几乎无甚交流。

    而小龙女不同,她心思单纯不知避讳,心里想到什么就说什么,更不知应了他的言语调戏,会让他更加兴奋。

    “龙儿,你的奶子太小了,把玩起来不甚舒坦,将来孩子吃食也甚堪忧。好在你年岁尚小,为夫当多多揉搓,让她长的大些。”

    “不……不……放开我……”

    小龙女丝毫没有注意到他口中已经换了彼此称呼,内心羞不自抑。只希望能逃脱他的掌握。

    “龙儿,你口中说着不要,身体却很诚实。你看,你骚逼中淫液横流,这不是在呼唤为夫宠幸于你?”

    说着将沾了淫水的手指递到小龙女面前。小龙女听他用『骚逼』之语,巨大的羞辱感直冲顶门。

    公孙止又道:“你也不必害羞,这不是你本性淫荡。但凡女子遇到心仪男子,总会骚逼淫液靡靡,浑身酸软,这是女子渴望被征服的求欢本能,乃世间正常之伦理纲常。”

    公孙止声音醇厚,似乎带着奇异的魔力,哪怕小龙女思绪昏沉,也听的真真切切。

    可怜她哪里知道,这仅仅是女子躯体本能,无关心性,更不是什么『伦理纲常『。只觉自己被人轻薄淫辱,却感觉浑身酸麻舒适,难道自己是个淫荡女子?

    难道自己这么多年心性淡然都是假的?

    “不……我不是淫荡的女子……”

    “龙儿自然不是淫荡的女子,你只是碰上了心仪的强大雄性。没有女子可以抵挡我的魅力,龙儿你也不行。”

    醇厚的嗓音直达小龙女心底,她隐隐感觉一切很怪异,一切都是错的,却怎么也想不出所以然。

    公孙止脱下衣袍,分开她笔直圆润的大腿,合身压了上去。小龙女感觉自己阴户之间有坚硬抵达,上下摩擦,时而微微探头深入。

    “此处就是女子骚逼,遇到想要交配求欢的男子,女子骚逼就会分泌淫液,同时瘙痒空虚,期待男子阳具进入、占有。”

    小龙女感觉自己果然如他所言,阴户……不……骚逼……中空虚难耐,恨不得那根坚硬直插进来,不禁更加羞愤。难道自己真如他所言?渴望和他行男女私密之事?越想越是迷茫难过,眼睛一花,有泪水涌出。

    公孙止提枪就位,黑亮的龟头拨开两片娇嫩的阴唇,缓缓挤了进去。未待龟头全部进入,小龙女啊的一声惨叫出来。对这种娇嫩处子来说,公孙止的肉棒实在太大了,娇羞处难以容纳。

    晶莹的泪珠顺着鬓角划下,让小龙女更加惹人怜惜。

    仙女终要坠落凡尘,公孙止两手按住小龙女腰胯,大喝一声:“看着我!”

    同时腰胯一挺,大肉棒竟然一次性直插到底!!!

    小龙女听到他呼喝,下意识抬眼看向他,突然下体一阵剧烈的疼痛传来,她惨叫一声,觉得自己被撕裂开来。偏偏模糊的视线渐渐分明,看到身上的公孙止正灼灼的盯着自己,眼里似有光芒透出。

    她感觉倏忽一切都离自己远去、模糊。天地间只剩下自己,和公孙止威严的目光,她瞬也不瞬们盯着那眼睛,仿佛那是一切。

    一个声音传来,威严肃穆,像是直接印在她的心底。

    “你身子被我占有,成为我的女人了。”

    “我被你占有,成为你的女人……”

    “我是你此生唯一的男人,唯一的主宰。”

    “你是我的男人……我的主宰……”

    “你身心皆属于我,再也无法反抗我。”

    “我无法反抗你……”

    “说你爱我。”

    “……我爱你……”

    小龙女喘息着,呆呆的复述、应答。几句话的功夫,竟然似做了剧烈的运动,脸色更加煞白,汗珠密布。她觉得似乎东西被印在心底,又有什么渐渐离自己远去。心神无限被拉扯、放逐,渐渐失去意识。

    公孙止看着失神微瞑的小龙女,重重吐了口气。移魂大法果然凶险无比,他借着小龙女精神萎靡,又骤逢破瓜之痛,终于建功。

    这只是刚刚开始。移魂大法并不能塑造性格、更改记忆,如黄蓉使用,甚至只能暂时让人失神、不能自主而已。他精神充沛,当世无匹,却也只能在趁小龙女最脆弱的时候,在她心底种下一些精神暗示,这远远不够,甚至可能等她一觉醒来,几乎没有效果存依。

    不过现在,是时候好好享用这美妙的肉体了。

    肉棒仍然深深的插在小龙女体内,这时她虽然晕厥,穴内嫩肉仍然跟随肉欲本能缓缓蠕动、吸吮,努力适应着被填满撑开的辛苦。也让刚刚用力过猛,挤压的阳根疼痛的公孙止缓过劲儿来,缓缓挺动。

    小龙女肉穴狭窄,挺动费力,磨擦的公孙止几乎爽叫出声,只能慢慢开发。

    初极狭,才通人。复行数十步,倒也没有豁然开朗。不过确是『中无杂树,芳草鲜美,落英缤纷』,当风雨袭来,更有纷繁凌乱之美。

    公孙止以口相就,品尝起她的柔软唇舌。小龙女常年以蜂蜜为食,口中清香甘甜,唇瓣柔软至极,香舌无意识的随着公孙止的节奏舞动。于是他不时调整节奏,像是在试驾车辆,油门的深浅轻重皆有不同节奏,不同享受。

    意识渐渐回复。小龙女发现自己仍然目眩神迷,冰冷的寒玉床也无法阻挡她浑身燥热难耐,瘫软酸麻,使不出一分力气。两腿之间,原本的空虚被坚硬如铁的物事儿所填满,那物事儿旋转摩擦,腾挪转进,每一次动作都让她魂魄飞扬,难以自持。

    她想张口呼喊,却只有呜呜的声音。张眼看去,小嘴儿正被男人死死堵住,男人的舌头在她口内左右翻飞,两人搅在一起,小龙女欲要躲开他的舌头,却顺着他的节奏双双起舞。口水混在一起,顺着她洁白的下巴流下。

    “龙儿,你醒啦。我解开你的穴道,让你抱抱我好吗?”

    “不……快停下……停下……啊……”

    小龙女觉得大脑轰然而响,像是有一团团火球在其中炸裂,让她不能思考。

    让她不断呻吟,想逃离,又想追随。

    “啊……哦……停下……”

    一双美玉似的纤手不断拍打、推拒男人的胸膛。而玉腿却无师自通的紧紧环夹住男人腰脊,又抬跨相迎,快速的挺动,让肉棒更快更深的进入自己的身体。

    她没有发现自己有了些许行动能力,或许就算发现了,也只能沉浸在公孙止勾勒的淫欲陷阱,难以自拔。

    见小龙女被自己操干的如此淫浪模样,公孙止更加兴奋,肉棒挺动不辍,带起小龙女淫语阵阵。

    “龙儿,为夫操的你舒服吗?”

    “舒……不……啊……不要……”小龙女仅有的清明让她不要向男人投降。

    可是随着男人节奏的加快,最后的思考能力离她彻底远去。留给她的,只有大口的喘息,大声的淫叫。

    公孙止左手抱起身下娇躯,右手在床上一拍,飘然间站立起来。胯间娇躯仍然包裹着他的肉棒,随着站立一定,两手一松转而抬住小龙女的一对臀肉。随着身体的下落,肉棒狠狠扎在了她蜜穴的尽头。

    “啊——”小龙女剧烈的挣扎起来,想要推开男人的躯体。可是她功力被限制,手臂软弱无力,徒做挣扎。

    公孙止将她上下抛动,次次从穴口尽根而入,直插的她淫水四溅,将两人交合之处弄的湿滑粘腻。

    “龙儿,为夫操的你舒服吗?”

    “啊舒服……啊啊……舒服——”小龙女终于屈服在他淫威之下,双手双腿像八爪鱼一样死死的抱住他。

    公孙止哈哈大笑,手中动作更急,不过再二三十下,小龙女突然大叫一声,张口咬住男人肩膀,四肢僵硬,十只晶莹的脚丫四散张开,穴内一股暖流直冲肉棒。竟然是被公孙止干的花心大开。

    公孙止被她滚烫阴精浇灌,也有尿意袭来。

    他大喝一声:“龙儿,记住此刻的感觉,记住我公孙止!”说罢不顾小龙女仍在抽搐,快速挺动抽插,只几十下,也虎口一声,将肉棒狠狠堵在她穴口,精液喷薄而出,烫的小龙女又一阵抽搐。可口中只有轻声呢喃,已经无力呻吟了。

    神魂飘荡间,听闻天外有声音传来,印在她心底。

    公孙止……公孙止……本站随时可能失效记住:kanqita.com

    收藏以备不时之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