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其他小说 > 神雕公孙止 > 神雕公孙止(3)
    作者:双层菠萝堡2020年8月13日字数:4703铁枪庙后。《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kanqita.com》

    杨过压实最后一抔土,愣愣的后退、倚靠在树上。心头一片茫然。他自幼与母亲相依为命,此时母亲去世,只觉天地之间再无容身之所。

    坟头立着一块木碑,上面歪歪扭扭刻着四个字:“父母之墓』。穆念慈本就读书不多,杨过自是不知碑文写法。真正的读书学文,还要到他日后在桃花岛受黄蓉的教导。

    坟前斜躺着另一块石碑,上书:“不肖弟子杨康之墓”,旁边另刻一行小字:“不才业师丘处机书碑”。这是先前杨过忿于这个叫『丘处机』的称杨康为不肖弟子,在葬入『穆念慈』遗骸时,将原碑撇开。若不是年小力弱,说不定还要扔的更远些。

    只是杨过可能永远难以想象,杨康被自己的儿子,和一个已经生养过数次的山野鄙妇,以夫妻的名义合葬,而自己的妻子此时不知在何地遭受何等欺侮,九泉之下该是如何心情。

    杨过愣神半晌,突然听到庙前有声响,茫茫然的起身绕去了前院。

    铁枪庙年久失修,前院本是杂草丛生,此时竟被开辟出一块宽敞的空地,空地中间摆上了一桌两凳,两个身姿挺拔的少年、一个美丽的女孩儿正从食盒中取出食水摆放。抬眼看到杨过,也不搭话。转眼间七八个小菜就摆满一桌,杨过几日不曾好好进食,此时桌上虽是一些素菜,却各个精致异常,看的他食指大动。

    两名少年走向门口,杨过这才注意到门前停放着一辆宽大豪华的马车。一个少年低声向车内汇报,少顷车上下来一位中年男子,身材消瘦高大,身着锦袍。

    来人自是公孙止。他在这故弄玄虚,也是为了等杨过上钩。

    公孙止大步走到桌边,对着杨过笑道:“荒庙相遇,也是有缘。小朋友,且来陪我吃两口、说说话。”

    杨过正自踌躇,一边是肠饥肚饿,一边他骤逢剧变,正是对陌生人警惕的时候。

    公孙止又道:“我看你也是小男子汉,何故做妇人状扭扭捏捏,过来坐下!”

    杨过性子甚傲,听他一激,果然过来与他相对而坐。旁边女孩儿为两人伺候碗筷,公孙止也不怎么说话,自顾自的吃了起来。倒是那女孩儿为杨过添水夹菜,让这小小少年羞红了脸蛋。

    公孙止吃了几口就放下碗筷,女孩儿立马拿着丝巾为公孙止擦拭唇角,手指白皙细嫩,掠过公孙止古铜色的面庞,杨过只觉这场景有诡异的魅力。他生长在乡下,从未见过公孙止这等风流做派,本是伶俐非凡的欢脱少年,一时也被镇的讷讷没有言语。

    公孙止目光灼灼,看着杨过道:“小朋友,我观你非常人之相,将来必有非凡作为,只是此时龙游浅水,会有三两年困顿,且不必忧急。《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kanqita.com》他日自有贵人相助。”

    说着又着使灵儿放下了几块碎银子,“些许银两,仔细收着不要外露,等到你飞黄腾达之时,再偿还与我吧!”

    说罢起身大步走出,和灵儿先后上了马车,两个少年一骑马一驾车,就这么离去。若是经过几年历练的杨过,自是能发现公孙止行止有诸多可疑之处。但此时却只有怔怔出神。

    马车内宽敞舒适,各处铺了厚厚的绒被。穆念慈透过窗纱死死的盯着外边,仿佛杨过尚在窗外,泪水早已打湿了胸前的衣襟。杨过怎么也不会想到,他的母亲不但没死,刚刚就在几丈之外的马车内。

    更不会想到,穆念慈会身着轻薄纱衣,身上虽然披着一件男子长衫,但雪白娇躯仍然若隐若现。胸前被泪水打湿的地方,紧紧贴合在雪白高耸的胸脯上。可怜一个母亲对爱子的担忧思念,此时只能更增恶徒的淫欲快感。

    她身子本就没有复原,那日被公孙止狠狠操弄,丢盔弃甲,又是虚弱了许多。

    公孙止这两日并没有再次奸淫穆念慈,只是也不给她正经衣袍,只有这轻薄纱衣。

    休息了这两日多,雪白的脸庞终于又有了些许血色。

    公孙止也不顾灵儿就在车内,更不顾车外还有两个少年——这些人是他家族世代豢养,有的为奴仆,伶俐者收为弟子,他常带在身边的更是忠心耿耿,唯其命是从。

    他一把扯下她身上的长衫,这长衫是公孙止给她,进出马车时候防止春光乍泄用的。穆念慈曲线玲珑的身躯隐现,勾的他食指大动。

    “杨过已经服下绝情丹的解药,一年以内不会发作,我也应了你,以后年年都会让他不知不觉间服下另一份解药。夫人,此时要看你是否能如之前所言,乖巧听话了。”

    穆念慈身躯一颤,想起了情花毒发作时候的痛苦。她本是坚贞不渝的性子,被人肆意淫辱,不能逃脱,早就想一死了之。区区毒发痛苦又怎么能治得住她?

    可惜杨过在来嘉兴城的路上就被公孙止暗算,不知不觉间也中了情花之毒。

    当一个男人随时可以将肉棒插进一个女人的身躯,当这个男人还能控制她独生爱子的性命,这女人要如何才能反抗?

    康郎啊康郎。我是为了我们的孩子,为了你杨家的骨血,若不是你多行不义早早丧命,我们母子何致如此?

    穆念慈瘫软成一团,那是恐惧,那是巨大的耻辱感。《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kanqita.com》

    公孙止把她拽进怀里,伸出舌头舔舐她的泪痕:“夫人且替我宽衣,你身子尚弱难堪云雨。今日便让灵儿教你,女子的身躯,可不止那一处能让男人舒爽。”

    伴随着灵儿若隐若现的淫声轻笑,马车渐渐远去。带走的不止穆念慈的身躯,也带走了她人生的色彩。

    终南山脚的一个集镇。

    此时世道纷乱,终南山周遭有全真教庇护,无有盗匪之乱,渐渐人烟聚集。

    市镇虽小,却有商贾往来纷繁,颇为兴旺。

    公孙止来此已有两月,穿越而来已有半年。

    原著中公孙止武功卓绝,用计打赢杨过小龙女不算,还曾对战李莫愁黄蓉二人联手而稍占上风,隐隐可称五绝级数下第一人。这半年里他也算勤练武艺,此时能发挥出的武功已经十有八九,放眼世间,足足算的了一流高手。只是他还是有深深的紧迫感。

    公孙止对手总是五绝中人或者杨过这种惊才绝艳的人物,武功虽高还是很快领了盒饭。穿越之初,他便设法击杀了裘千尺这个知晓他根底弱点的婆娘。可是这远远不够。他用强收了穆念慈,将来还想要染指黄蓉诸女,早晚要跟新老五绝中人对上。而他的绝技金刀黑剑、难练易破的闭穴功夫,对上绝顶高手几乎难有用处。反倒是得自裘千尺的铁掌功颇为厉害。裘千仞依此纵横江湖,最后和龙象大成的金轮法王大战三天三夜而惜败身死。原著也有铁掌』雄厚不足降龙十八掌,但精妙有余』的描述。此时他更多的精力用在习练此掌法上。

    但铁掌功对内力要求颇深,进境缓慢。此时素食半年,让他闻着荤腥香气便要抓狂,指不定哪天自己就把闭穴功夫破了。

    携着穆念慈,不及回谷,直奔终南山而来,公孙止在镇内租下了一处空闲宅邸,,又传书召来四五名弟子随侍左右。布局两月。一为九阴残篇,一为小龙女。

    此时日上三竿,房间内仍然气息淫靡。

    公孙止惬意的靠在床头,手中捧着本到家典籍,正在品读。只是时而气息变重,似乎在忍耐着什么。

    穆念慈赤裸着身躯,跪伏在公孙止胯间。螓首低伏,樱桃小口包含着男人硕大的肉棒。

    她本是瓜子脸庞,嘴巴极小,此时两片樱唇被肉棒撑的浑圆,白皙的脸庞和黑紫的肉棒形成了强烈的色彩对比。乌黑的秀发四散垂落,隐现间可见她时而香舌舔弄龟头,时而将肉棒含进口中吞吐,又时而将半尺有余的粗大肉棒几乎尽跟吞入。这时公孙止就会舒服的深吸口气。

    穆念慈竟然已经学会了深喉。

    三个月前的侠女、人母,已经学会了如何运用自己的娇躯,给男人带来极致的享受。公孙止除了习练武功、研习道藏,就是时时对她淫虐调教。各种体位自不必说,灵儿在时,樱桃小口、雪白胸乳,运用女体的每个部位去侍奉男人的肉棒,无不细心教授、亲自示范。

    穆念慈心念杨过,逆来顺受,竟然破有此道天赋。此时她的床上功夫,已经远远领先她的武艺。便是一些勾栏婊子,也颇有不如。

    公孙止放下经书,轻轻拍了拍穆念慈的下巴。

    肉棒从樱口中弹出,发出『啵』的声响。两人早已默契无比,穆念慈直起身子,跨坐到公孙止身上,挺胯轻摇,竟然不用手扶,光凭肉穴就找准肉棒的位置,慢慢坐了下去。

    肉穴早已润滑,穆念慈纤手撑住男人的腰胯,纤腰起伏,带动胯间的温暖潮湿,磨、拢、摇、挑,给深入体内的阳具进行深情的侍奉。雪白的乳房随着动作上下跳动。这种动作,三个月来穆念慈做过数十次,早已熟捻无比,哪个动作、什么样的节奏能给男人带来更好的享受,已经不需要思考。很多时候,肉棒带来的极致刺激也会让她无法思考,只知道迎合。

    男人想要香吻,那她就以口相就;男人想要奶子,她就挺胸奉上;男人想要刺激,她就挺胯相迎;男人想要释放,她就努力夹紧。

    她紧闭着双眸,双颊潮红,额头汗水隐隐。樱桃小口轻声吟喔。此时已经无法靠自己的力量直立纤腰,几乎趴倒在公孙止胸膛上。公孙止见她无力动作,扶住她的纤腰,胯间快速挺动,穆念慈受此刺激,更加无力,彻底趴在了公孙止胸膛上。

    她顾不得雪白的乳房被紧紧压扁紧闭双眸,银牙暗咬,努力不让自己叫的更大声响。这么久被公孙止时时淫虐,哪怕自己也时时奉迎,仍然每次羞愤交加、心痛无比。只是为了孩子,也为了不让公孙止淫辱更甚,不敢表现出来。

    每当她流露羞愤、痛恨的情绪,公孙止都会更加兴奋,对她进行加倍的淫辱。

    公孙止对穆念慈的心思了如指掌,他将穆念慈推倒,扑将上去,将她雪白修长的双腿狠狠弯折、压在胸前。大肉棒次次退到穴口,又次次尽根而入,带起一阵白浆,也带起穆念慈渐渐升高的呻吟。

    穆念慈身上的每一寸肌肤、每一个敏感点他都无比熟悉,比穆念慈自己要熟悉的多。她的每一个心思都也逃不过他的眼睛。

    他让她一夜泄身三次,她绝不能只泄两次。

    随着一次次强力的冲击,穆念慈再也压抑不住呻吟,淫靡的乐章从樱桃小口中高低起伏的演奏起来,两只纤手死死的扣在男人的后背,用仅存的理智,控制自己不要说出求饶的话语。若不是公孙止皮肤额外坚韧,只怕要留下爱的痕迹。

    一阵极速冲刺后,公孙止突然拔出肉棒,一手抬起穆念慈螓首,捏开她的嘴巴,肉棒对准樱口,大鼓阳精喷薄而出,几乎糊住了她的口鼻。

    穆念慈浑身抽搐,下体淫液喷涌而出。半晌才回过神来,感受到脸颊与口中的粘腻,惊的不能言语。

    曾经她被迫和灵儿二凤戏龙的时候,见过灵儿吞过公孙止的阳精,但公孙止从来都是射到她的穴内,此时被口爆,既惊又恶心。

    这时公孙止用力捏住她的后颈命令道:“吞下去!”

    穆念慈内心虽然认为自己是因为杨过而屈服于公孙止,但这几十天下来,一次次的高潮,一次次的力竭晕迷,每次都是从肉体到精神的征服,公孙止淫威已经牢牢印在她的心底。

    她不敢反抗,强忍着恶心,将口中粘腻的阳精吞咽入腹。

    公孙止看着她难受又不敢反抗的样子,看着娇艳的面庞上残留的精液痕迹,豪情陡升,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

    公孙止原身不但武艺高强,且熟读道藏,又精通丹药医理,除了心性不堪,属实算个风流人物。这些天他『重读』许多道家经典,为了习练九阴真经做准备。

    而医药一道,虽然十中只存二三,但不妨碍他通过种种迹象发现穆念慈身上的异常:比如脉象有变,比如她已经约四十天没有来月事。

    穆念慈怀孕了。

    不枉公孙止日夜操劳,几乎次次都射到她小穴的最深处。她终于因奸成孕,怀上了属于公孙止的『孽种』。

    虽然这苦命的女子自己还没有意识到。

    穆念慈实属易孕体质,曾经杨康一发而中,而算算时间,大概是公孙止将她收入房中不到两月就珠胎暗结,也算迅速了。

    如果说阴道能通往女人的心,那孩子更是控制女人的绝佳法门。一个杨过已经让她不敢反抗公孙止,被他予取予求。那再让她诞下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呢?

    公孙止心情大好,披衣而起。一名二十多岁的男弟子正好快步走进院子,男子身形挺拔,面庞轮廓分明——公孙止原身虽然多年未近女色,却对身边人样貌举止多有挑剔,选在身边的大都是俊男美女。

    男弟子神色兴奋,还不及靠近屋子,便呼唤道:“师父,有消息传回来!”

    公孙止心脏砰的一跳:灵儿,你果然没让我失望!本站随时可能失效记住:kanqita.com

    收藏以备不时之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