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其他小说 > 神雕公孙止 > 神雕公孙止(2)
    2020年8月12日【2】嘉兴步云乡。《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kanqita.com》

    十一岁的杨过正快步往家里走去。母亲的病情越来越重,昨日已经嘱托杨过,如若自己病逝,将自己骨灰送到嘉兴城郊铁枪庙,和杨康合葬一起。杨过难过至极,不肯放弃希望,去求了乡里郎中开药,但心里也隐隐有预感,母亲求生意志淡泊,郎中也总说『心病难医』,可能撑不过这一遭了。

    转过一条巷子,眼前却有火光闪烁,正是家中的方向,杨过拔腿就跑,稍后发现着火的正是自己家的屋子,已有诸多邻居打水救火,杨过也拼命的冲了上去,但房屋多有茅草为盖、木头为梁,众人拼尽全力,也只让火势没有蔓延开来,整个院子烧了个精光。杨过想冲进屋子救母亲,也被邻居死死拽住,哭的几乎晕厥。

    等到火势散尽,众人扒开灰烬,果然找到穆念慈烧焦的骸骨,取了骸骨与周围的灰烬,算是替穆念慈收敛了遗体。杨过带了母亲的骨灰,才十一岁的孩子,独自踏上去铁枪庙的路途。

    与此同时,嘉兴城内一处客栈内,一位富商老爷包下了整个后院。老爷夫人身患重病,请了数位城内有名的大夫会诊。那夫人病态尽显,却不掩容色秀丽。奇怪的是这种富裕家庭的夫人竟然是积劳成疾,虽需精心调养,却不算疑难杂症,不过数日,夫人身体气色便有极大好转,只是还是日日昏睡,是因身体在自我调节恢复之故。几位大夫舒舒服服的赚取了丰厚的报酬。

    这老爷,自然就是公孙止。而『夫人』,却是众人以为已经葬身火海到穆念慈。此时距离公孙止奸淫灵儿又过了三个月,公孙止早已想到若是来的晚了,恐怕玩不到穆念慈这个射雕著名美女,早早的就派人到嘉兴打探,只是穆念慈携了杨过,并未住在嘉兴城内,浪费了许多时间。好在总算赶在穆念慈病逝之前找到了她,病困交加的穆念慈都没有发现公孙止,便被点了穴道,昏睡过去。整个起火事件都是他在操纵,火海中那具尸骨,自然也是李代桃僵之故。

    穆念慈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不在家中,身上的衣物也换了轻便的起居服,顿时心惊不已。不过自己的身子倒是恢复良多,不再难受,只是尚有少许虚弱。床榻前并无鞋履,她赤脚起身推开房门,门口两名持剑少年分立两侧。见她出屋,两剑一架拦住去路。

    左侧少年道:“夫人醒了?还请回屋歇息,主人稍后便回。”穆念慈欲问前后缘由,少年不答,只是让她回屋,言称主人回来自知分晓。穆念慈心道自己的性命应该是此间『主人』所救,于是压下心中诸多疑问,回屋等待。少顷又有一名十几岁却盘着妇人发髻、容颜可爱的女子端上粥水,伺候穆念慈吃喝完毕,穆念慈终于从她口中知道自己是被『公孙谷主』所救,那日他们路过,见屋中起火,冲进去救出了已经昏迷的穆念慈,又带她到嘉兴诊治。

    待女子收拾碗筷完毕出屋,终于有一名中年男子敲门而入。但见该男子身形修长,容貌清瘦却英俊,未开言先笑三分,举止潇洒。公孙止这几天也没闲着,对这神雕第一幕揭开的嘉兴城,好好打探了一番。

    穆念慈起身见礼,公孙止道:“夫人身子可无碍了?”

    穆念慈道:“多谢公孙先生救命之恩,我此时已经无碍,却不知先生救我之时,可曾在我家中见过我的儿子?”

    公孙止道:“这却不曾,夫人不必担忧,我这便派人回去寻找,务必确保令郎无碍。《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kanqita.com》”

    穆念慈又施一礼道:“先生救命之恩难以报答,只是我担忧我那孩子,要回去找他,失礼之处,还望先生海涵。还请告知贵府地址,诊治费用容后归还。”

    说罢似要出屋而去,却被公孙止伸手虚拦:“令公子的安危包在本座身上,不必担心。倒是对夫人您的救命之恩,确是可以在此回报于我。”

    穆念慈早已不是那个单纯的少女,带着杨过早已见识过人间各种不堪。此时见他笑容戏谑,心知不好。回道:“先生需要如何回报?”

    公孙止道:“曾听闻,有侠士救美女,若侠士形貌端庄,美女便曰『无以为报唯有以身相许』;若侠士形貌不堪,美女便曰『来世做牛做马伺候大侠』。不知对于夫人而言,我这形貌该以何论?”

    穆念慈羞愤言道:“携恩以图不轨,怎可称侠?”言罢快速向门口闪去。她这一动已经运用了轻功,急迫的想要突破险地。只是公孙止身形更快,一转眼已经挡在了她身前。穆念慈抬手一掌击向公孙止胸口,这一掌蕴含数个变招,势要迫得公孙止让开道路。只是她武艺本就寻常,此时又身体虚弱,如何是公孙止对手?眼前一花,接着身子一软,竟然已经靠在公孙止怀里。

    穆念慈曾经被欧阳克和彭长老调戏,此时又落在一个淫徒手中,自知难有幸理。张嘴便要咬舌自尽。牙齿合落,穆念慈想到的却是杨过,也不知那苦命的孩儿此时如何?

    穆念慈只觉两腮酸麻疼痛,牙齿合拢却再也无力咬合,两腮肌肉已经被公孙止以点穴手法击中,无力对舌头产生伤害。求死而不得,穆念慈万念俱灰,泪水不住落下。

    公孙止从身后揽住瘫软的穆念慈,右手轻抚她光滑的脸庞。此时穆念慈不过二十六七的年纪,正是女子熟透了的年岁,虽然饱受病痛折磨,肤色苍白,却不掩天生丽质,另有一番我见犹怜的魅力。

    “夫人好不通晓事理,救命之恩尚未报答,如何便要自尽了事?”

    穆念慈口舌无力,呜呜两声,知他欲要言语羞乳,便闭目不再出声。

    公孙止用手指沾了穆念慈的泪水,食中二指拨开她的粉唇,将食指探进樱桃小口,找寻到香舌,不断拨弄起来。

    公孙止右手不停,感受着娇嫩唇舌带来的细腻触感。左手又在她纤细的腰肢缓缓摸索。穆念慈羞愤至极。耳边又传来公孙止灼热的气息,不禁浑身战栗,几欲昏厥。

    公孙止轻轻噬咬着她的耳垂:“本座何其有幸,今日要在夫人身上做一回完颜小王子?”

    穆念慈再也不能强装镇定,睁开一双美目努力瞪向身畔的公孙止,内心惊骇不已,不明白为什么他知道杨康和自己的关系。《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kanqita.com》此时过儿是不是已经遭了他的毒手?

    公孙止见她惊骇羞愤并举的目光,不禁大为兴奋。伸臂一揽,已经将穆念慈横抱而起,大步走到床榻边,将她往床上一抛的同时,双手一分,裂帛声起,等到穆念慈娇躯落到床榻之上,外袍竟然已经尽数撕裂。而外袍之下并无半点衣物,这美貌少妇,终于赤裸横陈在这色中恶鬼的面前。

    公孙止坐在床边,手掌从穆念慈面庞划到肩颈,又一路而下,终于停在她胸前的高耸上,轻拢慢捻,仿佛把玩一对精致的艺术品。

    “夫人也不必娇羞,你昏迷这几日,我可和夫人这对宝贝日日交流,夫人这身衣服是我帮你穿上的,今日又因我而毁。本座不好意思的紧,今日必将全力施为,好叫完颜小王爷泉下有知,也谢我努力照顾他的遗孀。”

    穆念慈正自痛苦自己的胸乳为奸徒把玩亵乳,又听他提起杨康,心中不断浮现杨康的面庞,杨郎,你可知你的念慈要被奸徒占去身子、肆意淫侮?眼泪像断了弦的珠子,抑制不住的顺着脸庞流淌。突然胸口一阵剧痛,被点了穴道的身子也一阵痉挛。

    原来她的饭菜里被下了情花毒,公孙止两次提起杨康也是为了让她想起情郎,想要让她感受情花毒的折磨,以便将来控制。

    公孙止装作懊恼:“是我的错!你身中情花之毒,我竟然让你思及情郎,累你如此受苦。这如何是好,本想和夫人慢慢享受云雨,现如今只好赶紧和夫人共赴巫山,用我这肉棒让夫人忘却尊夫了。”

    说罢,公孙止脱下衣袍,侧身抱住了穆念慈。他左手从穆念慈颈下环绕而出,右手顺胸乳而下,经过平坦的小腹慢慢滑向穆念慈两腿间的芳草地。右腿压住穆念慈一双笔直圆润的大腿,缓缓磨蹭。又以口相就,越过她两瓣娇嫩的唇瓣,捕捉到她的香舌,用力吮吸品尝,此时穆念慈口中尚有淡淡药味,口水交换,别有情趣。穆念慈感觉自己的舌头快要被吸断了。

    两人肌肤相接,唇齿交错,公孙止感受到的是滑腻宜人,曲线玲珑,心脏嘭嘭直跳,暗叹上天待自己不薄。而穆念慈的娇躯被被他粗糙的大腿摩擦,心中比死了还要难受,穆念慈素有侠义心肠,却不知为何自己命途多舛?

    公孙止若是知道她的心声,恐怕会告诉她,美貌的侠女若不是物尽其用,被好好淫乳把玩,而白白香消玉殒,岂不是对上天最大的不尊重?

    公孙止的手宽大粗糙,这是双经过刀剑充分磨砺的、具有力量的手。当这双既能持剑又深知女子体态的大手和女子娇嫩的阴户相较量,又有哪个女子能抵挡?当公孙止的手指拨开穆念慈娇嫩的阴唇,细细摸挑的时候,她终于不堪重负,昏迷的过去。当公孙止的两根手指深入她的阴户,到达十几年没有外物进入的禁区,她已经没有直觉。

    公孙止翻身而上,压在了穆念慈雪白的娇躯上。放下了已经被吸吮红肿的唇舌,又含住了她胸前娇嫩的蓓蕾。公孙止手口不停,前胸阴户双管齐下,半晌,终于在穆念慈阴户上感受到一丝湿润。不禁心中大喜。任穆念慈是个坚贞烈女,在这淫棍的不断亵玩之下,终于是在昏迷之中被唤醒了身体本能。

    穆念慈胸口有内力源源不断涌入,翻腾的气血终于恢复平静。她缓缓睁开眼,想要告诉自己刚刚只是场噩梦,然而身上压着的高大身躯彻底击碎了她最后一丝幻想。她胸前的丰满被大手狠狠挤压变形,像是不堪征伐。公孙止分开穆念慈的双腿,胯间凶器在她双腿间的娇嫩阴户上不断摩擦。

    “夫人,你我从此结为一体,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这重要的时刻你怎么能昏迷,现在,准备好和你的贞洁说永别吧!”

    穆念慈恨不能立即死去,又在内心呼唤自己一生为善,期望有奇迹出现,然而,命运不总是眷顾好人。内心的呼喊不能赶走恶徒,双腿间的娇嫩更无法阻挡肉棒的侵袭,反而颤颤巍巍被迫分开,向命运低头,用自己的娇嫩迎接坚硬的征伐。

    穆念慈一生只在春药的作用下和杨康交合过一次,生下杨过后连自渎也未曾有过。花心紧窄,虽然已经有些许润滑,但如何能容纳公孙止的硕大的肉棒?龟头刚刚挤进,就给穆念慈带来了不下于破瓜的痛苦,可惜身不能动口不能言,只能闷哼一声表达所受的煎熬痛苦,同时与自己的贞洁身躯做永久的告别。

    公孙止静静感受着花心紧致的包裹,穆念慈的紧致程度丝毫不下于三月前刚刚破瓜的灵儿,此时湿润度也有限,肉棒三分进,二分出,缓缓的攻城略地,稳步的像穆念慈身体深处进发,终于到达杨康也不曾抵达的尽头,而此时肉棒尚有三分在体外。

    下体的充盈膨胀,精神与肉体的双重折磨,让穆念慈心如死灰,流干了泪水的大眼睛失神的望着天花板,似乎已经体会不到身体正在遭受到淫乳。偏偏女性躯体的自我保护功能不顺从心意,随着肉棒的缓进缓出,为了适应征伐,渐渐分泌出更多体液,让肉棒能更轻易的抽动挺进,更方便的享受嫩穴的包裹侍奉。

    见穆念慈神情淡漠,公孙止起了好胜之心,渐渐加快耸动,棒棒尽根而入,如此七八十抽,穆念慈终于不能再无动于衷。

    男人的肉棒就像掌控女人躯体的钥匙,或者驱使牛马的皮鞭。双腿张开,迎宾纳客的时候,女人又怎能违背躯体本能,与强壮的男人相抗?随着淫液的分泌,随着紧窄的小穴慢慢适应的包裹着的粗大,痛苦离穆念慈渐渐远去,取而代之的是奇怪的酸麻与隐隐的快感。那感觉让她忍不住想要呻吟,忍不住想要挺胯相迎,那感觉比单纯的肉体痛苦还要让穆念慈难受百倍!穆念慈需要死死的控制自己的喉咙,才能让自己不发出被征服的娇啼!

    穆念慈双眼紧闭,银牙暗咬。努力的和身体本能相对抗,娇艳的脸庞和身躯已经泛起潮红,汗珠遍布娇躯。公孙止看的大为兴奋,忽然一搂怀中佳人,单手一撑,就抱着穆念慈坐了起来。两人体位变化,性器仍紧紧的贴合在一起,肉棒随着体位变化深深的扎在了淫穴的尽头,穆念慈终于忍不住,压抑娇哼一声。才刚张口,穆念慈便羞愤欲死,紧紧的闭上嘴巴。然而此时她的娇哼不亚于最好的壮阳秘药,公孙止顿时更加兴奋,一手托着穆念慈的屁股上下操弄,让肉棒快速的在她体内挺动,一手紧紧的搂着她滑腻的后背,将娇躯紧紧的搂在怀里。穆念慈腰肢纤细大腿修长,难得的是哺育过的乳房丰满且坚挺。此时这对大白兔似的乳房被紧紧的压扁在公孙止古铜色的胸膛上,随着娇躯被操纵者上下起伏,乳房也变换着各种形状。

    公孙止前世便是色中恶鬼,精通房术。此时得到了这具武艺高强的肉体,顿时如虎添翼。单手便将穆念慈娇躯抛动的上下翻飞,大肉棒将她的花心操弄的唇瓣凌乱、淫水四溢。公孙止又张口覆上面前的粉颈,时而吸吮时而噬咬,穆念慈此前唯一一次性事时候,是被杨康下了春药,思绪混乱未有清晰记忆,而且杨康也是性事初哥,她早已不记得性事滋味,此时娇躯被此中高手多管齐下,狠狠操弄,如何能够抵挡?

    又有七八十棒,穆念慈控制不住的自己的声音,婉转娇啼再也无法抑制,作为即将被征服的配乐,一发不可收拾。

    公孙止见穆念慈已经陷入自己钩织情欲罗网,不能自拔,悄悄的在挺弄见解开了她的穴道,穆念慈府一能动,双手立即环抱上公孙止的脖颈,像是暴风雨中的小舟在找寻坚实的堤岸。

    只是公孙止属实小瞧了作为『侠女』和『母亲』的穆念慈,身躯本能反应抱住了公孙止,她立马意识到自己穴道已解,双手一抬,顺势向公孙止颈后击落。公孙止恍若不觉,任由她纤手击在脖颈,然后才双手一揽,将穆念慈双臂死死固定在娇躯两侧,同时竟然操弄不停。

    穆念慈功力本就一般,此时一身力气被操弄的十去七八,公孙止又练有家传闭穴绝技,她如何能伤得了他?

    公孙止淫虐道:“夫人如何这般急色,我才解开你穴道,便这般主动求欢?连胯间骚逼都紧致了三分,你身为人妻人母,这般淫荡如何使得?”

    穆念慈听他提起杨过,挣扎更烈,怎奈胯间肉棒仿佛有绝世武艺,棒棒击在女子的罩门之上。狂风暴雨的小舟,哪怕再努力,也不能自控,随着暴风雨的肆虐而四处漂泊,渐渐沉没在淫欲的海洋里。

    外边天气朗朗,和风明日。却照不进这小小房间,也再照不亮穆念慈的心房。她不知道男人可以这样强悍,她不知道女人竟有如此无奈,她更不知道男女间竟有这许多姿势。

    她被摆着跪趴在床上,秀丽的脸庞搭在被褥上,随着身后男人的挺弄在被褥上摩擦。两臂被狠狠折向身后,握在一双大手之间,像是被驯服的烈马套上的缰绳。粗大的肉棒越发黑亮,在嫩穴间驰骋进出,雪白的双乳随着男人的挺动而前后摇晃,粉红的蓓蕾仿佛在诉说主人的凄惨遭遇。穆念慈的呻吟已经像是初生儿奶猫,娇弱又惹人怜惜。小腹间尿意传来。

    又来了,又来了。穆念慈已经不记得自己尿了几次。只记得那时自己大脑一片空白,仿若飘在云端。此时尿意袭来,她羞极怕极,但心底竟然隐隐又有一丝期待。

    公孙止此时也到了强弩之末,身上汗水涔涔,胯间挺弄更急,将穆念慈一双藕臂拽的几欲折断,又过半刻,终于虎吼一声,狠狠的将她压在身底,肉棒里积攒多日的精液狠狠灌入她的身体,淫液、精液混杂在一起,穆念慈的淫穴短小,不能承载,浑浊的液体从肉棒与阴唇的缝隙中渗透出来,将两人毛发狠狠打湿,纠缠在一起。

    穆念慈被精液烫的花枝乱颤,浑身不断痉挛抽搐,纤手死死的抓住床单,几乎将床单撕裂。穴内淫水喷溅,似乎是在欢迎男子阳精的光临,又似乎在替主人哀鸣求饶。

    神情恍惚,若飘荡在云间,无所凭依,也不想有所凭依。穆念慈似乎听到云中传来飘渺的声音:“本座膝下尚无男丁,夫人便替我生个男孩儿,以报救命之恩如何?”只是她此时被身畔的男子干的魂儿也丢、气也散,无法反驳了。本站随时可能失效记住:kanqita.com

    收藏以备不时之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