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藏经阁 > 少女前线 指挥官露露LV1 > 指挥官露露LV1(BE路线)
    本站随时可能失效记住:kanqita.com

    收藏以备不时之需!!!

    (r18g、冰恋、分尸)

    2020年6月29日

    「彭」

    枪响了和指挥官生前最后想的一样子弹穿过了进入了陷阱的她的头颅

    在她的小额头上留下一个小口径的弹孔意识消散前她微微的抬起头最后看了

    一下持枪的叶戈尔一眼保持着笑容就这么睁着眼睛的死去了。《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kanqita.com》

    最后都似乎在说着叶戈尔你的表情为什么那么悲伤。

    最后一丝气息也上了天堂这幅可爱的躯体的肉彻底的松弛了下来尿液从

    她那依旧红肿的尿道流了出来叶戈尔看到这一幕想着那个做什么事都似乎想

    好了一切的白发魔女指挥官可能都想不到自己死的时候也有这么狼狈的时候

    叶戈尔摘下了已经香消玉殒的指挥官的眼帮指挥官闭上了眼睛他想起昨天下

    午这幅肉体的主人还是充满着活力活蹦乱跳的像只雪白的小兔子而她现在

    则是那么安静鲜血染红了指挥官的雪白色的长发白色的脑浆从后面的枪洞中

    流了出来和她生前最后想的一样自己如果被枪杀自己白色的脑浆绝对会飞

    很远吧和以前自己杀过的那些人一样。

    不过现在的指挥官安安静静的跪在床上鲜血染红了她的躯体反而有种

    圣洁感叶戈尔忍不住的抱住了这个死体和她热吻在了一起和昨天的吻不同

    里面那个调皮的小舌头已经不会动了「好香」叶戈尔抱住指挥官的尸体闻着就

    算死去了还是充满着女孩子的想起让他想起秋天的桂花他用肉玩了玩指挥

    官的胸部揉了揉还是十分的柔软。

    叶戈尔把尸体抱到了浴室里面用水冲干净了白色长发上的鲜血留在头

    发上的脑浆叶戈尔洗干净了指挥官身上的每一处洗掉了昨天晚上轮奸留在

    她身上的精液痕迹虽然她的肉穴和菊穴还可以看到红肿不过这幅身体的主人

    再也感受不到疼痛了叶戈尔把洗后的尸体放在了床上额头的弹孔用刘海挡

    住床上的指挥官似乎还活着一样和几个小时之前一样的闭上眼睛睡着了

    似乎时不时的还要睁开眼睛露出她标志性的调皮笑容。

    这幅肉体也是无比的完美没有一起赘肉的身体完美的身材修长的美腿

    美丽的脚趾诱人的锁骨可爱的天使面容感觉她就是一个巨大的白发洋娃娃。

    哎她才十九岁呢叶戈尔摸了摸指挥官的长发依旧是无比的柔顺想她

    的主人生前无比为这雪一样的长发而感到自豪而这主人如今也像雪一样的落幕

    了。

    「真是个笨蛋」叶戈尔也忍不住了脱掉了裤子自己的巨物早就忍不住了

    插入了死去指挥官的身体插入了那肉穴里面疯狂的抽拔着死后的指挥官的

    阴道松弛了不少不过依旧是有着爱液使用起来十分舒服。

    「真的不像是死了真怕你再说一句话出来。

    」叶戈尔抱紧着指挥官的肉体

    亲吻着指挥官的嘴唇整个房间只有啪啪啪撞击的声音和指挥官下体的水声和

    昨日比起少了指挥官动人淫乱叫声感觉寂寞了太多叶戈尔拿出手铐拷住

    了指挥官因为啪啪啪而随处摇摆的小手小手抱住了叶戈尔的脖子而叶戈尔的

    手抱住了尸体的腰一只手按住了指挥官的头这时叶戈尔的手指正好按到了

    后面的弹孔叶戈尔仿佛现在才意识到她已经死了。

    指挥官的脸上还是那一抹微笑带着自信的感觉这样抱着自信死去的话

    感觉会不错的吗叶戈尔抽了只烟也这么想着。

    「哎真是笨蛋明明昨天不上车就好」叶戈尔拍了拍那可爱的小脸加快

    了撞击的速度很快的他就射在了尸体的子宫里面量感觉比昨天的还大。

    「好爽」叶戈尔喘息着坐在了床边尸体依旧是没有生气的睡在哪里虽

    然下体流出着精液不过感觉还是和睡着了一样叶戈尔继续玩了一会儿指挥官

    灵魂离开的肉体用手撑开了小嘴玩了玩那粉嫩的小舌头摸了摸指挥官长的

    很好的小脚丫那涂了粉色指甲油的小脚趾很整齐的停在哪里让人忍不住的想

    吃两口叶戈尔没有这种恶趣味就放弃了不过他的士兵里面不少人对脚有兴

    趣他是知道的。

    叶戈尔还玩了玩指挥官吗巨大的乳房死后那圆润的乳头还

    是挺立着叶戈尔吃了上去还可以吸到母乳这可能是指挥官最后产出的母乳

    了叶戈尔贪婪的全部吃了下去。

    「抱歉啊」叶戈尔抽了一支烟扛着指挥官的尸体走了出去和早上扛着还

    活着的指挥官回房间一样开门所有人也看到了他也看到肩上的尸体再坐的

    二十多位男士还是怀念着昨天晚上的那场轮奸

    他们对着这幅肉体的主人泄尽了

    欲望以至于指挥官昨天晚上就差点被强奸致死了。

    「老大她是怎么了死了的吗」

    「嗯」叶戈尔的感觉还是那么冷酷点了点头把尸体放在了上……

    「为什么上尉」

    「因为」叶戈尔顿了顿「因为查出她其实是格里芬的指挥官她是那个白

    发魔女卡特下了屠杀指令。

    」

    「干他娘的」

    「昨天晚上居然没有玩死着混蛋早知道就更狠一点了。

    」

    你们昨天已经很狠了怎么说她也是一个十九岁的女孩子叶戈尔抽着烟心

    想着他觉得就这么一个下午的相处他的心境变了他这时候特别想自己的妻

    子和女儿觉得有点对不起指挥官或许在这个悲凉冷酷的时代还是有活力又

    可爱的天使存在吧。

    也就是这么几秒钟的耽搁指挥官的尸体已经被愤怒的士兵给抢夺去了已

    经被愤怒冲昏头脑的士兵们对着已经没有灵魂的一哈开始了各种凌辱他们似

    乎都在气叶戈尔一开始没告诉他们昨天那个任由他们摆的那个女孩子的身份

    生气叶戈尔直接射杀了她让她就这么简单的死去了如果是他们他们可能会

    想尽一切办法来折磨昨天那个只有十九岁的女孩子吧。

    「都是因为你们格里芬我才会变成这个样子」士兵抽打这已经没有生气的

    尸体打着指挥官白嫩的小肚子她的尸体也先是被残暴的奸尸一边辱骂着这

    幅身体的主人。

    「明明是个人却和人形这么近人形都不如的婊子」

    「真是恶心昨天没有操死你」

    士兵们强暴着指挥官的肉穴菊穴狠狠的抓着指挥官的乳房用图钉穿刺在

    乳房上钢针穿刺的乳头想如果指挥官还活着的话会痛的叫成什么样子。

    之后被吊起来像耶稣一样的被钉在墙上愤怒的士兵殴打着尸体空气

    中也越来越躁动叶戈尔也控制不住士兵的暴虐了他觉得对不起指挥官现在

    指挥官的肉体和一小时前出浴时完全不一样了全是刀痕不洁白也不美丽

    像个殉道者。

    不知不觉的他摸到了腰间的枪他想保护住指挥官的尸体就在他要开枪

    的时候。

    「算了吧我不在意的。

    」

    一瞬间他似乎听到了熟悉的声音好像看到逝去之人一般他跌跌撞撞的

    回到了房间躺在了床上什么都不想去想床上还有指挥官的鲜血墙上还是

    指挥官的脑浆而现在他什么也不想去想太疲惫的叶戈尔一下子就睡着了。

    而大厅对指挥官的淫虐更加升级了用刀一刀一刀的把指挥官可爱的小脑袋

    给砍了下来把喉管当做穴道插入着可爱的小脑袋像个自慰器一样的在男人的

    巨物上然后没有头的身体也没有被士兵们放过一前一后的插入着。

    「这骚货的身材就是好昨天就要他妈的这么干了。

    」

    「就是就是」

    所有人都干累了士兵们又靠近了指挥官无头的身体指挥官的肚子因为存

    了太多的精液变得好大和怀孕一样一人直接踹了一脚过去精液和尿液从

    肉穴里面爆了出来。

    「来给你做个抛妇产」说着用刀把小小的肚子割开了里面的内脏全部爆

    了出来肠子露出一里面那个小小的心脏也不跳动了。

    「看看这个是什么」士兵继续往下面割割到小腹处看到了指挥官受惊

    摧残的子宫和卵巢用刀割下把它取了出来任他人玩弄之后呢还割下了指

    挥官的下阴割掉了指挥官的大小阴唇和那个依旧勃起的小豆豆。

    「我们来分了这个贱货吧」

    「好我要脚」

    「你割一块奶子给我最好乳头那里」

    士兵们开始分割着尸体指挥官的头颅插在木棍上静静的注视着狂热的士

    兵们对自己身体的蚕食。

    梦里叶戈尔来到了一个酒吧和这个酒吧很像的酒吧指挥官坐在那里

    坐在昨天晚上自己的位置对着自己挥手叶戈尔走了过去梦里的指挥官穿了

    一身可爱纯白的连衣短裙带着大大的眼镜有种她这个年纪的可爱感。

    「抱歉今天晚上梦到的是我而不是你的老婆女儿」

    梦里的小指挥官还是那个样子一切都很游刃有余的活力和自信感。

    「抱歉杀了你连你的尸体也糟蹋了」

    「没事我向来都是无所谓的」她笑了笑。

    「反正我我都死掉了你玩我身体的时候不也一样很开心吧」

    「而且想的也不是我吧为什么会想到自己的妻子呢明明我和你老婆是完

    全不一样的人。

    」

    梦里的指挥官说着

    叶戈尔内心的事实而他只能沉默因为这是他的梦。

    「去做你自己想做的事情吧加油哦」

    梦里的指挥官继续说着举起了杯子。

    「如果我的死改变了你什么我还是有点开心的。

    」

    「你是真的吗」叶戈尔也举起了杯子看着梦中的指挥官他问着而指

    挥官顿了顿笑着说着。

    「怎么可能是真的我早就死了我是一个你脑子的幻影而已。

    」

    第二天叶戈尔醒的很早外面的骚动也安静了叶戈尔推开门外面便是

    狱一样的环境满的血液和内脏吧台上都是指挥官的肉片和残肢都用木

    棍串着活像在战场上一样。

    不信神的叶戈尔在胸前花了十字走到门前看到了指挥官那个漂亮的头颅

    挂在木棍上动人的长发剪成了短发不过还是无比可爱而且似乎还是在笑着

    和她死前的最后一幕一样。

    「短发也挺可爱啊。

    」叶戈尔取下了指挥官的头包好了便出了门启动

    了车绝尘而去再也没有回来军队再也没有叶戈尔这个人他被军方监视保

    护的妻子和女儿也不见了。

    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想知道也就这样。

    发布地址:kanqita.com

    收藏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