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其他小说 > 食戟之银(食戟之灵同人) > 食戟之银(7)
    本站随时可能失效记住:kanqita.com

    收藏以备不时之需!!!

    食戟之银(7)为何而战(小惠退学篇)

    作者:我即道

    2020年6月29日

    字数:12755

    「真是的那个女人是怎么回事啊还是和以前一样莫名其妙……」幸平创

    真嘴里嘟囔着手里甩晃着装有换洗衣物的小袋子插着口袋往公共浴池的更衣

    间走去。《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kanqita.com》

    在他们这一组除了易银幸平创真是最先完成50人份牛排饭任务的。

    「算了。

    」幸平创真将衣物全部脱光放入篮子里将浴巾搭在肩头往浴池

    走去「我还是先舒服泡个澡吧。

    」

    「我要第一个享受浴室!」幸平创真兴奋拉开玻璃门。

    水雾散开一个高大健硕的身躯背对着他。

    隆起的肩胛肌和斜方肌上滑落水

    珠结实鼓胀的三角肌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无数说不出名字的肌肉堆叠交错

    隐隐能听到肌肉活动的吱吱声。

    「唔!」幸平创真一时瞳孔收缩。

    远月渡假村总料理长兼董事会成员堂岛银!

    「哦……」坐在澡池边的肌肉猛男全身赤裸舒展筋骨发出一声长长的舒声。

    「呃……呃……」幸平创真说不出话来。

    「嗯?第一个人已经来了啊。

    」堂岛银转过头来淡淡笑道「抱歉啊在

    洗澡的时候锻炼肌肉是我每天的必修课。

    」

    此时此刻幸平创真很少见产生了这种想法:「真可怕……」

    ……

    转眼间天性乐观的幸平创真就已经和堂岛银一起泡着澡有说有笑起来。

    「真是的我还以为我是第一个呢兴冲冲跑过来真是失望啊。

    」幸平创

    真笑着说道。

    「哈哈哈哈哈抱歉抱歉在学生当中你已经算是第一个了所以别计较了。

    」

    堂岛银笑声爽朗说道「嗯……不过去年也好今年也好学园真是培养出

    了不错的学生啊~」

    「你说的去年是指?」幸平创真好奇问道。

    「做50份食物的试炼是在多个厨房中同时进行的所以谁最先完成是一

    目了然的事。

    」堂岛银捏了捏自己的肩解释道「我每年都是想要赶在学生们来

    之前洗完的但去年也有一个人早早就完成过来洗澡了。

    」

    「呃嗯?」

    「他现在是位居远月十杰第七位的男人。

    」堂岛银回忆起去年感叹道「那

    家伙也是个颇为强劲的男人啊~」

    「居然是我认识的人。

    」幸平创真心中想道。

    现在远月十杰的第七位就是他们极星寮206号的一色慧学长一个长相清

    新秀雅却喜欢穿兜档和裸体围裙的奇怪男人。

    「那个……其实我有一个朋友比我更早完成但是他好像没有来这里洗澡的

    样子……」幸平创真挠着头尴尬笑道。

    堂岛银一愣然后露出笑容道「呵哈哈哈哈有意思~」

    突然幸平创真好像想到了什么暗道:「等等也就是说薙切那家伙…

    …也比我更早做完50份吗?」

    就在刚才幸平创真来公共浴室的路上不小心撞倒了刚从公共浴室泡完澡出

    来的薙切绘里奈。

    如果按照堂岛银的说法绘里奈岂不是也比他更早完成吗?!

    虽然不知道她和易银谁更早完成试炼但是短时间自己连续被两个认识的同

    龄人超越饶是心态乐观的幸平创真也有些不是滋味。

    不过自小败在父亲手上无

    数次的他依然不会气馁转眼间就恢复了斗志。

    看到幸平创真惊愕的脸堂岛银已经猜到他心中所想肃容道:「只是早早

    完成的话还说明不了一切但有点本事的这一点是无疑的。

    」

    「薙切绘里奈学园总帅的孙女「神之舌」。

    从小她的饮食就动员了学园所

    有主任讲师的力量她只吃精心打造的断奶食品。

    在她还小的时候蒙着眼睛尝

    各种盐的味道时就能准确回答出所有盐的产……」堂岛银向幸平创真列举

    着绘里奈的事迹这也是他之前对幸平创真的到来不感到惊讶的原因之一。

    他早就知道薙切绘里奈的存在只是没想到这一届会有不少人能赶在差不太

    多的时间内完成今年的远月令他越发感兴趣。

    「关于她「神之舌」的奇闻异事真是讲也讲不完但是她以史上最小年龄

    入选十杰的这份实力看来确实是有真本事在的。

    」堂岛银带着期待的笑容道

    「以后顺利的话或许会成为远月学园成立以来最厉害的怪物……」

    「嗯……」幸平创真眉头紧皱。

    「不过不管怎么说她现在仍只是块璞玉而已。

    」堂岛银闭眼躺在池子边自

    语道「齐聚了各路能人互相吞噬的世外魔境那就是远月!」

    「这所学园可是深不可测得很……努力打磨你的獠牙吧少年!」

    「是。

    」幸平创真嘴里平淡回答着眼神中却满是昂扬的斗志。

    【op启动~】远月供给学生住宿的豪华房间里经过一夜双飞刺激的易

    银躺在床上呼呼大睡。

    水户郁魅和田所惠都已早早醒来蜷在易银两侧的怀里不知道该怎么面对

    现在的情况。

    突然绵密的鼓声响起易银的手机剧烈震动传出中年男人铿锵有力而富

    有节奏感的歌声:「长路漫漫伴你闯……带一身胆色~与热肠!寻~自我觅…

    …真~情……」沉睡中的易银强行睁开眼睛坐起身来熟练把闹铃关掉。

    挠挠头再猛晃了晃脑袋试图驱散睡意让自己的精神清醒过来恢复

    最佳状态。

    易银没有赖床的习惯他小时候曾经在故乡的农村生活过一段时间年仅5

    岁的他每天都要5点起床和年纪各异的孩子们排队走上1个小时的路程上学。

    如果错过了时间就需要年迈的祖父亲自送自己去为了不麻烦祖父他每次都必

    须动作干脆利索才能勉强赶上队伍。

    虽然现在已经没有那个必要了但是易银依然尽力用高效的行动力来磨砺自

    己的性格。

    脑袋里嘎吱嘎吱响易银总算清醒了过来。

    他想起了昨晚的疯狂回头看了看两女正好和两双水灵灵的眸子对上。

    「……」

    三人一时无语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脑子里的浆糊开始溶解思维的齿轮开始飞速运转作为男生的易银楞了一

    下然后挠着头嘿嘿笑道:「呃……小惠郁魅早啊~」

    「易……易银君早!」小惠揪着被子挡住下半边脸羞涩回应道。

    有别人在身旁水户郁魅强装洒脱。

    她赤裸着褐色的娇躯坐在床上任由自

    己饱满丰硕的胸部暴露在易银面前。

    她插着腰转过头去傲娇道:「这下好了

    身子都被你得了以后你可要对我负责!真是的!」说完她还偷偷瞥了一眼跪

    坐在两人面前的易银。

    「易银君也要对人家负责妈妈说只有夫妻才能……唔……你也和水户同学

    做了……呜啊……总之你不能抛下人家!」田所惠捂着已经俏红的脸小声说道。

    「是!是!我会的!我保证!」易银带着笑意不住点头心里已经乐开了花。

    「真是的会长大色狼!」水户郁魅抱着手臂嘟囔道。

    事情比想象中顺利得多易银嘿嘿一声又蹿回了两女之间将她们分别搂着

    怀里亲了亲她们的额头。

    「我会对你们负责的我会一直保护你们的!」易银在两女耳边保证道

    「你们也要加油一定要通过这次试炼!」

    「嗯易银君我会加油的!」

    「那还用说我一定能通过的!」

    看着怀里的两女特别是小惠易银心中生出一丝担忧。

    合宿第二天am9:00易银依然和水户郁魅一组课题的讲师是曾经和

    他有过节的多纳托梧桐田。

    他看到易银也有一些尴尬但是毕竟不是什么大仇怨

    两人作为师生也还算融洽。

    多纳托梧桐田是远月学园第80届毕业生最擅长的料理风格是法式料理

    对酒店餐有很深的造诣。

    所幸易银来远月的第一堂课就是罗兰·夏佩尔老师教导的法式传统料理「勃

    良第红酒炖牛肉」受到了很高的评价。

    当时易银就是和田所惠一组才认识的。

    想到田所惠易银心中又是泛起了一

    阵担忧。

    「有幸平创真那家伙和她一组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吧……」易银自我安

    慰道。

    「parfait(完美)!易银!夏佩尔老师说的果然没错~!你们组的

    这道菜具有非常正宗的法式风味甚至让我想起了法国巴黎的莫里斯酒店。

    虽然

    相比之下还显得很青涩但是已经相当优秀……」

    深受法国文化影响的梧桐田平时确实会有些轻浮但是在料理的教学上他

    却非常认真负责。

    对于易银优秀的料理也不吝赞美之词并且提出专业实用的

    指导意见。

    「感谢多纳托主厨。

    我也相信之前的事是一场误会。

    」易银由衷致意道。

    「c'estmonhonneur!(这是我的荣幸!)你是个很棒的学

    生!」多纳托梧桐田微笑道。

    天空一片昏暗乌云盖顶浮雷滚动阴郁的小雨下个不停。

    「不知道小惠怎么样了……」易银收拾着厨具自语道。

    水户郁魅看到一脸担忧的易银上前扶着他的肩安慰道:「放心吧田所同

    学不会有事的。

    」

    ……

    又经过了下午的课程各个小组通过的人都统统回到了大厅处讨论着惊险

    的又一

    天。

    「怎么样?」榊凉子有些焦急问道。

    「找不到也不在房间里。

    」吉野悠姬摇摇头。

    榊凉子拿着手机皱起眉来担忧说道:「电话也打不通……」

    「真奇怪啊小惠碰到什么事了吗?」吉野悠姬叹道。

    「所有小组应该都已经结束下午的课题了难道说……」同是极星寮的丸井

    善二不禁推测起来。

    「但是不合格者的名单里没有她。

    」平时有些沉默寡言的伊武崎峻表示否定。

    「要不要去问问和她同一课题的人?」

    「对啊!幸平不是和她在一起的吗幸平呢?」吉野悠姬顿时醒悟道。

    「这么说来没看到他啊。

    」

    这时易银跑了过来后面跟着的是水户郁魅。

    「小……小惠也……不在这吗?」易银气喘吁吁问道。

    榊凉子上前说道:「我们也在找她她的电话打不通。

    但是不合格者的名单

    里没有她你也不要太担心。

    」

    「可……可恶……」易银情绪稍平但依然很焦虑。

    「幸平也不见了他和小惠一组应该不会有事的。

    」看到易银着急的样子

    榊凉子安慰道。

    「铮~!铮~!铮铮~!铮~!铮铮铮铮铮~!」急促的古筝声响起这是

    易银的手机来电铃声。

    易银看到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接听电话。

    「莫西莫西我是易银。

    」

    只听对面一阵说话声易银频频点头但眉头却越来越紧。

    挂断电话易银和极星寮的众人打了个招呼和水户郁魅简单交代了几句就

    自己一个人冲了出去。

    在远月离宫酒店别馆的下一层厨房里即将展开关于田所惠是否被退学的

    私下食戟比赛。

    由堂岛银主持多纳托梧桐田关守平和水原冬美三位毕业生担任审查员。

    因为乾日向子偏爱田所惠为了防止评判有失偏颇她只能被绑在椅子上当围观

    群众。

    而对战的双方是幸平创真和田所惠两人对抗毕业生四宫小次郎。

    事情的起因是因为田所惠上午的课题由四宫小次郎主持他要求学生不按分

    组独自完成「9种蔬菜的法式冻」并且必须完全按照他下发的食谱制作。

    由于田所惠动作稍慢只拿到了因为氧化而导致微微褪色的次品花椰菜。

    如

    果用这种次品去做料理的话会因为杂质的关系让稍次的色泽变得更差从而损

    伤法式冻最重要的美丽外观。

    但田所惠没有放弃她想到利用白酒醋的漂白作用来保持蔬菜鲜亮的色泽

    调味上也通过使用醋让花椰菜的甜味更明显使蔬菜的甜味和醋微微的酸味构成

    绝妙而和谐的味道。

    然而这一做法却触犯了不得擅自改变食谱的规则因此被四宫小次郎判处退

    学。

    事实上那几个次品花椰菜就是四宫小次郎故意混进正常花椰菜中的为的

    就是淘汰掉无法得到优质食材的学生。

    从田所惠没能拿到优质花椰菜的那一刻开

    始她就已经被宣告不合格了。

    这个时候幸平创真站了出来提出要和四宫小次郎进行食戟从而驳回让田

    所惠退学的决定。

    起初曾经作为远月十杰第一席的四宫小次郎并不屑于和在校生进行食戟

    但躲在一旁看到了一切的堂岛银却突然出来主持局面。

    在乾日向子的推波助澜和堂岛银「核善」的眼神下四宫小次郎同意了这场

    食戟并且表示如果幸平创真输了的话他也要被退学。

    就这样一场非公开的食戟将在下午课题结束后于别馆的下厨房展开。

    「小惠!」下厨房的大门被猛打开只见易银冲进来大叫了一声。

    「易……易银君!」田所惠惊讶看着易银没想到在这种时候他能找到这

    里。

    「诶!小子你是怎么到这里来的学生在课题结束后也是不能到处乱跑的

    你想被退学吗?!」四宫小次郎看着闯入的易银皱眉斥责道。

    「这个少年……」堂岛银心中暗暗思索。

    「啊~抱歉抱歉四宫先生是我告诉他这里的事的」多纳托梧桐田打着

    哈哈解释道「他是那个女孩的男朋友我又欠他们一个人情所以……」

    「这关我什么事啊!」四宫小次郎朝着梧桐田吼道。

    「易银同学~快来啊!这个红头发的自恋狂在欺负小惠!」被绑在椅子上的

    乾日向子朝易银叫道。

    易银走到堂岛银面前深深一鞠躬道:「虽然我知道这是很无礼的请求但

    是……请让我也加入这场食戟!」

    堂岛银一脸阴沉没有说话似乎正在艰难考虑这个请求。

    「啊~多么勇敢的少年啊为了爱人挺身而出而且还是三个在校生vs毕

    业生真是一个浪漫的故事~」多纳托梧桐田自我沉醉道。

    「这个少年好像是叫易银是吗之前我那组最先完成50份食物试炼的人

    夏佩尔老师还提到过他的名字。

    」关守平抱着手眯着眼睛说道。

    「无所谓不过却是比四宫糟糕的性格好多了……」蹲在椅子上的水原冬美

    面无表情说道。

    「我全都听到了混账水原!」上学时就和水原冬美关系很好面对她的讥

    讽四宫小次郎抱着手臂回头骂道。

    堂岛银沉思了很久终于道:「好吧不过我要追加一个条件……」

    易银眼神坚定看着堂岛银等待他的下文无论他出什么刁难的题目自

    己都绝不能让小惠退学。

    「田所惠。

    」堂岛银带着冷酷的笑意说道「由你来当主厨菜单也由你独

    自决定易银和幸平创真只能给你打下手。

    」

    「呃啊!!!」易银田所惠和幸平创真三人都是一惊。

    「哼可怜啊以这种迟钝女为主厨多一个人也就多一个人退学而已。

    」

    四宫小次郎嘲讽道。

    「那么现在开始进行3对1的私下比赛比赛的主题就是使用今天的课题

    上用剩下的蔬菜做料理做什么你们随意。

    不过要尽量做以蔬菜为主的料理时

    间限制为2小时。

    」堂岛银说明着规则然后高举右手道「食戟开战!」

    「堂岛前辈发起这场食戟的人是我为什么不是我当主厨?怎么能因为有

    人加入就……」堂岛银刚说完幸平创真就上前激动质问道。

    「这场本来不该成立的比赛是经我调停才得以展开的那你就该服从我的

    条件。

    」

    「但是……」幸平创真还想说些什么。

    「即使没有易银的加入我本来也打算这么安排。

    」堂岛银抱着手看了眼

    易银和幸平创真严肃道「幸平易你们听着……」

    「即使这次通过你或者你任何一人的料理获胜了使得田所苟延残喘了一段

    时间这又有什么用?她还是不合格者的事实不会有任何改变早晚会在其他的

    课题中被淘汰吧。

    难道以后都要你们来给她救场吗?在远月学园自己的价值必

    须用自己的本事来证明!到底是不是能够留在这里的人才……应该由自己来展示

    这一点!」

    堂岛银看向田所惠道:「今夜此时在这个料理台前田所……你就是主

    厨!」

    「我……我……」田所惠紧张说不出话来。

    「我明白了!」站在一旁的易银突然说道「小惠你就尽情展现你的料

    理水平我会尽我的全部力量配合你的!我相信你!无论输赢我都会陪着你!」

    易银眼神坚毅透露出毫不迟疑的信任。

    「我也一样!」幸平创真说道。

    「谢谢你易银君!谢谢你幸平君!」小惠的眼睛里已是泛起了水光。

    「堂岛先生」四宫小次郎自信轻松的声音从旁边传来他一手抱着一个金

    属盘子一手拿着一个缩缅卷心菜问道「我已经想好要做什么了。

    可以先去料

    理了吗?」

    「啊当然可以。

    」

    四宫小次郎转身时看了眼田所惠嘴里发出一声轻笑。

    他的轻松自信反而加

    重了田所惠的心理压力。

    「四宫小次郎主厨在远月毕业后独自远赴法国在美食的激战区巴黎开

    店的厨师……」田所惠心中想着「我要用自己的食谱和那种人比赛?得……得

    冷静明明必须冷静下来才行可是脑中却一片空白双手不住颤抖……」

    田所惠本来就缺乏自信甚至有些自卑。

    这次食戟不仅仅决定自己是否退学

    还关乎易银和幸平创真两人的退学这让她倍感压力甚至有些临近崩溃的边缘。

    「田所……」看到田所惠颤抖的样子幸平创真担忧叫道。

    「不!我们不能插手这必须是她独立完成的食谱我们只能作为帮厨从旁

    协助这是对决也是考验。

    」易银打断了幸平创真的话道「我相信她能做

    到即使输了我也心甘情愿和她一起离开。

    」

    「请相信我也相信她。

    」易银一手搭在幸平创真的肩上诚恳道「幸平

    拜托了。

    」

    幸平创真深吸了一口气才道:「我知道了。

    」

    看到这一幕的堂岛银暗暗点头心中赞道:「这个少年先不论他的厨艺如

    何光是看他的这份眼光和胸襟就足以具有成为顶级厨师的潜力……」

    田所惠光洁的额头开始泌出汗水划过病态酡红的脸颊从下巴滑落。

    眼神

    逐渐失去焦距脑子里悲观恐惧的想法在不断循环

    放大呼吸紊乱以致于不得不

    大口喘气。

    「不行……果然……我不行……」田所惠的视线也开始模糊起来「能走到

    今天这一步都是多亏了易银君和创真君……我这种人……我这种人……」

    哒哒哒!呼!

    易银快步上前猛将惊慌的田所惠搂进了怀里。

    田所惠逐渐模糊的视线瞬间清晰男生身上特有的味道有力可靠的身躯

    一种温暖安心的感觉涌上心头将不安和恐惧逐渐驱散。

    「深呼吸跟着我来……」易银可靠的声音在田所惠的耳边传来。

    「深吸一口气……吸……慢慢吐出来……吐……全部吐出来……再吸……吐

    ……」跟随着男孩的节奏田所惠深呼吸了三个循环。

    「心……平静下来了……手……也不抖了……」田所惠惊讶说道。

    易银松开田所惠微笑着解释道:「这是我父亲教导我缓解紧张的办法虽

    然很多人都觉得没用但是其实只要认真用心去做了真的能够起到神奇的效

    果。

    」

    「总之已经冷静下来了然后再慢慢考虑你要做什么吧。

    」幸平创真也在一

    旁缓声道。

    「但……但是四宫主厨做的是在实战中磨炼出来的法式料理如果我做

    不出胜过它的料理的话你和易银君就都要退学了。

    」

    易银摇了摇头沉声道:「我一直认为料理并没有高低之分终究是厨师们

    在满足人们果腹的条件下创造出来的独特味道。

    无论是法式大餐还是街边小吃

    他们的创造者都同样高贵!四宫前辈虽然确实经过了长久的打磨但是小惠也一

    定拥有旁人所不具备的独特味道。

    」

    「但是……我这种人做的料理……」

    「没有什么所谓的这种人那种人料理的本身就是为了给人们带来幸福!而

    你……小惠!你的料理同样能带来幸福……这样就足够了……」易银的一番话让

    田所惠仿佛看到了一条无尽的温暖之路而易银就是那个为她打开大门的人。

    「为人们带来幸福的料理……」田所惠一双美目泛着热泪那一段段温暖的

    回忆涌上心头。

    蓝蓝的煤火锅中滚动的汤砧板上切胡萝卜的声音母亲温柔的脸……

    终于田所惠从回忆中睁开眼睛对着两人道:「易银君创真君那个

    ……我可能……想到菜谱了!」

    ……

    夜晚天空又下起了小雨金碧辉煌的酒店内亮着无数灯光。

    水户郁魅和极星寮的人都已经知道了田所惠的事情并且也推测出易银匆匆

    离开的原因众人陷入了慌乱和担忧中。

    而此时在别馆的下厨房内那场特殊的食戟正在紧张进行着。

    四宫小次郎的料理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只需悠闲等待完成嘴角依然泛

    着自信的微笑。

    「……我想做这么一道菜。

    」田所惠试探性说道。

    「嘿有趣。

    」幸平创真认可说道。

    易银也点点头赞同道:「值得一试。

    」

    「真的吗?真的吗?太好了!」田所惠开心笑起来然后又有些为难说

    道「但……但是这份食谱的话需要另外下功夫处理的食材非常多不知道

    能不能顺利完成……」

    「了解了没问题的。

    」易银淡定的语气中透露出十足的自信。

    「安心好了包在我身上我可是担任幸平餐馆二把手的男人啊!」幸平创

    真一拽头巾同样自信说道。

    「哦?我可是我们东方餐馆排名第一的帮厨!」易银笑着说道。

    幸平创真看着易银一挑大拇指道:「那我们就比比看吧!谁才是最好的帮

    厨!」

    「尽管来吧!」易银回应道。

    看到两人的这一幕田所惠不禁轻笑起来俏脸上泛着红晕很可爱。

    易银和幸平创真相视一笑对着田所惠齐声道:「我们会发挥所有的经验来

    支援你的!」

    「那么开始吧!」易银和幸平创真齐声高喊斗志昂扬。

    「是!」

    在校生三人组的料理开始了!

    「我去料理番茄……」田所惠一边处理着矮株小番茄一边分配着任务道

    「易银君创真君其他食材就拜托你们了……」

    「了解!」「收到!」

    易银和幸平创真分别开始了迅速利落的食材处理两人配合无间有一种难

    以言喻的默契又似对手间的惺惺相惜。

    「如果是这个的话要先处理夹心肉才行……」幸平创真预判着田所惠每一

    步所需的食材这是他常年在餐馆工作所积累下来的经验和不断思考的结果。

    正当幸平创真要拿肉时被切得方正的肉块已经被递到了他的面前只见正

    处理着鸡肝的易银道:「幸平肉已经切好了麻烦把筋都挑一下。

    」

    「他……预判了我的预判……」幸平创真有些惊讶易银确实是一个强劲的

    对手。

    刚将切好的小番茄放入烤箱中的田所惠突然惊叫道:「糟了要是不先切夹

    心肉的话料理的顺序就会乱的!」

    「肉已经处理好了!」幸平创真将处理好的肉递到她的面前然后又赶忙开

    始处理猪背上的脂肪。

    易银和幸平创真展现出的优秀辅助能力让场上的毕业生都为之惊叹。

    「创真君蒸烤用的模具准备得怎么样了?」

    「做好了接下来把肉填进去就好了。

    」

    「我已经把肉填好了。

    」易银接口道「顺带一提炒蔬菜还剩12秒就完

    成了。

    」

    「谢……谢谢!」田所惠也惊叹于这种奇妙高效的辅助。

    「好厉害他们两个都好厉害!在我想要什么食材的时候经过处理的食材

    就一一到我的手边来了。

    」田所惠心中佩服不已。

    蹲坐在椅子上的水原冬美不可思议叹道:「那是怎么回事?」

    「他们预判了她要做的事而他们又在互相预测对方在不打乱自己工作节

    奏的同时支援她既是在合作辅助又是在互相较量。

    」多纳托梧桐田托着下巴

    分析道。

    「而且完全不做多余的事为了不妨碍田所而时刻紧绷着自己的神经。

    」关

    守平又拿起两人的资料看起来「易银和……幸平创真……他们是今年仅有的两

    个插班生吗?」

    「都是家里开小餐馆的似乎有在家修行的经历……」多纳托梧桐田说道。

    「不只是在家里帮过忙的话不可能练出那种手上功夫」关守平看着黑衣

    白衣两名少年的背影道「不管怎么看都远远超过学生的水准了。

    」

    此时坐在那里等待料理完成的四宫小次郎脸上已经完全没有了蔑视眼神中

    难得透出了认真的神情。

    嗒!指针指向60时间到。

    堂岛银高声道:「好了双方停手!」

    两方的料理都分别完成分碟装盘!

    四宫小次郎的料理是由卷心菜包裹肉菜混合馅蒸煮而成的「法式炖卷心菜卷」

    是来自奥佛涅区的乡土料理。

    用刀叉轻轻切开菜卷里面是饱满料足的肉菜混合馅香味野菜的芳香让

    人食欲大开。

    四宫小次郎的馅料并不是一般法式炖卷心菜所用到的猪里脊和洋葱。

    而是采

    用了本鸡鸡胸肉做的包馅肉里面塞入了牛油炒至醇香的羊肚蘑芦笋和鹅肝

    还混有鸡胸肉黄油鸡蛋生奶油等打成的慕斯状馅料带来了爽滑的口感和

    细腻风味。

    包裹在四周的那层原本具有强烈草腥味的缩缅卷心菜经过加热释放出了纤细

    无比的清甜口味。

    菜叶脆爽的甜味与慕斯状的肉馅紧紧缠绕在舌头上并在瞬间

    软软化开变成一股浓厚的美味扩散在整个口腔惊人提升了这道料理整体

    口味的品味。

    「简直就像……」

    「被施放了魔法一般!」

    四宫小次郎在远月毕业的同时只身去了法国。

    在经过数年修行后在巴黎

    开了店成为了一名老板兼主厨。

    面对偏重于肉类的法式料理他用全新的视野

    聚焦在蔬菜上独特的蔬菜料理给法国国内的老饕们带来了极大的冲击。

    人们开

    始满怀敬意将这名来自日本的厨师称为「legu(蔬菜料理)的魔术师」!

    「不过真是让人意外啊四宫。

    」堂岛银赞叹过后话锋一转似有所指说

    道「我本来还以为……能吃到你的店「shino's」里的招牌菜呢!」

    四宫小次郎推了推眼镜笑着说道:「您也太会开玩笑了吧堂岛先生。

    对

    方可还是学生啊您觉得我会做那种拿招牌菜来欺负他们的残忍行为吗?」

    「我觉得会……」关守平小声道。

    「感觉很可能会把对方打击道再也没有勇气做菜。

    」多纳托梧桐田说道。

    乾日向子在一旁瑟瑟发抖好像想起了什么不好的回忆。

    堂岛银没有再说话他转头看向在校生一组三人道:「那么该你们上菜

    了!」

    「是!」三人回应菜品由田所惠端至桌前。

    「嗯?!」

    「这是……!」

    「啊?!」

    下厨房里田所惠端上来的料理泛起七彩的虹光仿佛彩虹般渐变色的线

    条绚烂的光芒照亮了每一个人的脸这出乎意料的料理使每一个人都不禁动容。

    如同雨后初虹的料理将决定几人的命运胜负在此一决!

    ……

    雨后的夜静悄悄易银田所惠和幸平创真从下厨房走出。

    「哎呀天完全黑了啊。

    」幸平创真拎着一个背包满不在乎说道。

    易银双手插着裤兜脸色微沉看不出他的心情。

    嗡~嗡~嗡~

    「诶?!」田所惠的手机剧烈震动打开一看发现是几十条吉野悠姬的未接

    来电提醒。

    因为之前在下没有信号出来后就一下子接到了全部提醒。

    「应该是你的室友她们吧没关系我们一会回去露个面就行。

    」易银淡淡

    道。

    「你们先回去吧我就慢慢走回去好了。

    」幸平创真说道。

    「嗯」田所惠嗯了一声便拉着易银往酒店跑去。

    刚走出几步田所惠停了下来回头对幸平创真微微一鞠道:「创真君真

    的很谢谢你。

    」

    易银也低了低头道:「幸平谢谢你。

    」

    幸平创真摇了摇头微笑道:「田所也是我的朋友没什么好谢的大家都在

    担心你们呢快回去吧。

    」

    易银和田所点点头转身离去。

    在出口的台阶里堂岛银和关守平并排走着。

    「四宫的止步不前是因为他过于锋芒毕露的才智……吗?」关守平抱着手

    问道。

    「是啊因为四宫一直仰望着上面的世界为了达到顶端而把自认为不需要

    的东西全部剔除。

    在他身为一名老板兼主厨应有的气量尚未完全成熟前就得到

    了普鲁士波尔勋章的认可。

    」堂岛银感叹道「但是此时的他就好像站在山峰

    上人一直站在高处之后无路可走他必须走下来才能去往更高的山峰。

    厨师

    为了不断向更高的目标前进就必须要有低头向下观望从所有方吸取长处的

    勇气。

    」

    「而田所则恰恰相反她需要的是勇于向上开辟道路的勇气跟在别人身后

    永远无法走出自己的路。

    过渡的保护反而对她有害我们只要让她不要过早夭折

    就好了风雨是她成长的必须养分。

    」

    「这场食戟同时救了两名厨师。

    」关守平笑道「堂岛前辈真是位高明的

    教育者啊。

    」

    「哈过奖了。

    」堂岛银微笑道心中想着的则是那两个少年的身影。

    身在两的两个少年此时的心中却同时想着同一句话。

    「输了……输了……输了……可恶……」

    虽然易银和幸平创真看起来神情各异但是其实他们心中都抱着想要胜利的

    心。

    当时的结果是虽然三人的料理「彩虹法式冻」也相当优秀但是和四宫小次

    郎的料理比起来实力差距还是太明显了四宫小次郎三票全过压倒性胜利。

    正当四宫小次郎要离开的时候堂岛银为田所惠三人投了一票并且以此指

    出了四宫小次郎的厨艺其实已经陷入了停滞这正戳中了他的痛处。

    在堂岛银的要求下四宫小次郎也吃了田所惠的「彩虹法式冻」。

    「火候欠缺」「装盘和馅糕的衔接都不像样」「处理拙劣」

    虽然嘴上说着这样那样的缺陷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的料理中有一种直击

    心灵深处解放心灵的温暖滋味。

    就好像……妈妈的爱。

    唤起的回忆让四宫小次郎都流下了泪水将代表投票的硬币落到了田所惠的

    盘子中。

    他被田所惠在料理中处处为客人着想的精神打动加上乾日向子不知从哪里

    掏出来硬币投到了田所惠这边以「平手」作为结果解除了三人退学的危机。

    但是这对于易银和幸平创真来说这也是一场失败。

    然而他们并不会因此气馁还有更遥远的征程在等待着他们的挑战!

    【放ed!评论解锁正片内容~】深夜里难得由田所惠坐在易银身上易

    银躺在下面挺动。

    田所惠深蓝色的头发湿漉漉扎在头上散发出清新的发香显然是刚刚洗

    了头发这个造型给她更添了几分温婉妇人的气质。

    易银和田所惠牵着双手他的肉棒紧紧裹在田所惠饱满弹韧的小穴内几撮

    耻毛随着抽插和易银的阴毛纠缠在一起。

    田所惠是非常日式的少女由于经常跪坐的关系大腿内侧和阴阜部分都非

    常饱满能完全贴合柔软而富有弹性。

    坐下时能将易银肉棒的根部都裹得紧紧

    的很舒服。

    小惠的臀部宽阔饱满坐在自己的身上感觉柔软滑嫩一看就知道利于生育

    是天生的好媳妇。

    她闭着一双美目通过握着易银的一双支撑着尽力扭动着腰

    肢起起落落。

    白嫩的娇躯在自己身上套弄不大的胸部随着起落不断抖动两粒

    粉嫩的乳头惹人垂涎。

    看着她肉肉的小肚子在不断起伏一想到是自己的肉棒在她的肉腔内进出导

    致的心中就又是一阵火热。

    但是少女虽然难得主动但是毕

    竟幅度比较小易银故意在她落下时向上挺

    腰臀部用劲将肉棒狠狠顶入更深处。

    「呃嗯……好……好深……嗯……唔……嗯……嗯嗯……嗯……」田所惠脸

    上泛起潮红渐渐有些蹲不住索性坐在了易银身上任由少年挺动下体进出她

    的体内。

    易银越来越兴奋握住了田所惠白皙的手臂下身猛烈挺动进行小冲刺田

    所惠已是香汗淋漓发夹跌落长发披散下来一双美目已是迷离险些被易银

    肏昏过去。

    田所惠的两瓣蛤唇被狰狞粗壮的肉棒撑开不断肆意进出她的私留下男

    人的体液。

    「小惠小惠要来了!我要射进去了~」易银再次提速下身猛烈向上挺

    动连高档的大床都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易……易银君~嗯嗯嗯嗯嗯……嗯~易银君~易银君……易银君……嗯~!

    啊……」

    田所惠一声尖叫般的呻吟两人的连接处喷射出的粘液和挤射出的白浊混在

    一起两人的体液混合交织在一起不分彼此。

    高潮后的田所惠趴在了易银的怀里下身还紧紧连接在一起没有分开。

    「易银君……谢谢你……」田所惠眼神温柔似水看着易银的眼睛说着然

    后在他的脸上吻了一口。

    易银笑了笑深情说道:「笨蛋我说过我会保护你的……」说着双手扶

    着她的脸对着她的唇吻了上去。

    「唔嗯……」小惠起初有些不适应但慢慢也笨拙用舌头迎合起来。

    品尝着小惠甜美的津液一双大手搂着她赤裸的娇躯在她的背臀间摩挲。

    「呃嗯……滋~嗯……呜~嗯……」

    又亲热了一阵两人再次动情易银起身将她压在身下搂着她柔软温热的

    娇躯易银开始了温柔的挺动。

    田所惠能感觉到插在自己体内的火热肉根在逐渐变大变硬变热担心这自己

    娇小的身子能否承受少年的欲火。

    「啊~嗯~嗯~啊~嗯……嗯~嗯……」田所惠随着抽插呻吟着。

    易银则像只贪婪的饿狼一边享用着「小兔子」娇弱的身体一边用嘴吸吮

    舔弄着她可爱的乳珠小小撕咬着她白嫩的胸乳。

    「呃……呃啊!!!」易银的腰不受控制一阵抽搐将肉棒顶入最深处

    仅剩的精液也在田所惠的肉腔内宣泄而出完成了主权的宣示。

    「小惠我爱你~」说完易银搂着田所惠的娇躯慢慢入睡田所惠也在幸

    福中睡去。

    ……

    此时水户郁魅的房间丰满性感的褐色娇躯半裸着躺在床上一只小手忍不

    住探入自己的内裤中挖掘。

    水户郁魅闭着双眼咬着嘴唇如哭似吟叫着少年的名字:「易银君~易银

    君~」

    发布地址:kanqita.com

    收藏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