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其他小说 > 魔女的国度 > 魔女的国度(11)
    章十一·空识梦界2020年9月12日作者:xiaoyanglaolang字数:10727猛烈的火焰忽然熄灭,丽赛特见到维罗妮卡一闪而过的愕然反应,顿时感到了不妙,忽然就想起了当时那个叫做“渊”的神秘女人曾经说过的话。《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kanqita.com》

    在魔女之核被其改造过后,虽然还能让维罗妮卡使用魔女之力,但性质明显发生了些许变化,其中有一条就是如果与作为血契主人的凯的距离超过五千米,就会无法使用本身的魔女之力,可以说是目前维罗妮卡最大的弱点。

    可是就算如此,一直在一起行动的他们通常来说也不会离开这么远的距离,凯也不可能没有注意到这个问题。

    而且他们现在所在的这座建在湖岛上的王宫虽然的确占地宽广宫殿众多,但无论怎么看王宫之内的哪一处与这里的直线距离都绝对不会超过五千米。

    她和维罗妮卡虽然都第一反应想到了这个原因,但一时之间却也无法理解凯是怎么跑到五千米之外去的,还偏偏是在这种时候,难道是姬丝蒂雅的魔女之力所造成的结果吗?

    不过无论怎样,维罗妮卡现在无法使用魔女之力已经是发生的事实,也是目前最不妙的状况,就连维罗妮卡自己都没想到情况会突然变成这样,没有了魔女之力,她的战斗力几乎就是零。

    局势一下子颠倒了过来,不仅是她们,蕾欧娜、黛茜还有蓓妮塔明显也都察觉到了维罗妮卡的不对劲之处,只不过震慑于她之前所展现出来的压倒性的力量,一下子还没反应过来,恐怕一旦稍稍确认,女仆长就会立刻发起试探性的攻击。

    就算想用话术糊弄,这个即使一直处于下风也始终冷静得可怕的女人也一定不会上当。

    “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你的力量是有某种限制吗?”

    果然,战斗经验丰富的女仆长通过对细节的观察很快就确定了维罗妮卡的身上一定发生了什么对战局影响极大的意外情况,虽然表情依然很冷漠,但锁链已经毫不犹豫地朝着维罗妮卡抽了过来。

    虽然这一击明显留着后招没有用上全力,但即使如此,在这种情况下被击中,没有魔女之力庇护的维罗妮卡也绝对承受不住,而且她现在就算想躲也躲不开。

    “维罗妮卡小姐!”

    见到维罗妮卡的情势危急,丽赛特想也不想地就冲了上去,圣壁展开护住了维罗妮卡,但瞬间就在蓓妮塔的锁链重击下变成了无数碎片,强大的力量冲击将两人一起震飞了出去。

    虽然不是拥有魔女之力的维罗妮卡的对手,但女仆长的实力比起目前只有圣具入门水准的丽赛特还是明显强了好几个档次,圣环和圣壁这两个圣具的基础技能根本无法与之抗衡。

    “你的剑也是圣具啊,不过你的交感只能使出这种程度的力量的话,还是停止抵抗吧,别让自己多受没必要的痛苦。”

    一击就打倒了丽赛特之后,蓓妮塔并没有继续攻击,只是缓缓朝着她和维罗妮卡走来,语气冷淡地说道。

    话音刚落,一条条从地下伸出的锁链就再一次将丽赛特和维罗妮卡捆了起来,对维罗妮卡更是特别照顾,不仅锁链重重交叉束缚,甚至发出了一阵闪耀的银光直接把她弄晕了过去,没有丝毫大意。

    几个紫色的魔弹朝着女仆长飞来,但瞬间就被银链的漩涡完全吞噬消弭,接着锁链飞出,眨眼间就将发动了攻击的蕾欧娜和在她身后的黛茜也一起束缚了起来。

    根本躲不开的蕾欧娜努力挣扎着,可是却没什么用处,即便她想要帮助丽赛特,可是在实力的绝对差距面前她就连自己都救不了。

    “这种力量……你是幸存者?”

    似乎认出了蕾欧娜所使用的的幽能,蓓妮塔的表情微微发生了一些变化。

    看到昏迷了过去的维罗妮卡,丽赛特虽然心头一紧,但还是不断地拼命想着能够反击的办法,即使这位冷若冰霜的女仆长好像对她们并没有展现出杀意,但就这样被抓住的话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而且比起自己,她更担心凯现在的状况,虽然他只说去探一探路,但她的直觉能感到他现在一定已经和魔女对上了,维罗妮卡忽然失去了力量肯定与此有关,如果凯现在正在战斗的话,那她也绝对不能成为他的累赘。

    可是,现在她又能怎么办呢?

    维罗妮卡完全丧失了战斗力,蕾欧娜和黛茜似乎也指望不上,身边唯一能够依赖的就只有白皇了。

    虽然圣环无法破坏女仆长的锁链,但她记得凯告诉过她,圣具所能的发挥的力量完全和使用者与其的交感程度有关,交感越同步就能使出越强大的力量,而且那个神秘的声音也让她一直很在意,如果能理解的话,或许……交感,需要进一步与白皇同步交感。

    想到了这一层,丽赛特丢掉了各种杂念,强迫性地让自己冷静下来,屏息凝神地全力与白皇进行交感,逆境之中对力量的渴望让她的精神力在这一刻前所未有的集中。

    回应我吧,白皇……“丽赛特……”

    随着一声呢喃似的呼唤在她心中响起,眼前的一切都消失了,没有天空大地,没有日月星辰,也没有任何人的存在,所有的只有最为纯净的白色。

    无穷无尽的纯白空间里,就好似整个世界就只剩下了她一个人,身上的锁链不见了踪影,身体不知什么时候恢复了自由,丽赛特有些迷惑地环顾着四处,但所见到的就只有“白”这唯一的概念,好像这就是这个世界本源的真理。

    “你在看哪里啊?我在这里啊!这边这边!”

    就在她有些不知所措之际,忽然间一个好像年幼女孩子的稚嫩可爱的嗓音在她后方响起。

    丽赛特急忙转过身,第一眼没有见到任何人,循着声音的来源抬起头才看到一个娇小灵巧的身影扑闪着翅膀浮在空中,抱着手臂居高临下地望着她。

    这是一个看起来像是传说中的妖精一样的美丽生物,外貌如同十岁左右的小萝莉,可爱的小脸精致玲珑,滑嫩的肌肤宛如冬天刚落下的新雪一样洁白,反射着梦幻般的光泽,与精灵相比稍短一些的尖尖耳朵从纯白柔亮的长发间露了出来,背后长着两对有着奇异白色纹路的半透明细长翅膀,一丝不挂的小小身躯一只手就可以握住。

    “是你在一直呼唤我吗?”

    听到这有些熟悉的声音,丽赛特一下子就想起了那个一直以来都不时的出现在她的心中呼唤着她的存在。

    “当然是我啊!一直一直想和你说话,但总是不理我!你知道我有多寂寞多难受吗?!”

    这个妖精似的女孩子气呼呼地说道,在丽赛特的头顶绕着圈飞来飞去,一副哀怨的表情。

    “唉?抱歉,都怪我没法理解你在说什么,也不知道怎么才能回应你。”

    丽赛特急忙说道,她也尝试过去回应那个声音,但好像并没有什么效果,不过想到自己一开始还当成了错觉直接无视了,现在看到这个妖精似的女孩子生气的样子,总觉得还是有些歉意。

    “其实也没必要向我道歉,我只是有些激动而已,毕竟能够真正与我交流的,除了奥丽薇娅之外,你还是第一个。”

    发泄了一番后,那妖精似的女孩子似乎终于冷静了一点,娇美的身姿轻盈地落在了丽赛特的掌心。

    “请问,你……你是白皇吗?”

    想起了凯所说的圣具的灵魂,丽赛特问道,难道她一直与之交感的就是这个妖精一样的生物吗?

    “这个……算是吧……”

    听到这句问话,那妖精似的女孩子有些迟疑地说道,目光游离,好像不是很想承认的样子。《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kanqita.com》

    “唉?那个,请问,是我搞错了什么吗?”

    奇怪的反应让丽赛特有些茫然,“算是”又是什么意思?难道还有什么难以言说的事情吗?

    “这个……『白皇』只是和『神性者』的『神意』交感时所用的真名而已,虽然有些无理,但是如果可以的话,能叫我『澪』吗?这是奥丽薇娅为我取的名字……”

    那妖精似的女孩子戳着手指有些弱气地轻声道,一双银灰色的灵动眼眸偷偷看着丽赛特的反应。

    “唉?这当然没问题啊,澪,虽然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资格,但你能帮助我吗?我不能一直在这里,我想要拯救我的同伴,为此,我想要更强大的力量!”

    丽赛特理所当然地回答道,虽然对“澪”反复提到的那个名字有点在意,但现在她还有着更重要的事情。

    “你能靠神意知晓我的真名,你就是我的主人。而且你能在这里见到我,本身就是你与我的交感更为同步的证明,这就是我们的白之『理』!”

    得到了丽赛特肯定的答复,澪看起来似乎很极为高兴,扑闪着翅膀绕着螺旋的圈子一飞冲天,无限的纯净白光将丽赛特所笼罩,骤然之间,她的意识又回到了现世。

    蓓妮塔看着因为某种意外而被她所制服的维罗妮卡,心中有些犹豫,不知道这个女人为什么忽然就失去了力量,也不知道她的力量什么时候就会恢复。

    如果等她恢复了力量,这种程度的束缚恐怕根本控制不住她,那个时候自己也不会有这种机会了,在现在这种情况下,是不是应该彻底消除这个巨大的威胁才是最理智的做法。

    为了能够守护她,就必须要不择手段吗?

    蓓妮塔眼中闪过一丝寒光,叠放在身前的双手用力抓住了裙子。

    但忽然之间,一道闪耀的白色光芒从丽赛特的身上爆发,顿时将她的注意力转移了过去,女仆长也在同一时刻感到自己与那部分束缚住丽赛特的锁链失去了联系,所有束缚住她的锁链在白光的照耀下全都如同春雪般消散无影。

    白光缓缓散开,丽赛特的身姿又重新出现在了女仆长的视线之中,不过与之前似乎有了一些不一样的地方。

    就仿佛被那道白光融入了身体之中,她紫色的长发间有一缕头发明显变成了纯白之色,肌肤显现出了与之前不同的异于常人的白皙,显现出一种圣洁的光泽,令人的心神都为之所吸引。

    九个白色的菱形结晶出现在了她的四周,交相辉映的白光在结晶神秘的纹路间流转,发散着美轮美奂的光晕,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蓓妮塔忽然觉得她手里握着的那把作为圣具力量载体的短剑似乎也变长了一点。

    “啊咧?!这里是……外面吗?!我竟然从里面出来了吗?!哇哈哈哈哈!!!

    不仅能和我说话,还把我从里面解放出来了吗?!太棒了!!!丽赛特,你实在是太棒了!!!”

    就在蓓妮塔全神戒备之时,忽然一个极度喜悦的声音突兀地响了起来,紧接着一道娇小的身影从丽赛特的背后飞了出来,围绕着她欢快地飞来飞去。

    “现在要怎么做,这些东西……”

    丽赛特下意识问道,但随着她心意一动,那几个白色的菱形结晶就以不同的轨迹浮动了起来,就好像环绕着恒星而动的一颗颗行星一样。

    “只要像以前那样与我交感就行了,丽赛特,相信你自己的神意吧。”

    落在了丽赛特的肩膀上,澪哼着轻快的调子说道,比起口头讲解,还是交感更为直接。

    “神意?是指我的精神力吗?”

    丽赛特有些不解道,虽然一直有在与白皇交感,可她自己都不清楚自己是怎么做到的,为什么有些人可以与圣具交感,有些人就做不到。

    “不,神意是神的意识,只有身负『神性』者才会有神意,所有的圣具使用者都是特别的。你的神性很强,丽赛特,比奥丽薇娅还要强,能够让我实体化来到现世,你是第一个做到的。”

    澪认真道,虽然能够实体化出现在现世让她很高兴,但同时她也意识到了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

    “唉?神性是?”

    虽然丽赛特一肚子的疑问,但女仆长却不会等着她们慢慢讨论各种问题,不知什么时候,数条锁链已经展开,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悬浮闭环,朝着丽赛特缓缓收拢,将她的四周完全封锁,强烈的压迫感让丽赛特无法再分心。

    “在这种时候掌握了自己圣具的能力吗?是因为战斗的压力吗?你很有战斗天赋啊。接下来我可不会手下留情了。”

    蓓妮塔依然面无表情地说道,也不知道是不是对丽赛特的赞许,话音未落,锁链猛然收紧,无数的银光闪电般噼里啪啦地在锁链上跳动着。

    “飞起来吧,丽赛特!”

    澪扑闪着翅膀在丽赛特耳边说道,眼看着锁链逼近,丽赛特心念一动,下一刻,身边的场景骤变,看着下方广场上小小的人影和脚下的虚空,丽赛特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确定自己没有产生错觉。

    明明上一刻还在地面上,现在却瞬间到了百米的高空,只是在澪的提醒下产生了一个想飞的念头,真的就这么飞起来了吗?

    不仅是她,蓓妮塔似乎也有些惊讶,在她的眼中丽赛特简直堪比瞬移的移动速度一下子就从上方突破了她的封锁,但女仆长也很快在空中找到了丽赛特的所在。

    “呀啊!!”

    第一次身处如此的高处,如果掉下去的恐怕立刻会粉身碎骨,恐怖的念头涌上心头,丽赛特心神一乱,打断了与白皇同步的交感,立刻就摇摇晃晃地朝下坠去。

    “别紧张,丽赛特,快恢复交感,相信自己,你不会掉下去的。”

    紧随在她身边的澪大声提醒道,对于丽赛特来说,白皇的能力还需要她一点点熟练掌握,不过最重要的还是要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够保持交感。

    “对不起,我明白了!”

    一手抓住了最靠近自己的一枚结晶,稍微感到安心一点的丽赛特平稳着自己的呼吸,慢慢稳住了自己的身形,就这样顺利地浮在了空中,奇特的感觉让她觉得仿佛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

    而且这样在高空中的话,只要女仆长没有飞行能力,那也就不这么容易攻击到她了,也能让她这个圣具的新手有足够的应对时间。

    可是没等她安下心来,下方一个人影已经急速朝着她的位置飞了过来,正是蓓妮塔。

    只见她把一条条锁链插进了广场周围的建筑群里作为固定点,织成了一张覆盖整个广场的“网”,就像是一个蹦床一样,利用反弹的力量飞了上来,就算落下也能立刻再次弹射起飞。《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kanqita.com》

    “快闪开,丽赛特!”

    一条巨大化的锁链带着毁天灭地的气势朝着丽赛特抽了过来,澪急忙叫道,但是对飞行尚不熟悉的丽赛特虽然动了起来,可还是在那巨大锁链的攻击范围之内。

    情急之下,随着丽赛特的心意,那九枚围绕着她沿着某种轨迹循环转动的菱形结晶刹那间组合在了一起,变成了一面白色的“盾”,在最后关头堪堪挡住了女仆长的锁链重击,但在剧烈的撞击声中,强大的力量还是将她震飞了出去。

    “啊啊啊!!!”

    紊乱的气流在耳边呼啸而过,天旋地转之中,丽赛特完全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但蓓妮塔的攻势却还在继续。

    锁链的阴影压下,知道闪躲不开的丽赛特一咬牙,把结晶组成的盾挡在了身前,又是一声轰天的巨响,在丽赛特的叫喊声中,她又往着另一个方向被轰飞了出去。

    连续的重击根本没有给她任何喘息的机会,蓓妮塔的锁链就好像无处不在,完全无法把握自身位置的丽赛特只能被动地进行防御,不过这些结晶看起来十分的坚固,即使被这样连续重击,也没有一点破碎。

    可这样被动挨打下去也绝不是办法,无论怎样都要反击才有胜利的机会。

    攻击,那就攻击吧!

    从未有过的战意在心底燃起,锁链的阴影又朝她靠近了过来,但这一次她却没有感到一丝害怕。

    “白皇!!!”

    勉强稳住了身体,抛弃了恐惧的丽赛特一声清喝,结合成盾的白色结晶散开,骤然之间,九道白色的激光同时从九枚结晶的中心位置发射了出去,从各个角度一轮轮连续的射击之下,眨眼间就将女仆长的锁链击成了无数碎片。

    “干得好,丽赛特!就是这样,继续上吧!白皇的力量是无敌的!”

    看到丽赛特终于成功展开了反击,澪欢欣道,似乎对丽赛特在战斗中快速的成长感到很振奋。就在这时,忽然一条锁链缠在了丽赛特身边的一枚结晶上,还没等她反应过来,锁链另一端的蓓妮塔已经来到了她的面前,一拳打在了她的小腹上,紧接着一记高抬腿一脚把她踹了下去。

    “丽赛特,快清醒一点,要撞上了!”

    小腹上那一下剧烈的疼痛让丽赛特一阵意识模糊,耳边传来了澪急切的呼声,等定睛看时已经离地面只有三十多米,而且在那之前还有女仆长的锁链巨网就仿佛捕食者的陷阱一样在等待着她。

    不过这一次丽赛特已经没有像一开始那样慌乱,随着她与白皇的交感,环绕着她的结晶上一阵流光闪烁,白光互相连接,刹那间就展开了一个球形能量护罩将她保护在中心。

    白色的能量护罩落下,强大的能量立场撞破了蓓妮塔的锁链巨网,重重落在地上砸出了一个大坑,而在其中的丽赛特也总算毫发无伤稳稳落在了地面上。

    白色的球形护罩闪了闪就消失了,丽赛特撑着白皇半跪在地上急促地喘着气,似乎有些虚弱,身体受到的重击显然对她造成了极大的负担。

    “丽赛特,一击定胜负吧。”

    澪也看出了她的情况,恐怕再拖延下去,在女仆长连续不断地攻势下,没时间恢复的丽赛特的身体会先支撑不住。

    咬紧了牙关,丽赛特无言地站了起来,各种信息随着她与白皇的交感不断传入她的脑海,她望着从空中朝着她俯冲而下的女仆长,深吸了一口气,将白皇对准了天空,紫色的长发无风自动。

    九枚菱形的白色结晶环绕在了剑身四周,像是镜面一样将一道道白光来回反射,随着不断的反射,极度耀眼的白光汇聚在剑身上,就像白色的太阳一样令人难以直视。

    “白之『灭』……”

    紫色的眼眸在一瞬间变成了和澪相同的银灰之色,随着丽赛特的轻声呢喃,一道几乎有整个广场粗细的白色光柱瞬间冲破了天际,将只来得及摆出防御姿势的女仆长吞噬,纯净明亮的白光照耀下,整个世界都仿佛变成了白色。

    气势毁天灭地的一击所带来的极度震撼让沐浴在白光之中的蕾欧娜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黛茜也闪过了一丝惊讶的神色,似乎从未想到过丽赛特竟然能使出这样毁灭性的技能。

    气势惊人的巨大白色光柱破开了云层,骤然撞上了一层看不见的结界,强烈的震颤往四面八方传了出去,天空之中仿佛波纹般泛起了层层涟漪。

    与此同时,在不知哪里的一片连时间都仿若停止了流动的灰暗空间里,一个银色长发的绝美女子一动不动地漂浮在虚空的中心,华美衣裙包裹下浮凸傲人的美妙身姿引人遐思,长长垂下的后摆宛如凤凰的尾羽,神圣而凛然,她静静地目视着前方,但那一双银色的美眸里却没有丝毫的情感,只剩下了最为纯粹的“虚无”。

    接着,她的手指微微动了一下。

    白光渐渐散去,重新出现在视野中的女仆长全身脱力地直直地朝着地面坠落了下来,但马上就有几枚组合在一起的白色结晶托住了她的身体慢慢降落在了地面上。

    甫一落地,女仆长就虚脱地撑着地面半跪在了地上,放出的锁链全在丽赛特的那一击之下被毁灭,就连作为本体的圣具都已经布满了裂痕濒临彻底破碎的边缘,身上的女仆装也变得破破烂烂的露出了大片雪白的肌肤。

    白色的结晶分散开来又回到了丽赛特身边,接着在虚化中慢慢消失了,丽赛特也渐渐恢复了原先的样子,虽然赢得了胜利,但她却没有感到有什么喜悦之情。

    随着一声轻哼,维罗妮卡也慢慢恢复了意识,同时束缚住她和蕾欧娜以及黛茜的锁链也因为失去了控制而化作了银色的光点慢慢消散。

    “这是……”

    虽然在刚才失去了意识,但看到这种情况,维罗妮卡也大致能明白发生了什么,松了一口气的的同时有些惊奇地看了丽赛特一眼,终于有些理解凯曾对她说过的话,她也注意到了出现在丽赛特身边的澪。

    但是令她依然不安的是,她的力量到现在还是没有恢复,虽然不想承认,可她的确对那家伙此刻的状况感到了担心。

    说到底,她也只是在各种不知从哪里而来的传闻中听说过有关于那位“幻梦的魔女”的所作所为,从并不详细的只言片语中了解到她似乎有着类似幻术的能力,但实际上她也并不清楚姬丝蒂雅的魔女能力究竟是什么。

    就算同为魔女,但大多数魔女之间也并没有什么信赖的基础,作为各自最大倚仗的魔女能力的秘密自然也不可能轻易透露出去。

    每个魔女的称号虽然大多都是根据其魔女能力而来,不过有些时候只是其所展现出的表象而已,一些魔女真正的能力或许远超表象所展现出来的程度。

    维罗妮卡看向了王宫的深处,总觉得心中有种难以言喻的不安。

    “绝对……不会……让你们过去的……”

    随时都像要支撑不住的样子,但蓓妮塔还是强撑着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挡在了丽赛特她们前方。

    “蓓妮塔小姐……”

    看到女仆长坚定的模样,丽赛特想要说些什么,但忽然间听到了许多往这里而来的脚步声。

    “别勉强自己了,蓓妮塔。”

    “芙萝伊……大人?”

    一个有些熟悉的温和声音响起,见到来者,不仅是丽赛特她们,就连女仆长都似乎有些惊讶,但刚动了一下就又踉跄地半跪在了地上,急促地喘息着。

    “别乱动,无论怎么样,一切都结束了。”

    一道水蓝色的柔和光芒照在了女仆长身上治疗起了她的伤势,出现在她们眼前的正是那个为她们提供指引的神秘女人芙萝伊,此刻的她却是一副和女仆长熟识的表现。

    而在她的身后还有许许多多的其他人,各式各样的身份装扮,看起来都似乎是这个王国的国民,一个个神情肃穆地跟随着芙萝伊涌进了广场,浩浩荡荡的足有数千之众。

    “卡泽尔?为什么你们在这里?梦儿呢?”

    对这场面也感到有些吃惊的蕾欧娜忽然发现卡泽尔、爱丽丝和迪恩也在其中,三个人都像不久前才哭过一样,眼睛还有些红红的,但在他们身边却没有看到应该和他们在一起的梦儿的身影。

    “蕾欧娜……”

    有些魂不守舍的卡泽尔避开了她的视线,似乎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情绪异样的失落低沉,与往日乐观的样子完全不同,爱丽丝和迪恩也是如此,奇怪的反应让蕾欧娜有了种不妙的预感。

    “这是什么意思,芙萝伊大人?你把『大家』带到这里来又想做什么?”

    蓓妮塔冷冷望着人群最前方的芙萝伊。

    “姬雅她……现在每天能够醒着的时间已经不到两个小时了吧?”

    芙萝伊没有回答蓓妮塔的问题,而是直接反问道,蓓妮塔楞了一下,虽然没说什么,但担忧的表情已经默认了。

    “继续这样下去,早晚有一天她会被自己创造的『梦』所吞噬吧……”

    芙萝伊接着说道,眼中闪过了一丝疼惜悲伤,就好像一个知晓了自己孩子不幸的母亲。

    “你做了什么?”

    女仆长的心脏骤然一颤,一下子意识到了什么,脸上的表情似乎有几分迷茫又有几分解脱。

    “当然是让这个王国所有的『亡者』前往他们十年前就该去的地方。”

    芙萝伊闻言轻笑道,但笑声里却充满了苦涩的意味。

    “难道说……芙萝伊大人,公主她绝不会允许……”

    蓓妮塔神色大变,虽然似乎已经对这个答案有所预料,但亲耳听到芙萝伊说出,还是让她受到了巨大的冲击,头脑里蓦地一片混乱,一直无比镇定的女仆长第一次在丽赛特她们面前露出了慌乱之色。

    “这不是我一个人的决定,这是来到这里的所有人的意愿。”

    但芙萝伊却没有丝毫动摇,在她来到这里之前,计划就已经启动了。

    一朵朵巨大的蓝色玫瑰在王国的各处绽放,无数散发出馥郁花香的花瓣随风四散,飘洒到了所有的地方,王国里所有的人们忽然都停下了原先正在进行的动作,纷纷痛苦地捂住了脑袋,有什么被隐藏起来的记忆在此刻再次回想了起来,就仿佛回到了十年前红月的那一夜。

    杀戮,血腥,死亡。

    “你在说什么啊……芙萝伊?亡者什么的……梦儿呢?为什么没有和你在一起?”

    一种诡异的气氛在身边蔓延,蕾欧娜再也忍不住大声问道,对于已经失去了双亲的她来说,没有比妹妹更重要的人了,但本该和芙萝伊他们在一起的妹妹,她却怎么都找不到。

    “因为梦儿本来就是『梦』啊,只存在于梦里的东西,我又怎么能把她带到『现实世界』里来呢?你也该想起来了吧,蕾欧娜,所有的事情……”

    芙萝伊认真看着蕾欧娜语气莫名地慢慢说道,卡泽尔他们几个也都低下了头,爱丽丝更是又啜泣了起来。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

    蓦然之间,一阵恶寒沿着脊背爬了上来,蕾欧娜痛苦地捂着头蹲了下来,所有被人刻意隐藏起来的记忆全都如潮水般涌了出来。

    血腥的屠杀,燃烧的房屋,倒在血泊之中的双亲,还没有出生的妹妹,十年前的记忆,一切的一切全都想了起来。

    “不是的……这些是什么……都死了?父亲也好,母亲也好,梦儿也好,他们明明陪在我身边啊!!!”

    眼眶里充满了泪水,蕾欧娜有些歇斯底里地大叫道,回想起的记忆就像是一个无法摆脱的恶梦一样折磨着她。

    “要听一个故事吗?蕾欧娜,还有两位远道而来的客人。是有关于一个魔女的故事。”

    芙萝伊对着丽赛特她们幽幽说道,水蓝色的美眸里显露出了几分哀伤。

    ······往前又跨出了一步,但是距离却依然丝毫没有变化,明明看上去只有几步的距离,可错位的空间感让人感觉好像无论如何都无法靠近那赤裸着白嫩的玉足坐在窗台上的少女。

    “为什么……就这么想要触碰我吗……”

    注视着凯一言不发地只是不断走向她的模样,那少女终于开口道,似乎有些困惑,悦耳的嗓音清柔如水,令人感到了一种洗涤心灵的宁静。

    她在这个男人心中没有看到任何杀意或是邪念,只有纯粹的想要触碰她的意愿,坚定无比的意志让他也完全没有像其他人一样在不知不觉中安然入眠,陷入到由自身最真实的愿望所构造的梦境之中,仿佛似曾相识的熟悉感觉让她停下了原本想要进一步发动的能力。

    “因为如果没有真正触碰到你的话,我又怎么带你走呢,姬雅。”

    凯毫不迟疑地说道,脚步一刻都没有停止,认真的表情就好像无论什么事情都无法阻止他此刻想要触碰那少女的意愿。

    “原来如此……你回来了啊……就和你那时候的承诺一样……我……真的很高兴……可是……我不能和你一起离开这里……因为这里有着我想要守护的东西……”

    听到这只有亲密之人才会对她所用的称呼,一个少年的身影自然而然地在她的心底浮现,渐渐与眼前这个黑发的男人重叠在了一起,只属于两人的回忆仿佛就发生在昨日,那少女露出了一丝幸福的淡淡微笑,但语气里却透露出了一种近乎冷酷的理性。

    “即使会死吗?”

    凯的声音有些低沉,执着的目光一刻也没有从那少女身上离开。

    “我死了的话……你会感到悲伤吗……”

    那少女神色自如地望着他,仿佛比起自己的生死,她更在意的是凯对此的感觉。

    “当然。”

    凯斩钉截铁地回答道,加快了走向那少女的速度。

    “那么……只要让你忘记我……就不会感到悲伤了吧……”

    那少女轻轻笑了起来,柔美动人的笑颜就好像能够治愈所有的哀伤和痛楚。

    ······“曾经有一个和平的王国,在一位心地仁善的国王的尽心治理下,这个王国的国民们都过着幸福美满的生活。国王和王后育有一子一女,就和他们的双亲一样,无论是待人亲切真诚的王子还是善解人意冰雪聪明的公主也都受到了国民们极大的爱戴。一切都是那么的平静和美好。”

    “可是这个世界上毕竟不是只有这么一个宛如世外桃源般的国家,人类的争斗从诞生之初就从未停止过。为了信仰为了利益,大陆上几个最强大的国度又走到了战争的前夕,位于大陆中心地带的王国也身不由己地被卷入了其中。”

    “但是无论是帝国、教国还是圣国,都远远不是王国能够对抗的庞然大物。

    战火随时都会烧到王国国土的阴影之下,国王陛下预感到了这片大陆在不久的将来也许会爆发一场惨烈的全面战争,而王国的地理位置极容易成为各方混战的战场,为了王国的国民不受到战乱的侵袭,他做出了一个出人意料的决定。”

    “他决定放弃王室的身份和地位,与毗邻的帝国达成协议,让王国成为帝国国土的一部分来换取帝国绝对的保护,公主也作为联姻的对象与帝国的一位皇子定下了婚约。”

    “虽然是政治联姻,但公主还是接受了这种安排,只要这样真的能够保护王国的国民,她就无怨无悔,在她看来这是她作为王族的责任,等到成年之后就会履行婚约。”

    “可是,命运总是喜欢捉弄人,受到了帝国庇护的王国没有遭受到其它国家的侵略,但是却因为成为了帝国的一部分而在一个红月的夜晚遭受了灭顶之灾。”

    “无数的魔物从连通着异界的传送门里出现,整个王国在一夜间就沦陷了,上百万的国民遭到了屠戮,只有极少的一部分人侥幸存活了下来。”

    “建立在湖心岛上的王宫也没有幸免,就算炸掉了连通外界的桥梁也没能阻挡魔物的入侵,国王、王后和王子全都被魔物所杀害,只有公主活了下来。”

    “但这并非是她的运气好,只是因为她被选中了,被异界的『神』所选中了。”

    听到这里,维罗妮卡表情微变,她很清楚那个“神”是指的谁。

    “在『神』的承诺下,公主将能够得到逆转生死的力量,这份力量能够让死者复生并且消除这个夜晚所发生的一切惨剧,但是她必须做出一个选择。”

    “是选择她至亲的家人,还是选择她想要保护的国民。”

    “选择的结果你们已经知道了吧。可是这全都是谎言,在做出了痛苦的选择接受了『神』的馈赠之后,公主并没有得到能够让死者复生的能力,一切不过只是因为那位『神』想看到她在希望破灭后绝望无助的表情而已,留给她的只有一个毁灭的国家和无尽的悲伤。”

    “但是,奇迹发生了,虽然没有得到能够复活死者的力量,可公主她在接受了那个叫做『魔女之核』的东西后却觉醒了另外一种力量。”

    “一种超越了生死的界限,能够让所有人忘记痛苦继续幸福生活下去的力量。”

    芙萝伊平静地叙述着,广场上虽然聚集了数千人,但是却安静的可怕。

    “所以我们看到的那些人是……”

    一直认真倾听着的丽赛特骤然明白了过来,想到一路上所见到的那些人,忽然感到一阵寒意,好像有阴风吹过。

    “是灵魂啊,是这个王国百万『亡者』的灵魂,成为了魔女的公主使用她的能力将所有亡者的灵魂都留在了一个她所创造的世界之中,让他们忘记了那一夜所有的痛苦折磨,在『梦』里继续的『活』下去,但是因为她的选择,她的所有至亲的灵魂都被那位充满了恶意的『神』所带走了。”

    “一些幸存者也一起被拉入了公主的『梦界』之中,一样的忘记了那一夜发生的一切,和亡者们一起过着往日平静的生活,这就是公主她所创造的,一个除了她自己以外没有人受到伤害的世界。”

    “从来就没有所谓的『梦者』和『醒者』,有的不过是『亡者』和『生者』。”

    芙萝伊幽幽叹息道。

    “可那些『猎人』又是为什么?如果『醒者』就是『生者』,那为什么会有猎人对他们进行追杀?”

    虽然有些被芙萝伊说出的真相有些震惊地说不出话来,但丽赛特还是马上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因为人真的是好奇心很强的生物啊,就算记忆被隐藏了起来,但只要感到一点违和就会不断的追根溯源,如果一个灵魂又想起了惨痛死亡的记忆,会发生什么呢?”

    芙萝伊苦笑道,对丽赛特的疑问似乎也早有预料。

    “你们在王国外围的迷雾里见到过许多的亡灵吧,那些恶灵就是回想起自身死亡的灵魂所化,而那所有的丧尸和骷髅就是亡者们的尸体转变而来,因为自身的灵魂没有前往该去的地方而不得安息。”

    “如果『梦界』里只有亡者的话,那他们也许也并不会这么容易意识到自己已经死亡的真相,但是和亡者们在一起的还有幸存的『生者』,虽然数量想对很少,但他们生命的气息就是在时时刻刻提醒着他们身边的亡者与他们有着本质区别的已死的事实。”

    “只要亡者们意识到自己已死的事实,他们就会化作恶灵从梦界里回到现实世界,而在梦界的居民们看来,那就是有人奇怪的失踪了,这种现象在生者的身边发生的尤其之多,虽然这并非是公主所愿,但的确一次次的又让许多人感受到了与所爱之人分离的痛苦,也让许多人的灵魂腐化成了恶灵。”

    “为了能够从生者的影响下保护亡者的灵魂不变成恶灵,那就只有把所有的生者都带离梦界这个办法了。”

    “只要将生者在梦界里杀死或是将他们带出梦境边界就能让他们回到现实世界之中,相比起一个个将他们带出边界当然还是『杀戮』的方式更为高效,于是猎人队伍就这么组建而成了,不过我更喜欢叫他们『引渡者』。”

    “杀掉活人来保护死人,听起来就像是疯了一样,而且在梦界里亡者和生者无法有效区分的情况下,这种无法言明的事情做起来也并不容易。不仅如此,有些生者还会因为长期生活在梦界活而融合一部分公主的魔女力量,也就是所谓的『幽能』。”

    “这些有着幽能的生者不仅会得到一定的战斗能力对引渡者的行动造成阻碍,还会因为『死亡』或是记忆恢复所带来的痛苦而在梦界之中变成一种我称之为『魇魔』的怪物,这也让我们不得不制作出一种特殊的魔法武器来消除这种隐患,让生者能够尽量减少痛苦的回到现实世界之中。”

    “除此之外,我特意创建了一个名义上庇护生者躲避引渡者追寻的组织,一方面是为了能够吸引那些四处逃亡不容易找到的生者聚集过来,方便统一处理,另一方面也是想借此研究公主的魔女之力,希望能够把她从这种诅咒里解放出来。”

    “十年的时间,一个人维持着整个王国上百万人的梦境,就算是魔女也禁不起这种无止境的消耗吧,一年又一年,她能够自主保持清醒状态的时间也越来越少,整个人也越来越虚弱,也许有一天就会力量耗尽而死吧,可是她却不能够停下,因为有这么多的人需要在她的梦界之中才能『生活』下去啊。”

    “这就是『幻梦的魔女』姬丝蒂雅,也是我最喜欢的学生,对生活在她的『空识梦界』之中的居民们所隐藏的事实,就算作为魔女被憎恨着,也不能说出的真相。”本站随时可能失效记住:kanqita.com

    收藏以备不时之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