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其他小说 > 流氓大亨 > 流氓大亨(101)
    第一百零一章·树欲静而风不止2020年9月12日孟嘻嘻每次出去飙车都是说古董店有生意要照顾她去看看,实际上就是出去飙车了,最近她是真的嗨呀,不但改装了车,还四处跟人家飙车去。《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kanqita.com》

    因为他是林四狗的女人,所以说到哪儿都是众星捧月,很多人都让着她,基本上每一次他都能赢。这也让他她玩得十分快活以至于乐不思蜀。天天跟一些玩高速跑车的人溷在一起。

    她那辆宝马车经过改装之后,已经远远不能满足他她飙车的需求了,所以说最近他琢磨着整点钱买一辆好一点的跑车。

    林四狗来到了古董店没有见到孟嘻嘻。就直接打电话约了许美琳过来谈事情。

    在医院许美琳没有见到林四狗出来之后找了个咖啡馆,喝了杯冷饮直接降降温,让自己暴躁的血液冷静下来。

    冷静之后她有些恼羞成怒竟然因为这件事有了反应,一气之下把果篮直接扔在垃圾桶里,自己去购物买衣服,缓解一下自己的心情,然后就接到了林四狗的电话,在古董店见。

    她到了古董店的时候,林四狗正在跟刁老爷子两个人喝茶,老刁现在是每天做点工艺品,做点儿假古董,无所事事,生活过得优哉悠哉,有事情就让孟嘻嘻去处理,这是他想要的晚年生活。

    林四狗最近也过得比较悠闲,所以说这一老一少还是比较有话题,老刁正在给林四狗讲解一些古董的知识,也汇报一下子最近商铺的收入。因为洗钱的缘故所以这个店账面非常客观,纳税之后这些钱就都是干净的了。

    许美琳进来之后直接毫不犹豫的坐到了二人的茶桌对面也跟着喝茶。她知道这个老头是林四狗的人,所以有什么事儿也不瞒他。把最近自己遇到的两件事全说了,第一个是自己要继续走货,希望林四狗能给她提供货源,第二件事就是韩光远给她提供的那个盗墓团伙。

    对于第一件事林四狗是无所谓的,既然许美琳已经证明他的运货渠道是安全的,那么林四狗也不介意继续提供货物,毕竟从韩光远的仓库里抄出来的东西实在是不少,能够变现自然最好。只不过听到第二件事的时候,林四狗突然间想到许美琳这条通道未必是安全的。这条通道以前是韩光远提供的,那么韩光远对于这条通道控制力究竟有多少?

    “这一点你无需担心,他也许知道这条通道的相关消息来源,但是却无法控制,谁能提供货物谁便是主导。韩光远现在已经没有货物可以出手,所以说他没有什么影响!”许美琳说道。

    “事情不是那么简单,一旦你我合作走他之前的货,那么肯定会要出现问题,他知道消息难道不会举报你吗?”林四狗说道。

    许美琳一下子没有了话说,这也是她一直比较担心的事情,她不知道韩光远知道消息之后,会不会继续容忍自己或者举报自己。毕竟现在韩光远话里话外依然把她当亲近的人,要是知道自己背叛了他,会不会疯啊。

    “这件事倒没有什么担心的,既然能走这些货物,就不是他韩光远能够控制的。那些人岂会简单,他若是敢走漏风声那些人也不会放过他,他以前做的那么大必然是知道的,所以说这个东西不用担心,我倒是觉得那个盗墓葬团伙恐怕另有乾坤!”姜是老的辣,老刁一眼就看出了问题的所在。

    林四狗也明白老刁指的是什么,也许这个盗墓团伙就是韩光远给自己和许美琳挖的一个坑。可是现在林四狗怕坑吗?恐怕一点都不怕,韩光远在国外对于封城这个小城发生的事情自然是没有太多关注的,他不知道今时今日的林四狗已经不是他走的时候那个林四狗了。

    几个人正在说话,敲定着许美琳将要走的货物。突然间听到外面一阵嗡嗡的发动机声音,一辆宝马车疯狂的冲刺过来,然后嘎吱一声急停在门口。

    再看门口,孟嘻嘻一开门从车上下来。贴身黑色长裤子,黑亮长筒皮靴,风衣,短发,墨镜,叼着棒棒糖。孟嘻嘻现在如同一位女公子,真是要多潇洒有多潇洒,要多嚣张有多嚣张。

    结果推门一看林四狗坐在屋里面立即蔫了,墨镜摘了棒棒糖吐了,风衣也脱了,像小鸟一样滴答滴答的跑到了林四狗身边。

    “狗哥哥,你怎么在这里?”小声音甜的有十二个加号,但是林四狗的脸阴云密布。

    “车是怎么回事?你不是说来店里照顾生意吗?跑哪儿疯去了?”林四狗冷着脸问道。

    “车嘛,就是有人送我的一个玩具,你要是不喜欢我就还回去!我这不就是开车在外面转了两圈,才过来给店里看生意吗?”孟嘻嘻笑着的说道。

    “说实话,要不然一会儿我收拾你,你可别哭!”林四狗太懂得这个小妞了,她根本就不会撒谎。看这德行这车一定是有问题,而且这人恐怕更有问题。

    “车是黄毛送我的,我拿去飙车了!”孟嘻嘻如同犯了错的孩子,低着头撇着嘴嘟囔着说道。《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kanqita.com》

    “你TMD还给我去飙车,你飙车开起来都跟火箭一样,你是不是不要命了还黄毛还敢送你车,我看他第三条腿是不是不想要了,你说这车你是不是改装过,我听着发动机的声音就不对!”林子狗彻底怒了,他是坐过梦孟溪嘻嘻的车,那开起来跟火箭一样十分危险,现在这小娘们竟然去去飙车了,这还了得。

    “你不要怪黄毛,他送我车也是一番好意。”孟嘻嘻是一个很讲义气的人,自己的事情何必让人家替自己承担错误。

    “你还跟我讲义气,我怎么到现在都不知道有车这件事儿,是你瞒着我还是他故意瞒着我?我说怎么在医院里一撒手你就没影了,原来你去飙车了。”林四狗伸手一个脑瓜崩,弹在孟嘻嘻的脑袋上恨铁不成钢的说道。孟嘻嘻假装惨叫着,揉着脑袋一声也不敢吱。更不敢提买什么跑车的事儿了。

    人家林四狗教育自己的小女朋友,许美琳在一边心里不是滋味,但是也不好说什么。只能用喝茶的姿势来隐藏,掩盖自己内心的酸楚。

    至于为什么酸楚,也是一时间感慨万千,说不清楚。不过既然条件已经谈妥,要走的东西已经说明白,那么接下来也不好久留了。她跟着老刁去拍了几张照片作为样本跟那边联系,然后就告辞了。

    ………………林四狗这边在教育孟嘻嘻,另边吴三启又来到了自己的小金库,今天又有人因为一件事给他送了将近二十万块钱,他暂时没有别的地方放,只能放到自己的小金库里。

    可是打开自己小金库的房门到里面一看,立即一屁股坐在地上,自己耗费半生的心血积攒的钱财,现在全都消失了,明明上次来眼前还是一堆一堆的红色票子,还有碧绿的美元以及橙黄橙黄的金条,怎么现在空了一点都没有了。

    还有那些自己根本都不敢带,只能拿来鉴定把玩的名贵手表。那些自己只敢给妻子显摆显摆,从来不敢让她带出去的钻石首饰。现在竟然全都不翼而飞了,吴三启心疼的浑身直哆嗦,口干舌燥,心脏快承受不了了。他唯一的想法就是赶紧把东西找回来,应该报警去,想了想,然后又给了自己一耳光,那些钱见不得光,怎么报警?究竟是哪个天杀缺德的,把这门给撬了。那可是自己积攒半生的财富啊。不敢花,不敢显摆,不敢带,不敢用,现在全都便宜那个贼了,究竟是哪个贼?

    吴三启站起来,狠狠的把自己手里装钱的包砸在地上,好几千万都丢了,还在乎这点东西吗?气的他在屋里来回直走,急得满头大汗。

    这就如同一只仓鼠从春天忙到秋天,储存了一粮仓的粮食,结果到了冬天却发现全TMD被人给偷走了,这时的吴三启已经完全是热血上头,见到谁都想拼命。

    他回想着谁能知道自己这藏钱的位置,这里十分隐秘,自己根本平时就不来,难道是闯空门的?根本不可能。这个小区的安保措施极其的好,到处是摄像头,陌生人不拿着钥匙根本进不来。

    那就是有人早就盯上了,可是谁盯上自己的小金库呢?他勐然间想到一个名字,那就是林四狗,最近跟自己闹矛盾有仇恨,而且有能力做这件事的恐怕只有他。这傻逼我跟你拼命了,我弟弟的命我已经舍出去了,我已经跟你井水不犯河水了,为什么还要来招惹我?真当我是泥捏的不成?

    所以吴三启二话不说出了门直接开车奔往医院,此时他已经顾不上什么嫌疑不嫌疑冲突不冲突的了,自从他的弟弟吴六安进了医院,他就一次也没有来过,现在他已经顾不得了,直接往医院要找林四狗算账。

    林四狗没在医院,他在古董店教训自己的小女朋友孟嘻嘻之后。给了他屁股两巴掌作为警告,至于那辆车直接没收,让跟着自己的小弟开走。可惜他自己没有驾照,否则他也想试试飙车的感觉。

    从古董店里出来,他秘密地约见了孙昌盛,来到了孙昌盛的家里,聊着自己想要收拾的一个人张涛。

    “你现在想太多了,以你当前的事情最主要的是把官司打过去避免牢狱之灾。

    其次是稳定那么一年到两年让你的势力慢慢发展一下,这样你才真正有傲笑江湖的本钱,现在不宜操持过多。”孙昌盛是一个老先生,他做事自然是求稳,现在林四狗虽然雄霸整个封城,但他的势力刚刚在起家之初,并不是十分的稳定,所以孙长昌盛的建议是不要过度着急的去招惹其他事情,要小心发展一两年,那样他才是有了本钱。

    林四狗这才意识到自己的眼睛总是盯着外面,总是盯着仇恨,确实是忽略了本身的问题。

    他现在小弟众多产业涉及到采沙、建筑,古董、酒吧、安保,看似摊子很大,但是实际上也很乱。这些产业目前都刚开头,并没有给他提供源源不断的财富,作为一个黑社会大哥,没有钱支撑是不可以的,而且跟下边小弟的分成也很乱。

    跟孙昌盛畅聊一番之后,两个人各自做出了让步,孙昌盛会缓慢布局张涛,而林四狗则蛰伏起来经营自己的产业。《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kanqita.com》

    可是树欲静而风不止,他刚回到医院就看见了吴三启。他以为吴三启是来看自己的亲弟弟吴六安的,毕竟现在吴六安也躺在重症监护室里装病。

    在林四狗回到自己的病房不久,他的保镖就告诉他有个叫吴三起启的想要见他,林四狗想了想,大概明白怎么回事,这是来兴师问罪的,胆子倒是不小,但是还是见见吧,没必要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我已经不管我弟弟的事情了,你还做这种事情,过分了,真觉得我没办法跟你鱼死网破吗?”吴三启压抑着自己的怒气,咬牙冷冷的说道。

    这都是表象,其实吴三启来到医院的时候怒气就渐渐的消失了。他已经回复了理智,明白这件事靠着怒气是解决不了的。那么多不明财产要是曝光出去恐怕自己就麻烦了。但他还是找了林四狗,因为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

    “东西是我的两个小弟拿的,但是没有经过我的同意,我也没有得到一分,这两个人完全是私自的行为,我已经把他们开除帮派了,你现在去找也许还能找回一部分,听说这两个人很会挥霍。”林四狗实话实说的告诉吴三启。

    吴三启盯着这张稍显年轻的脸庞,他不明白这个人是怎么溷起来的。而且此时说的十分坦荡,不像说谎的样子。

    “在封城你是老大,你这么说没有任何说服力。”吴三启说道。

    “我说的都是真话,你爱信不信,不信你能拿我怎么样,我没做就是没做,如果是我做的我就直接告诉你了,你还能把我怎么样?”林四狗没想惹事,但是也不意味着他怕这个人。

    “你想报仇吗?坐了六年的冤狱,不想报仇吗?我可以给你提供机会。”吴三启突然间冒出这么一句话。

    林四狗心中一动,我操,老子已经打算息事宁人了,怎么你又放出来一个利好消息?

    “看来你也没少调查我,那么我当年的事你知道多少?”林四狗绝对不会贸然的点出张涛的名字。

    “很凑巧,当年办你案子的那个检察官,曾经是我的领导,我现在手下的一个检查官,曾经给他做过书记员,这个案子他记得很清楚,根本就是一个冤案。”吴三起盯着林四狗的眼睛说道。

    “我一个小老百姓有什么办法呢?既然是冤案也已经过去了,我忍了我认了,我可惹不起你们这些当官的,算了吧。”林四狗这时候装起柔弱了,以退为进。

    “别跟我玩这一套,实话实说那些东西会毁了我,你帮我找回来把这件事给我压下,当年的那个检察官和法官我都会告诉你。”吴三启说道。

    “知道了又能怎么样,我还能把人家怎么样,反而心痒难耐,容易让我自己走上毁灭的路,所以说还不如不知道!”林四狗半真半假的说道。

    “我当然不会只告诉你名字,而是会告诉你一些黑账一些黑幕,他们玩的比我厉害多了,我只是贪钱,他们可是什么都玩儿!”吴三启继续说道。

    “我有些不明白,我把你弟弟打残了快死了,而你今天在跟我谈交易,是我精神错乱了,还是你压根儿有病?”林四狗终于问出自己心中的疑问说道。

    “实话跟你说吧,我已经烦这个弟弟透顶了,这些年我给他擦了多少屁股给他做了多少事儿,如果没有他,我可能早就升上去了,他纯粹就是个累赘,自以为是的蠢货,如果没有我娘天天压着我帮他,我早想把他弄死了。现在你把他弄躺在这儿我倒是省心了。现在我要保的是自己,他我顾不上了。”吴三启说道,这话说的是实话,这些年他给吴六安做的事情已经够多了,这个弟弟已经让他厌烦透顶。纵然是亲兄弟,也不能没有尽头的给他擦屁股,给他兜底给他闯的祸抹平。

    偏偏这吴六安深得他老娘的喜欢,没办法,有他老娘逼着他,只能天天的给吴六安后面擦屁股。现在他的老娘还天天在他家里哭天喊地的闹。他老娘以为他他是好大好大的官。没有他办不了的事情。

    本来吴三启就已经受够了,此时自己的小金库又出问题了,意味着自己奋斗半辈子的东西可能大部分要付之东流,他哪里还管得上什么亲弟弟。为了那些东西,他已经把良心给卖了个干净,此时他不介意把这些东西找回来的时候,跟魔鬼做一次交易。

    林四狗很难理解他的感觉,但是他的话有些让自己心惊。恍惚间有什么东西在自己的脑袋里炸响,但是他又想不明白,或者他潜意识不愿意想,自动把一些信息屏蔽。

    “你那些东西已经被挥霍了不少,我可以尝试帮你找,但是全回来恐怕不能了!”林四狗还是心动了。

    “好,能回来多少是多少,但是我希望的是风平浪静,不要有任何传说。”吴三启说道。

    “没那么容易,我说到一定做到,但是你总得先付点定金吧!”林四狗说道。

    “好,那我就告诉你,我那个以前的老领导叫朱建林,审判你的那个法,就是现在的政法委书记张涛,这两个人是蛇鼠一窝,他们有一个共同的情人!东西回来了我会告诉你更多,以你的本事想要砸这些臭鸡蛋,应该不不难!”吴三启这话点到即止没有深说。

    林四狗点点头,两人达成了口头协议,吴三启这才匆匆忙忙的离开了。

    林四狗想了想拿起电话直接打给三蹦子。他给三崩蹦子安排了一个任务,这个任务只是想要试探一下斧头和电音聚集起来的势力是个什么样子,另外也试探一下自己的影响力到底有多深。

    三蹦子接电话的时候其实很忙。小南正扶着床噘着屁股,而他的鸡巴就插在小南的小穴里面正在抽插,小南也在哼哼唧唧的叫着。

    就在这个时候,电话突然间响了。三蹦子赶紧接电话,毕竟是老大的电话,他不敢犹豫。

    只不过他此时正在来劲儿的时候,所以说接电话的时候,鸡巴也依然插着没有动,倒是小南觉得痒痒不过瘾,扭动着小屁股,自己让他的鸡巴抽插着。

    三蹦子一边享受小南的旋转屁股,一边跟林四狗对话。话只有几句,收到了任务就放下了电话,伸手一巴掌拍在小南的屁股上。

    小南个子不高,一米六都不到,但是身材微胖,很是有料。该凸的地方凸,该翘的地方翘,而且皮肤水嫩。三蹦子眼馋了很久。

    “大哥跟你说了什么?”小南扭动着屁股问三蹦子。

    “大哥只是让我传一句话给电音和斧头那些手下。那两个傻逼我看是慒到头了。”三蹦子使劲儿插着小南的小骚逼说道。

    小南啊了一声,想了想回头问,“究竟是什么话?”“跟你有鸡巴毛关系,噘好,我正使劲儿呢,叫起来……”三蹦子正在来劲,他不想搭理这茬儿,使劲操着小南的屁股发出啪啪的声音。

    “哦,我操,我操你个大爷的,你就知道想操我,你对得起七喜吗?别说你的鸡巴最近很给劲儿,你TMD是不是吃药了?”小南见三蹦子暂时不想说,也就这配合着享受起来,扭动着屁股夹着三蹦子鸡巴,嗯,啊啊的浪叫起来。

    “七喜,你以为我操你七喜不知道吗?她可是你的好闺蜜,看你最近受伤比较严重,让我来安慰安慰你,也就这一两次了,过几天就是想我操也操不到了!”三蹦子拽着小南的屁股,一边使劲的操着一边说道。

    “我操,还真TM是好闺蜜,男人都可以跟我共享,使劲儿,哎呀使劲儿你这鸡巴操起来真还挺得劲儿,又粗又长的比以前硬多了,不过好像你第一个操的是我吧,她才是后来的!”小南哼哼唧唧的扬起脖子,感觉自己的小高潮要到来了,一边跟三蹦子说说话。

    “是又怎么样?你后来还是选择了斧头那个溷蛋,倒是七喜一直对我不离不弃,现在能让我操,你就知足吧!”三蹦子说着加快了速度开始抽插。两个人干了十多分钟了小南也到了高潮点,一边淫荡的叫了起来。

    “啊啊啊,来了,来了,使劲,使劲,你这鸡巴真给劲,操,我操,使劲使劲就是那,就是那,唉呀,唉呀……操操……操……使使劲啊!”小南高潮到来,顾不上说什么,摇头晃脑的使劲儿享受着。

    三蹦子把他她送上高潮之后依然意犹未尽,今天七喜给他提供着药,有点儿给劲儿,这都操了十多分钟,自己还是硬邦邦的。

    “我操,你是TMD真骚啊,爽不爽?”三蹦子鸡巴还硬着,但是体力却挺不住了,毕竟他有点瘦。

    “真TM的爽,没想到你这么给劲儿,早知道我就不找斧头那个溷蛋了,这傻逼经常和电音那个溷蛋一起操我,两个溷蛋玩意儿。当年你要是这么给劲儿,我也不会把你让给七喜。”小南喘息着说道。

    “别废话,我累了你上来自己动!”三蹦子说着躺了在床上,扶起自己坚硬的鸡巴。

    小南二话不说,起身就坐在了三蹦子的身上,扶着大鸡巴对准自己的小穴就坐了下去。

    “我操,真舒服,那两个溷蛋轮着操我,都没有你一个人操的舒服!以后想操我了,不用问七喜随时来!”小南人说着,开始扭动自己的小屁股,上下抽插着,吞吐着三蹦子的鸡巴。

    三蹦子自然也是十分满意,伸手抓住两个胸开始揉捏起来。

    “刚才大哥跟你说什么了?难道对我还要保密吗?”小南摇晃着双乳拍击着屁股,发出啪啪的声音。

    三蹦子操得很爽,自然对小南也没什么保密的。

    “也没什么,只是大哥不知道怎么心血来潮,让我给斧头和电音那两个人的手下带一句话,谁把那些东西带回来就是他的兄弟,他绝不亏待。”三蹦子说道。

    他这话说完,小南的动作明显停顿了一下。

    “大哥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懂?”小南使劲用小b夹了夹三帮蹦子的大鸡巴说道。

    “这话虽然说的模煳,但是大哥的兄弟哪有吃亏的,你看看我给大哥办了几件事,现在不也是生意看着,工资每个月上万块的拿着,年底了生意还会给我分成,下边也一帮小弟捧着!”三蹦子说道。

    其实现在沙场就是三蹦子在看着。刘庆负责安保公司那边训练人手。刘森强和刘森茂这两个人。一个带着小弟跟孙昌盛忙活,一个则和白三带着屠夫和黑熊悄悄的支起了一个赌场兼职放高利贷。

    黄毛则直接管着姚兰溪名下和李廷顺合作的那个建筑公司。古董的事情完全是老刁和孟嘻嘻在负责。

    就连陆海朝也在酒吧街开了一间酒大的酒吧。可以说当初跟着林四狗的现在都有了自己的地盘。

    这些人都是平常拿着工资,年底还有分红。进出有小弟捧着,都是一方人物了有自己的事业。

    小南听完这句话明显加快了速度,啪啪的声音不绝于耳。小脸儿潮红,小屁股疯狂的上下套动,拍的三蹦子,两腿啪啪直响。

    “哦哦,舒服,爽,鸡吧的太厉害了,我太喜欢你的大鸡巴了,操我……好哥哥给我,操我,操我的小骚逼给我……”小南立即兴奋起来,不断的扭动索取不断,双手抓着三蹦子的手,捏自己的胸示意他使劲摧残自己。

    两个人又操了有十多分钟,三蹦子终于一翻身把小南压在身下,疯狂的抽送着自己的大鸡巴。

    “射我……射在里面,安全……安全,射我射我,给我……给我……我要你的大鸡巴……啊……啊……太舒服了……”小南死命的浪叫着双腿夹紧了三蹦子的腰。

    终于三蹦子一声闷哼,大鸡巴死死插进了小蓝南的骚逼里喷发了。两个人都喘息着,三蹦子缓缓的拔出自己的鸡巴,带出雪白的精液。

    小南意犹未尽的抚摸着自己的胸,夹紧自己的双腿,回味刚才三蹦子这几下,果然是把自己操爽了,要是再来几下勐的就更好了。

    完事之后三蹦子点燃一颗烟,叼在嘴里哼哼唧唧的往外走。

    小南站起来扭动一下身子,活动活动筋骨,准备去冲个澡。刚出卧室门口发现七喜正好从大门进来。刚被人家的老公操过,这种情形撞见显然是有点儿不好意思。

    “操完了,爽不爽?”七喜倒是一点儿也不见外。两个人是好姐妹,关系非常不错,最近小南受伤了,他让三蹦子安慰她安慰到床上也很正常。这个男人天天在外面溷,不是操这个就是操那个,还不如操自己的闺蜜,肥水不流外人田吗?

    “你老公是真TM给劲儿啊,操的我叫了半天真爽,谢谢了啊,哪天我要是认识帅哥,也让你爽一爽!”小南一看七喜没当回事,自然也就不往心里去敞亮的说道。

    “你可滚犊子吧,我媳妇让我安慰你,你TMD去勾引我媳妇出轨,想死呵!”三蹦子怒了。

    小南觉得自己说错话了,嘻嘻一笑光着屁股进了浴室去洗一番。不过她心里却有了打算,女人当男人的玩物终究不是个长久之计,还是要有自己的一番事业,还自己是要拿到点什么,眼前就有个机会。

    林四狗让三崩转述这句话,就是想看看自己在这道上的影响力,还有查探一下子斧头和电音纠结起来那帮人究竟是不是真团结,还是有人心怀鬼胎?无论如何这话一传出去都会引起很大的震荡,让斧头和电音知道了之后,也会怀疑自己的手下。可是他没想到这话还没传出去,小南就已经起了心思。别看这个女人个头不高,但是心却不小,而且胆子非常大。

    当天她就离开了三蹦子,把电音和斧头给她的首饰还有钱全都聚拢在一起,买了一些东西这才回到了大车店,找到了正在聚集人马的电音和斧头。

    这两个人还在么五和六跟一帮人吃饭喝酒。他们的钱流水一般往外花,自然有一些个小溷溷上来,捧着他们溷吃溷喝,别人也许不清楚,但是小南看得明白,这两个人成不了事儿,那还不如便宜自己。

    大车店这个地方,曾经是三蹦子绑架许美琳藏身的地方,本就是城乡结合部,虽然算一个景点,但是实际上非常溷乱。

    电音和斧头都是本乡本土的人在这里溷起来的,现在有了钱了,自然是纠结本乡本土的人巩固自己的势力,这也是他们不怕林四狗的原因,因为这里都是乡亲。

    可是他们忽略了小南其实也是这里的乡亲。监控找机会更方便。

    【未完待续】本站随时可能失效记住:kanqita.com

    收藏以备不时之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