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其他小说 > 手转星移(重修版) > 【手转星移(重修版)】(21)
    2019-02-28

    【二十一、入室的淫爪】

    「你们……」杨彤开了一条门缝,看到两个面露着淫笑的家伙,吓得退了一

    步,急忙便要关门。

    「你想死?敢关门?」阿根一脚将门踢开,跟冯杰两个大摇大摆地进了门,

    回身将门闩上。

    「求求你们,这儿不行……我妈说不定会回来的……不要……」杨彤脸色惨

    白,身体轻轻地颤抖。

    「原来你家就这么个样啊?怪可怜的。」阿根大喇喇地到处乱走,掀掀沙发

    的坐垫,摸摸墙壁的结构。简单的小屋子收拾得整整齐齐,墙壁上贴满杨丹的海

    报。

    冯杰则不由分说,一把扯了杨彤,住卧室里便走。反正已经露出了豺狼本色,

    他也就不客气了。

    杨家的面积不大,只有两间房,杨彤本来是和杨丹睡在同一张床上的。不过

    姐姐现在不回来睡了,那间小房就成为了她自己的天地。

    「那么快跑去房里干什么?坐!」阿根叉着手,一付老大的模样,指指厅里

    的沙发,「不是一定要去房里才能玩的,在客厅里不是更好玩吗?哈哈!」

    「不要……」杨彤红着脸叫道。

    「乖乖的,自己把衣服脱光,爬过来服侍两位大爷!」阿根一屁股坐到沙发

    上,将腿抬到茶几上面,用不容反驳的口气喝道。

    「嗯,这样也挺好玩的。」冯杰揪着杨彤,到阿根身边坐下,对杨彤喝道,

    「脱光光了,一点也不许剩!」

    「呜……」碰上这么两个喧宾夺主的恶魔,怯弱的少女一边抹着眼泪,一边

    苦苦哀求,「真的不要,我妈可能会回来的……不要……我……我跟你们出去吧

    ……」

    「大爷现在不想出去了!你妈要是回来正好……哈哈,我们两个男人,正愁

    还缺一个女人呢!哈哈哈!」阿根淫笑着,抬腿踢了杨彤小腿一下。正发着抖的

    少女猝不及防,腿弯一软,「咚」的一声跪到地上,膝盖处撞得隐隐作疼。

    「别这样,求求你们……」杨彤现在只会哀求了,「到房里去吧,不要在这

    儿……」一想到在客厅中赤身裸体,羞也羞死了。

    「废话少说!要是想要这些东西的话,马上脱衣服!」冯杰从口袋中摸出一

    叠照片,在杨彤面前晃了一晃。

    「呜……」照片中一个裸体的年轻少女正被奸淫着,哭红了眼睛的脸看得明

    明白白,自然是自己。杨彤脸刷的一下全红了,低泣着抹了一把眼泪,颤抖着的

    手伸到胸前,轻轻解开一个钮扣。

    「乖了!」阿根微微一笑,伸出臭哄哄的脚掌,在少女高耸的胸前擦来擦去。

    「好舒服哦……涨涨的,软软的……」阿根发出着怪笑声,吸了一口鼻涕。

    杨彤低垂着头,脸上的红霞从脸颊漫延到耳根。由于是晚上在家,她只穿了

    一件卡通花纹的睡衣,睡衣一解开,里面竟然没有穿胸罩!

    「哈哈……」冯杰大笑。

    「哈哈哈!是不是知道我们今晚要来,故意少穿点东西,方便脱呢?」阿根

    眼直直地盯着杨彤胸前露出来的雪白肌肤,那两团仍半掩在睡衣里面的乳肉,夹

    成一道深深的乳沟,看得他鼻血几乎要喷了出来。

    「脱光了!」冯杰忍受不了她的慢吞吞,抓着杨彤的衣服,向下一扯,将睡

    衣拉到腰部,两只丰满挺勃的可爱乳房,弹跳而出!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老大,丁哥从那边传话过来,关于在古兰森岛建基地的事已经谈妥了,建

    设的规划书也已经出来了,你看看……」中都大厦中,袁显向李冠雄报告。

    「好。你放下!」李冠雄正聚精会神地搂着安澜看电视。那儿,在晚会的间

    隙,艺窗电视台正在做着一个凌云婷的专访。

    「嗯,欧老大那个什么电影城闹得满城风雨,地方大是大,建起来还不如我

    们的基地好用呢!」袁显道。

    「他来明的,我们来暗的。这就是区别!」李冠雄头也不回,答道。

    「不过,钱的问题……我们集团能动用的资金都往那边去了,可是还不太够。」

    「不怕,有多少先去多少,剩下的慢慢来。我们最近正赚钱呢!」李冠雄胸

    有成竹。

    「对了,林昭娴最近上蹦下跳的,热度好象又有点回升喔。大家都说她好象

    有点就要咸鱼翻生的味道了。」袁显拿着一份报纸递到李冠雄跟前。

    「哦?」李冠雄接过,看了一眼,道,「想不到姓林的娘们还挺行了嘛,老

    欧都不鸟她了,居然还能搞出这样的名堂来。不过要想威胁到婷儿,还远着呢!」

    将报纸丢还袁显。

    「呵呵,上次你说的,把姓林的签来拍a 片不错,我还等着她走投无路的那

    一天呢!现在泡汤啦!哈哈!」袁显笑道,「上次玩过她,滋味还不错呢!」脸

    上露出淡淡的淫笑。

    「你跟阿丁一个样,一提到女人,眼神就发亮。」李冠雄笑了笑,继续看他

    的电视。

    「《情字号追杀令》的拍摄已经接近收尾阶段了,春节期间就要杀青。嗯,

    我的感觉……虽然是第一次拍电影,可是我们剧组有最出色的工作人员,有丰富

    经验的同事一直在帮助我,我很快就融入到角色里面了……」凌云婷面露着微笑

    回答着记者的提问。

    「呵呵,凌小姐……」记者问,「听说你们剧组有不少趣事哦,听说你和乐

    静婵小姐联合起来对付黄导演……」

    「对付?没那么夸张……」凌云婷笑道,「乐小姐是个很好的朋友,她教会

    了我很多东西。这次拍得这么顺利,我也得谢谢她呢……」

    「乐小姐,听了凌小姐的话,你想说什么呢?」记者将镜头转向一旁的乐静

    婵。

    「凌小姐很聪明也很努力,哪用得着我教?」乐静婵客气地回答,「不过,

    我们的合作是十分顺利那倒是真的。跟云婷合作真的十分愉快,她是个很可爱很

    让人疼的小妹妹呢!」走到凌云婷身边拍拍她的肩膀,一副十分友好的样子。围

    在一旁的记者们当然不失时机地猛拍快门。

    「哇……你看这姓乐的娘们的胸……」袁显象发现了新大陆似的,指着电视

    中惊叫。由于很久没接受过电视专访了,乐静婵特意穿了一件吊带式的上衣,越

    发显露出她魔鬼的身材。

    「那倒是!」李冠雄瞳孔也增大了几分,笑道,「旭光夜总会中,有这种胸

    的小姐只怕也没有几个吧?」

    「还真没多少。」袁显抬头想了一想,忽道,「哇!要是她到旭光去……那

    儿准得爆棚……」

    「呵呵,是很不错!」李冠雄手托下巴欣赏着电视中的巨乳美女

    ,暇想翩翩。

    不过人家怎么说也是个影星,他可还不想没来由的到处乱搞女人。这世界美女多

    的是,李冠雄明白并不是每一个看得上的女人都是必须搞到手的,他可没有那种

    精力。

    倒是,过两天,凌云婷和丹璐少女组合搞的一个歌友会,必须动动脑筋搞热

    闹些。这可是她们第一次搞歌友会,可得那些歌迷们都疯起来,继续大把大把地

    送钱来。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好……好爽……」冯杰紧紧按着杨彤的屁股,兴奋的肉棒深深地捅入少女

    的阴道深处。终于,终于等到了这一刻,他终于占有了一个真正的女人了!这个

    女人,就是杨丹那个狠心女人的妹妹!

    我插!插插插!他将肉棒轻轻抽回,又狠命向里一戳,直取杨彤阴道里的最

    深处。

    「啊……呜……」杨彤从喉中发出一声低叫,慌忙又低下头去,小心地吸吮

    着阿根的肉棒。阿根分着腿安坐着,双手爱不释手地玩捏着低垂在少女身下的一

    对完美乳房。

    「感觉怎么样?」阿根笑笑地对冯杰说。

    「爽……呼……」冯杰呻吟着,一边用力强奸着杨彤,眼角一边瞅着摆在客

    厅里的一张照片。那是一张全家福,杨丹和杨彤正分别站在母亲的两侧,将头倚

    在母亲的两边肩膀上,三个人都笑得十分灿烂。

    操死你!冯杰狠狠地盯着照片中的杨丹,发狠地抽插着她妹妹的小肉洞。接

    受了上次早泄后不勃的教训,他这次可是吞了伟哥之后才来的。

    还在直播着晚会的电视中,终于传来了主持人兴奋的报幕声:「现在有请丹

    璐少女闪亮登场!为我们带来《云中的爱》第一次正式公开演唱!」但这个时候,

    杨彤已经顾不上了,她只能羞怯地呻吟着,还得用她香甜的少女口腔,含吸着阿

    根丑陋的肉棒。

    「漫天的云彩我的家,漫天的云彩凝聚我的爱……」电视中,是杨丹甜美的

    笑容,轻快的舞步,清脆的歌声,描述着她美丽如画的家园。而此刻她的家中,

    她最疼爱的妹妹,正被她的前男友强奸着……

    「呜呜呜……」杨彤低泣着,痛苦地摇动着身体,那是这两只恶魔对她的要

    求。

    「舒服……啊啊……」冯杰好象上辈子没见过女人似的,咿咿呀呀地叫个不

    停。此刻,他的身体就象充满着能量。

    「你们……你们在干什么!」正爽间,突然门开了,走进来一个中年女人,

    脸色立刻涨得血红,双眼喷火地站在门边。

    「啊……妈……」杨彤呆了一呆,突然「哇」的一声迸发出震耳的大哭声。

    「伯母?」冯杰也是呆了一呆,骤然间也是十分的不好意思,插在杨彤阴户

    里的肉棒停止了动作。

    「冯杰?」母亲看清是冯杰,暴怒地冲向他,一把揪住他的头发,猛摇着,

    「你这衣冠禽兽,你这样做对得起丹丹吗?你……」双眼血红,泪光闪动。

    「喂,骂够了没有?」女人正急怒交加中,突然听到后面有人说话。转过头

    去,「啪」的一记耳光早已在等着她。

    「天长地久相拥云天内,轻笑世间太多悲哀……」电视中杨丹继续唱着,她

    跟章璐凝鲜艳的服饰、旋转的舞姿,拥簇在五彩缤纷的花团中光彩夺目,正在赢

    得台下阵阵掌声。而她的母亲,正陷入此生最大的悲哀……

    「你他妈的,玩玩你女儿有什么了不起,要不是看她身材不错,我还懒得动

    呢!」阿根一把抓住杨母的头发,往地上一甩,将她甩倒到地上。

    「你……你们……」杨母慌乱地准备重新站起来,扑向正被强奸中的小女儿。

    「我们怎么样……阿杰,你玩你的,这老娘们交给我!」阿根对冯杰摆摆手,

    伸脚一踢,又将她踢倒在地。冯杰「哦」的一声,心中紧张得砰砰直跳,但肉棒

    却更硬了。当即按住杨彤挣扎着的身体,刚刚在她阴户里停留了一会的肉棒又加

    紧运动起来。

    「妈……哇……」少女吓着只是大哭。

    「哭什么?你妈能顾得了自己就算不错了,还能管你?好好让杰哥哥疼疼吧!」

    阿根一边冷笑着,一边将杨母按在地上,用绳索捆绑起来。

    「你们不要这样,不要这样对我妈,放开她……」杨彤看到母亲被捆绑,突

    然激动起来,红着泪眼哭叫,手足乱舞挣扎着。冯杰费了好大力气,才将她死死

    按住。

    「嗯,你妈仔细看看,其实也是个大美人嘛……」阿根将杨母手足捆好,然

    后开始端详起来,「好象四十二了对吧?是老了一点,不过听说操老逼很补的…

    …我还没有试过呢!」

    「不要啊……」杨彤吓得魂飞魄散,身体剧烈地扭动着,哭道,「污辱我就

    好了啊……我很乖,你们要我怎么样我就怎么样,不要害我妈啊……哇……」可

    她努力挣扎的后果,就是双手也被捆了起来。

    「不要!你们不可以这样!你这坏蛋!」杨母一听脸也红了,抗声道,「放

    开我女儿!」

    「我是坏蛋又怎么样?哈哈哈!」阿根淫笑着,伸手到杨母胸前抓了一把,

    赞道,「奶子也挺大的嘛,怪不得生得出那么好身材的女儿……哈哈……告诉我,

    你叫什么名字?」当前网址随时可能失效,请大家发送邮件到获取最新地址发布页!

    杨母红着眼,咬着嘴唇不答,红红的眼睛只是一直关心正被强奸中的小女儿。

    阿根阴笑着,拍了拍她的脸,冷笑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叫江美珍是不

    是?嘿嘿,生完第二个女儿不久就死了老公,十几年没男人了,是不是很寂寞呢?

    是不是很想有个男人来安慰你孤寂的心灵呢?嘻嘻!」手掌在她的「心」的部位

    揉了一揉,当然是乘机抓抓那对肥大的乳房。

    「坏蛋!放开我!」江美珍奋力挣扎着,即将受辱的恐惧感交集着亲眼见到

    女儿被强奸的悲愤,她的头脑嗡嗡作响,手足冰冷一片。

    「妈……」杨彤也是悲痛地惨呼着,冯杰的肉棒受了一惊,药物作用下跟上

    次的丢脸表现完全不同,反而愈加威猛,一下一下地捅得她哭爹叫娘。

    那边,阿根已经在不由分说地剥着江美珍的衣服。女人虽然顽强地挣扎着,

    但手足被缚之下,反抗几乎一点用处都没有。眼前这个比自己小二十来岁的大男

    孩面露着淫笑,解开自己的上衣后剥下自己的胸罩,抓着一对雪白的大乳房用力

    地揉捏着。

    「好大……好软……」阿根好象用尽全身力气一般,揉着江美珍一对雪峰,

    「手感真好,还很弹呢……阿姨好敏感……」手指在她

    乳头上点一点,江美珍尖

    叫着扭曲着身体。

    「放开我……啊……呜……」江美珍也已经控制不了眼泪。十几年了,自丈

    夫去世以后一直守身如玉,难道真要断送在这不良少年的手里?暴露在空气之中

    的双乳令她羞愤莫名,揉搓着自己胸前的手虽然粗暴,但那种温暖舒服的快意也

    真的是久违了,一丝快感仍然不可避免地侵袭而来。

    「看看你的奶比你女儿的奶大多少……」阿根嘻笑着,「你看小彤彤被操得

    多舒服?」眼前的杨彤哭得泪人儿一般,哪里看得出舒服了?

    「你们王八蛋啊,彤彤还是个孩子……」江美珍看着女儿痛苦扭曲中的脸蛋,

    哭叫着挣扎。阿根一手握着她的一只乳房,一手抱着她的腰,又拉又拽地扯到她

    女儿的面前,把她的脸按到杨彤的小腹处。小女儿那小小的肉缝,正被一根丑陋

    的家伙深深地插入,落在母亲的眼里,触目惊心。

    「不小了,应该被玩啦!」阿根一边说着,一边在杨母眼前把玩杨彤的乳房,

    「瞧瞧,都这么大啦,迷死好多男人啦!」

    「不要……」虽然身体已经被他们污辱了好一阵,可骤然在半裸的母亲眼前

    被玩弄,杨彤羞得又转过脸去。

    「来看看你妈的大奶子啦!好象比你的还大喔!不愧是妈妈!」阿根双手各

    抓着母女俩各一只乳房,又抓又捏,比较着母女俩各自丰满雪白的乳房。

    「好象差不多吧!」冯杰将肉棒深深顶入杨彤的阴户里,看了江美珍一眼道。

    这个女人可是自己以前女朋友的妈妈,自己一直都当她是长辈,这个时候突然感

    觉到一丝羞愧。

    「呜……坏蛋……」江美珍羞耻地哭叫着,女儿正在自己的眼前被人强奸着,

    自己不禁爱莫能助,还得忍受另一个人的凌辱。冯杰突然带着一个小阿飞来强奸

    彤彤,还打算强奸自己,这真是做梦也想象不到的事,江美珍无法从这残酷的现

    实中清醒过来。

    「什么差不多?你真是没见过女人!」阿根笑了一声,双手在母女俩的乳房

    上下摸捏着,讲解道,「你看,老的奶子肥一点,小的挺一点,你看看是不是?

    一抓下去,手感不同的,妈妈的奶子肯定没有女儿那儿弹手,软很多。还有,你

    看看乳头这儿,妈妈的乳头颜色是不是深很多?乳晕也大了很多?女儿的乳头颜

    色就鲜艳了,又尖又挺,因为她几乎没有被人摸过、操过……」他一边喋喋不休

    地说着,一边将母女两人的乳房从下摸到上,从左摸到右,对着她们的乳头指指

    点点,「教育」着色界菜鸟冯杰。

    羞得无地自容的两母女无力摆脱,只是无助地扭动着身体,却根本逃脱不了

    对方的淫爪。江美珍的脸已经红到脖子上,要命的是,乳房久违地被男人玩弄着,

    竟然有了一些些的快感。尤其当阿根的手指刮过自己的乳头时,不禁一阵激灵。

    在女儿面前,可怜的母亲恨不得一头撞死过去。

    「放了我妈妈吧……求求你们……」杨彤一边咬着牙忍受着冯杰的强奸,一

    边仍然天真地期望对方突然的良心发现。雪白的娇躯被汗水和眼泪被覆了,两个

    娇艳的丰满乳房在身体的颤抖中摇颤不停。

    「母女俩一起玩耶,我还很少试过呢!还长得这么漂亮,奶子又这么大……」

    阿根嘻嘻笑着,故意捏着母女俩的乳房,让她们的乳头相互碰了碰,得意地看着

    母女俩在羞耻的惊呼中颤抖哭泣。

    「你看,这老娘们好象开始发骚了。哈哈,独守空房这么多年,她要爆发啦!」

    虽然年纪不大,但阅女无数的阿根很快就发现了江美珍身体的变化,得意洋洋地

    向冯杰吹嘘道,「我保证她下面肯定已经开始湿了。对了,象这种女人,奶子又

    大又淫贱,下面的毛毛一定很多很密。不过十几年没被人操过了,阴唇的颜色应

    该还不会太黑……唔,可能也说不定,她老公当年有个这么漂亮的老婆,说不定

    天天操她……」

    「你……你不要再说了……」江美珍哀号着,将脸深深地转过去,埋到阿根

    的胳膊里。

    「是吗?」冯杰喘着气,象个菜鸟般地听着「专家」的评论,不由十分好奇,

    「是不是真的?」杨彤少女的肉洞本就紧凑,不停地挣扎中刺激得他爽得直打哆

    嗦,要不是吃了伟哥,冯杰知道自己早就不知道泄到哪里去了。现在阿根又来跟

    他讨论杨母的下身,冯杰身体的热浪似乎已经涨上脑袋,满脑子的淫欲,肉棒好

    象又大了一圈。

    「当然是了!把她裤子脱下来看看不就知道了?要不要打个赌?」阿根已经

    把江美珍的外裤拉脱到膝盖处,手掌摸索着她雪白光滑的大腿。

    「不要了,打什么赌,我信你。脱下来看看!」冯杰越听越是兴奋,眼前这

    肥大丰腴的屁股看得他眼中冒火,心中充斥着罪恶的快感。这个平时冷若冰霜的

    中年女人,原来是这么漂亮,身材还这么好,以前还真没注意到。冯杰下意识地,

    肉棒更用力地插着这女人现在只会低泣着的女儿。

    「好!蹬蹬蹬蹬!揭晓喽……」阿根淫笑着,手掌上移,摸到江美珍的大腿

    根处。

    「求求你,不要……」一想到要将阴户暴露在这两个不良少年面前,江美珍

    身上不由长出一连串的鸡皮疙瘩,扯长着声音哭叫着,两腿夹得紧紧地向上曲起,

    企图阻止内裤被剥下。

    「不要啊……不要害妈妈……」杨彤却已经快没力气了,悲痛交集中只有从

    喉咙中发出凄惨的哀叫。除夕夜遍地的爆竹声、各家各户电视中传来的欢乐歌声,

    掩盖了她们悲惨的哭叫,没人发觉这个普天同庆的夜晚,城市这个小小角落,正

    上演着罪恶的一幕。

    阿根当然不理会她们哀求。江美珍忙中出错摆出的这个姿势,却刚刚正好方

    便他剥下她的内裤!当下便不客气,双手一拉,让可怜的母亲在自家的客厅里当

    着女儿的面露出肥大的屁股。

    「果然好多毛!」冯杰肉棒还插在杨彤的阴户里,伸长着脖子朝江美珍胯下

    看了一眼,佩服地说。

    「那还用说!」阿根猜中结果,得意洋洋地拍了一下江美珍的屁股,伸手摸

    到她的阴户上,两根手根轻轻拨开她的阴唇。

    「你不能这样……放开我……」江美珍羞得叫声都颤抖个不停,雪白的屁股

    在阿根的手掌中瑟瑟地发着抖。

    「嗯,真有点湿湿的!」阿根的手指在她阴户上抹了一抹,伸到鼻孔下一闻,

    皱眉道。

    「呵呵!」冯杰傻笑。一直以来以为自己十分单纯的他,在强奸着一个十七

    岁少女的时候,看到这个本来可能成为自己丈母娘的女人的赤裸屁股,胸间涌生

    出的莫名兴奋,使他正享用着少女肉洞的坚硬肉棒,

    骤然间仿佛还在继续涨大。

    学坏的感觉原来是这样!他感到自己正踏入一个充满诱惑和刺激的未知舞台,不

    知道是福是祸?但此时此刻,就算明知是祸,他也回不了头了。

    「呜呜……」少女红着泪眼看着母亲的窘态,无可抑止的悲怆蹂躏着曾经纯

    洁的心灵。她凌乱的发鬓散落到美丽的俏脸上,压在身上的丰满双乳,被沙发挤

    成两片扁扁的肉团,雪白的娇躯低声地泣哭着,高翘着的屁股中,凶猛的地肉棒

    仍然在抽插着她受伤的小肉洞。

    她的母亲,也正狼狈不堪地趴在那儿,被阿根用手指插着肉洞。微湿的阴户

    被粗糙的手指无情地侵入,粗鲁地挖弄着。好久没有被插入过了,是一种多奇妙

    的感觉哇!可是,玩弄她的,却是一个丑陋的小阿飞。

    江美珍被捆在背后的双手左右徒劳地挣扎着,敞开的衣服根本遮蔽不了她丰

    满的肉体。捅入她阴户的手指在增加,两只手指深入她的肉洞之后屈一下伸一下,

    没命地折磨着她久旱之后的敏感肉壁。无论她心中是多么的不情愿,但江美珍清

    晰地知道,现在她阴户里的湿润程度,已经可以迎接肉棒的进入了。

    她羞耻地哭叫着,面对着这个在年龄上足以做她儿子的不良少年。她清楚地

    看到,不良少年那根长满青筋的乌黑肉棒,已经做好了强奸她的准备。

    「求求你,不要进来……不能啊……啊啊……」江美珍流着泪哀求着,守了

    十几年的寡,就要这么没来由地断送给这样丑陋的一个小家伙,她心中的悲哀无

    可言喻。

    「小妞儿,看看老子怎么操你妈的!」阿根嘻笑着,将江美珍的屁股朝向杨

    彤,肉棒已经顶到她的胯下,在她的下体磨一磨。冯杰见状,配合地揪着杨彤不

    断摇晃着哭泣的脑袋,迫使她望向母亲的下体。

    「不要……」江美珍绝望地呼叫着。

    但肉棒,仍然无情刺破了事实上根本不存在的障碍,在江美珍的悲呼声中和

    她女儿的注视下,慢慢地深入,顺利地抵达女人温暖肉洞的终端。

    「老女人就是有老女人的味道啊,跟十几岁的小妹妹就是不一样!」女人肉

    洞中妩媚的搐动,令阿根更是兴奋不已。征服了一个远比他年长的中年美妇,他

    心中充斥着奇怪的痛快感受。两母女,同时奸淫着两母女,真是好爽好爽啊,以

    后应该多多试试!

    「坏蛋……坏蛋……」杨彤痛苦地看到母亲生下自己的阴户,残忍地被丑恶

    的肉棒占有了,又是大哭起来。

    「感觉怎么样?」看着这位平时尊敬的伯母光着屁股哭叫着被奸淫,冯杰又

    是好奇起来。难道玩半老徐娘,也可以跟玩一个青春少女相比吗?但,无论如何,

    看着就是很兴奋。

    「骚啊!有味道!」阿根的肉棒享用着江美珍阴户里的温存,手掌在肥大的

    屁股上一拍,朝着冯杰笑了一笑,道,「怎么样,杨丹的老妈和妹妹都搞上手了,

    你喜欢怎么玩就怎么玩,解气吧?」

    「嗯……」一提到杨丹,冯杰眼中露出了兽性的光芒。上次阿根跟他提过的

    镜头,又一次在脑中闪现。

    让杨丹光着身子在街上裸跑……一想就血脉贲张!冯杰打了个哆嗦,告别处

    男之后的第一泡精液,如泄洪般地窜进了杨彤阴户里的最深处……

    「嗯,休息一下,一会你再来尝尝老女人的味道如何?哈哈!」在母女俩痛

    苦的呻吟声中,阿根淫笑着提议,「把那小妞捆牢一点,再把我的照相机拿出来

    ……」

    「噢,女儿这里好紧……」「噢,妈妈里面好激动喔……」阿根把母女俩拉

    拢摆好,肉棒左右体味着她们身体深处的细腻感觉。

    闪光灯不停地闪着,阿根一会插着妈妈,一会插着女儿,迫使她们摆出各种

    羞耻的姿势接受着他的奸淫,拍下她们隐私部位的各种特写。母女俩流着泪哭泣

    着、呻吟着,带来的十几卷胶卷用了个精光,记录下她们这个晚上最羞辱的全部

    画面。

    但凌辱并没有结束,伟哥使两个少年象两台上满了链条的永动机,不停地发

    泄着他们的欲望。

    江美珍也已经停止了挣扎和反抗,木然地接受着奸淫。只有当冯杰重新雄起

    的肉棒激动地刺入她的阴户时,她才发出一声羞耻的哀鸣。被这个曾经以为会成

    为她女婿的少年强奸了,她甚至有一种乱伦的罪恶感……

    眼前,是她可爱的小女儿哭泣的脸。母女俩脸对着脸相向跪着,被两个少年

    从屁股后面同时插入,她们的长发被身后的少年揪在手里,迫使她们扬着头,看

    着对方被奸淫中哭泣的脸。

    「我操你妈!操你妈!」冯杰肉棒深深地捅入前女友母亲的阴户里,想到杨

    丹对他的绝情,想到多年感情就这么被欺骗,怒火又升了起来。这是把杨丹生出

    来的肉洞!为什么生出这样无情的女儿?冯杰大力地抽插着,每一下,都伴随着

    女人抽泣中的喘息,听在耳里,是复仇的快感。

    「亲个嘴!」阿根把杨彤的头按到江美珍脸上。

    「呜呜……」江美珍哭泣着,轻轻吻着女儿脸上的泪花。

    「叫你亲嘴!」阿根大力拍了一下杨彤的屁股,肉棒用力一捅,杨彤呜咽一

    声,伸了伸嘴唇,轻轻吻在妈妈的嘴角。

    「舌头伸到你妈的嘴里!」阿根按着杨彤的头,迫使她的嘴唇移到母亲的嘴

    唇上。

    还要跟女儿在他们面前这样……强烈的羞耻感,使江美珍闭上了眼睛。女儿

    无奈的舌头碰到她的嘴唇,她只好同样无奈张开嘴,容纳进来。

    「吸住喔,哈哈哈!」阿根开心地笑着,双手摸到杨彤胸前,一边强奸着她,

    一边又揉搓起这对他实在爱不释手的美乳来。母女俩一边被强奸,一边羞涩着亲

    嘴的场面,使他的征服感达到了今晚的最高峰。

    在杨彤体内又射了一炮的阳具,带着精液的残痕和母女俩的体液,在江美珍

    的脸上涂抹着,在杨彤的嘴里捣弄着。可怜的女孩已经无法拒绝阿根任何无理的

    要求,强忍着呛鼻的味道,用舌头舔着那根丑恶的东西,还在阿根的命令下,用

    舌头一点点舔走母亲脸上的污痕和泪水。

    「彤彤……」杨母哭着看着在淫威下屈服的小女儿,她心都碎了。可她自己

    也正被污辱着,就算心里多么的不愿意,她那被冯杰占领着的肉洞,已经完全湿

    了。

    「你更喜欢干妈妈还是干女儿?」耳旁是阿根的声音。母女都被他们玩了,

    还要被拿来比较,江美珍羞耻地闭上眼睛。

    「我……都喜欢……」冯杰只是傻笑着。如果一定要他选,他一定会选那个

    现在不在这儿,那个牵扯着他心底的女孩……

    「我还是喜欢小的!」阿根毫不犹豫地说。他把杨彤仰躺摆正,双

    手握着她

    布满爪痕的双乳,把脸埋进这对高耸的乳峰之间,又舔又吸,享受着少女身上那

    缕清醇的乳香。

    对于杨家母女来说,这无疑是噩梦般的一个夜晚。与世无争的一对单纯母女,

    在自己简陋的家中,被两名凶恶的少年脱光衣服捆绑进来轮奸着。母亲眼睁睁看

    着心爱的女儿被淫魔彻底地凌辱,女儿也是眼睁睁地看着尊敬的母亲被剥夺走最

    后一丝尊严。她们谁都帮不了对方,她们彻夜被奸淫凌辱着。

    当正月初一的新年第一缕阳光射入这间小房子时,疲惫不堪但却得到充分满

    足的阿根和冯杰兜着照相机,留下恐吓的话语离开了。而受辱的母女俩,才如梦

    初醒般地把自己赤裸而肮脏的身体藏到被子之中,抱头痛哭。

    她们人生中最屈辱的一年,以最屈辱的形式,开始了。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