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藏经阁 > 晨曦事务所之七日间预热 > 【晨曦事务所之七日间预热】
    【晨曦事务所之七日间预热】

    作者:事务所成员

    2019年10月10日

    字数:5899

    ***  ***  ***

    那就胧月当对象作示范吧

    ***  ***  ***

    请设置一下必定触发行动两条

    苏胧月(女剑侠)

    1 。如果对方带来了合自己口味的美食(主要是精致的糕点),会默许对方

    的简单接触(比如摸手,或者头之类)

    2 。如果对方提出想看自己练武,会十分乐意展示自己,如果能提出有用的

    建议,会得到更高的好感提升

    ***  ***  ***

    不,对方在自己房里不能出去啊

    ***  ***  ***

    是你过去

    ***  ***  ***

    1修一下吧

    苏胧月(女剑侠)

    咦?

    苏胧月(女剑侠)

    我想想

    苏胧月(女剑侠)

    那就改成能讲述一些对方自己所在世界的奇闻异事吧

    ***  ***  ***

    也行

    ***  ***  ***

    请符合自身设置的角色扮演哟

    琉璃(腹黑后辈)

    胧月要挨啪了!

    苏乞(幸运儿)

    那么,我是被卷入涡流中的纤夫,眼睛一睁就到了这里

    苏乞(幸运儿)

    第一日(上半日)被委托者:苏胧月

    苏胧月(女剑侠)

    (纤夫的爱么xxx)

    苏乞(幸运儿)

    胧月小姐(紧张地搓着手),真是叨扰了(诚惶诚恐),就您给俺感觉近一

    点,都姓苏,所以就选择您了,绝对不是有意的!

    苏胧月(女剑侠)

    完全没想到自己会被选为头一个被委托者,毕竟自己实在是不太擅长与陌生

    人交流,不过看到眼前这人近战的模样倒是放松了一些:「苏乞先生是么──先

    生不必拘谨,来到此处也是我们事务所出的岔子,还希望不会耽误您的事情才好。」

    苏乞(幸运儿)

    不敢不敢,俺也没什么事情,就是……就是,等回去后监工可能会抽一顿俺

    (摸着后脑勺憨厚地笑了),没什么事的

    苏胧月(女剑侠)

    「监工?」听到这个词,自己眉毛微不可查的抖了抖,犹豫了一会儿,「但

    不知先生……平日里以何为生?」

    苏乞(幸运儿)

    也就在岸边拉拉东西什么的(看了看胧月空灵绝美的容颜,不自觉低下头,

    没有多说什么)

    啊,瞧俺这粗心的,胧月小姐还没坐呢。(看了看屋内的木椅,又看了看胧

    月那娇嫩如脂的肌肤)就坐俺床上吧,就那软点

    苏胧月(女剑侠)

    看看这人拘谨的模样和有些结巴的语气,轻笑一声,顺顺自己的裙子,在他

    床上坐下:「先生放轻松就好,这里不比外界,无论在外面是王公贵族还是贩夫

    走卒,在我们这儿都是我们的客人,自然一视同仁的」

    苏乞(幸运儿)

    (被那倾城一笑所惊艳,呆愣了半晌)

    「不敢,不敢。听说您们都一个个能飞檐走壁,胧月小姐您也擅长武学,能

    让俺看一看吗?」

    (带着祈盼仿佛乞求的眼神)

    苏乞(幸运儿)

    「当然,如果不行就当俺没说过!」(立马补充)

    苏胧月(女剑侠)

    「哦?先生对武学也有兴趣?」听到他的话语,又是展颜一笑,「既然先生

    有此雅兴,小女子自无不可,还劳烦先生移步小院,请……」说罢,起身引导苏

    乞前往自己练武的院子

    苏乞(幸运儿)

    「因为限定攻略胧月一个,最好别带出去啊」

    苏胧月(女剑侠)

    (啊?)

    苏胧月(女剑侠)

    (不会不会,就我自己练武的院子)

    苏胧月(女剑侠)

    带着苏乞到了院子里,并不算大的院落安排的井井有条,梅花桩、沙袋、铜

    人桩等器械放置的井井有条。「却不知,先生想看些什么?小女子不才,无论是

    拳脚功夫还是刀剑、暗器、轻功,都有些许钻研」

    苏乞(幸运儿)

    「那就,剑吧……」

    苏乞(幸运儿)

    「感觉胧月小姐您跟剑很配,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苏胧月(女剑侠)

    「先生好眼力,实不相瞒,小女子也犹爱长剑呢……」听到苏乞的回答,自

    己眸子也是微微一亮,原本只是想随意展示一番便是,但此时对他却带上了一些

    期待。原本只用普通铁剑进行练习的自己,犹豫片刻,也拔出了师门的逍遥古剑,

    剑身晶莹如玉,杀意内敛。

    「先生看好了!」

    足下微动,随着衣裙的飘摇,娇小的身体已经飘向了铜人桩的区域,那是仿

    照少林十八铜人铸造,迎面便是两个持棒的铜人,一个持棒当头砸下,另一个则

    横扫下盘,气势汹汹。

    自己却已经有些习惯了铜人的套路,只是长剑一挑,正点在上面铜棒,同时

    莲足在下面铜棒上一踩,便飞入铜人阵中,各式兵器朝自己身体各处击打而来,

    自己则把一套剑法发挥的淋漓尽致,看起来如同是跳舞一般,长剑舞动的恰到好

    处,看似轻飘飘却能精准磕在每一个铜人的致命处。半刻钟后飘然而出,十八铜

    人兵器落了一地。因为并没有使用内力,这么一番动作让自己也香汗淋漓,鬓角

    鼻尖挂上了晶莹的汗珠。

    「先生,看我剑法如何?」

    苏乞(幸运儿)

    看着少女天外飞仙一般的身姿,苏乞完全呆住了,嘴巴撑得大大的,目不转

    睛地盯着胧月,心脏像是要跳出胸膛一样。

    苏乞(幸运儿)

    就这么,呆呆地盯着那好似水雾朦胧的绝美娇靥

    苏胧月(女剑侠)

    「嘿,先生,怎么了?」大概是刚刚舞了一通剑法,身体活动开了,性子也

    稍微放开了些,走到苏乞面前,白嫩嫩的小手在他呆滞的眼睛前面晃晃,想让他

    回过神来

    苏乞(幸运儿)

    「啊!」终于恍神,并吓了一跳,一屁股坐到了地上,不敢再直视胧月那沉

    鱼落雁的容颜。

    「胧月小姐您出汗了呢,哪有茶水,让俺替您拿来。」(视线不受控制地往

    胧月身上飘,又尽力挪开)

    苏胧月(女剑侠)

    「唔?先生有心了呢,我们早就在您房间里配备了上好的茶叶,如果先生看

    够了,我们不妨回房间再聊……」听到苏乞对自己的关心,即便自己性子偏于冷

    淡,也不由的嘴角微微上扬,毕竟被人关心,终究是让人感到舒服的

    苏乞(幸运儿)

    「哦,好,好好。」不住点头。

    苏乞(幸运儿)

    回到房中,看见之前没发现的茶叶跟开水

    苏乞(幸运儿)

    大致摸索了一下,苏乞就知道这些器皿跟官老爷们用得那种茶器差不多

    苏乞(幸运儿)

    只不过外形颜色区别有点大

    苏乞(幸运儿)

    没用过好茶的苏乞粗粗地抓了一把茶叶塞入杯中,直接浇入了开水

    苏乞(幸运儿)

    然后,也不待茶叶舒展开,也不滤水

    苏乞(幸运儿)

    同样顾不上烫手,两手捧着杯子递向胧月

    苏乞(幸运儿)

    「小姐,您用!」

    苏胧月(女剑侠)

    看他笨拙生疏的样子,自己也心知肚明他大概没有正经的品过茶,不过毕竟

    是事务所从诸天万界弄来的上等货色,随他折腾也不会有什么问题,干脆地在木

    凳子上坐下,一只手托着腮帮子等着他泡茶。

    「先生客气了,先生才是客人,本应小女沏茶招待先生才是。」算是客套的

    回应了一句,自己也双手接过茶杯,小小的抿了一口,轻轻放在桌上。「先生也

    请尝尝这茶的滋味如何」苏乞(幸运儿)

    「哦,好、好!」慌乱再拿起一个杯子,混入茶叶滚水,有些不知所措地向

    平时工期间歇一样,猛灌一口,浑然忘记这是开水了。

    苏乞(幸运儿)

    「咳,咳噗!」苏乞(幸运儿)

    一下子被烫到,整个背都弓了起来,水从口中喷出,落地后溅了不少在胧月

    的白锻软靴跟汉服长裙上

    苏胧月(女剑侠)

    「先生莫急,这茶水还是微滚时最为合口。」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伸过一

    只手去,轻轻握住他的茶杯,用内力把水温降到六七十度左右,「还请先生慢慢

    品尝」苏乞(幸运儿)

    「抱、抱歉!让小的给您弄干净!」

    苏乞(幸运儿)

    慌乱地俯下身子,随手扯下腰间束腰绑带朝靴子上抹去

    苏胧月(女剑侠)

    「嗯?」察觉到苏乞的动作,自己立刻把脚往后收了收,「先生莫要如此,

    须知男女授受不亲,况且茶乃高尚之物,倒也算不得什么污秽」

    苏乞(幸运儿)

    「是,是俺唐突了。平时做工时,连衣服都不穿,倒不记得这些事情了。」

    苏乞(幸运儿)

    头压得更低了,从坠下爬起,看着胧月刚捏过的茶杯,咽了口唾沫

    苏胧月(女剑侠)

    「无妨。」自己只是轻笑,并没有在意什么,毕竟早已看出对方是个粗鄙之

    人,而且又是因为好心。自己也算得上是江湖儿女,并没有太在意这个

    苏乞(幸运儿)

    「太,太谢谢您了。」诚惶诚恐地低下腰,「您之前的剑法小的也看不懂,

    只觉得太厉害了,比平时我们嘿嘿哈哈互骂才死一样把船跟货拖到地方完全不一

    样。」

    苏乞(幸运儿)

    「能,能……能……教教我吗?」

    苏胧月(女剑侠)

    「呃,这……」完全没想到他会提出这种请求,一下子让自己犯了难。倒不

    是自己小气不肯教,只是这人年纪太大,筋骨已经长成,又没有习武的基础,短

    短七天根本练不出什么东西。「是这样,苏先生,练武一般都要从小练起,先生

    您年纪也不小,再加上您在我们这儿只能待七天,恐怕……」

    苏乞(幸运儿)

    「失礼了。只是被这里」不知该怎么形容,指了指自己脑袋,「告诉,就算

    是活死人肉白骨也不算困难,俺还以为,有办法能……不然,等回去,俺跟俺娘

    也是死路一条啊!」

    苏胧月(女剑侠)

    「死路一条?此话怎讲?」好歹也是曾行走江湖行侠仗义的一代女侠,这个

    质朴的男子其实给自己的感觉还不错,听到他这么说,自然忍不住追问下去

    苏乞(幸运儿)

    「是这样的,大概两年前,一窝反贼占山为王,还不知怎的把朝廷派去围剿

    的十万大军收之麾下,偏偏那时候朝廷又不知怎的在进行什么改朝换代,就这么

    被打掉了好多好多城。这倒也没什么,俺这种人在哪不是混呢,只要肯卖力气,

    别被抓去打仗,总归能勉强养活自己,再靠着偶尔碰到善心人家施粥,加上娘还

    能走动拾柴,总是能过日子。但,好像是那伙反贼的王惹恼了老天爷,自那年起

    就是大旱连连……」

    苏乞(幸运儿)

    「朝廷让各州不收难民,没法子,俺只能带着娘渡水去了反贼那,真的是没

    办法啊!」

    苏乞(幸运儿)

    「投过去一开始还好,甚至还发看上去像泥巴一样的一团菜给大家吃,好像

    叫『观音草』什么的」

    苏乞(幸运儿)

    「但那草吃下去感觉填肚子了,味道也不错,但根本不顶用啊,反而吃不下

    去别的东西了,最后肚子越鼓越大,手脚越来越瘦,活像个饿死鬼!」

    苏乞(幸运儿)

    「俺也是到这里后才被治好的,可俺娘……听说只有贼王的宝库里有解药,

    但那么多兵,怎么可能过得去呢。」

    苏乞(幸运儿)

    「所以,才奢望胧月小姐您能……」

    苏乞(幸运儿)

    说到这里,情不自禁地跪伏在胧月裙旁,抱住胧月温香软玉般的大腿

    苏胧月(女剑侠)

    「唔,这……」被他话语中包含的信息所震慑住,以至于没有在意他抱住了

    自己的大腿。眉头紧紧皱在一起,陷入沉思。逍遥派的确也有医术的传承,但自

    己却并不喜欢医术,所以也说不上精通,光听他的描述并不能猜出用的是什么奇

    毒。「这……苏先生您请先冷静一点。您只是一个苦力,那么您是因为才被治好

    的?」

    苏乞(幸运儿)

    「俺,俺也不知道,就是睁开眼时感觉被光照着,下来时已经好了。」

    即便隔着裙子,也能嗅到胧月那清幽的馨香,加上那难以言喻的绝佳手感,

    忍不住抱的更紧了,手肘勒紧了大腿,腰也贴到了小腿上,胸膛顶着膝盖。

    苏胧月(女剑侠)

    (这话说的看不懂啊xxx)

    苏乞(幸运儿)

    「就当无限恐怖的主神修复吧,动作应该大丈夫吧」

    苏胧月(女剑侠)

    (……我又不会治病找我做啥子哟x)

    苏乞(幸运儿)

    「只有会了功夫,俺才能上山从贼王的宝库里找到灵药,就俺娘啊!」

    苏乞(幸运儿)

    带着哭音悲戚道

    苏乞(幸运儿)

    头埋入了胧月裙摆间

    苏胧月(女剑侠)

    「不,不是,先生您先冷静一下──」自己对于和旁人身体接触终究还是有

    些抵触,起身

    来,同时试图把自己被抱住的腿解放出来

    苏乞(幸运儿)

    「胧月小姐您一定要答应我啊!」不觉抱得更紧了,像磕头似的用脑袋叩着

    胧月的大腿,为了保持发力平稳,本来垂下的两手不自觉抓紧了胧月的小腿跟脚

    踝

    苏胧月(女剑侠)

    「呀──!先生,您,您先松手好么!」如果说之前的接触只是让自己有些

    不适,但脚踝被抓住的一刻开始,酥软的感觉就绵绵不绝地传来,让自己也有些

    惊慌了。

    苏乞(幸运儿)

    「不,请您一定要答应我啊,胧月小姐!」

    说着,不断发劲的两手用力摇了起来,无意识间还用上了为拖挪险滩船只时

    练出来的死力气,劲大十足,一鼓作气把脚软地胧月弄得身姿不稳,纤腰摇曳,

    而且还在继续摇着。

    苏胧月(女剑侠)

    这个男子虽然不曾习武,但根骨却不错,靠着拉纤练出的一身力气同样不小,

    自己纤细的脚踝被他死死拽住,原本已经站起的身体不得已重新坐下。「苏先生

    您,您别这样──事务所里我还有几个朋友,一定会讨论出救治您母亲的方法」

    苏乞(幸运儿)

    「真的吗?」激动地松开了手,迫切地问着胧月。

    苏胧月(女剑侠)

    「呃,是,是这样的。您在我们这儿一共可以待七天,只是想一个解毒的方

    子应该不难,当然也需要您多提供一些关于那药物的信息了」

    苏乞(幸运儿)

    「啊,但那观音草究竟是什么俺完全不知道啊。到这里后身上东西也都没了,

    本来倒还有些沫藏鞋底。」

    本来燃起希冀的眼睛又混浊了起来,头埋下去,因为胧月坐下的关系,鼻尖

    隔着裙摆正对着嫩蚌。

    又是半晌,才反应过来的纤夫才松开手,慌忙后爬。

    「小的罪该万死!竟然如此冒犯胧月大人!但请您一定要帮帮俺啊,像您这

    样漂亮的人肯定是活菩萨吧!」以头抢地,磕头不已,额头渗出血痕「求求您啦!」

    苏胧月(女剑侠)

    「不妨事不妨事──」自己也反应过来两人的姿势有些不雅,夹紧了双腿,

    脸蛋微微泛红,「先生您先好好想想,比如那观音草长什么样,什么颜色,闻起

    来有什么气味,吃在嘴里是什么感觉,吃下去后身体有什么反应,只要是想的起

    来的都可以说」

    苏乞(幸运儿)

    「俺就记得像个泥巴羔子弄出来的草一样。」

    茫然地摸着脑袋,抬头看见<img src="/toimg/data/di.png" />仙般的胧月一副小女儿的羞涩姿态,又想起刚

    才种种,难以言喻的绝妙绵软大腿触感,比绸缎似的裙子更为印象深刻,像是烙

    印在脑海里一样;少女清冽魅幽的馨香勾去了魂,别的女子长什么样已经彻底不

    记得了,眼里只剩下天姿国色美艳不可方物的精致「胧」颜;那人间不存的妙音

    一遍遍回荡着,叫人想永生永世听下去……

    目光不觉集中到了那夹紧的玉润莲腿间,控制不住地旖念沸腾想看那花容月

    貌更为娇羞吐艳的绝俏,想听那仙音妙语婉转悠扬缠缚耳膜的娇柔,想舔舐吮吻

    品尝那冰肌玉肤玲珑耳垂鲜润粉舌晶莹贝齿殷红樱桃的全部的全部!

    要抚遍每一寸肌肤,把胧月小姐揉进体内,把她所有体香吸入肺腑……

    「啪!」左手狠狠抽了自己一下耳光,力道之大甚至把自己掀翻在地。

    右手遮在裆前大约十五公分的尚未完全隆起巨物前「小的会尽力回想的,都

    这个点了,您还是先去进餐吧,若为了小的饿到了身子,那俺真是万死难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