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其他小说 > 邪佛逞威(白玉道同人) > 邪佛逞威(1)
    2019年10月10日

    玉剑阁,通往后山的小路上。

    艳剑抬起手,轻轻拨开荡在半空的细枝。

    斑驳的阳光洒在脸上,更衬得她娇颜如雪,美艳不可方物。

    道旁杨柳依依,晨露甫去,满是鸟语花香,她却无半分心思欣赏。

    轻吁一口气,美眸望向远处的几点屋舍。

    此次回山,她的目的便是让儿子取了那人性命。

    小和尚仍是一副痞赖模样,嘴里衔着一根嫩绿的草茎,跟在母亲后面。

    他隐约知晓自己与邪佛的关系,却没想到即将到来的第一次见面,就要刀剑

    相向。

    脑海中映出「弑父」

    二字,使他不由得一阵激灵,那草也随即掉到地上。

    小和尚愤懑地跟上一脚,将那草茎捻得粉碎。

    二人各怀心事,一前一后慢慢地走着。

    密室近了。

    彷佛知道有人要来,庭院外的院墙上,一大一小两扇门都敞开着。

    漆黑的木门一动不动,却像两道漩涡,要将驻足的二人拉扯进无底的深渊。

    艳剑回头瞥了一眼不明就里的小和尚,呼吸略略加重,然后跪在地上,四肢

    并用,爬向了那扇小门。

    门开的极低,她只有努力压低身子才能勉强过去。

    大概是没有束胸,两个硕大的乳房隔着衣服摩擦着地面,敏感的身体像往常

    一样不争气地燥热起来。

    小和尚愕然看着眼前的一切。

    这哪是什么门,分明就是个狗洞,一个专门给母亲——或许还有外婆跟妹妹

    用的狗洞!他不明白,母亲为什么到现在还肯接受这样的羞辱。

    艳剑没有告诉过他,密室只有里面的邪佛才能打开,如果不满足那个变态男

    人的要求,她们休想进去。

    「贱奴白大奶叩见主上!」

    刚迈步来到院内,小和尚就看到母亲朝着密室磕头,然后面无表情地跪伏在

    地上,等待召唤。

    「脱光衣服,爬进来。」

    半炷香时间之后,邪佛苍老虚弱的声音传来,密室的门也缓缓打开了。

    「是!」

    艳剑不敢起身,依旧跪在那里,艰难地褪去沾了些许尘土的外衫,然后是里

    边的贴身衣裤,直至一丝不挂,露出白光光的肉体,这才将衣服一一迭好放在身

    侧,慢慢向前爬去。

    此时的小和尚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目光,双眼紧紧盯着眼前的熟艳胴体。

    艳剑的屁股又圆又大,臀肉柔软而滑腻,随着双腿的爬动,股间粉嫩的屁眼

    儿时隐时现,诱人之极。

    再往下看,是同样粉嫩的小穴,周围长着修剪整齐的黑亮阴毛,蜜肉层层迭

    迭,包裹着最里边的桃源洞口。

    两个漂亮的奶子不可避免地碰撞摩擦,虽然是倒垂在胸前,但依然保留了完

    美的形状。

    洞口满是淋漓透明的体液,柳腰轻扭,丰满的臀肉有韵律地起伏着,极具美

    感。

    小和尚狠狠咽了一口唾沫,眼看着那些淫靡的液体越积越多,最后沿着细腻

    的皮肤,流向大腿。

    他开始心疼自己的母亲。

    经过多年的残忍调教,这具肉体早已被彻底开发,根本不受自己控制。

    尽管艳剑意志坚定,又是天人之境,但仍被无边的黑暗欲望束缚着。

    「嗯,那就杀了他吧。」

    回过神,庭院中早已无人,小和尚摇摇头,加快脚步,踏进了玉剑阁最神秘

    的密室。

    艳剑不知何时已穿好另一件衣服,由洁白的丝绸织就,没有半分杂色,纤尘

    不染,精致得体。

    胸部专门定做过,容下这世上最大最美的一双乳房后,依然不显紧绷。

    她此刻是站着的,手持白玉剑,凤目含煞,宛若仙人。

    「哪弄来的衣服?变戏法吗?不知道腿间的汁液擦去没有。」

    小和尚邪恶地想着,他强忍着掀开裙子一探究竟的冲动,顺着母亲的目光望

    去,然后第一次见到了自己的父亲。

    邪佛双眼微眯,坐在一把罩着整张布单的低矮椅子上,颇为滑稽。

    他整个人精神萎靡,白发浓密却凌乱不堪,黄褐色的瞳孔暗澹无光,脸上布

    满褶皱,一副行将就木的样子。

    环顾四周,墙上挂满各类淫具,有些是见过的,但大多数自己都叫不出名字

    ,甚至不知道用法。

    想来这些东西都在母亲跟瑶儿身体上肆虐过。

    房间内并未点灯,由于只有一道暗门,所以光线略显昏暗。

    「白婊子,忘了规矩了?」

    邪佛只是澹澹扫了小和尚一眼,就将目光转向艳剑,低声喝道。

    多年的积威犹在,艳剑闻言浑身一颤,就要重新脱衣跪下。

    此时手中一声剑吟,白玉剑嗡嗡作响,彷似提醒主人一般。

    艳剑刹那间回过神来,眼神重获清明。

    「邪佛,收起你的丑恶嘴脸。我把离儿带来了,新仇旧恨,咱们做个了断!」

    「了断?你本就是个贱奴玩物,猪狗一样的东西,也配跟我谈了断?」

    「少废话,你无端赐我半生羞辱,罪无可赦,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你是想让离儿动手杀我么?好了却你的仇怨,顺便夺了我的天道?哼!蠢

    货,离儿虽行事霸道却宅心仁厚,亲手弑父就不怕他道心受损,今后再难成气候?」

    「花言巧语!离儿,杀了他!」

    艳剑扭头看向小和尚,却发现他呆立当场,似是没听到自己的话,一动不动。

    她面露讶色,抬脚过去想探问究竟。

    就在此刻,邪佛翻手亮出一枚闪着暗金色光芒的令牌。

    正面凋刻双蛇交错盘旋,头脸栩栩如生,蛇目如电,射向厅内白衣白裙的女

    子。

    艳剑刹那间如遭雷噬,刚刚迈出的双腿勐地颤栗起来,玉脸痛苦地扭曲着,

    呼吸急促,眼神满是惊恐。

    「这不可能,以邪佛目前的功力,怎能控制的了令牌?」

    「当」

    的一声,白玉剑掉到地上,擦出数点火星,它的主人也随之蜷曲在地,陷入

    昏迷。

    「小子,休要再运功,你修为还差得远,小心遭到反噬。我暂且将你封印在

    此,自有目的,老实待着看戏便是。」

    不一会儿,艳剑悠悠转醒,面上惊恐之色尚未褪去,额头微见冷汗。

    她挣扎着想要起身,却使不出半分力气。

    「你把离儿怎么了?」

    见小和尚依旧站在那里,纹丝不动,她虚弱地问道。

    「让你这贱奴与我怀胎生子,便是天大的造化,你却不知好歹,妄图使我父

    子反目,当真可恶之极!哼哼,那小子没事,我只是让他好好看看你白家人到底

    有多淫贱。」

    「邪佛,有种你就杀了我,离儿不会放过你的!」

    「住口!离儿岂是你叫的?从今往后,他是你的‘小主人’!」

    说着,「啪啪啪啪」

    四声,邪佛人影一闪,重重抽了艳剑四个耳光,而后又坐回到那个矮小的椅

    子上。

    「你的功力并没有丢?这些年来,你一直在隐藏实力?」

    看到邪佛鬼魅般快速的身法,艳剑顾不得脸上多出的几个掌印跟嘴角溢出的

    鲜血,颤声问道。

    「不错,老夫隐忍多年,就等有朝一日,在此界突破天人之境,而免遭上界

    之人追杀,恰逢近日神功大成,你又自己送上门来,当真可喜可贺,哈哈,哈哈

    哈哈...」

    刺耳的笑声回荡在四周,密室也显得愈加灰暗。

    艳剑绝望地闭上双眼,对方的实力她一清二楚,再加上那面能控制自己的令

    牌,恐怕自己除了遭受羞辱,连死的权力都没有。

    这一次,她彻底失算了。

    果然,邪佛右手成爪,向前挥出,「哧啦」

    一声,艳剑的衣服四分五裂,被无形的劲力扯落在地。

    而她的身体也不受控制地跪伏于地,彷佛一只待宰的羔羊,颤抖着迎接磨刀

    霍霍的屠夫。

    白皙的身体再次裸呈于前,小和尚虽身不能动,眼神却鬼使神差地望向了母

    亲的胯间。

    「那些蜜汁果然还在呢...」

    此时的艳剑双手交迭置于身前,额头触在手背上,整个上身压的极低,乳肉

    四溢,屁股高高翘着一动不动,形成一道完美的曲线。

    邪佛起身走到她的身侧,捡起地上的白玉剑,端详片刻,便打量起眼前保持

    着标准母狗臣服跪姿的女奴。

    这个被自己养大,被自己开苞,被自己玩弄多年的女人,每时每刻都散发着

    着无穷的魅力。

    他知道白家人的野心,也知道白家人的淫贱,更知道白家人骨子里的奴性。

    所以在帮她获得无尚的地位之后,他就开始撕掉她虚伪的面具,羞辱她,蹂

    躏她,让六位长老轮番调教她...渐渐的,那个在江湖上呼风唤雨的玉剑阁掌

    门,变成了后山密室中摇尾乞怜的女奴。

    后来,随着自己的身体日渐「衰弱」,这个卑微的贱人竟然起了叛逆之心,

    时至今日,更是带着儿子来刺杀自己!「啪!」

    「啊!」

    &nbsp發頁4F4F4F,C0M

    \u5730\u5740\u767c\u5e03\u9801\uff14\uff26\uff14\uff26\uff14\uff26\uff0c\uff23\uff10\uff2d

    从回忆里抽离出来的邪佛,用剑背狠狠抽在艳剑翘起的丰臀上,一道鲜红的

    血印瞬间爬上娇嫩的美肉。

    艳剑痛哼一声,但臀后火辣辣的痛感丝毫难掩内心的羞愤。

    她不止一次被邪佛羞辱,也不止一次在小和尚面前宽衣解带,但像今天这样

    子,当着儿子的面被别人打屁股,还是第一次。

    「啪啪啪、啪啪啪...」

    邪佛手上不停,接连抽打了数十下,红色的血痕纵横交错,遍布臀上,显得

    狰狞可怖。

    无以复加的屈辱感向她勐烈袭来,眼泪浸湿了手背,无奈受制于令牌,身体

    丝毫动弹不得。

    渐渐的,艳剑的大脑变得空白,嘶喊也变成了轻声的呻吟。

    身后,小和尚望着母亲的私密处,目瞪口呆。

    本就饱满的两片蜜肉因为充血微微分开,颜色也由粉嫩转为赤红,在玉人粗

    重的呼吸下一张一合,散发着对异性致命的吸引力。

    更令他不可思议的,是中间的穴口,层层蜜水涌泉般流出,比之前在秘室门

    口多了何止百倍。

    他知道,此刻的母亲正处于极度的兴奋中。

    邪佛同样看着艳剑迷人的阴部,轻蔑地哼了一声,暂时停下了手上的挞伐,

    然后对初次见面的儿子说道:「看到了吧,白家的贱人,你不打她,她便会趾高

    气昂,你打服了她,她就是你的一条狗,比谁都贱!」

    随后转头喝到:「跪直了!」

    听到命令,艳剑挺起上身,笔直地跪在地上,硕大的乳房沾满泥土,奶头挺

    立,述说着主人内心的不平静。

    蓦地,邪佛左手一挥,方才坐在身下矮椅上的布单斜飞而起,落在暗处的一

    副棺材上。

    这时小和尚才发现,这根本不是什么座椅,而是一具跪趴在地上的赤裸女体。

    只见那女子温顺地伏在地上,双肘双膝着地,皮肤洁白光滑,屁股圆翘,腰

    肢细软,胸部滚圆硕大,虽比不上艳剑,但也是相差不远。

    再看她容貌,杏眼含春,鼻梁挺秀,小嘴微噘煞是可爱,五官异常精致,虽

    略显稚嫩却饱含风情,竟与艳剑有七八分相似,不是失踪多日的瑶儿是谁?「小

    婊子过来跟大婊子一起跪好!」

    邪佛头也不回地命令道。

    瑶儿轻应了声是,便默默的爬到母亲身边,并排跪起。

    「打奶!」

    邪佛看着跪在眼前的二女,同样美艳绝伦的俏脸,同样惹火动人的娇躯,不

    同的是艳剑目光满含愤懑无奈,瑶儿确是驯服讨好。

    二女同时握住自己的双乳,托起。

    「自己数着!」

    剑背首先落在艳剑的乳房上。

    「啪!一!啪!二!啪!三!啪!四!啪!五!谢谢主上!」

    随后又落到瑶儿的乳房上。

    「啪!一!啪!二!啪!三!啪!四!啪!五!谢谢主上!」......

    各打五十下之后,母女已是痛的大汗淋漓,娇喘不已,细腻的乳肉上满是伤痕。

    惩罚结束,二人同时磕头谢恩。

    随后,兴起的邪佛掏出早已挺起的肉棒,捅进了瑶儿的樱口中。

    那肉棒又粗又长,瑶儿的小嘴张大到极限,才堪堪容纳进去。

    她用尽全力嘬住鹅蛋大小的龟头,香舌快速翻卷,以求让主人尽早产生快感。

    但随着肉棒的深入,舌头被压在下颚,丝毫动弹不得,她只好前后摆动头部

    ,让嘴唇完成取悦的任务。

    邪佛双手抓着瑶儿的秀发,大力地抽送了三百余下,直到瑶儿被顶的两眼翻

    白,「嗯嗯啊啊」

    叫个不停,,这才勐地推开她,往右移步,来到艳剑面前。

    他先是把肉茎上的口水涂抹到玉剑阁掌门的

    粉脸上,然后握住根部狠狠地抽

    打起来,不一会,艳剑的双颊就被打得通红。

    见对方自始至终面无表情,邪佛阴恻恻地说道:「臭婊子,好教你知道,方

    才打你屁股的时候老夫就已经把令牌收了起来,你的身体一直都没有被它控制。

    但你现在仍跪在地上,这是内心的奴性在作祟。你就是条贱母狗,渴望被征服,

    渴望强者的支配。你之所以背叛,是因为我年老体衰,实力大跌,但现在你知道

    了,我还是我,是你至高无上的主人,你能做的,就是弥补过往所犯过错,继续

    臣服在我的胯下,供我驱策!」

    听完,艳剑的脸色变得煞白,她恨极了自己的身体,却无力辩白。

    忽然,她勐地向自己的天灵盖打去,似乎要用死亡来最后证明自己内心的清

    白。

    可天不随人愿,此时的艳剑哪是邪佛的对手,对方很轻易地化去了她掌上的

    劲力,接着用肉棒挑起她的下巴,就这么静静地盯着她。

    对上邪佛的目光,久违的威严瞬间笼罩了过来,她彷佛灵魂被抽空,失去了

    一切反抗的勇气。

    「张嘴!」

    邪佛勐地低喝一声,她立刻重新跪好,尽力地张开了红润动人的小嘴,迎接

    主人的肉棒。

    「小婊子,你可比你这贱货母亲懂事多了。」

    邪佛一边操弄着艳剑的嘴一边对遥儿说道。

    「多谢主上夸奖,瑶儿是最淫贱的婊子,是天生的母狗,瑶儿愿意与母亲一

    道,终生服侍主上和小主人!」

    「嗯,过来舔屁眼!」

    「是,主上!」

    说着,瑶儿乖巧地四肢着地,爬向邪佛身后,伸出舌头,舔向腥臭的后庭。

    「嗯,嗯,滋熘,唔,唔,滋熘,滋熘...」

    昏暗的密室内,淫靡的声音此起彼伏,邪佛光着下身站在中央,享受着前后

    两名绝色美女的口舌侍奉,二人皆是一丝不挂,绝妙的胴体暴露在空气中,任人

    观赏。

    艳剑跪在邪佛身前,先是温柔地舔遍整个棒身,将沟壑中积累的污物卷入口

    中,咽下,然后再一口一口从根部吮到龟头,吸净自己的口水,最后将龟头一口

    吞下,唇舌并用,套弄起来。

    她很久没有这样畅快淋漓的感觉了,哪怕肉棒戳进喉咙,呕吐感跟窒息感接

    踵而来,也无法阻挡潮水般的快感。

    在邪佛彷似愈发高大的身影中,她的眼神越来越柔,越来越媚...她感觉

    自己越来越卑微、淼小,就像一粒尘埃,依附在主人的脚下。

    直至最后,那眼神变得驯服无比。

    跪在邪佛身后的瑶儿将整张脸都埋在主人臀肉中,舌尖上下游走了几遍,直

    至整个臀缝都布满了滑腻的口水,这才回到肛门,细心舔舐起来。

    她的巧舌相当灵活,时而围绕着肛门打圈,时而蜷起来钻进去一点。

    伴随着少女娇媚的喘息声,室内的淫靡气息更加浓郁。

    邪佛享受着母女二人尽心地侍奉,四个丰满的奶子不时扫过大腿,软软的,

    糯糯的,舒服无比。

    他低头往下看去,不经意间发现了艳剑奶头上缠着的两根红绳,于是坏笑一

    声,对瑶儿命令道:「去,把白大奶的奶水吸出来,灌到她屁眼里!」

    瑶儿闷嗯一声,仔细舔干净邪佛臀缝里的口水,然后轻轻爬到母亲身侧,解

    开一根红绳,双手抱住一只颤巍巍的乳房吸了起来。

    母亲的奶水甘甜可口,但她不敢咽到腹中,主人的命令不可违抗。

    待到奶水蓄满整嘴,她来到母亲身后,微微皱眉,两个腮帮鼓鼓的,思索着

    如何行事。

    那可爱的娇俏模样,就连邪佛都看得心中一软。

    犹豫片刻后瑶儿决定用嘴将奶水渡进母亲体内。

    她慢慢伏下身子,将嘴唇凑近母亲的肛门。

    怎奈此时的艳剑正在给主人口交,屁股一扭一扭地,上下左右不停晃动,试

    了几次,都无法对准。

    担心主人不满,瑶儿索性双手抱住母亲丰满的大屁股,让她不能乱动,然后

    迅速裹住粉嫩的屁眼,将奶水送了进去。

    真不是轻快活儿!周而复始几次之后,满身香汗的瑶儿终于将母亲两个乳房

    中所有的奶水全部灌入到她的屁眼中。

    邪佛满意的点点头,抽出肉棒,拍了拍艳剑的小脸,吩咐道:「并排趴好!」

    心领神会的二人迅速并排跪趴在地上,屁股高高翘起,等待主人的临幸。

    邪佛蹲下身来,单手扶着艳剑的屁股,勐地将坚硬如铁的肉棒贯入她的肉穴

    ,快速抽插起来。

    操弄之余,他看到一旁的瑶儿阴唇上淌满淫液,于是用力拍打了几下她的屁

    股,然后将白玉剑的剑柄在蜜肉里裹了一圈,充分润滑后,插入了少女柔嫩的屁

    眼中。

    瑶儿痛的大叫,邪佛却不理睬,自顾自地将整个剑柄全部插入,然后缓缓抽

    送。

    「啪!啪!啪!啊!啊!贱奴不行了,要被操死了,主上饶命...」

    「臭婊子,以后还敢不敢背叛我?啪!啪!啪!」

    「不敢了,贱奴再也不敢了,贱奴以后忠心侍奉主上左右,做主上最听话的

    母狗!啊...不行了...」

    未久,邪佛放开已经被草的神智不清的艳剑,来到瑶儿身后。

    他拔出肆虐了半晌的白玉剑,侧身将其插入了艳剑的屁眼,然后回身抱着瑶

    儿的翘臀,将肉棒狠狠插入了少女柔软的肛门。

    「小婊子的屁眼操着真舒服。」

    「谢谢主上夸奖,瑶儿是主上的精液壶,身上所有的洞洞都是为主上而生的

    ,贱母狗瑶儿恳请主上为瑶儿的骚逼开苞!」

    「哈哈,你倒是乖巧,不过你前面的骚穴还是留给小主子把,你看他双眼要

    喷出火来了。」

    「是,一切凭主上做主!」

    「啪!啪!啪!啪!」

    「啊!啊!嗯!嗯!嗯!啊!...」

    一番疾风骤雨的进攻之后,邪佛将所有精液都射进了瑶儿的直肠里。

    被无视很久的小和尚确实郁闷至极,眼看着母亲屁眼里灌满了自己的奶水,

    妹妹屁眼里则灌满了父亲的精液。

    此刻二人正伏在地上,一个舔舐着刚从自己屁眼里拔出的剑柄,另一个吸吮

    着同样刚从自己屁眼里拔出的肉棒。

    而邪佛,正一手一个抚摸着母女二人的奶子,微笑着看着自己。

    「离儿,为父还要给你一个惊喜。小六子!」

    六长老远远的答应一声,不一会他矮胖的身躯就出现在密室门口,只见他手

    里攥着两根铁链,铁链的另一头,牵着两名浑身赤裸,四肢着地爬行的女子,待

    看清了她们容貌,小和尚震惊地睁大了双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