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藏经阁 > 巾帼末路(全) > 分卷阅读8
    不正眼看郭丽雅。正对着贺少堂下首放着一张椅子,中间横着铁链,椅子下

    地面

    上放着一副二十斤重的重型脚镣。郭丽雅大方的坐在椅子上,一边的

    兵勇用铁链将她拦腰锁住,郭丽雅的气度似乎让人吃惊,当兵勇用铁链锁她

    的时候,竟然帮助兵勇勒尽铁链将自己锁牢。贺少堂吃惊、兵勇也吃惊。只

    见她

    带着手铐的纤手自然的放在腿上静静的看着贺少堂。安静了片刻,才见贺少

    堂说

    道:郭小姐,一路上可曾委屈?郭丽雅微笑道:蒙贺大人照顾,还好。贺少

    堂继

    续以一种漫不经心的口气说:郭小姐到这里一不带脚镣,二不烫号,三不坐

    囚笼

    你可知为何?郭丽雅用脚踢了踢地上脚镣娇声笑道:这不,脚镣已经准备好

    了,

    该不是贺大人要亲自为犯女带镣吧,既是如此,请贺大人不要客气,在犯女

    脚心

    上烫号也请大人动手!贺少堂大笑道:郭小姐未免看轻了贺某。此等小事自

    有狱

    卒们动手。不过我看郭小姐精明过人,不忍罢了。郭丽雅说道:大人,何以

    见得

    犯女精明?贺少堂略加沉思说:郭小姐如今虽为囚犯,带铐拖镣自然免不了,

    即

    便将来押赴京畿,陛下加罪问斩,也不失女儿家的清白,可是汪晗则不同,

    日后

    被我所擒,皇上有旨若是自首押赴京畿,重者斩轻者监,若是战场抵抗被俘

    者,

    任由捕获者享用处置,我这军旅之中皆是些匹夫无甚教养,可怜汪晗及众多

    女叛

    多是花容月貌,玷污了清白。不如,请郭小姐修书一封诱汪晗来降,我也判

    她个

    自首,将你等一起解往京畿,我再奏明圣上,赦尔等死罪如何。郭丽雅坦然

    一笑

    答道:贺大人若擒汪晗恐未必容易,我也不消写什么书信,背义之事万不可

    为,

    对于犯女也不必姑息就此上镣收监吧。郭丽雅说完扭过头去再也不做声。贺

    少堂

    诡秘一笑说道:郭小姐不急,我容你思索。来人啊,给郭小姐锁上脚镣,暂

    不要

    免去些袜也不要烫号,好生监押。这时狱卒赶上来为郭丽雅打开身上的铁链,

    又

    隔者着棉袜套上二十斤的脚镣,由两个兵勇监押着向牢房走去。郭丽雅的牢

    房也

    是特意的单间,在巡捕寨刑房的对面,与其它牢房连在一处,其她女兵十几

    个人

    关在一间牢房里,牢房里没有刑架和囚手笼囚脚笼,不过旁边的刑房刑具齐

    全照

    样可以把女兵提出来用刑拷打,虽然没有囚手笼、囚脚笼,却在每间牢房里

    按人

    数配备了手枷脚枷,必要时这些刑具照样可以桎梏女兵的手脚。郭丽雅的牢

    房自

    然不同配备了单独的刑架、囚手笼、囚脚笼。郭丽雅走到牢房门口,狱卒忙

    着上

    前开锁,郭丽雅站在后面由两个兵勇押着,忽然郭丽雅看见林小燕被木匠李

    和两

    个兵勇押解着从刑房走出。看来林小燕刚被烫了号走路略有些艰难,也难怪

    只件

    林小燕刑枷虽然被去掉,赤裸着双脚带着一副特殊的脚镣,原来林小燕岁数

    小,

    脚踝细,押解来时带的那副镣环总也扣不紧她的脚踝,因此刘辉特意命周铁

    匠打

    造了这副小镣环长铁链的脚镣锁在姑娘的脚腕上,为什么把中间的铁链加长,

    刘

    辉自有他的小九九,总之林小燕是由他处置,不能因为林小燕带着脚镣,给

    他刘

    辉带来不便。郭丽雅见林小燕没有和其她女兵关在一起,而是向后院押去,

    她似

    乎感到一阵的不祥,因此失声叫道:小燕……没来的及听到林小燕的回答牢

    门打

    开了,狱卒凶神恶刹推了郭丽雅一下喝道:进去!狱卒带上栅栏门锁上铁锁,

    郭

    丽雅扑在牢门上看着林小燕也扭过头来望着自己泪如雨下。

    林小燕也失声喊道:姐姐,小燕要受难了……林小燕身后押解的兵勇挥鞭上

    前就要打,被木匠李挡住,急忙对林小燕说:姑娘快走,别吃眼前亏。囚禁

    林小

    燕的牢房是刘辉特意安排的,在刘辉寝营的旁边有两间房,一个厅房、一间

    套房,

    刘辉命人将套房改成牢房,门子阔宽了加了木栅栏,窗子也加了铁条,在房

    内树

    了个刑架,配备了手枷、脚枷各一副。厅房用于木匠李看押林小燕。刘辉自

    收了

    木匠李十分器重,因此命他看守林小燕。另外刘辉在自己的寝帐也隔开了一

    间房,

    用于单独拷打林小燕的刑房,这阵子正在忙活准备刑具。木匠李和两个兵勇

    将林

    小燕收了监。两个兵勇早就按耐不住,去帮刘辉收拾刑房,他们要看看刘辉

    今夜

    怎样享受折磨这位美丽的少年女将。因此牢里牢外只剩下林小燕和木匠李。

    林小

    燕带着手铐脚镣蜷坐牢房里,感激的看着木匠李,她着实的感激木匠李,在

    押解

    的路上,木匠李给她作了一个看似重其实轻巧的刑枷,一来到敌营刘辉提出

    要给

    她换脚镣和手铐,周铁匠和许多士兵说:林小燕是战场上俘获的可以由他们

    享用

    侮辱,非要剥去她的衣服,让她赤身裸体带镣候审,又是木匠李说;此地天

    气冷,

    这女囚犯迟早归大人受用,若冻死反而不美,刘辉着才同意暂时将林小燕监

    禁,

    过后再行处置。林小燕看着木匠李惨声说道:大哥,就您一个人监押我。木

    匠李

    愁声说道:原本不是,还有两个兵勇,刘辉说要在他营里设一座刑房,今夜

    要审

    你,那两个去准备刑具去了。「林小燕惊恐说道:大哥,不知晚上他们怎样

    折磨

    我?木匠李口打咳声欲言又止……(待续)

    巾帼末路9

    木匠李口打哎声欲言又止,林小燕似乎有些绝望,她知道,自己已经是阶下

    囚,受到凌辱和刑罚,几乎是无法避免的。木匠李谈不上是怜香惜玉,但是

    他对

    女人的认识是不同的。他半世未婚,女人在他看来是要居住在温馨舒适的暖

    阁里,

    接受鲜花的供奉,享受珠宝的华丽,可是今天他看到许许多多的妙龄少女,

    被迫

    带着镣铐铁链,囚禁在阴森恐怖的监狱中。这样的现实令他难以接受,而且

    即将

    有酷刑降临在这个面前楚楚可怜的女囚身上。林小燕的眼泪让她束手无策。」

    别

    哭了,姑娘,我不知说些什么好,可是我听刘大人……哦刘辉说,是想让你

    供出

    一个叫汪晗女将领的下落,你看……能不能……哎都是些女孩子,反什么朝

    廷,

    不如你劝汪晗投降算了,你们都少受些罪。「」不行!我不能做叛徒,我们

    还期

    待着胜利呢「。林小燕斩钉截铁的说。木匠李不在做声只在那里摇头叹气。

    过了

    许久,林小燕在牢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