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藏经阁 > 舰C同人 镇守府异色短篇集 > 镇守府异色短篇集(04)
    2019年10月10日

    四章希望-hope-

    大和讨厌做梦。

    因为自己的梦总是莫名其妙。

    比如自己的本体装上什么波动炮然后飞向什么伊斯坎达尔星云之类。

    当然,还有些真实的故事。

    拖着半箱油带着雪风矢矧她们去冲绳自杀冲锋。

    那时候她还不理解什么叫生命。

    众多海军一去不复返的悲怆她都看在眼里,然而那时候她什么都不懂。

    后来在镇守府图书馆里看到真正的历史,大和就彻底迷惘了。

    军部是好大喜功胡乱指挥的疯子。

    从天皇到平民,每个人都被沾染了这份狂热。

    反智的狂热最终将国家推上了穷途末路。

    自己不该被造出来,造出来也没法用。甚至整场战争都是一场闹剧。

    然而另一个梦中,在那之后二十年不到,她就从海底回到了陆地上。

    体内被宇宙人塞进数万吨烈性炸药,对着自己的故乡胡乱开火。

    她从没想过自己会变成怪物。

    被困在心智的牢笼中,哭喊着让它停下,但是毫无作用。

    而在那个梦的最后,阻止发狂的大和的是一个赤红巨人。

    大和记不清他的长相,只记得跟那家伙近距离接触时的感觉。

    令人感到安心的温暖。

    所以大和没有睡着。

    她决定去外面吹吹海风。

    海腥味总是能让她心情舒畅,就像自己难得的出海航行一样。

    今晚月色不错。

    据某位作者说,这句话可以用来告白。

    然而对于大和来说,这好像没什么意义。

    虽然下弦月非常赏心悦目。

    大和突然很佩服武藏的洒脱。

    武藏是个纯粹的战士,多愁善感的时候想必比自己要少。

    雷达突然有了反应。

    警觉地环顾四周,却只看到了不远处的一个老牛仔。

    看外表已经年过古稀,但那身板却完全不像一般的老人。

    镇守府严禁外人进入,外面还有值日的舰娘巡逻,这个牛仔能够不被任何人

    发现的混进来,想必不是等闲之辈。

    舰装不在身边,无法迎敌。

    而且对于无敌意的人开火也不是自己的风格。

    「来者何人?」

    牛仔只是笑了笑,伸出右手摊开,似乎是想表示友好。

    「不必这么紧张……我不是来打架的,老朋友。」

    「我似乎并不认识你。」

    「倒也难怪。」牛仔苦笑道,「我现在的形态只是个人,而你……这个样子

    也不知道是否记得我们见面的样子,阿伊安洛克斯。」

    阿伊安洛克斯。

    如果说大和不记得那个梦,那是不可能的。

    那个名字代表的就是自己被宇宙人重度魔改而成的怪物。

    「你到底是谁?!」

    「放心,我不是你的敌人。」

    男人在胸口内袋掏了掏。

    手上是一副线条相当锐利的红框眼镜。

    大和突然有了些印象。

    但那个巨人明显不太可能……

    转念一想,自己都变成了少女的身躯,这个男人也不是说不通。

    也许那并不是梦。

    从凤翔那儿要了点清酒,大和和牛仔就这么坐在礁石上赏月。

    「地球总是这么让人着迷。」牛仔道,「这个世界人类的技术真是奇妙。」

    大和脸稍稍一红,她知道牛仔说的是自己。

    「也许吧。但是人类总是创造一些像我一样没什么用处的东西。」

    「也许不是。」

    「不,的确是。」大和轻轻拨开眼前的头发,「只能停在军港里,连出海的

    机会都没有,何况外面已经成了航母的天下。绝大多数人甚至不知道我的存在…

    …只是浪费资源罢了。何况在那个梦里……」

    牛仔还是微笑着。

    「并不能这么说。你已经体现了自己的价值,做着跟我当初差不多的事情。」

    「但我还是不明白!」纤细的手指近乎要将酒杯捏碎,「我在为什么战斗!

    保护人类吗!可人类却是那种样子!他们建造了我们,打了一场莫名其妙的战争,

    因为那场战争,还引出了深海栖舰把地球变成这样!这种……他们真的……」

    「愚蠢。你想说这个。」

    大和没说话,只是跟牛仔四目相对。

    「愚蠢?当然。」牛仔道,「这是人类的错误,但是任何一个种族都是在不

    断的犯错误中完善自身的。数万年间,我们一族犯下的错误不知比地球人多了多

    少倍,但总不能一叶障目。」

    「但是他们……就算现在这样,我们还是……前些日子,滨风就被陆军……

    我……我不明白……那孩子不应该被这么对待。」

    「我们都有很多东西要学,人类也是在反省和忏悔自己。」牛仔道,「想要

    了解人类,就要接纳他们的一切。强大,弱小,美丽,丑陋……正反两面的东西

    不理解的话,是无法爱上这颗星球的。」

    大和低着头,一言不发。

    「总而言之,拥有人心的你们,不是异类。……等等……有客人来了。」

    牛仔将杯中酒一饮而尽,随手摘下了帽子。

    「你是说……深海栖舰?!」

    大和下意识的就要站起来。

    深海栖舰来找镇守府的麻烦,这并不少见。

    虽然雷达没探测到,但以这个人的能力发现它们不是难事。

    只要将大家叫醒进入战斗配置……

    「让那些孩子睡个好觉吧。」似乎是看穿了大和的意图,牛仔抬起手拦住了

    她。

    那副眼镜又出现在了他右手上。

    「来犯兵力不少,仓促迎敌的话你们的损失也很严重,今天就算我帮老朋友

    一个忙。」

    「等……」

    牛仔跳下礁石。

    「虽然可能太早了……但是,对于人类,做他们的天使,灯塔,希望,做他

    们让你成为的任何东西……或者什么都不做。你们从不欠他们什么。」

    「这样么……」

    牛仔已经不再回答大和了。

    他轻轻叹了口气。

    那副眼镜最后还是没有戴上。

    「有个家伙来了……看来不需要我出手了。」

    阴暗的房间中放着各种让人搞不清是什么的设备。

    看起来是间指挥室或者研究室。

    通常来说,这种跟夜店差不多暗的环境,不会有正常人在这儿办公。

    也就是说,在这儿办公的都不是正常人。

    桌面险些被拍出掌印。

    深海镇守府中坐着一个一身黑衣的男人。

    他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

    原本是探测到镇守府有特殊能量反应才去派兵一探虚实,结果战斗成了一边

    倒的屠杀。

    战舰栖姬带队,两只战舰re级,两只航母wo改,以及数只巡洋

    舰和驱逐

    舰在五分钟内就彻底失联。

    男人只看到一颗血色流星从天而降,接着屏幕上剩下的只有雪花点。

    耳机中唯一所闻,是血肉和钢铁被撕裂扭曲的刺耳声音。

    「返航!你们不是对手,不得恋战!」

    无人应答。

    「战舰栖姬!战舰栖姬!回我的话!」

    「——请您等等。」

    一只白得不像话的手无声的按到了男人手上。

    &nbsp發頁4F4F4F,C0M

    \u5730\u5740\u767c\u5e03\u9801\uff14\uff26\uff14\uff26\uff14\uff26\uff0c\uff23\uff10\uff2d

    感受到微凉的温度,男人长出一口气,回过了头。

    是个白发及腰的金瞳黑衣女子。

    「请冷静下来吧。」

    「冷静?这种没见过的情况我该怎么……」

    在男人要站起来的时候,屏幕上重新出现了影像。

    原本的深海舰队已经成了四处零落的碎块。

    站着的只有一个人。

    ——一个浑身浴血穿着黑风衣的女人。

    银发披肩,赤眼如血。

    虽然顶着这幅外表,但男人相信她绝不是深海栖舰的同类。

    原因只在那眼神。

    五分钟前屠杀了一整支舰队,但那眼神只是像不小心踩了只蚂蚁。

    这下男人站起来了,连着后退了几步,就像是要尽可能远离那个人。

    「我搞不懂,简直是怪物……不,怪物的立场是我们……但如果我们是怪物

    的话……那家伙……我……告诉我这不可能,空母水鬼……不,翔鹤。」

    「不留下么?」

    大和向前走了两步。

    「只是路过看看老朋友,我的目标不在这里。而且这是人类可以自己解决的

    问题。」

    「刚才……是谁拦下了深海栖舰?」

    「一个很熟悉的人。……也许你们以后会见到他。再见了。」

    牛仔戴上了眼镜,刺眼的红光笼罩了四周。

    「请等等!至少……最后告诉我你的名字吧。」

    「叫我诸星团就可以。」

    话音未落,四周不再有什么老人的踪迹。

    大和笑了。

    「谢谢你。再见了。」

    「sogivemeareason!wearegoingtotake

    her!don『tyouunderstand?」

    今天阳光明媚。

    然而地面上气氛简直是冰点。

    地点是陆军基地某座建筑门口,某个金发巨乳的洋妞正和门口的哨兵对峙着。

    「没有长官的命令,你们不得进入。」

    「whatthe……」

    「easy,iowa。」一旁的天海抬起左手,「行个方便,我也是奉命

    行事。」

    「我们没有收到命令。」

    「好吧好吧。麻烦你们,跟你们长官确认一下。」天海转向衣阿华,「还有

    点时间……起码在武藏俾斯麦她们到之前把这俩搞定就行了,不然那俩一生气我

    还真怕出人命。」

    话正说着,建筑内部便骚动起来。

    两个男人抬着另一个男人冲了出来。

    那架势怎么看都不像负重。

    再仔细一看,天海似乎明白了对方为什么会这么慌乱。

    被抬着的男人并没穿裤子,裆部血肉模糊,阴毛都被鲜血糊成了一团。

    至于原来在那儿的那根东西,已经看不出是什么了。

    天海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我就说嘛,男人裤裆里那根东西就是把抢,走火了可不好。一不小心就能

    被剁下来喂狗。」

    哨兵脸色有点不好,急急忙忙的跑去打电话。

    大和,武藏,俾斯麦,衣阿华。

    让最强的战舰全员出动,通常代表出大事了。

    四位舰娘加一个天海,被一位陆军少将带领着走在昏暗的走廊里。

    「本人着实佩服海军的技术,能够一击重创深海舰队,想必我们夺回制海权

    指日可待。」

    听闻少将此言,天海撇了撇嘴。

    「别扣高帽子套老子的话,前几天那是个什么东西我自己都不知道。」

    「为了国民,或者说为了人类,您还是不要隐瞒的好。」

    「说了不知道就是不知道,前两天老子家的滨风出那么大事你们找出真凶了

    么?没有?那么闭嘴。」

    少将不再说话了。

    他看出了天海根本就没打算跟他讲理。

    现代监狱还是比较干净的。

    当然,审讯室或者叫拷问室除外。

    一打开门,天海就往后退了一步。

    密室中的空气实在算不得新鲜。

    「能通通风么?我最讨厌蠢货和男人了,尤其是这种恶心的体味。」

    「如果你不打算进去的话,我可以代劳,搭档。」武藏道。

    「妈的,忍忍吧。」天海深吸一口气,迈步进了房间。

    虽说现在不是时候,天海还是硬了。

    墙上伸出两副镣铐,战舰栖姬被双手高举铐在墙上。

    原本的轻纱连衣裙已经不知所踪,全身上下只剩下了腿环和高跟鞋。

    曼妙的躯体就这么暴露在一群人面前,然而她脸上没有任何羞耻之色。

    人类的道德规范对她不起作用,这是显而易见的。

    上下两张嘴的鲜血更显得她皮肤晶莹雪白。

    「不是她的血吧……算了,肯定不是。」天海摇摇头。

    「各种拷问手段都用了,对她毫无作用。」少将道。

    「废话,人类的武器要是对她有用,战争早就结束了。所以,你们这群马鹿

    还觉得人家弱穿刺伤害是吧?可惜了,他们的下半生和下半身啊。」

    少将没回话。

    「好吧,院长同志。」天海摘下帽子,象征性的行了个礼,「当年玩命的时

    候我可没想到你会这么诱惑。」

    战舰栖姬一言不发。她对天海仍然是一副看垃圾的眼神。

    「我这是生理本能,没什么可避讳的。你们四个,解她下来,走人。等会儿

    ……甭管风衣被单毛毯,有什么能用的给她遮盖一下。」

    结果后面那条命令是多余的。

    「我说,你能不能穿上点什

    么,我尴尬症都要犯了。」天海愤愤的磨着牙。

    这种囚车是特制的,四周加了不少装甲板,似乎本意是抓捕叛乱的舰娘,这

    次正好起了押送的作用。

    ——当然,如果不是战舰栖姬的舰装前几天毁于那颗流星之手,装甲板大概

    也只是一层纸和两层纸的区别。

    战舰栖姬保持着一个优雅的姿势,双腿并拢坐着。

    如果不是一丝不挂,没人能想到这是个败军之将。

    虽说对方的身体确实很有吸引力,但天海还是不爽于那种无视他的态度。

    再说要是在这儿毛手毛脚,那当真是要被对方看扁了。

    「你这是要学习英雄王还是怎么招,身上没有不能让人看的地方是么。」

    沉默。

    「你们四个,甭管谁,跟我聊会儿吧。这女人怎么这么能冷场。」

    大和若有所思。

    武藏低头找烟。

    俾斯麦和衣阿华正在补觉。

    「给点面子吧。」天海从武藏手里抢了根烟点上,「都不说话是吧?回头有

    本事也别出声。还就把话给你们放这儿,我绝对能让她张嘴说话,而且是用正常

    手段。什么霸王硬上弓来王八之气侧漏就能收服一个人之类的事儿反正我不信,

    作者也没这么傻逼。」

    「……作者是什么意思?」大和似乎刚回过神。

    「万一我们只是小说或者游戏里的人物呢?对吧?算了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大和你这几天想干点什么?」

    「目前没有命令,就暂时配合演习吧。」

    「估计也是。辛苦你了,一会儿到了请你们吃饭。……算了,也不能叫请,

    反正我去间宫那儿吃饭也不花钱。军队一律不得经商,不过不给钱就不算了对吧。」

    「……」

    大和又把头低下了,留着战舰栖姬和一脸无耻的天海四目相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