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其他小说 > 酒吧秘事 > 【酒吧秘事】(1)
    酒吧秘事·1

    2019年10月10日

    夕阳斜下,正是一天中最让人昏昏欲睡,也是最不想工作的时候,所以现在

    大多数公司都已经下班了。

    在这繁忙而又焦虑的都市中,很多人都会在下班后找地方休闲放松一下,比

    如说,酒吧。

    时光酒吧,坐落在城市西部。

    这里不像一般的酒吧那样,充满了喧闹与放纵,这里是以安静优雅为招牌的

    ,真正提供顾客放松舒适的清幽环境来品酒。

    这里没有重金属的音乐,没有热闹的游戏,也没有绯靡的气息,有的只有古

    典放松的音乐,昏暗的灯光,与格调的氛围。

    此时,酒吧里的客人并不算很多,有的聚在一桌低声交谈,有的独自拿着一

    杯酒细酌,整个酒吧看起来很清幽祥和。

    秦翔独自坐在角落里,手中拿着一杯白兰地,正慢慢地饮着。

    他穿着一身黑风衣,与昏暗的环境彷佛融为一体似的,让人几乎注意不到他。

    不过这好像正合他的意,他就这么安静地一个人喝着酒,深邃的眼神遥遥地

    看着酒吧另一边,吧台一角坐着的一道倩影。

    那是一个穿着职业套装,白领丽人打扮的女人,年约27,8岁,长得很漂

    亮,柔顺的披肩长发,丹凤眼,柳叶眉,精巧的瓜子脸型,薄而性感的嘴唇,充

    满了成熟女性的风情与魅力。

    她的身材也很火辣性感,胸前两座傲人的山峰将衣服撑得鼓鼓的,腰肢却细

    如杨柳,臀部性感紧致,形成诱人的s型曲线,彷佛魅惑众生的尤物,让每一个

    看到她的男人都想把她压在身下,好好满足一下征服的欲望。

    然而,她那张妩媚的娇美脸庞上却暗含着一丝愁绪,俏脸微红,星眸迷离,

    显然已经微醺,凭着秦翔的经验,他很容易看出来女人此时心情欠佳,应该是有

    什么烦恼,才来这里喝闷酒的。

    就在秦翔远远看着女人的这段时间,已经有好几个男人上前搭讪了,不过女

    人并没有答应任何人,而且对于搭讪她明显有些不耐烦,可以看出她并不是随便

    的女人,来这应该也只是为了喝酒消愁而已。

    秦翔嘴角露出一丝邪笑,这样的女人才值得他出手,要是这个女人这么容易

    就接受一夜欢好的话,他才没什么兴趣呢。

    沉琳今天很有些郁闷。

    就在刚才,交往了两年的男友突然打电话来说要分手,貌似他有了新欢,不

    想跟她继续下去了。

    虽然沉琳最近已经感觉到男友的心不在她这里了,但真的收到这个消息,她

    还是觉得很受打击,于是想来酒吧喝酒。

    选择这个酒吧一个是近,另一个就是这里氛围好,她只想安静地借酒消愁。

    不过没想到这种搭讪的轻浮男人在哪都有,刚才她已经拒绝了好几个了。

    虽然沉琳外表看起来妩媚风情,但她她的内心其实比绝大多数女人都要保守

    的多,甚至她现在还坚持把第一次要留到新婚之夜再交给对方,这也是她男友跟

    她分手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每天看着这么漂亮成熟的美女却不能吃,没多少男

    人能熬得住。

    又赶走一个轻浮的男人后,沉琳拿起面前的酒杯,缓缓酌了一口,里面是香

    槟,并不辛辣,她很喜欢那种澹澹的香甜。

    她打算再喝两杯就走,万一喝醉了就不安全了。

    「美女,我有幸能陪你喝一杯吗?」

    突然,一个带着磁性的声音从身边传来。

    又来了……

    沉琳无奈地摇了摇头,有些不耐烦地转过头。

    这时,她才看清身边突然出现的男人,他穿着一身黑风衣,长相俊秀,有种

    柔和亲切的气质,对于那种青春懵懂的小女生来说应该很有魅力,特别是他的眼

    睛,黝黑深邃,彷佛带着奇异的魔力,让人不由自主地想直视他。

    沉琳的目光与他的眼神相接时,竟然有种要被吸进去的感觉,意识彷佛在那

    一刹那都要停顿。

    她下意识地晃了晃头,把这种感觉消除,可能是酒精的影响吧,她想道。

    「对不起,我想一个人喝。」

    沉琳一如既往地干脆拒绝道,这种有点阴柔的男人实际上也不是她的菜。

    「没关系,是我唐突了,不过我能在这里坐会吗,毕竟这里离吧台很近。」

    秦翔丝毫没有被拒绝的沮丧,脸上依旧是那副澹澹的,亲切的微笑。

    同时,他将手中的酒杯放在了吧台上,正好在他和沉琳之间。

    吧台上方柔和的光线映照下来,透过杯中的酒反射出奇异的光泽。

    而这道奇异的光线落到沉琳的眼中,竟让她有种舒服的感觉,让她不由自主

    地盯着秦翔的酒杯,不舍得移开分毫,同时她下意识地说道:「没关系…」

    「谢谢。」

    秦翔微笑道,同时手中端起酒杯,用一种独特的频率轻轻晃动着,杯中酒便

    跟着晃动起来,带起一圈圈奇特的波纹。

    沉琳感觉那道波纹彷佛与她的灵魂产生了共鸣,让她的眼神不由自主地随着

    酒杯的晃动而晃动。

    她感觉到一股奇特的眩晕感笼罩了她的大脑,让她全身变得很舒服,很放松。

    虽然她觉得不对劲,但她的思维此时却彷佛也变得迷煳松弛,让她下意识地

    跟随那种舒服放松的感觉,完全没有抵抗。

    沉琳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但她也不想去思考,她只感觉到这种迷煳的眩晕感

    很舒服,有点像做梦,也有点像即将睡醒的朦胧状态,总之她很享受这种感觉,

    她就这样一步步地,任由自己的思维沉沦,意识混沌……「小姐,你怎么了?」

    突然,一道带着磁性的声音响起,将沉琳从那种舒服的迷茫之感中拉出。

    她双眼迷蒙地看了一眼,刚才那个穿黑风衣的男人还在身边坐着,不过沉琳

    似乎已经不在乎了,只是声音飘然地说了声:「没事。」

    那种舒服的晕眩感缠绕在她的大脑,让她感觉大脑迷迷煳煳的,不想去思考

    ,只想舒服地享受一切。

    ……刚才她好像在喝酒吧,沉琳迷煳地看着面前的酒杯,端起来重新开始慢

    慢地啜。

    这时,她好像感觉到一只手伸伸进了自己的裙子里,放在自己的大腿上,不

    过下一秒钟,她便放弃思考,也不去想这个动作的意义,只是慢慢地喝着杯中酒

    ,双眸迷离地看着前方……秦翔邪异的微笑中,带着一丝满意,这个女人的催眠

    接受度意外的还挺高,而且她本身就已经微醉,大脑处于被酒精的麻痹状态,让

    他的催眠暗示很轻易地就被沉琳所接受。

    吧台昏暗的角落,两人坐在这里并不引人注意。

    秦翔一手端着酒杯,另一只手则放在了吧台下方。

    如果有人这时站在他们身后,就能发现秦翔放在桌子下的另一只手此时正伸

    在沉

    琳的职业短裙中,贴着她白嫩的大腿内侧抚摸着,动作隐秘而下流,绝对算

    得上猥亵了,可沉琳却没有任何反应,只是端着酒杯小啜着,目光迷离,任由身

    边男人猥亵。

    秦翔轻饮着杯中酒,手在沉琳的大腿内侧轻轻抚摸着,触手滑嫩清凉,富有

    弹性,这个女人的腿还真是不错。

    摸着摸着,他的手不安分地向更深处伸去,很快就到达了尽头,碰到了一片

    柔软的布料。

    这感觉,好像还是蕾丝的内裤吧。

    秦翔嘴角划过一丝邪异,手指灵巧地从内裤上方探进了沉琳的私密地带,随

    即便碰到了一丛柔软的毛发。

    这女人毛还挺多的嘛,秦翔的手指熟练地拨开了那茂密的森林,触到了深处

    的桃源秘地。

    那是一片饱满玉润的山丘,柔软娇嫩,带给人精神上的美妙体验。

    秦翔的手指慢慢地,享受地在沉琳的阴户上浮掠,很快在山丘中间,他摸到

    了那条散发着丝丝温热的穴缝。

    沉琳娇躯一颤,毕竟那里是女人最敏感的地方,然而她的神色却丝毫不变,

    彷佛没有感觉到身边男人的色手碰到了自己那从未有人碰触过的私密部位,依旧

    如人偶般端着酒杯轻啜,目光涣散,神态迷离,完全没有反抗,任由那只手在自

    己的羞耻之地肆意抚弄。

    秦翔的手指轻巧地沿着柔软的肉缝摩挲着,享受着指尖传来的那股温热湿滑

    的美妙触感。

    他很喜欢抚摸女人的阴部,他觉得女人这里的构造简直就是为了男人的享用

    而存在,不仅手感舒服美妙,还能挑动心底的快感与欲望。

    此时,恐怕任谁都不会想到。

    角落那相邻而坐的一男一女,表面看着互不干扰,各自喝着自己的酒。

    而在桌子底下,秦翔的手却伸在女人腿间,深入内裤之中,不断摩挲爱抚着

    那条私密而敏感的缝隙。

    而那个看起来端庄保守的女人,却恍若未闻地晃动着杯中酒,目光迷离,时

    饮时朦,任由初次见面,连名字都不知道的男人抚弄最私密的地方。

    「小姐,您的酒还要吗?」

    这时,酒保过来礼貌地问道。

    「啊…嗯…再来一杯…」

    沉琳彷佛如梦初醒般,略显呆滞的美眸终于偏移,檀口微张道。

    「好的,请您稍等。」

    &nbsp發頁4F4F4F,C0M

    \u5730\u5740\u767c\u5e03\u9801\uff14\uff26\uff14\uff26\uff14\uff26\uff0c\uff23\uff10\uff2d

    沉琳接过酒保端来的香槟,优雅地轻抿了一口。

    平时钟爱的甘甜,今天却好像无法到达心底深处。

    一直都很清醒的大脑,此时却彷佛陷入泥潭,运转一丝都会感觉无尽的不适

    ,然而她此时却连思考这种异样的意识都丧失了,只是下意识地接受着外界的一

    切。

    朦胧之中,她感觉到自己下体传来的异样,那是种从未体验过的酥麻与敏感

    ,竟然让她感觉到一丝舒服。

    她没有任何反抗的意识,女人的羞耻与贞守之心也彷佛抛到九霄云外,任由

    那只手肆意侵犯自己。

    而秦翔的手也越来越起劲地把玩着那温软的桃源之地,时而揉捏两片阴唇,

    时而摩擦柔软的穴缝,甚至还将两片花瓣微微撑开,挑逗顶处那粒微硬的小肉豆。

    不多时,他就感觉到一丝熟悉的湿润感,一丝丝黏滑的春水不断从那紧闭的

    细缝中冒出,将他的手指打湿。

    秦翔没想到这个女人身体还挺敏感,这还没多长时间呢。

    他抬眼看了身旁的美女一眼,沉琳依旧端着酒杯缓缓地啜,星眸迷离,双颊

    泛红,显然她的身体也已动情。

    趁着这湿润的瞬间,秦翔轻轻将一根手指插入那紧闭的穴缝中,进入那温暖

    而神圣的腔道。

    没想到这个女人里面还挺紧的,即使只有一根手指也能感觉到四周肉壁的挤

    压感。

    他的手指慢慢在沉琳的花径中前行,很快,他感觉指尖碰到了一层阻碍,顿

    时他眼中呈现出一丝惊讶之色。

    「小姐。」

    秦翔用另一只手拍了拍沉琳。

    「啊…你还在啊…」

    沉琳俏脸微侧,迷茫的美眸看着他,对于下面那只伸进她裙中的色手真的视

    而不见的样子。

    「有个问题困扰了我很久了,能请小姐回答我一下吗?」

    「什么…」

    「小姐,你还是处女吗?」

    秦翔手指轻轻碰了碰那层柔软的薄膜,薄膜很有弹性地微微一缩,却坚定地

    阻挡着他的手指向深处进发,保卫着女人纯洁的花径。

    「嗯…是的…」

    沉琳完全没有在意男人的手指碰到自己的贞洁象征,有些迷煳地点头。

    「像小姐这样美丽的女士现在还保留着处子之身还真是令人惊讶呢。」

    「我想把…最宝贵的东西…在新婚之夜…留给…最爱的人…」

    沉琳声音飘忽,一字一顿地说道。

    没想到这个女人内心这么保守啊,这下可捡到宝了。

    女人越正经保守,玩弄起来的快感就越强。

    秦翔轻轻碰着这片薄薄的处女膜,心里微微一叹,虽然他很想这样继续下去

    ,甚至今晚就尝尝这个绝色美女的味道,将这片膜给破掉,但现在已经到了晚上

    ,酒吧的人渐渐多了起来。

    作为一个谨慎的催眠师,秦翔不会做任何没有把握或者容易被发现的事。

    虽然没有机会享受这道美味,秦翔依旧没有显露出任何不喜或放弃,他将手

    从沉琳的裙子中伸出,帮她理好略显凌乱的衣摆。

    接着将杯中酒一饮而尽,站起来对酒保说了句:「结账。」

    接着便离开了酒吧,彷佛没有任何的留恋与欲望,只留下一个黑色的潇洒背

    影。

    只是,谁都没有发觉,他在迈出门的一刹那,嘴角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微笑

    ,轻声说了一句:「我们还会见面的。」

    沉琳娇躯一颤,脑袋勐地清醒过来。

    「真是的,怎么发呆了这么久。」

    她晃了晃脑袋,下意识地往身边看去,两边

    的座位都是空的,整个角落只有

    她一个人。

    奇怪,怎么会觉得那里有个人来着……她摇了摇头,端起面前的半杯香槟,

    优雅地喝了一口,她喜欢香槟的清甜与醇香。

    她放下酒杯,突然感觉下半身好像有点异样。

    沉琳疑惑地看了看被紧身裙包裹的下半身,然后她就感觉到自己的内裤好像

    有点湿湿的,紧贴着自己的私处,让她感觉下体有点凉凉的。

    虽然身处昏暗的角落,沉琳还是情不自禁地俏脸一红,自己什么时候动情了

    ,还流出这么羞人的液体……因为这个,本来还想喝一杯的她只得打消了这个念

    头,她得回家换一条内裤,然而背后的原因似乎已经不存在于她的脑海中。

    京城某一处的酒店,某一间房中,秦翔正坐在窗边,悠然地品茗酒店提供的

    普洱。

    嗯,不愧是高级酒店,的确是正宗的普洱茶,入口微涩,香意暗含,确实对

    得起它的品牌。

    当他喝完这杯茶,房间的门铃彷佛约好的一般响了起来。

    秦翔嘴角露出一丝微笑,来了。

    他起身来到门口,拉开房间的门。

    门外站着一位身材丰满,容姿端丽的职业装美女,正是阔别几日的沉琳。

    只是此时的沉琳面露疑惑之色,刚才她接到一个客户的电话,约在这个酒店

    的房间详谈。

    对于一般的女性职员来说,客户约到宾馆房间谈话基本是不可能去的,意图

    太明显了。

    然而,沉琳今天却鬼使神差地答应了这个要求,而且对谁也没有提起,只身

    一人来到了这里。

    门一开,她见到了一个穿着黑风衣的年轻男子,而且他的样子,隐隐觉得有

    点熟悉…沉琳摇了摇头,把杂念从脑海中排出,露出一个礼貌性的微笑:「您好

    ,我是xxx公司销售部的沉琳,请问您是秦先生吗?」

    秦翔微笑道:「是的,沉小姐,请进。」

    沉琳跟着秦翔进入了房间内,房门随即关上。

    她看了看四周,在房门紧闭的宾馆房间内,只有她和这个男人,让沉琳本能

    地觉得有些不舒服,现在的她只想快点谈完生意,无论成不成她都会立马走人。

    两人坐到窗台的小桌旁,沉琳从包里取出文件,开口道:「秦先生,对于我

    们公司的产品……」

    「这个先不急。」

    秦翔不着痕迹地打断了沉琳的话,「沉小姐,能先看看这个吗?」

    他从怀中取出一个食指粗细的笔灯,打开开关后,对准了沉琳的眼睛。

    「嗯?」

    沉琳下意识地看向他的手,笔直的光柱正照在她的眉心。

    然后,她就彷佛被光柱所吸引了似的,目光紧紧地盯着,就这么盯着。

    不知过了多久,秦翔「啪」

    的一下灭了光柱,然后就这么收了起来。

    然而,沉琳却彷佛毫无察觉一般,目光都没有一丝移动,依旧直直地盯着那

    个方向,仔细一看的话就能发现她的眼睛深处毫无灵动,宛若寂灭的人偶。

    窗外的街道隐约传来喧嚣声,房间里却静得只听得到呼吸声。

    秦翔缓缓道:「站起来。」

    沉琳神色没有一丝变化,身体却缓缓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把身上的衣服都脱掉吧。」

    这句话后,沉琳的双手真的缓缓抬起,开始解职业装的扣子。

    目光依旧那样呆滞,宛若行尸走肉一般。

    职业装落下后,接着是里面的白衬衣,和短裙。

    外面的衣服脱掉后,露出的是贴身的黑色蕾丝内衣,这个女人虽然内心保守

    ,但在内衣这块也会穿这种性感的类型啊。

    脱下衣服的沉琳,那平时一直掩藏着的性感曲线都淋漓地展现出来,雪嫩光

    滑的肌肤,凹凸有致的身材,无一不让人心驰神往,目眩火热。

    她的前男友们看着这种等级的美女却不能吃,真是很让人同情啊……

    她并没有停下动作,在男人的注视下,慢慢将最后的内衣也解除下来。

    接着沉琳自动走到秦翔面前站定,全身一丝不挂却没有遮掩之意,彷佛等待

    着检阅一般,迷茫无神的双瞳看着前方的虚无处,像极了毫无生气的性爱玩偶。

    秦翔优雅地坐着,悠然地品着茶,眼神肆意地上下打量面前的「玩偶」。

    这个女人不仅脸蛋精致,身材也是该丰满的地方丰满,该瘦的地方却没有一

    丝赘肉,在他玩过的女人中也是一等一的货色。

    胸前两团饱满圆润的肉球足有e罩杯的水平了,没有胸罩的束缚也傲然挺立

    ,毫无一丝下垂,两颗红嫩的乳头在峰尖微微勃起着,带着让人想一口吞下的魅

    惑气息。

    小腹平坦,柳腰纤细,两条修长浑圆的美腿比模特都不差分毫,两腿间一丛

    性感的黑色草丛魅然垂下,遮掩着深处那最为诱惑之地。

    秦翔伸出手,彷佛面前是一件心爱的作品一般,在沉琳那面无表情的脸颊上

    轻抚着,接着他顺着她的肌肤,一路向下,脖子,锁骨,胸部,在峰尖上那粒粉

    红的葡萄上捏了捏,小乳头微微发硬,摩擦着很舒爽。

    接着他的手继续下滑,划过小腹,最终停留在股间那处神秘丛林上。

    秦翔手指轻轻将那些黝黑的密草拨开,让深处的神秘地带露出来。

    两片鲜艳的阴唇饱满而性感,带着女人浓浓的诱惑风情,却保持着处子的紧

    紧闭合,只留下一条嫣红迷人的肉缝,带着宛若少女般的粉嫩之色,肉缝顶处还

    有一粒微微探头的肉豆,更添一份成熟女性的诱人风情。

    秦翔慢慢欣赏着她漂亮性感的肉穴,这种既有成熟女性的性感,又有处女的

    粉嫩干净的肉穴真不多见,毕竟现在的女生基本都很早就被开苞了。

    沉琳安静地站着,意识彷佛坠入无尽之海,一片黑暗,只能任凭身体被男人

    欣赏摆弄,毫无反抗。

    秦翔的手探进她的腿间,覆盖在那饱满的玉丘上,手指轻轻沿着温软的肉缝

    抚摸着。

    「嗯~啊~」

    沉琳俏脸绯红,樱唇微张,漏出一丝丝令人血脉喷张的呻吟声,身体却依旧

    一动不动,双腿微张,任凭他的猥亵抚摸。

    秦翔的技巧何其丰富,他的手指灵动地挑拨着那两片变得充血嫣红的阴唇,

    不时插入两片花瓣之间,在紧窄的花径中肆意穿插,甚至专门捉住顶处那粒红肿

    可爱的阴蒂不断旋转挑逗。

    还未经人事的沉琳哪经得住如此挑逗,面颊醉红,婉转娇啼,下体更是春潮

    涌动,一股股透明的爱液如失禁般不断从缝隙中喷涌而出,顺着大腿流下,在脚

    下汇聚成一滩。

    很快,敏感的佳人迎来了人生第一回的高潮,身体不断颤抖,阴道更是不断

    收紧,大量的蜜汁如喷泉般涌出。

    高潮后的沉琳面色醉红,微微喘息着,肌肤都蒙上了一层

    醉人的粉红色,却

    依旧如人偶般没有动弹分毫。

    秦翔蹲下身,将沉琳的两片阴唇大大撑开,仔细检查着里面。

    粉嫩的肉洞深处,一片透明的白色薄膜挡住了视线,证明了她二十多年守身

    如玉的事实。

    秦翔松开手,站起身,嘴角露出一个迷人的笑容,在沉琳耳边轻声道:「宝

    贝,今晚,向你的贞洁道别吧,好吗?」

    「是…「沉琳呆呆地回答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