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藏经阁 > 新龙门客栈(加料版) > 新龙门客栈(加料版)03-2
    2019年10月10日

    接上文

    收拾好房间里的一切,在她下楼时,发现天色已黑。放眼望去,有几波热浪

    滚滚而来。金镶玉不理。说起来这鬼地方,天气变幻不定。平时连一滴雨也不下

    ,有时却狂雨大作。尤其是在这个黄梅时节,天气反复无常。就算白天是热得让

    人喘不过气,转眼就会下雨,有时狂风暴雨也说不定。

    「老板娘你总算来了,我们在等你救火啊。」一个小兵叫道。

    金镶玉把秀眉一挑,怒道:「我呸,这种天气还吃羊肉,弄得火气上升,活

    该啊你!小心憋精虫上脑,憋坏你们这群坏蛋好啦!」在她看到小兵时,便知道

    千户大人到来了。

    说起这名千户大人,常年在边关镇守无聊乏味,是一件苦差事,但因手里有

    权,所以那些出关的商旅,行人,草寇之类的都得向他行个方便。

    而他之所以与金镶玉认识,是源于当年的一场边疆战乱。那时金镶玉在战乱

    中失去了亲人,孤苦无依。千户发现她时便看上她的姿色,于是两人便在大漠上

    好了起来。

    千户是一个军人,无论是古代还是当代,当兵是件苦逼的差事,但同时,军

    人保家卫国也是值得人们去尊敬他们。有些当兵人当着当着就想找些乐趣玩,譬

    如断袖之癖,又或者强抢民女来解下自身生理需求。千户明显就是这样的人,每

    隔一段时间就会来找金镶玉来泄火。

    而他手下的当兵就惨了,自己吃自己,有迫不得已,不介意玩下别人的屁眼

    又或者把自己的屁眼贡献出来大家一起用。所以当一个小兵回金镶玉道,「那就

    要借你的阴道里的阴风来吹下降火啦。」说得一点也不出奇。他这话一说出,众

    人更是哄笑大气。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吹你老母!」金镶玉自然不甘被人侮辱,用裙子下摆一挥那个小兵,殊不

    知正这会儿却被千户横腰抱起,「老子不吃羊肉,要吃你!」金镶玉被他抱着晕

    头转向,嘻嘻哈哈。

    几个转圈后,千户将她横放在酒桌上,「我想现在吃了你。」他正想扑上去

    ,金镶玉不给他机会,在两张合并的酒桌上翻滚着。「吃你老爸吧。」好不容易

    拿起一碗酒水就往千户头上泼去,这更让千户兴奋不止。而他的那些士兵也一股

    脑儿地在起哄,挑动起金镶玉来。一个个都陷入了难得的饥渴兴奋当中。

    「吃我了,吃我会饱些。」

    「不,吃我吧,我让你体会铁棒玉露一相逢,胜却黄瓜茄子无数。」

    金镶玉满脸堆笑地拿起酒碗一锤子往那个小兵头上砸去,「去你妈的!」话

    一说完,她的右手一扬,顿时一张通缉令画像映入众人眼帘,千户一惊,潜意识

    就往自己腰肌上摸去。

    像金镶玉这般的玩闹已然不是第一次,于是他凑上去双手抱起了他,语气中

    带着一股酸溜溜的吃醋劲儿,「你个小淫娃,看到男人心里就心痒痒,不用理我

    啦。」

    金镶玉娇嗔一句,「新鲜的都被你吃了,」便用手抹了一些千户嘴角的酒水

    ,「我什么时候亏待过你。」又正眼看着那副画像,「长得蛮不错啊。」

    「他是通缉犯周淮安,当过禁军教头。」千户解释道。这更让金镶玉有了一

    番好奇,「哦,油头粉面!真看不出来他居然是禁军教头?」她面向千户问道。

    千户一手捏着她的下颚,继而又摸上金镶玉红透半天的脸,然后一脸不屑盯

    着画像道,「小白脸嘛,中看不中用,得罪了东厂,人头也保不住!」

    「东厂?」金镶玉疑问。

    「是啊!」千户如实告知。

    「东厂有什么了不起!」

    千户作了一个禁声动作,「你别乱说话。」

    金镶玉又收拾起画像认真瞧了几下,发出「咦」一声,「头上一抹红的人,

    原来值五百两啊。」说完她扭身一下,看到了自己伙计,又吩咐道,「黑仔,叫

    厨房刁不遇杀猪时留下猪头啊。」

    一直抱着她的千户此时有了不满,一面不满道,「想猪想牛也不想我!」一

    手摸着她的臀部摸了一把好不快意。

    金镶玉反应飞快,急忙从他身上挣脱出来坐在酒桌上,她一脸的轻笑道,「

    讨厌,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上摸老娘的屁股。小心教坏你手下这些小卒兵。」

    &nbsp發頁4F4F4F,C0M

    \u5730\u5740\u767c\u5e03\u9801\uff14\uff26\uff14\uff26\uff14\uff26\uff0c\uff23\uff10\uff2d

    在金镶玉说话那会儿,千户也正回味着当时的情形,金镶玉的屁股浑圆充满

    着弹性,在他粗壮的手里轻盈一握,顿时像棉花一样,硕大的同时且有柔软。现

    在他的右手中食指合并,另一拇指在反复来回搓弄。咦,怎么感觉手里有些黏糊

    糊。

    他低头正眼一看,发现自己的右手那几个指头竟是血,他受起了放浪形骸的

    外表,义正辞严地质问金镶玉,「为什么你的裙子上会有血?」

    当其时金镶玉也是大吃一惊,眼色闪烁,她狡辩道,「没有啊?」

    「你看!」千户伸出自己的右手在金镶玉眼前。

    金镶玉不自觉地尴尬一笑,「是吗?」正当她想寻找某个借口时,好在千户

    的一个手下掩饰了过去,说不清道不明那个小兵的借口竟会是如此的天衣无缝,

    让人无法反驳。

    「你撞红了呗!」小兵神助攻道。这让金镶玉接下来顺从他的话,满脸堆笑

    地讨打那个小兵,「未见过啊,回家问你娘去。」

    「我娘一早就卖咸鸭蛋去了。」热闹的场面再次得不到控制。

    「问你妹去吧。」金镶玉开口接道,「你过来啊,看我不把你打到也见红。」说完她便抓起桌子上的筷子就冲着那个小兵扔了过去。

    小兵眼疾手快地一躲,「嘿嘿」一笑,如同猴子一样,眨眼之间便消失在她

    身前。却没想到,那筷子正往大门飞去,这时原本半掩着的木门被人推开了,走

    进来四名男子。领头羊的男子不躲避,伸出自己狭长的手指,两指就这么一夹,

    筷子居然稳稳地在他手里。众人夸他「好功夫,」而他只是淡然处之。

    金镶玉以极快的速度打量着眼前的这个男人,只见他英气逼人,头戴草毡帽

    ,眼神冷峻凌厉,一副翩翩佳公子的模样,金镶玉一时也被他迷住了。

    现场气氛颇为寂静,由于他的到来,打破了原有的喧哗,千户更是坐了下来

    ,一副心如死灰的样子让人心疼,金镶玉将手肘搭在他的肩膀上,问他怎么了。

    「上个月都不是这个日子,怎么说来就来。说来就来,下次早点说嘛!」千

    户甩掉她的手,离开了客栈,在他离开那会儿,正与那位相貌翩翩佳公子相遇,

    他又拿起了那张画像对照一下便扬长而去。

    那名男子扔下筷子后来到柜台,嘴里十分客气的问道:「这里可有客房?」

    「有三间!」

    听到店家回复,翩翩公子环顾了一下店内,土坯的客栈,两层楼,不算得好

    ,倒也干净。

    金镶玉从酒桌上起身,双手按在木柱上,透过自己半边脸来观察那位翩翩公

    子。此时黑仔在照呼着他,店小二更是想将他身后那个光头的竹编解下自己帮忙

    ,却遭到他一声拒绝,「不用,我自己来。」

    这一切都躲不过金镶玉的眼睛。她眯着眼睛看了一会,扶手在木柱上柔声微

    笑。

    翩翩公子像是什么也没看见似的,一心跟着小二来到空酒桌坐下,黑仔问他

    们想喝点什么。

    由于翩翩公子一众人的到来,引起了客栈里其他草寇的留意,特别是看到两

    个人背着草篓的行囊里,以为有什么金银珠宝。顿时客栈的气氛箭弩拔张。

    金镶玉眼见为实,笑盈盈地走向一群人中坐下,「地方是我的,货也是我的

    ,你们要是乱了规矩,以后别在我这儿销赃卸货!」这短短几句极为嚣张跋扈的

    话语竟让那些恶人不敢出声,因为她有这个资格。

    随后金镶玉抛下一句,「去你妈的,」便笑容灿烂地走向翩翩公子那里。

    黑仔将一壶酒往他那里端去,金镶玉就此接过,吩咐黑仔道,「你去忙别的

    吧,这里有我招待。」黑仔嗯了一声离开。

    金镶玉在一边给他们斟酒倒水,一边说,「八方风雨,比不上龙门山的雨。」一开口便是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翩翩公子没有回应,反倒是在一边的光头说

    ,「这大晴天的,哪来的风雨?」

    金镶玉一听也明白了,她起身柔声笑道,「看来这几位是远道而来,」又瞧

    下自己身旁的翩翩公子,将手搭在他的肩上,「这位客官,从哪儿来?」

    「我们从南方来。」

    「去哪儿?」

    「去北边!」

    「打算住几天?」

    「我们明天就走了!」

    他们的回答十分的简明扼要,令金镶玉郁闷不已且觉得有些头痛。事实上,

    眼前这个男人从一开始就没有与她对视,更别说对话了。一直都是那几个手下在

    回答,看似在气势上她输得一塌糊涂,实则金镶玉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一切,尽管

    那个翩翩公子对她完全视如不见。

    「哦。」金镶玉抛下这么一句,转过身子,冲着男子嫣然一笑:「行,我这

    就给您安排去。」说完便离身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