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其他小说 > 牡丹花下 > 牡丹花下(209)
    第209章·万念俱灰(五)2020年9月12日“哦~~对~~~用你的舌尖舔,手上的动作也不要停,用力撸使劲儿撸~~~~”正当曼珠开始迷失地时候,秦寿接连说出的淫言浪语,又一下子唤醒了她。《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kanqita.com》

    ‘不!!不是的!!!都是这条恶狼!!这一切都是因为这条恶狼’“好阿妹,你舔得阿哥舒服极了,也是时候让阿哥给你点奖励了~~”秦寿说着忽然将塞在曼珠嘴里的几根手指拔了出来,在曼珠惊愕地眼神中,将自己的大鸡巴从曼珠的手心里抽出,然后灵活的一翻身就离开了曼珠的肚皮,趴到了曼珠两腿之间的地方。

    “你要你要干什么?”曼珠心里一慌,想要从床上坐起来制止秦寿接下来的动作。

    谁知道秦寿动作更快,不等曼珠上半身仰起,就直接用两条粗壮的胳膊扛起了曼珠的两条长腿,这样一来曼珠的两条腿不受控制地朝两边分开,自己最羞耻的私处正好暴露在秦寿的视线中央,与此同时因为下身被秦寿扛起,曼珠想要挣扎都根本无法发力。

    只能好像一只雪白的人偶般任由秦寿施为。

    “好阿妹,你下面的小骚逼长得可真美,说起来这还是阿哥我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阿妹你的骚逼呢,果然不愧是我们明月寨最美的月光,下面水汪汪嫩嘟嘟的,不像某些娘们长得还行,下面却恶心的要命~~~”其实经过秦寿的几次用力玩弄,曼珠的下面早没了平日的美好,黑黝黝的阴毛被汩汩的淫水打湿,再被秦寿的手指粗暴搅弄,早变成了一团杂乱不堪的水草,凌乱的贴附在曼珠雪白嫩滑的小腹上。

    反倒是平时缩在包皮里不轻易展露真身的阴蒂,因为过度的充血刺激,现在已经倔强的探出了包皮,好像一粒绝美无价的粉珍珠,瞧起来煞是美丽诱人。

    而之前紧紧闭合犹如新生婴儿般紧致的阴道,在秦寿手指的粗暴开发下,也是被强行洞穿了门户,即便是秦寿已经抽出了手指,可两片小阴唇仍未能回到之前完全闭合的状态。

    阴唇的缝隙里隐约可以看到一个黑色的小洞,小洞中正不断向外流淌着黏滑的爱液琼浆。

    “啧啧啧,好阿妹,没想到你下面的颜色这么漂亮,比我以前操过的好些雏还要粉嫩,你老实跟阿哥我说那条汉狗真的操过你么?该不会是你自己不小心把处女膜弄破了,所以编出这么个理由来骗阿哥的吧~~~”“不要不要看!!!你快点放开我!!!!”曼珠晃动着身子,想从秦寿的掌控中逃出。

    “好阿妹你怎么扭得这么厉害,该不是下边痒得不行了吧,要不要阿哥我来帮你解解痒啊~~~”看到曼珠挣扎,秦寿丝毫也不生气,反倒一脸得意的将曼珠的大腿搂得更紧了,说时迟那时快,不等曼珠回答他的话,就猛地低下头撅起嘴,对着曼珠的肉逼逼缝就卖力吃了起来。

    “啊!!~~~”曼珠全身一颤头脑一片空白,整个人都被秦寿突如起来的动作给整蒙了,同时两条腿却是下意识地用力收紧,夹住了秦寿的脑袋。《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kanqita.com》

    “嗞溜~~嗞溜~~~~”这是秦寿湿滑的舌头舔过曼珠泥泞的肉缝时,发出的淫靡声响。

    从秦寿灵活的动作上可以看出,曼珠的肉逼绝不是他舔过的第一个女子性器,只见他的舌头好像小蛇一般来回蠕动,时而卷住曼珠红豆一般晶莹的玉珠,时而突破狭窄的逼缝,将舌尖探入曼珠的阴道,用肉舌来回刮动着曼珠娇嫩的淫穴内腔。

    见秦寿这样羞辱自己,曼珠很想张开嘴大声呵斥辱骂上秦寿几句,可秦寿灵活的舌头,带给她的快感实在是太强烈也太刺激了,尤其是有先前手指的粗暴做对比,秦寿的舌头显得是那样的温柔那样的贴心,好像要把曼珠的逼心儿都给舔化了似的。

    “嘶~~哦~~~啊~~~~~~”即将脱口而出的呵斥,终于还是变成了意义难明的呻吟,曼珠只觉得自己的身体越来越热好像要烧着了似的,尤其是自己的小腹深处,女性神秘的子宫地带。

    里面好像孕育着一座随时都可能喷发的火山,随着秦寿舌头的反复撩拨,火山内滚烫的熔岩越来越炙热越来越狂躁。

    “不要~~求求你快快停下我要我要尿了”曼珠努力的收缩着自己的蜜臀,想要让自己的逼缝远离秦寿的舌头,她能感觉到在秦寿舌头的舔弄下,她的下体渐渐开始变得不受控制,好像有什么东西要从里面喷出来。

    “嘶溜~~嘶溜~~~”秦寿好像根本不在乎曼珠的警告,仍趴在曼珠的逼缝上,用力伸着舌头使劲儿舔着曼珠香滑的阴肉,同时百忙之中还给曼珠递了个鼓励的眼神,好像西望曼珠就这样在他的嘴里喷出来似的。

    “啊~~~~”从未经历过这种刺激的曼珠,再也忍耐不住,抽搐着下体猛地全身一紧一松,一大股灼热的淫液就从她的逼芯子里,照着秦寿的大脸使劲儿喷去。

    强烈的淫液喷射之后,伴随着压抑不住地羞耻,曼珠心里竟然同时有几分快感和解脱,对自己将尿喷到秦寿脸上的行为,感受到了一种另类报复的喜悦,毕竟在她看来尿是肮脏的,秦寿羞辱了她这么长时间,她也终于能有一件事儿是羞辱秦寿的了。

    可让曼珠万万没想到的是,她下体喷射淫液的时候,秦寿非但没有让脸离开她的逼缝,反倒用嘴巴使劲儿对准了自己的逼眼一脸兴奋的唑弄了起来,好像那个地方射出的不是肮脏的尿液,而是什么香滑的琼浆玉露似的。

    ‘他果然是个变态,一只变态的肮脏的无耻的恶狼!!’心里这样想着,曼珠却连开口骂上秦寿一句的力气都没有,生平第一次体验到高潮,还是这样强烈持久的高潮,让她有种灵魂出窍腾云驾雾的不真切感,好像此刻身体已经不是她自己的了。

    反倒是秦寿,仍趴在曼珠香滑的大腿根部,对着她的逼缝使劲儿地吸着什么,直到曼珠的逼缝被他吸的有些红肿,那些从逼芯喷出的淫液几乎都被他吸到嘴里时,他才意犹未尽地直起了身。《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kanqita.com》

    “好阿妹,你刚才高潮的样子可真迷人,尤其是下面喷出的那些淫液,又骚又香又浓又甜,喝起来别提多过瘾了。”“高高潮?”曼珠微微一愣,难道自己刚才不是失禁了么?

    秦寿立马捕捉到了曼珠脸上的疑惑,嘿嘿淫笑着说道:“好阿妹,你该不会在这之前还从来没有高潮过吧,我就说那条汉狗从里到外都是废物。”“来让阿哥帮你,尝尝自己高潮时侯的滋味吧~~~”秦寿说着,直接扑上床,用手捏住了曼珠的嘴巴,然后将混合着自己口水的淫液嘴对嘴吐到了曼珠的嘴巴里。

    顿时一股又腥又骚的味道,混杂着丝丝咸甜在曼珠的嘴巴里荡漾开来。

    “呕月~~”“好阿妹,别浪费啊,我告诉你这东西可是大补呢~~”看到曼珠想吐,秦寿死死地捏着曼珠的嘴巴,直到曼珠坚持不住,慢慢将他嘴里吐出来的东西都咽到了喉咙里。

    “怎么样?自己高潮时侯的味道香么~~别着急阿哥嘴巴里还有呢~~~”说着不管不顾地将嘴贴到了曼珠的嘴巴上,强迫着曼珠跟他热吻了起来。

    曼珠此时已经被秦寿千奇百怪的手段折磨的几乎要崩溃了,明知道自己现在没有能力去反抗,索性好象个死尸似的躺在床上,任由秦寿对着她的小嘴吸舔。

    “嘿!!”见曼珠这样消极,秦寿脸上闪过一丝阴毒,忽然再一次扛起了曼珠的长腿,只是这一回他没有再用舌头去舔曼珠的下体。

    而是将自己坚硬粗壮的大鸡巴对准了曼珠下面湿滑的逼缝。

    “你你要干什么?”当秦寿硕大坚硬的龟头顶在自己狭窄湿滑的逼缝上时,曼珠终于感觉到了不对劲儿。

    “我要干什么?”秦寿眉头一条,浪笑道:“当然是干阿妹你了~~~”“放放开我!!!”曼珠一楞,随即便使出全身力气挣扎起来。

    “你这头恶狼,你之前你之前明明答应过我的”“好阿妹,我答应不操你的前提,是你得用手或者用嘴帮我弄出来,可阿妹你好像非常的不配合不情愿,弄了那么长时间也没有把我弄射,反倒是我用嘴帮阿妹你服务,让阿妹你过足了高潮的瘾,这样算下来怎么算怎么都是阿哥我吃了亏~~”“没办法,阿哥我只能自己动手,拿回本该属于我的东西喽~~~”“秦寿你无耻!!!你放开我快点放开我!!!!”“我无耻?好阿妹?你第一天认识我么?不说你之前没能让我射出来,要知道在短松冈可是你自己答应了要做我十天的婆姨,现在阿哥只不过是在让你履行一个婆姨应该为丈夫做的事情。”秦寿死死抓着曼珠的长腿用力的朝两边分开,刚经历过一次强烈高潮,又被秦寿折磨了一晚上的曼珠,根本就无力去反抗他的残暴。

    “那我用手实在不行我用嘴帮你弄,求求你求求你不要把你的那根东西插进去”曼珠实在是吓坏了,不光是秦寿这样一个他讨厌的人要侵犯他占有他,更是因为秦寿下面的那根东西长得实在是太吓人了。

    “太晚了曼珠阿妹~~阿哥我已经没有阿哥耐性了,我现在就要操你~~~”秦寿淫笑着,将自己的大龟头对准了曼珠的逼缝,不断地在那里来回摩擦着,看起来是想要刺激曼珠分泌更多的爱液,又好像是在让曼珠的嫩逼提前实应龟头的大小。

    感受着秦寿现在的动作,曼珠明白秦寿这一次是要动真格的了,一想到自己要被那根恶心的东西贯穿,曼珠就顿时觉得浑身发抖。

    哭喊着不停扭动着自己的身体,试图从秦寿的控制中挣脱出来。

    而秦寿却只是牢牢地抓着曼珠那两条雪白修长的美腿,一脸淫荡地看着曼珠的逼缝,看着自己紫黑的大龟头一点一点没入曼珠的逼缝,强硬地撑开曼珠狭窄的阴道,看着曼珠的阴道一点一点成为他的东西,阴道里面一点一点变成他大鸡巴的形状。

    “啊!!!”强烈的撕裂感,让曼珠全身都忍不住在激烈颤抖。

    “嘶~~哦~~~~~”与此同时秦寿却是无比满足的长叹了一口气,因为他胡桃一样大小的龟头,终究还是穿过了曼珠狭窄的逼缝钻进了曼珠湿滑的阴道。

    “好阿妹,没想到你的小逼外面紧,里面更紧啊,这么紧的小逼,真的有被那条汉狗操过么?”秦寿无耻的称赞着。

    “不要!!拔出来!!求求你快点拔出来!!!”曼珠在不断哀嚎。然而她的哀嚎并没有得到秦寿的怜悯。

    “好阿妹,忍一忍,‘第一次’都是这样的,后面你就会很舒服了~~~”秦寿一脸淫荡,故意把第一次这三个字咬的格外重,忽然下身一挺,将自己粗长的大鸡巴,一下子又往曼珠的小肉逼里塞了一大截。

    “呀!!!”曼珠的手指死死地攥着身下的被褥,她已经疼的没办法说出完整的语言了。

    如果说之前跟沙华交合时,沙华的鸡巴带给曼珠的只有一分不适和疼痛,此时秦寿的粗暴占有,带给她的痛苦就有十分百分。

    她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感觉到自己的阴道如此胀满过,好像自己的身体都要因为阴道的胀裂而被撕扯成两片似的。

    可趴在她身上的秦寿,好像还嫌不过瘾似的,忽然两只手分别抓住了曼珠的一只脚腕,然后用力向两边分开,愣是生生地将曼珠的两条修长美腿撇成了一个“一”字。

    如此一来,曼珠的淫穴被迫向两边用力分开,阴道内顿时稍微松快了一些,倒是让秦寿趁机将自己足有十五六厘米长短的大鸡巴,一口气完全插到了曼珠的小肉逼里面。

    “怎么样曼珠阿妹,阿哥的鸡巴大吧,阿哥的鸡巴粗吧,阿哥的鸡巴是不是特比的硬啊。”“告诉你阿妹,这样的鸡巴才是男人该有的鸡巴,从今天往后,你的小肉洞就会完完全全变成阿哥大鸡巴的形状了,以后就是那条汉狗再把它的小鸡巴插进你的骚逼里,你也不会感觉到任何的快乐,从今天开始只有阿哥的大鸡巴才能带给你快感,哈哈哈哈~~~”秦寿放肆地挺动着腰部,使劲儿抽插着曼珠粉嫩的肉逼,同时两只手不老实地煽动着曼珠的奶子。

    雪白软嫩的乳房,在秦寿大手的一次次拍击下,不断地荡起一层层乳波,颜色也慢慢变得红润粉嫩。

    “叫啊!!为什么不叫,阿哥的大鸡巴操得你不爽么?”见曼珠好像一条死狗似的,并没有做出任何的回应,秦寿脸上似乎有点挂不住。

    而曼珠呢,却是死死地咬着自己的嘴唇,绝不肯发出任何一声呻吟。

    “好你个小贱人!!”秦寿有些生气了,用两只手分别扯住了曼珠的一粒乳头,使劲儿地捏了两下然后用力地向外拉扯。

    “啊!!!!”剧烈的疼痛,终于打破了曼珠苦苦坚持的沉默,让她痛苦的惨叫了起来。

    “对!!就是这样,叫啊~~使劲儿叫啊~~~”秦寿的面容几乎扭曲了,一面疯狂地操弄着曼珠,一面不停地催促着曼珠,发出任何能够刺激他性欲的声音。

    哪怕曼珠嘴里发出的惨叫声,都能让他地大鸡巴变得更硬更烫更粗更强。

    “秦寿!!你你这个畜生王八蛋!!!”曼珠好不容易才挺过了那种钻心的疼痛。

    “嘿嘿,没错我就是畜生,我就是王八蛋,我这个畜生王八蛋正在用大鸡巴操你地骚逼,以后也会天天操你的骚逼,直到我操腻歪了,直到我把你操坏了~~~哈哈哈~~~”面对着曼珠的辱骂,秦寿好像受到了鼓励似的,操弄的顿时更加猛烈了。

    “是不是又快高潮了,现在直到阿哥大鸡巴的好处了吧,你这个欠草的大骚货臭婊子~~~”秦寿能够感觉到,在他地操弄下,曼珠的阴道又快速收缩了一次,直到这时曼珠挺过了最初的不适,开始享受到做爱的快乐了,于是一脸嘲讽地盯着曼珠的眼睛,毫不留情地刺激着她。

    “我我没有!!”曼珠咬着牙否认道。

    “嘿,还跟阿哥嘴硬么?没关系咱们的时间还长着呢,看你这个小贱人能嘴硬到什么时候~~”说完压着曼珠柔软玲珑的身躯,就又是一阵埋头狠操。

    在他激烈地操弄下,曼珠就好像即将被怒海吞没的一叶小舟,几乎丧失了任何反抗的能力,全身瘫软地承受着秦寿的一次又一次冲击。

    “小贱货,是不是又快高潮了,你可真不经操,照这样下去,说不定用不了十天,今天晚上你就会被阿哥的大鸡巴给操死了~~~”淫秽下流的辱骂声重,曼珠只觉得自己的意识越来越模糊,朦朦胧胧之间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她的身体里爆发了,随着一股又一股灼热的浓浆喷洒在她的肉逼紧深处,她终于头一歪彻底的失去了意识。本站随时可能失效记住:kanqita.com

    收藏以备不时之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