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其他小说 > 牡丹花下 > 牡丹花下(04)
    牡丹花下·第四章·见鬼了

    2019-10-10

    “这该死的鬼天气,真是见了鬼了”

    警车内,市局刑侦一队队长秦毅狠狠地砸了车门一拳,一边砸一边透过车窗不断地怒视着阴沉沉的天空,干他们刑警这行的,出现场时最怕遇到的就是下雨,因为只要一下雨,现场遗留的细小证物,必定要相应地损失许多。

    “伊一,你就不能把车开得再快一点么,这都过了多长时间了,怎么还没开出市区呢。”

    “是是秦队。”伊一一边回答着秦毅的话,一边紧张地握着方向盘,然而现在这个时间本就是上班早高峰,伊一越是紧张越是容易出错,好几回都被民用车辆别到了他们这辆警车的前面。

    秦毅在副驾驶看得那叫一个冒火嘿,然而看伊一全身紧张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他又实在是不忍心多说什么,只好坐在副驾驶里面自己生着闷气,一个劲儿的摩拳擦掌。

    就这样耽搁了半个多小时,秦毅的这辆座驾才总算是驶出了市区,赶到了远在城市西郊的案发现场。

    他们这边车才刚一挺稳,一个身穿警服披着雨披的干警便凑了过来,熟门熟路地替秦毅拉开了警车的车门。

    “我的秦大队长诶,你怎么才到啊,现场这边都要炸了锅了,你快跟我过来看看吧。”

    说话的人,正是h市市局刑侦一队的副队长贾勇,只见他一边埋怨,一边麻溜儿地递给秦毅一把雨伞,百忙之中甚至还没忘了给坐在驾驶座位上的伊一抛个媚眼。

    被贾勇拉扯着赶到了真正的案发现场,秦毅也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直到这时他才总算明白了过来,先前交通队为什么说这具尸体很奇怪了。

    因为眼下分明是个梅雨天气,面前的这具男尸,却活像是被人扔到了撒哈拉大沙漠,风吹日晒一年半载后,才刚从沙地里给刨出来似的。

    “瓯越~~~”紧跟在秦毅身边的伊一,只看了躺在泥地中的男尸一眼,便忍不住撑着伞跑到旁边大吐特吐了起来。

    其实这倒也不怪伊一心里承受能力差,实在是面前这具男尸的死状,太过的诡异凄惨了,别说伊一这样一个娇滴滴的女孩了,就是秦毅这个大队长,刚看到尸体时胃里也不由得一阵翻腾。

    贾勇见伊一吐了,赶忙从怀里掏出一包纸巾,正准备跑过去向美女献殷勤,可还没等真有所行动,就被身边的秦毅给一把拽住了。

    “查过了没有,死者到底是什么身份,身上的致命伤到底是什么,死亡时间大概在什么时候?”虽然临来的时候,伊一已经向他交代了一些案发现场的基本情况,但是秦毅始终不敢相信,这样一具形容枯藁的男尸,死亡时间竟然是昨天深夜,要知道昨天夜里h市可是雷雨天气。

    “回秦队,技术组的同事已经核查过了,死者名叫王怀古,是昨晚西郊一起车祸的主要责任人,死亡时间初步判断在昨夜21点到24点之间,更加准确的死亡时间还得等法医组详细的报告出来才能知道,至于这致命伤嘛”

    贾勇说到这儿,心有余悸地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狠狠咽了一口唾沫。

    “致命伤暂时还没有找到”

    “那死者身上”

    似乎是知道秦毅想要问什么,贾勇一股脑说道:“身上暂时没找到任何外伤,只有尸体接触地面的部分,有几道极为轻微的擦伤,毒理病理反应法医组正在做,应该中午就能出结果了,不过”

    “不过什么?”秦毅皱了皱眉。

    贾勇挠了挠头,凑近了一些低声说道:“不过秦队,照我看啊,这尸体怎么看怎么透着一股子邪性,你说会不会会不会是染上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所以才死得这么惨”

    “胡说!!现在科学这么发达,封建迷信早就被推翻了,哪有你说的那些东西。”秦毅眉头一挑,瞬间就想明白了贾勇说的是什么,他知道贾勇平时就喜欢读一下志怪小说,要是换了别的时候,没准儿他就要提高提高对方的思想认识了。

    可面对着这样一具古怪的尸体,别说贾勇封建迷信了,秦毅自己个儿也觉得有点拿不定主意,然而干他们这行的,却是无论心里怎么想,有些话都绝不能说,有些事也绝不能信的。

    贾勇被他呵斥得一缩头,蔫蔫地嘀咕道:“这话又不是我一个人说的,好多人心里都这么想。”

    “再说了秦队,远的咱们就不提了,光是在咱们市局档案馆,里面就不知道压着多少玄乎其神的迷案呢,除了那些东西,我实在是想不出还有什么解释”

    “你还说!”秦毅低喝了一声,无论真相到底如何,他只知道案子得破犯人得抓,现在一个有力的证据都没找到,就在这儿疑神疑鬼一味瞎胡猜,对侦破案件可没什么帮助。

    “得~得~算我多嘴~”贾勇赶紧举手投降,在秦毅发飙前及时打住了话头。

    这时伊一也吐完了,找人要了瓶清水后,便开始在现场来回奔走,了解当下的现场勘查进度,忙前忙后好一阵子才拿着自己厚厚的笔记本,重新回到了秦毅的身边。

    “确认的怎么样了?”

    “报告秦队,现场环境已经确认的差不多了,确实和咱们手里那几个案子惊人的相似,首先案发地点都是远离人烟的荒郊,其次作案时间都是选在午夜前后,最后就是方圆几里之内都没有任何监控和摄像头,简而言之这次案发地点和先去几起案子一样,都选在了我们工作的盲区”

    &nbsp發頁4F4F4F,C0M

    \u5730\u5740\u767c\u5e03\u9801\uff14\uff26\uff14\uff26\uff14\uff26\uff0c\uff23\uff10\uff2d

    听着伊一像模像样的报告,贾勇的表情顿时精彩了起来,一脸不可思议地说道:“不是不是秦队、伊一,你们两个该不会认为这起命案,和之前那几起连环奸杀案有什么关系吧?”

    “为什么不能有关系?”伊一好不容易逮着个在秦毅面前表现得机会,没想到贾勇竟然在这个时候跳出来捣乱,顿时露出了几分不悦。

    “不是不是,之前那几起奸杀案的受害者,可是一水儿的年轻漂亮姑娘,你再看看他?就他王怀古这模样?你就是花钱求人去强奸他,我估计都未必有人乐意,再说了你看他尸体现在这模样,什么东西能把他操成”

    见贾勇越说越不像话,秦毅阴着脸咳嗽了几声,提醒他在女同志面前注意形象。

    伊一则红着脸争辩道:“呸!谁谁说这王怀古是连环奸杀案的受害者了,难道说他就不能是罪犯么?你难道就没想过他好端端的,他为什么要深更半夜地把车开到这里么?”

    “诶,对啊!!!”贾勇一拍脑门恍然大悟道:“我之前怎么就没想过这个问题呢,王怀古这老小子深更半夜不好好在家待着,开着车屁颠屁颠跑到这么荒凉的地方干什么?”

    “嘿,有古怪~有古怪!!行啊,伊一你挺不赖嘛,这都让你给想到了。”

    “秦队,如果真证实了这王怀古就是之前几起奸杀案的凶手,那咱们先前的案子不就破了嘛,哈哈哈!!!”

    伊一被贾勇夸得脸颊生晕,努力控制着自己不要喜形于色,而一旁的秦毅眉头却始终皱着,就算证实了这王怀古真的是前面几起连环奸杀案的幕后黑手,可他本人又是被谁杀害的呢,他的死状又为什么会如此特殊

    “好了贾勇,你也先别高兴地太早了,伊一那也不过只是一个猜测罢了,目前还没有有力的证据支持她的推论,你马上跟市交通队那边联系一下,请他们将距离案发现场较近的所有监控录像的备份准备好,一会儿勘查完了现场你就去交通队那边拿一下。”

    “至于伊一,我需要你带几个人,尽快赶往王怀古的居住地进行走访,最好能够调查清楚王怀古近几个月的生活轨迹,尤其是之前那几起奸杀案发生的时间段,我要知道他是否有充足的作案时间。”

    “行了秦队,你就放心吧~”

    “是秦队!”

    交待完了贾勇和伊一各自的任务,秦毅的注意力再一次放到了勘探现场上面。

    然而可惜的是,连夜的大雨极具破坏力,现场几乎没有遗留下,任何可以称得上证据的东西,如今他也只能将希望寄托在法医对尸体的解剖结果,以及肇事车辆内部的指纹皮屑等细微证物的采集上。

    等到秦毅这边终于带着手下,全面勘探完现场返回市局的时候,贾勇和伊一那边也各自取得了一定的成果,赶回了市局来和秦毅会合。

    好消息是鉴定科,从肇事车辆的副驾驶座椅缝隙以及后排座位地垫下方,分别提取到了一些女性的皮屑和毛发,经检验其中两组dna和之前连环奸杀案的两个女性受害者正好吻合。

    另外根据伊一的走访排查的结果,前面几起奸杀案案发的时候,王怀古都不在家中,虽然她的妻子声称王怀古那些时候都在进货,但却没有任何人能够为此提供证明。

    到了这个时候,几乎已经可以断定王怀古和之前几起奸杀案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剩下的不过是逐步排查搜集证据,反倒是王怀古本人的死因,成为了困惑着秦毅的最主要问题。

    “监控录像的备份都拿回来了么?”

    “放心吧秦队,我办事你还不放心么,昨天到今天案发地点周围的监控录像都被我给调来了,除非那老小子是开着车飞到案发地点的,否则只要他的车从路上开过,咱们就一定能抓到他的影子,嘿嘿”

    “行了,那你吩咐各小组开始工作吧,对了先把昨天晚上那起车祸的录像调出来”

    经过筛查,拍摄到车祸的几段录像很快就被找了出来,市交警队的认定没有问题,车祸的主要责任就是王怀古的车辆违规超车变道,只可惜监控的角度不太好,根本看不清车辆里面的情况。

    然而后面的排查情况就有些特殊了,从车祸地点直接开往案发地点的几个路口监控,竟然都没有拍到王怀古那辆车。

    “嘶~”贾勇倒吸了一口凉气。“难不成这老小子还真会飞?”

    王怀古自然是不会飞的,随着录像的筛检,越来越多的有效录像被找了出来,原来他竟然开着车舍近求远,生生饶了一大圈才从一个偏僻的出入口,驶向了案发现场所在的地方。

    “嘿,这老小子可真够鸡贼的,得亏咱们提前锁定了他就是嫌疑人,否则光排查录像还真未必能注意到他。”

    果然从王怀古驶向案发现场开始,一直到今天上午,他开的那辆私家车都没有再出现在任何监控之中,现在可以确定他的遇害时间是从昨天傍晚到今天上午了。

    “秦队你看,我觉得这个人影有点奇怪”一名干警忽然招了招手,显然筛查录像的时候有所发现。

    秦毅挤过去一看,发现这名干警筛查的,正是通往案发现场其中一个路口的监控录像,监控里隐约有一个模糊的人影晃过,可无论怎么调整都无法看清。

    正在这时有关王怀古的尸检报告也送来了,尸体没有任何足以致命的外伤,毒物检测没有任何发现,病理检测也没有任何亮点,倒是生理解剖结果中的一项,让人颇为有些意外,那就是王怀古尸体的精囊竟然完全空了。

    有关这一点,负责解剖的法医在尸检报告中给出了自己的看法,他怀疑王怀古死前曾有过极为激烈的性行为,甚至于法医认为这就是王怀古真正的死因。

    唯一存在疑点的就是,医学上虽然存在精尽而亡这种概念,但再怎么射精应该也损耗不到王怀古这种程度,更何况王怀古的尸体呈现出一种枯藁之态,好像全身的精血都被抽走了似的。

    “难道说这世上真有那些东西存在么?”一时间秦毅自己都迷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