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其他小说 > 田静的迷惑 > 【田静的迷惑】(1)
    2019年10月8日

    兴安市公安局空悬多日的刑警队长职务在这个周五的例会上终于尘埃落定,

    坐无虚席的大会议室中局长亲口宣布了田静当选的任命。

    面对稀稀落落的掌声,田静有些无奈地暗自叹息。

    她也是几个小时前才从局长口中知道了这条任命,当时也是颇为惊讶。

    自己根本没有争取过这个职位,甚至不是刑警出身,为什么上级会如此安排?

    渐渐地从局长的口风中了解到了一丝真相,应该是她的丈夫从中发了力,使

    得政法委副书记插了手。

    这个意外的升职她并没有感到惊喜,反倒带来颇多无奈和烦恼。

    果然,看到一旁的鲍杰早已脸色变绿僵硬地鼓着掌,望向自己的目光如欲喷

    火。

    这个当了八年多副队长的老刑警专业能力有目共睹,不过身上不乏点点滴滴

    的小毛病,因此也一直被压制到现在。

    终于等到前任队长高升调离连两个潜在的竞争对手都一起带走了,他满以为

    这个刑警队长已经是三个指头捏田螺稳稳的了。

    没想到,竟然被这个毫不显山露水的小女人给横刀夺爱了。

    「凭什么啊!」鲍杰心里不住的呐喊着,强烈地愤怒几乎让他当场失态,好

    容易熬到宣布散会便起身头也不回的第一个走了出去……

    周末的两天里相关的人员或多或少心情都有些起伏,不知别人作何感想,田

    静却是在忧烦中渡过的。

    今年是田静三十六岁本命年,年纪不大又性格恬静的她早已失去了当年警校

    毕业时的激情,在平淡如水的生活和工作中活力不再。

    又到了周一的例会,刑警队几十号人马再度聚集,肩章上多了一朵小花的田

    静第一次参加并且坐到了最中间的主位上。

    她知道自己的威望不够并没有主动维持秩序,足足等了十分钟会场稍稍安静

    下来,才起身来主持例会。

    「大家好,能和各位一起工作我感到很荣幸!」她首先敬了个礼与众人打了

    个招呼。

    会场里掌声依然稀稀落落,早有预料的她倒是能做到不为所动继续说道:

    「对于诸位老刑警,我是个新人。但我会努力向大家学习,争取把工作做好。」

    讲话的同时她一直关注着鲍杰以及其他人的反应,果然鲍杰一直就冷着张脸

    嘴角浮现出轻蔑,而超过一半人都在看他的脸色,更有几个铁杆拥趸也是满脸嘲

    讽之色。

    田静心中暗叹果然如此这些人还真不好应付啊!

    至于摆出如此弱势的姿态,她也是经过认真考虑的,既然接下了这副担子就

    应该全心全力承受压力,总不能因为意气用事影响到工作中。

    一番简短的就职演说草草收场了,接下来她语气诚恳地说道:「下面请鲍队

    长对具体的工作进行安排!」

    磨磨蹭蹭半分钟鲍杰才勉强地站起身,咳咳清了两声嗓子语带轻蔑地说道:

    「咳咳,下次请田队长不要口误,我的职务是副队长,不是什么鲍队长。」

    在全场鸦雀无声的肃然与田静尴尬神色中他略微得意地继续道:「田队长没

    干过刑警,说起来刑警可不是好干的。呵呵,也不是光凭一张嘴说说就能破得了

    案。」

    借着嘲讽田静,他倒是越说越起劲了:「我看这样吧!那几件大案要案还是

    我来,就不麻烦田队长了。至于那些普通的案子,田队长领着第四组辛苦下。」

    整个刑警队下辖四个组,一二三组均有十五六个组员,而第四组一般情况不

    出现场起到辅助作用,整个小组六个成员其中四个还都是女警。

    鲍杰这番安排几乎将整个刑警队都掌握在自己手中,完全无视了田静这个刑

    警队长的想法了。

    田静也被他这种赤裸裸地挑衅惹恼了,没想到这家伙如此嚣张一点点脸面都

    不留给自己。

    面对田静的注视鲍杰微不可查地冷哼一声,不以为意地一屁股坐了下来不再

    出声了。

    本来打着稍作退让相忍谋国的田静此刻不由激起了好胜之心,既然这样那就

    和你斗一斗好了。

    「鲍副队长的提议我同意了,不过我虽没干过刑警但也在公安工作了十来年,

    知道刑警的成绩就是看破案率。希望鲍副队长不要让我这个新人失望哦!」

    见她被自己刺激到了,语气中颇有挑战之意,鲍杰反倒更为得意了。

    他手中两桩大案已经有了眉目就等撒网了,还想和老子斗真不知道死活!

    被自己一挑就上山了,这女人还真是个雏啊!到时候看你还怎么在刑警队呆

    的下去!

    此时,鲍杰自觉计谋得逞便一反刚刚的冷淡表情笑呵呵说道:「没问题,那

    我就和田队长赌一把了,也顺便教教您什么才是真正的刑警!」

    虽然脸上笑呵呵像开着善意的玩笑,但这话中赤裸裸的挑衅却是连一丝丝掩

    饰也不再保留了。

    「好,那我拭目以待了!散会!」田静知道自己必须接下挑战而且必须打赢

    这桩擂台否则就真变成整个警局的笑话了,因此她也不再与其虚与委蛇神色冷峻

    地宣布结束两人这第一次的交锋。

    回到自己独立的办公室,田静便思考起接下来的应对。

    不一会咚咚敲门声响起。

    「请进!」田静放下思绪说道。

    一个两个,陆陆续续走进来六个人,正是第四组的成员。

    「你好,田队长。」几人微笑着打招呼道。

    这便是自己的直属团队了,田静忙热情地站了起来招呼几人坐下。

    「田队长,你看!多漂亮,刚刚有人送来给您的。」一个年轻的女警将手上

    捧着一盆兰花放到田静桌上。

    「你呀!别叫队长了,喊我田静吧!」田静看着这个叫李瑶的活泼姑娘说道。

    「行,那我就叫静姐了!」李瑶是他们几个中最年轻的才二十三岁刚刚毕业

    不久。

    其他几人分别是三十二岁的管彤、三十六岁的杜芳、与四十五岁的刘红三个

    女刑警,和二十九岁的瘦高个张均、五十四岁的老刑警周朝阳这两个男刑警。

    田静再度表现出自己的热情,请他们一一坐下并给杯子里倒上了茶。

    一番寒暄后还是最活泼的李瑶羡慕地开口道:「这兰花真漂亮,是姐夫送的

    吧!他对您真好!」

    田静注意力也被吸引到那盆兰花上,看上去果然是用心收拾过正是自己喜欢

    的口味。

    有人在她也不急于打开插在盆中的卡片,但内心还是甜了一下。

    这回算是他上心了!本来对丈夫擅自做主插手自己的工作很是不满的田静暗

    自大度地原谅了他一次。

    见田静只是微微笑了笑没有言语,李瑶还以为她还在为刚刚的事不快,又开

    口埋怨道:「那个鲍队长就是个小心眼,静姐你别理他!」

    这时,周朝阳轻咳一声朝着李瑶道:「小姑娘瞎说什么呢!」

    「田静啊!那个老鲍呢,身上就是小毛病多,否则早升上去了。李瑶有一点

    说得没错,你不用多理他就行!找时间我去说说他!」周朝阳那可是老资历了,

    倒的确有倚老卖老的资格,转头又劝说起田静来。

    「放心吧,周大哥!我明白的!」田静露出灿烂笑容道。

    「嗯,嗯。好,不去说他了,还是跟你汇报下工作吧!」周朝阳见她这般态

    度满意地连连点头说道。

    他拍了拍手中一沓卷宗道:「这是近期接到的一些案件,有不少呢!不过,

    你也别着急。看,这件盗窃电瓶车的案子,包在我手上了,一个月内帮你拿下。」

    他翻开一桩卷宗,信心满满地打着包票,应该是当了多年的刑警,手底下有

    些门路,破这种小偷小摸还是没有问题。

    「那行,这桩案子就麻烦您周大哥了。我们一起商量下其他案件吧!」听他

    如此热忱帮助田静也是满怀感激说道。

    接下来,几人你一言我一语分析起案件,倒也很快磨合得不错了,对下一步

    的工作都有了几分成算。

    「咚咚,咚咚」就在这时房门又被敲响。

    「刘秘书?」田静走过去打开门看到来人一呆。

    「哎哟,田队长您在忙阿!真是打扰到您了,抱歉!」刘秘书点头哈腰夸张

    地道。

    这个刘秘书是自己丈夫的秘书,没想到会找到自己这里来,田静疑惑地问道:

    「刘秘书,您找我是?」

    「哦,看我把正事忘一边了。」刘秘书一拍脑袋从边上提过一个大花篮送到

    田静面前说道:「王书记特地托我选的花篮,祝贺您升职!恭喜,恭喜!」

    「这……影响不大好吧!」田静看着数不清的玫瑰组成的花篮心中却是不喜,

    不觉皱起眉头说道。

    「哪里话,这是你们伉俪和谐别人只有羡慕的份,给您放那里吧!」做秘书

    的自是人精,轻松化解尴尬,热络地将花篮送到了窗前放好。

    「好了,我任务完成,您继续忙吧!我先走了。对了,王书记下午的飞机回

    国了,您知道的吧!」刘秘书一边自来熟地和房间里几位刑警点头致意,一边开

    口告辞了。

    &nbsp發頁4F4F4F,C0M

    \u5730\u5740\u767c\u5e03\u9801\uff14\uff26\uff14\uff26\uff14\uff26\uff0c\uff23\uff10\uff2d

    田静轻轻点了下头客气地送他离开。

    而房间里的李瑶却远不如刘秘书的眼力,根本没发现田静隐隐的不快,反而

    夸张地跑到花篮前赞叹不已。

    好在众人讨论也差不多了,很快便也离开了田静的办公室。

    坐下来看着这价格不菲的花篮,田静心情却怎么也开心不起来,通过别人之

    手挑选来的货色没有花费自家男人一点心思,完全是哄骗人的手段根本不是自己

    想要的。

    看着看着视线转移到那盆清幽雅致的兰花上面,心中疑惑渐起,那花到底是

    谁送的呢?

    百思不得其解的田静好奇地拿起盆中的小卡片打开观看起来。

    这张小小的卡片上居然还画了两个卡通形象,她认出其中的小个子是漫画中

    名侦探柯南的形象,另一个却是性感得夸张无比的美貌御姐女警形象。

    而身高只到对方肩头的柯南一只手却是环搭在御姐女警腰上,使得两人即显

    得亲密暧昧又有几分可爱幽默。

    画面下方则是一行漂亮的小字:贺美丽的静姐姐升职之喜,您最真挚的仰慕

    者,柯南。

    依然一头雾水,不过田静嘴角浮出了一丝笑意低骂了句故弄玄虚,却不去在

    意了。

    她以前的工作是警方的谈判专家,往往会出面劝说一些轻生者或某些精神病

    者让他们放弃冲动。

    大多数时候她都能凭借完美的耐心和温柔气质来化解掉对方的戾气,每当此

    刻便是魅力绽放之时,在获得围观者热烈掌声同时也会有些热情过头的异性向她

    表达出仰慕之情。

    只不过今天这样别出心裁的家伙倒还是第一次碰到,田静只当这是个小插曲

    并没有特别的关注下去。

    刑警队下班时间常常偏晚没个准数,今天又是如此好在食堂供应晚餐,田静

    吃过后才姗姗离去。

    一进家门,便见到自家男人王林迎了上来。

    「欢迎,欢迎,欢迎我家美丽无双的田队长载誉而归。」

    看着眼前这个渐渐变得微胖的男人,田静说不出什么感觉。

    他比自己大了十岁,仕途上更是一帆风顺。

    如今已经坐到了本市唯一的特区高新技术发展特区党委书记兼管委会主任的

    高位,是名副其实的第一把手,算起级别来已经是副市级了。

    他们还有个女儿已经被送去国外读初中,所有的一切都被他安排的井井有条

    蒸蒸日上,不需要她花费一丝精力。

    但是,他们的日子却越过越平淡,越来越没有滋味,田静找不到原因但她相

    信这不会是她一个人的感受。

    或许……今天有所不同,多年的夫妻她能从王林身上感受到昔日激情的回归,

    但……但自己却还是提不起一丝兴致来。

    「小静,这次国外走一圈有半个月了。你不知道我一个人在外面可真是老想

    你了。」王林眼中闪烁光芒,表情热烈无比。

    田静对此稍有些不适应却早已被牵上柔荑随着他走进房间里。

    自家丈夫突如其来的激情让她感觉怪异,不过这才是正常的夫妻之间的交流

    嘛,她自然也不会排斥。

    「啧啧,这当上刑警队长真是英姿飒爽更加漂亮了,果然感觉不一样!」直

    到进了卧室王林赞叹着将她搂紧到胸前,张开嘴巴凑上来索吻时田静下意识地往

    后避了避。

    见丈夫呆滞了一下田静也发觉自己的避让有些不妥,忙轻声解释道:「等一

    下,让我把衣服换了再来嘛。」

    「别!今天就顺我一次吧!行吗?小静。」却不料王林嬉皮笑脸的又凑了上

    来。

    知道他有喜欢制服诱惑的癖好,以前也常常提这

    样的要求,不过大多会被自

    己拒绝。

    可毕竟是自己丈夫,更何况两人好长时间没有激情了,今天也算机缘难得了。

    田静这样一想也就释然,便也温柔地将双唇贴了上去积极回应起来。

    能够感受到王林今天很兴奋,田静只觉得他伸进衣服内的双手动作幅度很大,

    把自己都弄疼了。

    不经意间难免这样想到,或许他就是为了满足一下玩刑警队长的心愿才把自

    己推上这个位置吧!

    王林的激情迸发让前戏时间变得超长,连这方面一向被动含蓄的田静都被弄

    得娇喘连连缠绵悱恻。

    不过一到了实质阶段王林还是一如既往的极速,插入后不到两分钟就缴械投

    降了。

    云收雨住没一会儿,王林却已心满意足地呼呼大睡了。

    看了看身旁打着呼噜的丈夫,早已习惯于此的田静悄悄地起床往浴室里走去。

    身上衣衫不整很快便脱得光溜溜的田静一边打开浴缸的水龙头放水,一边表

    情呆滞地照着镜子。

    镜中的胴体展现出惊人的性感,尤其是平时隐在警服内不显的双峰。

    此刻鼓鼓囊囊挤在胸前毫不外扩,在柔和灯光下耀目的雪白肌肤使其格外诱

    人。

    还有顶端两点殷红傲娇地朝天翘起,随着呼吸节奏微微起伏摇晃着。

    田静对着镜子抬手覆盖在高耸的乳房上,心中竟有些莫名的烦躁起来,自言

    自语道:「又大了一些,看来d杯不够了憋得实在难受,下次要买个e杯的试试。」

    「嗯,呃!」下意识地收拢手指用力抓了一把,田静顿时感觉刚才未经满足

    的欲念有些蠢蠢欲动,口中不由自主地发出了魅惑之极的娇哼。

    听见自己居然发出如此淫荡叫声,田静一阵惊悚心脏怦怦乱跳。

    如做了什么坏事般,好一会她才稍稍平静了一点,一时间心情五味杂陈,又

    羞又惭的自责中又夹杂着欲念驱动的渴望。

    她只觉自己真的变了,不管是体质和意志力都和以往相差太大了,导致欲念

    旺盛得有些克制不住。

    再不敢多看多想,当视线下意识躲避性感的胸部扫到了微凸的小腹时,田静

    皱起了眉头。

    这个部位是近年来自己身上变化最大的部位,以往平坦中隐含几块健康的腹

    肌不复存在,替代的是已小有堆积的脂肪层。

    意外接下刑警队长的职位无形中给田静一潭死水的心灵重新激发了被磨灭许

    久的斗志。

    摸了摸自己软绵绵的小肚子她心中暗下决心,从明日起积极锻炼从新振作,

    倒不信自己真就输给别人了。

    她并不真是惶恐怯懦的小女人,性格中主流还是很大气开朗的,一旦想通透

    了便自信满满朝气蓬勃了。

    此时她已能正视自身,作为一个健康的成年女性,也的确到了此生性欲最盛

    的年纪了,有时候会难以克制想入翩翩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了。

    虽然不免还有些忐忑,但在这完全封闭的私密场所,顾忌倒也不多。

    偷偷将手伸向下体一摸,果然满掌湿乎乎的,不由心中痒痒的。

    好奇心爆棚的她强忍住羞意,将笔直修长的大腿高高抬起架到墙面上做了个

    劈叉。

    如此便让田静第一次通过镜面如此清晰地观察到自己的性器官。

    她全身的毛发都不旺盛,自微微隆起的耻骨往下便不长阴毛了,那块椭圆区

    域整体呈现淡淡红色显得异常干净。

    而阴唇也比较小,平时双腿并拢时恐怕那里就变成一条光滑的肉缝了。

    由于刚刚被插入过,阴道口尚未完全闭合微微张开着,老公的精液混合着自

    己的淫水正从嫩红洞口缓缓流出来。

    田静没有多看,毕竟感觉太羞人了。

    当然她更加无法理解的是,这场面若是给男性看到,肯定导致十个里有十个

    会狂流鼻血,恐怕他们每一个都会迫不及待地掏出家伙狠狠地直捣花心。

    浴缸差不多满了水温刚刚好,田静以平时最喜欢的姿势半躺着坐了下去。

    随着两根手指往下悄悄按在尿尿小孔下方凸起的阴蒂上轻轻揉弄,早已变得

    满面通红的田静呼吸粗重起来,口中再度发出魅惑人心的娇哼……

    这个澡泡得很久,等她穿着浴袍出来时,脸色依然透着晕红不过明显滋润了

    许多。

    将秀丽的头发披散在肩头,田静按平时的习惯到了阳台前打开窗户让月光洒

    进来,然后坐到一旁的躺椅上安静地等待着微风将头发吹干。

    当然,她并不知道距离几十米外对面的大楼里某个窗户后,一台高倍率望远

    镜正注视着这边。

    望远镜后还连着一台相机,有一只手正咔嚓咔嚓地按着快门。

    一个身影通过望远镜镜头清晰地欣赏着这边的月下美人图,口中不停地呢喃

    着。

    「太美了,空谷幽兰?出水芙蓉?真不知道怎么形容你了!」

    随着光圈转动镜头逐渐推向了田静红彤彤滋润无比脸蛋的特写,那身影停下

    来仔细观看了许久似乎有些激动地握了握拳。

    「被那个胖子操得很爽吗?哼,总有一天让你品尝真正男人的滋味!」那身

    影看似表达着自己的不屑只是话意中飘荡着浓重的酸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