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其他小说 > 连桥 > 老婆的YD是我和他的连桥(48)
    48.又要出差

    2019年11月19日

    到了公司看到老大和胡哥都在一起看到我来了胡哥说老弟还得你出马啊我去了不知道怎么弄也不合格看那边那个小妮子是不是看上你了。

    胡哥的h话让我丈二的和尚摸不到头脑结果老大把单子放倒我面前的时候一看到项目技术负责人张甜的名字我就知道又是那家伙在导轨。

    看来只有自己出马了我简单收拾了一下知道去了应该没什么问题估计就是肏屄。

    我拿起手机走进厕所这次来到一个独立的厕所这边几乎没人来我和张甜开始了语音通话。

    “咋的想我了你们那又出问题了?”

    “张甜笑着看着我说那是想你那小鸡鸡了。

    ”

    “我说老男人怎么最近不联系了你不是喜欢老男人的大鸡鸡吗?”

    张甜说道“那老家伙最近被老婆看的紧出不来他们公司有个大项目是他负责没办法只好用你的小鸡鸡解决解决姐最近的饥渴了。

    ”

    “我说上次去的那个胡哥鸡巴也大你咋不用用呢。

    ”

    张甜似乎很不屑的瞥了瞥嘴“你当我是人尽可夫啊相中你的鸡鸡是你的福气那个男人太老感觉像个老太太。

    ”

    接着张甜神秘的说想不想看看我撒尿的样子。

    我说你在厕所呢怪不得感觉背景那么怪我也在厕所呢。

    结果叮当一声一个视频发送过来打开竟是橙黄色的尿液从她的小屄中流出的场景别提有多淫荡了。

    我说你上火了怎么这么黄。

    她说想我想的上次肏的有点太舒服了以前总觉得老男人好这次忽然发觉我比老男人还好。

    我真是无言以对告诉她洗干净了吧我今天就过去了。

    和老婆打电话告诉她我要出差老婆似乎已经习惯了她也许正盼着我出差这样可以和情人孙周好好的肏一宿。

    这次是我自己开车过去的到那得时候已经是下午了张甜说已经开好宾馆了我直接导航到了宾馆。

    进入房间不等我说要洗一下澡张甜就将我压到了床上。

    由于早上刚肏过一次虽然这次和张甜肏鸡巴不是那么特别硬不过特别持久弄得张甜高潮了好几次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鸡巴在老婆那里感觉一般可在外面的女人的眼里却是一个稀罕物。

    难道我和老婆真的天生不该结合在一起。

    我们彼此紧紧交融在一起我的生殖器和她的紧紧贴合在一起因为刚刚内射完她不让我的阴茎离开。

    我知道她一直喜欢这种内射的销魂感觉就好像一股热流涌进她的子宫让她感受到自己是一个完整的女人。

    张甜的老公不知道是不是真的阳痿了现在几乎已经不碰她了张甜说自己好像有半年没看到过老公的鸡巴了都忘记长什么样子了。

    然而由于射精后往往会有尿尿的冲动而射精后阴茎又不会马上绵软所以我隐隐约约觉得似乎有一点热流从龟头挤出来但是它和正常的排尿又不一样阴茎插入阴道中其实是有阻力的所以除非尿液很多动力很强劲否则很难完全自由排泄。

    而当我意识到有少许尿液排出后立即抽出了阴茎而阴茎一抽出来马上有一股尿液射在她的阴蒂上。

    她立刻发出了“啊啊”的呻吟似乎比内射时的快感还来得强烈。

    我马上识相跑到洗手间把尿排完回到床上后她立即俯下身帮我把阴茎上的尿液全部吮吸干净咽进嘴里。

    然后枕着我的手臂眼神迷离看着我温柔说:“刚刚是不是你尿在我里面啦?”

    我赶紧辩解:“对不起我一点也没预兆以后我射完就拔出来”。

    她却继续用那双大眼睛对我眨呀眨的过了一会儿轻轻俯在我耳边说:“还有吗?”

    我没想到她还好这口啊。

    其实我以前在看一套叫作什么的片子忘记了里面有好几个桥段都是在阴道里放尿不是插个漏斗尿一般日本人比较猥琐才会这样做德国人是直接插进去尿然后再倒喷出来当时看了就觉得热血喷张。

    但是自己确从来没有想过一是其实男性的输精管和尿管用的是一根管子阀门都是选择开的如果是做爱的预备射精状态打开的就是连接精囊而不是膀胱的阀门是尿不出的。

    二是即便你尿进去了女性阴道其实是一个很敏感的器官拥有微妙的酸碱平衡如果尿液里面病菌很多很有可能造成妇科炎症甚至更大伤害为了自己的快感而伤害爱人缺乏起码的同理心的。

    可没想到自己的不经意却让张甜有所迷恋不过想想这个女人也的确被强奸爱上了强奸的感觉和强奸她的人这样的女人有什么做不出来呢。

    我不知道女人是什么结果不过女人的确很特别这一宿我又奉献了两次精液和几次尿液终于将这个小妖精满足了想想自己的腰似乎有点痛了。

    我搂着她说下次想我了找个好点的理由别总这样好像我们公司的设备有问题一样。

    我说我回去得和我们老大报工伤我也是为了工作出卖色相卖身啊。

    我们说说笑笑的到了中午吃过中午饭后我就朝着家的方向开去了到家其实也就三个多小时想想昨天一直没机会看录像不知道昨天晚上老婆和孙周又有了什么惊人的进展。

    可人就是这样你越心急什么老天往往就会和你开玩笑车竟然坏了这个方离我所在的城市和张甜所在的方距离差不多基本是在中间看样子让两面救援都是很费劲的事情好在这是一个比较小的镇子里面有维修厂给老婆打了电话说今天晚上可能又回不去了听到老婆那边似乎有孙周的声音问用不用去拖车。

    但是声音很小。

    我说看看这边能维修得到什么时候吧如果早我就回家如果晚了就不回去了在这里对付一宿。

    结果这边的师傅真的是不给力修理了半天最后说有一个部件的问题这边没有最近的方也是离这里三十公里的另外的一个镇子。

    其实这时候我是归心似箭的手机也几乎没电了并且手机的流量也不是特别充足根本没办法看视频而且我不知道如果我今天不回去老婆是否会回家还是继续在孙周那里。

    我问老板能不能今天去那个镇子取部件老板看了看天色说现在有点阴天啊天气预报说有雨说要不然明天再去吧。

    想想三十公里也不远来回也就一个小时估计是老板想加钱反正也是公司报销于是和老板说同意加一百元钱只要今天能修好就行老板一看肯加钱当即将自己那不知道几手的破车开了出来坐上那车和坐拖拉机没多大区别。

    这三十里路可真是曲折路面特别不好走而且等我们到了那个镇子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下雨了而且雨是越下越大估计老板这车在返回去的话有可能会坏在路上而且这一路有不少非常危险的路面我可不想让自己的小命葬送到这里于是和老板决定在这里住一宿明天雨晴了在回去想想真是可笑到底还是住下了竟然住到了一个另外的镇子而且这个镇子比原来的那个镇子还落后竟然没有旅店。

    老板说她知道一个洗浴好像能住人我们开车过去结果还不错的确能住人是一个包房里面有两张床总比在车里睡要好反正是两个大男人而且这个老板比我要年长一些住宿的费用一共才五十元我将两个人的都掏了那个老板明显不好意思于是请我在边上吃了点烧烤。

    男人就是这样原本很陌生但是一颗烟一顿酒就会迅速拉近彼此的距离我们很快就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这个老板姓卢我就叫他卢哥他似乎和我很投缘我们仿佛有说不完的话酒店打样了我们就回到

    了洗浴的包房中继续聊天。

    男人和男人聊天少不了女人我说了说我和张甜的故事他听着来劲也说了他和他二表姐的一些事情听得我也是鸡巴梆硬可惜小镇没有妓女要不非找一个我们两个一起干一次不可。

    卢哥讲了他的故事。

    卢哥说自己小的时候家里在农村那时候生活条件不好家里的住房紧张经常在晚上听到父亲和母亲左爱的声音虽然不知道怎么做但听到母亲低沉的呻吟声自己的下面就起了反应好多次都是父亲和母亲都已经睡着了自己还没有睡着而是自己悄悄的撸动直到射了才安心的睡觉。

    \u5730\u5740\u767c\u5e03\u9801\uff14\uff26\uff14\uff26\uff14\uff26\uff0c\uff23\uff10\uff2d

    那时候他到镇里的中学读书。

    很长时间才回家一趟有一次回家后看到母亲在沙发上午睡她只穿了睡裙当我起来后发现她还是在睡觉于是一种窥视的欲望便萌发了。

    我轻轻的走到母亲身边把睡裙从下边轻轻的掀起到她的腹部这时候一条粉红色的内裤映衬在雪白的大腿上我的心跳骤然加速当时紧张的只听见自己的心跳。

    平静了一下我开始观察母亲的身体她的大腿是那种雪白的很丰满两条大腿呈微微分开的状态。

    当我的目光移到她那雪白的大腿根时发现内裤并不能遮盖完她的阴毛一些黑色的阴毛在粉色内裤的映衬下十分诱人接着我便望她的阴部的位置看去由于内裤的阻隔我无法窥视其中的奥秘但在她那肉缝处我却看见内裤勒紧她的阴部呈现出一道痕迹而在那痕迹中间有微微的湿痕。

    她的内裤上有一个米粒大小的洞大概是穿的时间太长的缘故。

    当我看到那个洞的时候突然想去闻一闻母亲阴部的味道但又怕她突然醒来我等了一会儿最终欲望战胜了自己我轻轻的靠近母亲低头把鼻子靠近她的阴部闻了闻结果一种发腥气的味道扑鼻而来这大概就是阴部的味道吧!当这结束之后我又轻轻的把裙子放下恢复了原状!

    还有一天晚上母亲刚洗过澡穿着父亲的睡袍她让我去打扑克因为天气有些凉于是我们就坐在床上她开始坐着后来觉得不舒服就盘腿坐了而我在看牌的时候不经意间发现了母亲的睡袍开了一些透过灯光我看见了母亲的阴部:阴唇微微的发黑色但有些发灰在阴部中间有两个褶皱的小阴唇而母亲的阴道部分基本没有阴毛这与她阴部上面的浓密的毛差异很大。

    我看着母亲的阴部不由自主的想象着父亲和母亲作爱的情景我想象着父亲那肥胖的身躯压在母亲身上他那发福的肚子被挤到了两边而父亲则抬着那白白大大的屁股两个手撑着床使劲抽插着母亲的情景同时也想象着母亲的阴部被父亲的阴茎进出的情景。

    当我看到母亲的脸时脑海里浮现出母亲愉快的表情以及在父亲酒后干她时那痛苦的表情以至于我的牌都出错了。

    了一会儿父亲进来了于是母亲便出去我的好戏也结束了!虽然我对母亲有想法却从来没有想过和母亲发生关系后来我结了婚娶了老婆和老婆有了正常的姓生活后就再也没有偷窥过母亲了不过另外一个女人却走进了我的视野。

    其实我一直不愿意承认但表姐确实是我老婆外的第一个女人。

    不过我很多时候觉得她和老婆是一个人都是我的第一个女人。

    有一次我们聊到夫妻性生活的问题她问我和她妹妹一般多长时间做一次爱我回答大概一个礼拜一次吧。

    我接着问她和她老公多久来一次她说她们两个人平时都很忙很少有精力和时间做爱每个月做一次爱都平均不上。

    我嘻嘻笑着问道:「每次你们做多长时间啊?」她看我嬉皮笑脸的样子就气我说:「我们是集中时间打歼灭战不像你总是站着打游击战。

    」我追问道:「那你们的歼灭战能打多久啊?」

    她呵呵笑着用手飞快捏了一下我的裆部阴茎小声细语说:「反正比你的鸡巴蛋好用!」转身就从我身边溜走了弄得我心里痒痒的而又无可奈何!我呢开始的时候也有点不太好意思后来习惯了也不在意这些低级趣味的玩笑话了甚至有的时候我还会反戈一击:伸手去摸她的乳房嘴里也念叨着:「去你个奶奶的。

    」我们都没觉得怎么样反而会觉得很开心。

    而且有的时候在丈母娘家里我们也开过类似的玩笑大家也都没当真。

    因为大家觉得越是这样就越是心里坦荡无邪。

    我们当时也真是这样的心里根本没有想得太多。

    可是后来的一次事件彻底改变了这种状况。

    那一年我开了一家饭店二姨姐就经常带客人去我那里吃饭。

    在一个九月份的傍晚她带了几个客人来用餐。

    大约不到九点钟的时候她的客人酒足饭饱的走了。

    我当时正在另一个包间里看电视她推门进来可能是生意谈得很好她也非常高兴席间多喝了几瓶啤酒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红晕。

    见我一个人在沙发上看电视就坐在我身边用有点醉意的语气和我说:「你一个人在干吗?还关着门我还以为你在做坏事呢我在这坐一会儿醒醒酒不会影响你做坏事吧?」「你不是看见了吗?就我一个人在这里也没有别的女人我还能做什么坏事。

    」「呵呵谁说一个人就不能做坏事了?自摸算不算做坏事啊!」原来她是说这个我笑了笑没放声。

    却发现她的目光盯在我的阴部。

    我低头一看原来由于天热我下身只穿了一条丝绸的大裤衩子我的阴茎从宽松的裤衩边上软软露出了一个头我就坏坏的说道:「你看看自摸的鸡巴能这么软呀!」她可能也是喝了不少酒居然大咧咧说:「让我检查检查。

    」她边说边伸过一只手拽住了我露出一点头的阴茎头上的包皮看着我的阴茎用手慢慢摸着。

    我当时有点犯傻以前玩笑归玩笑可是从来没有怎么亲密的接触啊!

    我也没敢动知道她有点醉了任由她在轻轻抚弄我的阴茎。

    后来她更过分了竟然用另一只手掀起我的裤衩底端那一只抚摸阴茎的手轻轻撸开我阴茎上端的包皮并且开始用她那只美仑美奂的手握住我的阴茎套动起来。

    嘴里还郁郁叨叨说着:「我要看看你的鸡巴能硬多大。

    」我虽然知道她是有一些醉意了其实心里也不一定会有要挑逗我的想法。

    但我可是一个很正常的男人啊那能经得起这样一个美女的折腾?我也不管那么多了也伸出手去抚摸她的乳房。

    她用手给我挡了回来说道:「不许你摸我只须我摸你。

    」那有这么霸道的道理啊她那天穿了一套乳白色的女装薄薄套裙我一不做二不休我另一只手掀开她的裙底伸了进去还好她穿着不是连体裤袜只是一双皮肤色的高腿丝袜。

    她扭着身体和大腿想躲避我的突袭可能是她不胜酒力我没觉得费了多大的劲食指就绕过她的内裤底边钻进了她的阴道里我们俩就叫开了劲她用力套弄我的阴茎我就使劲扣弄她的阴道里

    的嫩肉!我们俩都不敢发出声音来因为一道门外就是服务员和用餐的客人啊。

    我不知道她当时的感觉只是发觉她的脸在上。

    她的头靠在沙发背上两只手不得已扶在沙发面上。

    她似醉非醉的也知道门外面还有人也不敢大声反抗只能用低低的嗓音和轻微的扭动反抗着我动手去脱掉她的内裤在我强烈的欲火之下这点抵抗是微不足道的。

    我顺利将她的内裤拉剥到她的膝盖处将她的套裙反掀到她的腰部我自己根本不用脱掉裤衩因为阴茎早就从裤衩的底口挺了出来我两手按在她的后背阴茎顶端的龟头硬挺挺的就朝着她的阴道口处顶了过去……而这个时候她已经不再扭动身躯了反过头轻轻对我说了一句:「别把我的裙子弄皱了一会儿出去会让人看出来的。

    」我嗯了一声从她后背上那开我的两手扶在沙发背上龟头已经沿着她两条大腿根部顺势就进入了她的阴道二姨姐的阴道里热热的滑滑的不是很紧能是由于生过小孩或者是刚才流出过好多爱液的缘故吧。

    我当时心里很兴奋美女!准乱伦!门外走动的客人!这几点强烈刺激着我的神经!如果不是她的阴道里相当的粘滑我想我可能马上就会一泻而出的!

    但还好她湿滑的阴道让我抽动起来感觉很舒服对龟头的刺激相对还小一点于是我闷不作声就接连不断的在我二姨姐的阴道里肆意横行着!

    而她就这么爬在沙发扶手上面头紧紧顶在沙发靠背上一声不响的任由我在她身后前后冲撞着!那种感觉让我至今都难忘!

    没过多久我开始感觉到龟头麻痒了起来整个阴茎也在不停跳动着我心里明白要守不住了。

    我很想直接射道二姨姐的阴道里那很舒服!但又担心会让她怀孕。

    射到外面吧又怕弄脏她的裙子正在两头为难焦虑难受的时候她好像也感觉到了我在她阴道内开始脉动的龟头头也没抬小声说:「射到里面吧我戴环了。

    」我闻言自然高兴万分猛力连续十多次的戳动最后一下深深抵在阴道的深处龟头抖动着射出七八股精液!

    我不知道她有没有达到高潮后来我曾问过她可是她始终没有给我答案!

    但我清楚记得在我最后射精的时候她本来站在上的双脚离开了面双腿向后勾了起来而且我还看到在她大腿根部阴道口四周的会阴处的肌肉不明显的抽动了几下。

    我想她当时也会是挺舒服吧!

    射完精后的我并没有马上抽出开始变软的阴茎一是很想再留恋一会儿她那温热湿滑的肉洞二是也担心马上拔出会带出一些精液出来。

    她就静静爬在沙发扶手上我就静静的站在她身后。

    直到她深深喘了一口气轻声说道:「出来吧拿点餐巾纸。

    」我“嗯”了一声从身后的餐桌上的玻璃杯中抽出两张餐巾纸一张垫在她阴道口的下边一张拿在手里慢慢的抽出已经变软的阴茎快速擦净上面的粘液。

    她从下面伸过一只手接替我的手按住阴道口下边的餐巾纸然后轻轻擦了几下抬起头来朝装餐巾纸的玻璃杯方位向我努努了嘴我会意又从里面拿了一些递给她。

    她用纸捂住自己的阴道口慢慢的抬起身来分腿蹲在上静静的等着阴道里面的精液缓慢流了出来。

    又仔细的把阴道口四周的擦了一遍从沙发上的提包里拿出一包卫生巾撕开上面的不干胶将卫生巾粘在膝盖弯处的内裤里面提起内裤站了起来掀在腰上的裙子自然落了下来。

    她走到镜子前面仔细梳理好略微零乱的发际整理了一下套裙顺手拿起旁边的提包向门口走去在这一段时间里我们一句话都没说。

    我一直看着她直到她走到了门口将要伸手开门的时候回头望了我一眼又扭过头去说了一句:「今天的事和谁也别说。

    」说完这句话我的二姨姐开门走了出去。

    我望着二姨姐曼妙的离去的背影站立的许久!

    自从那次在饭店里我和我二姨姐有了一次亲密的接触之后我们之间有了一段相互躲避的阶段像以前的那种玩笑和相互骚扰对方身体的举动依然不见了。

    大约过了一年的光景我们又回到了原来那个关系上了玩笑也多了起来。

    但是二姨姐绝口不提那天晚上发生的事就好像从来就没发生过一样。

    故事还没有讲完卢哥就发出了酣睡声看来不论男人和女人在生理冲动下都会做出一些连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的事情所以好多时候不要怨恨对方也许对方的出轨真的是他在你这里没有满足。

    第二天早上卢哥很早就醒了外面的雨已经停了我们开车回到他的修配厂有了材料车很快就修好了我给了卢哥500元钱卢哥说什么也不收最后才勉强收了材料的300元钱我们互相留了电话号码卢哥说等着去市里面进货的时候到我家在一起好好喝一顿告别了卢哥我没有回公司而是直接开车回了家打算在家里先睡一觉在到公司报道。

    在街对面我看到老婆站在街上等着应该是等孙周的车我忽然想到应该是不知道我昨天是否回来老婆没有在孙周家过夜否则昨天一定又是一些操逼运动。

    我没有下车将车停在对面看着老婆过了几分钟孙周的车来了老婆的脸上漏出了快乐的笑容开车门后上车两个人走了我也下车来到了房间真的好疲惫昨天在洗浴的包房太闷了而且有蚊子没有睡好现在要好好睡一觉然后在考虑其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