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其他小说 > 连桥 > 老婆的YD是我和他的连桥(41)
    41.缺少激情的做爱也会乏味

    2019年11月11日

    第二天老婆回来后的情绪似乎不错我们俩个吃过晚饭后老婆开始主动对我示爱我知道老婆这是打算对我进行补偿我不知道今天在公司她和孙周又发生了什么还有没有做爱不过以昨天老婆的说法应该是修养一天了。

    女人的修复能力果然强大昨天高强度的插入今天我进入老婆体内甚至感觉和以前差不多但我感觉到老婆似乎在和我做爱的时候没有了以前的那种专注似乎更加流于形式叫声也好像是装出来的而不是发自内心的。

    我不知道是不是孙周一夜就将我们几年的做爱的快感完全磨灭了但老婆似乎更愿意接受孙周的肉体。

    在做爱中如果女人没有激情男人是很难达到彻底的高潮的射精对于他们来说只是高潮的一个终止。

    我疲惫的躺在床上老婆去洗手间洗漱看着老婆的背影我忽然感觉到好陌生原本打算肛交的尝试也似乎烟消云散了觉得刚才在自己身体下面的女人似乎已经不是了那个曾经的女人。

    女人难道就这么善变吗?难道肉体真的是能征服女人的最直接的手段吗?我不敢想觉得好像好深刻怕自己陷入其中难以自拔。

    回来后老婆没有如以前一样让我摸着搂着睡觉说累了要自己躺一会。

    看着老婆的后背我好想告诉她其实她和孙周的事情我都知道我可以原谅她但我怕她不原谅我。

    这时候轻微的质押质押的床铺的声音从楼上传了下来并且隐约的似乎能听到女人轻微压抑的呻吟声。

    我和老婆都警觉的相互看了一下我刚要说话老破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我们一起静静的聆听果然这个声音来自楼上过了大概十多分钟声音停止了。

    “楼上周姐不是自己单身吗?和儿子一起住怎么会有这样的动静难道周姐找男朋友了?”我说道。

    “估计是不过这时间她儿子也应该在家周姐应该回避的怎么还两个人做上了呢?”老婆分析道。

    “对啊难道她儿子这么快接受了新爹我看了看墙上的钟表才不到十点以她儿子初中的作业量这时候应该还在写作业。

    ”真是想不说道周姐也是没有忍住啊。

    “你以为就你们男人忍不住女人也需要的就是我们不愿意说而已”老婆替周姐辩驳道。

    “那以后我不在家你要是难受了怎么解决不会也找个替代品吧”我这是有点点老婆。

    “去你的我还没到几天就忍不住的时候。

    ”老婆说道。

    可是我忽然觉得现在从老婆嘴里说出这样的话很滑稽她的确没有忍住。

    其实在夫妻出轨这件事情上思想的变化是很微妙的原本老婆没被孙周射入体内的时候我有的时候觉得自己率先在外面和别的女人发生关系还是很对不起老婆的可我知道老婆也终于出轨了心中似乎一下子释然了觉得我们扯平了似乎她还要对不起我一些男人就是这样能容忍自己出轨却很难容忍老婆出轨。

    我忽然觉得似乎老婆的肉体对于我来说不是那么珍贵了仿佛一件自己很欣赏的衣服沾染了脏东西不再是自己特别珍贵的了。

    开车的朋友都有这样的感觉最初新车的时候特别小心如果有一点挂增都觉得特别伤心想弥补可时间长了就无所谓了各种小刮蹭都是日常了、我觉得我似乎应该放纵一下自己寻找一些我该有的刺激。

    于是我在qq上开始寻找附近的人加了好多人但却似乎只有一个是我觉得喜欢的名字她叫小桃红。

    我说你的名字好色情其实对于调取女人一种是含蓄慢慢的放长线钓大鱼而另外一种就是直接钓到算钓不到是命。

    今天老婆说要加班我知道应该是隔了了一天没有肏孙周想了老婆也是想了他们两个一定又到孙周的家中去做爱了我发觉自从发觉孙周和老婆上了床之后我对于他们之间的那些事情就没有那么关注了反而觉得应该更多的时间留给自己老婆不在更好也不用着急回家了我又在单位附近搜索附近的人结果再次发现了她的名字小桃红。

    我说真巧啊不知道是我追踪你还是你追踪我怎么两次在不同的方都发现了你看来咱们是有缘分啊要不要见一面看看你是恐龙还是我是猩猩。

    过了一会没想到竟然通过了我的申请我问她在哪想请她吃饭。

    她说自己在默默的看着街道上的车流在想是不是该回家还是等一等。

    我说你看到有一个黄色的车在违规挑头堵了很多车吗?她说看到了。

    并且说出了车牌号。

    我这里比较高虽然能看到车子但是看不到车牌号我扫视了一下周围能看到相同景观的应该就是下面那栋写字楼而她能看清楚车牌证明她所在的楼层应该不超过八楼。

    我说看来咱们是在一上一下啊是否可以约你吃饭。

    他说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一个蓬头垢面的大叔我说那好办啊你不是能看到那辆轿车吗我一会站到街边你就能看清楚我了。

    她说好。

    我匆忙收拾完东西走到了街上在这个位置应该能看清楚我不知道她在那个窗户后面我朝着那栋楼招手现在想想应该还是比较傻的。

    过了一会看到她的qq留言看到你了还不错今天晚上就吃定你了你等一下一会我下来。

    过了一会一个女人从前面的写字间中走出来她相貌中上身材略微丰满我被她深深吸引的是她那双婴儿般无助和清澈的眼睛那一瞬间我充满了欲望要通过她的眼睛去看到她的内心。

    只是可惜我再也没有看懂过她的内心。

    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是我们感觉似乎曾经见过一样彼此笑了笑我问她想吃什么她说随便今天全听你的。

    我说吃烧烤吧这附近听同志说新开了一个烧烤不错。

    她说也听说了可惜没去过。

    我们到了烧烤的方由于下班了人不是特别多我们点了一些东西她似乎不是特别饿吃的不多我问她怎么吃这么少她说在减肥我说你现在的身材就很好丰满让男人握在手中应该很舒服。

    我其实想说男人肏起来应该比瘦女人舒服可是觉得这么见面就这么说似乎有些粗鲁。

    她笑了笑你是不是还想说在床上压在身下比较舒服。

    我尴尬的笑了笑应该是吧总比一堆骨头强。

    我们同时哈哈笑起来。

    饭菜很快吃完了我们一起走在街上其实我觉得似乎应该和她说去开放了可她说想唱歌我说那正好咱们去好乐迪吧。

    我们牵着手到了好乐迪。

    我的唱歌水平不好她倒是很喜欢唱歌。

    我又要了两瓶啤酒这次她也喝了一点。

    随着啤酒下肚慢慢屋子里面的气氛就显得有些暧昧了。

    我也开始唱些老歌她也轻轻相和。

    她靠我越来越近我保持围襟正坐。

    她身上有一股体香不是少女的味道而是少妇的馥香深入我的心扉让人觉得十分舒坦。

    也许是老歌太让人伤感酒精让我想起一些伤心的过往我竟然没有去抱她两个人靠在沙发上面老歌一首接一首直到我把啤酒喝完。

    其实现在我的心中总也抹不去老婆在孙周身下呻吟的画面虽然那是我的意淫。

    我不由自主的靠近她搂住她的肩轻轻的吻上她的额头。

    她似乎没有任何的抗拒好像等了很久。

    她的身体很柔软腰略微丰腻。

    她闭上眼睛我就吻到她眼睛深深的呼吸她的体香。

    她的体香如馥如兰在这深夜让人沉醉。

    我紧紧的抱着她她的胸很丰满紧紧的贴着我的胸膛我让她感受到我的挤压和心跳。

    我吻上她的唇淡淡的酒味她的唇有点凉但在我的唇贴上去之后她湿热的舌头就伸了出来我们的舌头就如同饥渴的蛇绞在一起。

    说起来我已经很久没有和女人这样深吻过了就算勾到女人也是直接用手刺激她们然后加以正法。

    这一吻就不知道多少时间过去了她开始喘息我感觉她的脸变得很热我的阳具也变得火热铁硬。

    她感受到我的坚硬轻声的嗯了一声。

    听到这样的声音我被酒精刺激已经很久的欲望瞬间炽热起来我的大手开始隔着衣服揉捏她丰满的乳房我想要伸进去捏揉她的乳头她轻声说别一会万一人进来怎么办。

    我抓住她抗拒的手放在我坚硬的阳具上面说我这里有根铁棍你可以把它融化吗?她隔着衣服慢慢的在我的阳具上摩挲她头抬起来看这我嘴又开始寻找我的唇她吻上我手不停的在我阳具上摩挲。

    我们舌头继续交织似乎很想从对方的口中吸取甘露来灭掉这样的火但这样只能让我们越来越热。

    我的手从她的裤子后面伸进去捏着她丰腻的臀肉手指往臀缝中深入感觉到一点湿润从臀缝中浸上来。

    我的手指越过她的菊花按到她的阴部那里已经十分湿滑我慢慢用手指陷入她的阴唇之中随着我手指的动作水越来越多她开始呻吟起来。

    这时我手放在她的臀部她的身体开始扭动几乎已经整个伏在我的身上。

    她的手隔着衣服抓住我的阳具头靠在我的小腹上面。

    我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了。

    我把手拿出来去解她的裤子。

    她赶紧用另外一只抱着我的腰的手抓住我的手说:不行。

    我说:我受不了了。

    她把脸靠在我的阳具边上说:我也想要了。

    忽然她像下了决心一样拉开我的拉链我的阳具一下就跳了出来。

    她用手握住我的阳具说:好硬。

    她将头低下来一口就将我的阳具吞了进去我感觉到我的阳具进入了一个温热的所在。

    她双手抓住我的阳具身体伏下来双腿跪在上。

    她用手握住我的阳具一下用舌头舔弄我的龟头一下又深深的吞入她的动作让我血脉膨胀阳具更加坚硬阳具上翘的时候她几乎用手都握不住了。

    我把手深入她的上衣抓住她两团丰满的乳肉捏着她的小乳头她口中开始发出恩的声音她吞吐的频率开始加快发出的声音开始断断续续。

    我很快感觉到我有了强烈的射精感觉。

    我抓住她的头开始用力干她的嘴她开始发出呜呜的叫声我已经到了发射边缘已经不能顾及她的感受我直起身体抓住她的头阳具在她口中快速抽动不断碰到她的喉咙。

    她仍在跟随我的抽动吞吐让我快意更甚。

    我终于到达顶峰在猛烈的抽动中一股精液有力的射将出来打在她的喉咙璧上。

    她似乎很喜欢这样的感觉直到我的阳具停止跳动她仍还在吞吐。

    我在射精的同时大腿也忽然开始抽搐全身居然达到了一种从来没有达到的高潮。

    我将还依然硬着的阳具从她口中抽出来她仍然抓住它用舌头舔着我的龟头。

    我摸着她的脸说我要爽到天上去了。

    她微笑着把我的精液吞了下去然后拿起桌面上的纸巾细细擦拭我的阳具说啊你射得真多。

    然后将我的阳具放回裤中。

    我把她抱起来放到我的腿上她丰腴的臀肉压着我未软的阳具。

    我将她的头放入我怀中柔声问她: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好呢?她说:我看到你的一瞬间就好像遇到了前世就很熟悉的人。

    原本我想插入的可自己的实力真的是一般我原本打算在呆一会半个小时左右我可以再次硬起来的可我们又唱了一会我的阳具还是没有硬起来她说我要回家了我也不好在继续挽留而且我已经看到了老婆的留言说已经到家了我只好和她惜别。

    回到家老婆已经洗完澡躺在床上看手机我知道她一定是再次被孙周肏爽了。

    老婆问我有没有吃饭我说和同志吃完了。

    我们又聊了一会其他的这时候忽然老婆让我小点声我们又听到了楼上床板的动静和呻吟声。

    我说周姐新找这个男朋友挺强啊这个年纪了还能每天肏一次。

    老婆说我今天看到周姐了她送儿子上学的也没看到有其他男人啊。

    我说没有其他男人难道是周姐自己在自摸那床铺的声音哪来的那莫不是……我忽然想到一种可能在以前看小说的时候看到很多乱伦的故事都是母亲和儿子的难道周姐忍不住寂寞和自己的儿子。

    我将这个想法告诉了老婆老婆说能吗?我说有可能啊周姐这么多年都没找现在忽然每天有这样的动静最大可能就是和她儿子因为只有年轻人才会有这么大的激情你看咱们这才结婚几年啊就已经不是每天在做了。

    听我说道每天在做老婆的脸一红我知道她是内心有鬼不好意思了我没有继续说下去楼上的动静持续了大概不到二十分钟也停止了今天我虽然没有插入那个女孩荒唐的竟然忘记问她叫什么名字了但是射完后也是有点累索性直接睡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