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其他小说 > 初冬与白兔的陷落 > 【初冬与白兔的陷落】
    2019年10月5日

    「呼哇……」

    伸了个懒腰,午睡完毕的小萝莉揉了揉眼睛,在适宜的温度之下获得一次甘

    美的睡眠显然让这只萝莉十分的满意,有些迷糊的拿过床旁边的梳子,一边梳理

    着自己在睡眠当中变得有些凌乱的头发,一边对着在自己卧室里面的摄像头打了

    个招呼。

    「嗯……大家下午好哦,正如大家所看到的,初冬可是有好好地按照承诺,

    开着直播裸睡给你们看了哦,所以,按照承诺,你们也应该——」

    一只手点在自己的唇瓣上,丝毫不在意白皙的躯体完全裸露在镜头当中的小

    萝莉晃悠着白净的小腿,粉色的私密之处若隐若现,「提出新的,玩弄我和我妹

    妹的淫靡建议了吧?关于摄像头,已经遍布了整个别墅,智能化的设备可以让直

    播间好好地自动切换到适宜的摄像头的位置,所以也不用担心我不手持摄像机,

    你们就看不到我们淫戏的情况了哟……那么,首先,要先去找妹妹~ 」

    「呼……」

    还在隔壁睡着的娇小幼女还没明白喜欢『恶作剧』的姐姐已经渐渐靠近自己,

    还在床上翻了个身,没意识到自己的睡颜完全在被全程直播。

    而就在这时,两名没什么特点的青年男性悄然接近了这座别墅。稍胖些的男

    子叫黑阳,偏瘦些的叫黄泛,他们两个就是通缉令上鼎鼎有名的强奸犯,喜好在

    强奸的同时在大型色情平台进行直播,不知为何至今仍然没有被抓获。今天,他

    们的猎物是很有名的萝莉福利姬初冬,与她的妹妹白兔。好几个富豪在黑市开出

    高价想要购买她们当性奴。于是,经过详细隐蔽而周密的踩点之后,他们决定在

    今晚下手。而屋子里的萝莉姐妹,还对此毫无察觉。两名强奸犯已经悄悄潜入了

    别墅,躲在一个隐蔽的房间里打开手机开始观看这对姐妹的直播,打算找个合适

    的时机切入。

    「嗯~ ?这个提议好像不错哦~ 」

    抿了抿唇,笑吟吟的初冬操作了一下手头上的手机,将看到的一个弹幕拖出,

    加粗,置顶——上面写的赫然是:将妹妹全裸着双手往后捆住,然后让妹妹呆在

    自己的身边两个小时。

    「大家也知道我的妹妹白兔比较害羞的呢,所以她的房间可没有安装摄像头

    哦,大家在外面等一下……」

    这么说着,初冬从妹妹的床边拿出绳子,蹑手蹑脚走到妹妹的床上,尽可能

    轻柔的将她抱起来,放在怀抱里面脱光,捆绑起来。

    「嗯……呼……姐姐……欸……?」当白兔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已经被姐

    姐绑住,一开始有些慌乱但又很快冷静下来,红着脸微微嘟着小嘴对姐姐轻声抱

    怨了一下:「又……又要做那个吗……」

    「毕竟姐姐我的爱好就只剩下这些了嘛,暴露,被凌辱,被妄想,以及总览

    的……h。」

    轻笑着咬一口妹妹的耳朵,熟练地将妹妹未熟的稚嫩身体暴露在空气与摄像

    头当中,被卷开的小小身体楚楚可怜的依偎在姐姐的身边,捆绑好双手的绳索也

    夺去这只幼女的任何挣扎可能性。

    「哦对啦~ 待会,我和妹妹会来一次,从来没有过的,刺激而疯狂的体验

    ……希望大家会喜欢哦?看到什么东西也不要惊讶呢,因为,这可是初冬酱所安

    排好的……」

    亲昵的亲吻着妹妹的唇瓣,拥有绝对的可以让妹妹镇静下来的手段的初冬酱

    丝毫不显得惊慌,坏笑着轻柔揉搓着妹妹那其实已经被自己开发出些许性感的小

    小躯体,故作神秘的对着镜头眨着眼睛——其实也只是自己所定制的机械奸道具

    正好到了而已,完全没料到后续发展的小萝莉亲手将自己挣脱的最后一个可能性

    扼杀掉。

    「欸欸,姐姐又擅自……哈呜……下、下次要是和我商量一下就好了……」

    被束缚的感觉让白兔本能的不自觉扭动着未成熟的幼小身体,在摄像机前展

    示着充满了背德感和犯罪感的魅力。

    「真不知道我们进去的时候她会有什么表情。」黑阳刻意压低的猥琐声音传

    到黄泛耳朵里,显然他对初冬很感性趣。

    「我比较中意那个幼女妹妹呢,那种完全未发育的小身体用起来肯定非常爽。」

    黄泛的话语猥琐程度完全不逊色于黑阳,这两人虽然性癖广泛来者不拒,但是似

    乎都比较倾向于幼小的女孩子。

    「诶~ 如果提前跟白兔说的话,岂不是看不到小白兔那种遭遇袭击之下显得

    很是惊恐和无奈的脸颊了?还有,妹妹的这里,我可要听听她到底是怎么说的

    ……」

    坏坏的咬着妹妹的唇瓣,初冬的手指不怀好意得探入到妹妹的双腿之间,抚

    摸着那粉嫩的肉穴,显然已经沉醉在百合的快乐当中的萝莉忽视了外界环境。

    「咿呀……姐姐……哈呜~ ……」白兔幼小的穴肉紧紧吸住姐姐的手指,稚

    嫩的娇喘声在房间中回荡个不停。

    「老黑,咱们上?」

    「好,就现在!」

    说着,两人悄无声息地钻出房间来到白兔的卧室门外,突然推门而入,然后

    将门轰然关闭。看着床上纠缠在一起的萝莉姐妹,两人的淫笑越发狰狞。

    「是谁?!」关门的声音让萝莉一惊,原本沉醉在妹妹身体当中的手掌也有

    些僵硬起来,扭头看去,却是两只笑的淫靡而又狰狞的男人。

    「姐姐……这这次真的要做那种事吗……?」白兔看着门口的两个男人有些

    害怕的问道。

    「才,才不是?!我可没有点这种服务呀!」

    并没有多废话,黑阳与黄泛两人猛扑上去,一个强硬地搂抱住赤裸的初冬上

    下其手,一个欺身压上被姐姐捆绑住的白兔,伸出舌头在幼滑的白嫩肌肤上舔来

    舔去。

    「咿……!不、不要……呀……!」虽然白兔拼命的想挣扎,但是小孩子根

    本不是大人的对手,更何况自己还被姐姐绑的死死的,完全没法动弹,只能任由

    男人的舌头在身上肆意滑动,品尝着小孩子娇嫩的身体。

    「呜哇?!」受到惊吓的初冬本能性的抱着身边的幼女妹妹,却没办法抵御

    男人手掌在自己身上游动的感觉,那种奇异的细腻肌肤与男人手掌摩挲的感觉与

    自己肌肤和妹妹肌肤相互纠缠的对比感,还有因为暴露而涌出的快感一并奔来,

    有些迷茫的萝莉很快就喘息起来。

    「嘿嘿,眼馋婊子初冬好久了,今天终于能好好爽一把了!」一边这样说着,

    黑阳的大手掰开初冬纤柔的美腿,在湿润起来的白虎小穴上娴熟至极的爱抚起来。

    「唔呣呣!放开我……」有些不甘的挣扎着,初冬尽管并不介意自己的第一

    次会交给谁,但是这种一点也不浪漫的初夜却并非这只大小姐所能接受的——

    双

    腿开始微微用力踢蹬着,却不觉自己的肉穴被这个男人亲密而又细致的触碰着,

    带来缕缕快乐。

    「这边这个十岁的小姑娘更嫩一些,还带着一股奶香味呢~ 」黄泛捏住两颗

    淡粉色的小乳头向上拉起左右晃动着,臭烘烘的成年人大嘴吻上了白兔的小孩子

    樱唇,肆意掠夺香甜的幼女津液。

    「唔……呼……」略带着甜味的小孩子唾液像是媚药一样诱惑着男人,因为

    紧张而不规则的呼吸扑在男人脸上,在加上隔着幼小的胸脯就能感受到的小兔子

    般跳动的心跳,更加刺激着男人施暴的心理。

    黄泛深吻了一会儿,放开了被吻得有些红肿的樱唇,用力舔了一下白兔的滑

    嫩小脸,然后按着白兔的小身体把她的小脸埋进初冬大开的股间。丝毫不逊色于

    黑阳的大肉棒上下晃动着拍打白兔的小屁股,发出阵阵并不响亮但分外淫乱的啪

    啪声。

    「不要……呜……」无法反抗的幼女被摆成羞耻的样子,被肉棒抽打着的白

    皙的小屁股微微有些发红,而被姐姐玩弄开发过的未成熟的幼穴则垂下一丝透明

    的爱液来黑阳坐在初冬身后一手揉胸一手捏玩花蒂,粗壮的大腿固定住幼细粉腿,

    粗硬腿毛榨得初冬有些疼。裤子早已脱下,硬挺火热的大肉棒、浓密的阴毛和沉

    甸甸的卵袋紧贴着初冬的裸背摩擦着。

    &nbsp發頁4F4F4F,C0M

    \u5730\u5740\u767c\u5e03\u9801\uff14\uff26\uff14\uff26\uff14\uff26\uff0c\uff23\uff10\uff2d

    「呜,呜嗯?」惊慌的踢蹬着双脚的初冬动作逐渐变小,有些悲哀的发现自

    己没办法保护住自己的处女的萝莉也开始放弃了挣扎,呼吸着充盈在鼻端的男性

    气息与感受着脊背上面那种男人独有的触感将萝莉的心灵拽入到某种自暴自弃与

    自我毁灭的泥潭当中,握住旁边妹妹的手掌,回头,有些艰难地笑了笑,萝莉轻

    启樱唇:「那,如果非要这么做的话……我希望,我可以和妹妹手握着手,跪在

    旁边一起被开苞哦……」

    「呜……姐姐都这么说了的话……至少……那个……能不能把绳子解开…

    …呜……」

    「呦,这婊子初冬还挺上道啊?老黄,你的意见呢?」黑阳的大手用力抓揉

    初冬贫乏的萝莉幼乳,留下道道红色的指痕,充血挺立起来的小乳头在手心中调

    皮地滑来滑去,很是诱人。

    「呼……呼呜……嗯……」敏感的乳尖被人这么玩弄,初冬也表现的有些不

    堪,知道完全没办法挣扎的小萝莉甚至已经开始微微眯起眼眸,感受乳尖被人把

    玩,揉搓,小小胸部被抓出爪痕的奇异快感。

    「我觉得不错,那就这么干吧!」黄泛用手指勾起一抹白兔的爱液放到嘴里

    舔了舔,露出甚是享受的变态表情。

    于是两人将这对萝莉姐妹摆成并排跪在床上的姿势,并解开了白兔身上的一

    部分束缚,让白兔的四肢可以自由活动。但淫邪的绳子仍然缠绕着白兔幼小的娇

    躯,甚至还勒得更紧了些。完全没有发育的幼乳被强行两道并排的绳子勒得微微

    隆起,异常色情。

    黑阳与黄泛站在床下,硬挺火热的肉棒正好与撅起的翘臀等高。他们一边用

    大手抓住萝莉姐妹的幼细腰肢,一边用另一只手扶着肉棒在湿漉漉的唇瓣上来回

    摩擦。

    「哈呜……」白兔羞的好像要哭出来一样,幼嫩的双穴暴露在男人们面前,

    紧紧的闭合着,不时从缝隙里渗出的爱液润湿了肉棒和大腿。

    初冬跪坐在一旁,与白兔手挽着手,亲昵的相互触碰,一并纠缠着津液的萝

    莉与幼女双腿之间所抵住的肉棒让这一副绝美的画面增添上几抹狰狞,白皙得近

    乎透明的肌肤之上,一抹晶莹的蜜液在阳光之下莹莹闪亮。

    「老规矩,数到三,一起插进去。」黑阳说道。

    「一」

    「二」

    「三!」

    对准了汁水淋漓的处女萝莉蜜穴,两人一起将成年人的肉棒粗暴地插了进去,

    坚硬的龟头重重顶破脆弱的处女膜,撞在柔软花心上,将短短的膣道强行拉长。

    「嗯——!」被破处的疼痛与毁灭自己的快乐纠缠在一起,和妹妹一起被破

    处的快乐让初冬忍不住扣住手掌,身体挺直着品味那种奇异的感觉,猩红的血液

    顺着大腿滑下,滴落在床单之上,绽出一朵朵梅花。

    「咿……!」破处的疼痛混杂的快感让小小的身体不住的颤抖着,紧窄的幼

    肉被肉棒强行撑开,紧紧压榨着不放,幼女浅窄而紧致的小穴比姐姐的还浅一些,

    大人的肉棒才进去一半就已经顶到了子宫口。

    「简直……太他妈爽了!比我之前想象的还要爽好几倍!」黑阳丝毫不顾初

    冬的感受,刚刚破处便开始大幅抽送起来,将幼嫩花径里的每一丝褶皱都寸寸撑

    开,反复蹂躏碾压萝莉小穴里的每一处敏感点。

    「呜……呜……呜!!」那种疼痛当中带有着的快乐让这只萝莉抽搐着身体,

    只有妹妹紧紧依偎在身边的感觉才让这只萝莉稍感安心。被残忍的抽插、蹂躏的

    肉穴死死地咬住那一根肉棒,忠诚的反馈出被强行开拓的剧痛。

    「老黑,小心点,别玩坏了。」一旁的黄泛则相对温柔些,肉棒插进去之后

    并未直接开始抽插,而是俯下身来亲吻舔舐白兔的后颈,大手爱抚幼乳揉捏花蒂,

    希望让这未发育的幼小女孩享受到到充分的快感。

    「哈啊……呜……」在上下齐手的快感的刺激下,白兔充满弹性的紧致幼肉

    反而比姐姐更快的适应了体内的巨物,细嫩的褶皱包裹着肉棒,随着双手给予的

    快感一下一下的紧缩、吸吮着。

    闻言,黑阳的动作变得轻缓了一些,「好吧好吧听你的,玩坏了可就卖不出

    好价钱了。我说,你那边感觉怎么样?」

    「唔……?!卖!你们……想做什么!」有些艰难地在肉棒的穿刺之下吐露

    出艰苦的呻吟,还在被沾满着处女之血的肉棒来回抽插、反复征挞、不断欺辱着

    极品肉穴的大小姐萝莉用哪怕是被人凌辱,也仍然

    犀利的目光虎视眈眈的看着这

    两只男人——虽然,在被男人完全掌握之中的状态让这只萝莉显得完全没有任何

    的威吓力。

    「爽爆了,都不用我自己动,这个小淫女就开始自己吮吸起肉棒来了,妈的,

    真是个天生的小妖精!」黄泛整个人压在白兔的小身体上,环抱着胸部开始抽送

    起来,一下下开拓这稚嫩的幼穴。

    「咿……呜……不……呀呜……」被男人完全控制着像洋娃娃般玩弄的幼女

    随着抽送的节奏,和诚实的下半身相反,不断的发出略带着哭腔的娇喘和求饶声,

    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样子正在鼓动着男人进一步施暴的欲望。

    「有意思,待会儿让我也试试。」黑阳节奏感十足地抽送着,每隔几下轻缓

    抽插便是一次对花心的猛烈轰击,肆意凌辱身下的萝莉大小姐。「当然是卖给出

    价最高的某位富豪啊,你们两个小骚货的悬赏可是相当之高呢~ 」一边这样对初

    冬说着,他还恶趣味十足地握紧纤腰狠肏几下,几乎顶进花心里去。

    「没问题,不过话说要不要换个体位?」黄泛对于白兔的蹂躏越发激烈,刚

    刚破处的幼女花穴被迫快速吞吐着又粗又长的大肉棒。

    「唔——?!你们,你们不能那么做——!」初冬的话语甚至都带有了一声

    急促的尖叫,身处上层的自己自然也是几乎所有人的掌上明珠,如果自己落在别

    人的手里……那种后果几乎是不堪想象,但是却无法用任何方法护住自己的萝莉

    只能无用而又徒劳的狠狠收缩着肉穴,流淌出蜜液,唤出几声呻吟充当自己的反

    抗。

    被黄泛肉棒激烈蹂躏着刚开苞幼穴的娇小幼女突然一下子紧紧的抓着床单,

    幼小的身体不住的颤抖起来,原本就带着小孩子特有的高体温的穴肉带着一股热

    流一下子紧包住肉棒,甚至隐约有些紧的让人发痛,黏糊糊的爱液随着身体的抽

    搐不住的从交合的地方挤出来,把身下的床单打湿。

    「换个体位?哦……我明白了,是个好主意!」这么说着,黑阳和黄泛将萝

    莉姐妹换了个方向,用跪姿在床上分别后入面对面的姐妹,一下下猛撞将两具娇

    小柔软的身体顶得越发贴近。

    「啧啧,老实说还真有点舍不得这两个小骚货。」黑阳抓揉着初冬的粉嫩翘

    臀,略显肉疼地说道。

    「谁不是呢,可惜咱俩这身家可买不下来这俩高端货。不过刚才这小妖精的

    高潮是真他妈的爽啊,老子差点被夹射了。」仿佛是为了惩罚随便高潮的白兔一

    般,黄泛不轻不重地拍打了几下粉臀,抽插的力道更是加大了些。

    「唔?!」初冬跪在了床上,眼眸当中满满的都是妹妹的模样,被征服的冲

    动涌上心头,逐渐被快感蚕食的萝莉轻咬住嘴唇,然后一口拥吻上自己的妹妹,

    闭上眼眸让晶莹的泪滴在眼角上划过,抛弃掉所有的侥幸与清明,享受着肉棒开

    垦自己肉穴的愉悦,初冬自暴自弃一般,将心灵浸润在了快乐当中。

    「呜……姐姐……呀呜……~ ……」刚刚高潮完的幼穴被这样的侵犯玩弄,

    让白兔小小的脑袋里完全变的一片空白,稚气未脱的声音除了娇喘以外根本没法

    说出完整的句子来,上半身无力的趴在床上,小小的屁股被高高的抬起一下一下

    的抽送着,和姐姐亲吻在一起。

    大声嘲笑着沉迷于情欲的姐妹二人,两个男人对她们的百合之情十分满意,

    越发激烈地抽送起来。两个小女孩越贴越近,平坦微隆和完全未发育的幼乳紧密

    贴合在一起,两对小乳头摩擦着,为这对可怜的姐妹带来些许安慰。终于,在一

    阵格外狂猛的活塞运动之后,黑阳与黄泛一起顶着初冬和白兔的花心射出大股火

    热浓精,灌满了小巧的子宫。

    淫靡的口水声与肉棒在插入带来的啪啪声在卧室当中回荡,紧紧贴合在一起

    的姐妹摇动着未熟的身体,相互感受着从对方传来的温度与籍慰,被中出之后,

    已经开始微微凸起的小腹相互抵在一起,轻柔的挤动都给两人带来一种仿佛心灵

    碰撞的舒服。

    「……」白兔在娇小的子宫被灌满的快感中又一次的高潮,昏睡过去,浓稠

    的精液迅速的充满了子宫和幼穴,从交合的地方漫了出来。在这个远远没有结束

    的漫长夜晚里,对还没有适应如此激烈的性交的幼女来说大概是一件幸事也说不

    定。但是很遗憾,这两个精力旺盛的男人绝不会这么轻易地放过她。

    淫乱的交合持续了三四个小时,初冬与白兔被两个男人轮流玩弄着,一次次

    被干晕过去又一次次在肉棒的突刺下被迫醒来接受这无尽屈辱感与快感的地狱。

    两名初经人事的小女孩的意识像雾一样扩散,在男人们的玩弄下从一个高潮到下

    一个更为激烈的高潮,已经完全说不出有意义的话语了。

    黑阳和黄泛大肆开拓萝莉姐妹的娇躯,小穴、子宫、后庭、檀口、喉咙,甚

    至幼乳、腋窝、素手、发丝、肚脐、腿弯全部都留下了肉棒的痕迹。泥泞不堪的

    花穴流淌出白浊精液与萝莉爱液的混合液体,打湿了整个床铺,几乎让她们脱水。

    这淫靡的几个小时全部在世界最大的色情平台上直播,观众超过一千万,而

    这直播过程的录屏又会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传播到多少人手上,那就不得而知

    了。

    最后,黑阳与黄泛关闭了摄像机,用旅行箱装着两个满身白浊沉沉睡去的小

    女孩,坐上车离开了这里。

    几周后,一座鲜为人知的岛屿上,初冬、白兔与一些经历相似的女孩子们在

    经历了一番残酷、毫无人性而又卓有成效的调教之后,成为了这里的女奴,负责

    为来到这里的政要、富豪、将军们提供各种难以想象的变态服务。往日在新闻上

    衣冠楚楚的上层人士在这里都会褪下那层伪装,将自己内心深处最阴暗的东西肆

    无忌惮的发泄在这些可怜的女孩们身上。

    再后来,买下她们的那位富豪似乎因为一些涉嫌拐卖、性侵未成年少女的丑

    闻被抓进监狱里,过了一段时间离奇的死在了自己的牢房中。这座岛的秘密,仍

    然只流传于上流社会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