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其他小说 > 罪恶进行时 > 罪恶进行时(07)
    【第七章:愤怒】

    2019年10月10日

    上午,郑宇起床后还是按部就班的准备了食物,这次是先给闵秀雅送过去,看着她安静的坐在一旁就将食物放在了她的面前自己才出来继续吃饭,他吃完饭依然是看了一会新闻没有看到任何关于闵秀雅失踪的消息就放心的关掉了电视,随后从地下室中拿出了闵秀雅吃完的食物餐盘清洗。

    来到地下室门口,郑宇脑中想到:今天闵秀雅想怎么办?口交都用出来了难道要肛交?于是笑着打开了门,看到闵秀雅依旧是孤独的坐在角落中,看着她样子郑宇不禁想到是不是该给她弄台电视进来看?

    “我想去上厕所。”

    来到闵秀雅面前没等郑宇开口,闵秀雅清淡的声音就传了过来,郑宇就摸索着找来了曾经灌肠用过的特殊“便盆”。

    “我,我有些坏肚子。”

    闵秀雅听到郑宇摸索的声音,就有些难以启齿的再次开口。

    “额!”

    郑宇有些愕然看着手中成梭型的“便盆”,说实话当初真没想到这点,手中这个都是买一赠一送的小东西,可以抵挡灌肠之后的喷射易清洗,但是要真当成便盆也勉强是可以,但是腹泻这种就困难了。

    郑宇有些纠结,不过卫生间是封闭的应该没问题,郑宇这样想到。

    最后郑宇将闵秀雅手脚拷上并且恶意的找来了她曾经的裤头塞进她的口中,解开锁在她脖子上的项圈,郑宇将她抱起走向屋内的卫生间中,一路上闵秀雅都很安静这让他放心了不少,在卫生间中郑宇关上门给她解开了手铐脚铐也拿出了她口中的内裤,闵秀雅用怪异的走路姿势摸索到马桶上坐下,郑宇也没在意以为她是憋的所以才这样,等了一会闵秀雅脸色通红的抬起头对他说道:

    “你可不可以出去,有人在我……”

    郑宇耸了耸肩转身出去关闭了卫生间的房门,闵秀雅等到郑宇出去后静静的做了一会才起身向四周的墙壁摸去发现都是瓷砖铺成的就松了一口气,之后劈开了双腿将手伸向自己的蜜穴中,她脸色有些痛苦的摸索了一阵将昨天掰断打磨的牙刷棒从阴道中拽了出来,不到手掌大小的尖锐利物被她死死的抓在右手之中,手臂放下将手腕翻转藏住,不从后面看根本看不到手中的东西,她等了许久才去按下马桶的冲洗键,摸索着来到了门前敲门。

    随着房门打开郑宇闪身进来,还是比较谨慎的关上了房门拿出手铐要去给闵秀雅戴上,突然闵秀雅右手举起迅速的砸向他,他本能的向右躲去但左手臂还是被闵秀雅突然落下的右手用尖锐物品划出了近十多厘米的口子顿时鲜血外流,今天穿的是短袖所以就这么毫无阻挡的被利物划破胳膊。

    “啊!”

    手臂被硬生生的划破瞬间剧痛让他发出了痛苦的声音,郑宇倒地捂在了胳膊流出的鲜血瞬间就布满了他的右手掌。

    闵秀雅没有给郑宇喘息的机会,在他倒底时她就疯狂的用脚使劲的去踹在郑宇的身上。

    “啊!”

    郑宇第二次发出了痛苦的尖叫,原来好巧不巧的闵秀雅踹在了他的双腿之间,撕心裂肺的蛋痛让郑宇弓着身子已经顾不上左手臂的伤痛了,他双目出现血丝脸上涨红着身子也不用自主的翻滚着,蛋碎般的疼痛让他窒息变得呼吸困难。

    闵秀雅听到他痛苦的动作,迅速的摸索到门前打开卫生间的门磕磕碰碰的向外抛去,并大声的喊叫着“救命!救命啊!”

    闵秀雅努力的摸索听着周围的回声并不时的发出呼救,她跌跌撞撞的终于感觉到了大门的方向跑过去,途中她被地毯绊倒就手脚并用爬着过去,就算额头被桌柜撞出血也不管不顾。

    郑宇听到闵秀雅疯狂喊叫的声音,双目通红艰难的起身,拖着胯下剧痛的感觉追到客厅中,看到已经撞破额头的闵秀雅不断的向玄关爬去,他快速的跑到闵秀雅身前用一直在流血左手臂抓起她的头发,右手掌狠狠的向她的秀脸扇去。

    “救命!啊!”

    闵秀雅被郑宇顺着头发抓起本能的喊出救命,但随之而来的巴掌让她发出痛苦的尖叫。

    郑宇左手捂住她的嘴巴右手臂搂住她的脖子,用力的将她拖向地下室,途中她不停的挣扎,甚至用牙齿狠狠的咬在了他左手虎口之上,现在发狠的郑宇顾不上疼痛就这么让她咬着一直拖进地下室中,将闵秀雅拖到床垫上但她依然不肯松口,郑宇的左手虎口被咬的不断出血,而闵秀雅的口中布满了他的鲜血,只是不知道是她被扇出来的血还是郑宇的血,可能都有。

    “松开!”

    虎口上传来即时疼痛让他愤怒的对闵秀雅命令道。

    然而闵秀雅就是不管不顾的死死的咬着,想要从他的手上撕下一块肉,郑宇只能用右手死死的掐着她的下颚的两侧迫使她松口,然而郑宇小看了闵秀雅的决心,这次的失败让她有些崩溃,甚至打算与郑宇鱼死网破了。

    看到自己右手无法逼迫她松口,愤怒的郑宇用右手大力撕碎了她身上薄纱睡衣抓住她的左乳狠狠咬了上去。

    “啊!”

    感受到乳房的剧烈的疼痛她惊叫的松开了牙齿,郑宇迅速的撤出了左手也离开了她的乳房,郑宇右手扶住已经鲜血淋淋的右手,双目通红的瞪着跪坐一旁的闵秀雅,他越想越气情绪渐渐地到达了爆发的边缘,他右手拿起了一旁杂物堆中的棒球棍,狠狠地举起想要向闵秀雅挥舞下去,可是看着在跪坐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泪流满面但还是一脸倔强的闵秀雅,他有些心软了。

    “啊!啊!啊!”

    心软之下愤怒无法爆发的郑宇只能用棒球棒敲砸着角落中的杂物,狠狠丢下棒球棍,随后粗鲁的将闵秀雅再次戴上项圈锁住离开。

    郑宇在出来之后才感觉到浑身的疼痛,他甚至感觉出可能胯下的已经肿了,他只能再次硬挺着从医药包中拿出消毒术和棉布,咬着着毛巾简单清理包扎了一下伤痕累累的左手,还好划破的深度不大自己就可以处理,然后清理了下家里的血迹,刚才闵秀雅的呼救没有传出去多远,附近的邻近在印象中是一般白天不在家的上班族,自己坐在家中等了许久,没有任何异动他才放心的穿上衣服,去医院检查一下。

    下午回到家中,郑宇也是庆幸还好没给闵秀雅鞋穿,要不真没准就“兄弟”不报了起码任务就失败了,在医院他得到的结果是,他的下体只是肿胀没有太大问题,近几天禁房事抹些药膏就好了。

    坐在家中郑宇一脸难看之色,自己还是太大意心太软了,没想到自己会被闵秀雅袭击,要不是躲避及时可能就会丧命了,他越想越气自己从来没有想过暴力虐待她,结果却是得到这样的回馈,决不能这么轻易饶了她。

    他想好了等胯下伤好之后一定要给闵秀雅留下一生难忘的画面,他起身弄了些速食物,吃完之后准备了一些带给闵秀雅,要承受他的报复就不能饿到闵秀雅。

    &nbsp發頁4F4F4F,C0&#

    xff2d;

    \u5730\u5740\u767c\u5e03\u9801\uff14\uff26\uff14\uff26\uff14\uff26\uff0c\uff23\uff10\uff2d

    他将食物和水带到地下室,被锁在角落中的闵秀雅满嘴鲜血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坐在那里,他将食物和水放在了他面前冷冷的留下一句话。

    “你要是不吃,那到时就由我来喂你,还有记住我和你说的,如果你敢有自杀的念头,那么福利院就会成为我的目标。”

    说完郑宇转身离去。

    四天后郑宇的下体终于完全消肿了,这四天郑宇都是在养伤,平时除了送食物、水和进行“清理工作”他就没有再过多去地下室,怕自己忍不住打扰到下体的恢复,闵秀雅受到郑宇的威胁提醒也老实了下来,没有再做出其它过激的行为只有在真的忍不住想去厕所的时候才出声,被郑宇锁的严严实实并在他的监视下上完。

    已经是监禁闵秀雅的第七天了,郑宇今天下体完全的恢复让他兴奋,已经做好准备给闵秀雅一个难忘的一天了,所以在早上闵秀雅吃完早餐以后,他没有急色的去进入地下室,而是外出去买来了些自己吃的“药品”放在兜里。

    郑宇走进地下室中,他在进去后就脱光了身上的衣物赤裸着全身,明显的可以看到他左手臂有道长长已经结疤的疤。

    闵秀雅在经历了这七天的监禁,精神状态不是很好也变得非常的敏感,每次听开门的声音,她都会下意识的去颤抖蜷缩身子。

    郑宇赤裸着全身来到了闵秀雅面前,强行的拉起她起将她再次的带到按摩床锁成“x”形状,这个过程闵秀雅不反抗也不出声就任由郑宇摆布,好像做好了认命的准备。

    看着仰面朝天的闵秀雅,郑宇俯身到她耳边轻轻说道“今天我会给你个难忘的经历,放心今天之后我会放你离开。”

    听到郑宇的话本来面无表情的闵秀雅突然露出了希望的神色,但同时她的内心又慌张有些害怕面对即将到来的事情。

    郑宇对闵秀雅进行了一番仔细的清洗,不过在这过程中郑宇没有去挑逗她,他不急于这一时,今天会很长的。

    在清洗完之后,郑宇将闵秀雅双腿调高,又控制着她的双腿分开逐渐的达到了180度变成一字马的姿势,最大限度的展露出来菊花和蜜穴,尤其是蜜穴随着这种大幅度的展露她的洞口也自然的张开露出了红嫩的肉质。

    闵秀雅的脸上也露出了痛苦的神色,不过依旧紧紧地唇齿闭合不发出声音,郑宇拿出了灌肠的用具,再次对闵秀雅进行了灌肠,进行三次的灌输之后排出的牛奶已经没有异物了,同时闵秀雅也变得满头大汗。

    郑宇没有进行第四次灌肠,而是在注射管中灌入了少量的润滑剂轻轻的推送到闵秀雅的肛门中,随后拿出了一个由小到大依次变大的水晶肛门拉珠,郑宇一颗一颗的塞进闵秀雅的肛门中,在润滑剂的作用下非常顺利的瞬间进入,她的屁股也在每次的塞入过程中都会颤抖,直至拉珠全部没入肛门中只剩下尾部的拉环。

    郑宇在拉珠全部没入以后开始拉动着拉环将一个个玻璃珠拉出。

    “啊!呜……!”

    就算闵秀雅再怎么想坚持不出声,还是无法克制这种身体的刺激所带来的的感受,不自觉的影响着她,受到这种刺激的闵秀雅还是难耐的发出了不知道是痛苦还是舒服的呻吟。

    郑宇重新的将拉珠再次塞入她的肛门之中,他舔上了闵秀雅的阴蒂用舌尖不停的刺激着它,渐渐闵秀雅干枯的蜜穴开始出现些许的光泽,随着郑宇的挑逗闵秀雅白皙的皮肤出现了淡淡的红晕,郑宇不断的用舌尖打转用嘴唇轻碾的方式刺激着她的阴蒂,许久之后已经有些酸楚的郑宇听到闵秀雅终于在高哼中达到了阴蒂高潮,大量得淫液从洞口中喷出,郑宇擦干净喷在脸上的淫水,将注意力放在了她颤抖的阴道中。

    “哼!”

    伴随着闵秀雅的闷哼郑宇,将右手中指和食指插进了她的阴道中,两指进入到闵秀雅的阴道瞬间就被包裹住,郑宇用双指缓慢的抠弄着它的阴道,上半身调整位置来到了闵秀雅小巧玲珑的双乳面前,几天前被郑宇咬的牙印早已消失,看着眼前雪白的双乳郑宇盯准一“只”就咬了下去。

    “啊!”

    胸部的疼痛让闵秀雅痛苦的喊了出来,郑宇并没有松口反而更加用力的在她雪白的乳峰之上咬出了一排清晰的牙印,之后又牙齿叼住她的乳头向上拉伸。

    “呜呜……!”

    闵秀雅不停的摇晃着脑袋想要缓解这种疼痛,散乱的秀发也在她慌乱的摇晃过程中遮住了她的脸颊。

    郑宇将闵秀雅的乳头咬住拉伸然后松开,这样的过程中右手的抠弄也没有停下,手指上的湿润清晰的传来了闵秀雅身体最诚实的反应,他用左手大力的将另一只乳房掐起再一次的低头啃咬着这只完好的乳房,听着耳边闵秀雅痛苦的尖叫,郑宇几天来的愤怒也得到了少许的缓解。

    等郑宇离开闵秀雅乳房的时候,她的两只双乳已经伤痕累累的布满了牙印,闵秀雅也因为不停的喊叫嗓子变得有些沙哑。

    郑宇抽出了抠弄闵秀雅阴道的右手双指,走到闵秀雅面前用左手抚开了她散乱的秀发将右手双指插进她的口中。

    “给我舔!我说过明天会放了你就一定会做到。”

    在郑宇将双指塞进闵秀雅口中时她想要狠狠的咬上去,但在听到郑宇后面的话才松开了要咬上去的贝齿,慢慢的伸出舌头舔在沾着自己体液的手指上,咸咸的味道也充斥了她的口腔。

    郑宇右手双指体会了一会闵秀雅柔软的香舌之后开始在她的口中转动起来,双指也捏搓着她的香舌想要抓住把玩着。

    “呕!噗!噗!”

    郑宇的动作碰触到了她喉咙附近,导致闵秀雅升起了呕吐的感觉喷出了不少口水,郑宇将湿漉漉的双指抽出,给了闵秀雅换气的机会让她平复了想要呕吐的感觉。

    郑宇看到闵秀雅平复之后,将她翻转锁成趴着的“x”姿势,这期间适应了一字马姿势的闵秀雅再被拉伸成这样时候已经没有那么痛苦了,将闵秀雅再次拉伸成一字马的时候她的屁股不自觉的拱了起来。

    郑宇看着眼前丰满的屁股和直接全部没入肛门中只剩下拉环挂在外面的拉珠,配合着这种高难度的姿势,让在赤裸着身体早已胯下坚硬的鸡巴抖动了一下,他上前双手的抓在了闵秀雅丰满的屁股两侧用力的揉搓,郑宇大力的动作牵动了没入直肠中的拉珠刺激着闵秀雅,让她的屁股不停的颤抖。

    看着弹性十足的屁股郑宇再次俯身的咬了上去,闵秀雅也同时响起了痛苦的叫喊想让郑宇放开“啊!好疼,求你不要在咬了。”

    “疼?哼!我的手臂,我的‘兄弟’就不疼了?”

    郑宇说完就再次咬向了她的屁股,闵秀雅丰满的臀部让郑宇在咬上之后通过牙齿传来的触感让他感觉到了满足,同时感觉到牙齿发痒甚至有些喜欢上这种撕咬的感觉了。

    不一会闵秀雅丰满的屁股就被郑宇咬出了许多的牙印,闵秀雅在忍耐郑宇撕咬时候不禁疼痛的流出了眼泪。

    郑宇收回了想要再咬上去的冲动,在闵秀雅痛苦的呻吟中一个一个的拽出了肛门中的拉珠,拉珠被拽出后闵秀雅的肛门因为在长时间的扩张之下所以形成了菊花洞,在她屁股的颤动下久久未能闭合。

    “呜呜……!”

    看着眼前的肛门洞郑宇将右手中指直接插入了进去,闵秀雅再次发出了痛苦

    的呻吟,郑宇中指慢慢的进出,在润滑剂和她直肠中粘液的润滑下,进出不在那么困难只是闵秀雅的屁眼不断的紧箍着郑宇的手指,感受到中指上传来夹紧的力道,郑宇开始逐渐加快了手中的进出,在手指来回摩擦的刺激下闵秀雅感觉自己的屁眼发痒,逐渐的失去了夹紧的力道放松了下来,她也不再那么痛苦了。

    郑宇中指逐渐快速的抽插清晰感觉到了闵秀雅屁眼的松弛,同时她下面的蜜穴也涌出了不少的淫液,郑宇将淫液沾满在食指上渐渐的将食指也插进闵秀雅的肛门中,在两根手指进入后闵秀雅的屁眼再次传来了抗拒夹紧的力道,随着两根手指慢慢进出,逐渐适应的屁眼再次松缓下来,郑宇的双指从在前后的进出变成了上下左右的晃动,郑宇在努力的让闵秀雅的屁眼适应更大的压迫,以这样的方法让她的屁眼扩张。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