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其他小说 > 五行令(第三部) > 五行令(第三部)(15)
    五行令·第三部·第十五章

    2019年10月10日

    上文说到那姓袁的青城派道长前来提亲,林落大惊失色,急忙看向林若海,

    道:「爹爹,袁道长的话可是真的?」

    林若海苦笑着点了点头,道:「我原本想过些天与你说的,既然你已经知道

    了,我也就不瞒你了,今日爹爹有事外出,未及好好招待罗少侠,就是因为这件

    事。」

    林落又急忙问道:「爹爹你可曾答应了?」

    林若海尚未说话,一旁的袁守一冷哼一声,道:「我青城派虽然在江湖上算

    不得属一属二的大派,但在蜀地除了峨眉之外,倒也不虚谁。林府等与我青城派

    结亲,当是你们的福气,哪有拒绝的道理,你说是不是,林若海?」

    林若海苦笑一声,左右为难,一旁的林落气道:「我与这什么少掌门素未谋

    面,怎能随随便便就嫁给他,况且蜀地离这千里,我在那里人生地不熟,爹爹就

    能放心吗?」

    林若海干笑一声,道:「今日只是为袁道长和罗少侠接风,此事日后再提,

    日后再提。」

    说着又给罗云满上了一碗酒。

    袁守一见林若海不愿谈及此事,倒也不忙着逼他表态,转头看向罗云,冷笑

    道:「袁某在江湖上行走了这么些年,可不曾听闻有什么姓罗的少侠,怕不是什

    么沽名钓誉之辈吧。」

    罗云闻言也不恼怒,澹澹一笑,道:「袁道长是青城派的人,多年在蜀地行

    走,自然没有听说过在下,况且在下先前一直在北地,也未曾听闻过袁道长的大

    名,却是孤陋寡闻了。」

    袁守一闻言勃然大怒,戟指点着罗云怒道:「小贼居然敢讥讽老夫孤陋寡闻

    ,若不是看在‘北海钓叟’的面子上,老夫非废了你一条腿不可!」

    罗云冷冷道:「袁道长真是好大的威风,动不动就要废人手脚,不知你在蜀

    地时是否也是这么威风,可千万别是那种在家里受了气,专门跑外面撒野来了。」

    砰的一声,一桌酒宴被袁守一狠狠掀翻在地,他先是冷冷看了一眼林若海,

    见他始终无动于衷,又转头看向罗云,冷笑道:「既然如此,老夫今天非给你一

    个教训不可,念你是晚辈,老夫不出剑,只用双手与你过招。」

    罗云冷哼一声,道:「我劝你还是用剑的好,免得一会输了难看。」

    袁守一闻言也不说话,走到前厅外头院子里,冷冷盯着罗云。

    罗云轻笑一声,缓步走到他的对面。

    袁守一此时亦冷静下来,他虽有心要给罗云一个教训,但也知道他敢如此激

    怒自己,必定有着过人的武功,他心下不敢托大,缓缓伸出手掌摆了一个架势,

    却是青城派的‘盘山十八式’中的起手式。

    ‘盘山十八式’乃是青城派祖师独创的一套武功,十八式主要以手上功夫为

    主,掌、拳、指每样六式,共计为十八式。

    传闻当年青城派祖师上山时,眼见青城山山路弯曲,崎岖难行,由此悟出了

    这一十八式的套路,其后一路传了下来,又经过各代掌门不断的改进,如今这套

    武功在江湖中早已是名声大噪,不少弟子皆是因为这套武功才选择了青城派。

    罗云随手摆了一个起手式,道:「你是前辈,请先出招。」

    他虽然口中狂妄,但也知山外有山人外有人这个道理,又见袁守一摆了一个

    奇怪的起手式,心下更不敢大意,提神聚气静待其攻来。

    那袁守一也不客气,大喝一声,右脚往前一探,跟着左掌伸出,急拍罗云前

    胸。

    他这一招乃是掌法中的一式,名唤‘投石问路’。

    罗云屏息凝神,待得袁守一手掌堪堪拍到,突然右手绕开他的手掌,直接去

    抓他的手腕。

    不料往常无往不利的这一招今次竟是落了个空,罗云一惊,待再细看时眼前

    突然多出数个掌影,每一掌都拍向自己的要害处。

    原来这招‘投石问路’看似平平无奇,但却藏着厉害的后招,先前这一掌只

    是虚招,试探之意,待对手想要后发制人时才会打出后招。

    这袁守一对于十八式中的掌法极为娴熟,见罗云伸手来抓自己手腕,心中冷

    笑连连,左掌倏地收回,同时右掌一连拍出数十掌,每一掌都拍向罗云全身要害。

    罗云微微一惊,脚步向左一滑,避开大部分掌势,同时右掌拍出,砰砰两声

    ,与袁守一对拍两掌,二人各自后退一步,冷冷盯着对方。

    待得身子站定,袁守一又是一掌拍出,这一掌却不再是虚招。

    但见手掌在半途一晃,一化为二,二化为四,四化为八,八化为无数,无数

    掌影铺天盖地拍向罗云。

    罗云冷笑一声,双掌快速伸出,亦是拍出无数掌影,二人身周勐然发出连续

    不断的砰砰声,像有无数手掌在半空中交击一般。

    如玉三人紧张地看着场中,惟恐罗云有失。

    掌音方落,二人又是各自退开,这一回袁守一没有再急于进攻,他冷冷看着

    罗云,心下却有些佩服,暗忖此人年纪虽轻,却能接连接下自己两掌,而且看他

    面不红气不喘的样子,似乎游刃有余。

    袁守一面上阴晴不定,突然看向林若海,冷冷道:「今日之事就这样算了,

    明日袁某再来登门拜访,希望能得到一个满意的回复。」

    说着竟是一人拂袖而去。

    林若海站在前厅中,面色铁青,久久没有出声,又见袁守一拂袖而去,转头

    看了一眼罗云,面色复杂道:「罗少侠果然少年英雄,竟能与这袁道长打个平手

    ,老夫佩服之至。」

    罗云澹澹一笑,林落在一旁说道:「爹爹可千万别小看了罗大哥,罗大哥武

    功高强,一人就打败了闫柔。」

    林若海一惊,问道:「先前江湖中曾有传言,说是罗少侠杀了白展飞抢了青

    木令,其后又有传言,说是闫柔暗中夺走了青木令,此后又嫁祸给了罗少侠,可

    有此事?」

    罗云知道后面一条传言乃是欧阳靖所为,不禁心下有些感激,点了点头,道

    :「其实晚辈只是废了白展飞的武功,并没有杀了他,那青木令却是让闫柔拿了

    ,此后更是接二连三派人追杀晚辈,不过好在如今闫柔身死,这青木令也物归原

    主了。」

    林若海听得‘物归原主’四个字,急忙又问道:「那这青木令如今在何处?」

    罗云留了个心眼,并未将自己拿赤火令交换青木令一事说出,而是说道:「

    如今青木令已被五行教取回,也不在晚辈的身边了。」

    林若海皱了皱眉,沉吟道:「这五行教消失匿迹已有百年之久,怎地如今又

    突然冒了出来,此事看着颇有些蹊跷。」

    罗云走回前厅,又道:「如今五行教的教主与晚辈差不多大,但一身武功修

    为极其厉害,晚辈曾与他交过手

    ,却是不分胜负。」

    林若海闻言捋了捋胡子,感叹道:「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如今武林中多了

    你们两个后辈,我们这些人当可隐退了。」

    林若海一边感叹一边吩咐下人重新摆上酒宴,他此时心中依然颇为担心明日

    一事,这青城派明显是来者不善,看这架势,他们怕是吃准了自己了。

    晚饭过后,罗云与如玉二人回到院中客房,如玉有些埋怨罗云,道:「公子

    ,这袁道长好歹也林府的客人,公子何必与他置气?还凭白让林前辈担心。」

    罗云笑道:「这厮似乎吃准了林府不敢拿他怎么样,我与他直接撕破脸,这

    样一来他若是想强行将林姑娘带走,我也可以直接出手,先前若是让了他,到时

    反倒不好出手。」

    如玉叹了口气,道:「今日我看席上林前辈对这姓袁的似乎颇为忌惮,也不

    知为何,只是苦了林姑娘了。」

    二人闲叙一阵,便早早吹灯上床,免不了又是一场盘肠大战。

    罗云胯下威勐,直将如玉弄得是娇喘吁吁……再说那袁守一怒气冲冲出了林

    府,却没有往客栈行去,半途拐了个弯,竟往另一处宅第走去,到得侧门前轻轻

    叩了几下门,侧门吱呀一声打开,他左右望了几眼,身子闪了进去。

    门后是一处花园,园中花草众多,正竞相开放,另有几座假山立在园中。

    袁守一沿着小径穿过花园,很快到了一个小院子中,院子尽头的房间中尚亮

    着烛火。

    &nbsp發頁4F4F4F,C0M

    \u5730\u5740\u767c\u5e03\u9801\uff14\uff26\uff14\uff26\uff14\uff26\uff0c\uff23\uff10\uff2d

    袁守一进了房内,迎面而来一个美妇,她见其怒气冲冲,急忙端过一碗茶来

    ,柔声道:「你这是怎么了,在和谁置气呢?」

    袁守一接过茶碗一饮而尽,跟着又将碗狠狠摔在了地上,怒道:「这姓林的

    真是不知好歹,我青城派前来提亲,那是看得起他,他竟然敢如此待我。」

    说着便将酒宴上的一事说了,末了又道:「此番若是事成还好,若是事有不

    谐,我回去定会禀明掌门,另派高手前来,将他林家赶尽杀绝。」

    美妇闻言蹙了蹙眉,道:「这林若海既然不将青城派放在眼里,那他身后定

    有人撑腰,你可查探到了些什么?」

    袁守一坐了下来,凝眉沉思片刻,道:「这北海城偌大一个地方,又有谁会

    给他撑腰。他一个江湖中人,城东他也进不去,至于城南这些人,难道我青城派

    还会把他们放在眼里不成?」

    美妇闻言道:「这可奇了,既然如此,他当初为何不出手,若是出手拿下那

    小子,再一口答应这门亲事,等攀上了青城派这门高枝,虽说不能一步登天,但

    也总比窝在这个地方强吧。」

    袁守一半晌沉思不语,眼角瞥了一眼美妇,突然问道:「你怎么知道我会来

    这里?」

    美妇抿嘴一笑,眉梢间风情万种,道:「你先前在北海买了这么大一座宅子

    ,又将我安置在了这里。前几日你派人给我捎来消息说要来北海,那你不来这里

    ,还真打算去住客栈啊?」

    袁守一见那美妇眼角流露出的一丝媚意,不由心中一荡,一边抓住她的柔荑

    ,放在掌心不断轻轻捏着,口中轻叹道:「这些年来,可真是委屈你了。」

    这话不说还好,方一说完,美妇便是眼圈一红,哀怨道:「这么些年,你一

    直呆在蜀地,除了偶尔派人来送些东西,自己却是一直都没来,你,你知道我过

    得有多苦吗?」

    说到最后,美妇泫然欲泣。

    袁守一叹了口气,道:「我这也是没有办法,你也知道我师兄的脾性,若是

    让他知道了我俩的事,非但你有危险,就连我也有可能被他逐出师门。」

    美妇似乎心里有着极大的怨气,道:「你师兄一人三妻四妾好生风流,却要

    活活拆散我们,这是什么道理。」

    说着又转而对袁守一抱怨道:「你如今武功大成,何必还要呆在那青城派,

    你辞别你师兄,然后再到这北海来,你我二人就在这里生活,岂不强过那看人脸

    色的日子?!」

    袁守一叹了口气,久久没有说话,美妇见他如此,也不再强求,转而说道:

    「如今我也不奢望能日日与你厮守在一起,只求你能经常来看看我,如此我也满

    足了。」

    袁守一轻轻将美妇揽入怀中,安慰道:「莫急,等这一回的事情了结了,我

    就找师兄告假,来这里陪你住上一年半载,你看可好?」

    美妇这才转怨为喜,继而在袁守一面上亲了一口,道:「你这话可是说的真

    的?」

    袁守一哈哈一笑,狠狠在美妇脸上亲了一口,道:「夫人,春宵苦短,我们

    还是早些安歇了吧。」

    美妇脸上掠过一抹嫣红,娇声道:「谁是你夫人,你还未娶我过门呢,就叫

    得这么亲密。」

    突然间又发出一声尖叫,却是被袁守一一下压在了身下。

    这袁守一别看已是四十多岁的年纪,但仍是龙精虎勐,此刻欲火高涨,忍不

    住就想将美妇按住好好肏弄一番。

    他一把撕开美妇的衣服,眼前登时蹦出一对白花花的巨乳,他一把抓住一只

    巨乳用力揉着,淫笑道:「你这小淫妇,原来里面什么都没穿啊。」

    美妇躺在床上吃吃笑着,又道:「我下面亦是什么也没穿,你要不要摸一下

    看看?」

    袁守一闻言一个饿虎扑食,将美妇的裤子狠狠撕开,但见两条光洁的大腿呈

    现在了眼前,沿着大腿往上,一个曼妙无比的阴户在阴毛丛中若隐若现,阴户周

    围两片肥厚的阴唇上泛着一股水光。

    袁守一在美妇阴户上掏了一把,但觉掌心一片滑腻,笑道:「真是一个淫妇

    ,底下都已经这么湿了。」

    说着将手指伸了进去,用力抠挖了几下,美妇微闭双目,口中哼哼有声。

    袁守一淫笑一声,将手指从美妇阴户中抽了出来,带出了一丝丝淫水。

    袁守一将手指凑到美妇面前,美妇微微睁开双目,见手指上沾了一丝淫水,

    面色通红。

    袁守一淫笑一声,一下将手指塞到了美妇嘴里,美妇猝不及防,急忙吐出手

    指,又一连呸了几声。

    袁守一看着美妇哀怨的神情,嘿嘿一笑,迅速脱光衣物,一下坐在了美妇胸

    前,将一根阳具凑到了她的嘴唇边。

    美妇白了他一眼,无奈轻启朱唇,将阳具缓缓含入口中。

    她知道袁守一最爱自己给他用口侍弄,舌头轻刮龟头,嘴唇紧紧裹住阳具,

    偶尔用力吸上一下,将袁守一伺候的是欲仙欲死。

    袁守一只觉阳具被紧紧裹住,美妇这张樱桃小口一点也不比阴户要差,口腔

    内温热湿润,更有香舌在其间不断游走,不时还会舔弄一下两颗卵袋。

    袁守一坐在美妇胸前,阳具在其口中不断大肆抽插,美妇闭眼满脸享受地舔

    着,那种销魂的滋味令袁守一忍不住呻吟出声。

    美妇舔弄良久,将整根阳具外加两颗卵袋舔得是湿漉漉的,上面尽是她的香

    津。

    袁守一此时欲火焚身,再也忍耐不住,将阳具从美妇口中抽出,继而身子压

    了上去,龟头紧抵阴道口,腰间略一用力,整根阳具尽数插了进去。

    美妇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跟着便迫不及待挺动下身,配合着袁守一的抽插。

    她又将双腿盘在了他的腰上,腿上用力,不停推拉着袁守一的下身。

    袁守一挺起上半身,看着满脸潮红的美妇,下体不断快速抽插,将一个阴户

    插得是淫水四溢。

    美妇大声淫叫不止,双手抓住袁守一的后背,用力挠出一道道的血痕。

    袁守一完全感觉不到半分疼痛,一手抓住美妇一只巨乳,脑袋一低,狠狠咬

    住另外一只白皙的巨乳,用力吸吮起她的乳头来。

    啪啪啪的声音不断从屋内传出,此时屋外花园中的假山下,赫然站着一个面

    目俊秀的年轻男子,这男子站在假山的阴影之下,与夜色融为了一体,双目紧紧

    盯着尚且亮着烛火的房间,耳中听着袁守一与那美妇的淫声浪语,紧紧握住了拳

    头。

    袁守一自然不知道花园中竟然还有其他人,他的阳具在美妇阴户中肆意抽插

    ,淫水不断冲刷着他的龟头,阴道壁上的嫩肉紧紧包裹住阳具,又不断挤压着,

    这种销魂地感觉令袁守一几乎就要精关不守。

    美妇似乎也是到了忘情处,突然发出一声狂叫,一下坐了起来,翻身将袁守

    一压在了身下。

    她看着躺在身下的袁守一淫笑一声,手扶阳具快速套弄了几下,跟着肥臀一

    沉,整个身子坐了下去。

    袁守一只觉下身一沉,跟着阳具受到了剧烈的挤压。

    美妇坐下后没有片刻喘息,双腿上下挺动,整个身子一上一下,阴户紧紧套

    弄着阳具。

    她又将双手撑在了袁守一胸前,将头发用力甩到了脑后,双目眼波流转,下

    唇轻咬,看着着实妩媚动人。

    袁守一双手捉住美妇的巨乳用力揉着,指头用力夹住她的乳头狠狠捏了下去。

    美妇发出一声高亢的叫声,身子急速前后摆动,一头长发亦随着身子不停飘

    舞着。

    袁守一只觉阳具被阴道紧紧包裹着,快感不断冲刷着全身,他忍不住发出一

    声低吼,双手环住美妇的肥臀,下身用力向上挺动,几乎将美妇顶得要飞了起来。

    二人如此交媾了半晌,袁守一一下坐起身子,双手环抱美妇肥臀。

    美妇上半身用力向后仰,双臂向后撑在了床铺上,一对巨乳不停上下晃动着。

    袁守一见了脑袋一低,叼起一只巨乳,将乳头含入口中不住吸吮,时而用牙

    齿轻轻厮磨一番。

    二人交缠在了一起,阳具插在阴户中不停用力厮磨着,美妇娇喘吁吁,全身

    香汗淋漓,袁守一抓住她的肥臀,用力一下接着一下往自己身上拉着,阳具被紧

    紧包裹住,腔壁内的嫩肉不断挤压着。

    半晌过后,美妇似乎终于有些受不了了,勐然间身子一抖,下身分泌出了大

    量的淫水,沿着二人交合处不断向外喷出,她口中发出一阵嗬嗬的声音,双目紧

    紧瞪着袁守一,似乎已经到了高潮。

    袁守一见了美妇这般模样,也是忍不住了,一下将她按倒在了床上,阳具大

    开大合,不断用力抽插着阴户。

    美妇本已到了高潮,又被袁守一这般一顿狠抽勐插,顿时发出一声如同哭泣

    般的淫叫声,双臂紧紧抱住袁守一,指甲狠狠抠进了他的后背中。

    袁守一也是勐然发出一声低吼,跟着阳具开始剧烈抖动起来,龟头一突一突

    ,大量精液喷涌而出,径直射进了美妇阴道深处……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

    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