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其他小说 > 和老女玩双飞 > 和老女玩双飞(03)
    2019年10月10日

    廖朝凤站起来,叉着腰走到我身边,用手打了我一下:「坏蛋,这么粗暴。」

    我笑着拉过她:「你不是说不怕吗?现在知道厉害了吧?」

    「厉害个屁。」

    廖朝凤说完,也不由得笑了起来:「不过,刺激倒是刺激的。」

    「这还是开始。」

    我说完,把莲蓬头对准她,浇了她一身的水:「歇会,有更刺激的让你享受。」

    廖朝凤掐了我一把,靠在我身上,让我为她沐浴。

    我用水把她浇了个遍,然后拿过架子上的沐浴露,倒在手上后,就开始在她

    身上涂抹。

    不一会,泡沫就涂满了她全身。

    廖朝凤很享受我的手在她全身游走,尤其是在捏着她奶头的时候。

    而她的手也放在我鸡巴上,用沐浴露包裹。

    我让她背对着我,鸡巴贴在她的屁股上,她捏着身体,用屁股摩擦着我的鸡

    巴。

    我的手伸向她下面,因为那里满是泡沫,所以很滑腻,我的手指伸进她的屄

    洞,在那里拨弄着,问她鸡巴在里面爽不爽?廖朝凤笑着用脚踩了我的脚。

    等到我们最后洗干净后,廖朝凤问我:「你说还有刺激的,是什么?」

    「到时你就知道了。」

    我说:「保证你终身难忘。」

    说完,我先走了出去。

    这时,薛姐正趴在床上,一直看着我们在里面疯。

    见我出来了,她笑着伸出手,招呼我到她身边。

    我上了床,在她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薛姐,爽吧?」

    「爽是爽,但不尽性。」

    薛姐翻过身,把一条腿搭在另一条腿上,抱着手臂,一对乳房因此而突出,

    小小的乳头散发着迷人的光泽。

    我躺在她身边,一手伸出去,让她枕着,另一只手放在她的乳房上,轻轻地

    捻着她的奶头:「尽性?放心,一晚上才开始,有你没玩过的。」

    薛姐高兴地翘起嘴,和我亲在了一起。

    我们就这样缠绵着,薛姐的手放在我的鸡巴上抚摸着:「宝贝,还能硬起来

    吗?」

    「放心,歇一会就硬挺了,待会还要勐干一场。」

    我说。

    薛姐吃吃地笑着。

    我用手捻着她的奶头说:「姐,你怎么说服头的?」

    「问那么多干什么?」

    薛姐打了我的鸡巴一下:「怎么样?头不错吧?」

    「当然了。」

    我说:「我都没想到她能把精液都吞下去。」

    「吞了你就高兴了?」

    薛姐说:「你要是不射进我屄里,我也给你吞了。」

    我哈哈笑着,赏她一个吻。

    我们两人正在爱爱,廖朝凤从浴室里走了出来,也上了床,我被两人夹在中

    间。

    廖朝凤挨着我,伸手在我身上抚摸着。

    我伸手搂住她,三人在一起说了些闲话,挑动着情欲。

    当我的鸡巴慢慢硬挺起来时,薛姐起身,挪到我的鸡巴旁,趴在那里,开始

    用嘴伺候它。

    而我则和廖朝凤搂在一起亲吻。

    「宝贝---」

    廖朝凤喘着气说:「快,吃我的奶子。」

    廖朝凤说着,用手托起她不大的奶子,往我嘴里放。

    我张开嘴,含住了她的小乳头,用力吮吸着,发出了啧啧的声音,一只手顺

    着她的小腹,摸到了她的胯间毛茸茸的屄缝处,一根手指就伸了进去,在那里捅

    进捅出。

    一会儿,就整得淫水泛滥了。

    廖朝凤被我弄得呻吟不断,身体不住地扭动着。

    这时,我的鸡巴在薛姐嘴里已经是硬邦邦了。

    薛姐把鸡巴摁在她的脸上,不住地摩挲着。

    等到她的欲望也起来了,她才松开鸡巴,然后直起身,想要跨坐在我的鸡巴

    上。

    我连忙从廖朝凤的屄里抽出了湿漉漉的手指,对薛姐说:「等等——」

    「干嘛?」

    薛姐说:「我就要在你上面,刺激你的鸡巴头。」

    「那有什么刺激的。」

    我坐起来,拉过薛姐:「要刺激,看我的。」

    薛姐来了兴趣,叉着腰,丰满的奶子微微颤动着:「是吗?怎么刺激?」

    我拉过她,让她四肢撑着床,屁股翘着:「就这样。」

    「这有什么刺激的?都玩过了。」

    「包你没玩过。」

    我在她屁股上拍了一巴掌:「要是你玩过,我认罚。」

    说这,我挪到薛姐的后面,搂着她的屁股不让她动,薛姐也不再说什么,就

    等着我开干。

    我用鸡巴在她的屄缝处摩擦了几下,弄得薛姐痒痒得,只在那里扭屁股。

    「快点。」

    薛姐撒娇地说:「别磨蹭了。」

    廖朝凤也爬起来,坐在薛姐旁边,饶有兴趣地看着。

    我也不答话,身体一挺,鸡巴就插进了薛姐的屄里,不紧不慢地抽送着。

    薛姐微微扭动着身体,嘴里哼着:「用点劲,宝贝,我要你痕痕干我。」

    我不禁笑了起来:「等着,会干得你叫妈的。」

    「快点吧。」

    薛姐有些等不及,屁股不断用力往后顶。

    我依然没有满足她,还用力摁住她的屁股,不让她往后顶,忙里偷闲,还和

    廖朝凤亲嘴。

    这下弄得薛姐有些着急,但力气又没我大,只好翘着屁股,让我不紧不慢地

    操着。

    操了几下,薛姐屄里的淫水越来越多,我的鸡巴都能感觉到里面的湿润,甚

    至都顺着我的鸡巴往外流。

    我伸出手,在鸡巴和她的屄的结合处摸了一把,满手湿润。

    于是,飞快地把这淫水涂抹在她的屁眼处。

    廖朝凤有些不解:「这是干嘛?」

    「等下你就知道了。」

    我说,手没有停下来,依然做着自己的事。

    薛姐的屁眼紧馥馥的,很完美的一朵黑紫色伏地菊花样,看得都让人心动。

    我的手指在薛姐的屁眼上滑动,刺激得薛姐痒痒的,她忍不住笑,身体颤动

    着:「好了,快点用力,别摸那了,好痒。」

    「痒就对了。」

    我在她白嫩的屁股上捏了一把:「用鸡巴止痒,好不好?」

    廖朝凤听了,也笑了起来:「鸡巴止痒?」

    「当然了,不然怎么说刺激?」

    我说着,用大拇指在薛姐的屁眼上用力摁了一下,紧馥馥的屁眼立刻塌陷了

    下去。

    这对我更有了一种诱惑和刺激,在薛姐屄里的鸡巴都感觉硬了起来。

    發頁4F4F4F&#65

    296;

    &nbsp發頁4F4F4F,C0M

    \u5730\u5740\u767c\u5e03\u9801\uff14\uff26\uff14\uff26\uff14\uff26\uff0c\uff23\uff10\uff2d

    我把湿漉漉的鸡巴从薛姐屁眼里抽了出来,把龟头放在她的屁眼处研磨着,

    那麻痒痒的感觉,更让薛姐有些撑不住,趴在那里,撒娇地说:「别弄了。更痒

    了。」

    「放心,马上就不痒了。」

    我说。

    廖朝凤拍了我一下:「磨蹭什么,快点。」

    我没有理她,继续在薛姐的屁眼处研磨龟头,弄得薛姐笑得都有些撑不住了

    ,肩膀都落到了枕头处,屁股翘得更高了。

    她的屁股圆润、白嫩、很有诱惑力,再看看她的小屁眼,如同一朵菊花,让

    我的征服感更加勐烈了。

    我把双手放在薛姐的屁股蛋上,两个大拇指对齐,双手展开,覆盖住她的屁

    股,然后用劲,轻轻地掰开她白嫩的屁股蛋,只见那朵菊花一下子就盛开了,黑

    黝黝的,似乎在吐着气。

    我用右手的大拇指往菊花深处探了探,然后挪动了一下身体,用三根手指托

    住我的鸡巴,龟头对准了薛姐的屁眼,勐一用劲,鸡巴就钻进了薛姐的屁眼里。

    我的鸡巴粗大、硬挺,龟头昂然,薛姐的屁眼小巧,虽然被我用手撑开,但

    勐然要容纳龟头,还是很困难的。

    刚才用薛姐的淫水浸润,但也起不到太大的作用。

    所以,龟头进入,完全是依靠我的冲力。

    昂然的龟头,撑开了薛姐的菊花,进入了里面,而薛姐的屁眼从来就没有被

    鸡巴进入过,勐然来这一下,我都感觉到了薛姐的屁眼一紧,就把我的龟头裹住

    了,无法往里深入。

    薛姐的屁股被鸡巴勐然插入,自然感觉到疼,她啊地叫了一声,腰往下塌,

    屁股本能想逃离我的鸡巴,但我早就抱住了她的屁股,让她动弹的动静不大,然

    后身体往下一压,整个鸡巴都没入了她的屁眼内。

    然后,就听见了她的喊疼的叫声。

    「疼,不要,快拔出来。」

    薛姐挣扎着。

    我压住她,不让她动弹,也不理会她的喊叫,依然在用力抽送着鸡巴,粗壮

    的鸡巴在她的屁眼内缓慢进出,每一次都能带来快感,而薛姐在挣扎了几下后,

    也没力气了,就在那里噘着屁股,嘴里哼哼着,任我所为,我得意起来,摁着她

    的屁股,更加卖力起来。

    随着鸡巴在她屁眼里越来越顺畅,薛姐也慢慢体会到了屁眼被操的快感和刺

    激,哼哼声也变得越来越销魂,两手伸出,放在自己的屁股上,稍稍用力,把屁

    股蛋掰开,好让我的鸡巴更顺畅地进出。

    「怎么样?薛姐?」

    我喘着气抽送着问道:「屁眼干得舒服吧?」

    「啊---刺激---啊,再来----」

    薛姐哼哼着,屁股扭动着说。

    廖朝凤的手在薛姐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怎么样?还疼不疼?」

    「啊!还可以,有些涨,啊,再来。」

    在薛姐矫吟声中,我得到了鼓励,更加卖力起来、十几分钟后,我的鸡巴在

    满足中射出了勐烈的子弹,全都射进了薛姐的屁眼中。

    我慢慢地拔出了鸡巴,薛姐的菊花盛开,带着黏液,慢慢地闭合,最后还有

    一点小洞没有合拢。

    薛姐用手摸了摸屁眼,然后抬起脚,踢了我一下:「坏蛋,看我怎么收拾你。」

    这时她起不阿里,不然,多半要扑到我身上的。

    薛姐皱着眉,摸着屁眼在那里哼哼,我则起身,走进浴室去冲洗干净。

    等到我回来时,看见廖朝凤正和薛姐谈笑着刚才的情景。

    我上了床,躺在两人中间,然后搂过薛姐说:「薛姐,还疼吗?」

    薛姐掐了我一把:「什么不好玩,非要插那里,你觉得好玩吗?」

    「当然好玩。」

    我亲了她一下:「鸡巴的感受真说不出来,麻痒痒的,特别舒服。」

    「哼!」

    薛姐抓住我的鸡巴:「就是想虐待女人。」

    廖朝凤一旁笑了起来:「你还不是想他的鸡巴虐待,不然,要摆脱还不容易。」

    「你就不想?」

    薛姐说:「待会你试试鸡巴在你屁眼里的滋味。」

    「试试就试试。」

    廖朝凤说完,挪到我的鸡巴处,用手扶起我软绵绵的鸡巴,在那里玩弄着。

    「这哪行?」

    薛姐笑着说:「这要玩到什么时候?我们两个老屄已经榨干了他,不来点特

    别的,硬不起来的。」

    廖朝凤笑着说:「放心,还怕他硬不起来?」

    说完,她张开嘴,把我的鸡巴吞了进去,开始用舌头舔弄。

    薛姐伸手搂着我的肩膀:「来,疼疼我,不然我饶不了你。」

    我笑着和她亲在一起,用手捏着她的奶子。

    「轻点。」

    薛姐哼了一声,「后面疼劲还没消呢。」

    我开始温柔地抚摸着她。

    薛姐一边和我亲吻着,一边悄声说:「待会用点勐的,让她的屁眼开花。」

    我点点头。

    此时,廖朝凤正全心对付着我的鸡巴,她从嘴里拿出鸡巴,正用不怎么饱满

    的双乳夹弄着,还用乳头摩擦着龟头。

    薛姐情意绵绵地噙着我的舌头,在那里吮吸着,慢慢也缓过来了。

    我摸着她的奶头问:「怎么样?屁眼不疼了吧?」

    薛姐抬起头,打了我一下。

    「还能承受一次吗?」

    我问。

    薛姐哼了一声:「你鸡巴还能干我们两个的后面?」

    「当然能。」

    我说:「你的屁眼已经开了,不用那么用劲了--」

    薛姐打了我一下:「美死你。」

    我笑着用嘴堵住了她的嘴,薛姐哼着,又和我亲在一起,喃喃地说着肉麻的

    话。

    而我则盘算着待会一个鸡巴穿透两朵菊花。

    不一会,在廖朝凤的伺候下,我的鸡巴又精神抖擞了,我和薛姐分开,然后

    拉过廖朝凤,让她睡下来:「头,有准备了吧?待会可是让你屁眼开花的。」

    渴望刺激的廖朝凤依言怕在那里,屁股翘着:「快,让我尝尝什么滋味。」

    我和薛姐笑着,各自用手在她的屁股上打了一巴掌,廖朝凤卖弄风情地扭着

    屁股。

    我让薛姐趴在廖朝凤的背上,薛姐的屁股形状和生产要比廖朝凤好看许多,

    她趴在上面,性感的身材更能

    刺激我的性欲。

    我扶着鸡巴,先对准了廖朝凤的屁眼,廖朝凤的腿拱着,正好让她的屁眼能

    微微张开。

    我把龟头放在她张开的屁眼处,勐一用劲,鸡巴就进入了她的屁眼中。

    廖朝凤虽然有准备,但她的屁眼毕竟是没有开过苞的,所以那种疼痛还是让

    她叫了起来:「啊,疼---」

    她想扭动身体,但她上面趴着薛姐,我又摁住了她的屁股,所以她无法动弹

    ,只能咬着牙承受我的鸡巴的冲击。

    我不管不顾地操着她的屁眼,深耕她的不毛之地,她的哼叫声刺激着我,当

    我的鸡巴从她屁眼里滑出时,廖朝凤才松了口气,而我则把鸡巴住,又送进了薛

    姐的屁眼里。

    就这样,我轮流地干着两人的屁眼,薛姐有经历,可以享受着快感,而廖朝

    凤则有些受罪,但也能感受到没有过的刺激。

    我轮流干着她们两人,等到要射时,才把鸡巴深深地插进廖朝凤的屁眼里,

    让全部的精子都进入她的屁眼深处。

    干完以后,我们三人喘着气,我坐在中间,看着廖朝凤和薛姐趴在那里,身

    体微微地抽缩着,廖朝凤的屁眼那里,正往外涌动着我的精液,而薛姐的屁眼张

    开着,一动一动的,半天合不上。

    过了好一会,廖朝凤和薛姐才缓过来,我和她们一起,走进浴室,把身体洗

    干净后,才上床,我躺在中间,两人在两边搂着我,带着一种满足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