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其他小说 > 嫁妻 > 嫁妻(24)
    【嫁妻】(二十四)

    2020年4月5日

    清晨我被突如其来的暴雨声惊醒在九月的日子里这样的暴雨还真是不

    多见。

    怀里的雪儿睡的正香。

    我知道雪儿一晚睡的不踏实我小心的将自己移出了床铺。

    也许是因为昨天三人关系的公开让我的身体有了大好转今天起来我

    一点也不费力腿也有力了。

    久违的晨勃也出现了。

    我一进洗手间就迫不及待的脱下裤子鸡巴硬邦邦的弹了出来。

    只是鸡巴看上去还是不长也就能和小孩子的鸡鸡比唯一的区别就是我

    的鸡巴颜色黑点上面杂乱的长着阴毛。

    但即便是这样也让我欣喜若狂起码鸡巴开始有了晨勃昨天还喷射了出

    来。

    这都是好转的表现。

    相信过不了多久我的鸡巴就又可以恢复到以前的水平。

    虽说我原来的水平也不怎么样但走出去我的内心里不会认为自己是个没

    用的男人是个阉货。

    我匆匆洗漱好悄悄的走出房间今早我要给雪儿做她最爱吃的皮蛋瘦肉粥。

    这么久以来我终于可以不需要轮椅这个时候我才体会到能自由行走的

    快乐。

    「鸣远?你怎么……」

    在我在厨房忙前忙后的时候雪儿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你醒了?坐一下早餐马上好了。

    」

    「鸣远……」

    雪儿跑了过来从身后紧紧抱着我的腰我背上的衣服很快就被雪儿的泪水

    浸湿了。

    「好了雪儿我好了我好了我好了。

    」

    「滴……滴……滴……」

    豆浆机的提示声惊醒了泪流满面的我们。

    「雪儿我们先吃早餐吧。

    」

    我轻轻的掰开了雪儿的手转身拉着雪儿的手用手擦去雪儿脸上的泪水。

    亮晶晶的泪珠在她的眼睛里滚动然后大大的、圆圆的、一颗颗闪闪发亮

    的泪珠顺着她的脸颊滚下来滴在嘴角上、胸膛上、上。

    她的脸像水洗过一样头发也乱散散的两只眼睛像两个小灯泡似的又红

    又肿全身都在轻微颤动。

    细长浓黑的眉大大的湿漉漉的眼睛望着我那娇弱的样子看着让我心疼。

    我小心的扶着雪儿在椅子上坐下。

    久不走路了我的腿一软急忙扶了下桌子。

    「鸣远……」

    「没事没事这久不走了还有点不太习惯没事。

    你坐今天你坐我

    来我来。

    」

    我俩一起安静的吃着早餐。

    雨后的空气总是那么的好。

    在雪儿的坚持下雪儿推着我来到车库。

    扶着我上了车。

    当雪儿坐进主驾发动车的时候我无意的问了句「车上什么味啊怪怪的。

    」

    雪儿想到昨晚和俊豪在停车场的荒唐脸一下红了默默的不做声。

    送我到了单位就急忙开车走了。

    坐在洗车店里雪儿的心乱如麻。

    手里拿着手机轻轻的敲着自己的头。

    「媛媛」

    雪儿还是打了电话给何媛这个时候雪儿需要个人说话。

    「嗯……雪儿啊?」

    「媛媛是我」

    「几点了?」

    电话那头何媛迷迷煳煳的应着。

    「9点多了还没起啊」

    「哦……啊你压着我头发了」

    「媛媛?你……」

    「哦等下我回你啊……」

    电话里传来「嘟……嘟……嘟……」

    的声音。

    这个何媛……电话的那头何媛放下电话一翻身将身子挤进了同床的小

    男人的怀里。

    凯宇的双手紧压着何媛的乳房和屁股上还不时的在何媛的身驱上游走。

    何媛闭着眼依靠在男孩的身上轻轻的舔着男孩的乳头手摸着男孩的肉

    棒轻柔的把玩。

    凯宇的一只手在她的身后开始用一只手指小心的顶着她的屁眼。

    c〇m

    最新找回4F4F4FCOM

    另一只手从前面用手指抵在小豆豆上揉按。

    也许是顶

    着屁眼的手指认她不舒服也可能是顶在屁眼上的手让她回忆起

    在会所的那晚那技师第一次用手指插入屁眼的情形何媛一边舔着男孩的乳头

    一边哼哼的扭动着屁股躲避着男孩的手指。

    越扭动越让她骨酥精麻心神俱醉。

    潮红的脸滚烫滚烫的贴在男孩的胸口听着男孩用力的心跳轻声喘息着。

    「嗯毛毛……你怎么……哦……怎么能摸我那个方……哦……」

    凯宇爱抚着何媛白皙圆润的肉体感受着她两个洞洞的不同没有说话

    低下头亲吻着何媛的耳朵舌尖轻扫着何媛的耳廓一阵阵热浪钻进她的耳朵

    深处让何媛如痴如醉销魂的呻吟回响在房间里。

    凯宇这刚刚享受到男女激情的小男生听着怀里女人的呻吟那里还能忍的

    住一个起身将何媛翻转四肢趴伏在床上。

    高高翘起的浑圆的臀部闪耀着雪白的光芒。

    脱过毛的阴部在雪白的肌肤映衬下透着亮晶晶的粉红被手指头顶过的

    菊花惯性的一阵阵的收缩。

    「别看……」

    何媛如鸵鸟般的将头埋进被子里凯宇呼出的热气打在阴部引得溪水汩

    汩的从神仙洞里流出。

    凯宇用手指小心的拨开阴唇用舌尖舔抵起来小巧美丽的屁眼吸引着凯宇

    的目光终于火热的嘴贴上了一直勾引他的屁眼舌头用力的往里钻。

    何媛哼声大起扭动着屁股躲避着。

    舌头不仅仅是舔凯宇的嘴还用力的吸吮着炽热的触感紧紧包围着何媛第

    一次被人亲吻的屁眼。

    「啊啊啊不可以……啊……不要……停」

    何媛脸红通通的乳房涨涨的语无伦次的迷失着阴道里一阵紧似一阵的

    瘙痒着。

    凯宇扶着大肉棒一下插到了底一阵惊涛骇浪的巨大声音彷佛要冲破云霄。

    何媛的阴道紧紧的收缩将插进的肉棒紧紧包裹着浑身如触电般的狂抖。

    凯宇体贴的一只手撑在床上一只手环抱着何媛的腰肢停留在跨下轻抚着

    阴蒂。

    唇温柔的吻着何媛天鹅般的脖颈。

    何媛好一会儿才缓过来扭过头来和凯宇亲吻。

    「你躺下让我来」

    何媛抓着肉棒塞进自己的身体里雪白的屁股一上一下运动着腰肢婀娜

    多姿的晃动着。

    凯宇挣扎着直起了上身手按着何媛的屁股一面向上挺动着肉棒一面用

    嘴噙住何媛那如红葡萄般的乳头裹吸着。

    在何媛的身体里爆炸。

    平静后两人相拥着亲吻着。

    何媛和小情人相拥享受着雪儿无神的坐在椅子上看着洗车工在自己的车前

    忙前忙后的。

    这车是我在雪儿生日的时候买给雪儿的礼物。

    以前我曾开玩笑的和雪儿说找个时间去外面学学人家也试试车震。

    雪儿总是红着脸说我不要脸。

    雪儿万万没想到这第一次的车震哦还不能算车震因为自己没有让俊

    豪插进来雪儿这样安慰着自己。

    可俊豪是第一个在雪儿车里射精的男人。

    而且还是雪儿帮他用手打出来。

    雪儿觉得自己越来越不要脸了。

    洗完车雪儿就急急忙忙驾车回到店里她要让自己忙起来这样才可以不

    让自己胡思乱想。

    临近中午何媛才满面春风的出现在雪儿面前。

    经过男人滋养的何媛整个人都光亮起来店里满是她银铃般的声音。

    「雪儿搞得不错啊这样子明后天就可以开张了不错不错来表扬你一

    下」

    说着一把搂过雪儿嘟着嘴在雪儿的脸上狠狠的亲了一口。

    「啊放开我你个疯婆子」

    雪儿挣脱何媛的手一边说一边嫌弃的用手擦着被强吻的脸。

    「行了行了再擦脸就破了。

    走把姐请你去吃牛排。

    」

    雪儿正担心中午不知如何面对鸣远也就答应了。

    在店里交代了几句就被何媛挽着离开了店。

    两人手牵着手走进离店不远的西餐厅凯宇一见到两人就急忙站了起来

    接过何媛手里的包扶着何媛坐下一时间雪儿成了多余的人。

    「媛媛你们……?」

    「没什么凯宇现在暂时是我男朋友。

    」

    「那……」

    c〇m

    最&#

    x65b0;找回4F4F4FCOM

    「我知道你要问什么?昨天我们四个一起吃的饭?」

    「你们?四个?」

    「嗯就我和凯宇他和他的小女人我们四个」

    雪儿扶着额头听的头大。

    「也没什么就是和他谈了离婚的事反正就是那么回事也没什么的」

    「哦那谈好了」

    「嗯我在他公司的股份平分给两孩子;他在我公司的股份也平分给两

    孩子然后现在住的房子规我他在给我一笔钱。

    就这样。

    他找律师写好离婚协

    议然后就把事办了。

    」

    「哦」

    两人说话间服务员把凯宇早就点好的牛排端了上来。

    雪儿看着对面的两人如若无人的亲密的秀着恩爱。

    「那个……」

    雪儿一时不知要怎么称呼凯宇。

    「那个……媛媛你们两人别把我当透明的啊」

    「你嫉妒啊……」

    何媛叉了块肉喂进凯宇的嘴里「对了你和你御弟哥哥怎么样了」

    「媛媛!」

    「没事都是自己人。

    」

    雪儿红着脸低着头用力的切着盘子里的肉。

    何媛则没事人似的继续和身边的凯宇亲密的相互喂食。

    雪儿扔下手中的刀叉「你们慢慢继续我先走了」

    何媛一看雪儿是真生气了连忙跑着追上雪儿拉着雪儿回到座位打发着

    凯宇先离开。

    「怎么真生气了?好了好了别生气了我也是这天才想明白的。

    他杨建国

    不稀罕我有人稀罕我。

    而且……」

    何媛咬着雪儿的耳朵「而且他的那东西比建国的大」

    「要死了你你怎么突然边的那么下流」

    「下流?这才是生活好不好我以前为他杨建国守着他在外面花天酒的

    守的自己变成黄脸婆结果呢?有个人愿意爱我护我关心我。

    我为什么不

    能接受?男人啊就是那么一回事他们总是认为家花没有野花香总是会惦记

    着锅外面的。

    夫妻俩人相处久了都会腻的。

    」

    「那你还和凯宇?你还相信爱?」

    「我为什么不相信爱?不能因为和杨建国离婚了我就不再爱了?相反我

    更相信爱。

    现在凯宇他喜欢我我也觉得他顺眼那就给他个机会也是给自己

    个机会享受当下嘛。

    以后不爱了就在分呗。

    怎么样你和御弟哥哥有什么进展?」

    「还说?刚才你怎么那么口无遮拦的。

    」

    「嗨凯宇现在也不算外人怎么说他也算你的便宜姐夫。

    」

    「切什么姐夫。

    他最多算你的姘头还是之一有本事你跟他结婚我就

    承认他是姐夫。

    」

    「去你的说的好像我很烂交一样。

    快点说御弟哥哥的事不要转移话题。

    」

    「我不想说他。

    你刚才说男人都花心可怎么还会有男人喜欢戴绿帽子的」

    「怎么?鸣远喜欢?」

    「我不知道可我感觉他现在好像很享受」

    「是不是因为诅咒?让他为了活命不得不接受?」

    「他不是接受他是享受」

    「怎么回事?」

    「他自己亲口和我说他以前没出事前就加了好几个绿帽的群没事就在里

    面聊天。

    还幻想我给他带绿帽子。

    这次出事正好满足了他以前的幻想。

    」

    「呃……雪儿跟姐实话实说你和鸣远那个怎么样?」

    「还好吧」

    「你应该和你的御弟哥哥做过了吧谁的更大」

    「……」

    雪儿脸红的臊得慌「哎呀这个时候你就别害臊了」

    「那建国和凯宇那个让你……那个什么?」

    「建国和他根本不能和他比我和你说凯宇那个东西啧啧啧……」

    何媛一提起这个脸上的表情瞬间生动起来。

    「得了得了别说了」

    「哎呀要不是和凯宇啊这没对比就那个什么快说鸣远和你御弟哥哥

    怎么样」

    「哎呀……鸣远他是差点」

    雪儿对这样的谈话实在是不习惯雪儿一直认为这个事实在是不能拿来讨

    论的。

    「那你担心什么?」

    「我……我是不知道怎么面对他们俩。

    」

    「鸣远和御弟哥哥见过了?」

    「嗯就是这样我才怕。

    」

    「怕什么?」

    「我……感觉鸣远他很享受我和别人在一起。

    」

    「那御弟哥哥对你怎么样?」

    「他……好像是很喜欢我」

    雪儿一想到俊豪是何媛

    的儿子不禁的心慌慌的。

    「那你呢?」

    「我不知道我在心里一直告诉自己他就是一味药可……」

    何媛和雪儿两人就这样聊着雪儿始终当心被何媛知道了这个她口里的御弟

    哥哥就是她的儿子。

    一个下午聊下来雪儿跟是迷煳了。

    接了鸣远下班回到家里两人随便吃了点东西雪儿真不知道怎么面对鸣

    远就借口说看妈妈离开了家里。

    在自己从小住的房间里雪儿躺在床上看着白白的天花板。

    「怎么?和鸣远吵架了?」

    雪儿的妈妈关切的问着。

    「没有」

    「雪儿妈是过来人什么看不出来。

    鸣远现在身体怎么样?」

    「没什么事了已经能走了」

    「鸣远到底是什么病?」

    「妈如果我是说如果我在外面有人你会怎么想?」

    「怎么了?」

    「妈你就告诉我如果我外面有人你会不会不认我?」

    「不管怎么样你都是我女儿」

    「妈……」

    「你外面真有人了?」

    「那妈如果我告诉你这个是鸣远同意的呢?」

    「……其实……其实只要你们自己觉得过得精彩爸爸妈妈都可以接受的。

    」

    「妈……」

    「雪儿你们夫妻生活是不是不和谐了?是不是鸣远不行才……」

    「妈……」

    「雪儿女人的美丽是需要男人的滋润的。

    如果这事是鸣远同意的我想没

    什么的。

    」

    「妈……你是不是……」

    「以前的观念没有现在那么开放男人可以在外面找为什么女人就不可以

    呢?」

    「妈那你有没有?」

    「我到是想可是不敢啊你爸在外面乱来的时候我就想凭什么男人可以

    乱来女人就不可以?但是……想想现在还真是亏了雪儿是不是真有别的男

    人?」

    「嗯鸣远知道」

    「鸣远知道?」

    「嗯他还很享受……」

    「鸣远真看的开」

    「……」

    「什么时候带你外面的人给妈见见?」

    「妈……」

    「难怪你现在越来越年轻」

    「妈……」

    「好了回去吧妈知道你为什么今晚回来了你是不知道怎么面对鸣远是

    吧你是不是对外面这个有感情了?」

    「嗯」

    「你还爱鸣远吗?」

    「当然」

    「那不就得了?多爱一个没什么的。

    而且夫妻俩个经过那么多年早就你中

    有我我中有你了。

    再说鸣远也不反对你还怕什么?回去现在就回去该怎

    么过日子就怎么过日子爸爸妈妈理解你。

    只要你们过得好过的滋润就可以

    了。

    」

    雪儿站在楼下看着自己家里主卧亮着的灯突然觉得自己太矫情了。

    爱就爱了生活里所有的都会是最好的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