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其他小说 > 嫁妻 > 嫁妻(05)
    (五)相亲

    2019年9月1日

    当雪儿再次进到卧室的时候,我正坐在轮椅上,看着窗外那明媚的阳光和蓝

    蓝的天。

    「鸣远,你怎么自己起来了?」

    「我今天感觉有力气了,就试着自己起床,我不能什么都等着你啊,你看外

    面的天气真好。」

    「等下吃了早餐,我推你下楼走走,你已经很久没出门了。」

    「不用了,等下我在阳台坐会儿就好了,下楼太麻烦了。」

    「行,只要你高兴,怎么样都行。你等我下,我去拿衣服去洗。」

    「没事,我自己可以。」

    不一会儿,雪儿羞红着脸站在我面前,那样子就像是邻家小女孩样,娇羞可

    爱。

    「鸣远,你是不是拿了……」

    「嗯?」

    雪儿深吸了一口气,「你是不是拿了我的内裤?」

    我迟疑了会儿,默默的点了点头。

    「你都知道?」

    「嗯」

    「都知道什么?」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雪儿昨晚在男孩的刺激下的高潮给了我力量,我感觉压在

    心里的那股闷气,好像抒发了不少,和雪儿谈论这事的时候,也没有被揪心的感

    觉。

    「是我害了你」

    我话一说出口,雪儿瞬间扑倒了我的怀里,撕心裂肺的痛苦出来。

    我紧紧的抱着雪儿,泪如雨下。

    我俩一边哭着,一边相互的吻着。

    「妈,出什么事了」

    卧房的门,被鹏鹏用力的推开,吓到了相拥而泣的我们。

    「哦,鹏鹏来了,没事,我们没事。」

    雪儿抽泣着说到。

    「阿姨,没事吧」

    曦涵的着急声音也出门外传来。

    「没事,没事」

    鹏鹏转身拦住了,想进屋的曦涵。

    「没事,没事,两老在忆苦思甜呢」

    鹏鹏小声的和曦涵解释着。

    「都怪你,害我在孩子们面前丢脸了。」

    「是,是,是,都是我的错。以后我一定加倍补偿。」

    我一语双关的对雪儿说。

    「呸」

    雪儿从我怀里站了起来,进了浴室。

    「哇,雪姨,你现在好年轻啊,鹏鹏,你说是不是,我跟雪姨站一块儿,就

    像两姐妹。」

    出到客厅,曦涵惊呼起来。

    「那有啦」

    雪儿回答「怎么没有,」

    曦涵过来抱着雪儿的胳膊,拿出手机,「姨,我们拍个照……你看,你看,

    比我都年轻,唉!不行不行,我要减肥,我要美白。姨,以后都不敢跟你出去了

    ,跟你在一起,我都显老了。」

    「别瞎说,」

    雪儿心情一下低落了下来。

    「曦涵,你说什么呢,妈,你别生气,曦涵不懂事乱说的。」

    「没事,你们买了什么菜?我看看,鹏鹏推你爸去阳台喝茶,曦涵,帮姨盛

    碗粥,给你叔端过去。」

    雪儿打着圆场。

    我看着屋外的蓝天白云,从出事以来,今天我的感觉心情特别好。

    看着雪儿重获青春的样子,心里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这曦涵和雪儿站一起,说老实话,确实是雪儿看着年轻。

    只是雪儿的衣服看上去,让雪儿显得成熟,如果换身衣服,说是曦涵的妹妹

    ,也是有人相信的。

    「鹏鹏,雪姨怎么突然变得那么年轻,那皮肤嫩得可以出水。」

    曦涵小声的和鹏鹏说着话。

    「以后别在说这事,有机会在告诉你。」

    鹏鹏一边敷衍着曦涵,一边泡着茶,还时不时的悄悄的关注着在厨房进进出

    出的雪儿。

    原本有些宽松的t恤衫,现在雪儿穿着已经显得有些紧了,特别是胸前那高

    高的耸起。

    不是因为雪儿胖了,而是因为雪儿的胸又大了,把衣服撑起来了。

    随着运动,露出的盈盈细腰。

    那短裙下露出的细长大白腿,是个男人就会被深深的吸引。

    看着鹏鹏想看又不敢看的样子,我是想笑又不敢笑。

    心里有些小得意。

    「雪儿,快开门,出来接驾」

    门外传来何媛的大呼小叫。

    门一开,拎着小包的何媛优雅的走进屋里,后面跟着挂满大包小包的俊豪。

    「哟,这可怜的娃」

    鹏鹏打趣着笑话他。

    「幸灾乐祸!快接手,手快断了。」

    看到进门俊豪,雪儿表情有了些不自然,借机上前接过俊豪手上的购物袋「

    你怎么来了,不是说好不要你来的嘛」

    雪儿小声说到。

    「到家遇到我妈,被拉了壮丁,我也不想的」

    「行了,注意点……媛媛,你买那么多东西干嘛,瞧把俊豪累的」

    「没事,儿子现在不用,等有了丈母娘,就没机会用了。」

    「那什么,我喘口气,你把那鱼生放冰箱冰着。一会儿我跟你一起搞菜。」

    当前网址随时可能失效,请大家发送邮件到获取最新地址发布页!

    「得了把你,你就别添乱了。坐着等吃就好。俊豪,你也去客厅玩,别在这

    里杵着了。」

    「俊豪,你顺便把葡萄洗洗,拿出来……鸣远,今天气色不错。」

    我一边和何媛打着招呼,一边想象厨房里和男孩一起站在水池边的雪儿,他

    们会说点什么呢?男孩并没有在厨房留太久,很快就拿着洗好的葡萄出来了。

    我想雪儿也不会胆大到,当着大家的面,表露出什么来。

    曦涵对雪儿的变化,明显是没有太多的心里准备,拉着鹏鹏进屋去了。

    我们三人做在阳台各顾各的玩着手机,喝着茶。

    突然,何媛急急忙忙的站了起来,跑向厨房。

    「雪儿,有人翻了你的牌」

    「什么意思?」

    雪儿一脸闷逼的看着贱笑的何媛。

    「你的贴啊,就你昨天发的贴。你没看啊?」

    「还不是你,

    要不我怎么会去发贴,乱发一下,我才懒得看」

    「那我念给你听。有个叫御弟哥哥的回的贴,列位可以洗洗睡了。兔子精找

    的是我。小兔兔,你的御弟哥哥来了。我是你的潘驴邓小闲,你是我的瘦高白秀

    幼,更是我的香红软紧鼓。」

    雪儿一听着,脸就红了,「这个俊豪怎么发这样的贴,羞死人了。」

    雪儿心里怪着俊豪,手上的活不由的停了下来。

    「雪儿,你们这个是有什么典故吗?我都没看懂,你给说说呗」

    「这能有什么典故,就胡乱写的东西。」

    「切,我信你个鬼。不过这个御弟哥哥也没留个联系方式什么的,故弄玄虚。」

    雪儿心里想,这家伙还要留联系方式?这会儿止不定在那得意成什么样子。

    「雪儿,要不我给你介绍一个?你也见过的,就我店里的那个刘凯宇,你别

    看他是农村上来打工的,人还是蛮机灵的,在学校的时候成绩也很好,要不是因

    为父母双亡,还有个体弱多病的爷爷,肯定要比俊豪他们有出息。年龄也刚好1

    7,就是个子矮点,人黑点,但跟你站一起个儿也还是比你要高,正合适,皮肤

    一黑一白的,也很般配。」

    「哎呀你起开,别在这儿妨碍我做事。」

    「哎,你考虑考虑呗。」

    「一边玩儿去,考虑什么考虑。我现在没空,一会儿你们吃不吃饭了,尽添

    乱。」

    「你忙你的,我就在这儿陪你说话。哎,你觉得怎么样啊?」

    「不怎么样,你说的是谁我都不知道,还能怎么样?」

    「你不知道谁?切,装。明明是个荡妇还装矜持」

    「滚!」

    雪儿拿起手里的抹布砸向何媛「说什么呢」

    「对不起,对不起,口无遮拦,口无遮拦。原谅我童言无忌啊」

    「屁话,还童言无忌,有你这个老妖婆这样的儿童?你以为你是天山童姥啊?」

    「好了,不开玩笑了。今天看鸣远精神不错,吃了饭,你跟我去看看装修吧。你不能做甩手掌柜啊,对了我把店楼上的几个小店也盘下来了。」

    「啊?搞那么大啊,我可没钱再投了。而且本来我就打算是做点私密空间喝

    茶做做私房菜,你搞那么大干嘛啊。」

    「不要你出钱,你先去看看呗,我想先拿下来,万一可以用的到呢?」

    「土豪」

    「就这样定了,吃了饭你陪我去看装修,顺便让你再认识一下,刘毛毛。」

    「刘毛毛?又是谁?」

    「就是刘凯宇啊,得了,你动作快点,我饿了。」

    说完何媛就走回来喝茶。

    何媛刚坐下,俊豪也起身往厨房走去,边走还说「有点饿了,我去偷点吃的」

    「你怎么也来了。」

    「雪姨,我妈跟你说什么了?」

    「没什么啊,就顺便聊聊,怎么你妈和我说什么关你什么事?」

    「怎么和我没关系,你是我女朋友,我当然要关心一下了」

    「去,怎么个就女朋友了?」

    :.

    「你是兔子精,我是御弟哥哥,你不是我女朋友,谁是?」

    「御弟哥哥看不上兔子精」

    「那是前世,兔子精等了唐僧那么多世,现在唐僧醒了,在佛前发誓要照顾

    兔子精一辈子,永不分离!」

    「好了,好了,你快出去,别在这碍手碍脚的。对了,把我手机里你装的东

    西给我删了,要不不理你了。现在快滚蛋。」

    「你们几个过来,把菜拿出去,媛媛你要不要打个电话给你建国,一块儿过

    来吃?」

    「不理他,一天到晚见不到人的。我们吃我们的。」

    「打个电话吧,怎么你们生气了?」

    「有什么气好生的,都老夫老妻了,那点气早没了。现在你家鹏鹏见他的时

    间比我还多。」

    「鹏鹏,打电话给你建国叔,让他过来吃饭」

    「不用打了,我建国叔,今天约了市里的人谈东棚的改造项目去了。这活儿

    应该正吃着了。」

    雪儿这才做罢。

    饭后,何媛指挥着孩子们收拾,雪儿伺候着我躺下。

    「老婆,辛苦你了。」

    「说什么呢你,别想太多,我永远爱你。」

    雪儿亲了下我的脸,「我去洗澡下,一身汗。对了,下午我和媛媛去看看装

    修,有事你叫鹏鹏。」

    不一会儿,雪儿洗了澡一身粉色运动衫,乌黑的长发绑了个马尾辫,不安分

    的被白色棒球帽固定在脑后,随着雪儿的走动,在脑后甩来甩去,充满了青春的

    气息。

    「哎呀,太打击人了,跟你出去变母女了」

    看着何媛夸张的表情,雪儿随手拍了下她,转头温柔的对我笑了笑,「鹏鹏

    ,照顾好你爸,妈和你媛姨出去一下。晚饭你热热就可以了。」

    「雪姨,你放心去玩吧,家里有我……们呢」

    俊豪插了下话。

    「你还是好好读书,有你姐和姐夫在就可以了。」

    雪儿没来由的红着脸说到。

    「好了,好了,别婆婆妈妈的,家里有孩子们,我们走我们的。」

    何媛一边拉着雪儿出门,一边发着信息。

    一个男孩子,是精灵的小鬼头!他的眼睛不大,但还算有神;高高的鼻子下

    有一张小嘴巴;厚厚的嘴唇,雪白的牙齿;他的皮肤很黑,不知是白牙齿衬黑了

    皮肤,还是阳光晒黑了皮肤?他个子比俊豪要矮,也不如俊豪壮实,皮肤没有俊

    豪白,嘴没有俊豪的大,也许是因为在何媛茶店里工作的原因,看上去有点古风

    的阴柔美。

    还是俊豪阳光点。

    这是何媛把刘凯宇介绍给雪儿的时候,雪儿的第一映象,雪儿没理由的把两

    个男孩做了比较。

    何媛拉着雪儿在装修的现场转悠着,小男孩半步不离的跟在何媛的后面。

    「毛毛?」

    「媛姐」

    「这段时间忙着看装修辛苦了」

    「不辛苦,我就跟在旁边学东西,到是媛姐你自己店里和这里到两头跑,你

    在叫辛苦」

    「这孩子,真会说话,得了下午也没什么事了,你陪雪儿去看看电影吧」

    「啊?」

    雪儿和男孩一口同声。

    「媛媛,你搞什么」

    雪儿在何媛边上小声的说「你和他相处看看呗,要不天天在家,怎么找小男

    孩?」

    「怎么,有雪儿这么个美女陪你,你还不乐意?」

    「不是,媛姐,要不你给我放假,让我回去睡觉

    ?」

    「天天宅家里有什么意思?就这么定了,下午你的工作就是陪好雪儿,没陪

    好,这个月你就是白领」

    「别啊,媛姐,那这个算加班?」

    「算,陪好了加你工资」

    雪儿紧张的拉着何媛的胳膊,害羞的躲在何媛身后「这不是我喜欢的款」

    雪儿心里嘀咕着。

    「毛毛,你过来」

    何媛把男孩叫到一边「这个雪儿给你做女朋友怎么样?」

    「姐,我还小,不急」

    「别啰嗦,先处看看,就这样」

    看着何媛不负责任的开车离去,两人尴尬的站在花店的门口。

    「那个……」

    雪儿看着紧张的盯着地面的男孩,无奈的开口「那个前面有个咖啡店,咖啡

    味道不错,要不我们过去坐会儿?」

    「呃,好」

    两人一前一后的进了咖啡店,找了个安静的角落,坐了下来。

    「那个……你喝点什么?」

    「哦,随便」

    男孩紧张的说「我没喝过咖啡,平时都是喝茶。」

    「要是俊豪,应该就不会这样吧」

    雪儿突然冒出一个念头。

    雪儿随便点了两杯咖啡,又要了点甜品。

    「媛媛,为什么叫你毛毛?你不是叫刘凯宇吗?」

    雪儿看着木讷的男孩,无奈的选择开口说话。

    「哦,你说这个啊。没什么,就一次搬茶进仓库,天热我打了光背,让媛姐

    看到,她笑我胸口有毛,而且背上的汗毛也比较黑粗,那以后,媛姐就一直叫我

    毛毛」

    「那其他店里的也这样叫你?」

    「没有,只有媛姐这样叫」

    「哦」……两人又陷入沉默,两人低着头看着面前的咖啡发呆。

    「要是俊豪就不会这样,肯定是话比水多」

    雪儿心里有闪现出俊豪的样子,嘴角的弧度慢慢的向上。

    「那个……你怎么叫媛姐做媛媛?」

    「啊?」

    男孩的突然出声,惊醒了想着俊豪的雪儿。

    「你说什么?」

    「哦,我是问你和媛姐是什么关系?」

    「她是怎么跟你说的?」

    「她没什么也没说」

    「哦,她是我好朋友啊。」

    「我不信,你们年龄差太多了。」

    「呃……」

    「不是吗?你应该比我小吧。」

    「呃……」

    两人又是沉默的发呆,各自玩着手机。

    两人就这样无聊的坐在咖啡店里,各自玩着手机,时不时的聊两句,渐渐的

    雪儿发现,两人不多的对话中始终是围绕着何媛,这让雪儿慢慢有了点兴趣,耐

    着性子陪着男孩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何媛的事。

    这让雪儿感到好笑,这辈子第一次相亲吧,两人聊的话题竟然是介绍人的喜

    好,雪儿可以感觉出,何媛和面前的男孩一定有不少故事。

    好奇心做怪的雪儿,不知不觉和男孩在咖啡店里坐到了晚上。

    面前的咖啡让雪儿开始感到反胃。

    雪儿拒绝了男孩要送自己的想法,打了部车回到了家。

    刚打开房门,一个有力的手就一把将雪儿拉进了怀里,结实的肌肉撞击在雪

    儿高耸的胸部,雪儿正要呼叫出声音,就被一个带着急促呼吸的嘴堵住了,雪儿

    奋力的挣扎着,扭动着,在惊吓中看清了黑暗中的人,是俊豪。

    雪儿软了下来,双手摸向了男孩的后背。

    舌头不由自主的和男孩缠绕在一起,彼此贪婪的吸吮着对方的津液。

    雪儿运动衫被拉开了,黑色的文胸在雪白的肌肤映衬下,十分的明显。

    「关门,俊豪,关门,俊豪放开我。等下等下。」

    门关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