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其他小说 > 永乐仙道 第三卷 立身合欢 > 永乐仙道(3.94)(3.95)
    2019年10月10日

    第九十四章、抵达

    九天之后,夏清带着连黛、陈妙玄和萧灵素三女,四人启程前往栾青州。

    谢翩跹诸女将他四人送到了护山大阵之外,就挥手作别目送他们离去。她们对夏清此行并没什么好担忧的,知道这四人不去找别人的麻烦就算是好的了。

    夏清拉着连黛的小手站在他的翠叶法器上,陈妙玄和萧灵素踏着各自的法器伴随在左右飞遁。

    萧灵素一边儿飞遁着,一边儿好奇地问道:“不知黛夫人的飞行法器是什么?粉儿姐姐和谢姐姐二人都是自己炼制的法云,黛夫人该不会也跟她们一样吧?”

    别看连黛目前在夏清的众位夫人中排名最末,但除了谢翩跹之外没人敢管她叫妹妹,她们对连黛都以黛夫人相称。

    连黛闻言一笑,说道:“我平时飞行也是用自己炼制的法云,但我也有自己的飞行法器,是紫霞派的三大镇派之宝其中之一,名叫‘琼楼玉宇舟’,此飞舟上面亭台楼阁一应俱全,而且错落有致,极其奢华,宛如一座会飞行的宫殿。此宝贝是我紫霞派的前任掌门,也就是粉儿妹妹的师父在最后一次闭关之前送给我的,为的是怕她万一没有突破进阶而意外殒落的话,希望我能恪守自己的诺言,尽心辅佐粉儿妹妹坐稳掌门之位。其它的另外两间镇派之宝,前任掌门都传给了粉儿。”

    说到这里她顿了一顿,想了想又接着说道:“不过此飞舟因为太招眼,怕被高阶的存在遇见而自找不必要的危险,所以自从被我紫霞派得了后还从没人使用过,就连前任掌门也一次没曾用过,我也打算自己将来若是修为到不了元婴中期,此飞舟宁可就这么在我手中放着,也一次不用。”

    夏清他们三人听她如此一说,知道此飞舟的精妙和美轮美奂,一定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只听陈妙玄又接着问道:“黛夫人,我刚才听你说的紫霞派有三件镇派之宝,不知除了你手中的这件‘琼楼玉宇舟’,还有两件是什么宝贝?”

    连黛微微一笑,说道:“另外两件现如今都在粉儿的手中,其中一件就是她身上穿的宝甲和手中的三尖两刃刀,那一套被称为‘紫魁’的法器;另一样是‘紫霄神雷’,这是我派前任掌门用了不少天材地宝炼制的,其爆裂的威力比结丹期的修士自爆金丹还要可怕,在此神雷爆开的五丈范围内,可以说一切都将不复存在,就算是元婴期的修士也无法幸免,肉身损毁那是一定了,至于其元婴是否能逃脱,也是未知之数。

    “此神雷当初前任掌门用尽了材料,也仅仅炼制出了十枚。早年在我派的紫霞山,有一个宗门不听劝告也在那儿开宗立派,前任掌门为了将对方驱逐而和我一起找上门去,不料却遭到对方五名结丹期的修士围攻,当时前任掌门瞅准机会在他们猝不及防下抛出了一枚‘紫霄神雷’,直接灭杀了对方四位结丹期的修士,另一名虽然见机逃遁的快,但也是身负重伤奄奄一息,后来被我所杀。现在这‘紫霄神雷’还剩九枚,都在粉儿妹妹的手中。”

    夏清听她这么一说,才知道为何当初青云之战潘粉儿听说他跟谢翩跹有难,就直接带了几百名弟子前来救援,紫霞派结丹期的长老一个也没来得及召唤,原来她身上有如此威力之大的宝贝,所以有恃无恐。

    他们四人边飞边聊,转眼间就快到了青云山脉的边缘,夏清忽然停下遁速,用他如今已是结丹中期的神识查探了一下周围的情况,然后对陈妙玄和萧灵素说道:“玄儿、素儿,你二人还是进混沌珠内吧,你俩都是结丹期的美貌女修,又如此的妖娆引人注目,万一在路上碰到了元婴期的邪修,那岂不是很大的麻烦?还是等每次到了休息的客栈房内,再让你二人出来,反正你俩在里面可以浸泡灵泉和打坐修炼,现如今你们在玉阁楼内都有了自己的房间。我和黛夫人看着都是筑基期的,一般不会太引人瞩目,反而一路上飞遁应该都很安全。”

    陈妙玄和萧灵素二女一听都欣然应允,于是四人找了一处僻静的树林内,让连黛再探查了一番确认没有任何的问题后,夏清将二女给收进了混沌珠内。

    他和连黛相视一笑,手拉手的再次踏上了翠叶法器,化作一道青虹飞驰而去。

    ………………

    陈妙玄和萧灵素进了混沌珠后,二人来到太初灵潭旁,脱去身上的裙衫和里面的内裙、小衣之后就准备走向水潭内。

    萧灵素已经一年多没和陈妙玄一起在太初灵泉内沐浴过了,她在脱自己裙衫的时候也在暗自打量陈妙玄如今变化极大的身材,看了对方那一对儿摇摇晃晃的大乳和肥甸甸的两个大屁股蛋儿,她也不禁吃惊地暗自咋舌,觉得自己这一年多来身子都已经变得又丰满了许多,没想到旁边此女变化的更是出类拔萃。

    当她看到陈妙玄将小亵裤脱去,露出了肥滑娇嫩、光洁无毛的下体之时,不禁吃惊地睁大了双眼,张着小嘴儿有些语无伦次地问道:“姐姐,你的私处怎么变得跟瑜夫人一样,成了白虎?”

    陈妙玄闻言嘴角儿微微一笑,一边儿向灵潭内走去一边儿说道:“妹妹有所不知,姐姐我在进入结丹中期后,有几次修炼的时候用本命真火进行炼肤淬体,没想到每次之后私处的羞毛都会大量的脱落,而且不再长出,到最后下身就变成了跟瑜儿姐姐的一样,都成了女童般的白虎之躯。”

    她说的这些话半真半假,但却让萧灵素听了深信不疑。

    萧灵素也知道修士到了结丹中期体内都会产生本命真火,到了结丹后期甚至可以在体内凝练出三昧真火。修士们在修炼的时候可以用自身的本名真火进行洗骨、炼肤和淬体,使自己的骨骼肌肤变得更加完美无瑕,也更加的坚不可摧。

    她自己之前在修炼的时候也曾用本命真火进行过炼肤和淬体,但没想到陈妙玄在进行此项修炼的时候,居然连自己下体私处的羞毛都给伐掉了。

    萧灵素知道连唐瑜儿身为九阴白狐宝体都是白虎之躯,那肯定是深得宗主夏清的喜爱。想到这一点,她坐在水中又偷瞄了一眼陈妙玄那粉嫩无毛的私处,竟然有些暗自羡慕起来……

    ………………

    夏清和连黛二人一路上如同游山玩水一般,也并不急着赶路。

    他们在飞遁的途中有时也会碰到一些迎面而过的修士,一般跟对方互相拱拱手就过去了,算是彼此打了个招呼。但那些修士不论结丹期的还是筑基期的,都会再回头盯着连黛那熟透了的丰满娇躯再看上几眼,同时也会多看两眼夏清的翠叶法器。他的这个飞行法器实在是太漂亮了,也难怪会格外的引人瞩目。

    对此夏清也并不理会,只是跟连黛不时说笑着。他知道只要是那些修士没人来招惹他,大家就都会相安无事。

    那些修士有的心中也不免会有贪念,但一看夏清和连黛二人的风姿和举止,就知道他们是一对道侣,而且绝不会是一般的散修,肯定有什么来头。所以一路上碰到的几个结丹期的修士,最终也是压下了心中的贪婪,没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出手打劫。

    这等于是让这几人躲过了一场劫数。

    不过有一次碰到了一个结丹中期的粗豪大汉,这厮见夏清和连黛二人都是筑基期的小辈,而连黛又生的性感妖娆,他想存心戏弄一下,就直接朝他二人横冲直撞的飞了过去。但在他离夏清他们还有十几丈远的时候,连黛身上结丹期大圆满的气息忽然爆发,并冷冰冰的吐出了两个字:“滚开!”

    当时吓得那名修士亡魂皆冒,连想都没来得及多想就迅速的避让到了一旁,将道路给让了出来。夏清二人和他擦身而过的时候,夏清笑了笑连看都没看他一眼就

    从他的身边飞驰而去,连黛却扭头冷冷地看了那名修士一眼,那人当时惊得噤若寒蝉,连忙低头拱手施礼。

    直到等夏清他们都走得不见了踪影,他才敢抬起头来,不过后背的长衫已被冷汗所湿透。

    夏清和连黛一路上也是晓行夜宿,每当到了傍晚的时分就在沿途找个城池入住休息。

    第一晚他在客栈的房间内让陈妙玄和萧灵素从混沌珠内出来后,她们三女就都坐在床上含情脉脉地看着他,他还能不知这三个艳妇的心中所想?于是笑着说:“咱们欢娱的时候也是警惕和防御处于最薄弱的时刻,你们三个还是都老老实实地打坐修炼吧,等回去后咱们再尽情的淫欲。”

    连黛她们三女一听也都乖乖的收敛自己的心神,知道夏清说的确实都是实情,作为一个修士在陌生的环境下,时时刻刻都应该以处处小心为上,丝毫也大意不得,否则一旦被他人所乘,就有可能丢了性命。于是她们也都安安静静地盘坐在夏清的周围,四人打坐到天亮后就继续动身赶路。

    之后的每晚也都是如此,他们四人在一起并没有寻欢作乐,都是安心的修炼,打坐吐纳到天亮。

    对此陈妙玄倒真是无所谓,因为在临行前她跟夏清两人的几番偷欢狂淫,已经让她满足到极限了。而且现在她对一般的云雨淫乐已经没多大的兴趣,觉得索然无味,更沉迷于夏清在床帏内对她粗暴的奸淫。所以她也不想当着连黛和萧灵素二女的面和夏清行淫,怕他二人的交欢方式别吓住了这二女。

    当然,她更不想让这二女知道夏清也很喜欢这种狂野的交媾,怕这二女回到合欢宗后也在床帏内效仿,勾引、献媚于宗主夏清……

    ………………

    一路无话,他们用了十来天的时间赶到了栾青州老君山的附近,夏清和连黛又找了个僻静之处,让玄、素二女从混沌珠内走了出来。然后陈妙玄带着他们三人又经过小半日的飞遁来到了老君山附近的一个坊市,住进了坊市上最大的一家酒楼客栈,包下了一个单独的安静院落。

    夏清和三女到院落和房间内大概看了一下,就领着她们一起去坊市上逛街了。他们四人走在了坊市的街道上,可是让整个坊市都不小的震撼了一下。

    连黛她们三女哪个不是绝世的容颜?而且又都无比的性感妖娆。像她们这样的女人平时哪怕一个都很少见,如今在坊市的街道上一下子出现了三个之多,这哪能不让其他的修士们心中震动?

    很多男修士都在心中暗道:“想不到世间竟有如此绝色的女人!”

    不过他们更多的是将目光逡巡在了连黛、陈妙玄和萧灵素这三女的身上,她们那玲珑突兀、丰满无比的身材,让这些修士们暗暗地直咽口水。

    要说他们四人走在街道上还真是让人不可思议的组合,三女有两个是结丹中期的,一个是筑基初期的。但那两个结丹中期的女修跟那个筑基初期的女修说话时,不仅没有高高在上的神态,反而还都略显恭敬。

    这让凡是看到此情景的人都感到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而他们当中那个高大挺拔的年轻男子却是筑基后期的,但四人中显然以这个年轻的男子为首。

    连黛她们三女一个个都笑颜如花的跟夏清说这说那,不停地指点着一家家的店铺,让他带着她们进去逛。

    夏清跟她们说笑着,时不时引得她们掩着小嘴儿娇笑,甚至还向他流露出撒娇的表情。

    很多人看到被四女围绕着的夏清,都羡慕他艳福不浅,其中还有几个是结丹期的男修。但当他们用目光去打量夏清时,他顾盼之间流露出来的那自信的强者气息,以及身上自然而然散发出的一股淡淡的威压,都让人心中知道此子绝非等闲之辈,别看修为才是筑基后期,能不招惹还是尽量别去招惹为好。

    在修真界有很多名门望族,这些大的修真世家或一些仅存的有着上古真灵血脉的真灵世家,他们家族中的一些后起之秀,虽然很少会有人在修真界闲着没事乱逛,但一旦出来行走的无一不是家族中的佼佼者,身旁有结丹期的高手陪伴也很正常。

    夏清此时无疑是被坊市中的修士们当做了此类的世家公子,携带娇妻美妾出来游玩,正巧路过此地。

    连黛和陈妙玄、萧灵素三女都是见多识广之人,而且自家的宗门又控制着青云山一带的三家坊市,所以她们一般还会缺什么东西?以她们的眼界之高,寻常法器和一般女修所戴的首饰又岂能入得了她们的法眼?

    这个坊市本来也就不算很大,他们四人逛了两个时辰左右也就基本上都给逛遍了,没发现有什么让他们心动值得出手购买的宝贝,于是就准备回客栈。

    不过对于连黛她们三女来说,就算什么也没买心里也非常的高兴,因为能让夏清陪她们逛街的机会,一年到头又能有几回?

    在他们回返客栈的街道上,四人都发现有人在暗中跟随。以夏清现在结丹中期的神识,比刚突破至结丹中期的陈妙玄和萧灵素二女还要强一些。

    连黛最先发现有人暗中不远不近的缀着他们,她扭头用眼角一看对方只是个筑基中期的修士,也就并没在意。

    那暗中跟随他们的是个年纪在二十多岁的青年修士,一身青衫手拿折扇做书生打扮。他此时知道自己跟着夏清他们四人已被发现,但没想到最先发现他的却是夏清身边那个美艳的筑基初期女修,这让他不免有些暗暗吃惊。

    当下他连忙向陈妙玄传音,陈妙玄听了后微微地点了一下头,然后又对夏清低声说了几句。

    夏清听她说完后也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只是他们四人加快了往回走的脚步,那人依旧在后面不远不近的跟随着。

    ………………

    他们一行四人回到客栈包下的院落,刚刚在会客厅内坐定,那名青衫男子也跟了进来。他看见坐在厅中央的夏清,连忙快走了几步,向夏清躬身施礼,口中说道:“青鱼堂弟子袁天璟参见宗主和三位夫人。”

    夏清微笑着说道:“免礼,这几天金光上人那儿有什么情况?”

    袁天璟闻言抬起头来,再次抱了抱拳说道:“多谢宗主,弟子接到命令后和另外三位同门师弟、两位师妹经过暗中打探,得知金光上人带着姬妾和四名弟子出去游历了三年,在半年前他们才回到洞府,但金光上人在回到洞府后没几日后就又独自出去,最近才回来。就在两日前定安州重渡岭的黄龙尊者携美眷以及灵安州的淫头陀纷纷抵达金光洞,除了这些外,别的就没什么特殊值得注意的消息了。”

    夏清听他说完后,稍微沉吟了一会儿,笑着开口说道:“很好,你去通知他们五人不需要再打探什么消息了。此处院落已被我们给包下,明天我们去金光洞,你们就入住此处,等候看看还有什么差遣。”

    袁天璟听罢连忙躬身施礼,说道:“属下明白,弟子这就去通知其他同门,我等好集中在一起。”

    说完后又对连黛、陈妙玄和萧灵素三女抱了抱拳,这才转身离去。

    夏清待他离去后,这才站起身来,对两旁也跟着站了起来的三女说道:“今晚咱们就在此处休息一晚,明天去金光洞见见他们几人,那金光上人大老远的将咱们请来,但愿他有关藏龙洞宝藏的消息,不会让人失望。”

    三女听他如此一说,互相看了一眼,都发出会心的一笑,然后千娇百媚地簇拥着他向后堂而去。

    發頁4F&#653

    00;F4F0

    &nbsp發頁4F4F4F,C0M

    \u5730\u5740\u767c\u5e03\u9801\uff14\uff26\uff14\uff26\uff14\uff26\uff0c\uff23\uff10\uff2d

    第九十五章、相互算计

    第二日,夏清他们四人直接到了金光洞。

    在陈妙玄的引领下,他们飞落在一处峭壁向外伸出的岩台上。

    四人刚一落定,就见眼前的峭壁上一阵波纹荡漾,一个洞府的门庭显现了出来,从里面走出来一群人,为首的是一个笑呵呵满面红光年过五旬的男子,后面还跟着两男十女。

    中年男子走出洞府看见夏清他们爽朗的大笑:“哈哈哈,看见了妙玄妹子,就知道来的一定是夏宗主。夏宗主年轻有为,在修真界近年来声名鹊起,让我等也是如雷贯耳啊。”

    他说着,领着众人来到了夏清等人的面前。

    夏清听他如此一说,连忙拱了拱手,说道:“前辈过益了,想必传闻夏某的都不一定是什么好名声。”

    众人闻言都面带笑容,见他说话如此诙谐,所有人都感觉气氛一下子轻松起来。就连跟随金光上人出来迎接他们的那些女修,也都面带笑意,目中异彩涟涟地打量着夏清和他身旁的连黛、萧灵素二女。

    夏清高大身躯上自然流露出来的澎湃的阳刚魅力,还有他那云淡风轻对一切仿佛都浑不在意的自信,让众女都情不自禁的暗暗迷醉。

    她们以前都是认识陈妙玄的,但此时看陈妙玄几年没见身材变化的如此之大,美艳性感的让她们无可匹敌,也不禁都在心中暗暗称奇。

    接下来双方互相引见了一番,经陈妙玄的介绍,这领头的正是金光上人,后面跟着的十个美艳女子,其中有八个是他的姬妾。

    在金光上人身后各站着两名男子,左面那个中年男子相貌堂堂但双眼阴冷的是黄龙尊者,在他后面跟着的两名面目略有几分相像,长相极其妖艳、身材玲珑突兀的女修是他的两位宠妾。

    他身后右面那个身穿黑色僧衣,年纪在四旬左右,身材瘦长、看着粗手大脚的僧人就是淫头陀明海。

    陈妙玄也将萧灵素介绍给了众人,说是宗主夏清的五夫人,而自己如今已是他的四夫人。至于连黛她就没加介绍,让对方诸人以为连黛只是随行而来的一个侍女。

    她知道这是对连黛身份的一个最佳掩饰,没人能想到这个看起来只是个筑基初期的女修,是个多么可怕的存在。

    金光上人听陈妙玄说她如今已是夏清的四夫人时,脸上倒没什么表情,不过在黄龙尊者和淫头陀的面上,却明显的闪过了一丝嫉妒之色。

    之前他们三人对陈妙玄被夏清给纳为妾室之事也有所耳闻,脑海中浮现出陈妙玄那妖媚的面容也都情不自禁的暗自感叹了一番,心想可惜了这么一个绝世的尤物,落入了别人之手。但此时他们看着陈妙玄那高挑的身材,饱满高耸的双峰,以及水蛇腰下那一双圆润修长的大腿和浑圆挺翘的肥臀,才知道夏清是多么的有福气,这让他们的心中也更加的不是滋味。

    而且更不得了的是,陈妙玄那烟视媚行的妖娆神态,让人看了心中忍不住的会浮想联翩,心想若是跟此尤物在床帏内颠鸾倒凤,那销魂之处真的是难以想象。

    当他们又看到连黛和萧灵素时,就连黄龙尊者也不禁在心中暗恨:“夏清,你一个筑基期的小子,竟然占了那么多的美女!你身边的一个筑基期的侍女都如此的美艳,那传闻中的青云山第一美女谢翩跹和紫霞派的掌门潘粉儿,又不知该会是何等的人间绝色!”

    他一向以自己身后的那两名宠妾的妖艳美貌而自负,但此时见了夏清身旁的这三个妖娆美妇,才知道自己以前不过是井底之蛙!

    不提各人心中所想,众人在一阵寒暄之后,将夏清他们三人也请进了金光洞内。

    ………………

    在洞府中的会客厅内金光上人的弟子们已经开始布置酒宴,各人的桌上已摆满了灵果和灵酒。

    众人进到洞府内在弟子的引领下一一落座,金光上人居中而坐,他的八名姬妾分坐在他的左右两边。黄龙尊者和他的两名宠妾还有淫头陀坐在他的右下首方,和夏清他们相对而坐。

    陈妙玄和萧灵素伴坐在夏清的身旁,而连黛则盘坐在他和萧灵素之间的身后。

    酒宴一开始,金光上人先举杯说道:“此次聚会就咱们这些人了,‘雨露’双仙贤伉俪外出云游未归,听他们的弟子说他二人要在大隋、大梁和大齐的三国境内好好到各处游览名山大川,这样的话没有个十年八载他们是回不来的,咱们就不等他们了。来,咱们先开怀畅饮,然后再共商大计。”

    众人应声都举杯一干而尽,接下来又连干了两杯之后,就开始各自在酒席间闲聊了起来。金光上人和黄龙尊者、淫头陀三人开始回忆一些以前的事情,不断的缅怀感叹,彼此讲着多年未见各自的一些经历。

    夏清只是含笑听着,偶尔喝一口灵酒,身旁的陈妙玄和萧灵素二女不时地将剥好的灵果喂到他的嘴里,让旁人看着好生的羡慕。

    黄龙尊者身旁的那两名宠妾,总是一边儿听那三人说笑着,一边儿品着灵酒暗暗地打量夏清他们这一桌,两双美目自酒宴开始就一直没离开夏清的身上。

    对此夏清也早已感觉到了,他将杯中的灵酒一饮而尽,就手拿着小巧的玉杯也向对面这面目相像的一对娇娃看去。这二女见夏清也向她们投来目光,更是喜笑颜开,巧笑倩兮、美目流盼。

    就在夏清也在打量对面这风骚的二女同时,忽然耳边传来一声冷哼,他收回目光向黄龙尊者看去,只见对方正目光阴冷的看着他。夏清知道是此人刚才向他传音发出冷哼,表示心中的不满和警告。

    黄龙尊者盯着夏清,仿佛一只老鹰在空中看着地面上自己的猎物。夏清也冷冰冰的看着他,毫不示弱。

    双方对视了几息,就见夏清耐人寻味的笑了笑,将杯中倒满灵酒后对黄龙尊者遥遥的一举,然后一仰脖来了个先干为敬。

    他二人的这番举动金光上人和淫头陀都看在了眼里,却都佯作不知。金光上人更是故意找黄龙尊者说话,将他又给拉回到了他们之间的话题中去。

    此时夏清的耳中听到了陈妙玄的娇声传音:“宗主,这黄龙尊者心胸狭窄,睚眦必报。他平时将他的这两个宠妾视为拱璧,生怕别人有想染指的念头。对面的那两个骚货,看着像一双姐妹,实为母女二人。

    “那个年纪在三旬左右结丹中期的名叫蓝玉蝶,小的双十年华结丹初期的叫苏浅雪,这母女二人在定安州的修真界被人称为‘雪玉双娇’。苏浅雪本是当地一个小门派的弟子,她的掌门与黄龙尊者一向交好,一次和黄龙尊者饮酒时打赌输了,在席间直接就将苏浅雪送给了他为侍妾。而苏浅雪在门派内自及笄开始就修炼淫功媚术,被黄龙尊者纳为侍妾后因为她在床帏内功夫了得,所以深得他的喜爱。

    “那蓝玉蝶本是个散修,在定安州艳名远播。后来她得知女儿被黄龙尊者纳为了侍妾,就时常去重渡岭黄龙尊者的洞府

    看望女儿,没想到一来二去她和黄龙尊者在一起竟勾搭成奸。而苏浅雪知道了也毫不在意,为了跟其他几名姬妾争宠,她反而在暗中纵甬自己的母亲蓝玉蝶和黄龙尊者二人私下通奸。到后来甚至她们母女俩还经常和黄龙尊者在一起连床大战,彻夜淫乱。这让黄龙那厮一下子将她母女二人喜欢到骨髓里去了,最后索性将蓝玉蝶也纳为自己的侍妾,不再让她独自在修真界四处招蜂发浪。后来他还将蓝玉蝶之前在定安州的面首连杀了几人,其他的几人自忖也不是他的对手,就都接连逃出了定安州,躲得他远远地。

    “自此蓝玉蝶就死心塌地的做了他的女人,和自己的女儿一起共侍枕席。不过她在修真界还有一个绰号,被人称为‘玉蝴蝶’,据说这个绰号倒不是跟她的名字有关,而是……”

    陈妙玄说到此处传音一顿,就不再往下说去。

    夏清扭头看了看她,好奇的传音问道:“而是什么?小宝贝儿你怎么说了一半忽然不说了?”

    陈妙玄娇羞的扭捏了一下,玉面微微一红传音道:“宗主还是别再问了,反正妾身就是不告诉你。不过这母女俩还真是一对难得的尤物,我看她们倒是对宗主似乎也很感兴趣呢。”她说着,语气中已明显的略带醋意。

    夏清闻言微微一笑,他见陈妙玄如此神态,知道那“玉蝴蝶”的绰号必是牵扯到女儿家的隐秘之事,于是也就不再追问。

    恰巧此时连黛一只雪白的小手伸了过来,纤纤的手指间拿着一个刚剥好的火荔果,喂到了他的嘴里。他刚一吃下,就见萧灵素又端了一盏灵酒送到他的唇边,夏清也是张开嘴就一饮而尽。他坐在这边左拥右抱有三个熟艳的美女侍候着,就连吃灵果和饮灵酒都不用自己亲自动手,真的是羡煞了旁人。

    ………………

    不多时酒过半酣,只听金光上人故意干咳了两声,清了清嗓子开口说道:“各位道友,老夫也就不兜圈子了,实不相瞒这次请各位前来确实是因为藏龙洞宝藏一事。之前我带着姬妾和弟子们外出游历,意外地获得了一张远古兽皮地图。至于这张兽皮地图是如何获得的,老夫就不在此赘述了,只想说一句来之不易,为此我的两名爱妾当时还身负重伤,也算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我们将地图得到手后仔细的研究了一番,确定此兽皮地图关乎一个宝藏。恰巧地图上所标注的一个叫龙隐山的地方老夫以前曾经听说过,知道其具体的位置。后来我又单独去龙隐山经过探查,果然发现了一座前人遗留下的洞府,在洞府的上端写着‘藏龙洞’三个古字。老夫当时试图将此洞府给打开,但以我结丹中期的修为,使尽了手段却根本无法撼动石门上的禁制分毫!无奈之下只有在洞府的门口布下重重幻阵后离开。

    “为此我特地将诸位从大老远的请来,就是想要各位一起去将此洞府给打开。此洞府的宝藏牵扯到传说中的化龙池,但谁也不知道化龙池究竟为何物?只是在修真界传闻,说一旦得到了化龙池,就能拥有上古真灵的天龙真血。

    “我担心洞府里面里面还会有其他厉害的禁止或陷阱,所以叫大家一起去,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量。

    “夏宗主的本命法器跟藏龙洞有关这件事今天在场的人早就都知道,而且我在洞府的石门旁发现了一个独特的凹槽,至于夏宗主的本命法器是否真的能打开石门,到时候一试便知。所以此行夏宗主是必不可少的。”

    他说完后大厅内一时寂静无声,除了连黛她们三女之外的所有人都在看着夏清。

    夏清听金光上人如此一说,心想他已先去发现了藏龙洞,而且在洞口外布下了幻阵,那自己就算回头再想办法找到龙隐山的具体位置,然后再利用“幻灭金瞳术”找到他所布下的幻阵再将其破解,也势必要大费周章。而且对方此次表面上是诚心诚意的邀请自己一起去共同打开宝藏,若是拒绝了回头自己再去而被他们知道了,似乎从道义上又说不过去。

    想到此他展颜一笑,说道:“既然前辈都如此说了,夏某又岂能有不去之理?”

    说到这儿他略一沉吟,接着又说道:“不过我想先问一下,如果咱们真能进得洞府,到时候洞内的宝藏该如何分配?”

    金光上人闻言爽快地说道:“依我看这藏龙洞是老夫发现的,而夏宗主又怀有能打开它的法器,所以里面的宝藏咱们二人理应先各自挑选一件,然后其他的再平分。不知二位贤弟以为如何?”

    说完后他笑眯眯的看着黄龙尊者和淫头陀明海二人。

    那二人见他如此一问,也都连忙毫不犹豫地点头答应了。

    但随即就见黄龙尊者开口说道:“不过本尊者认为如果今天在坐的都去,那男男女女熙熙攘攘的一大群,一路上太过引人注目。我建议还是就咱们四个当家的男人去就行了,同来的娇妻美妾们还是都先回各自的宗门和洞府吧。”

    他的话音刚落,淫头陀就笑着说:“这个我完全同意,要不然我明海是一个人孤身前往,到时候你们都各自带了几个人去,若是按人头分宝贝的话,我岂不是很吃亏?”

    说完他笑着看向了金光上人,后者也笑着点了点头,他们又一起将目光看向了夏清。

    夏清闻言双眉一蹙,他问宝藏该如何分配其实指的是传说中的天龙真血。这金光上人心知肚明,却顾左右而言他,将话题故意引向了其他的法宝,对天龙真血的事情只字未提,可见其居心叵测。

    而黄龙尊者更是明显的不怀好意,他一个筑基期的修士跟他们三个结丹中期的修士去打开宝藏,哪还可能有便宜可占?甚至到时候他们若是在藏龙洞内对自己下黑手,事后就推说是自己一不小心在洞内触动了禁制,因此而丧了性命,又有谁能将他们奈何?而且他还隐约觉得这三人今天说的话就像是在演戏,都是事先商量好的!

    他的表情这三人自然是看在了眼里,黄龙尊者又皮笑肉不笑地说道:“不过夏宗主年轻,可能还没一个人出过远门,要是怕一路上寂寞,需要有人陪伴的话,可以带上你身后这位筑基期的侍女也无妨。”

    夏清听他如此一说,“哈哈”大笑,说道:“好,那本宗主就恭敬不如从命,就我二人和你们一同前往。”

    说完他扭头看了看连黛和玄、素二女,这三个美妇也都满面含笑地看着他。

    黄龙尊者、金光上人和淫头陀见夏清连想都不想就答应下来了,不禁都一错愕。就连黄龙尊者和金光上人身后的众姬妾都觉得不可思议,心想:“此子到底还是太年轻啊,不知修真界的人心险恶。”

    不过陈妙玄和萧灵素却均在心中想道:“黄龙老儿,你竟然敢居心不良,这下可把你们三人的每人一只脚都给送进了鬼门关。”

    接着夏清又问道:“金光前辈,不知我等何时动身前往龙隐山?”

    金光上人微笑着说:“这个嘛,我的这两位老友也是一路风尘仆仆才赶到我这儿,前两天一直在打坐恢复灵力。我们已是多年未见,想在一起聚聚先叙叙旧,等三日后再启程也不迟。夏宗主不妨也在我这洞府内盘恒三天,顺便还可以浏览一下老君山的风光,我已经在洞府内给你们都安排好了住处。”

    夏清闻言推辞道:“有劳前辈了,多谢前辈的一番美意。不过夏某想先行一步。一来我和自己的侍女都是筑基期的修为,若是飞遁起来论脚程远远比不上你们三位,所以也不想在路上成为你们的拖累;二者我一向独来独往惯了,想和侍女一起一边儿慢慢飞行,一边儿顺道欣赏一下沿途的湖光山色。所以还请前辈见谅。”

    金光上人听完双眼微微一眯,目中精光一闪,但立刻就依旧笑着说道:“那也好

    ,如此一来我们三位老友就更加不用着急赶路了。夏宗主,在你们永安州和靖安州交界处有一个古镇叫长丰镇,镇上有一家客栈叫听雨楼,二十日后咱们就在那里汇合,你二人应该没问题吧?二十天的时间,再怎么慢的飞遁,也应该能赶到那儿了。”

    夏清一听笑着站起身来,连黛和陈妙玄、萧灵素也跟着都娇柔的站了起来。

    他冲金光上人抱拳说道:“前辈请放心,我今天先在山下的坊市上住一晚,明天一大早将二位夫人给送走后,就带着侍女动身前往长丰镇。”

    说完他又向黄龙尊者和淫头陀分别拱了拱手,就带着三女告辞而去。

    金光上人一众又将他们四人送到了洞府外,看着陈妙玄三女裙裾飘飘地伴随着夏清飞遁远去,才又返回洞府之内。

    ………………

    他们一进洞府坐下后,黄龙尊者就对金光上人说道:“老兄将这小儿如此轻易地给放走了,难道就不担心会出什么问题?”

    金光上人闻言哈哈一笑,满不在乎地说道:“兄弟也太谨慎了吧,先不说那藏龙洞的宝藏对他的诱惑不下于你我三人,再说他就算是想玩什么把戏,到时候到了龙隐山,附近百里之内不论有任何的风吹草动,又怎可能瞒得过咱们三人的神识?”

    黄龙尊者和淫头陀闻言也都点了点头,脸上不约而同的露出了阴测测的冷笑,全然不顾自己身边的姬妾还都在场……